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上篇 (六)

作者:此風│2008-09-03 05:09:31│贊助:0│人氣:240
「唷!你怎麼又回來了?早上起來看到你不在,我還以為你可以出去了呢!」

紫色頭髮的男子對著走進隔壁牢房的人笑笑,但對方卻無法也笑著回應他。

「嗯...」

慢慢地在冰冷的石頭地板坐下,祭司的眼神顯得有些空洞。

「怎麼了?他們又欺負你了嗎?讓我看看。」

紫色頭髮的太保感覺到祭司有些不對勁,稍稍挨近了些。

「不...我沒事...謝謝你。」

祭司搖搖頭,稍稍地放鬆自己。

「...真的嗎?」

太保露出個不相信的表情,因為他覺得眼前的祭司好像什麼地方被抽乾了 一樣,整個人有種空洞的感覺。

「......」

祭司抬起頭想說些什麼,卻只能露出一點苦笑。

「...今天早上...他們要我去接受審判...」

「哦?」

太保雖然想問是不是好消息,但看到祭司的神情,他覺得不要問比較好。

「......我不知道要怎麼...」
「怎麼接受...」

祭司靠著牆坐下,垂著頭,聲音顯得很低。

「......他們判了你什麼罪行?...」

太保盡可能地靠近祭司,他看到自己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祭司臉上有種痛苦的神情。

「...因為蓄意傷害國家重要官員...所以他們要...判...」
「判我......」

似乎非常艱難地說著,祭司終究還是說不出刑罰的內容。
雙眉皺著很緊,太保可以看到祭司臉上的表情非常非常地苦。

「死刑?...」

太保的聲音卻道出了祭司不想面對也不敢相信的話語,隔壁牢房的祭司縮起了身子,只能微微地點個頭。

「怎麼會這樣...你沒有辯解嗎?」

「......我有...」
「可是殺傷了米爾大人是我的錯...我...」

祭司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無論是怎樣的人,面對死亡總是恐懼的。
重要的是,自己還懷著些許希望,還有一些小小的事情,想去做...

卻...

看著隔壁牢房的祭司難過地微微顫抖,屈著膝把頭埋進膝蓋之間,似乎想逃離這樣的事實。

太保的眼裡卻不是同情的神情。
他思索著方才祭司說出的,關於“米爾”這兩個字...

米爾...?
該不會,就是那一個米爾...

「喂、你先聽我說!」

伸手搖了搖隔壁牢房的祭司,祭司才緩緩抬起頭。
看到祭司掛在眼角的淚水有些心疼,太保輕輕為他拭去。

「對不起,先讓我問你一些問題...」

「...」

看到太保認真的眼神,祭司似乎也不打算繼續想剛剛的事情,點點頭。

「你說的米爾,該不會就是那個米白色頭髮的神官吧!」

祭司愣了下,點點頭。

「淬,又是他搞的鬼!」

太保顯得不太高興,看到祭司疑惑的眼神,太保輕輕拍拍他的肩膀。

「你不要太難過...我會想辦法幫你。」
「你認識海淵嗎?」

「...!」

祭司有些意外聽到太保提到這個名字,他點點頭。

太保只是笑笑,似乎了解了些什麼似地捻捻下巴。

「你也認識海淵?...」

祭司問著,太保只是笑笑。

「啊啊,我跟他是朋友,也是敵人。」

「?...」

「總之你不要擔心,我會盡力幫助你...」
「處刑是什麼時候?」

祭司有些不相信,但仍舊告訴太保。

「後天早上...太陽升起的時候...」

「嗯...」

太保點點頭,看看祭司的眼神突然變的很溫柔。

「海淵一定對你有好感,你一定是個好孩子吧。」

「?...」

太保說的話讓祭司有些聽不懂,但卻讓他燃起了一絲希望。

帶著揣測不安的心情,祭司還是在冰冷的牢房地板上,度過了這一夜。




「......」

夢羅克往中央的路上,有個騎著大嘴鳥的十字軍在飛速奔馳。
經過的地方揚起了不少沙塵,掩蓋了十字軍俊俏的臉龐。


“你還是一樣這麼直率呢。”

耳邊突然穿來一句話語,十字軍猛地停下。

「......」

「......妮?」

正當十字軍喚著這個名字時,一旁的沙地突然爆出了一個紫色身影,在空中輕巧地翻滾了一下穩穩落到地面。

「真聰明,不愧是海淵。」

輕輕拍開唯一落到自己身上的少許沙子,被十字軍稱作妮的這個人笑了笑。
紫色的衣服滾著銀白色的皮草修飾著窈窕的身材,一頭墨黑的亂髮似乎隨著強風起舞,她也是太保。

「......又是你們頭頭派你來的嗎?對不起,我現在正在趕路...」

十字軍覺得對方一定又是來討教的有些焦急,臉色不太好。

「才不,我可是要陪你一起趕,你的公主正需要你去救他呢!」

「什麼...?」

聽不懂眼前女太保說的話,但當太保提到公主這個詞的時候,十字軍腦海中卻出現了祭司的身影。

「聽不懂?」
「當太陽再度升起的時候,那把充滿血腥與罪惡的巨大刀刃,就會奪去你所在意的那個人的性命。」

「...?」

十字軍想也沒想那麼多,重點是,他一點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說你遲鈍就是遲鈍!難怪到現在連一個女朋友都沒交到!」

女太保呿了一聲,一個飛身從十字軍懷裡奪走了那頂小小的圓帽。

「啊!環給我!」

十字軍意外了下,趕緊驅策大嘴鳥去追趕前方的女太保。


「呼!...」

沙地讓大嘴鳥跑的有些吃力,一直追不上前方身手靈敏的太保。

腳步揚起的沙子跑進了十字軍的眼裡,來不及好好等他流出,十字軍只得勉強稱著。

「這是第幾次了?到現在你還是追不上我!」

跑在前方的女太保偶爾還會飛身往後嘲諷著十字軍,十字軍既不甘心,又擔心著其他事情,於是沉默著。

「好不容易你心裡已經有個人了,你卻還不重視?」

「活的富貴的你,是不是應該給你失去一些,才懂得去珍惜呢?」

紫色身影不斷地在四周穿梭著,但還是朝著某個方向而去。

「你看...星星已經出來了,再不快點,你連他的最後一面也見不到。」

「......?...」

忍耐著強風刮著沙子侵襲自己的皮膚,十字軍依舊不了解女太保所說的是什麼事情。

「我在趕路,你快點把帽子環我!...」

「啊!...」

十字軍喊著,卻被女太保重重地打了一拳。

「你做什麼!?」

十字軍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看著女太保。
女太保似乎有些憤怒,方才那一拳的手還停在半空中。

「笨蛋!你最在意的人是誰?你還不清楚嗎!?」
「他在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就要被處刑了,你還不快點!?」

「......」

女太保喊著的話語讓海淵愣住了。
自己最在意的人?
處刑?

無法解釋女太保所說的話,十字軍看著女太保。

「處刑?...」

自己心中最在意的人,要被處刑?

自己心中最在意的,不就是那個朝思暮想的小小身影嗎?
明明都還沒找到他,卻被告知說他明天就要被處刑。

「這是怎麼回事!?」

「你問我哪知道!等你把他救出來以後,再去問我們首領吧!」

女太保很不耐煩似地,把手中的圓帽拋給十字軍。
十字軍一把接下,小心地收進懷裡。


「快走吧!」

「現在才知道,你太鈍啦!!」




「快出來!」

清晨的氣息還沒宣染到黑暗的牢房,祭司卻被吵了起來。

「......」

就是今天了,今天的第一道曙光,就有可能是自己看到最後一道。

「.........」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祭司看著警衛們把鐵鍊扣上自己的手腳。
偷偷回頭看看太保,裝作正在睡的太保瞇起眼睛對祭司點點頭。

「...」

還是有些擔心,雖然太保告訴自己說會沒事的,但...

祭司垂下眼,想讓自己不要那麼緊張。
會的...會有人來救自己...也許那就是海淵呢!...

但同時也有種莫名的想法。
真的會來嗎?...只是為了救這樣的自己...而要闖進處刑場。
也許也會被判刑...

這樣的代價,只是為了自己...值得嗎?

祭司的心情有些不穩定,抬起頭看著已經開始染上不同顏色的天空。
星星,已經開始往地平線移動了。

拖著腳步來到刑場,四周沒有其他人。
沾染著血液的巨大刑台在晨光中像是魔鬼般地搖曳著影子,祭司不禁打了個冷顫。

秋天的風,原來這麼冷...


「人帶來了,先架上去!」

警衛長命令著,一旁的警衛分別上前將祭司的手銬脫下,壓著他扣上處刑台。

寒風中巨大的刀刃尾端只連接著一條只要輕輕用小刀就可以割斷的麻繩,祭司知道,只要這條繩子一斷,自己就必須跟這個世界說永別了。

「......」

一點有人會來救自己的跡象都沒有,祭司顯得有些喪氣。
也罷...只少在死之前,可以好好回憶一下阿淵的身影。

祭司從在斐揚地一次遇到阿淵開始,到來到了中央以後發生的事情都迅速地想了一遍。

眼見遠方山頭的天空已經滾上淡淡白色,祭司似乎放棄似地低下了頭。

「準備了!」

阿淵...

「下刀!...」

發號施令的聲音還沒說完,四周卻響起了武器碰撞的聲音。

「有人埋伏!」

「是燈塔島的人!」

聽到士兵們的大喊,祭司才覺得有些不對勁。
睜開眼睛卻看到四周有許多紅色衣服的流氓們在跟警衛們打鬥。

「不管了,行刑手,快下刀!」

「慢著!」

警衛長正打算趕緊處刑的時候,一個令人熟悉的聲音終於傳來。


「聖十字攻擊!」

十字型的白色光芒閃過,處刑台硬生生地被劈成了好幾塊。
巨大的閘刀轟地傾倒在不遠的地方。

「......」

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祭司勉強從眼角看著朝思暮想的身影。

「海淵大人!您!...」


「通通住手!我海淵以皇子的身分命令你們!」


令人訝異的一句話傳來,祭司有些被震攝住。

四周所有的警衛通通朝著十字軍的方向跪了下來,流氓們也停止了攻擊。


「...阿業!你沒事吧?...」

趕緊打開了處刑台的鎖,十字軍把滿身傷痕的祭司抱了下來。

「...阿淵...」

祭司的眼神很猶豫,輕輕推開了十字軍自己跪到了地上。

「阿業!...」

「對不起...我不該這樣直呼您的名謂...」

祭司的心情很複雜,他直到剛才才了解自己所熟識的海淵,竟然是這個國家的皇子。
不會吧?沒有搞錯吧?...

自己何徳何能,讓一個皇子來救自己呢...

「阿業...別這樣...」

十字軍想扶起祭司的瘦小身子,卻發現祭司在微微顫抖。
有些心疼,十字軍緊緊地將祭司抱進懷裡。

「不...這樣會弄髒您的衣服...」

「沒關係...」

海淵不能理解自己為何會這樣情不自禁,拉起自己的藍色披風緊緊蓋著祭司瘦小的身軀,此刻的自己竟只想用自己所有的溫暖來呵護他。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沒有陪在你身邊。」

輕輕撫著祭司的頭髮,十字軍說著。

「你再說什麼啊阿淵...」

還搞不清楚狀況呢,祭司有些不能理解地說著。
還不知道,彼此之間的那種心意。

不知道對方各自在自己的心中佔了多大的份量。

「對不起,阿業...雖然現在說很奇怪,可是我真的想說...」

「?...」
「你說沒關係啊...」

祭司想也沒想的回答,讓十字軍臉紅了點。
挨近祭司在他耳邊悄悄低語。

「什麼?」

十字軍又說了一次。

「我沒聽到...」

「...」
「...我...我喜歡你!你聽到了吧?」

十字軍忍不住地喊著,讓在場正在收拾的警衛們全都往這個方向看。

「......!不準聽!!」

十字軍臉紅了起來,喝斥著四周的部屬們。

而懷裡祭司則已經羞到不敢把頭伸出披風覆蓋的範圍之外。



「...首領,你覺得這樣真的好嗎?」

不遠處的山崖上,兩抹紫色人影迎著風站著。

「不錯啊!年輕人就是要像這樣!」

束著紫色馬尾的身影笑笑,看看身旁一頭黑色的亂髮。

「算了吧,像他這種鈍男,一定又會讓人家哭的啦。」

「是這樣啊?大小姐,你有經驗嗎?」

「我沒有!」
「還有首領,你不是應該在牢裡度假嗎?怎麼可以偷跑來這裡?」

「我想出來透個氣總行吧?」

「我管你那麼多!」

黑色亂髮一腳踢向身旁的人,那人只是一飛身,落到沙地裡便消失了蹤影。

「首領大笨蛋!」

黑色亂髮對著沙地上的淺淺腳印喊著,回過頭又看看不遠處殘破的處刑台。


十字軍溫柔地替懷裡的人整理著頭髮,旁邊收拾殘局的警衛們則努力地裝作沒看到。

「哼...可別讓你的小公主哭了...」

黑色亂髮的身影縱身越起,也消失在沙地上。




「會不會冷?」

清晨中央的廣大街道幾乎沒有路人,十字軍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小小身軀走著。
懷裡的人搖搖頭。

「...」

「對不起...」

十字軍低下頭看看懷裡的人,對方卻皺皺眉頭。

「笨蛋...幹麻一直說對不起...」

聲音有點虛弱,卻還有著精神。
負傷的身子有十字軍溫暖的披風覆著,此刻確實地令他安心。


只用眼神示意了門口的警衛,警衛便恭敬的放行。

從披風與十字軍的寬闊肩膀中的空隙看去,警衛恭敬的樣子讓懷裡的人有點想笑。

「...?怎麼了?」

「不...沒有...」

忍著笑,祭司抬起頭看看有些疑惑的十字軍。

「...阿淵。」

「嗯?」

十字軍直率的眼神看著自己,祭司突然有些說不出話。

「...先去找米爾大人,好嗎?」

「?」
「唷...好啊,請哥哥幫你治療傷口,會比較快好哦!」

似乎什麼都不知道,十字軍笑笑,腳步轉了個方向。



另一邊,有著警衛的走廊盡頭 --- 書房。

「被破壞?」

神官意外的表情僵了下,皺了個眉搖搖頭。

「算了,你出去!」

「是!」

趕走了來報告處刑被十字軍與燈塔島的人破壞的警衛,神官顯得有些訝異,卻又有些不甘。

回頭正想處理文件發洩心情,卻嚇了一跳。

「!...」
「妳是誰?什麼時候進來的!」

只隔著三步的距離,書櫃與華麗吊燈的陰影中,站著身披滾著銀色皮草的紫色衣服,銳利的眼神卻不屑直眼看自己的人。

「老早就在了,來看你驚慌失措的樣子啊!」

一點也不擔心是否會有警衛開門進來,陰影中的人緩緩地走了出來。
一頭閃著墨黑色光澤的亂髮髮尖輕輕地飄動著,襯著華麗皮草的佼好身材,女太保嘴邊勾著一抹笑。

「!?」

「妳想做什麼?」

神官有些緊張,征征地看著眼前的女太保。

「來參觀啊,來看看中央的攪局大王到底生成什麼樣子。」
「仔細一看還不賴嘛!」

女太保囓著潔白的牙齒笑笑,小小的虎牙隱約在唇間滑過。

「......」

一知道對方是燈塔島的人,神官的表情變的有些僵硬。

「欸喲!我說中央的大神官、老不死國王的大兒子,您真的很閒耶?」
「三不五時就要找我們麻煩,燈塔離中央這麼遠,您搞不好都沒來過。」
「整天派一些螞蟻來騷擾我們,就算不痛也會煩啊!」

女太保戲謔地說著,一邊走近神官一邊不時把玩著手上的短刀。

「.......」
「妳是來殺我的嗎?別忘了你們首領的性命在我手上!」

女太保聽到神官為求自保的話語,瞪大了眼,一會兒卻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妳笑什麼!?」

似乎感到被侮辱,神官顯得有些生氣。

「哈哈哈哈!欸!我第一次聽到有人敢這麼說了!」
「今天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啊哈哈哈!」

神官顯得很生氣,神情一失平常的優雅。
氣不過正想衝上前,卻發現眼前的女太保身影窣地消失。

「!?」

「欸,你的髮質還不錯嘛。」

神官的背脊一陣發涼,不知道什麼時候,女太保早已繞到自己背後,輕輕赳起一束頭髮把玩著。

「........!」

還來不及反應,神官就感覺到自己脖子染了一絲冰涼。
女太保手中銳利的小刀架在自己的脖頸,神官無法移動一下。

「.......妳們想做什麼?....」

「....沒什麼,想請你讓我們首領出門去透個氣罷了。」

女太保竊笑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神官可能不知道女太保已經偷偷把手上的那束淺色頭髮編成了小辮子。

「......要是我不答應呢?」

神官不肯吞下這口氣,顧作鎮定地回應。

「不答應啊?我也不知道耶,可能半夜您得小心多帶點警衛吧?天知道會不會有飛刀想跟您親熱一下呢?」

女太保說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答應妳。」

「這樣才聰明嘛!」

看著神官鐵青著臉,女太保得意地放開神官。
看到自己的頭髮被女太保玩成了麻花,神官有些不悅,卻也不敢坑聲。

「哈哈!你一定是個悶騷男!我最喜歡你這種類型了!」

女太保吃吃地笑著,神官雖然生氣卻不敢輕舉妄動。
從方才女太保無聲無息地出現,天知道現在週遭可能還埋伏著多少同夥?

「等你忙完,快去叫警衛吧,我“們”是沒有什麼耐性的哦!」

女太保只是一個飛身,就消失在書房裡,只留下戲謔的笑聲。

「.............」

神官伸手把被綁成麻花的頭髮解開,喝了杯水想退退額頭浮現的青筋。


「哥!我進來囉!」

意外地聽到了十字軍的聲音,神官迅速地回過頭,卻看到十字軍懷裡抱著身上有許多擦傷淤青的祭司走了進來。

「..........」

神官一時之間覺得自己的腦袋空了,不知道該做什麼,也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ummer244各位~
小屋新畫更新囉~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