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下篇 (八)

作者:此風│2008-09-09 05:02:32│贊助:0│人氣:197
「我的眼睛這種顏色....是天生的。」

賢者喝了一口茶緩緩說著,倚著身子輕靠在沙發,雖然身材高挑但姿態卻頗優雅。

「?」

專注地聽著賢者說話,神官點點頭。

「其實我有色盲...嗯,簡單的說就是我不能看到某種顏色...」
「那種顏色在我眼裡看起來,都是很單純的灰色。」

賢者緩緩說著,抬起頭看了看門邊的掛鏡,映著自己與神官的身影。

「...那是,看不見什麼顏色呢?...」

好奇地詢問著,雖然不知道這樣問是否會造成賢者的困擾,但神官還是有些緊張。

「嗯...我看不見的就是你們所說,我眼睛的顏色...」

有些驚訝,神官又再度仔細看了看那位賢者的雙眼,很深遂的紅色。

「那麼說...你看不見紅色了?」

賢者點點頭,似乎想到了些什麼,眼神顯得黯淡了些。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造成那場事故...」

看著神官身上衣服的灰色區塊,賢者知道那其實是紅色,但紅色究竟是什麼樣的顏色,自己不能了解。
就跟那時候一樣...

「事故?」

無論是什麼樣的事故,似乎影響了眼前的賢者非常深遠。
神官小心翼翼地詢問著,有些擔心是否會戳到了賢者心中那看似無形的傷口。

「嗯...米爾有說過我的來歷...」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賢者輕晃著手中的茶杯,看著自己在水中模糊了的倒影。

「那時候我很熱中於重力學,每天都在研究。」
「什麼都沒想過,只是很單純地想實驗一直沒有人研究的重力魔法。」

「但就在一次實驗表演中,我把紅色的礦石拿錯,以為那是我要使用的材料。」
「結果魔法陣的錯誤引發了時空亂流,強大的閃電破壞了整個實驗場。」

賢者的神情似乎陷在了回憶裡,有些悲涼,卻有看不出的深深自責。

「因為我站在亂流的中心所以沒有事情,但...」
「恐怖的畫面卻在我眼前上演,我看到到處都是灰色黏稠的液體,一時之間我甚至忘記了那應該是...每個人身上都有的...紅色的血液...」

「亂流引起的暴風毀了整個實驗室...還有前來參觀的人們...還有她......」

賢者微微縮起了身子不住顫抖,只得將茶杯放回桌子。

「不管過了多久,我仍舊不敢回到當年的那個場所...」
「那些人們無端地被捲進來,造成這事故的我卻安然無恙...」

「......」

賢者的神情很憂傷,很自責,看在神官眼中也覺得難過。
雖是意外,卻因為是自己引起的所以不斷自責著,在這樣一個完全陌生的年代...
要怎樣獨自活下去呢?...
只是背負著這樣的罪,也許每晚都因惡夢而驚醒,心頭的壓力卻無法解開。

抬起頭看看眼前的賢者,無助地閉上了眼,顯得好憔悴。

「這是意外...不要把過錯都堆到自己身上啊...」
「那些人們都是愛著你的,他們知道你不是故意要造成這種結果...他們會原諒你...」

握緊了賢者顫抖的手,神官努力地表達著,每個人或許都有做錯事情或輕忽大意的時候。
也是造成的問題不大,也許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

「你還好好地活著,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交代啊!」

就好像也曾有這樣的感受,即使面對著的是早已空無一物的自己身旁,卻還是堅持著要活下去。
活著才有希望...也只有活著,才能夠償還自己所犯的過錯啊...

「.......」

低頭不語的賢者點點頭,輕輕抽起自己的手摸摸神官的臉頰。

「你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
「該怎麼說呢...」

賢者有些憂傷的笑容淡淡地映照在神官的眼中,神官有些疑惑。

「不知怎地,聽到你說話,好像有某個地方就被療癒了一樣。」
「但你說的話也不是漂亮,也不像詩詞一般動人...」
「真的很不可思議呢...」

面對賢者這樣說著自己,神官有些意外地低下頭。

「沒這回事...」

紅著臉,自己從未被這樣說過,僅僅是毫無修飾的句子,卻得到這樣的回應,神官覺得好不自在。
賢者只是淺淺笑著,摸摸神官的頭。

「你真可愛,也是個善良的人呢...」
「我竟然也這樣不知不覺把事情告訴你了...直到現在,還只有老國王跟米爾知道全部的事情呢...」

聽到賢者這番話,神官緊張了下。

「我不應該聽的嗎?」

慌張的樣子卻讓賢者笑了出來,摸摸頭要神官回神,賢者淺淺地掛著笑容。

「不...因為是你,所以我才會說...」
「一直忘記問你的名字,我叫瑞軒,你叫什麼名字呢?」

「啊...我叫阿業...」

賢者溫柔的笑容輕輕在臉上綻了開來,埃近了些親了下神官的額頭。

「很好的名字...」

「希望你可以再來這裡,我會期待你的下一次光臨...」


被賢者這樣說著神官有些臉紅,告別了賢者以後,神官緩緩回到房間。

不經意地想起賢者所說的事情。
欸...真的是很辛苦...很辛苦的呢...

看向中庭屋緣的藍天,神官有些入神了。

這片天空是否還跟那個年代一樣呢?
如果可以回到那個時候,那位賢者的眼神會不再這般憂鬱了嗎?...


神官無法給自己一個完整的答案。





「阿淵...」

回到房間,看到睡著的十字軍似乎翻過身,把棉被拉的有些凌亂。
神官淺淺地笑笑走回床邊要替十字軍整理棉被。

「呀!...」

冷不妨一雙手抱住了自己往床上拉,神官站不住。

「阿淵...你醒了啊...」

看著十字軍調皮的笑容輕輕順著自己的頭髮,神官摸摸十字軍的臉頰。

「嗯...你都沒告訴我一大早跑哪去了...」

爬起身把神官摟在懷裡,像是珍貴的寶物一樣細細地看著。
習慣性地靠在十字軍肩膀,神官淺淺笑著回應。

「沒有...我只是去還那件披肩...」

頭髮被十字軍溫柔地撫著,神官輕輕閉上眼睛。
這樣的時候總是讓人不願去想還有些什麼事情,只是單純地這樣子相處著,就感到很幸福。
依偎在十字軍厚實的肩膀上,任由他順著自己的頭髮。

「那找到那件披肩是誰的了嗎?...」

隨口問著,十字軍拿來了髮圈替神官束起短短的馬尾。

「嗯...是米爾陛下的老師,那位賢者...瑞軒的...」
「我稍微聽他說了一些話...所以晚了點回來。」

「嗯...」

不是很在意神官的原因,十字軍放開手讓神官自己在床邊坐好,自個兒起身去梳洗。

「他看起來有點憂傷呢...」

神官念著,十字軍聽聽覺得有些奇怪。

「會嗎?我覺得他少根筋。」

洗著臉,十字軍回想著見到那位賢者的模樣。
感覺傻愣愣的,沒有想過神官會這樣形容他。

「是啊...感覺他好像有很多傷心難過的事情...」
「可能是他戴著那眼鏡,所以感覺不出來吧。」

十字軍輕輕吐了口氣,走回神官身邊坐下。
看看身旁的神官似乎掛念著那件事情,十字軍沒有多想什麼。

「阿業,今天有空嗎?陪我去吉芬一趟好嗎?」

試著轉個話題,十字軍似乎不認為那位賢者老師的事情很重要。
詢問著,神官猶豫了下也點點頭。

「要去吉芬作什麼呢?」

「嗯...」

被神官這麼一問,十字軍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也許可以去看看那間魔法學校...」

十字軍輕輕摸著神官的臉頰。

魔法學校,那裡有著遙遠的回憶。
是那個不眠的夜晚,圖書館裡,淡淡的記憶。

不經意地想到了那個時候,神官緩緩地點點頭。

「嗯...」

正想說些什麼,卻又想到賢者曾說過的事件。

「阿淵...那間魔法學校,有改建過嗎?」

「?」
「有啊...就是很久以前的一次重大事件,魔法學校被破壞了,後來才改建的。」

聽了十字軍的回答,神官有些愕然地點點頭。

「嗯...」

瑞軒說的話是真的...
所以他眼中的痛,是即使那個地點重建了也無法彌補...

神官想著,沒有注意自己的神情變的有些憂鬱。

「阿業,怎麼了嗎?」

「啊...沒有...」
「那就去吧!...我想好好地再看一次魔法學校呢。」

打起精神笑了笑,神官站起身準備收拾著簡單的行李。

「嗯!」

看著十字軍到一旁去整理著他的盔甲,神官回過頭繼續收拾著必須物品。
從置物盒中取出了幾顆紅色魔力礦石,神官不經意地又想起了賢者所說過的事件。

「......」

遙遠以前的那次事件,是否也把賢者的心留在那個時候了呢?...
遺留在那個地方,不斷在自責中徘徊的心...


小心地將礦石收進袋子,神官看著自己衣服上的紅色花紋。

也許就是看不見這個顏色,才得以讓那位賢者好好地活下去。
不是因為目睹了那樣彷彿煉獄的景象而崩潰。

「阿淵...」

「?」

若有所思地說著,十字軍看了看神官。
神官只是輕輕搖頭。

「嗯...」

看著十字軍真誠的眼神,神官回給他一個笑容。


是啊,因為我們都還活著。
唯有活著才能不斷地走下去。

只有活著才能去贖罪,才能找回曾經連自己也不相信的,已死的心啊...


「請讓我好好地,看看那個地方...」


也許破碎的心與思念,還停留在那個地方...找的到嗎?不知道。

但因為我們還活著沒有失去理智,才能夠再度到達那個地方,不是嗎?





「瑞軒,在想什麼?」

抬頭看看望著窗外發愣的賢者,米爾放下手邊的公文。

「......」

賢者只是回過頭笑笑,輕輕調整了下旋轉眼鏡。

「沒什麼...」


雖然看不出賢者有什麼特別不同,但米爾敏銳地感受到有些變化。
自己相處多年的老師,就像好朋友一樣,米爾對他熟悉的很。

但卻是第一次...
感覺到他露出這樣輕鬆的神情。

米爾自個兒點點頭。

是阿業嗎?...
用他那善良的心溫暖了眼前的賢者。
也許只是不經意地一句話,有時候帶給人的影響卻會如此深遠。

「瑞軒,去吃午飯吧。」

看著窗外陽光已經灑落到庭院,米爾站起身招呼賢者。

「嗯......」

今天,他會吃的比較多些吧?




「阿淵~」

日正當中的魔法之都吉芬,因為這裡大多是學生與鐵匠工會的人員,所以沒有中央城那樣熱鬧。
但卻有著一股學究的氣息,街上的人談論的也大多是精深的學問。

騎著大嘴鳥從中央城來到吉芬不過是幾刻鐘的事情,中午的吉芬正熱絡著,魔法學院的學生們都走了出來享受暖洋洋的午休。

「好多學生唷!」

先到旅館去請房間的神官看著從學院走出來的許多學生們,穿戴的都是跟魔法師有關係的配件。
鮮少看到這樣壯觀的景象,神官有些驚奇。

「是啊。」

摸摸神官的頭,十字軍也看著那群學生。
學生們似乎對於有中央的人員來到吉芬也有些意外,紛紛圍上來打招呼。

「咦!十字軍大人,您的十字審判到底是怎麼使用的呢?」
「神官大人您的神聖殿堂是用什麼原理阻擋魔物的呀?」

不愧是努力求取知識的人們,一下子神官跟十字軍就快被問倒。
好不容易打發了對回答似乎不甚滿意的學生們,神官有些難堪地看看十字軍。

「欸...還真是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啊....」

苦笑了下,十字軍摸摸神官的頭。

「累了吧?先去吃飯吧!」

「嗯...」

折騰了一番肚子也餓了,神官點點頭。
吉芬的餐館大多都是供應簡單的菜色,只有酒吧還有些酒類。

「記得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

神官笑著把飲料遞給十字軍,這間酒吧的小小櫃檯,是兩個人重要的記憶。
那是為了重要的朋友而努力著的時候。

現在...
記得米爾陛下在修發茲找到了神工匠以後,他們一家人過的很幸福的感覺呢...

神官緩緩思索著,沉澱著心情。
酒吧有些昏黃的燈光好像記憶的轉輪,看看門邊的牆,似乎可以看到那位女刺客就站在那裡似地。

「不知不覺已經這麼久了...」

有些忘記了自己歲數的增長,沒有去想過未來的事情。
已經很久沒有時時刻刻堤防著那種,也許明天就會因為沒有飯吃而餓肚子的感受。
只是這樣走一步算一步地過著,竟也這樣度過了許多年頭。

抬頭看看身旁的十字軍,總是用溫柔的眼神守護著自己。
真的很幸福...很想就這樣一直下去。

無法想像跟自己深愛的人們永遠分開會是什麼樣的情景,自己能夠撐下去嗎?

或是,無可自拔地崩潰...


想的有些出神,直到一個溫暖的懷抱圈住自己。

「阿淵?...」

「怕你冷了...怎麼,在想事情?」

十字軍溫柔地笑笑,輕聲在神官的耳邊說著。
點點頭,倚在十字軍的肩膀。

「別想太多了...」

用雙手環住眼前的身影,充實的感覺意味著自己擁有著這顆小小溫暖的心。
能守護他一輩子嗎?能夠一直在他身邊,直到永遠嗎?

未來難以捉摸...

看著門外隱約可見的星空,泛著紫色光芒的吉芬塔。

十字軍的心中,對於一直深信不疑的『永遠』也漸漸開始感到迷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下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下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