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上篇 (七)

作者:此風│2008-09-04 02:59:56│贊助:0│人氣:187
「哥?你怎麼了?阿業受傷了,我想拜託您為他治療呢。」

神官僵硬的表情一瞬間透出了些許不可思議。

「哥?」

十字軍輕輕把懷中的祭司放下讓他站好,歪著頭有些疑惑。

「.....沒事...是誰要治療?」


「米爾大人...」

看到一抹瘦小的身影朝自己走來,有些不好意思,但眼神卻很真誠沒有一點敵意。

「啊......」

神官意外著祭司眼裡沒有一絲憤怒或仇恨,也許是自己心裡有鬼,神官落下了滴冷汗。

「米爾大人...真的非常抱歉...」

「?...」

瘦小的祭司在神官面前站定,緩緩地彎下腰給了神官深深地一鞠躬。
神官顯得有些意外,不自主地扶起祭司。

「是我不小心傷到您...但我還想好好地活下去...請您讓法官們判我別的刑好嗎?...即使是苦工我也願意!」

祭司的眼中透著努力地想活下去的光芒,像是生長在山崖上的野花一樣強韌。

「......」

收回了訝異,神官緊繃著的神情又慢慢淡化。

「這樣啊...」

似乎感覺到祭司什麼都不知道,神官有些得意,卻也暗自鬆了一口氣。

「那我命你參加黑暗之王的討伐隊伍!...為居民們除去危害。」

似乎不管神官說出口的話語是什麼,知道自己不用被判死刑,祭司眼裡透露出了喜悅的光芒。

「謝謝您!米爾大人!我...會盡力的!...」

不去想那條路會有多難熬,只是知道自己能夠繼續活下去,祭司的眼裡充滿著感謝。

「哥!我也要去!」

「阿淵?你...」

十字軍突然插了一句,讓神官意外了下。

「我破壞了處刑台,我也有錯!所以請您讓我陪阿業一起去吧!」

「這...」

神官支吾,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我們會打敗黑暗之王回來的!」

十字軍說著,輕輕拍著祭司的肩膀。

「好痛!...」

「啊!對不起!哥、你快點來幫阿業治療啦!」

「喔...好啦!」

神官腦筋差點轉不過來,只得趕緊先上前為祭司治療。

「米爾大人,你人其實很好呢。」

看著神官強力的治癒術,祭司有些臉紅地說著。

「哈哈,就跟你說哥哥其實只是悶搔了點嘛!」

「阿淵,你怎麼這樣說自己的哥哥嘛!...」


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笑鬧的祭司與十字軍,神官的眼中浮現了一絲猶豫。


「好了。」

「哇!...米爾大人好厲害啊...」

看著自己身上幾乎完全癒合的傷口,祭司讚嘆著。
神官只是點點頭。

「那哥,我們先去休息了唷,等早上我們就會去準備了!」

「嗯...」

神官只是愣愣地看著十字軍與祭司,隨口回應著。

「米爾大人,真的很謝謝您!」

祭司正要走出門,又回過頭來笑著答謝。

清澈的眼中神官彷彿看到自己的醜惡。

「.........」

「哼.......我也可以...當個好人的吧?...」


望著空無一人的書房,神官顯得有些挫敗。




「阿業!你有沒有看到喜歡的東西?」

換上了跟米爾大人借來有些大了的祭司服,祭司跟著十字軍在中央繁華的街道走著。
十字軍笑著問祭司,手也順勢搭上他的肩。

「這...阿淵問這個要作什麼?」

祭司有些不好意思,確有一些小小的期待。

「我夠錢就買給你呀!還有你缺什麼趕快告訴我好替你準備,明天開始可就得苦修了呢!」

「這...」

祭司紅著臉,雖然十字軍的一番話讓自己高興了些,但祭司實在不想讓對方破費。


「咦?...今天桔薰沒有來啊?...」

走到了中央城的噴水池邊,祭司看著習慣的地點卻沒有熟悉的身影,有些納悶。

「你是說那個很小隻的神工匠嗎?」

「對啊!阿淵你怎麼知道?」

祭司有些意外,抬頭看十字軍。

「這...其實也很巧啦...我之前為了找你到夢羅去...遇到他,告訴我這頂帽子是他賣給你的...」

十字軍紅著臉,不好意思地說著自己追人追到夢羅去,卻還是撲空了的事情。
伸手把祭司頭上的小巧圓帽戴好,十字軍看看祭司。

「這樣啊...不知道桔薰去夢羅作什麼...」
「阿淵,他還好嗎?」

「這...」

十字軍努力回想著自己沒有仔細記下的事情,勉強點點頭。

「他好像還滿有精神的。」

「這樣啊...」

本來有些擔心而縮著的眉頭似乎稍稍放了開,祭司點點頭。

「希望他平平安安的...」

看著天空,祭司彷彿在祈禱。
十字軍只是看看祭司,伸手輕輕環住他的身子。

「一定會的...所以我們也要平安地回來。」

「阿淵...」

似乎開始意識到即將面對的挑戰有多麼艱難,十字軍的表情凝重了些。
感染到那樣的氣氛,祭司也顯的認真。


活著,繼續活下去,才可以再度重逢啊-------....







「願真誠的上主賜福於你們,阿們。」

今天中央城的天氣晴朗,卻沒有什麼風。
日光白透地從薄薄的雲層中穿越,輕輕灑在似乎還未甦醒的街道。

中央大教堂前,神官輕闔上裝飾華美的聖經,抬頭看看眼前的人們。

「本次討伐黑暗之王的隊伍成員...」

神官緩緩地唸著名單上的名字與職業,唸到十字軍與祭司的名字時,神官稍稍地抬起頭看了看祭壇下。

「......以上,願主與你們同在。」

將名單唸完,神官稍稍地對台下的人們點點頭。
旁邊的司儀才發出了解散與整裝的命令,台下的人們才緩緩散開。


「哥!」

十字軍在教堂裡找到神官,有些捨不得似地。

「...阿淵。」

神官回過頭看看朝自己跑來的十字軍,眼神有些朦朧。

「哥,我一定會平安回來,請您別擔心我...」

十字軍快步跑到神官跟前,輕握神官的手說著。

「......」

神官看看眼神真誠的十字軍,輕輕點頭。

「...這是你決定的事情,我不能也無法挽留你。」

沒有特別注意十字軍身邊是否有祭司在,神官把另隻手輕蓋在十字軍握著自己的手上。

「你就盡力而為,一定要平安回來,知道嗎?」

「...嗯!當然...」

十字軍有些不捨地看著平時優雅堅定的神官輕輕皺起的眉頭。

「哥,我會帶土產回來的!」

「傻瓜...」

十字軍想開個玩笑緩和氣氛,神官只是輕笑了下。

「啊,阿淵,等等...」

十字軍正要告別,卻被神官叫住。
緩緩走回神官跟前,十字軍看到神官伸手將脖子掛著的十字珠鍊拿了下來,替自己戴上。

是一條全透明的水晶珠鍊,很漂亮,泛著微微的白光彷彿受到過祝福。

「...你一定要平安回來,知道嗎?」

「這是當然的!」

十字軍展現了自信的笑容,稍稍地將珠鍊收進衣服最底層。

「那我走了!」

十字軍揮揮手走出教堂,目送的神官只是看著十字軍消失的走廊盡頭。


如果阿淵出了什麼事情...那都是我的錯...
神啊,我知道這是您對我的報應...現在開始贖罪,還來的及嗎?



「阿業!」

在中央噴水池附近找到了祭司,十字軍走了過去。

「啊...阿淵啊。」

換上合身的黑色長袍,祭司回頭看看十字軍。

「怎麼在這裡?」

十字軍問著,看著已經熱鬧起來的中央大街。

「我想來跟桔薰告別...可是他還沒來...」

祭司有些落寞,他在這裡認識的好朋友已經好幾天沒有出現,問旁邊攤位的大嬸也一樣不知道。
現在真的要離開好一段時間,想來跟好友告別,卻沒有機會。

「.......」

「他可能還沒忙完吧!...阿業,早點出發,我們才可以快些回來啊!」

十字軍笑著鼓勵祭司,猶豫了下,祭司點點頭。

「那我拜託隔壁攤位的大嬸替我轉達吧!」

祭司笑著,緩緩往賣著蘋果的攤子走去。

十字軍望著祭司的背影,神情有點僵。

以多次討伐各地魔物的經驗來說,像黑暗之王這樣棘手的魔物,其實是很難對抗的。
即使是這次隊伍的神職人員比較多,也難保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十字軍想著,握緊了拳頭。

但自己絕不能輸,為了守護懷中這個瘦小的身軀,無論如何都不能往後退一步。


「媽媽...請您保佑我...」

看著白色薄暮的天空,十字軍祈禱著。



「討伐隊的成員們請快上來!」

中央城西門外的空地,討伐隊的成員們集中在這裡。
空中刮起了強風,抬頭一看原來是來自朱諾的飛空艇。

「我們稍後會到吉分,以那裡作為根據地討伐古城的黑暗之王。」

擔任隊長的是一位資深的騎士領主,每次帶著討伐團出征幾乎都能帶回好消息。
阿淵深深地希望,這次也能如同以往。

騎士領主報告完先驅部隊探索的資料以後,把幾份資料傳遞給團員。

坐在十字軍旁的祭司顯得有些緊張,看著資料又看看十字軍。

「阿淵...那裡似乎很危險...」

看著祭司有些擔心的神情,十字軍只是淺淺笑著。

「別怕,我會保護你。」

「...阿淵...」

十字軍的笑容顯得堅定了些,他深切地知道這次的仗只能贏不能輸,就算是為了守護身旁的這點溫暖,或是為了不讓遠在中央的兄長與父親擔心,十字軍都知道自己絕對不能退縮。

「嗯...所以阿業你也要盡力去做喔!」

「我會的!」

祭司笑笑,雖然不知道即將面對的一切是多麼令人害怕,但現在能做的,不就是讓自己充滿勇氣嗎?

只要能熬過這一關,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



「阿淵,你會不會覺得是我拖累你?」

在吉分短暫休息的一晚,祭司倚在窗邊輕輕地問著。

「傻瓜,是我太大意了,才會讓你這樣。」

「阿淵...」

卸下鎧甲的十字軍也走到窗邊看看外面的夜空,隻手放上祭司的腰際。

吉分的夜晚很美麗,天空受到魔法的影響而泛著淺淺的紫。
沉靜的遠方,越過高地後的荒廢城圮,就是決戰的場所。

「阿業。」

「嗯?」

祭司抬起頭。

「我答應哥哥,會平安回去...」
「所以我也要阿業答應我,會跟我一起...平安地回到中央,好嗎?」

十字軍說著,努力隱藏著自己眼中些許的不確定,低下頭看看祭司。

「...阿淵...」
「嗯!...那當然!」

彷彿看到十字軍真誠的眼神就能得到勇氣與力量,祭司點點頭,對十字軍笑笑。

「早點睡吧,明天以後可沒機會睡舒服的床囉。」

「嗯!好~」


喀答、喀答...
運轉著世界的齒輪,彷彿可以聽到它的聲音。

月亮緩緩沒入山的另一端,伴隨著晨間燦爛的曙光,迎接我們的,會是什麼樣的未來?...




「......」

「米爾大人,您要喝杯茶嗎?」

隨從的聲音將正在發呆的神官喚回神,楞了好一下,神官才點點頭。

「嗯...」

「那小的先去為您泡茶了。」

「......」

隨從走出書房正巧遇到另一位打掃的僕人,不小心便吱吱喳喳地討論起來。

「米爾大人這幾天都一直發呆呢。」

「唉,他的親弟弟去參加黑王的討伐隊,太危險了難怪他放心不下。」

「是啊,他們兩兄弟都是我們大家看著長大的,失去任和一個,傷心的不會只有他們那。」

「呿呿呿!少觸霉頭了你!」

僕人們嚷嚷著,又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

「帥哥!在發呆啊?」

在書房又不小心陷入沉思,米爾卻被一個女聲嚇了一跳。

「.....!是妳...」

女太保身手利落地從高聳的書架上躍下,輕巧地來到神官的辦公桌旁。

「帥哥你在忙什麼啊?」

「...」

感覺對方沒有什麼惡意,神官稍稍地放鬆警戒。
女太保笑笑,一屁股坐上神官的桌子。

「......」

似乎還心煩著某件事情,神官沒有將女太保趕下他神聖的辦公桌。

「...真不好玩!」

女太保闕嘴,轉身走到神官旁。
看起來似乎在讀著公文的神官眼睛卻沒有焦距。
發現女太保跑到自己旁邊,神官有些意外。

「帥哥,你在想什麼?」

「......不關妳的事。」

神官皺皺眉頭,神情僵硬地繼續看公文。

「呵,果然是悶騷男!」

女太保知趣地笑笑,自己在辦公室裡到處走走碰碰。

也許是工作與擔心讓神官分身乏術,他也不怎麼管女太保在做什麼。

「這個椅子好舒服唷!我可以坐嗎?」

女太保一邊說著一邊就在書房角落的一張沙發椅坐下,神官只是稍稍抬起頭看看,隨口應了一聲。

「隨妳。」

女太保淺淺的笑聲傳來,神官也不怎麼理會。

直到隨從開門進來,神官才從工作中回神。

「米爾大人,不好意思屬下剛剛有點耽擱...」

隨從說著一邊將泡好的茶替神官放到桌上。

「沒關係。」

神官應著,瞥眼看看方才女太保所在的角落,沙發上已經空了。

「.........」

喝了一口茶,神官埋頭繼續工作。




「各位,本人在這裡有些事情必須向大家先說清楚。」

在吉分整備好的討伐隊一路來到古城門口,四周的綠意盎然與古城看來陰森寒冷的樣子不成正比。
帶頭的資深騎士領主在門口叫住大家,說著話。

隊員們相互點點頭,一齊看看騎士領主。

「咳,首先,本人真的非常感謝在場的所有人,你們能為了所有國民而奮戰,相信大家都會認為諸位是英雄。」

說完了簡短的開場白,騎士領主的面色凝住了起來。

「本人需要大家知道一點,此次的任務比以往還要危險的多,不論是否參加過討伐隊伍,本人都希望各位以自己的性命為要務。」

「如果真的發生了不如預期的事情,即使各位見到我負傷,但無法救援的時候,本人也不希望各位冒著性命危險。」

「但同時,本人也希望各位能有決一死戰的覺悟,但卻還是希望此次的隊員能全部平安地回到中央城,雖然很矛盾,但本人是這麼希望的。」

資深的騎士領主看了看眼前的隊員,彷彿意味著什麼似地點點頭。
隊員間的氣氛安靜了下來,感覺有些沉重。

「阿淵...?」

不經意看到身旁的十字軍臉色也顯得凝重,祭司不免有些擔心。


「那麼現在我們依照演練的劃分為三個小隊,每組五人,到先遣部隊指定的地點會合!」

「喔!!」

帶頭的騎士領主一聲令下,已經整備好的三個小隊分別從不同入口帶開。


「阿業,跟好我!」

十字軍回頭牽起祭司的手,跟著同一組的成員從正門進入古城。
古城裡頭顯得更加幽暗,祭司熟練地開起光獵。

「互相加油!」

十字軍拍拍同一小隊的其他成員,一個武僧、一個騎士,還有一位女祭司。

其他人點點頭,兩位祭司各自幫隊員們加上賜福與庇護後,一行人便小心地走進古城大廳。


古城似乎以前也曾繁華過,天花板的巨大雕刻,已經破舊不堪掉落地面的巨大吊燈仍然有著美麗的花紋。

精準地用高級石材砌成的樓梯,雖然年代久遠卻還未褪色的大紅地毯。

祭司跟著十字軍緩緩走著,一邊看著這座從未來過的廢墟,從前曾有的風華。


「好安靜...」

帶頭的武僧不自覺地說著,十字軍點點頭。
的確...一路上沒有任何魔物出現,的確跟自己來過的古城大不相同。

「喝!」

在揮劍打倒了唯一發現的一隻綠腐屍後,一行人終於來到了往下一層的入口。

「就是這裡了。」

小隊裡的騎士拿起長矛小心地撬開門版,年久失修的門轟地一聲倒塌,塵埃散去後,出現了一條往下的樓梯。

「小心一點。」

女祭司提醒著隊員,大伙兒點點頭。

黑暗幽閉的樓梯,彷彿不知道即將通到哪去。

十字軍輕輕地握緊祭司的手,溫暖的感覺在幽暗的古城中,更顯清晰。

「阿淵...我們大家都會平安無事的吧?...」

祭司有些緊張,小心地走著濕滑的樓梯,悄聲問著。

「......會的...相信我。」

阿淵點點頭,話語有些顫抖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冷,而是樓梯盡頭傳來的強大不祥力量,讓阿淵無法克制。


神啊...請您傾聽我的祈禱。

即使我無法脫身,也請讓他活下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cole321
來小屋看看吧 最近更文了!! 喜歡的話可以加友或追蹤歐!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