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王子殿下的崩潰:第九話 甜蜜謊言

作者:紅瞳│2008-03-30 00:26:01│贊助:0│人氣:589
奉晨神座,告訴你,這個樑子我是結定了!把你『玩』夠了之後,下一個受害者是跟你有關係的人,也就是你的搭檔──昊絕神座。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把你的搭檔搞死,最多也只會讓他的內心會存著永無忘懷的傷痕罷了。哼哼哼…..科里西亞大神,告訴你,我才不怕什麼神之子,更不怕桑德魯(D˙M˙B)大神,所以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事情回朔到五天前的某個早晨,秋葉把幻詰叫到自己的房間。

「主人有什麼吩咐嗎?」啊….好累,我好想睡覺…..幻詰揉揉眼道。

「我要妳去當菲伊斯的情婦。」秋葉冷冷地說。

「什…什麼?」天啊,這種任務未免也太「奇怪」的吧,真是嚇死我也。「為什麼要我去當菲伊斯的情婦呢?」

「因為神闇離開妳,所以妳空虛、寂寞、覺得冷。」

「我啥時說我空虛、寂寞、覺得冷啊?」空虛?有嗎?我惡搞緹依可是非常的快樂呢,寂寞…嗯…好像有點,冷嘛…今年可是夏天呢,哪裡冷啊?主人的知覺好像有問題。

「就在剛剛,我幫妳決定的,我說了算。」秋葉笑道。

耶?剛剛?嗯…沒錯,好像有點正中紅心呢,說惡搞緹依很快樂其實也還好,神闇那傢伙還肯乖乖讓我玩….唉,我好想念他唷。幻詰想想,其實主人說的話也沒錯。

「去還是不去?」秋葉挑眉。

見幻詰不答話,秋葉又繼續說:「妳不去我就叫特歐去,叫特歐去就會和菲伊斯搞逼欸樓(註:BL的發音),菲伊斯搞逼欸樓,就沒妳的戲份,沒妳的戲份這部小說妳就不用出來了,去還是不去?」

哎呀…啊…菲伊斯雖然和神闇差了一截,但是菲伊斯長得也不錯,而且自從神闇走了之後,或許自己就像主人講的空虛寂寞覺得冷吧。

「好,我去。」哼,打死也不要讓那糟老頭(特歐)先去玩菲伊斯,那老頭也只有資格玩我玩過的東西!!

「很好,妳先去準備吧,明天就去跟菲伊斯來個浪漫的相遇。」

「可是我不知要在哪裡跟他相遇,總不可能直接去神殿吧?」幻詰一臉茫然。

「據我這幾天的調查,菲伊斯和緹依的靈魂對調之後,每天晚霞時間都會回到海邊散步,妳去那邊就可以了。」秋葉思索回答。

幻詰和秋葉談話完之後,就溜到房內整理明天要勾引菲伊斯所需的裝扮。

「要穿哪一件好呢?」幻詰猶豫著,她看向衣櫃內,全部都是T桖和牛仔褲,要不然就是休閒褲。呃…有啦,好看的衣服也有,但是都好暴露。

她想了一會兒,拿出自己上次放假時去逛街買的衣服,便開始穿戴了起來。她又想,如果要讓男人上鉤,首先一定要穿著暴露,通常男人會看女性的部位,一定是臉,再來是身材還有頸以下的胸部…胸部美,男人一定會中意,再者就是一雙美腿了。

至於方便穿著的T桖和牛仔褲、休閒褲就算了吧!

幻詰開始著手研究化妝技術,一件一件的試穿衣服,直到滿意之後,她也累了。


待第二天,將要到晚霞之時,幻詰就上了一點的妝,但並不是濃妝艷抹的那一種。她穿著一件只有繫在頸部的細繩且露背與露香肩的小可愛,至於下半深就是露大腿的開岔迷你裙,腳上穿的是與坊間舞女穿的涼鞋,然後拎著小包包就走了。

「靠,沒事穿那麼暴露做什麼,這樣看起來像騷貨。」特歐看向走遠的幻詰,邊擦玻璃邊暗自嘀咕。

「特歐。」

突然間從遠方飄來一個冷到令人打寒顫的聲音。

「你在自言自語什麼,敢給我偷懶就試試看。」

特歐驚覺到這句話是秋葉說的,便趕快二話不說的加緊努力,因為還有十扇窗等著他來擦呢!

至於走遠的幻詰打了一個小噴嚏,她想該不會是哪個人在講自己的壞話吧!?

太陽即將西下,將天空染成一片橘紅,幻詰搭車前往海邊,一邊悠哉地看著天空,一邊心想要怎樣讓菲伊斯上鉤。

到達了海邊時,她緩緩地走著。此時的海岸邊有不少半裸的孩子和少女、少年在遊玩嬉鬧,由於幻詰這身奇裝異服惹了不少男性的注意,因為實在是很讓人噴鼻血。

幻詰緩緩地脫掉涼鞋後,用手拎著涼鞋,慢慢地走向沙灘,讓冰涼的海水浸濕她的雙足。

晚風吹拂在她的臉頰上,讓她的秀髮隨風飄揚。

此時,她沒注意到有個紅髮男子在注意她,因為她沉醉在自己的思想中。

紅髮男子緩慢地走向她,幻詰也察覺到有人朝她靠近,於是她也轉頭看向紅髮男子,不知是因緣巧合還是一見鍾情,男子對上幻詰的眼眸的那一剎那,忍不住噴了鼻血……啊,沒錯,是真的掛了兩條噁心鮮紅的鼻血在兩個黝黑深邃的鼻洞下。

「先生,」幻詰心想自己曾經認識過菲伊斯,但是突然冒昧地說出對方的名字和姓氏,對方搞不好會覺得很奇怪。「你流鼻血了,手帕給你。」

紅髮男子不是誰,正是菲伊斯。

菲伊斯接過幻詰的手帕,迅速抹掉鼻血之後,立即優雅地說:「很抱歉,不小心把妳的手怕弄髒了。」

「沒關係。」

啊,這女孩的聲音還真好聽,人又長得好看。

菲伊斯盯著幻詰的時候,那時他感覺到四周的雜音都聽不到了。背景色調急速轉為淡淡的紫紅,空氣中只有緩緩飄落的玫瑰花瓣落地聲響,累積的花瓣把整個世界(兩人世界吧XD),淹沒成膝蓋那麼深的一片花海。
「先生,」

女孩好聽的聲音,打斷了菲伊斯的思緒。

「你一個人嗎?」

「嗯。」,菲伊斯呆愣,他心想自己平成常把妹的功夫都跑到哪裡去了,怎麼這會兒變得很不爭氣?

「那……不好意思,可以請你陪我三天嗎?」

咦咦咦?三天?呃……美女的請求,我當然求之不得……啊,對了,神座祭司是不能結婚的……菲伊斯聽到美女的請求,瞪大了雙眼。

「我知道這種要求有點無理,但是,我真的很需要有人陪。」幻詰轉頭盯著落在海裡的夕陽。

「為什麼?」

「因為……我失戀了。」幻詰蹲下身,但是她這個動作,讓菲伊斯看到她完美且豐滿呼之欲出的胸部……不,正確來說是那十分誘人的乳溝,呃……要讓人不噴鼻血也難,因為……她的背部曲線和那雙美腿,和妓女院的妓女完全比不上,她的皮膚白皙,吹彈可破啊。

「妳不怕妳的操守一旦被破壞了,會被人說閒話嗎?」

「我不在乎啊。」幻詰聳肩。「我只要有人陪我。」

呃……雖然這個條件好是很好,但是……媽的,為什麼我是神座祭司…….嗯,雖說緹依王子殿下剛出浴的樣子也很誘人,但是沒讓我到可以噴鼻血的程度。

「好不好?」幻詰笑著問。

那笑容,讓菲伊斯覺得她好脆弱,好像輕易就碎了一樣。

算了,管他什麼神座祭司,不能結婚又怎樣,跟她過幾天…….神不會懲罰我吧?

「可是妳都不知道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妳是誰,該如何稱呼…….?」菲伊斯的話尚未說完,幻詰就打斷:「叫我蔻西兒就好。」

「蔻西兒?好名字。我叫菲伊斯˙諾曼登,請多指教。」

(蔻西兒是幻詰的姓氏吧……囧)

於是,這幾天他們都經常膩在一起。

「啊,對了,妳為什麼失戀?」在一起的第一天晚上,菲伊斯就問了。

幻詰不回答,菲伊斯又補上一句:「對不起,我不該問的。這種問題,對妳來說好像太敏感了點?」

良久,幻詰深吸了一口氣,說:「沒關係。」

「啊,不好意思,我真的不大會安慰女孩子……呃……我的意思是說,我非常樂意傾聽妳的心事。」菲伊斯支支吾吾地說。

這天的晚上,他們兩個就坐在堤防邊看著浪花和夜空上的星星。

「謝謝你……不過,」幻詰抬頭仰望星空,「還要浪費你的時間來聽我說故事,你會不會不耐煩?」

「怎麼會呢,只要妳說,我都會聽啊。」菲伊斯看著幻詰的側臉回應。

故事……要從哪裡說起呢?

我聽過他的過往,他是一位身世坎坷的男人,因此對誰都抱著不信任感,他會來到這個世界,是我一手造成的。

他會笑,也是我逼他的;也就是說,他並沒有真正開心的笑過,從頭到尾他都很冷淡,但並沒有到冷血的地步。

直到我和他坦白的時候……我的世界也跟著一點一點的崩毀。

於是,我情願放手,也不願他不幸福。

其實,他是我第一位愛上的男人。
「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很開心…….縱然他沒有背對著我…….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呢?」幻詰邊說邊哽咽,她抬頭仰望著星空,想辦法不讓眼淚掉出來。

「想哭就哭出來吧。」菲伊斯邊說邊手移到她光裸的背上,然後搭在她的肩上,輕拍著。

幻詰沒有答話,她伸手拭淚。

而搭上她肩膀上的那隻手,似乎也感覺到她的顫抖,便把她擁進臂彎裡。

「哭吧……我的肩膀……給妳靠。」

淚水……爬滿了她的臉頰,但是她的悲傷似暗夜一般的深沉,無人能夠看透。

到了第二天,他們又在海邊相遇。

「唔,妳又來啦?蔻西兒?」今天怎麼會這麼巧呢,該不會是上天的安排吧?
菲伊斯一見到是她,便打招呼,「今天有沒有好一點呢?趕快打起精神來吧。」

「嗯,我好很多了,謝謝。」幻詰笑道:「菲伊斯先生怎麼有空來呢?」

「剛好閒著沒事,所以就出來逛逛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可以陪我去附近的市集逛逛嗎?」

菲伊斯點點頭,便陪著幻詰前往市集逛逛。

嗯……今天算是約會嗎?怎麼今天和昨天都這麼巧合呢?真是怪哉。

倘若,我不是神座祭司的話就好了。

「哇啊,這個貝殼好漂亮喔。」幻詰的大喊打斷了菲伊斯的思緒。

「喂,你看,這個東西也很漂亮耶!」幻詰拉住菲伊斯的衣袖興奮的說。

「喔,那是凝石,是很遙遠的地方運過來的喔,小姐要不要買一串?」攤位老闆拿起一串紫色美麗的凝石,說:「這個項鍊很適合妳呢!」

「啊……我想應該很貴吧,況且我戴起來也不好看。」幻詰靦腆地笑著拒絕。

「那,妳要不要買這個?」菲伊斯指著攤位的角落上掛著很不起眼的貝殼手工藝品,先問幻詰,再轉頭問老闆說:「這個多少錢?」

「八十西塔。」老闆說:「如果你們要買一對,我會打折,算你們便宜一點……我看算你們一百西塔好了。」

「好,那我買一對好了。」菲伊斯立刻掏錢給老闆。

他們拿到項鍊,正想繼續逛時,不巧,天空烏雲密佈下起了一場大雨。

雨兒開始滴滴答答的掉落,菲伊斯見到天氣迅速轉變,立即就想到幻詰的穿著如果淋到雨很有可能會感冒,於是便把自身的披風脫下來披在幻詰身上。

幻詰面對菲伊斯突然的舉動,便嚇了一大跳。

「呃……謝謝你。」

「嗯啊……?」菲伊斯第一次聽到有美女向他道謝,便臉紅著說:「不客氣,我們趕快找個地方避雨吧。」語畢,他便主動牽起她的手,立刻使用瞬間挪移前往菲伊斯神殿。


由於幻詰是第一次這麼被男人牽著(重點是還十指交扣),便迅速臉紅了起來。

她心想,自己都還沒被神闇這樣牽過呢。

不一會兒,他倆就到達了菲伊斯神殿內。

「嗯……不……不會啊!」幻詰聳肩:「這裡的柱子好奇怪,全部都是一些奇怪的文字。」縱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菲伊斯神殿內,但她還是「故意」裝做好像是第一次來這地方。

「這裡是菲伊斯神殿……」菲伊斯的話尚未說完,幻詰就打斷她的話:「你是……昊絕神座?」

「嗯。」菲伊斯點頭,他心想這個女的觀察還真敏銳,看來我也不用慎重介紹自己的身份了。

「你介意我去摸它嗎?」幻詰問。

「不介意。」

幻詰見菲伊斯同意了,便跑去摸那柱子的奇怪文字,摸索了一會兒,她問:「這是咒文嗎?」

「是啊,妳怎麼知道?」倘若是一般人只會把它當作藝術來欣賞,絕對不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

「我會知道是因為我曾修習過魔法,所以能夠感受到這些文字的力量。」幻詰嘆了一口氣,又說:「可是我的魔法還沒到很強的地步,所以最多只感受到力量的存在,卻無法發動咒語。」

「唔?」菲伊斯突然覺得這女的還真無法摸透,「妳是魔法師?」

「嗯…….應該算吧。」幻詰笑著,又問「這些…….文字是你刻的?」

「不,不是我刻的。」菲伊斯思考了一下,「是我朋友刻的。」

「嗯……原來如此,聽說……每位神座祭司都會有搭檔,那你的搭檔是誰?」

「奉晨神座。」

「康納西王國的王子,緹依˙西卡潔?」

「答對了。妳好像對神座祭司瞭解很多?」

「不,話不能這麼說,我只是略知一二罷了。」幻詰又笑著說:「先不談這個了,我想待在你這裡是否可以?」

「啊?」菲伊斯聽了很訝異。

「我知道神座祭司不能結婚,因此我想讓你體驗神座祭司有女朋友會是什麼滋味。」幻詰抅起令人魅惑的笑容,邊把手臂抅上菲伊斯的肩。

「這……不太好吧?」菲伊斯想婉拒她,但又遲疑的一會兒,把手放在她纖細的腰肢上。想推辭拒絕,但又拒絕不了,原因是幻詰的胸部……不,是她的乳溝若隱若現,整個胸部快彈出來似的,想不噴鼻血也難。嗯…..應該說很難拒絕「秀色可餐」的東西。

「怎麼會不好呢?」幻詰的朱唇快靠近菲伊斯一、二公分,「你要想想史上第一位神座祭司有女朋友的,就只有你而已耶。」

「所以?」菲伊斯盯著幻詰那雙誘人的雙眸,他心想,天啊,這不是叫我「吃掉」她算了嗎?

「所以……你必須和奉晨神座講你有女朋友的事。況且,這很可喜可賀。」

「嗯。」

喔,yes,昊絕神座被我勾引住了,看來美人計果然有用!雖然「藉口」都是我亂掰的,不過這麼一來胡扯他也相信了!

「嗯…….我想吻妳可不可以。」菲伊斯的手很不安分的正要往幻詰的腰部以下游走。

幻詰不說話。

「妳不說,我就當妳可以囉?」語畢,菲伊斯立刻吻上幻詰的唇。

看來,唉呀,我的吻給牠奪去了,欸……算了,不過給他一點點回報也好。幻詰心想這傢伙是處男嗎?感覺上他很會摸女人,但是舌吻的計巧,好爛……..

於是幻詰開始很主動的「進攻」。這讓菲伊斯覺得她是在勾引自己,便要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要摸她光滑的皮膚時…….

「停、停……我……好累,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幻詰嬌嗔的要求道。

「不要。」菲伊斯耍任性。

「可是……你這樣,我會很不舒服。」幻詰伸手推他的胸膛。

「好吧,那妳下次……」可惡,好好的興致都被打翻了。

「好啦,我知道了。」幻詰小聲地回應,便睡倒在菲伊斯身上了。

菲伊斯見到幻詰累了,便用公主式抱法,把她打橫抱起放在房間的床上。

看著眼前的光景,其實菲伊斯是很有機會吃掉她的,但是……他想到她才剛失戀,(剛失戀?……已經失戀很久啦!) 之所以會拒絕他,大概是那件事吧。

唉。菲伊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看著已熟睡的她,便頃下身輕輕吻了她的頭,然後關上門轉身離開。

半夜,從房內傳出一聲的夢囈。

「不要…….離開我…….神闇……」

「嗚……」

神闇?!他是誰啊?竟然害我的愛人哭成這樣……可見他不是個好男人。菲伊斯坐在客廳的椅子上躺著,此時的他睜著雙眼心想。雖然,他很想進去安慰她,但是想到明天要和緹依談論組織的事情,於是便做罷。


到了第三天的早晨,菲伊斯和幻詰戶道早安。

「早啊,蔻西兒,昨晚睡得如何?」

「我?」幻詰心想倘若誠實說明的話,可能會讓菲伊斯擔心,於是她便說了個善意的謊言。「我睡得還不錯。」

「喔。」難不成昨晚聽到哭泣聲,是我的幻聽嗎?嗯……算了,乾脆別問免得她又會傷心了。「那就好。對了,今天下午,我必須去找王子殿下。」

「嗯。那就去吧,我會等你的。」幻詰笑道。

到了下午,菲伊斯就一個人前往聖堤依神殿去了,。

單獨留下幻詰之後,秋葉傳了個魔法影像給她。



「我要妳回到我這裡。」

「啊?為什麼?」

「不為什麼,遊戲應該要結束了。」秋葉又說:「妳一直待在他那裡,不會很想念神闇嗎?」

幻詰歪著頭,不明白主人的話中意。「主人,妳的意思是?」

「神闇那傢伙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是……我看得出來他還是很想念妳的。」

「所以?」

「所以……」秋葉心想這傢伙真不是普通的呆。「我可以讓妳去看他啊!」

反正到時候幻詰一見到神闇那付慘樣,一定會徹徹底底的死心。

「啊?真的嗎?」幻詰一臉欣喜。

「當然是真的。」秋葉笑道。

「那……等等,我留張紙條給菲伊斯。」幻詰拿起紙和筆寫完給菲伊斯的留言後,便使用魔法「Dash」短時間內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之後,秋葉說:「答應給妳的東西就在這裡,自己走進去。」她指著時空入口的門說道。

未等秋葉說完,幻詰就立刻踏進去。

幻詰一進去,就目睹神闇的身上渾身都是血,胸口還被插了一把劍,狼狽地坐攤在地。

而且,那殷紅的鮮血不斷的滴流著,形成一個鮮艷紅色的湖泊。

「神闇,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衝了過去,也不管他的手是如何的骯髒沾滿了許多腥紅,她握住他蒼白的手。

「對不起……害妳擔心了……很抱歉……我毀了自己......」神闇斷斷續續的喘氣,「事情……妳都知道……我……多說無益……反正……這就是我的命運…….」

「不……」幻詰的淚水忍不住撲簌簌地落在臉龐上,「我不要你死……」

「不要哭了……」神闇伸出顫抖的、滿佈腥紅且蒼白修長的手指,輕撫去她臉上的淚,「我喜歡看妳笑……」

笨蛋笨蛋笨蛋!都哪個時候了,我還笑得出來啊!!「你不要死……」幻詰的淚水不停的落,然後,她緊抱著快斷氣的神闇,也不管對方身上的血漬是否會沾染到自己的身上。

「我不要你死啊啊啊啊……」幻詰哭得肝腸寸斷,自己一心一意希望看到對方幸福,沒想到卻變成這種……悽慘的狀況。

「回去吧……這裡快倒了……這裡……不值得妳逗留啊……」神闇狠心地堆開幻詰,「反正這是命運,誰也改變不了,妳回去吧。」

在淚水模糊時,幻詰看到神闇閉上了雙眼。

在一切都模糊的時候,她的心也死了,也回到原來的世界。

她看到很多人,也看到那痴心的紅髮笨男子。


待續


我的家族
赤血黯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711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風動鳴|風飄|緹依|惡搞|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ana9036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王子殿下的崩潰:第八話 ... 後一篇:王子殿下的崩潰:第十話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enacpark10喜歡輕小說的你
原創奇幻輕小說<尼特創造神>更新了唷,有興趣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1: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