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創作)))怪誕冒險連載!!!!!!寵物 第九章

作者:圓圓請您喝三鹿│2008-09-24 02:56:07│巴幣:0│人氣:571
  下了舒服的床被,我隨著曾英走出房間,被包紮的腳使我行動緩慢許多,但疼痛也驟減。我們經過了走廊,最後到達客廳。

  整體看來,客廳的格局不小,擺設居家卻又帶著高貴,主要是由三張黑色皮製的大沙發排成ㄇ字型,包圍著正中間的玻璃茶桌,面對的木製櫥櫃,上頭放了台液晶電視,電源是開的,停留在台灣的新聞台頻道。

  我接著注意到那個顯眼的金髮身影,席拉嫚,也就是曾英的老婆,她正坐在其中一張沙發上,神情專注緊盯著前方的電視銀幕。

  不一會兒,她見我們出現,隨即站起身。曾英走上前去,兩人輕擁而吻,再緩緩鬆放,展現外國人的開放姿態。

  雖然我已經見過席拉嫚,但曾英仍為我們彼此做簡單介紹。

  『hi.』我禮貌的向席拉嫚打招呼,『Thank you.』指著自己腳踝的包紮處。

  『不柯氣。』她說著不勝標準的中文,親切的握住我的手,『I’m Shelamen Goodman.』

  我笑笑,思考了幾秒鐘,轉向曾英,發問:『對了!那你的英文名字呢?』

  『Jam Goodman.』他回答,『我們是Mr. and Mrs. Goodman。我們一家都是好人。』語畢,大笑,似乎相當滿意自己的幽默感。

  『哈哈…』我乾笑幾聲,只能說外國人的幽默真教人捉摸不定啊!

  曾英突然收住笑臉,好像想起什麼事,向席拉嫚以英文交談了數句,之後她點點頭,離開了現場。
 
  『我請她幫我們弄些茶,』曾英對我解釋,『現在,坐吧!』

  我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眼光又飄到電視螢幕上,新聞主播仍以制式化的口吻讀著新聞。

  『我叫席拉嫚得看台灣的新聞台,除了能提升語文能力,更重要的是,為了蒐集情報。』

  『情報!?』我疑惑。

  『首先...咳咳…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上新聞了。』

  『什麼?』我乍聽之下不解其意。

  『醫院的事啊,我們入侵醫院,幾乎每個新聞台都有報導。』曾英一派輕鬆表示,『對了,播報的次數還滿頻繁的。』

  『你說什麼!?你是在開玩…』我才準備驚愕,電視上主播的發言便讓我停止大喊。

  『今日凌晨一時所發生的醫院竊案,經本台記者深入了解後,得知,兩名涉案嫌犯竊取大門鑰匙,闖入醫院後,欲搜刮財物,但因行動遭一名黃姓醫師目擊,改以挾持該院的許姓病患作為人質,恐嚇取財,』搭配主播荒唐的播報內容,是黑白片段,曾英拿著槍頂著黃醫生後背,從走廊步行而過的模樣全被監視器錄下,不斷的重覆放映。

  『幹…』我出聲,與曾英互視一秒。

  報導繼續著,『因遭挾持而身陷恐慌造成昏迷的許姓病患,也在急救後,並無大礙,而黃姓醫生靠著臨危不亂,機智的反應,成功求援,嚇跑歹徒。警方則表示,嫌犯的確切動機還未明瞭,但已著手進行調查。』

  聽到這邊,我已經快氣瘋了,『有沒有搞錯啊!?挾持!恐嚇取財!?』我大聲道。

  『哈,這篇新聞已經重複出現好幾次了,媒體就是這樣嘛,有什麼辦法?還有那個黃醫生,一定很討厭我們,才想誣陷我們。』曾英無奈的聳肩,笑著說。

  『你說錯了!』我瞪向他,『他不是討厭我們!』

  『啊?』

  『他是討厭你!』手指向他,怒斥,『都是你害的!你得負最大的責任,誰叫你拿假槍出來亂耍,嚇他,還偷鑰匙!現在慘了,你居然還笑得出來!』我無法冷靜,想到最糟糕的情況可能會是被警察逮捕。

  『等等,先別緊張。』曾英說道,此時席拉嫚正好回來,端著三杯熱茶,推送到大家面前,自己也坐下。

  她殷切的請我喝茶,而我板著臉,點頭回禮。

  『醫院的事我會處理,不會有事的,席拉嫚的家族權勢高盛,我的也不差,很簡單就可以擺平。』曾英說,背靠沙發。

  我彎著頭,由憤怒轉為好奇。

  『只是,需要一些時間,我爸得知會一下那幾個高官,可能過一兩天,那些新聞就會被壓的煙消雲散了!』難怪他一點也不擔心。

  『可是,這樣翰他…』

  曾英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們暫時還不能跟翰聯絡,直到我爸幫我們消除完罪名前,我們都還是會被抓的!』他看了我的表情,又補充一句:『放心啦,他不會有事的,黃醫生不是說他只是昏倒罷了。』

  我低著頭不語,沉思,然後,拿起眼前那杯茶,一飲而盡。

  『好了,』曾英闔著雙手,開口,『我們已經浪費夠多時間了,現在…』

  『現在該是我問你問題的時候了!』我突然迸出口,注視著他。

  『你到底是誰?我的意思是,你突然出現,要我來你家,可是卻是用槍威脅我!加上你在醫院做的那些事,你不跟我說明白,要我怎麼能信任你?!』

  曾英有些窘樣,手正摸著下顎的鬍渣。反觀席拉嫚則相當冷靜,眼神在我和曾英間遊移。

  『拿槍指著你,我很抱歉,但我也說過,那是為了確保你不是崔獄同夥。』

  『這就是問題,』我道,『我不懂,難道我如果是崔獄的人,你就殺不了我嗎?』

  『我想是的!』曾英點頭,『思想控制,這是崔獄自己說的,如果你真的是敵人,我想我一定會被控制吧!你當然也有可能會殺了我!』

  『殺?殺人!?』我驚呼。

  『是啊!所以我也是拿自己生命做賭注的,你就別再生氣了!』曾英自顧自的說著,絲毫沒有意會到我的震撼。

  『崔獄…我以為他只是個不正常的人,可是你說…殺人!?你到底是怎麼認識崔獄的?還有,你為什麼要找他!?』事情好像比我想像的還嚴重,其實仔細思考,崔獄都把翰搞成那樣了,就算說他真的殺了人,那可能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其實…等等,先讓我抽個煙。』

  他從口袋裡拿出煙與打火機,正準備要點上。

  『不准!』我迅速將打火機搶過,塞進自己口袋,『我討厭聞煙味!還有,你別拖拉,快告訴我。』

  『你…』曾英沒再多說,把香菸收回口袋,接著,瞥了席拉嫚一眼。

  『Just tell him.』她開口。曾英點頭。

  他取出皮夾,從裡頭取出一張淺藍色約名片大小的證件,放在桌上,推到我面前。

  上方是一排粗體英文,似乎是某個機構名。右上角有個醒目的標誌,一圈亮黃色橢圓包著四個字深藍色字母:B.T.R.C.

  卡片的下方則放著曾英的大頭照,以及他的英文名。在底下還有一堆密密麻麻的英文,我就真的看不懂了。

  『你給我看這個做什麼?』

  『你聽我說,Biological Technology Research Centre這是我在美國上班的地方,專門做一些生物研究的私人機構。』我一邊端詳著證件,邊聽曾英解釋。

  『所以,你是個研究家,要來找那些彩色蛆做研究?』

  『不,要是有那麼簡單就好了。』曾英喝了口茶,接續說,『我要說的是,席拉嫚他父親,曾經是BTRC的院長。』

  『喔,難怪你說她家族有權有勢,不過,你告訴我這些做什麼?』我疑問。

  『他認識崔獄。』

  『真的假的?那事情不就好辦了…你只要請他…』

  『他死了。』

  『耶?』我一瞬間還無法完全接收到這個訊息,過了兩三秒後我才驚呼,然後,眼光慢慢飄向席拉,她卻看來十分鎮定。我吞吞吐吐,『難…難道,你…你要…告訴我他是被崔獄…』

  『我和席拉嫚是這麼認為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曾英緊抿嘴,『拜託,我想先到外面陽台抽個煙。』說完自顧自的起身準備離開。

  『喂!』我出聲叫住,他回頭看我。

  『你…』我盯著他雙眼,有些緊張,『你這個不拿去,怎麼抽?』我拿出打火機,欲交還給他。

  他停頓了一會兒,忽然大笑,『你留著吧!我還有。』又從口袋拿出一個,揮動著。

  我再次倒進沙發,曾英則推開落地窗,走出外頭,背對著我,倚著欄杆,點起煙來。然後,我發呆,偷偷瞄著席拉嫚,心中已經開始暗自猜想她父親和崔獄間發生了什麼事。

  『Jun,』她突然叫我,一時間我還以為我偷看她被發現了。

『You have to trust us. We’re not bad guys.』席拉嫚望著我說道,而我則滿臉疑惑回望她,『Jam will tell you the truth about my father’s dead. Maybe you could help us and so to you. So…you got that?相心我們。』

  我點頭,不是相當明白,但可以確定她希望獲得我的信任。

  她微笑,沉默。

  我搔搔頭,開始亂看四周,突然注意到左側牆角的書櫃上立著數個相框。

  我站起,走近,仔細瞧看相片中的人。有幾張是曾英和席拉嫚的合照,看起比現在還年輕一些。然後,吸引我目光的是一個金髮褐眼的男孩,擠眉弄眼的特寫近照。

  我將它拿起近看,男孩看起來就是個十足個混血兒樣,雖然年紀很輕,確已經可以猜測長大後的帥氣。相片下方寫了:R.G.二字。

  席拉道,『他是我兒子,先在朱在美國』伴著所有母親提到自己小孩都會露出的慈母般微笑。

  『R.G.?這是?』

  『Rally Goodman.他名字的縮寫。』

  『喔,他很可愛。』

  『Rally先在朱在美國,沒跟我們一起來。』

  『恩,那…這是妳女兒囉?』我拾起旁邊另一張相片,是一個中年外國人將一個小女孩抱坐在肩上,兩個也都是金髮,笑的十分開懷。『這個男的是妳們親戚吧?』

  『不,』她揮手,『那是我小時候…還有我爸。』

  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盯著相框。注意到照片下方,一樣有寫著名字縮寫,S.B. & M.B.

  『咦?』我疑問,『可是妳名字縮寫不是應該是S.G.嗎?』

  『Goodman是我冠Jam的Last name啊!我淵來是叫Shelaman Black。』

  『Shelaman Black…Black?』我覺得有些不對勁,於是追問,『那麼你父親呢?』

  『His name is Moody Black.』席拉嫚回答。

  我心想,『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見過?』隱隱約約。

  即刻,我從發愣,接著恍然大悟,然後,一陣毛骨悚然直衝心頭。

  『曾英!』我朝著落地窗大叫,而他隔著玻璃聽見我的呼喊,轉頭看我。

  『What’s happening!?』席拉嫚一臉愕然。

  『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在心裡不斷問自己,無力的坐回坐位。

  『怎麼了!?』曾英走進來,劈頭大問,然後看了席拉嫚。她瞪大眼,聳肩回應。

  『曾英…院長他,』我低頭,猶豫著,最後還是說出口,『他死了,墳墓是不是…有被人挖開?』

  『你,你怎麼知道!?席拉嫚跟你說的?』

  『What!?I didn’t tell him!』她馬上否認。

  『我在現場,我就是那個挖墓的人。』我抬起頭,他們兩個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我趕緊補上一句,『在夢裡。』

  『你是說你夢到?你是認真的?』曾英問,『所以,你已經知道是誰挖了墳墓,還割走屍體的頭?』

  『什麼?屍體頭被割掉!?你不會要告訴我…做這件事的人也是…』我和曾英四目相交,從他瞳孔中,我得到那個答案,我們都心想的那個不二人選。

  終於,他點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8009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驚悚|寵物|噁心|小說|創作|驚悚之夜|伊藤潤二恐怖漫畫精選|恐怖|連載|

留言共 1 篇留言

星夜薔薇
喔喔!!
好緊張阿~
期待下一章>ˇ<

10-04 20:46

圓圓請您喝三鹿
喔!?
真的嗎??
好感動啊!!
貼的文終於有人理了~~^^10-04 22: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en346015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骨灰... 後一篇:(((創作)))殺人兇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huLongQinHu給大家
小屋新增彩色插圖~大正浪漫,和服義大利+日本(APH)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