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上篇 (十)

作者:此風│2008-09-05 03:40:34│贊助:0│人氣:219
「業...阿業?」

身子被輕輕搖了搖,緩緩睜開疲憊的眼睛。

「嗯...?」

「阿業,我們到吉分了。」

十字軍的大手輕輕摸著神官的臉頰,揉揉眼睛,神官點點頭。

從朱諾趕到最近的一個城市---魔法之都‧吉分已經過了半天時間,夜晚過去了,天色已經濛濛亮。

幾天前到夢羅想找尋神工匠桔薰的時候,才意外得知桔薰的情況。
不願失去這樣一個知心好友,神官毅然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幫助他。

連休息都沒有地趕到賢者的都市‧朱諾,卻得到能夠讓桔薰恢復的藥劑重要材料竟是魔物之王--巴風特所掉落的天地樹芽。

「雖然之前遠征隊有去討伐過巴風特...但我們的損失仍然不小。」

在久違的吉分,神官、十字均與一同前來的,總是在神工匠身旁的女性十字刺客一起在旅館大廳一角研究著。
名叫清砂的十字刺客只是偽裝在暗處靜靜地聽著兩人談話。

「啊...清砂小姐...你要不要喝點什麼?」

覺得口有點乾,神官正問著一旁的十字軍要喝什麼,也對著一旁詢問。
不知道十字刺客偽裝在哪,對刺客不熟悉的神官只得對著空氣說話。

「...」

十字刺客沒有說話,十字軍卻隱約感到刺客身上帶著的那種氣息,緩緩移動消失在門外。

「阿業,你先去點吧。」

「咦,可是清砂小姐...」

「她應該出去了。」

十字軍輕拍神官的背催促著,雖然根本不知道十字軍怎麼知道刺客小姐走出旅館的原因,但神官還是點點頭往巴台走去。

「老闆,請給我兩杯水...」



「...」

聽著神官在不遠處巴台跟酒保的對話,十字軍陷入沉思。

上次討伐巴風特,是因為北之森林的魔物大量肆虐,所以為了鎮壓而討伐...
編隊共80人、輔助職業20人,陣仗之大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但也僅止於打敗巴風特,讓巴風特負傷修養暫時不出現罷了。

光只是這一場討伐,隊員就失去了近10名。
這種損失無從估計,更不用說現在僅僅只有...自己、阿業...還有那位女十字刺客了。

盤算著該如何取得那困難的天地樹芽,十字軍有些苦惱。

「阿淵?還好嗎?」

神官有些擔心的話語跟著一杯清涼的開水遞了過來。

「嗯...」

不敢告訴眼前的神官自己想著的是多麼殘酷的事情,十字軍點點頭接下了那杯水。

該怎麼辦...才好?





「巴風特...」

趁著在吉分準備的時間,深夜也捨不得睡,神官自己來到了吉分的魔法圖書館。

「大人,需要什麼協助嗎?」

圖書館員必恭必敬地詢問著,自從升為神官後,阿業到現在都還不習慣其他人這樣的態度。

「嗯...麻煩再幫我找些巴風特的資料可以嗎?」

「好的。」

看著走到書櫃盡頭的館員,神官又回頭看自己手上的資料。

巴風特...

只聽過阿淵他們去討伐那次,出動了很多人。
根據以往的資料看來,巴風特並不是什麼簡單就可以解決的魔物...

臉色凝重了些,神官微微低下頭。

「......」

僅僅只是這樣的三個人...該怎麼...

神官搖搖頭想把喪志的想法拋開,卻被資料中的一欄吸引。

「這是...」



「阿業?...」

以為晚一點神官就會回來睡了,沒想到自己小睡一下醒了,神官還沒回房。
十字軍搔搔頭,隨便搭了件斗篷就走出旅館。

「大人需要提燈嗎?」

「沒關係,謝謝。」

旅館人員親切地詢問著,十字軍笑笑搖頭。
多次在吉芬塔和附近龍族的征討,吉芬自己早就熟透了。

憑著直覺來到了魔法師工會,果不其然地在圖書室裡找到正在專心研究的神官。

「阿業,還不睡?」

「啊...阿淵你怎麼來了...」

從專心研讀中抬起頭,神官的神情有些疲憊,但眼神卻很專注。

「沒看到你回來,擔心啊。」

伸手摸摸神官的頭,溫暖舒服的感覺差點讓神官打起瞌睡。

「看什麼?」

不經意地拉回了神官的注意力,十字軍湊近了點。

「十字驅魔?...」

發現神官手上拿的是神聖教科書,正好翻到講解十字驅魔那一頁。
看著神官如此專注,十字軍憐惜地看看他。

「這本書,之前沒有看過嗎?...」

神官點點頭。
似乎想說些什麼,又搖搖頭作罷。

「阿業...」

「嗯?」

十字軍也拉了一張椅子在一旁坐下。
看著專注研讀著的神官,十字軍細細地端詳著。

「認識這麼久...我還沒問過你的背景呢。」

神官淺淺一笑,卻帶著點抱歉的意味。

「有什麼好問的。」

看著教科書,神官搖搖頭。

「...我想知道阿業是怎麼樣長大?...怎麼樣過生活......在我認識你之前。」

深夜安靜的圖書館,只有十字軍刻意壓低的聲音迴蕩著。

「...」

神官沉默了下,淺淺笑著。

「偶爾去幫忙弓箭手工會撿木材作箭矢...賺一些零錢。」
「有時候斐楊洞穴腐屍太多了,去幫忙擊退...」

神官的視線模糊了,似乎沉浸在過去的回憶裡。

「雖然錢很不容易賺...但看到人們的笑臉,我就很開心...」
「帶著準備出發冒險的初心者們去找波利試刀...看他們成長...」

十字軍靜靜地聽著神官緩緩說著,小小的喜悅似乎很久沒有在神官臉上看過了。

「斐楊是個很不錯的地方...只是冬天冷了些...」

神官模糊地說著,感覺似乎也撐不下去,十字軍站起身將神官抱起。

「......」

碰到十字軍溫暖的懷抱,神官一會兒就沉沉睡去。
看著懷裡神情有些寂寞的神官,十字軍有些心疼。

他一直都是這樣孤單地走過來嗎?...

只是守著許多過往的人們,為他們鼓勵加油,甚至伸出援手。
只是為了...一個永遠也不會記住自己名字的陌生人...


爲什麼沒有早點遇到他呢?

小小的肩膀總是讓人如此心疼,卻又一點也不害怕擔起重責。


想到問著他神官加冕的那天,他的心情如何。
竟只是笑著說,這樣就可以幫助更多的人了...

好像何時何地都顯得很孤單的背影...


「....我會守著你...」

輕輕地神官蓋上被子,十字軍垂著眼看著。
窗外的夜晚已經快要結束,遠方漾著古城影子的晨曦已經悄悄替天空滾上一層金邊。


無論我們的未來是什麼,終究需要往前跨出才能知曉...

即使是最後一秒也好...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緊緊將你擁在懷中...好嗎?





「清砂小姐...」

因為不知道偽裝的十字刺客在自己身旁的哪個方位,神官只得傻笑著對空氣說話。
天色已經濛濛亮,為了趕路只睡了四個小時,神官還有些疲態。

「我們要出發了哦..清砂小姐準備好了嗎?」

神官輕輕笑著詢問,一邊把行李背上。

「嗯。」

簡單的一個聲音,在神官還來不及確認是從哪個方位來的就已經消失。

「阿業,走吧。」

從鳥舍領了自己的大嘴鳥出來,十字軍接過神官手上的行李放到大嘴鳥的背袋上。

「啊...清砂小姐,我們要走了哦!」

「阿業...她已經先出發了。」

「咦...」

對自己的遲鈍有些抱歉,神官搔搔頭,讓十字軍扶著登上大嘴鳥。
十字軍則是俐落地翻身跳上大嘴鳥。

「等下途中你還睏就睡吧,我會抓好你。」

「......」

神官紅著臉點點頭,根本不用抓好,自己現在就在十字軍懷裡啊。

「走!」

輕甩了下疆繩,大嘴鳥應了一聲就隨著鞭策離開吉分。
清晨的吉分附近很寧靜,鳥叫聲清脆地蕩在空中。

大嘴鳥踩過的草地滑了一地的露珠,輕快卻簡潔地在原野上奔跑著。


不到太陽完全升起,雄偉的中央城就已經出現在眼前。

「阿淵...」

正想開口詢問是否要進城跟米爾報備一下,只見十字軍搖搖頭。

「不要讓哥哥擔心...我們盡力而為吧。」

「......」

神官有些猶豫,但還是點點頭。

「駕!」

驅策大嘴鳥直接轉彎,往北方而去。
神官緊緊抱著自己懷中的隨身行李,裡面有著跟魔法師工會借來的那本教科書。

「......」

穿過小枝椏會搔著臉頰的樹林,丘陵的地形彎彎扭扭,在不遠的地方,就是目的地---巴風特所棲息的北之森林了。

握緊了手中的韁繩,十字軍悄悄地低下頭看著神官。
神官只是靜靜地看著遠方茂鬱的森林,此刻無論誰都知道,進入遠方那座森林可能就是一條不歸路。

「阿淵?」

也許是停頓太久了,神官輕聲叫喚了下十字軍,十字軍才回過神來。

「嗯...走吧!」

別再想那麼多了吧...



北之森(迷藏森林) ---入口

刻著眼前廣大的森林迷宮名字的石碑在耀眼的陽光下閃閃發光。
十字軍輕輕將大嘴鳥的繩子繫在樹上,似乎也能感受到眼前森林的不安定,大嘴鳥小小地叫了幾聲。

「放心...很快就會回來的。」

安撫著自己心愛的大嘴鳥,十字軍從背囊中取下了些許物品。
重新繫好腰間的長劍,十字軍走回神官的身旁。

「準備好了?」

神官輕聲詢問。

「嗯。」

「嗯...那...清砂小姐在這裡嗎?」

無法感受到刺客的氣息,神官又只能對著空氣詢問。

一旁的樹叢浮現了個身影,就是那位女性十字刺客。

「......」

「清砂小姐,待會請你也要加油呢!」

神官對刺客鼓勵著,刺客只是微微地點點頭。

「好...出發吧!」

開啟北之森林的大門,小心地往前踏出第一步。

生長的茂密的叢林,陽光悄悄地從枝椏間透了下來。
到處都有美麗的鳥兒在飛。

「這個地方...好漂亮唷。」

從沒到過的神官不自主地感嘆著,一旁的十字軍與刺客只是隨時注意著是否會與魔物正面碰上。

「阿業,走這邊。」

征討過無數次北之森林,十字軍已然熟悉這裡的環境。
熟悉地帶著其他兩人往森林深處走著。

「哇!」

路上很安靜,幾乎沒有什麼特別的魔物騷擾,但十字軍覺得可能早就被刺客給解決了也說不定。
來到了一座巨大的懸崖邊,左右延伸的很遠看不到邊界,神官似乎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壯景,想上前去看看。

「阿業,等等!」

十字軍眼尖發現旁邊有一叢影子,趕上前將神官拉到自己身後。

「冰箭術!」

十字軍舉高自己手中泛著藍光的劍,迅速地唸了一串咒語,三柱冰箭便從天而降。

被打中的魔物發出了一聲巨吼,往十字軍撲了過來,神官這才看到那是一頭身上毛紅的像燃燒一般的巨大野熊。

「反射盾!」

十字軍熟練地將盾牌在自己前面,像是受到魔法力量保護般地,那頭野熊被硬生生地彈了出去。

「...?打敗牠了嗎?...」

一直被十字軍檔在背後的神官這才探出頭來,看到被打進樹叢間的野熊不見影子,好奇地詢問著。

「嗯...應該是...」

是被十字刺客了結了吧...十字軍暗暗想著。
自己不過出了一擊,那頭強悍的野熊卻被打倒了,那位十字刺客鐵定不簡單。

「清砂小姐,你有沒有受傷?」

看見十字刺客出現在自己不遠的地方,神官上前關心著。

「......沒有...」

還是簡短的回答,遮蓋著半個佼好臉龐的十字刺客只是搖搖頭。

「自己行動的話,要多保重唷!」

神官一邊說著,一邊將祝福與輔助的魔法放到十字刺客身上。
十字刺客只是點點頭。


「...過了這座橋,就是巴風特所在的森林深處了。」

十字軍望著峽谷對面更茂盛的叢林,臉色顯得凝重了些。
無從體會所謂的魔物之王巴風特是怎樣的強勁,神官只得點點頭。

「前進吧!...」






北之森最深處。
樹木蒼鬱簇擁著,透進來的陽光顯得更奚落。
因為顯得陰暗多了,地面草從中傳來的蟲鳴也顯得清晰多。

「阿業...你還可以嗎?」

十字軍關心著有些落後的神官,從入口到這裡已經走了好一段路,沿途又是小山坡又是溪流,偶爾還會有樹木橫生得攀爬過去。
沒有什麼體力的神官有些喘,但聽到十字軍的關心,趕緊點點頭。

「嗯...我只是有點渴...」

神官一邊說著,抬頭看到附近有條小溪流,緩緩走過去。

「要休息一下嗎?」

十字軍的身影也映在水流上,神官輕輕捧起清涼的溪水輟了幾口,擦乾臉上不小心濺到的水珠後,搖搖頭。

「先辦重要事情吧。」

「...嗯。」

正要起身繼續走,十字軍卻踢到了個什麼東西。
跟在後面的神官也好奇地上前看看。

「咦...這是...」

撥開草叢,兩人卻看到一團毛茸茸的物體倒在地上。
大概一個小臉盆那麼大,頭上有兩隻像綿羊的角,看起來應該是脖子的地方有一圈鬃毛,四肢短短的卻有羊一般的蹄子。

「?...這是哪種動物嗎?」

神官第一次見到眼前不知名的生物,正要伸手查看是不是受傷了還怎樣,卻被十字軍攔住。

「阿業!別過去...那是小巴風特!」

「咦?」

意外地聽到十字軍口中的名字,但是...

「“小”巴風特?」

「得趕快處理掉...不然等下他要是去通知巴風特,我們就不妙了...」

十字軍輕輕抽出腰間的配刀正要往草叢走去,卻被神官拉住。

「阿淵,等一下。」

「?」

有些莫名其妙,十字軍回頭看看神官。

「牠倒在地上一定是受傷了,怎麼可以對弱者出手?」

似乎根本不知道巴風特的可怕,神官緩緩走上前,在草叢間蹲了下來。

「受傷了...好像還是小朋友而已呢。」

輕輕伸手把眼前的小巴風特翻過來,小巴風特大大的眼睛緊閉著,肚子上有一道被銳利物品劃開的傷口。
神官伸出手放在小巴風特的肚皮上,溫柔地施放著治癒術回覆著小巴風特的傷口。

「嗯...」

似乎也有進步,處理這樣的傷口顯得很輕鬆的神官回頭對十字軍笑笑。
十字軍只是很緊張似地在一旁看著,即使只是幼小的小巴風特,也有一定的實力...

「大概是頑皮跑出來,不小心受傷的吧。」

神官摸摸還沒醒過來的小巴風特,小巧的羊角感覺很可愛,圓滾滾的肚皮被神官貼了十字形的OK蹦,顯得很逗趣。

「阿業...走吧。」

總覺得這樣跟魔物接近不太好,十字軍走上前想勸神官離開。

『咩!』

沒想到十字軍一走近,小巴風特圓圓的眼睛突然張開來,張著嘴要撲向兩人。

「嘖!」

十字軍趕緊伸出手臂護住神官,小巴風特著實地咬在厚重的鎧甲上。

「可惡!...」

甩開小巴風特,十字軍正想回頭拔劍,卻發現小巴風特一溜煙逃走了。

「慘了,他一定回去找巴風特了!」

十字軍皺了皺眉頭,看著神官有些小小的責備。

「......抱歉...」

看到十字軍眼裡的些許責備,神官低下頭道歉。
即使只是這樣一個小動作,卻讓小巴風特知道有人類來了,跟十字軍的計畫衝突到。

據說...巴風特都會把他身上的寶物,藏在他所棲息的大樹上。

原本想引開巴風特再趁機回頭將天地樹芽取走,看來這個計畫風險更大了...

「阿業...下次我沒說,你別自己行動...好嗎?」

十字軍輕輕抬起神官的臉頰,雖然有些不忍責備對方,但眼裡的心疼卻滿溢著 。
這樣說,等於是責難神官方才幫助弱者這個行為...

「....」

神官點點頭,神情有些愧疚。
拍拍神官的肩膀替他打打氣,十字軍繼續小心地領著其他人往前走。



「不知道清砂小姐怎樣了...」

沒有聽到十字軍說刺客在哪裡,神官有些擔心刺客是否已經遇到巴風特了?

小心地穿過低矮的灌木叢,卻冷不防有個身影從樹上滾落了下來。

「!清砂小姐!」

看到跌落到草叢裡的十字刺客,神官直覺不妙,趕緊衝上前。

「清砂小姐....你還好嗎?」

輕輕將十字刺客翻過身,看到倒地的十字刺客身上有許多利刃的痕跡,不客氣地落著腥紅的血液。

「......光耀之堂!」

神官就地施放了回復的魔法陣,十字刺客身上的血才慢慢止住。

一邊用治癒術加強,神官檢視著十字刺客身上的傷。

「......全都沒有命中要害...?...」

不由自主地說著,卻聽到背後傳來巨大的金屬碰撞聲。


「阿業!快帶刺客離開那裡!」

一回頭神官差點傻了,十字軍奮力地用巨大盾牌擋住的,是一隻漆黑閃著紫色光芒,更巨大的鐮刀。

「是巴風特!阿業,快到旁邊去!」

十字軍像是快耐不住地又一次大喊,神官才趕緊回神,抱起失血過多昏迷的十字刺客跑到一旁的樹下。

「喝!」

利用盾牌的弧度將巨大鐮刀錘進地面,十字軍趁巴風特還在拔起鐮刀的時候趕緊奔向一旁的神官及刺客。

「快走!」

一手扛起刺客,十字軍拉著神官拼命地遠離巴風特所在的位置。

「阿淵!發生什麼事?」

神官一邊一邊問著,十字軍只是不斷回頭像是在確認什麼。

「別問那麼多...趴下!!」

神官的身子被十字軍一把推倒在地,緊接著聽到一聲轟然巨響,數十道巨大的雷光從三人上方瘋狂掃過。

「是雷鳴!...」

親眼看到巴風特使用魔法,神官的眼睛睜的好大。

「快!...這次沒辦法...先被他發現了!」

十字軍拉起神官繼續往前跑,背後的雷光還不斷在閃動著,像是貪婪地想將三人吞噬。


忘記這樣拼命地奔跑了多久,終於幾乎聽不到遠方的雷聲,十字軍才停了下來。

「呼...!....呼啊!」

差點喘不過氣,神官累到站不住靠在樹幹上。

「...只憑我們真的不行...而且刺客又傷成這樣....」
「阿業,你開傳送之陣,我們先回中央去。」

「啊...好的...」

還喘的快說不出話來,神官趕緊從口袋拿出藍礦放在地面,唸起傳送之陣的咒語。

「傳送之陣!」

地面緩緩出現一個由藍色光芒構成的小漩渦,十字軍抱起受傷的刺客踩了進去,消失在光芒中。

「......」

神官站起身也準備要走進陣裡,卻發現自己的前頸感覺到一絲冰涼。

「---------------」

視線落到地面,神官整個人僵了住,一個聲音都發不出來,甚至任由傳陣消失。



地面上,映照著一個巨大影子,那影子比自己還高,頭上...長著兩隻彎曲的羊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d32027968大家
來小屋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