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RING (四)

作者:此風│仙境傳說│2009-05-28 02:04:17│贊助:0│人氣:232
「…………」

自己每次從這種情況中醒來,都會有想罵髒話的衝動。
酸到受不了的腰際,自己手上跟身上各處的瘀青,抱著些許不安扭動身體爬到床邊從行李中摸出鏡子看了看自己。

自己除了臉頰以外,從脖子到鎖骨沿著肩膀到胸口,都被那渾蛋給做了“記號”……

「…………這傢伙,你給我記住……」

氣到顫抖上揚的嘴角,這混蛋是多想讓人知道自己跟他有那種關係啊,忍住想摔鏡子的衝動,自己撐著酸的要死不活的腰扶著床沿爬起。

慢慢穿上被那個沒情調的混蛋丟在地上的褲子,彎下腰撿起自己的汗衫,不經意又看到自己手上點點瘀青。

「……」

明天乾脆不小心幫怪物加速好了。




穿好了衣服走到窗邊,又是夜晚了,看著窗外的燈火還不少,現在應該還算早吧。
自己回頭穿上了神官袍,繫上紅色髮帶安上自己的眼鏡,忍著腰酸背痛的感覺在薄暮中摸索著走下樓去尋找旅館廚房的位置。

「欸,怎麼大家都在啊。」

正要經過餐廳,發現隊員們都還在飯廳聊天,自己輕輕踱步走了進去。

「啊~老大,你起床啦!有好些嗎?」

「嗯,我想我還沒死就是好些了。」

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坐在一旁剛好背對著自己的團長,此時他似乎正在連絡什麼似地,手中拿著放在餐廳的舊式話筒跟對方談著些什麼,大概沒有聽到自己說的話。

「啊,你起床了啊,這是草藥熬的湯,對中暑有幫助的喔,快喝了吧!」

剛從廚房方向走進來的女神官似乎看到了剛找了位子坐下的自己,沒有特別的語調,卻也不顯得冷漠地招呼自己。
女神官彷彿習慣打菜這些動作般地用很快的速度盛了一碗他端來的草藥湯,也同時替其他隊員盛了一些。

「謝謝。」

自己接過湯碗對女神官點點頭微笑,女神官只是給了自己個大方的微笑便回頭繼續忙她的了。
真奇妙……是因為自己現在有怨氣十足的發洩管道,還是自己其實並不那麼厭惡女神官呢,此時自己心中竟沒有不快的感受。
端起那碗草藥湯輕輕喝了幾口,有著特殊的氣味,但帶著點清涼的馨香到也沒那麼難接受,自己很快地便讓碗底空了。

「還有一些喔,多喝點吧?」

女神官發現自己喝完了率直地問著,自己下意識地點點頭,很快地又接到了一碗盛滿的湯。

也許自己並不是真的對女神官有意見的吧……


「呦!嘿,小寶貝你起床啦!」

「看到你還活著真叫人失望。」

自己毫不給面子地回應著剛講完電話熱情招呼自己的團長。
團長搔搔臉頰不好意思回應什麼,只好給了自己個賠罪的笑臉,整理了下剛剛在電話裡抄寫的事項揮揮手要隊員們注意。

「哈囉,大家聽一下。」

隊員們都不約而同停下手邊的動作面向了團長的位置,團長輕輕地皺起眉頭,深呼吸了一口又抬起頭。

「剛才我接到消息,今天另一組探險隊也前往火山,但他們遇到了未知的狀況……說穿了就是他們發生意外了,這消息是剛剛逃回中央卻被發現受了重傷的倖存隊員發出的……關於他其他隊友目前還沒有消息,可能凶多吉少。」

團長嚴肅地宣布完以後,寂靜的餐廳中聽到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真可怕……如果今天我們沒有在這裡休息的話,說不定遇難的就是我們了……」

「呸呸呸!你這烏鴉嘴!」

神射手忍不住發言,卻被神色也染上些許不安的男祭司回應,神射手只得吐吐舌頭。

「團長,那我們明早還要再去火山一趟?」

女神官鎮靜地舉手發言,團長聽了只是點點頭。

「我有跟冒險者公會提出關於這點的疑問,公會那邊的指示是……因為目前申請火山冒險的隊伍以我們情況最良好,距離也最接近,所以明天我們可能還是要去看看,但如果有任何危急的狀況就馬上撤退。」

團長說著一邊從他隨身行李中拿出了幾片異常巨大的蒼蠅翅膀。

「這是我特地準備的,明天隨時可能會用到這東西,它可以讓我們隊伍的人一起移動,只要情況危急我就會使用。」

隊友們聽了都點點頭,團長進一步詢問還有沒有人有疑問以後,就請大家各自繼續忙了。


「小寶貝,明天你可以嗎?」

餐廳又恢復了稍早的熱鬧,團長緩緩走到自己旁邊坐下,低聲詢問著。

「……勉勉強強吧。」

吁了一口氣,自己甩甩頭端起眼前那碗草藥湯一飲而盡。
自己實在沒有什麼中暑跡象,真要說當時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所以記憶有些誨暗不明……但只有那聲音雖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絕對不是自己隊友們發出的……
在那種像地獄般的地方,還會有誰呢……?

「小寶貝,還好嗎?」

自己肩膀被團長厚實的大手搭上才回過神,那沉甸甸的重量有股安心感,自己輕輕點頭。

「在想事情而已。」

「想我?」

「你在說笑嗎。」

自己懶得回應團長無聊的笑話,隻手搭在桌面撐著臉,團長則是輕輕地從其他人看不見的死角替自己按了按腰際。


「……欸。」

「怎樣?」

面對自己沉默片刻突然出聲,還用他八成也長了肌肉的手指替自己按摩酸痛的腰際的團長也馬上回應。

「火山那種地方,會有人住嗎?」

自己看看餐廳牆邊開的那扇小窗外的景色低聲說著。

「怎麼可能。」

團長伸出了另隻手也使勁地按摩著,自己已經快趴到桌面了。

「果然是幻覺嗎……」

「你說什麼?」

「不,沒事。」


伸手制止了團長的動作,自己緩緩站起身。

「我先去休息了,明早要叫我喔。」

「真早,才剛起床沒多久的說。」

「不想想是誰害的啊。」

自己低聲回應附送個白眼給團長,回頭跟其他隊員們揮揮手便回到了自己房間。


「……是太熱的關係嗎……」

怎樣也想不透那神秘的聲音從何而來,只留下汗衫跟褲子隨意躺在床上的自己望著黑漆漆的天花板喃喃自語。
當時的記憶太混亂,伴隨著劇烈頭痛讓自己只要回想起來都還覺得不舒服,但記的清楚的東西實在太少,明早再去一趟能夠有點線索嗎?自己也不知道……

或許那天自己的頭痛跟那冒險隊的遭遇有些關聯……那聲音如果不是幻覺的話,究竟是警告呢……還是嚇阻?
為什麼只有自己感受的到呢?

忘了有沒有再想下去,自己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






因為很早就寢的關係,隔天自己起了個大早。
菲音斯早晨的空氣感覺很輕,被風沙遮蓋的晨光好像也沒那麼刺眼,自己打理好儀容緩緩踱步下樓,空曠的餐廳裡只有一兩個不是隊伍裡的房客。

「老大~早啊!」

肩膀被拍了拍,還不用回過頭就知道是誰了。

「你這麼早起啊。」

隨口回應,看著神射笑嘻嘻地經過自己身旁走到跟前。

「我一向都很早起的!」

神射有些自豪的拍了拍胸口,不一會兒又揚起笑容。

「還沒吃早餐吧?快找個位子坐吧!」

話還沒說完,神射非常主動地拉起自己的手走進餐廳找了個窗邊的位子坐下。

「稍微曬曬太陽吧~看你的樣子好像沒在曬太陽啊,這樣會不健康喔!」

無奈地想回應他這關他什麼事,但現在自己心情不能說不好,看他信心滿滿地說著,自己也就放棄吐槽他的衝動。
單手撐在桌面頂著臉頰,自己稍稍往窗外看了看景色。
跟昨天看到的時候一樣是片黃土,但有些攤販已經開始在準備了,籃子裡裝著自己從未見過的蔬果還有一些奇怪的物品,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異國的氣味。

「早餐來囉!」

杯盤放到桌面的聲響讓自己回過神,神射熱心地替自己拿了早餐過來。
看起來像烤餅的麵包夾著應該是火腿的肉片跟一些根莖類蔬菜,沒有自己習慣的綠色……也是,沙漠中能夠生長的植物畢竟有限,不禁感到自己的生活其實還滿幸福的。
杯子裡裝的是酸酸甜甜的果汁,雖然也是自己沒喝過的東西,但從香氣跟味道推斷,應該是漿果之類的果實製作的吧。

「哈哈,你的嘴巴沾到果汁變的好紅喔!」

坐在左側的神射突然笑著說出這句話,自己拿出了隨身鏡子看了一下,沒想到深色的杯子裡裝的果汁顏色竟然這麼紅,自己沒有裝扮的嘴唇像塗了口紅一樣。

「那個果汁好喝嗎?」

自己正要拿出手帕擦去嘴唇上沾染的果汁,下巴卻輕輕被抬起,還來不及反應,只看到神射的臉湊了上來。

「……!」

自己下意識地閉起眼睛,雖然只是嘴唇被輕輕地碰觸,但實在太突然了,自己著實嚇了一跳。
下巴的拘束被放開以後,自己還停留在有些訝異的神情裡,沒有馬上開口。

「啊!……對不起,實在是太美了,情不自禁就……」

神射低下頭很不好意思地說著,不時抬起頭看看自己的反應。
自己瞇起眼睛,看到他這個樣子還好意思斥責他嗎,可是他剛剛的確……搞什麼啦……

「……算了。」

自己低下頭繼續吃著早餐,旁邊的神射沉默了一會,突然又抓起自己閒著的那隻手緊緊握住。

「呃!……對不起啦!你在生氣嗎?真的很抱歉!」

本來已經打算不在意了,神射卻又像是慢半拍地慌張道歉,自己皺皺眉頭。

「我都說算了啊。」

把嘴裡咀嚼的食物吞下肚,自己用空著的手拿起了剩下的果汁喝完。

「呃……真的嗎……」

神射緩緩放開自己的手,沒有閒情逸致塗上指甲油的手今天顯得很樸素,只有幾枚戒指點綴。
自己收回了手輕輕把被神射弄歪的戒指轉回正面,神射看著自己這個動作,緩緩地低聲開口。

「你沒有討厭我真是太好了……」

自己挑了挑眉,這有什麼關係嗎?
雖然他好像總是少根筋,可是沒有到自己非常討厭的程度,既然如此幹麻浪費力氣討厭他呢。

「那……那……」

「?」

看看旁邊的神射,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把椅子挪到自己旁邊來了,神射臉上有著猶豫不決的神情不知道在想什麼,自己還真的很難推測他無厘頭的想法呢……

「我可以……再親你一次嗎?」

「什麼?」

神射衝擊性的發言讓自己傻了一下,他剛剛到底在考慮什麼啊?
自己實在沒有想過這方面的問題,不禁皺起了眉頭。

「不……不可以嗎?……」

看到自己皺起眉頭,神射的表情好像有點受傷,怎麼會變成自己在欺負他啦!

「是沒說不可以……可是你……你為什麼……」

自己還沒從錯愕裡回神,眼前的神射卻又突然抓起自己的手緊緊握住,明亮的雙眼直視著自己。

「我喜歡你!我是認真的!」

「……一大早不要開玩笑比較好吧!」

神射用大到整個餐廳的人都聽的見的音量對自己表達他的誠懇,自己有點慌張,下意識地吐槽了他。

「我是認真的啦!……嗚哇哇哇……」

「喂!你不要哭啊!你不是大人嗎!」

自己直接無視旁邊起了騷動的其他房客,趨前扶起神射縮起的身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自己怎麼一直在當壞人啦!

「那……那……你不會討厭我嗎……我真的很喜歡你……可是我我我……」

神射說到一半又開始啜泣,實在蠢斃了,堂堂一個男人竟然這麼輕易就哭了,吸著鼻涕像個小朋友一樣。
自己最討厭小孩子了……忍不住伸手揉揉自己皺到快造山的眉頭。

「好啦,我知道了啦……你想幹麻就幹麻吧……」

自己攤手,眼前的神射這才破涕為笑,渾蛋……他真的是個小孩……

好不容易化解了眼前的尷尬場面,太陽已經出來了,照亮了外面的天空。
怕等會其他隊員也來到餐廳會很尷尬,自己請神射一起回到房間去。

團長好像是打算下午才出發的樣子……唉……自己為甚麼這麼苦命啊……


跟著神射到他也位在二樓的房間,因為是背著陽光的陰涼處顯得有點誨暗,好像會讓人對時間產生錯覺似地。
自己隨意在床邊坐下,神射有些猶豫不安地在自己眼前來回踱步。

「放輕鬆點啦!」

自己終於看不下去出口制止他這種莫名的焦慮行為,神射才停下他的動作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我可以做什麼?」

「隨你啊,不然我要睡著了。」

自己不住地打了個呵欠,神射緊張地顫了下。

「真的什麼都可以嗎……?」

自己無奈地點點頭。

「那……」

神射緩緩地走到自己跟前半跪,小心地卸下了自己的眼鏡,用他溫熱的手輕輕撫摸自己的臉頰。
清澈的眼神化作炙熱的視線在自己身上緩緩游移,手指輕輕地觸碰自己的睫毛,然後輕輕在自己嘴唇滑動,雖然他看起來還算年輕,但手指還是有男性該有的粗燥感,輕輕摩擦著自己較為細緻的嘴唇。

「可以親你嗎?」

自己不想開口回應他,只是輕輕閉上眼睛默許。
他小心翼翼地捧起自己臉頰,感覺的到他透著溫熱的氣息隨著嘴唇輕輕貼上自己,緩緩地移動著。自己下意識地放鬆,卻被他移到後腦杓的手接住,自己索性也放鬆了上半身,讓他另隻停留在背後的手摟住。
他試探性地輕觸自己雙唇合起的交界,自己也不做考慮便讓他探入,他有點貪心地翻弄自己的舌頭,到自己實在沒辦法專心呼吸對他抗議才肯鬆口,說真的……自己對於接吻這種事情,其實經驗不多啊。

「抱歉……」

看到自己輕輕喘氣,還抱著自己身子的他臉上有些歉意,他想改變抱著自己的姿勢時不小心碰到自己有些敏感的胸口,自己不由得低下頭縮起身子。

「怎麼了嗎?」

扶起自己,方才被他弄得有些亂的衣服被解開了,自己胸前的肌膚被他一覽無遺,自己感覺到他扶著自己的手輕輕地震了下,但像是克制自己莫名衝動似地,他稍稍別開頭。

「……」

一滴汗水從他下巴滑落,雖然側著臉卻可以看到他臉其實有點紅,根據實在不值得自豪的經驗判斷,自己知道他想做什麼。
撇眼看看窗外,天色還明亮無比,甚至比剛才更為明亮……算了吧,勉強忍耐很不舒服,抱著下午出發可能會變軟腳蝦的準備,自己伸手脫下了有點皺了的外袍。

「沒關係的,不要忍耐。」

聽到自己出聲他著實地頓了一下,抱著些許不可思議的神情回過頭看了看自己,但卻彷彿還想克制般地把視線從自己身上移開。

「……」

到底該說他害羞還是不乾脆呢……自己伸手拆下早就被弄亂的髮帶,連同外袍一起放到了旁邊的櫃上。
如果他再繼續猶豫的話,自己乾脆在這裡睡個覺好了……因為怕熱所以沒有另外搭了汗衫的自己就這樣空著上半身躺回他的床鋪,慢慢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

「你如果不想做的話,我就要睡覺囉。」

真糟糕……聽起來,自己還真是個隨便的傢伙呢……
自己認識的男性朋友眾多,早就不乏為了自己身體前來的人……而自己竟也就這樣慢慢習慣了這樣的模式。
所以真正的愛呢……
自己實在不太清楚那應該是什麼模樣。

如果自己真的曾經擁有被人愛過的感覺,那真的已經是好久以前了……


「……我……」

忍了很久他才終於出聲,緩緩挪動著他的位子到自己身旁。
自己只是輕閉著眼睛沒有主動做些什麼,身旁的他原本顯得紊亂的氣息這才慢慢和緩。

「對不起……這實在超出我的預期……我真的可以這樣做嗎……?」

他緩緩爬上床舖,雙手撐在自己兩側細聲說著,猶豫卻顯得有些青澀的神情,在這個總是在熟悉的人群中打轉,明明知道今晚床邊的那個人不僅是只會擁抱自己卻選擇遺忘,享受短暫卻又虛幻的幸福,聽著些許像是海中泡沫的承諾的自己眼裡卻顯得好真實。

哪怕只是他一時衝動,現在的他不是真心真意嗎?
暫時把往後也許不堪的結果拋在腦後,自己看看他,伸出手輕輕碰觸他的臉龐。

「你如果不嫌我髒的話……」

輕輕吁了一口氣,實在不應該戳破他的想像,也許他真的以為自己是個高尚的人,所以才會喜歡這樣的自己。
想到這裡不禁有點悲哀,但自己確實就是這副模樣不是嗎……

「我才不會……我都知道的……」

他握住自己停在他臉頰的手,皺著眉頭的神情看在自己眼裡有點不捨。

「我知道你跟團長……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你。」

可惡……就算這只是甜言蜜語,自己還是被打動了,為什麼呢……
自己只有多少能耐是很明白的啊,為什麼還有人會想喜歡自己,知道了自己原來不是像外表那樣優雅美麗……

「你真笨……」

雖然這樣說著,自己卻不由得笑了,沒有負擔地笑原來可以這麼輕鬆,自己到底多久沒有這麼開心了呢。

「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喔……」

閉上雙眼,他方才青澀的模樣消失在他低沉的聲音裡,溫柔的碰觸與擁抱讓自己不經意地就放鬆了。
啊啊……被這樣溫柔對待真的可以嗎?自己雖然這樣懷疑著,卻還是迎著他投入了自己。



---




「起床囉……」

好像睡了很久,睜開眼卻看到還是閃耀的陽光。
看到床邊的他已經穿好了衣服正在打理裝備,自己眨了眨眼。

「要出發了嗎?」

「嗯~再過一會吧,還可以嗎?」

他走回床邊扶起自己,腰際有點酸痛,但勉強可以自由行動。
他的動作很溫柔,自己不經意地就放鬆了,身上沒有掙扎的痕跡。

他扶著自己走下床,把他不知道趁什麼時候幫自己燙過的外袍拿來替自己穿上,在自己拾起眼鏡戴上的時候細心地梳起自己頭髮綁好,意外流暢的動作讓自己不禁提出了疑問。

「你滿會綁頭髮的嘛。」

「是呀,我在家裡都幫妹妹綁頭髮喔。」

「你有妹妹啊……」

「對呀,不過她還很小~我應該大她快十歲了吧!」

「……」

「怎麼了嗎?」

「沒事,我想你應該是個好哥哥吧。」

「哈哈……還好啦……」

自己的心頭不自覺地沉了下來,哥哥對待妹妹溫柔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男孩子呢?弟弟彷彿是不被允許一直接受著溫柔而必須努力長大般,站不穩跌倒總是很痛的,卻沒有辦法理所當然地得到哥哥的疼惜啊……
也罷……自己這樣的弟弟,果然還是只會拖累哥哥而已對吧。

「你還好嗎?臉色不太好耶。」

自己不經意陷入的沉思讓他有些擔心地看看自己,皺皺眉頭,自己努力打起精神。

「沒事……我先回房間準備東西喔~」

恢復了平時的語調,自己揮揮手準備離開他的房間,卻被他輕輕環住腰際。

「呃……那個……」

「?」

「抱歉讓你這麼辛苦……很不好意思。」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

自己對他笑笑,一如往常的笑容,也許真有一點點開心的成分吧。
輕輕推開他的手離開房間,幽暗的走廊卻讓自己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外表光采耀眼的自己,其實比較適合這樣深沉的色彩對吧……
黑暗中自己總是無法開懷地笑,發自內心感到快樂,是因為自己早已混濁不堪嗎?
即使必須披上這樣與自己不相襯的外殼,也必須繼續走下去。

只是必須走到什麼時候才能到達終點,自己也不知道……




回到房間,窗外可以明顯看到天色的改變,陽光很亮眼,街上沒什麼行人……是正午時分嗎?
時間過的真的好慢……是自己的錯覺,還是因為疲累需要休息的時間變短了,跟自己預估的有些出入。

「?」

關上的房門被敲了敲,自己沒有想太多便打開了門。

「……團長?」

意外地竟是今天都還沒見到面的團長,但平時神情總是很輕鬆的團長現在表情卻很僵硬,自己下意識地覺得有些奇怪。

「……」

團長走進自己的房間帶上了門,伸手壓住自己的肩膀硬是把自己推到了牆邊。

「怎麼了?」

自己覺得有些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團長的視線像是灼燒般地讓人感覺不舒服,緊緊壓著自己肩膀的力道也跟平時不一樣,甚至會讓自己覺得有些疼痛。

「怎麼了?應該是我問你吧,你剛剛不在房間去了哪裡?」

「……」

沒想到團長竟然這麼早起,如果團長來訪的時間是稍早的話……

「你這個下賤的人!」

團長不等自己回答,抓著自己肩膀的手用力地搖晃,讓自己來不及反應地撞到了身後的牆面。
團長的反應已經讓自己確認他知道了早上的事情,自己無力否認,想反駁,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沒想到原來你是誰都可以!哼……充其量你也是條母狗而已嘛!我幹麻這麼珍惜你?」
「背著我偷男人?以為我不知道嗎?你以為你是誰啊!」

團長使勁地抓起自己的衣領猛地搖晃,自己即使穿著鞋子也幾乎要被他拖離地面。

「你這賤人!」

團長使勁把自己甩到了牆壁,回頭又甩了自己一掌耳光。
自己知道說什麼都沒有意義……自己也確實就像他說的那樣,這種事情……這種事情,早就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除了默默接受以外,自己也知道做什麼都沒有用。

「……」

團長發狂似地對自己拳打腳踢,自己的眼鏡在粗暴的動作裡摔落地面,身體受到攻擊的時候確實很痛,但自己卻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不管周旋在什麼人之間,自己從不給予任何承諾……也不敢主動要求些什麼,許多的人與事早已像鏈條一樣緊緊捆住自己了,斷裂的時候往往是最痛苦的,但自己既沒有能力,也沒有那種勇氣去做些什麼,自己一直都是……在黑暗中茍且偷生,踩在危險的鋼索上賭命前進啊……

自己被用力抓住頭髮提起,受創而模糊的視線裡勉強看到的仍是團長憤怒的神情。

啊啊……真的很抱歉,如果能夠早點告訴你自己就是這麼汙濁的話,你會因此比較不會傷心嗎?……
身體又被用力地甩到床上,肌膚接觸到床舖的質感讓自己發現衣服已經被弄得凌亂,身體到處都好痛啊……還要做什麼的話,大不了就是這樣痛下去而已吧……
頭被用力壓進了棉被裡,自己被強硬地施壓的身體絲毫不掙扎,任憑他粗暴地對待。
自己真的沒有什麼能夠補償對方的事情,也沒有能耐承諾給予永遠與不變,所以承受這樣的痛苦也是必然的吧。

黑暗中自己也許真的有嘶聲叫吼著,但意識還是模糊不清,究竟只是自己內心的呼喊,還是真正因為痛苦而呼出的聲音,說真的根本不重要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48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RING (三... 後一篇:RO小說:RING (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ummer244各位~
小屋新畫更新囉~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