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上篇 (十一)

作者:此風│2008-09-05 03:41:05│贊助:0│人氣:181
「海淵大人?」
「大人?」

主城的中庭突然閃出了一道白色光束,光束著地後出現了十字軍與他抱著的刺客。
一旁的侍衛趕緊上前。

「海淵大人!您沒事吧?」

「......」

抱著受傷的刺客,十字軍站起身左右端詳了下。
四週除了衛兵以外,沒有那個熟悉的身影。

「......阿業...」

「阿業呢!?」

十字軍眼裡帶著不敢相信地對四周人大聲問著,卻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哥!」

書房門被大力推開,正在處理公文的長髮神官抬起頭。

「...阿淵,你回來了啊...」

正要問候十字軍,神官卻看到十字軍懷中抱著受傷的刺客。

「這位是...」

「哥!...我之後再跟你解釋,阿業現在有危險,我得馬上趕回去!請你幫她治療!她不是什麼壞人!」

十字軍一把將懷裡的刺客交給神官,便頭也不回地奔出書房消失在走廊盡頭。

「阿淵!...」

還來不及多問一句,十字軍就失去蹤影。
神官只得先將受傷的刺客抱到客房去治療。

「...刺客?」

發現十字軍帶回來的人身上的特徵,神官有些疑惑,但仍舊專注地治療刺客身上的傷口。

「...到底到哪裡去了...不是說要去夢羅克嗎...怎麼一回來就這樣?...」

將刺客身上的傷口處理了大概,神官稍稍起身。

望著遠方夕陽染紅了整片天空,突然有些不安。

「...希望會沒事才好。」




「呃!...」

北之森,蒼鬱的樹林下卻顯得安靜。
蟲也不鳴,鳥兒也不啼叫,似乎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事情。

「嗚...」

黑髮神官像是支撐不住地跪坐到地面,在他面前的是比人還高大許多的魔物之王‧巴風特。
神官的手緊緊按著自己的肩膀,正不斷地湧出鮮血,染紅了神官的白色外袍。

「......」

抬頭看著眼前高大的巴風特,神官還來不及反應,又被鐮刀一瞬間給劃傷了右手臂。

「啊!...」

痛到站不住,神官失力地倒在泥土地上。
從剛剛開始巴風特就不斷地在神官身上像是試刀般地揮舞著,每擊都是幾近創傷卻又不命中要害。
拼命伸出手使力地想爬起來,神官抬頭卻看到巴風特走到了自己跟前。

『人類啊。』

「......」

意外於巴風特怎會開口說話了,神官有些意外,但受傷的身子卻沒辦法讓他思考太久。

『你的眼裡沒有憎恨,你是來做什麼的?』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神官感覺巴風特的聲音就像是直接灌進腦中一般,顯得很遠,卻又不斷回蕩。

「我...」

看到巴風特收起鐮刀,神官稍稍地治療傷口,勉強讓自己坐起來。

「抱歉...冒犯到您的領地...」

神官對巴風特行了個禮,即使身上的創傷還非常疼痛,但神官忍耐著。
本以為一定會被巴風特輕易斬殺,卻沒想到巴風特願意放自己一馬...

「我跟同伴們,是為了想得到您身上的天地樹芽才來到這裡...」

不擅長說體面話的神官顯得有些吃力,不知道一激怒巴風特的話,自己還有沒有可能拿到樹芽...
不...連性命也會不保...

『真是愚蠢的人類!』

果不期然,巴風特生氣地跺了一下地面,四週的鳥兒們都被嚇的飛竄。

「......」

不敢說話,神官只能低著頭。
不經意地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正在發抖,的確...面對著魔物之王巴風特,像自己這般如此渺小的人類根本不算什麼。
但神官不敢讓自己想下去,繼續如此想下去,只會讓自己沒有勇氣說話。

『你們只知道想讓自己長生不老,永遠不死!』
『結果總是討伐我們魔物,還自喻為英雄,太可笑了!』

『說說你們想得到樹芽的理由吧?或許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巴風特的聲音像是巨大的鐘聲敲擊著,神官彷彿能感受到四週的樹木都在顫動著。

「......」
「我想...治朋友的病......」

神官知道自己心裡其實很害怕,但害怕並不能做些什麼。
緩慢且慎重地一字一句地說出來,神官感覺到自己臉頰邊滑過了冷汗。

『治病?』
『人類啊,你們總是有生老病死,終究要死去的,何必為了一個朋友來送死?』

「......」

聽到巴風特的話語,神官不由得落下了冷汗。
的確,巴風特所說的話語是真的...

但...

「...因為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他有許多人的期待,還有許多人看著他...守著他,他不可以...因為這樣而消失...」
「大家都是為了他啊!...」

想著神工匠身旁的刺客堅定的樣子,神官努力地從笨拙的言語中擠出幾個句子。

『人類啊,即使為他而犧牲生命,你也甘願嗎?』

巴風特輕輕冷笑了下,似乎對神官方才的話語不以為然。

「.......」

「可以啊...如果是我的話...」

神官的眼神突然有些悲傷,雖然不願去想到什麼事情,但卻明顯地感受到自己身旁“孤獨”的影子。
是啊...一直都是這樣一個人走過來,也許某一天消失了,會有人為了自己哭泣嗎?...

神官的腦海中出現了神工匠充滿活力的笑容,神情顯得更加的堅定。

「只要能救他...我在所不惜!」

看著眼前的巴風特,神官突然感覺到自己之前的那種壓迫感突然消失了。
只是這樣直視著可以隨時毀滅自己的魔物之王,卻一點也沒有之前害怕的感覺。
是因為自己...已經豁出去了嗎...

沒想到巴風特頓了下,哈哈大笑起來。

「...?」

神官有些疑惑,看著巴風特這般大笑,神官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哈哈哈哈!...你們人類就是這樣不知自己分兩。』
『你不過是個小小的人類,你能付出些什麼?』
『不是所有的事情就像你所想的一樣,覺得一定做得到,就算現在我一把將你捏死,也一點都不奇怪。』

巴風特帶著些嘲諷地說著,跪坐在地上的神官因為身上的創傷動也不能動。
的確...真的就像巴風特所說的啊...

「我知道這很難...只憑我一個人是無法做到的...」
「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所以...」

神官咬緊了牙,巴風特的話沒有錯,這的確是一場注定不會贏的仗。
自己即使死在這裡,也一點都不奇怪...

「即使知道做不到...我也得試試看...而不是躊躇不前。」

神官抬起頭看著巴風特,這就是魔物之王啊?...棕色的毛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彎曲的羊角像是可以穿透任何物體般地堅硬。
魁梧的身材...彷彿沒有任何事物會是他的對手。

這樣的魔物之王,根本無法想像如何將他打倒。
也因為是這樣,他才能被稱做是魔物之王啊。

神官看的出神,沒注意到巴風特已悄悄抽出他的鐮刀。

『人類,我跟你瞎扯夠了,你也去陪陪那些不知自己斤兩的人類吧!』

巴風特將巨大鐮刀抵在了神官脖子上,只要巴風特輕輕一抽,神官的頭就會跟身體分家了。
但神官的眼裡卻毫無畏懼。

『人類啊,為何你不求饒呢?』

「......」
「我也...不知道...」
「知道這個結果是必然的,我做不到...無法為朋友拿到樹芽去救他...」
「這樣的結果,跟我死在這裡並沒有不同...」

神官的眼神中透露著一絲堅定,像是想將自己內心深處的恐懼隱藏起來般地,僵止的表情。

『......』

『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吧!』

雖然有些意外神官的話語般地,巴風特並沒有猶豫太久,舉起鐮刀準備要揮下。

『爸爸!請等一下!』

正當鐮刀準備揮下之際,一個稚嫩的聲音從一旁傳了過來,巴風特的動作很快地停了住。

從草叢中跌撞地奔來了一個身影,身上有跟八風特一般顏色的皮毛,頭頂兩隻彎曲的綿羊角。
圓滾滾的肚子上貼著一對十字型的OK繃。

「...小巴風特...?」

有些意外,神官看著自己為他治療過的小傢伙的來到。

『小巴,人類很危險,不是叫你不要出來嗎?』

巴風特訓斥著小巴風特,看起來就像個嚴厲的父親與稚幼的孩子。

『爸爸,求求你不要殺了那個人類,就是那個人類替我治療被陷阱割傷的傷口的!』

小巴風特哀求著,神官聽著有些意外,為什麼?...自己僅僅只是治療了他的傷口...

『真的是這樣?...』

巴風特似乎有些不相信,神官點點頭,從懷裡拿出幾個跟小巴肚子上一樣的OK繃,雖然已經被傷口落出的鮮血沾污了。

『...』

『爸爸,求求你!那個人類不是壞人類,我還有謝謝沒有對他說過啊!』

小巴哀求著,水汪汪的的大眼睛眨呀眨,巴風特似乎也難以拒絕。

『好吧...』

收起鐮刀,小巴風特馬上就跑到神官跟前,從懷裡拿出一個黃色果實。

『好心的人類,謝謝你剛剛幫我治療...我以為一定死定了...說不定還會被其他壞心人類抓回去進補!』
『吃下這個,你的傷口很快就會好!』

看著自己眼前的小巴風特,神官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不接下小巴風特遞來的果實,神官只是伸手摸摸小巴風特的頭。

「...原來是被陷阱割傷的?...對不起,傷口...還痛嗎?...」

神官和藹地笑著看看小巴,一瞬間神官忘記了眼前跟自己說著話的,是如此強悍的魔物。

『好心的人類...已經不痛了,再不把這果實吃下去,你會死掉哦!』

小巴風特看著神官身上傷口不斷冒出的鮮血,有些擔心,似乎很不願意一個好人類死去。

「...如果這個給桔薰吃了的話...他的病會不會好起來呢?」

沒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顯得意識朦朧,神官只是看著小巴風特遞來的果實唸著。

『爸爸!怎麼辦,那個好心人類要死掉了啦!』

看到神官沒反應,小巴風特似乎很著急,跑到巴風特跟前去喊著。

『笨小巴,那個人類是要來拿走你辛苦種的樹芽耶!爸爸怎麼可以給他?』

『爸爸不管啦!小巴不要那個人類死掉啦!樹芽就樹芽,再種就好了嘛!』

小巴風特哭鬧了起來,惹的巴風特也沒辦法。


『人類,你還活著嗎?』

眼前已經一片黑,似乎是聽到巴風特的聲音才稍稍想起自己還活著,神官抬起頭。

「......嗯...」

身子已經動不了了,神官只能輕輕點頭。

『人類,我可以將樹芽給你,但有一件事情你必須要知道,並回去告訴所有人類。』

「?」

『好心的人類,快點吃下去!』

小巴風特趁著神官抬起頭,硬是把黃色的果實塞進神官嘴裡。
不得不吞下那奇異的果實,神官卻感覺到身體內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擴散開了來。

『人類,你所想得到的樹芽,並非一般你們所得到的樹芽。』
『我們巴風特一族是負責守護天地樹,並栽種天地樹來支撐這個世界。』

「......」

眼前慢慢地恢復光明,神官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知不覺地被一股溫暖的流給填滿了,身上的傷口也不再隱隱作痛。

『栽培一顆天地樹的種子到發芽,需要非常久的時間,也需要投入很多的精力。』
『你們人類卻一直不知道是有這麼一顆天地樹在支撐著世界的軸心,所有生物才得以生存而不導致毀滅。』
『只是一昧地開發著,製造污染的空氣讓其他生物死亡、滅絕...只是為了圖利自己罷了。』

巴風特說著有些憤慨,彷彿那些滅絕生物的痛就在他身上似地。

『我必須要告訴你天地樹對世界上所有生物來說是多麼重要,其實我一點也不想給你這個人類!』
『但栽種的是我的孩子小巴風特們,因為這是他們付出許多歲月去培育而成的寶物,只有他們能夠給你...』

『我只能說...你這人類,太幸運了...』

一瞬間,神官感受到眼前的不是巨大猖狂的魔物之王巴風特,而僅僅只是個為了世界、為了孩子們而擔心、努力著的父親。
心裡就像有個念頭告訴自己:你僅僅是個渺小的人類罷了!

「......」

『好心的人類,要好好地活下去唷...』

小巴風特緩緩走到自己跟前,小小的羊蹄子捧著一個翠綠色的小東西。

那是...

『這就是天地樹芽。』

「......」

翠綠色地,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透著晶瑩像寶石般的光芒,只是這樣一顆外型跟一般芽苗沒什麼兩樣的小小植物,卻是...

『好心的人類,我把我最重要的寶物交給了你,所以你也必須將你最重要的寶物交給我。』
『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即使是惡人也終究會得到惡報,這是必然的。』

小巴風特說著,輕輕捧著手中的翠綠芽苗,迎著風輕輕擺動著。

「我最重要的...?」

神官有些會意不過來,孓然一身的自己,向來沒有什麼非常珍貴的物品。
要說真正珍貴的東西...

「這是...我跟最好的朋友,認識的緣分...」

神官緩緩取下頭上的圓帽,是神工匠的母親細心地縫製而成的。
神官一直都很珍惜地戴著他,即使十字軍老早就告訴自己該換個頭飾戴戴了。

『有什麼故事嗎?說給我聽!』

「......嗯。」

小巴風特輕輕靠在了神官屈膝的腿上,睜著大眼睛眨呀眨。
神官輕輕地將從前困苦不受尊重的自己與神工匠的相遇講給了小巴風特聽,一旁的巴風特也稍稍地坐在樹下看著遠方的一人一小巴。


『哇!好像很有意思...那這個帽子,一定是你很重要的寶物囉!』

小巴風特玩著神官替自己戴上的圓帽,似乎鮮少到人類世界去,小巴風特聽著很入迷。

「嗯...」

神官淺淺笑笑,想到神工匠的樣子,眉頭縮了起來。

『你怎麼了?好心的人類,傷口還會痛嗎?』

「......」

搖一搖頭,神官將手放到自己的左胸口。

「是這裡...」

已經離開這麼久了,其實好害怕,不知道遠在朱諾的桔薰是不是還好好的?
再度想到神工匠的模樣,神官的心頭有點酸。

『小巴,有人類來了。』

『咦!又是要放陷阱夾住我的嗎?』

巴風特的提醒讓小巴回過了神,輕輕將手中還和著泥土的嫩芽交給神官,小巴風特點點頭。

『好心的人類,這就是我們所訂下的契約,希望你不要違反我們的契約擅自將這株芽苗使用在別的地方。』

小巴風特說著,伸手把頭上的小圓帽調整好,似乎還不習慣似地,直到神官輕輕為他戴好。

『嗯!...記住,如果你違背了契約,死了以後你的靈魂就會消失在這世上,沒辦法到天堂或任何一個地方去哦!』

小巴風特叮嚀著,蹦蹦跳跳地到巴風特肩上。

『後會有期了,好心的人類!要再說故事給我聽哦!』

小巴風特揮揮手,很快地便跟著巴風特的身影消失在樹林間。


「......」

直到四週的蟲鳴與鳥叫再度響起,神官才有種大夢初醒的感覺。

「夢...?」

神官低下頭看看自己手中翠綠的芽苗,又回想到小巴風特與巴風特所說的話。

「阿業!...阿業!!」

思緒被打斷,神官回頭看著往自己跑來的十字軍。

「阿業!你還好嗎?有沒有發什麼事?...」

看到神官身上白袍染滿鮮血似乎嚇壞了,十字軍趕緊詢問著。

神官只是點點頭輕輕微笑。



「阿淵...其實巴風特們...都是好的魔物啊...」


翠綠色的芽苗在泛著紅光的夕陽下,隨著輕風緩緩搖曳。

也許世界上,許多事情與我們固有的認知是不相同的罷...
打開心胸去誠懇地接納某些事物,我們得到的,不只是全世界...


「阿淵,我們回朱諾去吧。」







從開始一個人到現在。
已經走過了多久?

曾經遇到過的人事物,現在...還在相同的地方等著自己嗎?...



「阿淵...」

朱諾城外的小山丘,灰黃色的砂土上生長著這地區特有的植物。
映著天空顯得青黃,少了點綠色,顯得寂涼了些。

回到朱諾已經幾天了,但自己週遭的人們卻陷入一陣低沉的調子中。

好不容易帶回來的樹芽終於交給了可以製作出讓神工匠回復健康藥劑的練金公會長,卻又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如果自己的雙眼有朝一日也看不見的話,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是否也會陷入瘋狂與絕望呢?

不忍心繼續看著那樣的光景,神官自己來到朱諾城外散心。
對於自己有限的力量感到惶恐。
想伸手去抓住些什麼,卻又害怕那東西一溜煙就散去。

就好像朱諾城外一直都這麼晴朗的天空一般啊...


「阿業,怎麼自己跑出來了。」

穿著簡單便裝的十字軍登上小山丘,手裡帶了件披肩。
就要入冬了,看似荒涼沙漠的朱諾也染上了點寒意。

「沒有...想出來透透氣。」

報給十字軍一個希望他安心的微笑,神官接下那件披肩。

「怎麼了?你還很在意那個孩子的事嗎?」

十字軍隨性地在神官身邊坐了下來,也抬頭看著天空。
只有幾片輕雲飄過,被高空的強風吹的分散。

神官只是點點頭,想做些什麼,卻又放棄似地低下頭。

「不...」
「只是覺得...人為什麼要這麼脆弱呢?」

神官低著頭看看自己的手,雖然身為神聖的神官,卻有很多事情彷彿作不到。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某件事情發生,卻連伸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有許多事情沒辦法早一步察覺到,發現時卻已經太晚了...」

神官輕吐一口氣,神情有些困惑。

「突然有些害怕...如果我也失去了什麼......」

天空中的雲早已不知被風吹到哪去了。
看著無暇的天,神官的眼穿不透天空之後的世界。

「......」
「我知道...」

只是聽著神官說話,沉默許久的十字軍終於發聲。

「“失去”的意義...」
「在於從今以後再也得不到了、僅能靠著模糊的從前去告訴自己“我曾經擁有過”、“至少到這之前我都是”...」

「但“失去”...未嘗不是“得到”的開始...」

十字軍說著,深沉的眼看著蔚藍如他雙眼一般的天空,嘴裡彷彿念著一句無形的話語。

“媽媽...”

「她也一定在天上看著我...」

「也許失去些什麼,我們才能夠更加清楚自己擁有的是什麼。」
「週遭的一切,與我們相處的人們...甚至是每天都看的到的花草樹木。」

「我們擁有的其實很多...只是太過於習慣了,這種幸福我們才不了解...」

十字軍的話語中有著某種涵義,望著天空的眼神失去了焦距。

看著身旁的十字軍,神官點點頭,卻也陷入沉思。

這次的事件帶給大家太多錯愕與失去。
失去?...若不說是自己,無法感受那種痛。

僅僅只是看著自己的好友那般難過,卻一點忙都幫不上。
那是另一種痛。

無法把自己當作個局外人,卻又沒有資格過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躊躇地留在人來過往的十字路,不知道該往哪邊走,事情的發展才能順利地進行下去。

「如果我也有......」

默念著,還來不及讓身旁的十字軍聽到,神官就收回了即將說出口的話語。

「?阿業剛剛有說什麼嗎?」

怕被察覺到什麼蛛絲馬跡似地,神官搖搖頭,露出了個淺淺微笑。

「沒有...」

「天色要暗了,我們回城裡去吧...」

「嗯。」

朱諾城外的天空依然無暇地襯著黃色的大地。
吹拂在荒野間的風捲起了款款的黃砂。

方才像立下誓言般地那句話。


『如果我也有可以為了他而付出性命保護的人...』


無端地,讓心頭湧上了股莫名情緒。


『我會毫不猶豫地...』


閉上眼睛,不願再去多想。
沒有人知道下一秒以後的將來會是如何,沒有人知道,走出的下一步又將通往哪個終點。

所以蒙蔽自己再繼續向前探索,僅是盲目地往前走著...走著。
相信總會有終點來到的一天。

即使那只是條灰色的道路。





「嘖!怎麼辦、根本打不贏巴風特!」
「大家快走啊!」

混亂的腳步夾雜著一聲一聲的哀嚎,在茂密的森林中迴蕩著。

一道雷光劈下,阻擋了逃竄的冒險者們的去路。

「哇啊啊!」
「巴風特追來了!」

「逃不走了!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不要!我還不想死!...」

冒險者們的哀嚎聲此起彼落,眼看著手持巨大鐮刀的魔物緩緩朝眾人走來。
突然,地面出現了一道奪目的光芒,由白色魔法陣中心泛出了令人感到舒服的光。

「光耀之堂!」

離眾人不遠的地方,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聖職者正詠唱著讓冒險者們恢復體力及痊癒傷口的魔法。
祭司輕輕眨著古銅色的眸子,一頭削短的黑髮在風中輕輕搖曳。

「是神官!」
「有救了!神官大人來救我們了!」

體力恢復了的冒險者們紛紛起身往神官的方向跑去,絲毫沒發現身後的巨大魔物不再前進。

「這裡很危險...你們不該來的,快回去吧。」

看著冒險者們,神官和藹地笑笑,伸手開了一個傳送之陣讓冒險者們進去。

「謝謝你神官大人!」
「太了不起了,竟然可以一個人對付巴風特!」

只是帶著微笑送走了冒險者們,神官關起傳送之陣,抬頭看向方才手持鐮刀的巨大魔物。

「......」
「巴風特叔叔!」

讓人意外地親暱叫法,巨大的魔物卻一點也不驚訝地,看著跑向自己的神官,伸出巨大的蹄子摸摸他的頭。

「這麼久沒回來,你這小子是到哪去了!」

「欸...我去出差嘛...艾音布羅克那裡有點遠,所以...」

不同於方才帶著威嚴的微笑,在一般人眼裡看來是不可能的畫面,神官卻親暱地蹭在魔物巴風特的懷裡。
巴風特發出吃吃的笑聲,輕拍神官的背。

「進去裡面說吧,小巴等你跟他說故事好久了。」

「好~!」




「阿業!你終於回來了!你不在我好無聊啊!」

戴著小巧圓帽的小巴風特蹦蹦跳跳地撲到神官懷裡,神官也寵溺地摸摸小巴風特的頭。

「你都沒長大!」

「人家是長的慢!再過一百年,我就會像把拔這~~麼高了!」

「哈哈哈!」

跟著小巴風特笑著,神官削短的頭髮不經意地被發現了。

「阿業,你把頭髮剪短了啊!」

小巴風特伸出小蹄子摸摸神官特意留下的鬢髮,神官只是淺淺笑笑。

「嗯...」

為了要更加堅強,不得不讓自己勇敢地面對陽光。
不能以自己平凡的相貌而退縮。

「那阿業,今天要講什麼樣的故事給我聽呢?」

小巴風特充滿期待地眨著大眼睛,看著神官。

「嗯...」
「今天來講一個,關於一位刺客女孩勇敢追尋自己真愛的故事...」

「是嗎是嗎?一定很有趣!」

「呵呵...」




北之森的入口,叢林仍然茂密,陽光從枝椏間灑落。
大嘴鳥無聊地梳理著羽毛,不時抬頭看看自己的主人走到哪去了。

「真是的,明明跟我約好中午過後,怎麼現在還不見人影!」

說話的是一名穿著華麗盔甲的聖殿十字軍,黑色細長的頭巾在輕風中緩緩飄蕩著,腰間連劍柄都保養如新的配刀閃閃發亮。


「抱歉抱歉...今天有點事耽擱了...」

正當十字軍咕噥著,北之森茂密的入口中緩緩走出了一個白色身影。

「阿淵,你一定等很久了吧!」

身穿白色長袍的黑髮神官笑笑,走向十字軍。

「沒有!我才剛到呢!」

彷彿針對十字軍說話的矛盾做出抗議般,大嘴鳥『嘎-』了一聲。

「是這樣嗎?」

神官對大嘴鳥笑笑,走到十字軍身邊。


「這次的外勤要去哪裡?」

幫十字軍一起把行李推上大嘴鳥的背袋,神官順口問著。

「這次啊?應該是去天津吧!」

「天津啊?...嗯,好久沒有到那裡去了呢。」

「上次去是城主嫁女兒啊!我們去送賀禮的,還記得吧?」

「嗯!...大概吧。」

神官搔搔臉頰,對這種事情他的記性最差了。

「哈哈哈...你呀,別忘記自己是個神官就好了。」

十字軍推推神官的額頭,惹的神官一陣臉紅。

「我還沒差到這種程度啦!...」

沉默了下,兩人又哈哈大笑。

「別鬧了,天黑之前要趕到天津呢!」

「好啦好啦!...」

十字軍笑著,一把把神官拉上大嘴鳥。

「出發囉!」

「嗯!...」


冬雪融去,春天又再度降臨。
永遠都是如此蒼鬱的森林,一直都如此繁榮的中央城。

以及,還沒...停止過的旅程...


「阿淵!你看,彩虹耶!」

「是啊!」


天空映照著我們的心。

時而晴朗,時而狂風暴雨。

人生也是如此。


「阿淵...你看,我們走過的地方,有彩虹的倒影...」

「是啊...」

即使下過了鬱悶的大雨,也必定將在放晴之時出現的彩虹。

是否,也告訴著我們...無論遇到多少苦難,都必須熬過去?


如果中途放棄了的話,就無法繼續前進。

而等在苦難盡頭,一直不斷守候我們的那道幸福彩虹,也將會失去光芒而落下眼淚。


「朝著彩虹過去吧!」

「傻瓜,那邊是反方向啊。」

「天津也會有彩虹的!」

「呵呵...真拿你沒辦法...」

即使現在所走的路不是自己心中所希望的那條路,也必定在將來的某一天再度重逢。

相信自己心中那到指引前進的光芒...


我們所走的路途,將永遠映照著屬於幸福的彩虹......


上篇‧【灰路】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下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ichard04707敏哪桑
歡迎大家來小屋泡茶賞圖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