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上篇 (九)

作者:此風│2008-09-04 03:01:02│贊助:0│人氣:238
「哥...你說,阿業對付黑暗之王的招數,叫做轉生術,是嗎?」

中央城外灑滿陽光的草皮,十字軍輕輕撫著懷裡沉沉睡著的黑髮神官。

一旁也坐在草皮上的長髮神官點點頭。

「嗯...」

「我沒看過哥哥用耶...那是什麼樣的招數...竟然可以打敗黑暗之王...」

十字軍問著,無法體會那種令人絕望的魔物,祭司竟有辦法打敗他。

「......那是...」

「有悲憫的心,誠意地為地獄中的靈魂祈禱...願他們能夠得到重生的機會......」

「一般人很難輕易成功的...」

米色頭髮的神官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十字軍懷裡的黑髮神官。

「...也許是因為我們都對魔物們有著成見,認為他們都是該要誅殺的,所以才無法辦到。」

緩緩地說著,米色頭髮的神官若有所思。

「...是因為,從沒見過黑暗之王的阿業他...願意相信,所以才能聽到黑暗之王的聲音嗎?」
「我...」
「因為我對著黑王只有想討伐他的心,而沒有悲憫的心...」

十字軍似乎理解了些什麼,輕輕摸著懷裡黑髮神官的頭髮。

睡的好沉,可以這樣輕易地將自己交給信賴的人。

「是因為,阿業很善良,是嗎?」

十字軍不自主地說著,讓臨座的長髮神官笑了笑。

「也許吧...」

「等下記得把他叫起來,加冕儀式的時間就快到了。」

長髮神官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草。

「嗯!...」

十字軍點點頭,看著緩緩走回城裡的兄長,陽光下的背影,似乎顯得溫柔了些。




「...十字軍海淵,從現在起成為背負著神聖使命的聖殿十字軍!」
「願主賜福於你...」

有著尖形屋頂的聖堂裡,儀隊們吹奏著祝福的樂曲。

接過象徵著聖殿十字軍的盔甲,十字軍輕輕地對國王行了個禮。

「咳咳,接下來是本人私下要對自己的兒子說的。」

國王走回王座,看著起身站好的十字軍笑笑。

「海淵,不論你的決定是什麼,為父的都希望你能盡力去作。」
「如果你需要一位重要的人留在你身邊,請你一定要緊緊地牽住他的手。」

「許多的機會都是稍縱即逝,沒有辦法後悔的。」

「另外...米爾,這幾年來一直都很感謝你幫了父親這麼多忙,從今以後,也希望你能繼續當爸爸的得力助手。」

國王笑了笑,溫暖的神情就跟阿淵一樣。

看著王座旁有些臉紅難堪的長髮神官,站在聽講席的黑髮神官淺淺笑著。

隨從們上前替十字軍穿上聖殿十字軍的盔甲,受到國王親自的賜福後,加冕儀式總算是結束了。


「阿淵,恭喜你!」

走出教堂外,黑髮神官淺淺笑著祝福著剛誕生的聖殿十字。

「唉...我自己是覺得沒什麼差別呢...」

阿淵搔搔頭,雖然換上了一身精緻的盔甲,但卻沒有什麼明顯的實際感。
相對地,身旁的黑髮神官身上,卻多了一種神聖的氣息。

「......也許你的光采只是一直都被灰塵掩蓋了而已呢。」

不自主地說著,讓身旁的黑髮神官有些疑惑。

「什麼?」

歪著頭問著,十字軍只是笑笑。

「沒有!~我說阿業睡覺的時候很可愛!很想把你吃了!」

「...!阿淵你在說什麼啊!」

十字軍大笑,看著眼前的黑髮神官臉一下子紅了,作勢要追打自己,十字軍趕緊溜走。

「阿淵!不要跑!~」

「哈哈阿業大人要打我,不能不跑!好可怕哦!」

十字軍笑著往中央城裡跑去,黑髮的神官來不及追,只得停在噴水池邊搖搖頭。

「阿淵真是的...」

黑髮神官唸著,看向噴水池,除了賣蘋果的大嬸以外,自己熟悉的、一樣瘦小的身影依然不在。

「......」

「桔薰...你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

有些落寞,自己度過了眼前的難關,希望可以幫助好友,但卻連好友現在在哪裡都不知道。

望著噴水池百年如一日的水花,黑髮神官若有所思。



「你說想去夢羅?」

書房裡,米爾聽到有些驚訝。

站在桌旁的黑髮神官只是點點頭。

「我想....去看看金字塔的魔物情況...」

有些猶豫,但直說想去找人似乎不太妥當,黑髮神官說著。

「...嗯,也好...那邊的確頗需要重整...」

米色長髮的神官點點頭,言語中卻含有別的意味似地。

「?」

聽出些許不同,黑髮神官有些疑惑。

「不...沒事,你找阿淵一起去吧!」

「嗯!」

笑著點點頭,黑髮神官轉身走書房。

目送著黑髮神官,米爾發著呆。



「重整夢羅?」

又是熟悉的女聲,神官也不覺得奇怪了。

輕巧地從吊燈上一躍而下,吊燈的影子晃了晃。

「......有什麼事嗎?」

平靜地看著眼前的女太保,神官只是習慣性地坐下批改公文。

「欸!重整夢羅可是你說的,竟然問我有什麼事!」
「小女子可比較想知道米爾大人想做什麼事呢!」

女太保像是故意地,說的有些意味,輕輕地走近神官的桌子。

「......」

本來不打算理會女太保,但神官頓了下,好一陣子才說了句話。

「妳今天,綁了頭髮?」

坐在桌緣的女太保對神官突如其來的這句話有些訝異,挑了挑眉。

「欸?...我以為你都不會正眼瞧瞧我的呢。」

女太保的神情似乎有些欣喜,他今天的確特地將一頭亂髮梳起在後面紮了個馬尾,雖然還是顯得亂,但卻令人覺得俏皮可愛。

「我是沒正眼看到啊。」

神官一邊批改著公文,一邊伸手指了指掛在書房大門後面的鏡子。

「什麼!你這自戀狂!」

女太保有些生氣似地,正想一腳把那面鏡子踢碎,卻剛好從鏡子的反射中,看到神官認真處理公文的模樣。

「.......哼,看在你這麼帥的份上,就原諒你的自戀吧。」

正要伸出的腳又收了回來,女太保又輕巧地回到神官的辦公桌邊坐著。

「還是這裡比較舒服,欸!你都不會問人家的名字嗎?相處這麼久了,真沒禮貌耶!」

「...是妳闖進來,應該要先自我介紹吧。」

神官頭也不抬地說著,手邊批改公文的羽毛筆從未停下。

「哼哼,終於說了齁!我叫妮!是我老爸的女兒!....哎呀,怎麼說了沒意義的話...」

聽著女太保興高采烈地介紹自己,說了一堆喜歡做的事情跟吃的東西,就是不曾提到跟身分背景有關係的事。

「喜歡吃烤年糕?」

不知是否長久輔政練就的一心多用法,神官還可以邊批改公文邊回應女太保。

「是啊!我最~~~~最最最喜歡吃烤年糕了!那真是人間美味啊!」

女太保似乎很開心,譏譏聒聒地說著,讓神官有點後悔為什麼要讓她有機會講。

從批改公文中抬起頭,神官看著窗外美麗的藍天。


有些事情...的確是需要解決的啊......






「哥!那我們出發囉!」

「嗯...」

在中央主城外送著兩個人,米爾揮揮手。
看著離去的兩個背影緩緩淹沒在熙來攘往的商店街,長髮神官沉默了下。


是該做個了結的時候了...

神官緩緩地走回城裡,秋天的氣息也慢慢沾染了這片主城裡的花園。
連樹葉都被染上了黃橙色,伴著秋天稍涼的風。


應該是令人心情很好的時刻,神官的臉色卻顯得有些沉。

是書房...

平時覺得如此熟悉的書房,現在卻讓人無法直視。

「米爾大人?怎麼了...」

「呀啊!」

神官呆立在書房門口引來僕人的注意,沒想到走近一看卻讓僕人失聲尖叫。

「米爾大人...這是...!?...」

「......」

神官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勉強冷靜地開口。


「...刺客工會。」


莊嚴的書房裡濺滿了紅色的血液,兩名原本看守著書房的衛兵身體四分五裂地散落在書房的紅色地毯。

斷了一條繩索的吊燈在空中搖搖欲墜,半熄的燈火讓一切看來是如此地...令人恐懼。


「......」

迅速地指示僕人叫醫護班與守衛來,神官臉色顯得凝重了些。


...先發制人...這是警告嗎?


神官勉強要自己沉著些,看著地上散落著犧牲衛兵的殘骸,神官輕輕地在空中畫下十字。


「安息吧...」




晚上換了一間房間,神官依舊埋頭批改像是改不完的公文。

書房那裡還在清理,下午對犧牲的衛兵家屬致意時,不經意地看到了那種貧窮的模樣。

「振興經濟與平衡貧富不均議題...」

正巧手上拿到了這麼一份公文,神官愣了下。

「...這年頭還是有人腦筋動的很快嘛...」

翻開公文,神官調整了下眼鏡繼續研究。


皎潔的月光輕掛在空中,透過窗簾緩緩灑落。

手上的羽毛筆不動了,米色的長髮散落在壇木製的桌上。
認真專注的身影,不經意地睡著了。

「嘿喲!」

從屋頂上輕輕越下,紫色的輕巧人影翻進了神官所在的房間。

「哎呀?...難得找到了,竟然在睡覺?」

女太保吐吐舌,看到燈還亮著,姑且走近些。

長髮的神官趴在一份還沒改完的公文旁,只是摘下了眼鏡,手中的羽毛筆還擱著,上頭的墨水早就乾了。
淺淺地呼吸隨著身體起伏,平時銳利的眼神也在睡著時候闔起而顯得天真了些。

「唉...真的很帥,我真是沒看走眼!」

女太保自己笑了笑,偷偷挨近熟睡的神官。

“啾!”

偷偷地親了下神官的臉頰,女太保差點開心地笑出來。

嗚!...爸爸,你真是了解我這個女兒...竟然讓我來負責守護他!...
妮會加油的!...

看著窗外的一輪明月,女太保開心地笑了笑。
臉上的一團小小紅暈久久不散。



「嗯...」

被敲門聲擾醒,一抬起頭又被刺眼的陽光給亮的睜不開眼。

「誰啊...」

迷迷糊糊地走到房間門口,一開門發現是一位僕人。

「米爾大人!...對不起,小的敲門敲好久都沒看到米爾大人應門...很擔心呢。」
「已經中午了,小的給米爾大人送梳洗的水盆來...」

「......」

神官愣了下,點點頭。

最近總覺得異常的疲憊,常常改著公文在半夜就睡著了。

洗著臉,看著水面反射的自己,都有一點黑眼圈了。
神官搖搖頭。

自己不努力點的話,在外頭的其他人們就沒有後盾了...

想到昨天那場血腥風暴,神官的眉頭皺了下。

那種手法的確是刺客做的,傷口切的乾淨俐落,一刀一刀都正中要害。
空氣中的血腥味像是會襲向看到的人一般,顯得恐懼。

恐懼?

這不就是刺客們讓人感受到的名詞嗎?...
冷血無情,隨意都能夠痛下殺手。

也是破壞王國勢力的最大問題所在...

當初自己作下的決定,現在準備要反撲自己了嗎?

只因為放了燈塔島的首領...


「...阿淵...我該怎麼作才好?...」

看著水盆中與自己有著相似臉龐的倒影,神官顯得認真,卻又有些無奈。





「我沒來過夢羅克呢...」

緩緩從十字軍的大嘴鳥上滑下,身上披著一件連帽披肩的黑髮神官笑了笑著地。
夢羅克太熱了,黑髮神官有些耐不住,身上的連帽披肩是方才路上十字軍為他買的。

顯眼的白色長袍剛好被披肩給遮去大半,輕輕用手遮擋著太陽,黑髮神官在路邊的草棚下等待十字軍寄放好他的座騎。

「這麼怕太陽曬,難怪你都不黑!」

十字軍笑著推推神官的額頭,惹著神官一陣臉紅。

「要先找個地方休息嗎?」

十字軍問著,神官輕輕搖頭。

「...我可以...先去打聽桔薰的事情嗎?」

許久沒見也會覺得有些不安,神官看看十字軍懇求著。

「....噢,可以啊。」
「別中暑了呢。」

十字軍疼惜地為神官把披肩整理好,稍稍地在寶石小販前道別後,暫時各自行動去了。

「唔哇...」

第一次來到夢羅克,神官東張西望。
有許多沒有看過的東西,各色鮮豔的寶石在這裡似乎比中央便宜的多。


「不好意思,請問您有沒有看過一個金色頭髮瘦瘦的神工匠?...」

神官一個一個小販地問著,雖然大多數都表示沒有,但靠近中間的水池邊確有小販點了頭。

「大約幾天前吧...有個像大人您說的神工匠跟一個女十字刺客一起來過這...」

小販說著,還不忘詢問旁邊的攤位。

「是的,女十字刺客。」

「十字刺客?...」

有些疑惑,感覺不出來桔薰會認識刺客...而且是高階的十字刺客。
仔細推算小販說的時間後,神官搔搔頭。

「那...請問後來他們還有再出現嗎?...」

時間點似乎就是阿淵遇到他們的時候...只是刺客這點阿淵沒有提到...也許是漏看了吧。

不死心地詢問著,小販們卻都搖搖頭。

「這樣啊...」

有些失望,好不容易到了夢羅,卻打聽不到桔薰還在夢羅的消息。

抬頭看看夢羅炙熱耀眼的陽光,連自己都快受不了,何況是感覺瘦弱的桔薰?

「.......」

閉上眼輕輕祈禱,許久不見...無法得知他是好是壞。
希望...自己看到他時仍能見到他如同陽光一般燦爛的笑容啊。



「...?」

在夢羅比較熱鬧的市集中偶然地被撞了一下,回頭看早已不見人影。

手中似乎接到了什麼東西,神官小心地將手中折起的紙攤開。

『 阿業,我知道你已經來到夢羅

有一件事情想拜託你,希望你能盡快到燈塔島來

弁 天 』

「....弁天大哥...」

神官看著紙團,憶起了在監牢中照顧自己為自己打氣的太保。

他是個令人感到安心的人,同時也是距離夢羅不遠的燈塔島主人。

雖然對流氓工會的認識不深,但只單從主人的態度來看,神官滿尊敬他們的。

「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沒想到來到夢羅就馬上被知道了,神官吐吐舌頭。

好在一路上都很平安,沒有遇到什麼壞事。

「....」

抬頭看看夢羅傍晚因為空氣中帶著沙塵而反射出的紫色天空,星星已經要出來了。
知道再不回旅館不行,神官輕輕地將紙團收進口袋,邊盤算著出發時間邊往旅館的方向走。

「桔薰...你到底在哪裡呢?...」

回頭看看天上清澈的月亮,神官有些無奈。

即使是一直見不到面也好,如果能知道對方人還好好的,至少也可以放心的多。
但是桔薰一下子失蹤了,來不及反應,連一點線索都沒留下,就令人擔心。

「...希望他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看著自己的手,似乎距離擁有強大力量還很久似地顯得脆弱。
不知道當重要的人有難時,自己能夠做的是幫助他,還是拖累他?...

想讓自己變的更強一些,更能承受些責任。
因為接受了神聖使命的自己...已經不能在如同以往一般退縮了啊...



「回來啦?肚子餓了嗎?」

走回旅館房間,神官抬起頭看看眼前的人,總是這樣對自己溫暖地笑著。

「...嗯...」

也讓人忍不住不對他笑。
神官點點頭,讓十字軍伸手摟進懷中。

「還沒有消息嗎?」

輕偎在十字軍懷裡的神官點點頭,有些猶豫。

「我得先到燈塔島去一趟...明天早上,陪我一起過去好嗎?」

「燈塔島?」

果不其然,十字軍的臉色稍稍地變了下。

「去哪裡作什麼?...」

十字軍問著,一邊溫柔地撫著神官的頭髮。

「我的恩人需要我,怎麼可以不回報呢?」

神官笑笑,稍稍地站起身。

「......」

「唉,好吧...雖然可能又要發一次牢騷,去就去。」

十字軍笑笑,開始卸下自己的盔甲。

「要睡了啊?那不吵你哦。」

神官笑笑正要離開房間,卻被一雙手拖住。

「想去哪裡,我只有買一間房間,湊合著點用吧。」

神官臉上的笑容僵了下,才有些莫可奈何地咕噥著走進房間。

「明明就是你故意的吧......」





「嘿唷!」

空中伴著黃澄澄的月亮,一抹身影輕巧地從躍上城牆,沿著屋頂迅速地跑著,最後探進了庭院中一棟白色的屋子裡。

「欸...回來晚了,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看好帥哥...」

隻手挽起似乎有特別梳理過的墨黑色頭髮,女太保手拎著還溫熱的一小袋烤年糕。

「悶騷男,我回來囉!」

女太保彷彿與這書房的主人很熟似地,伸手就直接推開門。

「咦...」

看不到熟悉的人影在書桌前專心地批改公文,本以為可以聽到他的一句話說著“別那樣叫我”,卻只看到令女太保訝異的畫面。

「!...怎麼了!?」

意料之外的事情,書房裡凌亂不堪,滿地腥紅的血跡肆虐著,不像是單單一個人所造成的樣子。

有些慌了,女太保衝進書房理想尋找著自己在意的身影。

「...笨蛋,快點給我死出來啊!」

找遍了書房卻沒看到半個人影,女太保急的忘記到別的房間去找找。

「誰是笨蛋啊...」

正當女太保終於準備出房間去找的時候,門竟被推開了。

「啊....」

長髮神官的臉色有些疲倦,從深夜的黑暗中走回吊燈搖曳著的房間。
頭髮有些散亂,嘴角有著一些像是扭打過後的傷口。
白色的神官服整整有一大片都染上紅色的血漬,雖然已經顯得乾涸而泛黑,但仍令人擔心不已。

「你...你沒事吧?怎麼會這樣?什麼時候發生的!?」

神官面對著女太保焦急的一連串問題卻很冷靜,緩緩地走回書桌前翻找著些什麼。

「喂!...這傷口好像很嚴重,你有沒有治療一下啊!?...喂!」

看著神官不及不徐地在抽屜裡找著些什麼,女太保更著急了,挨近神官的身邊不住擔心。

「妳就安靜一下吧。」

神官似乎終於在抽屜裡找出了什麼,邊走邊冷靜地說著。

「啊...等一下,你要去哪裡!」

看到神官這附模樣竟然還能神色自若,女太保擔心地跟著神官走出書房。


穿過了一條有守衛的走廊,盡頭是神官的房間。

打開門又迅速地關上,女太保看到房裡的情形有些楞了。

「阿草!小彤!」

神官的床上躺著兩名重傷的太保,四肢跟肩膀都明顯地看的出許多被利刃殺傷的傷口。
看到這種情形女太保似乎知道了些什麼,難過地走上前看看兩個太保的傷勢。

「可惡...一定又是刺客工會!...」

「嗯...」

神官放了幾顆藍色魔力礦石在受傷的兩人之間,一邊吟唱著咒語。

以藍石為中心劃開了一到魔法陣,不斷泛著令人通體舒暢的白光。
兩個受傷的太保身上的傷口也緩緩癒合。

「只能先這樣處理...」

藍石緩緩地溶解消失在白光中,雖然受傷的太保們傷口還沒痊癒,也至少止住了不斷冒出的血液。

「大概一個小時前,我還在書房批公文。」

神官拉了張椅子給女太保,自己也拉了一張在床邊坐下。

「突然有三個十字刺客從門口闖進來,他們已經先擊倒門外的守衛。」
「面對三個十字刺客我無法抵擋,這時候他們兩個就從天井跳了進來。」

神官說著,不時回頭看看兩個受傷的太保。

「纏鬥了許久似乎重創了那幾個十字刺客...但他們自己也受到重傷。」

神官說到這裡,又起身去看看兩位受傷的太保。

「......都是我不在...才會...」

女太保有些難過,看著自己的屬下搖搖頭。

「別在意。」

「他們自己也說了,因為大小姐不在,所以他們更要奮力抵抗。」
「這是妳派給他們的任務....所以...」

神官繼續用治癒術回復著太保們的傷口,平穩的語調聽不出任何的責備。

「反倒是我...搞的你們都被牽連到...」

帶著些慚愧與歉意,神官被對著女太保緩緩地說。

「...米爾...」

不自主地叫出了神官的名字,女太保看著稍稍回過頭來,神情有些悲傷的神官。

「即使並不是一開始就認識,但我也覺得這是對我的報應...」

「為了國家我做了很多醜惡的事情,或許我早已不配冠上神官的稱號...」

「報應卻已經悄悄地在週遭發生著...」

神官嘆了口氣,輕輕抹下額上的汗水。

「不...你不要這樣說...」

女太保站起身卻沒有踏出腳步。

「這一陣子我雖然監視你,但我看到你的努力...」
「為了國家你放棄了自己的所有不是嗎?...即使做了什麼醜陋不堪的事情,你的原意並不是為了自己...」

「.........」

女太保有些說不下去,僅僅只是監視著神官的幾個月,自己沒有什麼份量說話。

神官沉默了許久,才輕輕走回座位。

「...」

「你真是個好女孩。」

神官的大手緩緩放在女太保的頭上,溫暖的感覺讓女太保的臉頰不自覺地泛紅。

「你一定可以找到好歸宿的。」

走回座位,神官彎著腰繼續批改著尚未處理完的公文。


「米爾...」

女太保楞在原地,只是靜靜地看著神官繼續忙著。



突然覺得...米爾的背影,好孤獨...


你也跟弟弟一樣...很遲鈍的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cole321
來小屋看看吧 最近更文了!! 喜歡的話可以加友或追蹤歐!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