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下篇 (三)

作者:此風│2008-09-06 03:06:02│贊助:0│人氣:230
「......」


黑髮神官有些呆然地站在中央城出入口前。

滿街的彩帶和慶祝般的裝飾,街上人們臉上洋溢著的快樂色彩。
旗幟上掛著紅色的祝福語,偶爾會有彩色的碎紙片飄落。

「...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回來花了多一點時間,已經是從夢羅出發的三天後了。

見到普隆德拉城熱鬧像是什麼慶典般的景象,神官不自覺地開口念著。

「哦!聽說皇室要舉辦婚禮,國王很開心要大家慶祝呢!」

一旁的小販耳利聽到了,開心地回答著。
還不忘補充一句令他們更開心的話。

「國王說為了慶祝,今年的稅收要減半呢!大家都很開心!」

「......」

對小販點點頭微笑回應,神官只是緩緩地往前走。

皇室要結婚...

神官沒有多想,只是依照習慣地走回城裡。
四周一切像是祭典的景象似乎對神官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影響似地,默默地穿越在熱鬧的人群中,彷彿隔了一道牆一般聽不到任何聲音。

「請問國王有空接見嗎?...」

直直地來到了接見大廳,中庭內也佈置了許多花環與彩帶,黑髮神官似乎不受任何影響似地,平靜的神情詢問著大廳前的警衛。

「噢,小的去問一下!國王剛剛有客人!」

「嗯,謝謝你。」

在大廳門口等待了好一陣子,許多僕人忙碌地在身後穿梭著,個個都帶著愉快的微笑。
神官臉上的似乎一點也感染不到那種開心,彷彿他不在這個世界般。

「神官大人,小的去詢問...國王說您可以不必跟他報告了...」

衛兵終於回來,簡短地說了一句話,也許是不知道神官找國王要作什麼,只聽到國王回覆的衛兵有些摸不著頭緒。

「嗯...謝謝你。」

神官頓了下,點點頭跟衛兵道謝。

轉過身回到走廊,神官的腳步輕輕地踏在地上。
只是這樣在應該很熟悉的中央城走著,卻覺得自己好像走在陌生的地方。

陌生的景象...陌生的人。
記憶中明明很清楚的,這裡是什麼場所,那位僕人等等...
知道要在哪一個轉角轉彎,穿過哪一條走道...

卻覺得四周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世界。

「...抱歉...」

模糊的記憶跟自己眼前的影像重疊了,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僕人,神官下意識地回應。

「咦!...業大人,您回來了啊?」

沒想到意識中感覺陌生的僕人卻回過頭,有些意外地喚著自己。

「嗯...剛回來。」

「呵呵!業大人您回來的正好,後天皇子要成婚了呢!正好來的及參加!」

「皇子...?」

神官的臉上平靜毫無波瀾,緩緩地吐出了一個問句。

「是啊!就是海淵大人嘛!」
「大家都很開心吶!」

僕人臉上泛起一陣微笑,似乎洋溢著喜悅。
神官只是愣了下,看著僕人開心的模樣,彷彿機械式地換上一張微笑的臉。

「嗯...太好了...」

「大人也要記得來參加唷!」

「嗯...」

看著僕人笑著離開,神官臉上淡淡的微笑卻像是凍結了般不再變化。

回頭繼續走向自己意識中的終點,走廊盡頭的那扇門,緩緩地拉開門把,踏了進去。


「......」

「這是哪裡...」

緩緩地順著關起的門滑坐到了地上,神官看著天花板。

「我回來了...是吧?...」

淺黃色的天花板緩緩地變成灰黑色,然後眼前的所有景象也這樣緩緩地變黑了。



「米爾大人,這是您要的文件!」

書房門口也掛了個花圈,一樣專心批改著公文的米爾抬起頭看看送文件進來的僕人,順口問了句。

「阿業回來了嗎?」

這位僕人正好是負責打掃黑髮神官房前走廊的,米爾幾乎每天都會這樣問著。
僕人聽到只是愣了下,隨即用力地點點頭。

「嗯!小的剛剛正好在走廊上遇到業大人呢!」

「.......」
「他回房了嗎?」

似乎有些意外,米爾站起了身。

「小的方才看到業大人的確是往房間的方向...米爾大人,您要去哪?!」

「我等一下回來!」

僕人還來不及仔細詢問,只見米色長髮的神官迅速地跑出書房外,只留下摸不著頭緒的僕人留在原地。

「怎麼了啊?...」




「......阿業!」

看到房裡的燈亮著,米色長髮的神官敲了敲門,卻沒有人回應。

「?...阿業!阿業,你有聽到嗎?...」

見到沒有回應,米色長髮的神官似乎更著急了,敲了好幾下以後,試著轉動門把卻輕易地打開了。

「...阿業?...」

一個身影隨著門打開倒了下來,米色長髮的神官愣了下,隨即蹲下身扶起那身影。

「...?...」

黑髮神官輕閉著眼睛,就好像睡著一般,神情卻顯得很憔悴。
有些不安衝上心頭,米爾一把抱起黑髮神官走進房裡帶上門。

小心地走到床前,米爾將懷裡的身影輕放到床上。

「...發生什麼事了嗎?...」

檢視著黑髮神官身上不同於城裡配發而像是一般店面販售的神官服,還有黑髮神官胸前一圈一圈纏繞著的繃帶。

正疑惑著那繃帶是怎麼回是想上前看看,方才緊閉著的古銅色眼睛卻睜開了。

「...米爾大人?」

一點也不意外的語氣讓米爾覺得有些奇怪,征征地看著黑髮神官爬起身。

「阿業,這繃帶是...?」

有些擔心地問著,那一圈圈繃帶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沒事纏的。

「這個...夢羅太熱,曬傷的。」

輕輕地回答著,平淡的語氣讓米爾覺得自己彷彿在跟空氣說話。

「曬傷?...」

「不管這個了,阿業...你還好嗎?」

「?」

看著米爾擔心的神情,黑髮神官卻顯得有些疑惑。

「什麼還好?」
「發生什麼事了嗎?」

被黑髮神官這樣一問,米爾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句話。

「這...」

「阿淵他結婚是父王決定的...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跟父王解釋,而且父王已經下命令了...」
「你回來應該也看到,街上都佈置起來...」

「嗯?然後?」

黑髮神官的回答卻讓米爾愣了,看著對方平靜像是無風的水一般,米爾感到不太對勁。

「然後...?」
「阿業...你不應該這樣回答吧?...」

著實地感到眼前黑髮神官的不對勁,米爾擔心地摸摸黑髮神官的臉。

「阿業?...發生什麼事了嗎?...」

黑髮神官皺皺眉,抬頭看看眼前的米爾。

「嗯?...沒有啊,怎麼了?」
「阿淵要結婚,很奇怪嗎?」

只是聽到這樣的回答,米爾的臉色已經劇變。

「阿業...」

「你等我一下...不要亂跑。」

米爾似乎更著急了,很快地退出房間關上門,奔跑的腳步聲消失在走廊盡頭。

看著關上的房間門,黑髮神官輕輕低下頭。

「奇怪的是...我自己啊...」

默默地念著,黑髮神官的眼睛彷彿失去了焦距。




「父王...我真的...」

「阿淵,請別再無理取鬧了,父王知道你只是不想被拘束,放心,父王不會現在就叫你即位...」

「不是這樣的...父王...」

接見大廳裡,十字軍臉上的神色看起來一點也不高興,讓人無法想像他就是後天的新郎。
說出口的話語卻像是被成見無視,十字軍的臉上滿是挫敗。

「父王...請您聽我說...」

「...阿淵!」

正要開口,卻有個聲音從另一頭傳來。
回頭一看卻發現是自己的兄長。

「...哥?」

看到自己兄長的臉色很凝重,說話帶著些許的喘,十字軍感到有些奇怪。

「哥,怎麼了嗎?」

走下舖著紅地毯的台階到一旁,十字軍疑惑地詢問著眼前米色長髮的神官。
神官只是挨近了十字軍說了些什麼,十字軍的臉色也大變。

「父王!...孩兒先告退了!...」

看著喊了句便頭也不回地跟著神官離開的十字軍,國王只是皺皺眉。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什麼叫喜歡男人?...真是不知從哪學來的怪想法...」

一隻手輕輕地搭上國王的肩膀,輕巧像銀鈴般的女聲緩緩傳來。

「是呀,爸爸...」

金色長髮掩蓋著的,是一抹看不見的得意微笑。

「呵呵,已經這麼習慣叫陛下爸爸了?」
「乖女兒,再過三天就可以囉。」

「呵呵,女兒很不好意思呢,爸爸...」

甜甜的笑容彷彿是種迷藥,讓人無法控制般地墜入陷阱。


再三天...
就可以一步登天了。






「阿業?...」

用力地一把拉開門,十字軍很快地衝到了坐在床緣的黑髮神官跟前。

「阿業?...阿業?...」

像是要確認眼前的黑髮神官不是幻影般,十字軍摸摸黑髮神官的頭髮跟臉頰。

「阿淵...我回來了,恭喜你...」

像是看不到十字軍臉上的著急般,黑髮神官只是淺淺地笑著。

「阿業?...」

「為什麼要恭喜我?...」
「阿業...你怎麼了?...」

聽到黑髮神官的話語顯得更加錯愕,十字軍捧起神官的臉頰直直地看著他,注視著黑髮神官彷彿消失焦距的雙眼。

「阿業...」
「我...」

「阿業,我喜歡的是你,我要結婚了...卻是別人,你知道嗎?」

似乎不肯相信似地,十字軍焦急地對神官說著。

黑髮神官的微笑稍稍地收了起來,看了看十字軍。

「嗯...」
「但是阿淵要結婚了,不是嗎?」

感覺黑髮神官的焦距回來了,十字軍看到神官消失了的笑容,卻突然感到安心了點。

「是啊...阿業...你為什麼不意外?...」
「我要結婚了啊...」

像是想到什麼似地,十字軍的語氣中帶了一點受傷的感覺。

伸手輕輕撫上十字軍皺起的眉頭,黑髮神官用著溫柔的眼神看著對方。


「我知道...」
「我知道阿淵要結婚了,可是我能作什麼呢?」


看似什麼都沒有的眼神,其實隱藏著百般的無奈。
十字軍無法接下下句話,因為...阿業說的,是事實啊...

「阿業...」

注視著那雙隱藏著憂鬱的古銅色雙眼,十字軍的視線模糊了。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幾乎是長大以來第一次落下眼淚,十字軍像個孩子般無助地在神官懷裡哭著。

彷彿幾天以來的種種委屈都只能在此宣洩般,眼前只有淡淡溫暖的小小懷抱,卻是獨一無二的...

「我不懂...為什麼不可以跟心愛的人在一起?...」
「我不懂為什麼...」

緊抱著眼前瘦小身軀,只想將心中累積的無奈發洩掉。
淚水很快地潤濕了神官的白色長袍。

黑髮神官只是垂著雙眼看著懷裡像個孩子般無助的十字軍,伸手輕輕地撫著他的金色頭髮。

好像已經什麼都不要緊了...

因為什麼都已經不剩了...

長久以來,自己心中深深地鎖上的那種感情,可以將自己完全豁出去的那種想法...


「你已經不需要我了...」

像是催眠般的一句話語緩緩地在十字軍耳邊流著,即使無助地哭著卻仍然搖頭。

「不...我需要你...」
「什麼都不要也無所謂...我只要阿業就好......我只要阿業就好...」

說著,雙手卻抓的更緊,就像深怕眼前的小小懷抱會突然就消失了一般。

「人民需要你...國王也需要你...」
「你的妻子也...」

神官正想繼續說出口的話語被十字軍堵住,緊抱著眼前的人,消失的一切聲音源自於一對交疊的唇。

彷彿就像害怕眼前的他下一秒就會像是那微弱的聲音消失般,無法克制自己的索求去深深地吻著他。
淚水還沒停止...卻害怕又即將失去...

像是許久沒有呼吸一般,嗅到新鮮的空氣卻彷彿陌生。
失去氣力地倒在十字軍懷中,黑髮神官淺淺地喘著氣,垂著眼看看眼前那張還掛著淚水,卻也顯得無助的臉。

「別哭了...」

勉強伸手拭去那淚水,輕輕眨著的湛藍眼睛卻顯得憂愁。

「...這不像阿淵...」

坐起身子輕輕摸著眼前十字軍的臉,黑髮神官靜靜地看著對方。

「......」

收起眼淚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十字軍也只能這樣看著眼前的神官。
好一會兒,十字軍才伸手輕輕撫上神官的臉,顫抖的語氣輕聲說著。

「阿業...我們逃走吧...」

像是絕望中的話語顯得沒有生氣,卻又感覺的到那種奢望。

只是希望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僅僅是這樣渺小的願望...

「阿淵...」

「逃走...逃到沒有別人的地方去,什麼都沒有也沒關係...」
「只要有阿業就好了...」

十字軍無法忍住自己的眼淚再度奔流,緊緊地抱住眼前那瘦小的身軀,不願讓他看到自己無助的淚水。

「阿淵......」

輕輕伸出手抱緊了眼前無助的孩子,彷彿無聲地答應了這樣的請求。




「國王陛下,都已經準備好了。」

教堂裡綻放著炫彩的燈火,佈置著令人感到溫馨氣息的花圈彩帶。
彷彿整個中央一直都沉浸在幸福快樂的氣氛中,就這樣過了三天。

已經是大喜的日子,教堂悠揚的鐘聲敲著,似乎在告訴所有人這幸福的一刻即將到來。
許多恭賀的花圈不斷地搬進教堂,幾乎佔滿了整個走道。

教堂的座位上坐了滿滿的賓客,看起來都是達官貴人般華貴的裝飾互相比著耀眼。


鐘聲終於敲完了最後一下,迎著所有人的掌聲從門口緩緩現身的,是披著白紗的美麗新娘。
經過特別裝扮的粉嫩肌膚與耀眼的金色長髮讓在座的賓客都目不暇給,新娘悠悠地走向前方。

紛紛回過頭,眾人等著另一個期待的身影出現。

一分鐘過去了,門口只有不斷灑下的彩色紙片,沒有任何身影。

兩分鐘過去了,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

賓客席間已經開始譁然,站在台前的新娘眼中染上了些許的錯愕。

一個士兵模樣的身影這才急急地衝進來。

「...報告國王陛下!...海淵皇子他...不見了!」

就在在場所有人員的驚呼中,只有一個人淺淺地露出欣慰的笑容。

「......阿淵,終於還是依照自己的想法去作了...」

「!?...米爾,你說什麼?」

國王詫異地看著自己身旁米色長髮的神官,不敢相信他說出的話語。

「父王,我想已經夠了...」
「阿淵他從小就一直遵循著您的期望...這是他唯一一次作出自己的決定。」

似乎一點也不害怕眼前盛怒的國王,米色長髮的神官鎮定地說著。

「米爾...你竟然違抗父王的命令...他們到哪裡去了!?」

國王怒斥著,米色長髮的神官只是搖搖頭,淺淺地微笑著。

「到一個您永遠也找不到的地方...只是我想您也沒有機會找到了...」

米色長髮的神官突然衝向前用力抓住國王的身子,揮手灑了一個耀眼的痊癒術。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國王”突然發出了哀鳴,一道巨大的黑影從國王的身子裡竄了出來。

「那是什麼!?」

「是惡魔!」
「快逃啊!...」

賓客們紛紛嚇的往教堂外逃竄,只留下倒在一旁不醒人事的國王與披著白色禮服的女創造者。

米色長髮的神官冷冷地看著眼前的女創造者,嘴角拉出了一道微笑。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創造者也研究這個...」
「對人詛咒?...妳讓惡靈附上父王的身體,操控他的心智。」
「妳真的只是一個創造者而已嗎?」

米色長髮的神官緩緩地走下台階,來到身披白色禮服的女創造者面前。

「我已經調查過了,朱諾城主的女兒克利絲‧溫特,在十年前就已經因病去世了。」

「妳是誰?為了什麼作這些事情?」

凌厲地看著眼前已經不能稱作為女創造者的新娘,米色長髮的神官銳利的目光似乎無法動搖她的神情。

「我?」

像是地獄傳來般不斷迴蕩的聲音從女創造者的口中蕩了出來,四周泛起了黑色的霧,緩緩地攀上了新娘純白的禮服。
突然從女創造者身上吹來了強勁的風,讓神官不得不伸手遮掩。

『哈哈哈哈!』
『人類就是這樣的生物!只為了一己私心,就可以輕易破壞別人的美夢!』

強風散去,原本的女創造者已經不見了。
站在原地的是一個擁有向前彎曲的羊角,一頭金髮與媚艷面容的惡魔女僕。

「......!惡魔女僕...?」

有些詫異,神官看著眼前出現的美艷魔物。

傳說中侍奉撒旦的惡魔女僕...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無法理解應該早已被封印的惡魔一族為何可以出現在人世間,惡魔女僕只是邪媚地笑笑。

『這就是你們人類最悲哀的地方!明知道會造成別人的不幸...卻又為了一己私利而去破壞...』
『人類已經腐敗了!...我們惡魔統治人間的願望也就快要達成了!』

『被你識破並不造成我們的影響....我們仍然可以持續地破壞人類世界,只要利用人與人之間的私心就可以了...』

惡魔女僕狂妄地笑著,一邊輕巧地閃過了神官的攻擊一邊張開黑色的蝙蝠翅膀飛向空中。

『這是什麼沒用的東西!』

惡魔女僕只是伸手一揮,教堂壁上巨大的十字架便碎裂落下。

「父王!」

眼看著碎落的十字架就要砸落在國王身上,神官趕緊施放了霸邪之障。

「父王!...」

剛好檔下了碎落的十字架,在殘骸之中扶起安好的國王,神官看向教堂屋頂想找尋惡魔女僕的身影,卻只聽到迴蕩在空中戲謔的笑聲。

『啊哈哈哈哈...人類...真是太過脆弱的東西了...』

「......」

只能聽著遠去的笑聲,神官的面色是以往無法比擬的凝重。







緊緊地依偎在你的身邊,感受著熟悉的你的溫度...
不要放開我的手,我只害怕再也握不到了...



「...阿淵?」

輕輕看著那雙還未闔上的湛藍雙眼,黑髮神官伸手摸摸十字軍的臉頰。

四周有著淡淡的蟲鳴與流水的聲音,草蓬與木板搭建的小屋可以透進些微的星光。
這裡是汶巴拉--一個原始的世界。

從中央城花了一整天的時間來到這裡,也許是太晚發現,路上並沒有任何追兵。
即使到現在都還心跳不已,真的做了?這樣的事情...

「...我只是睡不著...」

回過神,對著眼前的人兒笑笑,十字軍輕輕將神官擁入懷裡。

「真的逃出來了...」

看著天井透下的微弱星光,十字軍像是保護一個珍貴的寶物般小心翼翼地緊抱著神官。
從小就對父王的命令唯命是從,也沒有想過要違抗...

但這次是真的下定決心,即使在尊敬父王,也不能對不起自己真正的感覺。

不敢想像著那時候賓客們會有多大譁然,十字軍搖搖頭想暫時忘記一切。

現在自己擁有的,真的只剩下懷中這麼小小的身軀了...

「阿業...會冷嗎?」

初春的夜晚在汶巴拉顯得冷冽的多,稍稍地使點力將神官擁的更緊,十字軍疼惜地摸摸他的頭髮。

「怎麼會呢...」

溫柔的聲音從懷中傳來,似乎自從那天以後,這種感覺就幾乎要被自己遺忘。
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卻有阿淵拉起自己的手。

為什麼呢...僅僅是這樣的自己...卻值得他違背父王的命令逃走。

神官在心中不斷地這樣疑問著,直到得到他的回應。

『因為阿業是無法被取代的。』

像是承諾般的話語深深地烙印在神官的心中,是啊...在自己心裡,你的地位也無法被任何人取代...

不免還是擔心著中央的事情,卻又被十字軍輕輕地收去言語。


如果可以相處的時間是最後一夜,就不要浪費了吧...




「報告米爾大人,醫生團已經來到了!」

「好,檢查身份以後帶過去。」

街上的彩帶還沒有拆下,只是談論著的話題不再洋溢著那種幸福快樂。

全中央城都知道了國王被惡靈附身的事情,大家紛紛擔心著所謂稅收減半是否只是國王開的大玩笑?

「米爾大人,人民們反映了一些事情...」

「謝謝你,我稍後會仔細閱讀。」

吩咐隨從收下資料,米色長髮的神官在中庭間快速地穿越著。

從自己為父王淨化了惡靈後,父王就一直昏迷不醒。
一邊要為父王處理許多大大小小的瑣事,又要注意著父王的病情,米爾忙的連笑容都沒有了。

「有人要接見的話,請他們稍等十分鐘。」

「是!」

關上書房大門,米爾輕輕走回角落的沙發邊坐下,吁了一口氣。

「帥哥,十分鐘不夠你好好休息吧!」

一旁走出了一個紫色身影,她是監視著米色長髮神官的女太保--妮。
雖說是監視,但卻讓米爾知道了自己的存在,現在則是維持著一種莫名的關係。

「妳不要也來吵我...」

皺皺眉頭,米爾往後靠在柔軟的椅背上想閉目養神一下。
女太保挑挑眉,看著無視自己就打起盹來的神官笑了笑。

「就說十分鐘哪夠你休息...我的米爾大人啊。」

女太保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彎下腰偷偷地親了下神官的額頭。

「好好睡吧...有我守著你。」





「米爾大人!?」

發現時間太久而擔心地打開書房的大門,守衛卻只在角落看到沉沉睡著的米爾。

「米爾大人...」

收小了聲音,兩名守衛戶看了一眼。

「沒有什麼事情吧?」

「是啊。」

很有默契地一起走出書房帶上了門,守衛們還不忘說著。

「米爾大人這幾天也辛苦了...」

「是啊,也許他來擔任國王,比較有力呢...」

書房裡,紫色的身影小心地走到睡著的米爾身邊,替他蓋上了一件外套。

「看吧....就說你一定累壞了,好好睡吧...」

妮歪著頭插著腰,一附莫可奈何的樣子,卻又忍不住細細端詳著米爾熟睡的臉。

「笨蛋...如果我也可以當你的新娘子就好了...」

小聲地說著就像怕被別人聽到一般,女太保小心翼翼地挨近了熟睡的神官跟前,輕輕地貼上了對方的唇。

「......我真不怕害躁...」

紅著臉,女太保不好意思地回頭看看還在熟睡的神官,搖搖頭。

「記住你什麼都沒聽到哦...笨米爾...。」

一轉身,紫色的身影又消失在空氣中,只留下熟睡的神官悄聲囈語。

「妮......」





「阿淵,你看...這裡有好多小魚哦!」

汶巴拉清澈的水邊蹲了一抹白色身影,對著正走向自己的人兒開心地說著。
來到這彷彿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已經幾天了,原本擔心的心情似乎也隨著這裡的溫暖微風而暫時消散。

十字軍小心地在神官身邊蹲坐了下來,就怕碰壞他一般。

「嗯...」

看著池裡優游的小魚苗,十字軍的神情顯得很輕鬆。
雖然失去了所有,卻又感覺到似乎正在一點一滴地回來。

似乎不需要擔心什麼了,感覺可以把自己的名字跟身分都忘掉也無妨。

不用害怕不能自然地擁住身邊的小小身軀,不用擔心是否有別人的言語會傷害到他...

「阿業...」

輕輕環住身邊的瘦小肩膀,十字軍輕閉上眼。

如果可以這樣下去,該有多好?...






「米爾大人!...陛下...陛下清醒了!」

看著衛兵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進書房,米爾只是迅速地站起身,不等一句話便隨著衛兵趕往國王的地方。


「父王...」

廣大的房間裡,一旁有幾位醫生待命著,幾個侍女站在門邊。
米爾放輕腳步走進房裡,直到廣大裝飾華麗的床邊。

「...是米爾啊...」

頭髮花白的國王輕輕靠在侍女們為他墊起的枕頭邊,看到米色長髮的神官來了,國王伸手摸摸他的頭。

「父王...不要緊吧?...」

國王的氣色看來還不錯,除了稍稍有些沒力氣外,似乎還好。
暗自觀察著,神官悄悄地鬆了一口氣。

「米爾...」

「什麼事?父王。」

「我真是老糊塗了...」

國王嘆了口氣,望著裝飾華美的天花板,一旁的神官自然知道國王在想些什麼。

「都是我太急了,才會落入惡魔的圈套。」
「說出去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覺得不好...」

國王靠回了枕頭邊,緩緩地吁了一口氣。

「說來說去還是我的錯,讓阿淵受苦了吧...」
「不知道那孩子願不願意原諒父王...」

「父王...阿淵會的...」

神官小心地替國王蓋上被,輕聲回應著。

「我現在...好想看看阿淵啊...」

國王念著,大病初癒的他似乎沒有多少力氣。
在侍女們的照料下又緩緩睡去。




「......」

走出國王的房間,米色長髮的神官一邊吩咐著僕人們後面該做些什麼,也指示著守衛們該注意什麼地方。
整個中央城彷彿瞭若指掌,總是讓人不禁佩服他的精明能幹。


「欸...如果將來國王讓米爾大人當,中央一定會很富饒的!」

「就是說啊!」

衛兵們看著走遠的米爾才敢悄聲討論著,忙於諸多瑣事的神官,還不知道自己身後已有許多崇敬的眼神。



「親愛的小‧米‧爾!你回來啦?」

才剛關上書房門,連喝杯水的時間都沒有,那個熟悉再不過的聲音又出現了。

「.........」

看著輕巧地從書櫃上翻下來的女太保,神官不由得吐出了一句。

「妳非得每次都用這麼勁爆的方式登場嗎?...」

一邊說著一邊倒了杯水喝了起來,女太保一點也不在意神官的冷淡似地靠了過來。

「我也要一杯!」

「自己倒!」

似乎已經很容易對女太保的言行有所反應,神官也不介意女太保直接勾上自己肩膀攀著要拿水喝。

「......」

聽著女太保敘敘叨叨,神官望向天花板。

「也都一把年紀了...」

「嗯?幹麻,想結婚嗎?」

耳利聽到神官的自言自語,女太保湊了近些問著。

「關妳什麼事,爬夠了沒啊,快下去!」

「吼~小米爾害羞了!」

一點也不怕神官恐嚇的話語,女太保早就司空見慣。

這幾年來,一直都是這樣子的啊...
總是待在他的身邊,即使是夜半只有他一人獨自批改著繁瑣的公文時,不出聲也能感受到。
對方,跟自己在同一個空間裡。

那是種莫名的安心感覺。


「如果你想結婚,新娘子會是什麼樣的人?」

輕輕靠在神官背後,女太保轉著手中的茶杯。
神情若有所思。

「......」
「當然是一個不會對我大呼小叫,動不動就拿我當飛刀靶子,三不五時還得小心接到一個飛踢的可愛女孩子啊。」
「當然也不能很會吃...」

神官似乎故意用著尖利的話語說著,惹的女太保一轉身就想掐死他。

「當然...沒有這些,那女孩就太無趣了......」

正想伸出的手卻被神官輕輕抓住,女太保還來不及反應,雙唇就已經被炙熱地覆上。


爸爸...有個臭男人強吻我啊!...


女太保在心中的吶喊,卻敵不過那彷彿得到某種承諾般地安心感覺。



「妮...這是我任性的要求,嫁給我吧...」


似乎只願意給眼前的人一口氣答應般,神官還沒等女太保回應,就又箝制住她的語言。

「笨蛋...」

來不及喊出口的心意,你就自己來找尋吧...





「......阿業,這樣真的好嗎?」

看著前方小心地將行李放上大嘴鳥的神官,十字軍臉上有些擔心。

「...嗯,仔細想想,我們一走了之...太對不起米爾大人了。」

「如果我們之間只能用逃避來成全,那表示我們並不夠勇敢啊!」

黑髮神官溫柔地笑笑,走向臉上還帶著猶豫的十字軍,輕輕摸摸他的臉頰。

「阿淵,回去吧...」

看著眼前清澈的古銅色雙眼,十字軍才點點頭。

「嗯...」

「要勇敢突破,才可以繼續前進啊!...阿淵,這是你告訴我的...是吧?...」

伸手抱住眼前的人兒,小小的肩膀卻無比強韌。
不輕易就被打敗般的意志,總是引領著自己前進啊...

「嗯...」

即使只是短暫到捨不得去數僅有幾天的美夢,還是要鼓起勇氣去面對一切。

「我們回去吧...!」

輕輕在眼前人兒的眉間烙下一吻,承諾似地祈禱。

可以的話,請讓我牽著你的手,繼續走過無數苦難與歡笑,好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下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下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hShoujoみんな
私と付き合ってみ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