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上篇 (八)

作者:此風│2008-09-04 03:00:29│贊助:0│人氣:199
『啪!』

「......?」

正在埋首批改公文的神官停了下來。
有些訝異地看著手上的羽毛筆。

是自己的手勁太大沒注意嗎? 白色的羽毛筆竟斷成了兩半。

「......」

忙著繼續批改公文,神官站起身將斷掉的羽毛筆小心收進木盒,又伸手拿了另一支筆。

窗外皎潔的明月映著安靜的中央城,神官愣了下。

「......阿淵...希望你們,平安無事...」




「咕!....」

眼前閃著無比強大的暴風,炙熱地令人無法接近。

只得趕緊貼近有些冰冷的地面躲避這場災難。

「!....該死的...一進來就遇到!」

十字軍用披風掩蓋著身旁的祭司,在破壞著岩石的巨大暴風邊緣勉強抬起頭。

遠方有許多影子在晃動著,隱約還能看到從天而降的藍色閃電。

「......其他小隊已經接觸到黑暗之王了!」

一旁的騎士匍伏地爬到十字軍身邊低聲說著,眼前巨大的暴風實在讓人無法起身。


像是要將所有生物全都摧殘的巨大暴風稍稍地平息,才剛走下樓梯的一行人這才慢慢地爬起來。

「動作得快點!...」

十字軍有些不安,他知道眼前的平靜只是暫時的,另外兩個小隊現在不知如何,距離太遠無法看清楚。

沿著巨大石頭砌成的牆壁小心地往下走,建造成許多同心十字型的巨大空間,先遣部隊稱這裡為:修道院。


「.......!」

好不容易來到剛剛風暴的中心點,卻發現應該看到的,令人恐懼的巨大身影竟然消失無蹤。

「!隊長!」

遲來的五人小隊看到的竟是倒地的一行人,十字軍趕緊上前去扶起帶頭的騎士領主。

「咳!...阿...阿淵啊...」

看到騎士領主身上的鎧甲幾乎碎成破片,十字軍額上的冷汗無法制止。
扶起領主替他開了罐白色藥水,十字軍看看四周,第一小隊、第二小隊的成員們,沒有一個站的起來。

「治癒術!!」

顧不得想像方才暴風中心的魔物有多麼可怕,帶著圓帽的祭司只急著治療倒地的其他隊友。
不管是巫師,還是其他的十字軍,甚至是武僧....個個都慘遭方才的暴風襲擊,身上滿是創傷。

「還好嗎?...」

感覺有些體力不支,祭司看到自己正在治療的巫師咳了幾聲,趕緊遞上分配的白色藥水。

「阿業!你那邊還可以嗎?過來幫幫我!」

同小隊的女祭司在不遠處喊著,他正在盡力治療著一位身受重傷的武僧。

「啊...是拓兒...剛才他幫我們擋下了黑暗之王的一擊...」

巫師虛弱地說著,一邊從懷裡拿出了一片發著淡淡綠光的葉子。

「請一定要救他!...用這個...你們會比較輕鬆...」

巫師說完,又咳的停不下來。

「......」

祭司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握著那枚葉子趕往女祭司的方向。

「是天地樹葉子!...有這個就太好了...」

女祭司趕緊對祭司遞來的那片葉子集中精神,原本手中的治癒光芒突然變的強烈許多。

意外地倒在地上身上受到許多創傷的武僧,傷口竟然可以明顯地看到在癒合。

「嗚!...」

傷口還沒有全好,女祭司就已經受不了而差點昏厥。

「喜兒!讓我來就好了!妳快停手...」

祭司有些慌,伸手扶好女祭司。

「不...我...我還可以...」

女祭司從隨身行李中抽出兩罐藍色藥水,遞了一罐給祭司。

「你一定也很需要...快喝吧!」

女祭司說罷,顧不得好不好看一股腦地吞下藍色藥水。

「......」

看著女祭司如此努力,祭司低下頭。
看著手中的藍色藥水,平常是市面上賣的高級品,現在...

“不管了!”

祭司狠下心,拔開藥水的木塞蓋一鼓作氣地喝了下去。

「好苦!...」

苦的差點說不出話,卻能明顯地感受到一股力量傳到自己的身上,疲憊的精神專注了不少。
這就是所謂的良藥苦口嗎?...祭司看看手中的空藥瓶。

第三小隊幾乎全部投入了治療的行列,但無法想像方才的戰鬥多麼激烈,兩位祭司甚至連武僧也一起幫忙了,還是無法讓全部的隊員都回到可以備戰的狀態。

「不行....這樣下去我們會沒辦法對付黑暗之王的。」

騎士領主的精神顯的好多了,不愧是久戰的精將,回覆的速度也比一般人快上許多。

「隊長...」

「此次任務必須宣告失敗,人員們得要撤退才行。」
「快點...趁現在......」

騎士領主的話才說到一半,卻突然啞了聲。

大家的眼前被一大片黑暗的影子緩緩地籠罩下來,那片黑影...


「阿業!!!」

距離恐懼的根源最接近的,是正要到另一邊去治療其他隊友的祭司。

看著眼前的光景,祭司似乎愣了,一動也不動。





感覺腦中都被掏空了。
只充滿著眼前所看到黑...

無盡的黑暗

即使光進去也反射不出來,那樣子無窮的黑暗

彷彿要將自己吞噬似地....




「阿業!!!」

十字軍嘶吼著,距離如此遠,根本無法搶先一步到達他身邊...

一瞬間,那種悲憤與做不到的情緒填滿了十字軍的腦海。


“不!...”

“不要發生這種事!...”


十字軍張嘴想大喊,卻根本喊不出聲。

拼命對自己的腳喊著“動啊!”、“動啊!”卻不聽使喚。
彷彿只能看著眼前即將發生的事情絕望...


「螺旋刺擊!!!」

一陣暴風硬把十字軍的理智拉了回來,只看到一個披風已被燒去一邊的紅色身影直直地往那黑暗的中心呼嘯而去。

「...!隊長!」

駕著仍然銳利的長矛,騎士領主不顧自己身上的鎧甲已經破損的如何嚴重,他的眼裡似乎只有一個信念。

“活下去!”...

巨大的暴風吹開了周遭的岩石,也把祭司彈了開來。

暴風的中心扭進了巨大漆黑的身影,本以為會發生巨大的衝擊,卻讓全部的人愣了。


「咳啊!....」

騎士領主方才還發著光芒的長矛瞬間斷成了碎片,暴風揚起的塵埃飛時還未落下,騎士領主卻先倒地。

「隊長!!」

看到騎士領主的肩膀被黑暗的長刺貫穿,十字軍大喊著。

腦中不堪地出現了稱為“絕望”的念頭,十字軍的腿幾乎要癱軟。


「阿淵!快站起來!!」

肩膀猛地被搖了一下,是同一小隊的騎士,正拿著長矛準備衝上前。


「十字驅魔攻擊!!!」

十字軍抬起頭看著不遠的前方,方才祭司們治療的,或是自己恢復了的其他隊員們都一一站起來使盡全力在攻擊。

「我還在這裡作什麼!...」

十字軍拍了自己一掌,趕緊站起來往前去。


「拓兒!...你不要逞強!」

似乎受到內傷還咳個不停的巫師拉住眼前的武僧,武僧只是甩甩頭,拉緊了自己額頭綁著的白色布條。

「都已經付出這麼多了!怎麼可以退縮呢!」


「...」

武僧的聲音傳到了十字軍的耳裡,是啊,怎麼可以退縮呢!?...
自己最要守護的人就在那裡,而自己卻這樣貪生怕死,害怕絕望了?

「別開玩笑了!」

十字軍猛地衝上前,大聲吶喊著對著眼前的巨大黑影劈下。

「聖十字攻擊!!!」

劍身發出了白色光芒,狠狠地劈中了巨大的黑影。

“打中了!...”

稍稍地鬆了口氣,十字軍反身往祭司的方向跳。

但令人驚愕地卻是,被劈開的黑色身影,卻由劈開的地方緩緩結合。

「!怎麼會...」

驚愕著,十字軍有些慌張,但不忘先扶起跌坐在地的祭司。

「阿業!...醒醒!」

十字軍搖搖祭司的身子,祭司緊閉了下眼睛才張開。

「阿淵...」

似乎是受到驚嚇了,祭司的神情有些呆滯。

「阿業...你沒事...太好了...」

話說到一半,身後卻突然吹起強大的暴風。

「!該死的!...」

看到難以避開的暴風,隊員們都趕緊往後退。
十字軍也只得拉著祭司趕緊就地尋找障礙物。

「!?...」

本來緊抓著的祭司卻突然走了出去,十字軍意外了下。

「阿業!你去作什麼,快回來啊!」

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大喊,眼見祭司一點回應都沒有,只是緩緩地朝著那團巨大的黑色身影走去。

暴風在空中已經凝聚成了個巨大的火雲,隨時準備朝地面襲擊而去。


「阿淵...他在...跟我說話...」

飄邈地像是浮在空氣中的聲音,十字軍有些錯愕。

似乎一點也感受不到恐懼似地,祭司的腳步離大家所稱的黑暗之王越來越靠近。

「阿業!你在說什麼傻話!快點回來啊!...」

雖是這樣喊著,但十字軍卻已經狂奔了出去。

他只相信眼前所看到的,祭司正危險,自己得去阻止他,如此而已。

「阿淵...」
「他在叫我,救他呢...」

像是專心地在跟恐懼的縮影說著話,祭司的神情顯的很認真,卻又有些悲憫。

「阿業...!」

無關祭司的話語,在天空盤旋的火雲還是急速地狂奔而下。
眼看祭司就要被襲擊的體無完膚,卻突然有一抹藍色身影衝上前,緊緊地像是雙手一樣地覆蓋了祭司。


「阿淵!」

遠方被其他隊員攙扶逃出暴風範圍的領主無法置信地喊了出來。

眼前的火紅爆風像貪婪地惡鬼一般侵蝕著已經損壞不堪的牆壁磚瓦,無數燃燒的巨大石塊撞擊著殘破的修道院。

「不行!大家快走!」

「可是阿淵他!...」

「快走啊!」

眼看著比上次還巨大的暴風就要襲向其他隊員,領主硬是將所有人帶上樓梯。

『轟!!』

被暴風狠狠地破壞的門轟然倒下,往修道院的樓梯底完全被破碎的巨石掩埋。

「怎麼會這樣!...」

女祭司難過地跪了下來,不住抽泣著,無法想像兩名隊員就在眼前...

其他隊員們只是沉默著,不願再多說話。

「......回去報告這次的結果吧...」

沉默了許久,領主撐著身體站起來,要隊員們先走出大廳。

「......」

離開大廳前領主回頭看著坍塌的樓梯,似乎無法割捨。

「阿淵...」


沉重的心情,就像頹圮的石塊般,沒有人說一句話。

也沒有人相信,埋在石塊擋住的路之後,還有什麼希望...







「......」

睜開眼,卻看到一片蔚藍的天空。

藍的有些不真實。

十字軍爬起身,發現自己身在一大片翠綠的草地。
遙遠的地方沒有山也沒有樓房,只有一大片的藍天跟白雲。

「?...」

自己怎麼會在這裡...
其他人呢?阿業呢?...


「阿淵...」

一個細細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十字軍猛地回頭一看,竟是自己擔心著的祭司。

「阿業!...」

緊張地站起身,還來不及拍掉沾在衣服上的草,十字軍忙著把祭司轉過來轉過去地看。

「阿業!你有沒有受傷...剛才不是...」

「阿淵,我們都沒受傷啊,你看你。」

祭司指指自己,十字軍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盔甲,連一點破損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

疑惑著,十字軍只得用懇求的眼神看看祭司。

「嗯---------我想我們應該都死了吧,哈哈...」

祭司輕輕伸了個懶腰,抬頭看看一望無際的藍天,神情卻顯得很輕鬆。

「啊啊...說不定呢...」

十字軍皺皺眉頭笑笑,那麼強的攻擊,大概也必死無疑吧。

只是想到哥哥...

「都答應了哥哥要回去的說...」

十字軍輕輕嘆了口氣,看看祭司,似乎又想到了什麼。

「阿業...你剛剛說,黑暗之王在跟你說話?」

「?是啊。」

祭司抬起頭,對十字軍笑笑。

「哪?...」

看著十字軍有些困惑的神情,祭司停下正在往前走的腳步。

「嗯...我聽到腦中有個聲音,對我喊著“救我!”...」
「而那聲音的來源就是黑暗之王...」

祭司搔搔臉頰,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十字軍。

「我好像沒搞清楚自己要作什麼...還連累到阿淵...」

「......」

十字軍愣了下,皺皺眉頭笑著。

「都已經死了,也沒辦法啦!」

攤攤手,十字軍笑笑。

「不過後來...有發生了什麼事嗎?」

十字軍稍稍走近祭司,伸手摸摸他,祭司的臉頰有點涼,也許是風太大的關係吧。
不過...死後的世界,都這麼冷清嗎?...
四周沒有一個人,十字軍覺得有些奇怪。

「...阿淵...米爾大人有告訴過你,祭司有一個能力,可以淨化被詛咒的靈魂嗎?」

「...?」

祭司突然問起,十字軍一時之間摸不著頭緒。

「當你想解救一個被困在黑暗裡的靈魂時,就要為他祈禱。」

祭司輕輕說著,十字軍只是看著祭司沒有多想地跟著他的腳步走。

「於是,受到淨化的靈魂,就可以得到新的生命。」

「她...是這樣告訴我的...」

祭司說著,緩緩抬起頭。

十字軍有些納悶,跟著往上看,卻讓他傻了。


一位身披銀色鎧甲,頭戴著月桂樹葉子製成的冠,宛如金色夕陽一般地長髮緩緩在空中飄逸著。

最令十字軍驚訝的,是眼前的“人”...不只有一紅一藍的雙眼,她的背後,還有著三支巨大的羽翼。

虛幻卻又真實地,漂浮在空中。


這是...女武神啊...怎麼可能...難道...

十字軍說不出話來。


「大姊姊,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祭司抬頭看著空中漂浮著的女武神說著,雖然他並不知道。

戴著桂冠的美麗女性只是點點頭,露出了個微笑。

看著眼前祭司跟女武神對話著,十字軍不知該做些什麼。
從前讀過的關於神的一切正在腦海中盡可能地搜尋著,想想阿業不知道,可能是因為他沒錢去唸書吧...

「不凡的凡人啊。」

女武神彷彿鐘聲般迴蕩的話語敲在了空中,十字軍抬頭看著,一邊輕輕將祭司的身子靠回自己懷裡。

「你們彼此間的互信互賴,與為了對方可以犧牲一切的信念,促使我的出現。」

「我問,你們想在這塊沒有煩惱的世界繼續待下去,還是回到地上繼續過著屬於你們的苦難生活?」

女武神緩緩說著,像是敲鐘一般地印在心裡。



「...我想回去...還有...還有米爾大人,在等著我們呢...!」

祭司有些猶豫但還是說了出來,有些擔心地抬頭看了看十字軍。

「嗯!...管他回去會不會痛的死去活來...我答應過哥哥!」

看著祭司淺淺的笑容,十字軍彷彿又有了堅定的信念。


「......」

「果然是我所期待著的勇士們...」

女武神投下溫暖的笑容,舉起手中握著的銀色長矛。



神啊,您可聽到了我的祈禱?

願您賜福於他們兩個不平凡的凡人,

永遠能夠以自己的信念去踏出往後的每一步,

神啊...



還來不及反應,只見到眼前出現一道耀眼奪目的光線,吞噬了兩人。

「啊...阿業!」

光似乎伴著強烈的流,衝散了兩人。

「阿淵!...」

「嗚...」

看著對方漸漸被強光吞噬,自己也失去了意識。




會在那個世界見面的,是吧?...

還要牽著手,一起走回我們熟悉的街道,與我們熟悉的人們打招呼...

還要一起過著往後我們所計畫的生活...






「....」
「業...阿業!!...」

猛地坐起身,把旁邊端著水的僕人給嚇了一大跳。

「海淵大人...您醒了啊!?」

僕人雖然還有些驚魂未定,但看到十字軍清醒了,顯得很欣喜。

「小的馬上去通報!」

「啊...」

還來不及攔住僕人,十字軍只得呆坐在床上。

「......」

回頭看看四周,的確...這是自己的房間...

怎麼會...

努力搜尋著腦海中破碎的印象,但就是無法好好地將一瞬間發生的許多事情串在一起。

阿業呢...?

在那道光芒以後...就什麼也...



「阿業...」

十字軍想下床,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痛的不像話。

「好痛...」

仔細一看才發現身上滿是包紮的繃帶,十字軍還搞不清楚這堆痛死人的傷是怎麼來的。

「傻瓜,受重傷的人怎麼還亂動啊。」

「!....阿業...?」

熟悉的聲音,抬起頭看到的卻不是熟悉的黑色長袍。

「阿業?...」

揉揉眼睛,十字軍想確認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但確確實實,輕輕倚在門框,穿著白色長袍的身影,就是自己心中的那個人...

「阿業...你怎麼...」

「因為你們一起打敗了黑暗之王,所以國王有功要晉升你們的等級。」
「這下我就不能得意地說“我是米德加爾特唯一的神官”啦!...」

十字軍還來不及反應,輕輕將米色長髮束起的神官緩緩地走了進來。

「哥...」

「恭喜你,菜鳥聖殿十字軍。」

米色長髮的神官笑笑,將12方向的環形十字墜子交給了十字軍。

「咦?...」

還搞不清楚狀況,十字軍有些呆然。

「阿淵...」

黑髮的年輕神官緩緩地從門口走了進來,溫柔地笑了笑。

「是米爾大人發現我們的唷...可是好奇怪,黑王已經被打倒了...」

有些遲疑,黑髮的神官輕輕靠近十字軍的耳際。

「大姊姊說,我從黑王身體裡解放的,就是她耶...」
「可是我只記得把手伸給了黑暗之王,然後就...」


黑髮的神官淺淺笑著,伸手摸摸十字軍的臉頰。

「也許,黑暗之王也是很善良的,是吧?」

有些聽不懂眼前的他說的話語,十字軍只懂得點點頭。

「阿淵,你還記得我們互相喊著對方的時候嗎?」

「?...」

記憶一片混亂,十字軍努力思索,但仍舊拼湊不起來。

「噗。」
「那我還是別告訴阿淵好了,免得你被取笑。」

「?...我說了什麼!?」

似乎很重視面子似地,十字軍緊張了起來。

「....阿淵真的要聽?」

黑髮的神官忍著笑回頭問著,十字軍很認真地點點頭。

「阿淵說...“就算下輩子要我當女人,我也一定要跟你在一起!”」

「阿淵,你的胸部怎麼沒有變大呢?」

被黑髮神官這樣說著,十字軍的臉頰紅到了耳根。


「是...是誰叫你特別記住這句話的啊!...」


「啊啊!我那時候就只記得這句話嘛!.......」


是啊...我們都還活著。

依照著自己最初的願望,活下去,繼續走著屬於自己的路。

可以的話,希望你明天也能這樣陪著我,

陪著我度過數不盡的明天,

好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idaiowo夸宝
阿夸,我的阿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