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金色道路(四)

作者:此風│2008-09-13 03:06:10│贊助:0│人氣:179
今天一早又在旅館門口收到了落寄來的信。


「又有什麼事情了啊?」

一邊唸著一邊把信拆開,看到上面有幾行簡單的句子。
說著這幾天他都不會出來了,王宮裡有很多宴會上的事情需要他幫忙,所以寫了封信告訴自己。

「這種事情,講一下就好了啊……」

竟然還託人送信來,但雖然在心裡嘀咕著,臉上卻是滿溢的笑容。
著實地感受到落很在乎自己這件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很開心。



「貝貝!早啊!」

來到了交易所,天氣晴朗讓人心情很好,看起來也才剛到不久的女商人笑著跟獵人打著招呼。

「早啊~」

笑著回應,看到女商人正在收拾著一些物品到包包裡,獵人好奇地詢問。

「今天也要送貨嗎?」

「啊?嗯!是啊!今天也是送到伊斯魯得島。」
「貝貝還要再護送我一次嗎?」

女商人笑著詢問,大方地說著一點也不尷尬似地。
聽到女商人的話語獵人思考了下,想想今天也沒事情,於是點點頭。

「好啊!」

笑著替女商人背起了些物品,獵人跟女商人一起走出了交易所。



「上次我父親問說怎麼那麼晚回來他會擔心,聽到我說有你陪著我去,他很放心呢!」
「斐陽來的人都給父親很不錯的印象,所以今天早上他還在提說要不要再請貝貝陪我去哦……」

一路往南門走,女商人一邊笑著說。
獵人聽了有些不好意思,明明只是擔心女商人自己一個人會有危險才陪去的,卻似乎被他父親當作是護花使者了。

「貝貝!貝貝呀!」

「嗯?」

來到了南門正準備到卡普拉服務處提一些物品出來時,獵人被幾個成熟的女聲叫了住


幾個穿著華貴衣袍的婦人們有些緊張地走近了獵人,突然看到一堆貴婦,女商人有些意外,但看看獵人一點也不感到奇怪的神情,女商人好奇地推推獵人。

「貝貝,你認識她們嗎?」

「嗯?算認識吧……她們都是落的樂迷。」

「那個詩人的?」

「是啊。」

「……這樣啊。」

聽到是詩人的事情,女商人有些不以為然。
閉起嘴巴看著獵人跟那群貴婦說話。


「貝貝!這幾天都沒看到落耶,你一定知道他跑哪去了吧?」

「嗯?……啊、他沒有告訴你們嗎?」

「落平常可是都不說話的吶!因為是貝貝他才會告訴你的~他一定有告訴貝貝的吧?告訴我們吧!」

「哈哈……是這樣的啊……」

被貴婦們問著獵人有些尷尬,但也知道了自己似乎在詩人心中……有那麼一些的重要性,不知為何獵人還滿開心的。

「他說他要進城幾天,所以都不會出來,這幾天可能不好意思呢。」

不知道是自己下意識還是隱藏著某些私心,獵人沒有把城裡宴會的事情告訴貴婦們。
聽到是這樣的原因,貴婦們才點點頭。

「又要去城裡忙啦?……落還真的很受歡迎呢。」
「這幾天得找別的事情消磨時間了呢……」
「還是謝謝你呀貝貝!」

貴婦們一邊說著一邊離去,留下獵人跟站在一旁的女商人。

「真不懂那些貴婦們的想法。」

女商人雙手抱胸,歪著頭說著。
獵人只是笑笑。

「我想她們也不懂小羅的看法吧。」

「什---麼?貝貝你是在說我奇怪嗎?」

「沒有啦!……唉!別捏我耳朵!我說錯話了行吧?」

女商人氣鼓鼓地拉起獵人的耳朵教訓著,雖然不清楚女商人反應怎麼這麼大,但獵人還是哀嚎著求饒。

「算啦!……時間不早了,快點出發吧!」

饒過了獵人,女商人重新背起裝著貨品的包包往前走去。
一邊跟上女商人的腳步,獵人也稍稍地回想著方才貴婦們所說的話語。

……對落來說,我是特別的……是嗎?






「報告國王陛下,這是燈塔島來的信。」

「……好的。」

從書房的工作中起身,國王接過了使者傳來的信。
請一旁的人退下之後才小心地打開了信件。

「這是給妮的吧……」

國王邊看著信邊說著,信件中寫的全是被拆解的文字與密碼,能夠這樣子走正常管道送到王宮來不怕被攔截,也難怪……
國王小心地收起信函,燈塔島的密碼文字,也只有同樣是燈塔島出身的皇后才能夠閱讀吧?

「我回寢室一下,有什麼事情請轉告給大臣。」

「好的!國王陛下請慢走。」

跟守衛交代了下,國王便緩緩往寢室的方向走去。


寢室前長長的走廊邊有個身影對自己彎下腰行禮,看到眼前的人,國王的嘴角淺淺地勾起一抹微笑。

「……老莫,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沒問題,國王陛下請盡量說。」

「你看的懂燈塔島的文字吧?」

「是的。」

「那麼請你幫我看看這封信。」

國王抽出了懷中的信函交給了老小丑,接過了信件仔細地看著,好一會兒老小丑才將信件交還給國王。

「說些什麼?」

「首領似乎過濾到刺客工會的消息,說刺客工會可能會派人混進本週末的宴會裡,要擄走皇后。」

「……!」

聽到意外的消息,國王臉色改變了下。
燈塔島出身的皇后象徵著燈塔島與普隆德拉的友好關係,而處在兩者之間的刺客工會則是想盡辦法破壞這種關係,以進一步地抓住普隆德拉的把柄去操控政局。
但因為國王擬下的許多措施防範,所以到目前為止,蠢動的刺客工會都還沒得逞。

週末的宴會是宴請各方面的權勢者,富商地主、知名學者,研究家等等一同聚會商討的活動,如果刺客工會在這個宴會中下手得逞,就有可能讓這些人們對普隆德拉的信心下降,進而影響整個局勢。

「會挑這種宴會下手,果然是他們的作風……」

皺著眉,國王思考著該如何安排以免這場事情發生。
從以前的某次事件後身體就不好的皇后也絕對不能被擄走,國王不敢想像刺客工會會如何對待皇后?
但如果刺客工會來真的,只要十幾個頂尖的十字刺客就足以控制全場,而刺客們也有許多是偽裝高手……真的要混進會場是一定做得到的。

「你覺得該怎麼處理?」

國王看看一旁的老小丑,老小丑只是先行了個禮,緩緩回道。

「小的認為可以就讓他們把皇后擄走。」

「……什麼意思?」

「當然,他們擄走的,只是『皇后』。」

聽到老小丑提出的關鍵字眼,國王意外了下,但隨即了解地點點頭。

「好主意,就這麼辦吧。」

說著,國王的眼神又轉為柔和,輕拍著老小丑的肩膀。

「又要辛苦你了……」

「不會,這一點事情難不了小的。」
「那麼沒事的話,小的就去準備了。」

「好。」


目送著老小丑離開,國王的神情有些欣慰。

「總有一天會好好地補償你……」






「今天應該可以早點回去了!」

看看天氣晴朗,絲毫沒有要下雨的感覺,獵人很開心。

「這樣的話,下午就沒什麼事情了呢……」
「貝貝,你下午還有別的事情嗎?」

女商人笑著背起送完貨物變的輕盈的袋子,轉頭詢問著獵人。

「咦?……沒有吧。」

本來下午回去都是在南門跟詩人一邊聊天一邊等太陽下山的,這幾天詩人不會到南門去,獵人也就閒了下來。

「真的啊?那陪我去逛逛好嗎?」

女商人很開心地邀約著,看到女商人興奮期待的神情,獵人也想不出什麼理由拒絕她。

「啊……嗯,好啊。」

對女商人笑笑,獵人心想待會也順便去禮服店詢問一下吧。




「哈哈!這個帽子好有趣哦!」

在午後的中央大街上,商人們打起精神繼續招呼著上門的客人。
女商人開心地在攤位間逛著,獵人則是趁這機會仔細瞧瞧攤位上有些什麼好東西。

拿起了一頂製作成蛋糕造型的帽子,女商人笑著試戴起來。
帽子製作的別緻細心,看女商人心動的樣子,獵人問了價錢。

「這帽子要多少錢?」

「一千二百元,這可是手工的呢!」

小販說著,自豪的樣子似乎對自己的商品很滿意。
聽起來雖然有點高價位,但來到中央靠打獵已經儲了不少錢,而且又是收購自己獲物的交易品店老闆的女兒小羅。
想到這,獵人掏出了錢包。

「咦!真的嗎?貝貝要買給我?」

看到女商人驚喜的表情,獵人有些不好意思。

「平常都靠你們收購東西,這一點只是小意思啦。」

搔搔頭,看到女商人開心的樣子,獵人反倒不知該怎麼回應。

「欸!男生買東西給女生,女生是無論如何都要開心的吧!」

女商人如此說著,開心地戴著蛋糕帽子轉著圈。


「啊啊、那我們去吃點東西吧!走一趟路下來也餓了……」

經過了巷口的麵包店,女商人笑著拉著獵人往店門口跑。

「貝貝等等我,馬上就買好哦!」

「嗯~」

看著女商人跑進麵包店,獵人便在附近晃晃。
大白天的其實也不怕治安不好,但在這種小巷裡,其實還是有些危險吧。

「那邊的年輕人。」

突然背後傳來的聲音嚇了獵人一跳,沙啞的聲音聽起來冷冷的,回過頭,卻發現是一個穿著連帽長披肩的人。
站在巷子的暗處看不太清楚他的身影,但從聲音判斷應該是個男性。

「……有什麼事嗎?」

不知道對方找自己要作什麼,如果是問路的也未免穿的太奇怪了吧?
獵人皺皺眉頭,等待對方回應。

「你是不是認識一個吟遊詩人。」

奇異的語氣,明明聽起來像是問句卻很肯定,獵人有些疑惑。

「……我是認識。」

不會是要對落怎樣的吧?獵人小心地回應著。
對方只是沉默了一下。

「你最好離他遠一點。」

「……為什麼?」

聽到這種說法,獵人的疑問又加深了。
沒想到對方卻冷冷地笑了起來。

「你認為他真的只是個普通的吟遊詩人?」

對方的一句話語打進了獵人的心,這問題確實也是獵人一直疑惑著的事情。
但沒想到竟有不認識的陌生人也這麼告訴自己。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究竟是如何,其實獵人也沒有,甚至不敢去想過。
但不免還是有些擔心。
對方呵呵地笑著,才提起了些語氣。

「如果我告訴你,吟遊詩人只是他的假象,實際上他是王宮裡訓練的暗殺者,你會相信嗎?」

對方說出的話與不免還是讓獵人感到意外,但心中的猶豫還是暫時被獵人自己壓下。

「你認為我會相信一個連臉都看不見的人嗎?」

獵人冷靜地回答著,對方只是一貫地繼續笑著。

「我只是要警告你……離他遠一點,免得將來遭到波及。」
「暗殺者是冷酷無情的……只要是命令,就算是老人小孩,他也不會手下留情……」

「……」

看著不知名的陌生人慢慢離開了暗巷,獵人正想思考方才的事情,女商人的叫喚才傳來。

「貝貝!我東西買好啦~你在那裡做什麼啊?」

「啊,沒有……」

回過神,獵人笑了笑,接過了女商人遞來的食物。

「今天的人好多呢!剛剛我才排到的,這家店的冰淇淋很棒啊!」

「嗯……」

勉強對女商人笑笑,獵人搖搖頭想忘記方才聽到的話語,卻還是不免懷疑著。

那個人,為什麼要特地告訴自己這些事情呢?
雖然不願意去懷疑詩人的事情,但獵人仍舊感到有些動搖。





『這孩子的命運並不會很順利,如果他仍執意要依照他的想法去作……』

『……』


『我的命運……是需要別人來操控的嗎?母親……』

『傻孩子,命運當然是要靠自己的手開創的啊,要像母親一樣……』

『……嗯!』




「……」

睜開雙眼,看到的是一片藍的耀眼的天空。

彷彿跟腦海中的某個影像重疊了。

「夢……」

皺皺眉頭將帽子往臉上蓋,不一會兒卻又放棄似地坐起身。

輕輕將帽子戴在頭上,黑色長髮順著手移動的方向滑過,整齊地披散在背後。
四周的景象是黃色的,荒涼著的草原有許多附著砂土的岩石。
青色的天空映著黃色的大地,這裡是朱諾--神秘的天空之城。

再一次地看向天空,彷彿在確認什麼似地,才緩緩離開。






「哇~貝貝好帥啊!」

意外得知女商人也有收到宴會的邀請函,獵人正在普隆德拉的禮服店挑選著要穿到宴會的禮服。
試穿著各種款式的禮服,一同前來的女商人也很感興趣地幫忙評分著。

「就這一套吧!很適合貝貝。」

女商人笑著拍手,獵人轉身看了看鏡子,也覺得還不賴。

「好的,老闆、請幫我算一下這套的價錢……」

回到更衣室換下了禮服,在櫃檯辦好出租的手續付了錢以後,獵人跟女商人一起走出了禮服店。

「對啦,剛剛還沒說完呢、貝貝的邀請函是誰給你的呀?」

知道女商人家因為是普隆德拉最大的交易商,所以國王有請人發邀請函到店裡。
雖然想直接告訴女商人,但想到女商人對詩人的感冒,獵人有些猶豫。

「嗯……是朋友給的啦!」

「朋友?貝貝有認識跟王宮這麼好的朋友啊?啊~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天那些貴婦吧!」

「呃、這……」

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女商人實情,獵人正在猶豫的時候,女商人又繼續說了。

「好啦!那我也要回去準備囉!今晚見啦貝貝!」

「啊……嗯、今晚見!」

趕忙回應,獵人揮揮手。
看著自己提的一袋禮服,感覺天色也不早了,獵人也往旅館的路上走。



「小弟弟。」

「哇!」

走著小巷的捷徑要回旅館,卻突然被一個聲音叫住。
方才根本沒感覺到附近有人,以致於獵人嚇了一大跳。

「嚇到你了嗎?不好意思,呵呵……」

隨著爽朗笑聲出現的是一位穿著紫色皮草的男性,雖然頭髮已經褪成了銀白色感覺有些年紀,但聲音與銳利的眼神卻還讓人能感覺到他的存在。

「請問你是?」

思考了很久才想到對方這身裝扮應該是傳說中燈塔島的人,獵人工會稱之為“太保”的一群人。
據說現在的皇后以前也是位太保,似乎從她與國王結婚開始,燈塔島與普隆德拉的關係就緊密起來。
雖然平常打獵根本不會為這些事情影響,但獵人還是多少有聽說到一些。

「我只是位太保,想跟你說些話而已,不趕時間吧?」

「啊……還、還好。」

心想應該不會說太久吧?獵人回應著。
男性太保笑笑,輕輕靠到了牆上,獵人發現對方還挺高的,即使是靠在牆上也仍然比自己高了些,更不用說那些鍛鍊而來的身材,可以隱約感覺對方是個久經歷練的人。

「小弟弟,你是外地人吧?」

「嗯?是……我從斐陽來的。」

不知不覺就說出口,獵人回神才發現,但也許是眼前這個太保給人的感覺很溫暖,很穩重,所以才會輕易放下戒心吧?

「到中央來,有交到什麼朋友嗎?」

「嗯?」

不知道對方問這個做些什麼,想到前幾天在麵包店巷子聽到的事情,獵人有些疑惑。
但想想在普隆德拉的吟遊詩人這麼多,搞不好他也不知道呢。

「嗯……我認識了交易所的人、還有一個吟遊詩人。」

「這樣啊……」

彷彿很滿意聽到這樣的答案,太保笑著稍稍走近獵人。

「你覺得他們怎樣呢?」

「咦?」
「嗯……交易所的朋友很開朗,很喜歡說話;詩人的朋友很沉穩、只是有些喜歡捉弄人就是了……」

獵人搔搔頭,雖然不知道對方問這些作什麼,但想想應該不可能是要去找他們麻煩的吧?況且自己也沒說到他們的名字……應該沒有問題吧。

「這樣啊……」

太保淺淺地笑著。
雖然還是不明白眼前的太保問這些做什麼,但太保有著渾厚的嗓音,聽起來讓人覺得很安心,著實地從心裡覺得他並不是個壞人。

太保輕輕伸手搭上獵人的肩膀,挨近了些詢問著。

「我問你,如果有一天你必須在這兩個朋友間作出抉擇,你會選擇誰?」

「咦?」

聽到太保這番問題,獵人的腦筋一下子轉不過來。
猶豫了許久,獵人似乎難以下定論。
看到獵人困惑的神情太保笑笑,伸手摸摸獵人的頭。

「……不用急著現在就想,當作個假設就好了吧。」

太保的大手很溫暖,讓獵人想到了父親。
點著頭,沒有體會過有父親的時候,獵人有些眷戀這樣的溫暖。

「……等等、你要去哪?」

看著太保笑笑準備離開,獵人問著。
太保回過頭看了看獵人,才有所感觸似地說著。

「真的是個很溫暖的孩子,就跟他說的一樣呢……今天的宴會請好好地參加吧。」

「咦?」

太保話才說完,沒有等到獵人繼續詢問,便躍上屋頂離開了。

「……怎麼回事啊?」

搔搔頭,獵人還搞不清楚狀況。
思考著太保跟自己詢問的話語,推想著那位太保跟誰有關係。

「啊!天都要黑了!」

不小心就發著呆過了很久,等到獵人回神的時候,天空已經染上一片霞彩。
獵人趕緊提起自己的袋子回到旅館,花了好一會兒才在房間著裝完畢。

「……」

照著鏡子看看自己的模樣,沒有參加過這麼大的宴會,獵人其實很緊張。
但想到女商人會陪著自己去,獵人突然放心了些。

「不知道落會不會去呢……」

想到了詩人那天跟著邀請函一起給自己的話,獵人看了看窗外。
普隆德拉的夜晚只有路燈,王城的地方卻顯得很明亮。
回頭再確認依次自己的衣服是否整齊,雖然緊張的心跳個不停,但獵人還是鼓起勇氣走出了旅館。






「貝貝!~你好慢哦!」

來到了王城門口,女商人早已等在那裡。
雖然穿著中規中舉的禮服,但卻有粉嫩的色彩點綴著,女商人看起來多了一分氣質優雅。

「哈哈……貝貝穿這樣果然很帥啊!」

女商人笑著輕輕拉起獵人的手,雖然嚇了一跳但獵人什麼也沒想,就這樣跟著女商人一起進城了。

城裡的宴會廳燈火絢爛奪目,有許多的政商名流都穿著華貴的禮服在互相說著話,來到這樣的大場面,獵人有些不好意思。

「貝貝別發呆啦!快去吃點東西吧!」

女商人笑著拉起獵人的手往桌邊跑,獵人雖然不好意思,但看女商人如此自然,也就沒繼續多想。

「貝貝、這很好吃哦!你也來一些吧?」

「啊……唷、好!」

女商人似乎常常出入這種場合似地,流利的口才展現在應對著其他大商人或富豪地主的時候,獵人深深覺得女商人的交際手腕很不得了。

看著女商人被熱烈的大商人們包圍住了走不開,使了個眼色要獵人先自己去逛逛以後,獵人才自己開始在會場裡繞繞。

「落不知道有沒有來……」

四處找尋著,甚至連台上的樂隊們獵人都仔細瞧過了,就是沒有詩人的身影。

正當獵人想回頭再去找找女商人的時候,宴會廳的燈光暗了下來,只有正中央的小廣場打下了一盞光亮的燈。

「很感謝各位來到這裡,我是普隆德拉的國王米爾。」

渾厚的聲音從人群前傳來,獵人一聽是國王到了,想辦法往前擠了過去。

有著一頭披肩金髮的國王眼神很有威嚴,即使已經有些年紀卻仍然掩蓋不住俊美的臉孔。
身旁輕輕讓國王挽著手的女性戴著個薄紗的帽子綴了許多珍珠,穿的雍容華貴的模樣讓人知道那一定就是皇后了。
人群很多擁擠著,獵人沒辦法繼續好好地看著國王與皇后,只得到後面一點聽著國王的話語。

一會兒國王說完了,宴會廳的燈光也慢慢轉為優雅浪漫的紫色,穿著禮服的政商名流們便開始在小廣場輕輕跳著舞。

獵人看著舞著的人群圍繞著的是國王與皇后,優雅地踏著輕快柔美的舞步,國王看著皇后的眼神很溫柔,讓人能感覺到他真的是個好國王。

「貝貝!終於找到你了!」

肩膀被拍了拍,回過頭看到是女商人。

「嗯……抱歉,我都隨便亂走……」

「沒關係啦!我是想來跟貝貝說,待會我得回去準備招待那些商人們,所以要先跟貝貝說一下哦!」

「啊、這樣啊……」

聽到女商人要先回去,獵人有些尷尬。

「貝貝沒關係的啦!如果等會你累了,可以先回去休息!」

看樣子不能阻止女商人回去,獵人只得點點頭。
目送著女商人離開,獵人回過頭,舞池裡的國王與皇后似乎已經下去休息了,只看到其他的人們在跳舞。

在宴會廳裡到處走走,獵人悄悄尋找著國王與皇后的身影。
一撇眼獵人看到了印象中應該是皇后的人緩緩地走出了會場,基於好奇心獵人也跟了過去。

「……」

皇后一路穿越著走廊來到了中庭,似乎發現有人跟著自己般地停了下來。
正當獵人以為皇后是不是發現自己的時候,突然從屋頂上跳下了幾個穿著灰黑色衣服的蒙面人撲向皇后。

「……刺客!」

跟一般知道的刺客不同,那幾個穿著灰黑色服裝的是刺客中的頂尖--十字刺客!
覺得那些刺客會對皇后不利,獵人趕緊往中庭奔跑過去。

「你們想做什麼?」

已經架住了皇后的刺客們見到衝過來的獵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掏出了手中的拳任要往獵人襲來。
只是來參加宴會的獵人怎麼會帶著防身的武器呢?獵人見狀只能往石柱後面躲,但刺客們的動作實在太快,獵人不一會兒就被刺客們抓住。

「老大,要殺嗎?」

「不殺,來這宴會的都是政商名流,多抓到一個我們就多一個籌碼。」

「哼,算你好狗運。」

刺客們對獵人說著,不知是從哪裡傳來的奇異味道,獵人的意識漸漸地模糊。

最後看到的是刺客們帶走了皇后,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欸……醒著嗎?」

黑暗中意識慢慢地恢復,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像是女性,獵人趕緊回應。

「嗯、皇后殿下嗎?」

低聲地詢問著,手想移動卻發現早已被繩索緊緊綑綁,眼睛似乎也被布條綁住了。

「抱歉,把你也牽連進來……」

聽到了『唰』地一聲,綁住手的繩索被解了開,趕緊拉下眼前的布條,卻發現自己跟皇后所在的房間依舊是一片漆黑。

「早就知道他們要抓我……只是沒想到你也被牽連了。」

淺淺的女聲說著,聽起來很冷靜。
獵人心想不愧是這個國家的皇后,竟能如此沉穩。

「那現在是要想辦法逃出去嗎?」

「嗯……」

只能憑聲音感覺到皇后在自己附近移動著,似乎在找些什麼。
一會兒卻聽到了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

「……有人來了!」

「真糟……」

皇后邊說著邊加快動作不知道在找著什麼,獵人有些緊張地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不知道那兩個醒了沒?」

「哈哈哈……就算醒了他們的手腳都被綁住了,也不能怎麼樣啊。」

談話著的聲音幾乎就在眼前,隔著一扇門,對方馬上就要進來了,獵人緊張地看看皇后的方向。

「噓……讓我來。」

皇后低聲說著,示意獵人退回方才被綁著的柱子邊假裝。

乖乖矇上雙眼靠在柱子邊假裝還被綑綁著,獵人只能豎起耳朵仔細聽著週遭的變化。

「嗯?少一個……啊!」

只聽到劃破空氣的一聲輕響,隨即聽到了有人倒地的聲音。
金屬的物品掉落在地面發出了清脆的聲音,然後沙沙幾聲,似乎是拖著某物品移動的聲音。

「……好了。」

「咦?」

獵人拉下了矇著眼睛的布條,在只有一點點光線的黑暗中看到了兩個刺客倒在門口。
外面似乎是條走廊,那這裡可能是監禁人用的密室了。

光線仍然很微弱,手被輕輕地拉住。

「盡量不要發出聲音。」

皇后輕輕說著,壓低了身子往前走。
狹窄的走廊兩側都沒有別的通路,直到一個彎道,皇后開始在牆上摸索。

「在找什麼嗎?」

壓低了聲音問著,皇后只是輕輕地回答。

「暗道。」

「?」

疑惑著為什麼皇后會如此清楚這裡的地形,雖然知道皇后以前曾是太保,但這裡應該是刺客的據點吧?怎麼會……

「找到了。」

彎道的某處牆壁被輕輕地翻開,是個非常不起眼的小機關,若不是知道有這個設計,一般是絕對發現不了的吧。
獵人伸手探了探通道的大小,得要跪下來用爬的才可以通過。
皇后也確認著通道大小,一會兒輕輕拉住獵人。

「待會你從這裡出去,往北邊會有一座小湖……再過去就是燈塔。」
「你到那裡以後請他們通報國王,然後再讓他們護送你回去。」

聽著皇后說著,獵人不禁疑惑。

「那皇后殿下……您呢?」

黑暗中傳來了聲輕輕的笑,獵人的肩膀被輕輕搭上。

「這裡的密道我熟的很,簡單就可以出去了。」
「我只希望你別受傷,能夠安全逃出這裡。」

「啊……嗯!」

想想以前曾是太保那樣厲害的皇后應該沒問題,讓她擔心也不好吧?
獵人點點頭,脫下笨重的外套讓自己能靈活點行動。

「皇后殿下,請您一定要小心哦……」

「……」
「會的……」

輕輕的語調讓獵人有種似乎在哪聽過的錯覺,但眼前的情況不由獵人確認。
在皇后的指引下獵人緩緩爬進了隱密通道。

四周似乎是石頭砌成的通道不擔心會崩落,可以感覺到有空氣在流動。
爬了好一會回頭看看已經沒辦法看到進來的地方,而風的流動也開始增強了。

「就快到了吧……」

獵人深呼吸了下,又繼續往前進。





「……」

通道的入口前被火把給照的通亮,而原本通道的入口則已經被故意破壞。
舉著火把的許多身穿紫衣的人物團團圍著穿著被勾破了些許地方禮服的皇后。

「沒想到竟然對這裡這麼了解……不過通道已經被我們毀了,妳逃不走了!」

「……」

面對刺客們的威脅,皇后似乎一點也不懼怕。

「那麼你們要選擇小看我嗎?」

淺淺地一笑,皇后拆下了盤起的長髮,烏黑長髮編成的辮子滑了下來。

「怎麼回事!」

看到皇后脫下了身上的禮服,刺客們還反應不過來,手上的火把卻點著了皇后突然拋過來的禮服。

「什麼!」

嚇了一跳趕緊將火把踩熄,穿著紫色衣服的刺客們回過頭卻更感到意外。

「你不是皇后!」
「竟然是假扮的……」

原本的『皇后』禮服下卻是一襲黑色的緊身衣,腰間掛著各式暗器,而站在第一排的刺客們僅能看到這樣的光景,便一一倒地。
金屬製的短箭準確地刺中了眉心,力道強大讓人無法想像是如何擲出的。

「快上!殺了他!」

看到眼前的刺客倒下,後方帶頭的刺客們又湧了上來。
狹小的空間裡站了一半的人,都要前進的結果是互相絆倒。
黑衣人輕易地躍過了前來阻擋的刺客們往另一個方向逃去,其他刺客正要追上去卻被帶領的刺客阻止。

「不要作無謂的犧牲!」

「可是他逃走了!」

「放心……」

帶頭的刺客看著消失在黑暗中的人邪笑著。

「就算他再怎麼神通廣大,那裡有著頂尖的十字刺客駐守,他逃不掉的。」





「呼……」

好不容易從密道爬了出來,慢慢適應了外面的刺眼光線,獵人站起身環顧四週。

「……咦?」

沒想到自己出現的地方竟是一片沙漠,雖然有耳聞刺客的據點是在沙漠中,但沒有親自來到這裡,獵人顯得有些不熟悉。

抬頭張望了下,果然在不遠的地方發現了一座藍綠色的湖。
回頭看看自己出來的地方,隱密地藏在大石下,吹拂著的沙子似乎很快就會蓋住這洞口。

「還是快點去吧!」

邁起腳步小心地在沙漠中前進,雖然安全脫身了,但獵人還是擔心著皇后的安危。





另一方面,黑髮的身影在刺客們的據點裡穿梭著,方才的刺客們沒有追來,四周也沒有聲音,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

「……」

走廊的盡頭是個巨大的廣場,即使是在地底下建造的建築,有如此大的空曠也是少見的。
四周有著一根根的柱子,柱上的油燈閃爍著把柱影映的搖曳更添神秘氣氛。

這樣的氣氛底下卻令人更為捏把冷汗,沒有辦法尋找掩蔽,敵人隨時有可能會出現。

一手握著幾枚金屬短箭,另一手藏在背後,黑髮身影小心地走著隨時準備應戰。

「竟然可以破壞我們的計劃,看來普隆德拉派了個不得了的高手來。」

突然從一旁傳來了聲音,黑髮身影趕緊停了下來作出基本的防備動作。
四周的火光被點亮,空曠的廳堂赫然可見有好幾位身著灰黑色衣服的十字刺客就在附近。

黑髮身影也沒辦法繼續隱藏自己的行蹤,眨眨眼,黑色的眼眸悄悄看著方才說話的人---看似這群殺手頭頭的十字刺客。

「沒想到他們可以攔截到我們的消息,結果著實地被普隆德拉給擺了一道呢……派出去探聽情報的幾個小隊境都被你收拾了,真是好一個“普隆德拉的落”啊。」

火光搖曳著照亮了黑髮的身影,早在宴會開始便隱藏在禮服下的黑色裝束在火光照耀下閃著皮製的光芒,許多皮帶纏繞在精壯的身軀掛滿了各種銀色的暗器,被眼前的十字刺客一說,詩人只得抬起頭。

「雖然我們怎樣也查不出你的來歷,但以普隆德拉重視你的程度,若你在這裡喪命了,對普隆德拉應該會是一筆很大的損失吧!」

帶頭的十字刺客呵呵地笑著,不懷好意地看著詩人。
悄悄查看著四周,同樣裝束的十字刺客約有十來個,在這樣的廳堂裡……

「宰了他!」

不由得詩人好好計劃,帶頭的十字刺客一聲令下,在旁邊的其他刺客們便一擁而上。

「唔!」

十字刺客畢竟也是不好惹的,他們擁有嚴格訓練來的驚人速度與令人害怕的精神攻擊。
詩人放在背後的手抓住了個什麼用力地抽了出來,朝著最接近自己的十字刺客使勁一拉。

「什麼!」

連聲音都沒有聽到,十字刺客的腦袋便硬生生地跟身體分家了,銳利的切口讓人意外。
其他十字刺客反而停下了動作不敢再接近,面對著眼前的十字刺客被不知名的招數解決了,刺客們有些不安。

旁邊一個想偷襲詩人的刺客從背後攻擊,卻被詩人在千鈞一髮閃了開,正想反身在追加攻擊的十字刺客手卻不知怎地被拉了走,只聽到『唰』地一聲,十字刺客握著拳任的手腕被切了開落到了地上。

「什……」

手腕被切落的十字刺客訝異地緊按出血的傷口看著詩人的方向,詩人手指間只是勾著一條在空中畫著優雅弧度的細線。

銀色的線在空中揮舞反射著紅色的光芒,不知道是使用什麼材質製作出來的,令人不敢相信地是如此細的線竟能割斷人的軀體。
看出了這一點,帶頭的十字刺客喊著。

「大家小心他的招數!迅速解決他!」

其他的十字刺客見狀又再度向前攻擊,詩人也迅速地將銀色細線在手腕上繞緊,足以切裂人的細線被手腕上特地裝置的金屬護具擋在了皮肉之外傷不到詩人。
當細線被繃緊的一瞬間,第一個靠近詩人的十字刺客頸間便溢出了飛舞的血花,隨即又有好幾支銀色的金屬箭矢劃破了空氣,射向了後方其他上前的十字刺客。

「太大意了!」

一個十字刺客從詩人背後的空隙襲來,扔掉了手中正準備發射的金屬短箭,詩人迅速地轉過身,銀色細線正好擋在了十字刺客攻擊而來的拳刃上。
意外地銀色細線一點也沒有要斷裂的跡象,跟高速而來的拳任互相牴觸摩擦著竟產生了恐怖的音色。

「這、這是……」

巨大的音波飛散著傳到了在附近的刺客們,連抵著拳任的那位十字刺客也受不了這樣的聲音而馬上退後。

「可惡!盡是使用些怪異的東西……」

落著冷汗,帶頭的十字刺客看到詩人對方才那種恐怖的摩擦聲竟不為所動,抽出了懷中的拳任。

「看來不把你解決,對我們而言絕對是個威脅啊!」

帶頭的十字刺客說著,用令人難以反應的速度往詩人襲去。

『噹!』

金屬短箭抵住拳任的聲響清脆地迴蕩在廣場中,帶頭的十字刺客使著力想壓制詩人的抵擋,對峙著卻看到詩人冷冷的一笑。

「啊啊啊!」

沒想到詩人竟用力地把金屬短箭往另個方向拉,金屬短箭與拳任尖銳的摩擦聲讓帶頭的十字刺客無法抵擋地退後,讓詩人扳回一成。

「可惡!」

沒有想到詩人竟會用這種招數,而這種恐怖聲音卻一點也無法影響他。

「全部都上!我就不相信他能抵擋多久!」

帶頭的十字刺客喊著,後方又來了一批其他的刺客。
看著廣場增加的刺客數量又變多了,詩人臉上沒辦法露出輕鬆的神情。

現在他應該已經到了燈塔了……

看著廣場天井上微微的亮光,詩人緊閉了下眼,又再度睜開。
看著準備攻擊的刺客們,詩人皺著眉認真地準備應付。

「小貝……一定要平安無事。」

低聲說著,詩人臉上的神情更加地堅定。




越過了黃色的沙漠,獵人終於看到不遠處的高聳燈塔。

「……」

雖然看到了燈塔,但是距離還是很遙遠。
已經在沙漠跑了很久很久,猜測時間也只能知道個大概。
跟皇后一起被擄走的是昨晚的宴會,而逃出那個地下密室的時候外面天已經亮了。

身邊的氣溫已經比剛離開的時候高了很多,抬頭探探刺眼的陽光,現在可能已經快中午了。


「怎麼辦……」

很擔心皇后的安危,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找到別的出口逃走。
如果稍早來巡視牢房的兩個刺客被發現沒有回去的話……

想到這,獵人的神色大變。

難道皇后早就知道會有其他刺客追來,所以才趕緊叫自己先離開嗎?
只有皇后一個人面對其他的刺客……

「……可惡!」

現在才發現是不是太遲了?
獵人的心中猶豫著,如果回去的話那個地方早就被黃沙覆蓋改變了地形,根本不知道那個通道在哪裡。
但如果現在趕到燈塔去求援的話……

獵人望向眼前的燈塔,又看了看來時的路,早已被黃沙覆蓋看不出方向。

「不管了!」

咬緊牙,獵人選擇趕往燈塔。
至少有其他人,要回去幫助皇后也比較行啊……自己一個人根本敵不過技術高超的刺客們。

「請您千萬別出事啊……」

默念著,獵人拼了命在沙漠中往燈塔狂奔而去。






「……」

地下廣場燈座的火光搖曳,映著柱子上噴濺的許多紅色液體。
瀰漫著腥味的廣場中僅剩幾個身影佇立。

「臭小子,沒想到你身手真的不錯……」

帶頭的十字刺客拋下手中破裂的拳刃,又從腰際取出另一把。
漆黑的拳刃反射著紫色光芒,在紅色火光映照之下顯得有些詭異。
其他的十字刺客正要上前繼續攻擊卻被攔下,將黑紫色的拳刃在空中揮舞,帶頭的十字刺客緩緩向廣場中央走去。

「難得遇到這樣的好對手,怎麼能不讓他嘗嘗這把拳刃的味道!」

帶頭的十字刺客似乎很興奮地喀喀笑著,異樣的笑容讓人毛骨悚然。
舞著拳刃,十字刺客走向了廣場中央。

站在廣場中央的詩人一直沒有說話,方才令刺客們備感威脅的左手似乎受到了相當的重創,血液潺潺地落著止不下來。
不只受創動不了的左手,詩人身上還有許多地方也被刺客們的拳刃襲擊過,被劃破的黑色衣服底下只有慘白的肌膚與流著腥紅血液的傷口。
廣場上滿是被擊倒的刺客們,偶爾傳來微弱的哀嚎聲,濺到地面與柱子上的血花,就像詩人臉上的一樣分不清楚是誰的。

獨自對抗眾多的刺客早已讓詩人的體力瀕臨極限,看著帶頭的十字刺客緩緩朝自己走來,詩人卻沒辦法讓已經模糊的視線變的清晰些。

即使是這種極限的時候詩人的神情卻仍然冷靜,雖然傷口不斷滲出的血液模糊著詩人的意識,但詩人握著僅剩幾枚短箭的右手卻仍然有力。

「喝啊!」

帶頭的十字刺客大喝一聲,舉起黑紫色的拳刃就往詩人襲擊而去。
努力地挪動腳步避開了刺客的攻擊,但已經疲累不堪的身體顯得遲鈍許多,詩人濺著血花的臉頰被劃出了一道傷口。

避開了刺客的直擊,詩人奮力地將手中的短箭投射而出,卻輕易地被刺客擊落。

「看來你已經疲憊不堪了嘛!打敗了這麼多刺客……如果你還有餘力的話,可真的只能稱呼你為怪物了!」

帶頭的十字刺客把被擊落的金屬短箭踢到一旁,輕輕舔著手中拳刃上沾染的血液,笑容依舊詭異。

「它告訴我你的血很美味……今天就讓這拳刃滿足它嗜血的慾望吧!」

十字刺客話還沒說完,揮舞著拳刃又向詩人攻擊。
體力處於劣勢的詩人只能盡可能地閃躲,但刺客的攻擊不斷地逼近,只能往後退的詩人終於踢到了地上其他刺客的屍體而重心不穩。

「你完蛋啦!」

看到詩人有機可趁,刺客舞著拳刃就往詩人的要害直襲,但詩人只是一甩頭,銳利的眼神看向了刺客。

「咕哦!」

沒想到詩人雖然重心不穩,卻利用跌倒時旋轉的力量重踢了刺客一腳,正處於攻擊動作的刺客沒想到詩人會反過來攻擊,腳步一下子亂了只得往後退。

「可惡的傢伙……」

刺客穩住了腳步發現詩人也已經重新站起,看到詩人雖然滿身受創眼神卻仍然銳利,不禁落了滴冷汗。


「哼……可惜你是普隆德拉的走狗,不然我可是很想要你加入暗殺者的陣容呢。」

再度襲向了詩人,看著詩人只能用手中的金屬短箭抵著自己的拳刃,刺客嚙著牙說著,但似乎太小看了詩人,刺客的話才一說完,一枚金屬短箭便從刺客耳際飛過。

「嘖!」

沒想到眼前的詩人竟無時無刻都在準備向自己攻擊,即使是自己說出威嚇性的話語,卻仍然不改冷靜。
刺客一時間竟覺得眼前的詩人比自己更像個暗殺者。

「我不會跟你客氣了!」

似乎感受到些許威脅性,帶頭的十字刺客重新揮舞著拳刃襲向詩人,拳刃朝著詩人的跟前直直落下,卻又被詩人用手中的幾枚金屬短箭抵住。

「啐!」

擊開了短箭,刺客反身又向詩人攻擊,拳刃卻只在牆壁刺出了個裂痕,空中飄舞著幾撮黑色髮絲,代表著詩人勉強閃過了刺客這一波攻擊。
刺客的拳刃陷在牆壁的短暫時間,詩人抵著身後的柱子襲向了刺客的腳,讓刺客著實重心不穩地摔到地面。

「什麼……」

強大的力量掃倒了刺客,趕緊起身卻發現脖子上有著金屬冰涼的觸感。

「你可以再動……」

很淺很微弱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刺客不知道什麼時候詩人已經繞到了自己背後,踩著手中的拳刃讓自己無法移動。

「咕……」

刺客掙扎著想移動自己的拳刃,但詩人踩的很緊動也動不了。

「可惡的傢伙……別以為你在這裡殺了我就能全身而退。」

刺客囓牙說著,眼角餘光看看拿著金屬短箭抵住自己脖子的詩人,一撇眼似乎又看到了什麼,刺客露出了邪笑。

「比起來,你比較處於劣勢哪!」

被詩人壓制住的刺客突然大笑了起來,還沒等詩人回過頭,一枚拳刃就刺穿了皮肉,血液噴灑了出來。

「……什……麼……」

想也沒想到詩人竟有力氣將自己抓起來當擋箭牌,帶頭的刺客訝異地說不出話來。
屬下全力一擊的拳刃刺穿了帶頭刺客的胸口,詩人的反應之快讓刺客們來不及招架。
拳刃跟帶頭刺客的身軀一起倒到了地上,刺穿的傷口湧著血液。

詩人緩緩地站起身,銳利的眼神看著週遭其他的刺客。

廣場一下子變的安靜無比,只有詩人慢慢前進的腳步聲。


「你!」

眼看著詩人就要離開廣場到外面去,一名刺客耐不住性子想追上去,卻被一旁的刺客阻止。

「好不容易活命下來……別再去送命了。」

感嘆著,另一名刺客說著。
環顧整個廣場滿是血腥味與哀嚎聲,屍體及殘破不堪的肢體四散,彷彿煉獄。

「一個人可以做到這種地步,實在不能小看普隆得拉……」


看著詩人緩緩走出廣場,外面的陽光顯得刺眼,光芒照進了這幽暗的地下據點,然後隨著門扉關閉,又再度陷入了黑暗之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4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金色道路(三)... 後一篇:RO小說:金色道路(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烘焙王X刀劍的封弊者基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