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下篇 (六)

作者:此風│2008-09-07 05:01:43│贊助:0│人氣:192
「.........」

從痛楚中清醒,黑髮神官抬頭看了看,自己仍舊還在那片幽暗中。
那個魔物呢?...到哪去了...

黑髮神官試著閉起眼睛,讓自己眼前的視線慢慢清晰。




「......阿淵?...」

一睜開眼就看到自己眼前熟睡著的十字軍,雙手緊緊地抱著自己的身子。

好溫暖...

微微皺著的眉頭似乎表示著即使在睡夢中也為了某件事情而操心,黑髮神官漸漸模糊的視線只能帶著些許眷戀地注視著十字軍。

「阿淵...辛苦你了......」

意識又漸漸模糊,原本還奢望著可以動動手摸摸十字軍的臉頰,神官卻無法阻止自己的意識被黑暗所侵略。


『看夠了沒?』

脖子被緊緊地掐住動彈不得,黑髮神官只能勉強看看眼前的惡魔侍者。

「.........」

既不想回應也不想答話,幾天下來黑髮神官已經能夠冷靜分析事情。
稍稍地能抓住一些環境的資訊。

知道當侍者不在的時候,自己還能擁有些許身體的掌控權。
因為侍者使用他的能力讓自己的身體處於睡眠狀態,他才得以掌控自己的身體。
前些日子讓自己的精神極度磨滅的惡夢...八成也是他所為的吧......

這個黑暗的空間也許就是自己的淺意識,只有這裡他無法徹底掌控,所以才會把自己的精神幽禁在這裡。

『不給你難看點,就以為不用怕我了?』

惡魔侍者搖晃了下還被自己抓在半空中的神官,又粗暴地將他摔往地上。

『我就是看到那群人中你最懦弱,大家也最瞧不起你,才選你當我的目標的!』
『沒想到你竟然這麼頑強,讓我用惡夢襲擊你這麼久才壓制你的精神。』

冷靜地忍住被掐後的呼吸不適,神官只是靜靜聽著侍者說話。
不知道是否連痛覺都已經被他控制?自己即使只在潛意識裡,卻仍然會感受到痛楚。

閃過一個念頭,神官卻淺淺地笑了。

『笑什麼!』

似乎對於侍者對自己暴力的行為已然習慣,但還是擔心侍者會有什麼不好舉動,神官收起笑容。

『看來是讓你過的不夠難看,也罷,今天我就要收拾中央城了...』
『屆時我只管走人,大家都會把你當罪人看!...你會死的很悽慘的!』

絲毫不在意聽的人的感受,惡魔侍者邪笑地說道。
神官冷靜的神情下藏著些許的決心。

我會讓你後悔選擇我讓你下手......


「嗯?...」

感受到懷裡人而的騷動,十字軍有些意外。

「阿業?...」

稍稍放開手讓懷裡扭動著的神官可以自由動作,十字軍征征地看著自顧自起身的神官,雖然有些意外,但還是詢問了下。

「阿業,你醒了啊?...有沒有好一點?...」

溫柔地詢問著眼前的神官,十字軍也跟著坐起身。

「嗯...我好多了...」

微微一笑,黑髮神官看了看十字軍,稍稍地恭身挨近。

「阿業?...」

十字軍看著自己靠上來的神官有些意外,但還是伸手輕撫他的背。

「累了嗎?...還要不要再睡一下?」
「阿業?...」

沒想到眼前的神官像是沒有聽到自己的話語般,越靠越近直到已經貼到十字軍的臉頰。

「阿業?」

捧著十字軍的臉頰,黑髮神官輕輕覆上十字軍的雙唇。
有些反應不過來,十字軍摸摸神官的臉頰詢問著。

「阿業...怎麼了嗎?」

眼前的黑髮神官只是笑笑,卻迷濛地彷彿看不到他的眼神。

「只是太想你了...忍不住...」

話還沒說完,黑髮神官搭在十字軍胸口的一雙手卻迅速地掐上十字軍的脖子。

「!......」

被如此快速的動作給嚇了一跳,十字軍還來不及防備,脖子便已經生硬地被掐住。

「唔!...」

使勁地要拉開掐在自己脖頸的那雙手,卻發現這股力量大的不像一般人。
這不是...阿業......!

「喝啊!!」

畢竟還是訓練有素的十字軍,終於使勁扳開那雙手退到了床邊。
看著以前黑髮神官確有著完全異樣的神情,十字軍雖不敢確認,但他很明白真正的黑髮神官不會有那樣的眼神。

「你是誰!?你把阿業藏到哪裡去了!」

迅速地取下了牆邊的配劍,十字軍作出防備的姿勢大聲詢問著。

黑髮神官只是詭異地一抹笑,才緩緩開口。

『他?他就在這裡啊!』
『這就是他的身體,你想怎樣?拿刀把他劈成兩半嗎?』

像是骨骸焚燒般的聲音說著,第一次聽到的十字軍感到一陣寒冷。
拿著配劍卻無法動作,方才眼前的黑髮神官提醒自己的事情讓十字軍有些躊躇。

『來啊!如果你不殺了我,我會殺了你!』

眼前的黑髮神官猛地朝自己衝過來,十字軍差點來不及閃開,床頭的柱子應聲倒塌。

「!...」

依然邪媚地笑著,眼前的黑髮神官舉起看似骨折的右手給十字軍看看。

『人類真是脆弱的生物...稍稍一碰就支離破碎了...』

嘲笑似地看看十字軍,黑髮神官又再一次地衝向十字軍。
想著眼前的即使不是阿業,卻是阿業的身體...十字軍只敢閃躲,不敢揮刀。

『一刀殺了他啊?要打敗我只有這個方法!不過我想你做不到吧!』

狂妄地笑著繼續攻擊著十字軍,黑髮神官手所伸及的地方都揚起了一陣暴風,不一會兒整個房間便已狼狽不堪。

「......」

光是要閃避眼前的攻擊便已經有些精疲力竭,又不能出手攻擊他,十字軍氣喘吁吁地靠到了牆邊。

「渾蛋!只會利用阿業的身體做些壞事情!」

忍不住粗口,十字軍勉強打起精神站穩準備迎接下一波攻勢。

『那又怎樣!?』

黑髮神官像是刀刃一樣快速掠過的手削去了十字軍的睡袍一邊的袖子,卻剛好被十字軍抓住空隙,使勁地抓住黑髮神官的手。

黑髮神官卻一點也不緊張似地看了看十字軍。

一瞬間,黑髮神官的神情變的溫柔,輕輕地喊了句。

「阿淵...」

「阿業?...嗚!」

沒發現這是圈套,十字軍胸前著實地被尖銳的指甲畫出了一道傷口。
力道大到足以讓十字軍站不穩而跌倒,還來不及起身,一支腳便已經經踏上十字軍的胸口。

『愚蠢的人類!...連這種小圈套都上當?...』
『真無法理解你們那種為人豁出性命的蠢事到底是誰發明的?』

「嗚!...」

胸前巨大的傷口被黑髮神官狠狠地踐踏,即使身體再怎麼好的十字軍也無法忍受這般的痛楚。
傷口滲出的血液緩緩流到了地面,染紅了淺色的地毯。

「阿業......」

顫著手伸向眼前的神官,十字軍還不打算放棄。

「阿業...我知道你一定在...」
「快醒醒...」

失血讓十字軍不自主地喘起氣來,伸出的手依舊不肯放下。
因為他注意到,眼前的黑髮神官已經沒有動作有一段時間了。

「阿業...聽到了嗎?...我在呼喚著你啊...」

十字軍勉強擠出了個笑容,卻換來一陣更使勁的踩踏。

「啊!...呃!!」

看到黑髮神官的神色又恢復異樣狂妄地笑著。
十字軍幾乎想要放棄。

『愚蠢的人類!你們還在惺惺相惜?』
『我剛才已經把那個礙事的傢伙處理掉了!現在只剩你而已!』

見到十字軍動彈不得,黑髮神官得意地走到十字軍跟前。

「欸...阿淵,我最喜歡你了...」

刻意用著黑髮神官的聲音說話,隨即又大聲地笑著。

「哈哈哈哈!人類真是太愚蠢了!」
「你們不過是我們手中的幾隻小蟲子罷了,還想要打敗我們?」


黑髮神官在十字軍身旁蹲了下來,調侃地挑挑十字軍的下顎。

「欸...死之前想做什麼?我可以讓你有個美夢在痛苦地死去!」
「快說啊!啊哈哈哈哈!」

正當黑髮神官得意地大笑著的時候,原本倒在地上的十字軍冷不防地起身,用全身衝刺的力量將黑髮神官壓到了就在一旁的窗戶邊。


窗戶底下就是比城堡高塔還深的護城河,黑髮神官被十字軍緊緊壓制著,半個身子就懸在窗外。

『愚蠢的人類!...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打敗我嗎?死的只會是他還有愚蠢的你而已!』

意外發現自己處於弱勢的黑髮神官咆哮著,夜晚的風很冷,凍的幾乎讓人手腳要僵硬。
忍著自己胸口巨大的疼痛,十字軍再一次壓制住黑髮神官想掙扎的身子,卻也讓黑髮神官已經超過了半個身體露在窗外。

『你想親手殺掉自己最愛的人?愚蠢的人類!』

發現十字軍是認真的,黑髮神官顯得有些慌亂。

「我相信阿業會原諒我的...」

默默地念著,十字軍舉起了了懷中的配刀就要狠狠地往眼前人兒的胸口刺下。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悽瀝的哀嚎聲迴盪在整個中央城內,甚至連遠處的樹叢都為之顫動。



「......」

緊抱著懷中的身子滑坐到地面,十字軍終於失了氣力。

「阿業......」

疼惜地撫著懷中身影被刀尖劃傷了的側臉,十字軍點點頭。

「結束了...一切的惡夢都結束了......」

下意識地念著,十字軍彷彿看到了黑髮神官溫柔的笑容。

「阿業...我做的對嗎?...請你告訴我......」

話還沒說完,十字軍的眼前已經一片黑暗。


我做的對嗎?阿業...





第一次在斐楊看到那時的你,直覺你是個害羞內向的人...

你也許不知道,當我知道你來到中央是為了找我,其實我開心的不得了。

是因為我們之間有命運的羈絆嗎?...

不...
如果不是你踏出了這第一步,我們也許就不會再次相遇......



「......阿業...」

濕了眼框,十字軍緩緩睜開雙眼。

看著天花板,十字軍有些沉默。

「我還活著嗎...」

四周一個人也沒有,胸前還痛著的傷口已被包紮。
撐著身子爬下床,現在是清晨吧?...可以聽到枝頭有鳥兒在啼叫。

心中一片漠然,昨天?也許是更之前...自己最後一次醒著的那一夜,發生的事情...
走在走廊上,十字軍看看自己的手。
記憶已經一片混亂,痛苦與悲傷攪和成了一團泥漿。

「......哥...」

終於在空無一人的中庭看到了自己的兄長,也才發現其實還是有許多僕人在忙著。

「啊,阿淵...你醒了?...傷口還會痛嗎?」

溫柔地摸摸十字軍的臉頰,長髮神官關心著。
看到自己兄長一點都不意外的樣子,十字軍不禁疑惑。

「...我昏迷多久了?」

「不騙你,整整一個禮拜。」

聽到長髮神官這樣說,十字軍也有些意外。
一點感覺都沒有,對自己來說彷彿只是作了一場夢而已。


「哥...阿業他...?」

躊躇了許久,十字軍還是鼓起勇氣問著。
他不敢奢望看到眼前的兄長會給他什麼好消息,因為自己確實......

「他啊...」

長髮神官嘆了口氣,似乎考量著什麼似地猶豫著。

「阿業...阿業怎樣了?...」

其實自己是無法接受那樣的事實的,卻又不敢面對自己所作的事情。

「笨蛋,你比我還著急。」

長髮神官從口袋裡摸出了一條白色十字珠鏈遞給十字軍,十字軍本還有些疑惑。
卻在看到十字珠鏈後愣住了。

「還記得這條項鍊嗎...為了替他祈福而配戴著的...」
「你的劍刃剛好刺中它...所以被彈開滑掉了,沒有傷到要害...」

十字軍抬起頭,眼裡早就忍不住盈出淚水。

看著破裂的十字架,十字軍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神又將他環給了自己...不...也許是因為他的好連神都不願讓他先走一步...

「到頭來...是他信仰著的神救了他...是嗎?」

輕輕摸著十字軍的頭,長髮神官容忍十字軍兒稚地哭著。
失去與獲得的喜悅難以言語,從絕望中爬起再見到光明的時候,心中想著的是什麼呢?



「.......」

走進還有醫師守候的房間,十字軍慢慢地接近心中眷戀的那個身影。
安穩地睡著就像以前平和的日子一樣,卻已然看不見先前的陰霾。

輕輕把手放在他的胸前,小小地卻穩定的心跳聲證明著他還活著。

是啊...他說過,無論如何只要活著就好。
只要活著,就可以不斷前進。

哪怕是一路崎嶇...


「我真傻...」

如果當時還有更好的方法,自己還會這樣做嗎?
換來了許多的悔恨,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他一樣幸運啊...

總是出聲讓自己冷靜下來的他...


「阿業可能會昏睡更久...我想他也很累很累了吧。」

長髮神官說著,十字軍點點頭。
看著熟睡的小小身影,至少十字軍放心的多。

「好好睡吧...再也沒有惡夢可以侵襲你......」

輕輕撫過黑髮神官的臉頰,顯得輕鬆些了的神情讓十字軍安心。
無論如何都要守護著這小小的身軀,即使已讓他經過許多苦難,但自己不能因為這樣就拋下他獨自傷心。
如果傷害了他,最好的方法不是逃離他躲起來,而是繼續陪著他,將心中的傷口癒合啊。



「對了阿淵...」

回到中庭,長髮神官稍稍停下腳步。

「?」

長髮神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又抬起頭。

「昨天,我已經即位了...」

「咦!」

長髮神官將手中戴著的王室傳承戒指給十字軍看,十字軍愣了好一下。

「所以你不能叫我哥哥...要叫我陛下!」

說著卻是開玩笑的語氣,長髮神官趁機騷亂了十字軍的頭髮。

「!...笨蛋!」

發現自己被調侃了,十字軍回頭追著跑遠了的長髮神官。



春天的花已經盛開,是否所有人都可以像花一樣展開笑顏呢?

看看天空中,連日的陰霾已經被一掃而空了。

「該是放晴的時候了...」


長髮神官停下來看著清澈無暇的天空,十字軍也跟著抬頭。


「明天會是更好的一天,是吧?」

灑落的陽光映照著兩雙跟天空一般湛藍的眼眸,十字軍點點頭。


「會的!...」


因為,我們都還活著,擁有無數的路還可以走。


是這樣的啊,阿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下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番外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