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RING (五)

作者:此風│2010-08-13 10:06:46│贊助:0│人氣:280


「…………」

好像過了很久,自己在發冷的黑暗中醒來。
什麼時候失去意識的,不管了……身體到處都很痛,但慶幸的是自己還捲縮在床上沒有因為沙漠的低溫而著涼了。
好安靜……四周彷彿沒有一個人在活動,身體真的好痛啊……自己可以哭嗎?
蹣跚地撐著自己的身子爬起來,痛到無法控制施力程度的手微微顫抖,自己小心地扶著床邊的櫃子勉強站著。
稍稍集中精神放出了個光獵,在沒有點燈的房間裡慢慢拾起自己散落、凌亂不堪的衣服穿上,外面的天空好藍,但少了明亮的陽光好像怎樣都無法照進這房間……傍晚了?根據上一次回來的時間判斷,他們應該已經出發一段時間了……

腳步不穩地靠到了牆上,自己抬起頭緩緩深呼吸了一口氣,戴起剛才好不容易找到掉落在地面破碎的眼鏡,啊啊……鏡片裂痕像是也把自己的世界給擊碎了。
勉強撐住牆壁站穩腳步,自己下意識地揚起了嘴角,就是因為沒有人會安慰這樣的自己,所以才要時時刻刻對自己笑著抹滅那種痛苦的心情啊……
顫抖的雙手努力綁好了頭髮繫上髮帶,自己不斷深呼吸強打起精神走出了房間。


寂靜不已的走廊又再度映證他們已經離開的事實,顫抖的身子勉強又拉開了笑容。
追上去吧……就算是這副不堪的模樣,自己還可以做些什麼吧……
就算痛的不斷落淚也好,如果什麼也不做就不是自己了啊……

集中精神在地面打開傳送之陣,自己勉強拾起腳步踏進。



「……」

因為四周沒有可以扶著的東西而應聲跌倒,火山地區的高溫地面透過了自己扶在地面的手傳來。
緩緩地抽出了腰上配掛的十字杖轉開伸長,撐起自己的身體亙嗆地走進了火山洞穴。

火山洞穴裡迎面而來的熱氣讓自己的視線瞬間模糊了,不得已靠到高溫的岩壁上喘氣。
顫抖的手拿出了行李中的清水喝下幾口,莫名炙熱的空氣竟蒸發了些許水源,將自己破碎的鏡片打上一層矇矓。

身體疼痛的地方讓自己不住地顫抖,不自覺地喘著氣,顧不得滑落到鼻樑的眼鏡,自己又撐起手中的十字杖繼續前進。

自己根本沒有想到如果遇到了兇猛的生物該怎麼辦,自己現在這種破破爛爛的模樣別說是擊退了,連逃跑都顯得困難。
但就像奇蹟一樣,一路上即使炙熱難耐,卻沒有發現一隻小妖精或火鳥的影子,實在很不可思議……也許因為他們才剛經過,所以魔物們都暫時躲藏起來了也說不定……

「呃嗯!」

好不容易走到了往下層樓的入口,自己腳步不穩地往前跌倒,卻來不及在階梯前停下,亙嗆地滾落了不算長的階梯,身上疼痛的地方因為這一摔而對自己強烈地發難。

「…………」

痛到說不出話來,自己卻沒辦法克制地揚起嘴角,這該死的慣性真讓自己顯得很活該……現在這副模樣的自己到底能做什麼呢?連站都站不穩了,還敢冒險來到這個地方……乖乖地留在旅館當喪家犬似乎才是正確且正常的選擇吧……

緊緊抓住一把在這岩盤地帶少見卻一樣炙熱的紅土,自己咬著牙又站了起來。
勉強集中精神使用治癒術稍稍減輕最嚴重的的疼痛,自己緩慢地在比較不那樣炙熱的這層樓前進。
迎面彿上溫度較低的風讓人感覺好舒服,自己的視線其實根本已經糊成一團了,只能勉強靠手觸摸岩壁探知前面的道路。

「啊!……」

沒有注意到地面落差而跌倒,無法平衡地讓自己額頭撞到了堅硬地面,眼前的朦朧景象劇烈地震盪了數回,怎樣也拉不回原本努力撐著不要中斷的意識,模糊的景色瞬間化為了一團黑。

啊啊……
到此為止了嗎……

身體痛苦又疲憊,心也感到劇痛不已……
自己沒有這種資格感到心痛吧,骯髒又破爛的自己,什麼也抓不住的自己,不斷失去卻怎樣都挽回不了這樣沒用的自己。
好累,好痛……
就怪自己是這樣自甘墮落吧,自己曾經真正抓住過些什麼嗎?
只是不斷失去再失去,即使覺得很痛苦,也默默承擔下了,會失去的原因不就是因為自己沒辦法抓住嗎?
失去實在太過痛苦,如果只是落淚的話,別人也會感到不舒服吧……所以自己慢慢地開始不再哭泣了,努力地用笑容取代痛苦的時候,揚起嘴角真的要比落下眼淚來的簡單多了……好像可以同時接受傷害敲擊自己的心也能當作不知道,還可以勉強站穩腳步繼續接受一切啊。


意識斷斷續續地連自己都不清楚究竟怎麼了,四周高溫的環境卻好像慢慢遠離般。
自己連環境都感覺不到了嗎……自己……要死了嗎……?
模糊的意識裡好像有人輕輕撫摸自己的臉頰,這是幻覺嗎……可是這觸摸好溫柔,帶著微微的溫度,好像可以暫時忘卻身上的痛苦。


「……」

身體不受控制地自己睜開了酸澀不已的眼睛,朦朧的視線裡是一片黑暗,喉嚨也乾啞地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顫抖的手想撐起自己身子卻沒有辦法使力,掙扎著的自己眼前卻突然出現一道火光。

「……?」

那道火光很高,彷彿有意識般構成類似人的形狀,但自己的視線實在很模糊沒辦法看清楚。
雖然努力想出聲,但乾澀不已的喉嚨連想呼吸都覺得困難……自己只能這樣與那團異樣的火光模糊地對視著。

對視……?
自己像是突然驚醒似地,為什麼自己知道那團火光正在看著自己?

「…………」

即使喉嚨出不了聲,自己還是盡力舉起顫個不停的手緩緩伸向那團火光。
意識真的越來越朦朧了,自己只能全心全意地專注在克制自己再度失去意識,自己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
這樣對自己的現況有幫助嗎?說真的,根本沒有辦法理解嘛……
遠方搖曳的火光依然不為所動,但是自己僅剩的力氣已經快要流光了,自己實在……

即使是這種艱難的時刻,自己的嘴角卻還是不爭氣地上揚。
果然……笑真的是最輕鬆的事情,只是自己在這一刻竟只能做這件如此諷刺的事情。

連思考的力氣都沒了,眼前一黑,奮力舉起的手往下滑落……



自己好像做了個夢。
黑暗中有著搖曳的火光包圍自己,雖然感覺好像會就這樣被燃燒殆盡,但卻只感受到一股溫暖。
疼痛不已的身軀好像被人輕輕抱起,不管是誰……自己都好想開口跟他說聲謝謝,如果這是最後一刻的話,謝謝那個人給了自己這麼溫暖安心的一切……




「……」

像是每每都要被晨光打醒般,自己接收到這股異常刺眼的光線時,已經不在那個炙熱的地獄了。
糢糊的視線看看四周,一樣是淺色的房間,但卻顯得有些不同……帶著點高級質感,自己不熟悉。

「啊,你醒了!」

一旁傳來了陌生的聲音,自己朦朧的視線裡只能看到一個身影走近,輕輕拿起自己額頭蓋著的毛巾換了另一條,沁涼的感覺讓自己覺得舒服許多,但身上各處的痛楚卻也跟著慢慢醒了過來似地,讓自己感到很不舒服。
想開口,喉嚨卻乾啞無比,一旁的身影似乎發現了自己想說話,小心地扶起自己,乾燥的嘴唇碰到了水便忍不住拼命喝著,讓一旁的身影不住地說著“慢點、別嗆到了!”

讓水分滋潤了自己的喉嚨以後,因為方才喝的太急而現在顯得有些喘的自己看了看一旁的身影,雖然仍是朦朧不已,但似乎可以辨認出點輪廓……有著一頭黑色長髮,臉上卻帶著面紗,身形嬌小……應該是女性吧……

「聽的到我說話嗎?」

自己勉強點點頭。

「太好了……這裡是拉赫,崇拜著菲伊亞女神的地方……聽說是旅行商人在火山附近發現你,所以才把你帶到他的目的地拉赫來的……當時你很虛弱,還能活下來真是太好了!」
「看你的樣子應該也是冒險者吧……最近火山那裡的事故很多,也有很多人喪命……你能活著真是幸運呢!」

身旁的女性伸手摸摸自己的臉頰,臉頰腫脹的感覺已經消去許多,輕柔的感覺實在很舒服,自己不自覺地闔上了眼睛。

「想休息了嗎?那早點休息吧……」

扶著自己躺回床舖,後面的事情,自己已經沒有記憶了……





在像是深夜的時候醒來,透過窗簾流進房間的風很涼快,至少這次醒來的心情算好,自己緩慢地爬起身。
也許是休息過後也有補充水分的關係,自己的視線清楚許多,身上到處都有包匝跟藥膏的痕跡,伸手摸摸自己的臉,只有額頭有捆著幾圈繃帶,一側臉頰上有薄薄的藥膏。

「……」

小心地扶著床沿站起,自己所在的這房間還滿大的,四周找不到自己的外袍跟髮帶那些的,只有破碎的眼鏡放在一旁的桌面,自己默默地拾起戴上。

扶著牆壁緩緩走出房間,自己身上披著掛在床沿的一件薄披肩,紗質的披肩輕飄飄的隨著自己腳步移動擺盪。
來到了走廊,不遠處有透著光線的出口,自己小心翼翼地往那方向走了過去。走廊有從牆上圓形像窗戶的小洞透進的薄薄微光,意外地柔和,映著夜晚天空的藍色。

來到門口,看出去是一片有著草地的水池,真不可思議……在沙漠中竟有這麼大的水池,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些植物竟生長的茂盛,如果不去看四周覆蓋著黃沙的建築,實在很難想像這是在沙漠裡。

自己小心地走下草地來到了池畔,幽幽的池水被風吹起了陣陣漣漪,映照著夜晚深藍色的天空還有一輪自己從沒看過這樣透亮的明月……本以為應該都會被沙塵覆蓋的天空竟如此清澈,自己不禁想到了那位女性所說的話語。

“這裡是侍奉菲伊亞女神的地方……”

是女神的祝福讓這裡擁有這樣優異的環境嗎?自己思索著邊在池邊坐下,映著明亮的月光看了看池裡投射自己的倒影。
臉上還有些許輕微的紅腫……一段時間沒有好好整理的頭髮有點枯燥地捲不出原本漂亮的形狀,自己舉起手稍稍地梳理,卻意外發現池裡映照出了個自己不熟悉的物品。

自己的左手多了一枚沒看過的戒指,趕緊從池面拉回視線,將手舉到自己面前再細看了一次。
金色戒臺鑲著紅色透光的寶石,戒指本身有些稜角像是纏繞著的藤蔓形狀,但似乎因為使用了很久的關係已經磨到只剩大概的輪廓,卻仍不失原本華麗技藝的影子。

這枚戒指並不是自己的……但為什麼會在自己手上?其他手指上的戒指已經不知去哪了,唯獨留下這枚莫名的戒指,自己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紅色寶石反射著月光像是本身就會發亮般,溫婉的光芒讓自己移不開視線。
伸手輕輕觸摸,卻發現這枚戒指有著淺淺的溫度,像是戒指本身散發而不是傳導了自己體溫的關係,因為自己現在的手其實很冰冷啊,這異樣的溫度讓自己對這枚戒指感到有些好奇。

「……?」

想拿下來看看,卻發現怎樣都移動不了,自己疑惑地停下動作仔細看了看戒指,可以在手指上輕輕轉動,但卻沒辦法脫下來,怕是因為自己太緊張的關係才會脫不下來,自己小心地靠近了池畔將手浸入了水中,戒上的寶石在池水裡卻顯得更耀眼了,難道那微弱的光芒並不是因為反射月光的關係嗎?自己有些意外。

手浸到自己都覺得身體有點冷,舉起因為接觸冰冷池水而有些僵直的手想再挪動那枚戒指看看,卻發現還是怎樣都移動不了,索性放棄。
戒指些微的溫度好像可以讓冰冷僵硬的手慢慢恢復似地,自己輕輕地交握兩手……明天等那位女性過來的時候,再詢問他好了……


自己緩緩起身走回房間,沒想到只是走動就覺得很累了,自己的身體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虛呢……
勉強撐住快要閉起的眼睛小心地爬回床上,蓋上薄薄的被單,自己像是不受控制般地沉入了睡眠。




「嗨,起床囉,吃早餐了!」

身體被輕輕搖晃而醒來,睜開眼,清晰的視線裡看到了昨天那位女性,雖然戴著面紗但可以推測出他大概是三十歲左右的婦女,慈愛的眼神讓自己有些捨不得離開視線。

「昨晚有睡好嗎?」

女性微微笑著將一碗像是稀飯的東西端給自己,溫度並不高,濃稠的湯汁裡可以看到橘黃色的細小顆粒,自己用不算太豐富的經驗推測那應該是小米之類的穀物。
輕輕攪伴了下,自己緩慢地舉起現在還沒什麼力氣的手吃著那碗食物,身旁的女性則是拿出了杯子倒入了些像是動物乳汁的液體,應該跟在菲音斯喝過的那些差不多吧……說到菲音斯,自己那些暫時被遺忘的記憶又浮了上來。

「還合胃口嗎?」

自己點點頭,把碗裡剩下的一點吃完,接過女性遞來的杯子,果然……這大概是駱駝奶之類的吧。
女性微笑看著自己喝完把空杯子交給她,簡單地收拾一下碗盤餐具擱到了一旁,女性稍稍靠近了自己一些伸手摸摸自己的額頭。

「嗯……感覺好多囉,你可以自己走路了吧?」

自己點點頭,女性溫柔撫摸著自己的頭髮感覺好舒服,自己沒有下意識地排斥,是因為眼前的女性讓自己感覺比較像母親嗎?雖然自己從未看過自己的父母……也沒有感受過與母親生活的感覺,自己不自覺地垂下了眼。

女性看到自己陷入沉思的樣子似乎輕輕地微笑,走回一旁端起放至用完餐聚的木盤似乎準備要離開了,自己這才驚醒連忙喚住她。

「啊、請稍等一下!」

「?」

女性輕輕微笑地轉過身,又再度將木盤放在一旁的桌面,回到自己跟前半蹲下來看著自己。

「第一次聽到你說話呢。」

女性微笑著,很自然地摸摸自己的臉頰,自己也沒有奇怪或排斥的感覺。

「抱歉……我想請問妳有沒有看過這枚戒指……」

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手讓女性看看手上那到現在還是拔不下來的戒指,女性小心地捧起自己的手端詳許久,最後還是對自己搖搖頭。

「抱歉……我沒有看過呢,我照顧你的時候你就一直戴著這戒指了喔。」

「這樣啊……謝謝妳。」

有些可惜,實在不清楚這莫名的戒指從何而來,但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那個……請問要怎麼離開這裡呢?我想回菲音斯看看……」

自己再度提出的疑問讓女性有些訝異。

「你現在這個身體要回去嗎?到菲音斯至少要趕一天的路喔。」

「嗯……沒問題的……我慢慢走就可以了……」

「不要勉強自己比較好吧?我替你詢問看看其他冒險者可以嗎?也許他們可以帶你一起離開。」

聽到還有其他冒險者,自己突然有了點精神。

「可以嗎?那就拜託您了……」

對女性點點頭表示感謝,女性這才收起方才有些訝異與擔心的神情,對自己輕輕微笑後端起木盤離開了房間。


「……」

自己望著手中的戒指發呆,四周找不到自己其他的物品,不僅是外袍……八成連行李也不見了吧,讓自己感到奇怪的是,自己最後應該是在地下二層的地方昏倒了才對,為什麼最後會在火山外被發現呢?
不知道昏迷了幾天,當時的旅行商人可能早就離開了,沒機會追問……過了這麼多時間沒有回到中央,自己還真的有些不安呢……

沉思著,卻不經意地發現外面走廊傳來很急促的腳步聲,厚重的聲音不像是女性的感覺。

「……老大!」

自己還來不及判斷會是誰,有點熟悉的聲音就傳入了自己耳裡,抬起頭竟看到當時隊伍裡的神射站在房門口。

「……你怎麼會……」

自己還來不及訝異完,神射便衝到了自己跟前,也沒注意到自己身上還有傷勢伸手就緊緊抱住自己。

「我擔心死你了!那天我怎麼問團長他就是不說為什麼你突然不跟去了!……結果我們出發以後,才到地下三層就遇到瘋狂的怪物襲擊,只好馬上逃回中央!……我趕回菲音斯想看看你還在不在,沒想到你的房間已經空了……」

「我很擔心你……所以一直在那附近打聽,最後打聽到拉赫來……沒想到你在這裡!……還有這身傷……抱歉,我剛剛沒注意到……很痛嗎?對不起……」

神射邊說邊放開了手,發現自己身上纏繞的繃帶又連忙說對不起,表情生動地轉變讓自己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我還好……其他的你就不要問了。」

說出來實在太可笑了……自己實在不願意讓他知道,也怕他聽到了會覺得自責,他實在是個很認真卻又天真的人啊。

「倒是你,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啊……其實我是剛剛才知道的啦……照顧你的那位小姐到了就在外面的旅館問我們在場的冒險者有沒有人要去菲音斯的,我就近詢問她有什麼事情,她才說到你……她說的特徵,我怎麼想都是你才對,就問了她你在哪裡……」

神射邊說邊看著自己身上包紮的地方,心疼似地摸摸自己的臉頰,啊啊……為什麼這麼在意自己呢……
明明自己只是個骯髒的人而已……

「會不會很痛?……我帶你回中央繼續治療吧?」

輕輕覆上神射停在自己臉頰的手慢慢放下,自己勉強給了神射一個笑容。
自己是有些擔心中央的情況,但自己在火山發生了什麼卻更讓自己好奇……而且似乎,事故的增加就在自己那天聽到的神祕聲音之後開始……
像是無論如何都得再去一趟火山的感覺,自己有些猶豫,手邊什麼也沒有也不太方便,還是……

「嗯……也好。」

自己最後還是決定先回到中央打理,跟神射討論好流程以後,自己現在虛弱的體力實在有點不堪,神射貼心地注意到了要自己先休息,剩下的他去打理就好。

「我先聯絡好,順便跟照顧你的女士道謝!她是這裡的神職人員喔……」

自己勉強點點頭,快閉上的雙眼讓神射連忙把自己扶回床上躺好。

「你先休息吧,我安排好了再告訴你!」

想開口說謝謝,但意識消失的像是石頭沉入水中那樣地快速,自己又這樣陷入了睡眠中。







『大哥……我的頭好暈喔。』

『怎麼了?我看看。』

溫暖的大手輕輕蓋上自己的額頭,雖然身體很不舒服,但眼前這個溫暖卻讓自己感到稍稍放鬆了點。

『好像發燒了喔……要吃稀飯嗎?我去煮。』

『嗯!……』



『抱歉呢小天,我實在不太會煮飯……你將就點喔。』

『不會的!大哥願意煮給我吃就很高興了。』

『哈哈……哪天我也來跟小天學習煮飯吧?』

『不用啦大哥,我煮給你吃就好啦……』




「……」

醒來的時候臉頰有股溫熱,自己睜開眼看了看這溫熱的源頭。
神射正用他的手掌輕撫自己的臉頰,自己靠著的地方上下顛簸,才猛然回想……今天早上剛從拉赫搭乘了運輸馬車離開而已。

「還好嗎?還有哪邊不舒服媽?」

神射挨近了點關心著,自己搖搖頭,起身讓神射把自己身上的斗篷調整好位置才又靠回方才的位置。
運輸馬車裡裝了許多貨物,跟著馬車經過的路面起伏晃動著,發出了『喀咚喀咚』的聲響。
神射往馬車外看了看,四周環境似乎已經開始由黃土轉換成沙礫,最近的大城市好像要到了。

「到了艾音布羅克以後,就可以搭飛空艇回去囉,忍耐點……」

神射捎來的安慰話語,自己點點頭,往車廂裡頭又縮了一點。
身體不能算是很舒服,雖然只是點皮肉傷,但心理層面感受到的痛苦卻更為難耐。
希望自己可以笑笑卻顯得很困難,是不是自己又已經到了一個極限了呢?
如果神射沒有來到拉赫接走自己,自己會不會又傻傻地跑去火山,然後真正葬身在那裡呢?

想到火山……自己稍稍看了下還在左手指頭上那枚奇異的戒指,即使是現在,寶石仍然閃著微弱的光芒。
不自覺地雙手交握……為什麼呢,感覺這點溫暖好像可以讓自己得到救贖般,但應該只是自己想太多了。
這樣低賤醜陋的自己會有誰願意拯救呢……不是一直拼了命才爬出泥沼的嗎?

「……」

也許是看到自己緊繃的神情,神射伸手摸摸自己的臉頰。

「……我沒事啦。」

閉上眼睛,身旁這個人呢?自己渴望他的救贖嗎?
不……應該說,自己曾經真的認為有人能夠拯救自己嗎?真的會有個人能夠讓自己依靠嗎?……像這樣不堪的自己。
實在無法要求別人為了自己做些什麼,因為這……不值得啊……

縮起身子,讓自己暫時回歸到那股深沉黑暗裡。



飛空艇,雖然自己不是第一次搭乘,但大多時候自己總是站在甲板上看著天空。
一望無際,像是沒有其他人存在的空間,自己才能稍稍放鬆那點壓力。

神射跟著自己來到了甲板,也許不是熱門時段,整艘飛空艇幾乎都沒有乘客,諾大的甲板放眼望去只看的到自己跟他而已。
天氣晴朗,朵朵白雲晃過飛空艇旁,藍色的天空顯得有些亮的刺眼,自己只是看看天空沒有說話。

「我沒搭過幾次飛空艇呢!」

神射用輕鬆的語氣開了個話題,自己只是點點頭沒有回應。

「你在看什麼啊?」

神射不放棄似地走到自己身旁跟著抬起頭,理所當然的應該只有一片天空跟流逝的雲朵。
自己搖搖頭,稍稍放鬆了點倚在甲板圍欄,神射也跟著靠上來。

「還好嗎?是不是是哪裡還在不舒服?」

自己搖搖頭,確實體會到那種怎樣也笑不出來的感覺,雖然現在的自己應該很平靜,但就是連笑的力氣也沒有。
少了光彩奪目的外表,現在的自己就算走在中央大街上,大概也沒幾個認識的人會認的出來吧。

「……?」

飛空艇突然降低了速度,自己疑惑地站起身觀察四周,卻聽到背後神射傳來的一聲大喊。

「那是什麼!」

順著神射手指的方向看去,遠方的空中有幾撮小黑點,但卻彷彿很快速地逼近般,慢慢可以看到他的輪廓。

「是空中魔物,快點進來避難吧!」

船艙的方向船來了船員們的聲音,回頭一看,甲板上已經出現了很多個全副武裝,手中拿著槍型武器的船員們。

「老大,我們快走吧!」

手被神射一拉只得跟著他往船艙裡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方才一瞬間左手的那枚戒指突然變的非常炙熱。
進到船艙裡,自己下意識地轉動了下戒指想仔細看看,但指頭沒有任何被燙過的痕跡,自己也只能當作是錯覺。

「嘖!這次的魔物好多!快叫底下加派人力!」

因為還留在門口附近,所以看到許多船員們慌張的模樣。
身旁的神射似乎也很在意的樣子,連忙開口詢問船員們。

「我是神射手,需不需要幫忙!?」

「你能幫忙嗎?太好了!請一起來擊退魔物吧!」

神射很快地搭起了他隨身攜帶的短弓並打開了腰間的箭矢筒,回過頭看了看自己。

「老大,你在這裡躱好,我去去就回來!」

「……等等,我也去。」

自己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平常這樣不需要自己出手的時候,自己會這樣熱心嗎?

「老大,可是你的傷……」

神射有些猶豫,外面的船員似乎在呼喊他,他回頭應了聲,又轉回來看看自己。

「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先趕走那些魔物吧。」

自己不由神射阻止,脫下了斗篷挽起身上便衣厚重的袖子。

「老大,你要小心啊!」

神射帶著自己回到甲板上,自己只是集中精神為他與船員們施加了祝福。

「原來是神官大人,麻煩您了!」

自己只是點點頭,沒有想過穿著便服也能得到這樣的話語,雖然有股莫名的感覺,但現在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了。


「左邊來了!大家快瞄準!」

船員們非常熟練地拿著槍型武器對抗著來襲的魔物,襲擊的魔物有兩種模樣,一個是身上長滿硬刺,有著一隻大眼睛與小惡魔尾巴跟蝙蝠翅膀的生物,另一種則是有著長長脖子,全身白色長的非常奇異的生物,受到攻擊的時候牠們發出了吱吱的叫聲。

「老大!小心上面!」

神射的聲音從旁邊傳來,眼前突然掠過了一道陰影,自己下意識地舉起手想避開,卻沒發現並不只有一隻魔物打算攻擊自己。

「唔!」

好不容易避開了一隻,另一隻卻馬上往自己俯衝而來,張開嘴巴露出尖銳的牙齒。
自己腳步還沒站穩,實在很難馬上避開,情急之下只得舉起手檔在自己跟前想降低傷害。

『吱啊啊啊!!』

沒想到讓自己有些不可置信的事情發生了,自己跟前竟憑空冒出了一陣強烈的火焰,硬是擊退了俯衝而來的魔物,但火焰來的快消失的也快,自己還沒來的及看清楚究竟那火焰是從何而來,火焰早已不見蹤影。

「老大……你沒事吧!」

反應超群地擊退了另一隻魔物,神射衝過來詢問腿軟坐在地上的自己。
自己只是搖搖頭,看來剛才神射沒有看到那不可思議的一幕。

「你們還好嗎?謝謝你們的幫忙!」

自己還來不及多思考關於方才那奇異火焰的事情,船員們已經往這邊跑過來詢問情況了。
搖搖頭跟船員們報平安,神射扶起了自己。

「剛剛我真是嚇死了,還好你沒事~」

神射笑著撥撥自己的瀏海,只剩下一副鏡片碎的亂七八糟眼鏡的自己有些不安,不太想接受神射的溫柔對待而別開了臉。

「怎麼了?」

神射追了上來,甲板上的船員們都慢慢收工回到船艙裡,自己撇眼望了一下天空。
天色有些暗,要傍晚了嗎?

「老大~你有在聽嗎?」

神射的聲音這才傳進自己耳裡,方才他說什麼自己根本沒注意,等自己意識到他在說話時,已經是他輕輕拉起自己左手的時候了。

「怎樣?」

自己收起那些許不耐煩,自己回過頭看了看神射,神射只是笑笑伸手把自己的瀏海撥開。

「沒有啦,我只是問說你的眼鏡碎成這樣,回中央以後有沒有打算修~我有認識不錯的工匠……」

神射的手停在自己的臉頰,視線對著自己輕輕打轉,手指悄悄滑上自己的嘴唇。
不知道為什麼他可以把這種動作作的如此自然,眼見他越埃越近,自己索性閉上眼睛。

「唔!……」

神射一聲驚叫讓自己睜開了雙眼,只見神射不住地揮動著方才抓著自己左手的手,臉上有些難以理解的神情。

「怎麼了?」

「沒事……剛剛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燙了一下,我嚇了一跳。」

燙了一下?……自己不自覺地想到方才那逼退魔物的火焰。
但自己剛剛什麼也沒做啊……難道……

自己不自覺地看了看左手那枚戒指,會跟這戒指有關嗎……?

「應該是老天在逞罰你一直想吃人豆腐吧。」

「什麼,我沒有一直吃人豆腐啦!」

「哈哈哈……」

沒有再多想太多,自己跟他慢慢走回了船艙。
戒指仍泛著淺淺的溫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68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RING (四... 後一篇:神官米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owersdALL
喜歡奇幻或愛情小說?快來我的小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