創作內容

1 GP

(((創作)))怪誕冒險連載!!!!!!寵物 第十章

作者:圓圓請您喝三鹿│2008-10-07 15:50:26│巴幣:0│人氣:422
  曾英就這麼道出事件的原委。

  在一年多前,有個男子身穿西裝,提著一只皮箱,出現在B.T.R.C.門口,僅管一身不搭嘎的服裝,他卻自稱是台灣來的旅遊研究家,好似達爾文那樣,一面四處奔走,一面做實驗。他找上了Moody院長。他說他有個古怪的英文名字,Pet,而中文名叫崔獄。

  崔獄聲稱他手上有個極為有趣的發現,足以讓世界現況大變,這種說法引來院長極大的興趣,於是便協助他進行實驗。然而這個計畫的內容除了他們兩人,沒有其他人被允許參與,就連曾英,甚至是身為女兒的席拉嫚也無法。

  那些日子看在曾英眼裡,院長似乎時常對實驗的進展表現出異常的興奮,然而,他的死卻發生的突然且毫無預兆。遺體被人發現在實驗室裡的壓力閥槽中,七孔滲血。而所有關於秘密實驗的資料全部失蹤。

  曾英突然停頓,準備告訴我一件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的事。

  『Moody在死時,手上握著一張紙,寫著transmigration is fake.』他皺眉頭,彷彿回到當時現場,『這句話翻成中文即是:輪迴是假的。』

  『輪迴是…假的?』這話什麼意思,曾英他不等我思索便繼續將故事接下。

  當整件案子所有矛頭都指向崔獄,警察憑著一點微薄的線索開始調查,還向台灣申請搜索,之後發現,崔獄這個人的雙親都已過世,唯一聯絡到的親屬舅舅說,最後一次見到崔獄,是在三年前。

  正當案情陷入膠著,而Moody葬禮結束的一個月後,有個人在深夜中潛入墓園,挖開土堆,撬開院長的棺材,割下屍體的頭顱,爾後,被墓場的巡邏員發現,趕緊竄逃。

  聽了那個巡邏員的敘述,所有人驚顫,他描述的那個人,是崔獄。但是這次,席拉嫚和曾英決定不報警。

  『為什麼?』我聽到這,忍不住發問。

  曾英摟著席拉嫚的肩,『基於種種因素,我們實在對警方的辦案能力沮喪。』席拉嫚輕點頭。

  『所以你們決定自己調查?』

  『是啊。』他點頭,『我們已經知道崔獄在台灣的居住地,雖然不是完整地址,但也是條線索。席拉嫚來台灣開始居住,也可以說是埋伏,而我則先待在美國,處理B.T.R.C.之後的相關事宜,同時也不斷的打聽有關的消息。直到兩個星期前,席拉嫚打給我,她說她發現那個我們一直尋找的人,而且還是已出乎她意料的方式出現,我便馬上趕過來。』

  『出乎意料?是指他變身成一個假紳士的寵物攤老闆嗎?』

  『沒錯,我到了台灣後,很快的發現崔獄身影,我想直接找他,卻又對他正在做的事不解,於是便決定暗中跟蹤觀察。我發現他賣的,是一種奇怪的寵物,彩色的蛆,我趁他打烊,人群散光後,在水溝蓋旁找到了被遺落的一隻,我帶回家,對牠做分析。』

  我感到一陣興奮,『那麼你分析到什麼!?』

  『油脂和顏料,是構成彩色蛆的成份。』

  顏料,果然,不然還有什麼能造就牠那一身艷麗的色彩,『還有什麼?』我期待的不是這平凡的答案。

  『沒了,其他的構造都跟一般的蛆沒兩樣,對了,那香味,蛆的香味,是市面上某種名牌香水的味道。』

  『就這樣!?』我道。

  『不只,』他瞟了我一眼,『思想控制,我親眼見過。』

  我訝異,叫他快說下去。

  『曾經,我目睹崔獄不知用什麼方式,讓一個小女孩走到馬路上要讓車撞,幸好車子駕駛及時閃過,而他在一旁笑看著,就像是在玩遊戲,掌握某個玩具的生死。』

  『你怎麼知道是崔獄控制的!?』我忍不住質疑,畢竟這有些荒繆。

  『我當時不知道,但是身處在那場面,我突然覺得頭暈目眩,好像腦子被人當黏土揉捏的感覺,耳邊還傳來嘶嘶怪聲。之後,我又多次看到這種狀況,其中也包括你那個女生班長,就是擺了你一道的那位。』

  『你說茜!』

  『恩,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手中的資料吧?我上網查了很多相關的症狀描述,以醫學來說,頭暈,幻聽,可能是腦瘤,而不科學的話,就是思想控制。此外,在面對翰,還有你發生的狀況後,我更加相信自己的論點。』

  『所以你選擇相信不科學?』我聽了曾英一席言論,試探性發問,掩飾本身的恐懼,我害怕他說的都是真的。

  『是的,那你認為呢?』他反問。

  『我寧可是腦瘤。』我直勾勾回望他。在不久前,我的確出現了曾英說的那兩種症狀,甚至還更嚴重,我的幻聽…甚至是夢境…

  『我不懂,我並沒有接近任何蛆啊!?而且...在我前天第一次遇見崔獄,他把寵物蛆賣給大家,那時候還沒任何異像…』老實說,我現在說話語無倫次。

  剎那間,外頭傳來一陣聲響,好像有東西在草叢堆移動。吸引所有人注意,接下來一會兒,沒有人說話,屏息而聽,只是聲音沒再出現。

  『外面有什麼?』我問。

  『可能是流浪狗吧!聽我說,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是我的推斷,』曾英再次道,『崔獄可能本身有念力,而那些蛆則是一種媒介,幫助他更容易控制別人。』他神情嚴肅,不像是在胡謅。

  我低著頭聆聽,沒有說話,只是思考這整件事的合理性,雖然我知道這是白費力氣。

  『我不知道他已經做這種事多久,也不知道他這麼做的真正用意,但我認為,他已經快要達到目的了。』

  『什麼意思?』

  『你一定沒在看新聞,你知道從我開始正式搜查的這一個多星期來,我們這個地帶,每天有過多少怪事發生嗎?』曾英起身,走到書櫃旁,從抽屜裡拿出那疊之前我在翰的病房裡見過的資料,『報導上說一堆人行為異常,醫生檢驗幻覺幻聽,而那些細節都是我私底下去調查出來的,你朋友翰,要不是學校那邊壓下來,也會成為其中之一的報導。』他走回原位,坐下,把文件推到我面前。

  一張張有從網路上印下來的,也有從報紙上剪下來的社會新聞,字行間被以紅筆寫滿註記。

  『這…這代表什麼!?』

  『怪事在前天突然停止發生,』我看見曾英明顯的吞了口口水,凝視我,『就在你和他碰面的那天開始。』

  『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認為崔獄一直在尋找某個人,而他總算找到了,就是你。』曾英猶豫半天,終於還是道出他心中的指控。

  『我!?你在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是我!?』被人這麼指到,我不禁一股腦怒。

  『你為什麼會有挖墓的記憶?』

  『那…那只是個…夢。』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個解釋脆弱不堪。

  『你知道,你是到目前為止我見過,唯一一個進了崔獄家裡,甚至還好端端出來的人嗎?』

  『進他家!?是不是在我昏倒的時候。』我語氣不是很好。

  『沒錯,我跟蹤著,發現他背了一個人回家,大約一小時後又背出門,我跟到你家,起初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我決定繼續觀察,之後卻發現你活得好好的,然後,你也知道之後我跟你碰面了。』

  我總結我們之間的對話,突然一股怒火燒上來。

  『等一下,你知道崔獄的行為,也知道他住哪,為什麼不報警!?你這樣不就是袖手旁觀!操!』我憤而站起,但被包裹的腳傷讓我一個重心不穩,又跌回座位。

  『我告訴過你我不夠信任警察。』他平靜的說,而席拉嫚似乎想開口解釋,卻被曾英阻止。

  『我聽你放屁!不相信警察,所以放任大家受害!?你根本就只是因為膽小!你拿槍指我也是因為膽小!』

  現場陷入尷尬,外頭又有些動靜,這次是很多汽車行駛,遂熄火的聲音。我心想,現在不是五點多了,外頭哪來那麼多車?

  『No! Jun. You can’t just…』席拉嫚開口,似乎是想幫老公辯解,但我無心去聽,因為接下來的狀況,準備發生,且讓我們措手不及。

  我突然覺得眼睛被強烈的光線干擾,來源是落地窗外,雖然現在凌晨五點多,但天色應該還不至於那麼亮吧?外面樹叢被一陣陣的光線照的發紅,不對!紅的是光。門外一陣騷動。

  曾英也查覺異常,他臉色微些一變,走至大門,打開一小縫窺看,隨即關上。

  『發生什麼事?』我和席拉嫚幾乎同時發問,只差在她是用英文。

  『有好幾輛警車停在門口,我想是來抓我們的。』我聽完差點沒昏倒。

  『靠!你不是說妳爸媽會處理?你不是說沒事嗎?』

  曾英無奈聳肩,『可能警察效率太好,我家人辦事太慢了。』我髒話都快飆出,真的會被害死。

  『你別緊張,我們現在雙手舉高,走出去跟他們說清楚。』

  我冷笑一聲,瞪著他,『告訴我,你是說好玩的。』他沒有回話,眼神認真,『Fuck!』我忍不住爆粗口,起身和曾英一同走向門口。

  曾英手握上門把,回望席拉嫚一眼,點頭,然後推開門扉。

  我踏出門檻,一看,七輛警車以半圓形陣對包圍著門口,並沒有發出任何警鳴,似乎是怕吵醒附近熟睡的住戶,但警哨燈和車燈都全開,將我們照的無所遁形。

  雙手及額頭不斷冒冷汗。我們雙手仍舊高舉,很明顯是在表示投降。警察群一陣嘩然,看來跟他們的計畫不符,他們原來應該是要一舉攻堅,直截闖進屋裡逮捕我和曾英,然而如今我們兩個卻乖乖走出,主動投降。有一位看似位階較大的長官開始指揮,數秒,所有槍的準心都對在我們身上。

  我倒抽一口氣,以耳語聲向曾英說道,『你再說一次你不相信警察的辦案能力?』

  『我下次會再考慮。』他低沉回應,接著朝員警們喊道,『各位警察先生,你們抓錯人了,但是我們還是會協助你們辦案的!』

  幾名隊員快速交談,點點頭,接著,一個男警往我們走進,手上的槍依舊盡責的瞄準著。

  『我們沒有做壞事!沒有偷東西!沒有恐嚇取財!沒有…』

  『這些話留著回局裡說。』男警表示,『你們手舉好,跟我走。』他以倒退走路的方式邊監視我們邊移動。

  接下來,悽慘的事就在我眼前發生。

  『咻!』一聲細響,旋風颳過我頰邊,原來是不知從哪奔出一道光影,打穿我前方的男警官脖頸,瞬間,從他嘴裡和頸部的洞窩發出哀嚎,接著,濃熱的血將呈拋物線噴出,背光的我看的一清二楚。

  『啊…啊…啊啊啊啊…』我嚇住,腿軟。曾英馬上扶起我。

  男警還拖著搖晃的身子,試圖走了幾步,即刻倒地。

  『人犯抵抗!人犯抵抗!一名員警中彈!』隊長手持無線電吼道,瞬時,槍聲四起,我身邊的水泥牆一連冒出數個彈孔,噴散碎石粒。

  『快!我們被陷害了!快進去!』曾英當下反應,大力扭開門把,開啟,將我拉回屋裡,鎖上。

  席拉嫚衝上來,『What’s going on!?』

  『Someone set us up!』曾英喘著氣,大聲回答,然後對我說,『警察會闖進來的!我們得離開!現在!』又向席拉嫚說道,『Honey,go down stair and hide in basement.』

  『No,I wanna go with you!』

  『Lestien,you stay home,sweetheart. If anything wrong,just call me!And don’t worry about us,OK?』

  『OK…』席拉嫚眼眶泛紅,點頭。我們三人往走廊移動,曾英不時攙扶著我,而門外吵雜聲逼近,大門開始被撞擊。

  來到樓梯口,夫妻倆一吻之後,席拉嫚轉身奔下樓。

  『她要做什麼?』

  曾英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問我,『你有聽過,有錢人家裡都會有密道嗎?』

  『什麼?』

  他移動身後牆上的畫作,一條半個身子高的通道儼然出現。

  『沒時間讓你驚訝了!快進去!』

  曾英把我推抬進洞孔,自己跟爬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8010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寵物|驚悚|噁心||小說|創作|驚悚之夜|恐怖|連載|

留言共 1 篇留言

星夜薔薇
呀!密道出現了!!
好想知道為什麼會找上主角呀....
期待下一章!!

10-08 16:17

圓圓請您喝三鹿
好感動啊!!
每次總能看到你的留言~~

這篇開始(應該會)越來越刺激吧!
請你繼續期待喔喔喔喔!!10-10 02: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en346015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屠夫... 後一篇:(((創作)))怪誕冒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Xarthur7474所有人
陪你昂首直到世界盡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