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RING (三)

作者:此風│仙境傳說│2009-05-28 02:02:48│贊助:0│人氣:190
休息完畢,隊員們小心地往下一層前進。
較為涼爽的風從底下透了上來,真不可思議……是因為地形的關係還是這不知從哪來的風吹拂的關係嗎。
第二層的空氣涼爽了許多,雖然仍是較為高溫的環境,但比起上一層來說實在舒服許多。

「這裏好像沒有剛剛那種很難纏的鳥了喔。」

神射邊走邊觀察著,沿路幾乎沒有什麼魔物出現,只有偶爾在暗處看到奇怪的生物,有點像是礦坑裡會看到的……叫做基爾瑟的生物,長著兩撇鬍子,手中拿著十字鎬,只是默默地看著我們經過。

順利地來到了往下延伸的入口前,只有路上出現一兩隻在上一層看過的小妖精,被魔導輕易地擊退。

往下一層就是三樓了……洞口隱約傳來了灼熱的氣息,不知為何讓人感到有種壓力。
方才一路上隱約可以看到些許像是人工建築物的東西……這看起來好像廢棄了的某種研究設施的洞穴,到底是不是天然形成的呢……

不由得自己多觀察,團長跟其他隊員們似乎已經準備好要往下一層前進了。
自己跟其他聖職人員一起位隊友施加祝福,在團長的帶領下緩緩往下一樓前進。



四周的空氣顯得越來越熱,團長一邊提醒隊員們要記得補充水分免得被榨乾了,一邊小心地觀察著前方動靜。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炎熱的關係,自己不時地出現著耳鳴的現象,有時甚至嚴重到讓自己停下腳步。

「老大,還好嗎?」

在自己附近的神射走近詢問著,這舉動讓團長也回頭停了下來。

「要休息一下嗎?」

自己搖搖頭,扶著一側的山壁起身。
耳鳴的情況好像深呼吸就會好些的樣子,自己稍微補充了點水份。

地下三樓的景象遠比一樓要來的嚴酷許多,四周有流動著的岩漿,連空氣都要沸騰似地。
隊上的女性們走的很慢,這高溫對她們來說實在很煎熬。
團長一邊注意著隊友的情況,搖搖頭從行李中拿出了幾瓶藥水。

「這是抵抗火屬性的藥水,你們覺得不舒服的喝下去看看,也許有幫助。」

女神官從後面緩緩走了過來接下藥水,經過自己身旁的時候看了看自己。

「需要嗎?剛剛看到你有點不舒服的樣子。」

自己下意識地搖搖頭,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對女神官的抗拒竟然在這時候變的如此嚴重,自己只能勉強擠出點微笑給對方。

女神官挑挑眉,露出些許不解的神情回到後方去了。

自己甩甩頭,在其他隊友取用藥水的時候觀察一下四周。

隊伍才在入口附近而已,遠方朦朧的景色裡有著些許騷動。
有些不安的黑影在灼熱的空氣裡晃動著,像是慢慢在接近的樣子。

「那是什麼……」

自己開口說著,遠方的黑影平緩地上下起伏著,卻越來越靠近。
勉強看到黑影停了下來,卻好像在做什麼動作,還來不及思考,一道劃破空氣的聲響直擊了自己左側的山壁。

「這是……!」

一支巨大箭矢深深地嵌入了自己左側的山壁,如果這根箭矢再偏過來點,自己就算不死也剩半條命了。

隊友們看到這情景似乎都驚訝不已,女神官卻以極快的速度在自己跟團長身上施放了光之障璧。
淡綠色的光芒壟罩下來,自己也才稍稍從驚嚇中回過神。
遠處的黑影又再度改變了動作,自己不敢隨意離開這目前安全的範圍,只得對遠處的團長解釋情況。

「那是弓箭手!他現在目標是我。」

自己話才剛說完,又一道銳利的箭矢往自己飛來,好在有光璧的阻擋,箭矢被擊落在地上。

「魔導跟神射過來我這,快點攻擊它!」

團長緊張地喊著,神射抽出了箭矢往黑影攻擊,只聽到極小的鏗鏘聲,像是碰撞到了金屬製品,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暴風雪!」

魔導詠唱了暴風雪,稍稍掃去了炙熱的空氣,也才得以見到那黑影的全貌。

彷彿穿了盔甲的騎士,但卻顯得非常的高,甚至有兩、三個人那樣高……手中的巨大弓箭是人類根本不可能拉的動的,也就是說……這穿著盔甲的弓箭手,既不是人類,也不可能是魔物了。

「這是……!報告裡有提到巨大的機器弓兵,看來就是它了!」

魔導不愧是研究過所有火山的探險報告,但其他的冒險者僅能留下這些資料就逃回城裡,所有資料也只顯示到三樓一開始而已……對這險惡的地區現在還沒有人能夠完全地探索呢。

「不知道它是用什麼驅動的……總之先牽制它吧!」

魔導跟巫師不斷地放著暴風雪與雷鳴術,耀眼的雷光夾雜在飛舞的雪花裡幾乎要遮蓋了那機械弓兵的影子。
在自己身旁的女神官也不敢怠慢,自己身上的光璧幾乎沒有消失過,隨著光璧而被擊落的箭矢也四散在自己周圍。

「……!」

偏偏在這種時候……

自己不知為何又開始耳鳴了,這次比剛才還要嚴重,讓自己站不住腳往地上倒去。
女神官見狀趕緊跑了過來,先在自己身上補了個光璧,接著回頭對團長大喊。

「小心!它可能會改變目標!」

團長在遠方回應了聲,自己卻怎樣也沒辦法克制耳鳴的情況。

「你還好嗎?聽得到我說話嗎?」

眼前的女神官輕輕搖晃著自己的肩膀,但自己只覺得頭很痛,什麼也無法集中。
好像聽到空氣中有颼颼的聲響,可是眼睛卻張不開。
好奇怪……為什麼會這樣?自己剛剛都還好好的啊……

「團長!這樣不行,先撤退吧!」

啊啊……
只能聽到女神官喊著,怎麼會這樣呢……
四周的聲音模糊在了一起,自己的意識也漸漸地變的朦朧。


意識消失前,好像有個陌生的聲音對自己說了些什麼,可是根本沒辦法記憶……





再度醒來,好像已經過了很久。

四周的空氣變的涼爽許多,頭也不痛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身上被汗水浸濕的衣服。
摸索著爬起身,睜開眼睛環顧四週,是個房間……感覺是某個旅館……

啊……是嗎,他們有順利從火山離開了啊……
四周顯得有些陰暗,找到了透著些許微光的窗戶推開,窗外滿天星斗,原來已經是晚上了。

外面的景色有點陌生,在黑夜裡看不到高聳的建築物,只有勉強看到一些燈火搖曳著。


「你醒啦,我好擔心呢!」

背後的門被打開,是團長的聲音。

自己回過頭看看手中拿著提燈的團長,團長走到床頭把提燈放在了矮桌上,房間因此光亮了不少。
團長看看自己,自己眼鏡跟髮飾都已經被卸下了,放置在矮桌旁,旁邊的椅背上掛著自己的外套。
自己身上只穿著簡單的汗衫跟褲子,大概是怕自己中暑了,所以幫自己脫下散熱吧。

「還會不舒服嗎?」

團長摸摸自己的臉頰問著,眼神帶著點溫柔,團長的掌心在夜晚卻顯得很溫暖。

「嗯……不會了,抱歉,拖累你……」

「這是什麼話~你真的發燒啦?」

聽到自己歉意的話語,團長笑著搓亂了自己的頭髮。

「第一次去總是比較緊張的嘛,我聽到你昏倒了的時候嚇的快失禁了呢!」

團長笑著安慰自己,又幫自己把頭髮順整齊。
實在不是什麼客套話……從以前出團到現在,這是第一次因為自己的關係提早收團的。
所以團長會覺得驚訝也是無可厚非……

看著自己低頭不語,團長輕拍自己肩膀站起,沒有了自己喜愛的高跟鞋加持,自己在本就人高馬大的團長前變的好渺小。

「要再休息一下嗎?看你好像很累。」

「嗯……」

「這裡是菲音斯,在火山附近的小鎮……我們應該會在這裡逗留一天打聽情報跟補給,你就好好休息吧。」

團長跟自己說明,自己只是點點頭,在團長的催促下回到床上躺好。

「別忘了你還欠我一次喔,等你好多了,我可是會馬上跟你要回來喔!」

團長笑著幫自己蓋上被子,叮嚀著自己好好放鬆休息以後,帶著提燈離開了。

自己這才稍稍地回憶起最後在火山聽到的那陌生話語……


“我對你……”


然後呢?到底是說些什麼,自己真的怎樣也回想不起來。
但可以確認的是,那真的不是隊員們說的話語……
直直地回盪在自己腦海中,一種深沉卻又清晰的聲音……

到底是……

自己還來不及理出個頭緒,卻就這樣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隔天早晨的陽光很刺眼,終於有好好休息一晚,陽光的殺傷力也比較沒這麼大了。
自己緩緩從床上起身走到窗戶前看看外面的景致,真的……從沒來過的地方,房屋絕大多數都是在沙岩間挖洞加上石材建造的,搭著棚子的攤販,街上包裹著布巾抵擋強烈陽光的行人包幾乎看不到面孔。

一眼望去就是一片的黃沙,沒有什麼植物存在,更別說是能夠映著藍天的水源了。

房門被敲了敲,自己才剛轉過身,門就被打開了,走進來的是拿著一些食物的團長。

「啊……你醒啦,早啊,先吃點東西吧。」

看到自己已經起床了似乎有些意外,團長頓了下將手中裝成一盤的食物放到了床邊的矮櫃上。
自己走回床邊坐下,隨手拈起了片塗了抹醬的麵包吃起來,團長則是反方向在椅子上坐下,下巴靠上椅背。

「慢慢吃,今天還沒有要出發的~女孩們累壞了呢。」

「……」

自己啃完一片麵包,拿起杯子喝著裡面裝的不知道是哪種動物的乳汁,有股奇異的騷味,但還可以接受。

「睡過有好些了嗎?」

自己點點頭。

「哈哈……看你急的……慢慢吃啦。」

團長笑著伸手拈去自己嘴角沾到的麵包抹醬,這樣的動作,自己有些懷念,卻也有些不願回想。
一大早就低潮實在不是什麼好提議,自己甩甩頭,想稍微拋開方才心頭湧上的那股不快的回憶。

「昨天神官美女說你好像頭痛,不知道是不是中暑了~怕你曬到太陽又復發,她特地去這邊市場幫你買了草藥喔!」
「現在好像在旅館廚房煎煮的樣子,晚點你就可以喝了~」

面對團長的話語自己根本沒打算仔細聽,迅速地吃完了食物,輕輕拍掉手中的麵包屑,倒頭滾回床上。

「吃完東西怎麼馬上睡覺呀!會消化不良啦!」

團長從椅子上起身走到床邊伸手想把自己拉起身,心頭不知為何又開始感到煩躁。

「我沒有中暑啦~」

「就算中暑也不可以吃完東西馬上躺平啦!」

團長施了點力氣,自己還是被他從床上拉起,早已放鬆的身子讓自己懶懶地貼回了床舖靠著的牆邊。

「我看你根本就還沒好吧……」

團長有些無奈地說著,稍稍爬上床舖,伸手貼上自己的額頭,又回頭摸摸他自己的額頭。

「好像沒有發燒啊~你會不會覺得頭暈想吐?」

「我看到你就頭暈想吐啦……」

忍不住對身旁這阻止自己睡回籠覺的傢伙發牢騷,沒想到這天兵竟突然握住自己的手湊了上來。

「弁天!……我……沒想到你……」


「……?」

自己皺皺眉頭看著眼前突然變的欣喜異常的傢伙。

「沒想到你真的懷了我們的小……」

「你做白日夢吧!」

「呃啊!!」

『碰咚!』

自己的大氣還沒喘完,被自己怒氣一擊滾到床底下的團長就已經掩著被自己痛毆一拳的鼻子爬起來了,真可惡……這就是自己跟滿身肌肉的變態之間的差距嗎……剛剛即使很生氣但一拳出去痛的卻是自己,現在想想真的有夠不划算的。

「你竟然這樣對待孩子的爸~!」

「你有完沒完啊!」

沒想到這變態還想繼續演這齣戲,自己忍不住對他跳腳,作勢又要毆打他的手在半空中被攔截,巨大的力氣讓自己無從招架。

「你看起來精神很好嘛,欠我的可以順便環嗎?」

「唔……你……」

團長只出一掌輕易地就箝制住自己掙扎的雙手,每次只要這樣就會後悔自己怎麼會為了外表不去鍛鍊自己力氣呢……
自己因為拼命掙扎而喘個不停,眼前的團長卻使壞地堵住了自己的雙唇,呼吸突然變的困難讓自己一下子失去了掙扎的力氣,團長輕易地把自己壓回了床上。

「哈啊……現在是白天……你竟然有這種興致……」

「如果是你的話,就算是中午也沒有問題啦。」

好不容易被解放的雙唇努力調整著紊亂的呼吸,自己不住抱怨眼前這沒有情調的傢伙。
團長只是遵照他一貫的霸道口頭上應付下自己,不聽話的雙手輕易地解開了自己的褲頭,不讓自己掙扎地躬身壓制住自己,平時粗曠此時卻靈巧無比的手指輕輕在自己身上細細撫弄。

「不要現在……呃嗯……很丟臉耶!……唔……」

似乎嫌自己太囉唆,團長索性趨向前堵住自己的嘴,實在很不想大白天就做這種事情,但團長早已熟悉自己敏感的地方,不斷逼著自己的身體遵照他的意思,即使覺得很丟臉,但無法順利呼吸的自己慢慢地失去了掙扎的力氣,自己終究還是屈服在團長的霸道之下。

「你這渾蛋……」

團長的手指放縱地在自己癱軟的身子四處游移,自己僅能邊喘邊做出口頭上的小小反抗,誰叫他每次都這麼霸道呢……自己卻也就這樣縱容他每次霸道的侵略……
其實自己也抓不住些什麼對吧……明明總是想要反駁,卻明白自己內心深處所期望的某件事情。
有人會需要自己嗎……哪怕是什麼原因也好,自己仍然是被需要的就夠了……

團長熟練地刺激自己最敏感的地方,自己也毫不忌諱地迎合著他……都到這種地步了,認清現實吧,自己不就是只能在這種時候被需要著嗎?哪怕是這樣無法啟齒的時候……可以被允許地哭或笑甚至大喊,有個人會緊緊擁住自己,可以稍稍忘卻在深夜獨自清醒的寂寞感,暫時拋開總是佔滿心頭的愧疚……與無力感……



團長輕輕地放下自己失力的身軀,溫柔地拭去自己不爭氣的淚水。
發熱的身體被輕輕撫摸著,像微風般溫柔。

那些什麼的可以暫時不去想他了嗎……
此刻的自己,可以暫時安穩地入睡嗎……

額頭被溫柔地雙唇觸碰,像是允許自己安逸入睡的信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48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RING (二... 後一篇:RO小說:RING (四...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EIayanami00小莫
所以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我的東西還是我的東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