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下篇 (七)

作者:此風│2008-09-09 05:01:59│贊助:0│人氣:207
時光過的飛快,就像是一眨眼的時間般,平和的日子就過去了。
城外的花開了,樹葉紅了,大地披上了銀白的色彩。
安穩地度過了三個年頭,由新國王米爾接手的普隆德拉今天也欣欣向榮。

「來哦!應景的聖誕糖果!」

街道邊的小販打扮成聖誕老人的樣子叫賣著,街上也有許多採購著的行人。
每個人不分貧富都將自己家門前加上了聖誕節氣息的裝飾,整個街道洋溢著幸福溫馨的模樣。


「每戶人家都配發一份聖誕火雞,預算可行嗎?」

一樣忙碌著的中央主城,現任的國王米爾正與大臣們開著會。
由於擅於政務的米爾都能精準地抓到預算的細節,所以鮮少有貪污的情況出現。

「那就這樣決定了,詳細的支出列表請財務大臣稍後列給我。」
「外交官,我請你去跟修發茲共和國談的事宜有任何問題嗎?」

由於傳言刺客工會在原本的會長被打倒了以後,又開始重新改組。
使得許多不正人士似乎也開始準備要破壞這原有的秩序。

「報告陛下,小的已經跟他們安排好時間,隨時可以過去親自面談!」

為了鞏固疆土與安穩國內的平衡,米爾決定正式與修發茲結盟。
一方面原本就已經跟中央友好的朱諾也可以正式發出許多合作通告,一方面...
如果真的有了有心人士要對貧困的修發茲下手,有普隆德拉的重兵保護下也才能安然無事。

「很好,鼓勵煉金術師培育的佈告發出去了嗎?」

「已經發出去了!」

「作的很好,謝謝你。」

穩重地對應著大臣及官員們,有著威嚴卻又不顯得高傲。
讓許多人根本沒想過要叛亂。

這樣的中央,就是讓大家都能平安快樂地生活。
不就是大家所希望的嗎?...



「阿業!」

就像陽光一樣有活力的聲音,三年來不曾改變過。
相守的兩人也沒有任何改變,即使自己的兄長已然當上了國王,十字軍卻還是喜歡那種可以四處旅行的生活。

一頭金色短髮就像是可以讓人在好遠的地方就能認出他的標誌般,在輕風中緩緩搔著十字軍的臉頰。

「呵呵...阿淵,怎麼這麼興奮。」

緩緩往十字軍走來的是有著黑色頭髮的神官,三年了,一刀未剪的頭髮也長到了肩膀。
不知道是歲月磨練了他,或僅只是長髮造成的錯覺。
不論誰看過他,都會因為他的樣子而感到穩重多了。

輕輕把頭髮歸到耳後,黑髮神官笑著走近十字軍身邊。

兩個人之間的羈拌雖然淡淡的像是看不見一樣,卻不能抹滅雙方心中都有的那股感覺。

不能沒有他...

十字軍很自然地伸手摟住黑髮神官,一直以來,這樣自然地有著默契的動作已經像習慣一般。
低調的兩人,彼此之間的關係雖沒有正式地公佈,但一些熟人還是或多或少地知道。

至少,不再有人會介紹對象給十字軍。

兄長的光芒已經足夠讓所有人轉移注意力,所以這樣的三年來十字軍過的很愜意。
雖然仍是東奔西跑,但明白身邊的人永遠都會這樣溫柔地對自己笑著,彷彿世界的任何一處都可以當作安身的地方。

「走吧...時間不早囉。」

已經不會再害羞地不敢抓上十字軍的手,黑髮神官笑笑勾起十字軍的臂膀。

聖誕節的氣息散佈在中央城的街道上,繁忙的王室也只有今天能夠慶祝一番。
出來採買一些必要的物品,說穿了也還是逛街罷了。

「阿業,這很適合你。」

十字軍拿起一頂毛線帽套在神官的頭上,天氣也轉涼了,再過不久真正冷冽的冬天又將要來到。

「嗯...」

雖然表面上不再避諱十字軍掏腰包買東西給自己,但神官還是悄悄地看了看那頂帽子的價錢合不合理。
就這樣戴著剛買的毛帽,陸陸續續採買了其他人委託的用品後,兩個人回到噴水池邊坐下。

「呼-...」

神官對著自己的雙手呼著氣,幾天的確冷多了,連噴水池的水面都開始結冰不再流動。

「會冷嗎?早叫你多穿點...」

一個溫暖的懷抱不經意地包圍住自己,十字軍稍稍地拉緊了自己的披風,替神官檔下冷冽的空氣。
賠罪似地笑了笑,神官貼近了十字軍的頸窩。
擁抱是兩個人之間最能感到幸福的時候,雖然不能隨便在大街上擁抱著,但神官很珍惜著每一次能夠跟十字軍這樣貼近的時間。

感受著這樣的溫暖,絲毫沒發現有別人靠近。

「那個...請問...」

十字軍先抬起頭看了看,發現有一個戴著旋轉眼鏡的賢者站在自己跟前。

「抱歉哦...打擾你們,請問道具店要怎麼走啊?」

雖說是賢者看起來卻傻呼呼的,十字軍愣了好一下才伸手指指就在一旁的道具店。

「啊呀!...原來是這裡...哈哈哈...」

賢者恍然大悟般地擊掌,搔搔頭跟十字軍道著謝,沒走幾步卻又被地上的石頭絆倒。

「欸唷!...」

十字軍抽了抽嘴角,這個看起來傻愣愣的人竟然可以當上賢者?
跟自己認知中精明的賢者真是一點也扯不上邊。

「嗯?...有什麼人嗎?阿淵...」

懷中不知不覺睡著的神官似乎醒了,從十字軍溫暖的懷抱裡坐起身。
冷風襲上神官的臉頰替他上了點粉紅,十字軍只是笑笑。

「沒什麼...東西都買完了呢,要回去了嗎?」

十字軍問著,撇眼看到從道具店走出來的賢者又被道具店門檻絆了一跤。

哇哦,臉朝下...一定痛死...

在心裡默念著,十字軍拍拍還有些惺忪的神官。

「先回去吧...休息一下,晚上還有宴會呢...」

「嗯!...」

點點頭,神官打起精神隨著十字軍往城裡去了。







十字軍有些呆然地看著王座前跟自己兄長說笑的人。

「........」

「啊?阿淵你回來啦?跟你介紹一下....」

發現十字軍回來了,米爾正要介紹身旁的人給十字軍認識,沒想到十字軍卻先指著那人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嗯?年輕人,我們稍早有遇過哦?」

說話的竟然是在噴水池前遇過那戴旋轉眼鏡的賢者,還是有些傻裡傻氣的,但看到自己兄長對待他的尊敬模樣,十字軍感到有些轉不過來。

「你們已經碰過啦?」

米爾笑笑,從王座上站起身。

「來,阿淵。」
「這是我弟弟海淵,你叫他阿淵就好了!」

招招手叫十字軍到自己身邊,米爾親切地介紹自己的弟弟給那位賢者。

「阿淵,你可不能對他失敬哦。」

推推十字軍愕然的臉,米爾笑笑。

「這是我以前的老師,他叫做瑞軒,他可是精通領域學的賢者哦!」

「什麼!?」

看看自己的兄長,又看了看那個賢者。
十字軍支支吾吾地反應不過來。

「你的老師?可是他看起來不過四十歲而已!」

米爾聽到十字軍這番話,似乎早已知道似地與賢者相視而笑。

「阿淵,這你聽聽就好,不要對外傳出去。」
「瑞軒老師他是五十年前的人。」

拍拍差點掉了下巴的十字軍,米爾看了看那賢者,賢者只是溫柔地笑著點點頭。

「為什麼...哥你不是在開玩笑的吧?」

「當然不是,我剛才不是說瑞軒老師他是領域學的權威嗎?有一次實驗中引發了時空亂流,等到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到了這個年代...也就是我們都還小的時候。」

十字軍聽著彷彿故事中的情節,又看了看那位賢者。
這才能稍稍地注意到,原來這位賢者並不只是那醒目的旋轉眼鏡而已,他還有一頭微翹的紅髮,瀏海略略蓋過眉間。
身子幾乎跟兄長一樣高,只是體格沒自己強健,雖然看起來傻裡傻氣的,但卻有很溫和的微笑。

「真的嗎?...」

有些不敢相信,十字軍問著兄長。

「是啊,當初我們也不相信,但他可以仔細地將當時的情景告訴我們,甚至現在已經荒廢改建的魔法學校有哪些部門設施他都清清楚楚。」
「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久了大家也都習慣了。」
「父王有聘他到吉分去教書哦!...只是那時候阿淵你到愛爾帕蘭去上課了。」

聽著兄長述說往事,十字軍才依稀記起似乎曾經也有這麼一個紅色身影。
只是小時候離自己已經太遙遠,沒剩下什麼印象。

「這幾年在吉分過的還好嗎?瑞軒...」

米爾說完,回頭看了看紅髮賢者。

「託你們的福,除了還是路痴以外都很好!」

紅髮賢者摸摸頭,米爾只是笑著拍拍賢者的肩膀。

「很久沒回來了,晚點一起來聖誕宴會吧!」

「嗯!」

看著兄長與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十字軍只是笑笑點著頭。
說要回房準備宴會的服裝告別了兄長與賢者,十字軍漫步在走廊上,思索著方才聽到的事情。

穿越時空...?
只能說自己從未去想過,甚至是聽過這件事情。
看到兄長深信不疑地說著,也難以去懷疑那位賢者是真是假。

也罷...

甩甩頭,自己的房間已經到了,十字軍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阿業?」

出聲叫喚著,看到在水盆邊專心洗著臉的神官,十字軍笑著走近。

「哇!」

突然從背後一把抱住神官,著實地把神官嚇了一跳,卻一點都不生氣。

「阿淵...你又來了...」

回頭摸摸十字軍的臉頰,習慣性地替他撥撥頭髮。

「剛剛去找米爾陛下嗎?」

「是啊。」

替十字軍一起準備宴會要穿的衣服,神官一邊關心著。
聽著十字軍說的那位賢者的事情,神官也很驚奇地點著頭。

「但是到了五十年後,認識的朋友們都好老好老了...」
「還能見的到他們嗎?」

神官說著,才讓十字軍驚覺。
是啊...即使是可以一下子到了五十年後,那這個時代呢?
自己所認識的朋友們...甚至是,自己所心愛的人,到那個時候還在嗎?

「......也是...」

想到這突然感到有點悲傷,十字軍彷彿能體會那位賢者溫柔眼神中隱藏的哀愁似地。

「等下有機會,我再把他介紹給阿業認識!」

「好啊!」

看著神官的笑容,十字軍心想。
如果過去已經不再復得,至少還有現在能夠把握...

阿業或許也能夠陪那位賢者老師說說話,他會開心點吧?

「好啦...快點準備吧!」

搔了下神官的癢,十字軍跟神官笑鬧了起來。


是啊...要把握還這麼幸福的現在...







「歡迎歡迎!好久不見!」

晚間宴會的時間已經開始了,米爾站在門外招呼著許多賓客。
每年僅有這麼一次,散居於米德加爾特全域的皇室相關人員會回來。
互相寒喧著,彼此在一年間都難以見面,所以更得好好利用這段時間。

「哇,好多人哦!」

十字軍帶著黑髮神官也來到了宴會會場,第一次見到這麼盛大的宴會,神官看的張大嘴巴。

「多來幾次就習慣的了。」

拍拍神官的肩膀,米爾從旁邊走了過來。

「米爾陛下...」

對米爾笑笑,神官有些不好意思。
聽說今天來的不是皇室的親戚,就是對王國有恩的人們。
自己只是受僱於中央的一個人罷了,來參加這種宴會似乎有些高攀。

「笨蛋,你可是阿淵最重視的人啊。」

聽了神官的煩惱米爾笑笑,鼓勵了下把兩個人推進會場。

即使有些沒自信卻仍打起精神,看看身旁的十字軍已經開始在寒喧了,神官也加緊腳步跟上。

「阿淵,幾年沒見到你,長這麼大了啊?」

「伯伯...我好久以前就這麼了吧!」

看著十字軍跟同樣擁有一頭金髮的皇親國戚們對話,神官只能在一旁點點頭微笑。
諾大的會場裡,竟沒幾個人認識。

「果然是太低調了吧...」

搔搔臉頰,神官稍稍往會場裡走去。
關心在任何地方的服務人員是神官的習慣,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神官也都樂在其中。
也許還是出身低賤的自卑感作祟,神官總覺得自己在服務人群的時候自在的多。

「你好...需要幫忙嗎?」

一邊伸手幫忙服務人員擺放盤子,神官輕聲問著。
鮮少參加宴會,所以也沒什麼特別的禮服穿。
神官只是穿著一件簡單的黑色外袍,把及肩的頭髮紮成一束小馬尾。

「嗯?好啊!...正好人手不太夠呢...」

服務著的侍女似乎也沒想太多,簡單地交代了一下要做哪些事情,便趕往令一邊去忙了。
神官默默地把盤子一個一個擺放好,四周走來走去的賓客們說著的話題,他不了解也無法介入。

「哇!...差點...」

差點讓一個盤子滑落,神官確定抓好盤子以後鬆了口氣。

「嗯?弟弟你怎麼一個人在這邊忙呢?」

一個溫厚的聲音從眼前傳來,神官抬頭一看,是一位戴著旋轉眼鏡的紅髮賢者。
雖然是宴會但卻沒有穿著宴會的服裝,所以神官輕易地認出他是個賢者。

「啊...我...我在排盤子...」

深怕被發現了侍女們會被主管找麻煩,神官趕緊解釋。

「是我自己要幫忙的!不關她們的事唷!...」

賢者只是笑笑,伸出手摸摸神官的頭。

「嗯...真是個好孩子...」

不明白賢者為何這樣說自己,卻看到賢者端起一杯酒。

「你也陪我去陽台散個心好嗎?」

「?」



「哇...好冷啊。」

走出陽台,外面正在下雪呢,沒穿很多的神官馬上縮起身子。

「把這穿上。」

一旁的賢者脫下了他的披肩替神官披上,大大暖暖的讓神官感到沒那麼冷了。
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頭看看賢者。

「這樣你會冷吧?...」

賢者只是笑笑,舉起手中的那杯酒喝了兩口。

「不會...那裡比這邊冷多了...」

「?」

看著身旁賢者溫柔的表情,卻能感受到深重的寂寞。
藏在旋轉眼鏡下的雙眼雖然看不到,但神官彷彿可以看到那雙眼中濃濃的哀愁。

「你有心事嗎?」

稍稍走近賢者身旁,神官抬頭看看他。
賢者就跟十字軍差不多高,只是瘦了點,一頭紅髮在飄著雪的風中搖曳著,反而顯得寂涼。

賢者搖搖頭,輕輕伸手摸摸神官的臉頰。

「她也是個善良的孩子...」

話語似乎跟著思緒一起飄向了遠方,賢者說的話神官聽不懂,但賢者溫暖厚實的掌心卻在寒冷的雪中顯得清晰。

一會兒賢者搖搖頭,輕拍了下神官的肩膀。

「回去裡面吧,免得著涼了。」

恢復了溫暖的笑容,賢者輕推著神官走回宴會廳。

「謝謝你陪我喝這杯酒。」

「哪裡......」

沒有收回自己的披肩,賢者緩緩消失在眾多的宴會人群間。

「......」

看著那位賢者的背影,顯得好寂寞。
就像與這世界格格不入般,曾有過這種感受,神官的心頭覺得有些緊。


「阿業!你怎麼在這...跑哪去了我剛剛都找不到你呢!」

身子從背後被拍了一下,回過頭發現是十字軍。

「啊...我到處晃晃...」

「哈哈...我剛剛都找不到你,怕你在這邊迷路了呢...」
「肚子餓了嗎?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十字軍搭起神官的肩膀往餐點區走去,不經意發現那位賢者沒有取回的披肩,神官有些茫然。

「......」

想到那位賢者孤單的樣子,這樣有人在意的自己,實在幸福太多了...






熱鬧的宴會隨著燈光緩緩變暗,悠揚的琴聲響起,進入了浪漫的跳舞時間。
會場中央騰出了空地,幾盞浪漫的燭光透過彩色玻璃投射著,七彩令人炫目。

不管是情人或是老夫老妻,盛裝打扮前來參加的人們都起身到了空地互相搭著肩跳起舞步。

「哇...」

看著會場中輕輕跳著社交舞步的賓客,神官目不暇給。
沒機會在這種宴會中待過,看著眼前的浪漫景象,神官像是看呆了。

肩膀被拍了拍,又輕輕地搭上。
回頭看到對自己微微笑著的十字軍。

「阿淵?」

十字軍的笑容有別的意味,神官輕聲詢問著。
十字軍只是伸手放下神官的頭髮,替他整理了下衣服。

「要不要跳舞?」

輕輕撫著神官的臉頰,十字軍挨近了點問著。
沒有想到十字軍竟然提出這種邀請,神官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會跳舞啊...」

低聲唸著,沒有參加過正式宴會的神官根本不懂得跳社交舞,面對十字軍的邀約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關係,我教你!」

不由得神官拒絕,十字軍攬著神官的腰際把他拉進舞池。


十字軍要神官搭起他的肩膀,跟著他的腳步移動。
但沒跳過舞的神官顯然腳步笨的很,不是不小心踩到十字軍的腳,就是差點絆倒自己。

「啊...」

雖然十字軍小心地控制神官的腳步,但還是不小心採到了旁邊的女士群擺。

「對不起...」

趕緊道歉,神官有些挫敗的神情十字軍看到了,趕緊摸摸他的臉頰鼓勵著。

「我們旁邊一點就好了。」

昏暗的光線似乎可以不用擔心親暱的動作,十字軍親親神官的額頭,稍稍帶離了人群集中的地方。


「我真的跳的不好...」

不小心亂了腳步,神官沒自信地搖搖頭停了下來。
鮮少上過正式場合,連要說些什麼客套話都不熟練,更不用說跳支需要練習過的社交舞。

牽著神官的手,十字軍有些心疼。
知道神官不是出身顯赫,也沒有好好唸過書。
許多貴族禮儀對他來說太過生澀,卻要他一下子熟練。

想也知道不可以,十字軍摸摸神官的頭。

「那我們回去吧,有機會我再請哥哥找人教你。」

「嗯...」

輕輕挽起神官的手,十字軍跟其他人寒喧了下便帶著神官離開了宴會廳。


「阿業,真不好意思。」

回到十字軍的房間,輕輕替神官梳頭髮,十字軍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
神官只是有些疑惑地看看十字軍。

「什麼不好意思?」

根本沒有繼續注意方才的事情,神官回到房間才想到忘記把披肩還給那位賢者。
看看神官清澈的眼眸,十字軍挑挑眉。

「唉,真怕你哪天被拐走。」

攀上神官的肩膀,又把手往下環緊了神官的身子。
把頭埋在神官的頸窩,十字軍感受著眼前的小小溫暖。

「呃...我不會吧...」

把披肩折好放在床頭,神官回過頭看看還賴在自己身上的十字軍。

「阿淵,很晚囉...睡覺吧。」

推推十字軍的頭,神官笑笑。
只有這種時候十字軍才會這樣撒嬌,也許他連自己的兄長都不曾這樣賴著呢。

「哇!...」

身子冷不防被一推,神官腳步站不穩地滾到了床上。
一雙大手又緊緊抱住自己。

「阿淵...」

看到十字軍也跟著撲到床上,輕輕靠在神官胸前磨蹭,神官只是溫柔地笑笑。

「今天你喝了酒,所以乖乖睡覺。」

把十字軍的身子往旁邊推,神官坐起身替十字軍蓋被子。
溫柔地摸著十字軍的頭髮,不一會兒十字軍就沉沉睡去。

「......」

神官看著十字軍因為喝酒而泛著紅的雙頰笑笑,回頭看到自己擺在床頭的披肩。

想到那位賢者眼中的孤單寂寞,神官的心頭有點酸。
不知道那位賢者是不是還會繼續留在中央?
如果是的話...陪他聊聊天或許會好一點吧...

明天打聽一下那位賢者在哪,把披肩送過去再跟他答謝一下吧...






「......」

早晨的陽光從不遠的窗戶灑落,總是習慣睡靠近窗邊的神官先醒了。
翻了個身看看一旁熟睡的人,神官溫柔地笑了笑。

「喝太多啦...看你要睡到什麼時候。」

從被窩中爬起,神官穿起上衣,走到鏡子邊梳洗著。
整理好了頭髮跟衣服,神官搭起白色外袍。

「先去還這個吧。」

拿起床邊桌子的那披肩,神官輕輕推開門走出了房間。



「早啊!」

「早~」

雖然還是清晨,庭院裡卻已經有很多僕人在打掃整理花木了。
看到了神官紛紛道早,神官也笑著回應。

這樣的生活很平凡,卻很幸福。
週遭有許多人們都是善良的,不需要時刻擔心自己會怎樣。
安心的感覺讓自己臉上的微笑也顯著了些,神官點了點頭。

「米爾陛下...」

輕輕敲了下已經打開的門,神官走進了書房。
米爾正在分類一些呈報上來的公文,即使已經當上國王數年,但對王國這樣熟悉的還是只有他。
於是許多公文仍然是靠米爾親自審理。

「阿業?早啊。」

打了個招呼,米爾邀神官坐下。

「什麼事情?」

請僕人端來了茶水,米爾撇眼看到神官手中的披肩。

「那個是?」

發現米爾注意到了,神官點點頭。

「這是昨天一位賢者借我的...可是我沒問到他的名字,所以想來問問米爾陛下。」

神官淺淺笑著,彷彿還留著那股暖意。
米爾接過披肩端詳了下,覺得有些眼熟,回想了下昨天參加宴會的賢者。

「嗯....阿業,那位賢者有什麼特徵?」

「啊...他帶了一副眼鏡...紅頭髮,跟米爾陛下差不多高!」

米爾點點頭,露出一附果然如此的表情。
把披肩還給神官,米爾吩咐了一旁的隨從幾句。

「請他們帶你去吧。」

站起身,米爾指示了下,神官也點點頭。

「阿業。」

正要走出門的時候,米爾突然叫住了神官。

「?」

「有空多陪他說說話,我會很感謝你...」

米爾若有所思地說著,對神官輕輕點了頭。
還不懂米爾這番話的意思,神官雖有些疑惑,但想想不能佔用僕人太多時間,便先離開了書房。


「嗯...這邊嗎?謝謝你!」

隨從帶著自己到了某間客房,告訴神官這裡就是了以後,在神官的道謝下離開了。

「嗯...」

看看客房的門,神官鼓起勇氣敲了敲。
但也許是太早了吧?敲了許久都沒有人回應。
正當神官有些擔心那位賢者是否還在睡的時候,房門才被緩緩打開。

「?...啊,是你...」

打開房門的的確是那位紅髮賢者,只是他像是被吵醒似地只穿著睡衣,也沒有戴著那付招牌似的旋轉眼鏡,看起來有些惺忪。

「嗯!...抱歉,吵到你休息了嗎?...」

有點擔心,神官趕忙行了個禮。

「沒有...我想也差不多該起床了...」
「有什麼事情進來說吧。」

打了個喝欠,賢者稍稍地後退讓神官走進客房。

「你坐一下,我洗個臉馬上好。」

要神官在一旁的小沙發先坐著,賢者笑笑走向一旁的水盆。

在沙發上待著有些不自在,本想說趕快還一還披肩就好,卻又不經意想到米爾說的話。

「抱歉,我好了。」

梳洗完走回沙發邊,賢者只穿著簡單的家居服也在沙發上坐下。

「嗯...」

「很高興再見到你,找我什麼事?」

賢者問著,神官才把手中的披肩拿出來交給賢者。

「哦...原來是這個,你真是個好孩子。」

賢者溫柔地笑笑,看著神官摸摸他的頭。
神官不經意地發現眼前的賢者有一雙紅色的眼睛,很少見,不由得直盯著。

「嗯?...你對我眼睛有興趣嗎?」

賢者眨了眨眼,神官誠實地點點頭。

「嗯!...很少見到...」

聽著神官這樣說,賢者的神情變的有些憂鬱,皺了皺眉。

「你會覺得很可怕嗎?」

賢者的紅色眼瞳中染上了些淡淡憂鬱,神官只是專注地看著賢者那特別的眼睛,一會兒搖了搖頭。

「不會啊!很漂亮...」

神官淺淺地笑著,幾乎沒有看過有人有這樣紅色的眼睛,但眼前賢者的眼睛卻沒有任何妖異的氣息,反而帶著很深遠的智慧般。

「呵呵...」

賢者笑笑,又伸手摸了摸神官的頭。

「你是第二個這樣說的人...」

賢者溫柔地笑著,引來神官的疑惑。

「那第一個是?...」

想也沒想就問了,卻看到賢者眼中的憂鬱加深了點。

「她已經死了。」

有些難過地別過頭,賢者似乎努力忍著悲傷的情緒。

「.....怎麼會...」

聽到這樣意外的答案,神官有些意外,看到賢者有些難過的神情,忍不住摸摸他的臉。

「對不起...」

「笨蛋,這不關你的事...」

輕輕拉住神官的手放回神官的跟前,賢者收起憂傷的情緒細細地看著神官。

「你知道為什麼昨天我找你嗎?」

神官搖搖頭,看著眼前賢者還帶著淡淡憂鬱的雙眼。

「因為...」
「唉...其實你們很像...」

似乎有些對不住神官,賢者縮縮眉頭,說的有些不好意思。
神官根本沒去想這件事情,專注地看著賢者想聽他說些什麼。

「如果米爾有告訴你我怎麼來的,也許你會清楚一點...」

「米爾陛下?」
「啊...你該不會就是米爾陛下的老師....」

這才發現米爾所說的就是眼前的賢者,回想那時阿淵說的話,神官點點頭。
眼前的賢者淺淺地笑了笑,起身去倒了兩杯水。

「你願意聽我說說嗎?...」

「當然可以啊!」

毫不猶豫地回答,神官真誠的雙眼看在賢者眼中卻有些模糊了。

「嗯......」


小麻...我終於見到一個,跟你好像、好像的人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番外篇-...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下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62397786嗨~大家好
插畫-五夜參加《闌尾11700GP感謝祭》作品名稱-聽說這動作好像很幸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