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上篇 (五)

作者:此風│2008-09-03 05:08:50│贊助:0│人氣:178
「騎士團回來了!」

許多人的歡呼,迎著一團大家稱之為英雄的人們歸來。


「抱歉呢...還沒能打倒死靈...」

面對著許多人的詢問,似乎身負重責大任的海淵有些抱歉地說著。

「但你們平息了吉分塔暴動的魔物,還是大家的英雄啊!」

人們說的鼓勵話語,讓海淵覺得很欣慰。

還有著重要的事情呢,海淵跳下大嘴鳥背,跟騎士團長交代了下,便趕緊先往書房跑去。


「哥!我回來了!」

推開書房大門,十字軍的盔甲都還沒卸下,神情卻像是要見到許久不見的親人而開心著。

「阿淵...辛苦你們了。」

坐在高級木頭椅子上的神官悠悠轉過身,看到十字軍笑了笑。

「嗯!...阿業...阿業呢?他在客房嗎?」

神官臉上的笑容在十字軍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閃過了一絲絲的冰冷。

「嗯...阿業他昨天就回去了唷。」

「咦?...」

恢復優雅的笑容,神官起身走到十字軍跟前。

「阿業有交代一些東西要給你,我已經放在你房間了,剛回來很累吧?我們去吃個飯吧!」

神官輕輕摘下處理文件時戴的眼鏡,拍拍十字軍的肩膀。

「這樣啊...」

十字軍顯得有些失望,但真的是很疲累了,想到看不到阿業,十字軍輕輕嘆了口氣。

「好吧,去休息一下吃點東西。」

「嗯。」

十字軍走出書房外,跟在後面的神官伸手帶上門。

「......」

背著陽光的陰影下,揚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伊------------』

黑暗的地下牢房,老舊生鏽的鐵門被緩緩拉開。


「......」

看到隔壁牢房裡來了個人,被警衛用力推了一下,連站都站不穩,像個壞掉的布娃娃一樣攤倒在地面,動也不動。

「......又有人來了啊。」

低沉的聲音,語氣卻很不以為意。
聲音的主人輕輕用手指捲起耳際的頭髮,又放了鬆。

雖然外面正是大白天,但陽光幾乎透不進這個潮濕黑暗的地下牢。

輕靠在牢房間隔用的鐵籠牆壁,是一名染著藍紫色頭髮,目光銳利的男子。
脖子上的刺青似乎顯示著他異於一般人似地。

「喂。」

用手上的布條綁起披散的頭髮,男子對著隔壁牢房地上的破布娃娃喊著。

像破布娃娃一樣的人只是抽動了下,像是有聽到,卻無法回應。

看到隔壁的人沒回應,男子索性埃近了點看看。

攤倒在地上被男子稱做破布娃娃的人身子很瘦,皮膚很白皙以至於印在他身上的許多紅腫與瘀青都顯得特別清楚。
一頭棕黑色的頭髮亂七八糟地像被暴風雨掃過一樣,散落地在他的臉上。
上衣似乎早被撕破只剩幾條布塊,唯一完整的長褲也擦破了幾個地方。

「......」

又是慘遭警衛毒打的人嗎?...

男子看了看,眼中有著一些憐憫。
看來今天他是醒不過來了,男子靠回牢房的土牆。

「喂警衛,我要根煙...」





「哥,我出去了唷!」

中央城的陽光今天稍稍地灰暗了些,十字軍從書房走了出來。

整理著腰間繫著的劍帶,十字軍重新綁好。

昨天以為回來就可以看到阿業了,卻沒想到哥哥說他已經先回去了。

「......」

十字軍看看自己的手。

讓他等太久了嗎?...

雖然很想告訴他,自己其實很在意他,深怕他自己一個人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中央城會很孤單,所以想好好陪他走走。
好不容易回來了,卻來不及見到他。

十字軍努力在腦海中搜尋著祭司的身影,小小的,有些退縮又有些落寞。
但淺淺的笑容卻像是野生的花朵一樣顯得清新美麗。

為什麼這樣一個人,可以讓自己在意如此多?

昨天回到房間看到哥哥替他拿來的物品,是一頂手製的圓帽。
小小的,剛好是他的尺寸。
仔細端詳著也許是他戴過的帽子。

雖然哥哥嫌那頂帽子的材料不夠高級,叫自己別帶出門丟臉,但十字軍卻仍然將帽子收在自己的隨身行囊中。

只能藉由他留下的東西思念著,十字軍第一次覺得心頭有些苦悶。


「欸!阿淵啊,有空嗎?要不要一起去古城?」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中央城的大街上,遠方傳來朋友的叫喚,一點也提不起勁的十字軍只得回應。

「抱歉呢!今天不想去,你們去吧!」

「這樣啊?好可惜啊!」

「...」

賠了個笑臉,十字軍的表情卻又黯淡下來。

心頭有種失落感,滿懷期待想看到他,卻聽到他早已離開。

見他一面也好...

雖然不知道阿業是不是有話要告訴自己,但自己就是想再看看他,再跟他說說話。

「......阿業...」

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十字軍有些困惑,不了解。




「喂,你的飯來了,快起床。」

黑暗的牢房裡分不清楚現在是早上還是下午,紫色頭髮的男子一邊吃著異於一般牢囚豐盛的飯菜,一邊喊著隔壁牢房的破布娃娃。

「......」

破布娃娃試著想舉起手或翻個身,但就是做不到。
像是碰到傷口一般,痛的縮起身子。

「...」

紫色頭髮的男子放下手中的飯碗,抬頭呼喚著警衛。

「喂!你們都不會幫他擦個藥消個毒啊?打一打人就丟著,要是出人命你們怎麼交代?」

一點也不擔心警衛會怎樣似地,男子喊著。
令人意外的是警衛竟然恭敬地聽著男子的話,帶著消毒藥水跟繃帶走進隔壁牢房為地上的破布娃娃包匝。

「真是的...要不是有協議,早就痛宰你們這群笨蛋。」

被男子恐嚇似地警衛們不敢說一句話,只得趕緊包匝完離開。

「......」

呿了一聲,男子拿起飯碗繼續吃著飯。



實在地到了夜晚,牢房更顯的陰暗潮濕。

隔壁牢房動也不動的破布娃娃似乎醒了,慢慢地爬起身。

「哦,你醒啦?」

竟然在磨飛鏢,紫色頭髮的男子對破布娃娃笑笑。

「......」

眼神還有些朦朧,臉上還有許多淤青還沒好,破布娃娃看了看男子。


「哦?小朋友?」

發現對方被淤青蓋住的清秀臉龐,男子挑了挑眉。

「...」

破布娃娃苦笑著搖搖頭,身上的傷口似乎讓他難以說話。

「呵呵,先吃點東西吧,有體力傷口才好的快。」

男子笑笑,不知從哪裡拿出了個蘋果遞給他。

「......」

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接過了蘋果,破布娃娃慢慢地吃著,臉上卻有一道道清流滑過。

「...怎麼了?」

看到破布娃娃哭了,男子埃近了點。

破布娃娃只是用力地搖搖頭,卻止不住眼淚。

「別哭哦...」

男子伸手輕輕為他拭去淚水,摸摸布娃娃的頭。



哭了就無法堅強,會無法回到想念著的人身邊哦...





「......」

早晨的陽光又恢復了耀眼,躺在裝飾華麗的柔軟大床上,海淵只是呆呆地看著窗外。
好一會兒才慢慢起身。

換下高級絲質的睡衣,十字軍熟練地套上自己慣穿的服裝。
甩了下披風仔細地綁緊,再慢慢扣上繫著盔甲的帶子。

把寶貝的劍小心地繫在腰帶上以後,十字軍拿起隨身行李便走出房門。


「海淵大人,今天這麼早呀?」

路過中庭,正在打掃的僕人們看到十字軍問候著。

「嗯。」

對僕人們笑笑,十字軍緩緩地走過中庭的走廊。

一瞥眼看到阿業曾經住過的客房,十字軍的眼裡留下了點落寞。


還是很難忘記他啊...

不知道他現在人在哪,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

有沒有錢好好吃飯?有沒有因為瘦弱的身子而被欺負?


想著想著走到了書房門口,十字軍頓了下,決定直接問問自己的兄長。


「哥,早安。」

「?阿淵啊,早啊。」

低著頭處理著許多文件的神官還來不及抬起頭看看十字軍,十字軍的問題就先出來了。

「哥,你知不知道阿業是回哪裡啊?」

似乎對於十字軍又提到這個名字感到不太高興,但神官的表情並沒有做太大改變。

「阿業啊?他應該是到夢羅克去了吧!」

隨便應答了個地方,神官又低下頭處理文件。

「這樣啊...」
「哥,我幾天就會回來,再麻煩你告訴團長一下唷!」

「什麼?」

神官猛地抬起頭,詫異地看著十字軍。

「你要去找他?」

十字軍理所當然地點點頭。

「因為我還有些話想跟他說...所以...」

「......噢。」

神官的神情從本來稍感驚訝到慢慢回覆平靜。

「你要去幾天呢?」

「嗯...如果騎大嘴鳥過去,來回大概要五天吧。」

「嗯。」

「路上...小心唷。」

神官平靜地點點頭,又恢復優雅的笑容說著。

「嗯!會的哥哥,我順便帶土產回來!」

「好啊。」

十字軍似乎很興奮,揮揮走便走出門外了。

看著十字軍的背影,神官的臉色顯得有些鐵青。

「......」
「也許...永遠都見不到他了...呢。」

神官淺淺地勾起了一抹笑,那笑容,似乎已經變的不像個人類。




「哦?你是聖職者啊?」

黑暗的牢房裡,紫色頭髮的男子富饒趣味地問著。

「嗯...」

祭司點點頭,雖然現在的他一點也不像個祭司。

「怎麼會搞到流落這裡,你做了什麼蠢事嗎?」

男子隔著牢房的鐵欄拍拍祭司的肩膀,祭司只是搖搖頭。

「這樣啊...那你是被陷害的囉?」

男子看看祭司身上還沒好的傷口,有些憐憫。

「......」

不算是吧...

自己殺傷了米爾大人...受到應該的制裁也是正常的...
米爾大人那麼誠懇地要給自己一些幫助,卻...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處境,祭司有些吃力。

「唉,總之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你應該還是可以出去的啦!」

男子笑笑,整理了下自己的頭髮。

祭司偷偷地端詳著這名頗照顧他的男子,一頭隨性地留到肩膀的長髮染成了特別的紫色,脖子上似乎有個刺青的花紋。
身上穿的並不是牢房囚犯該穿的破舊衣服,而是一襲以皮革做出的、周圍滾了一圈華麗的皮草,跟他的頭髮一樣的紫色外衣。

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囚犯,反倒像是來這裡度假似地。

「你對我有興趣哦?」

男子發現祭司正在看自己,隨口問著。
祭司很不好意思地收回視線。

「哈哈哈,真可愛。」

男子摸摸祭司的頭,又慢慢說著。

「我啊...是交換人質...也算是保證人啦!」
「之前中央的軍隊老是說我們流氓工會的人喜歡鬧事...但那些並不是正統流氓工會的人。」
「為了牽制中央的政策不要影響到我們燈塔據點的自由,所以我每三個月都要來這裡報到一下啦。」

男子吐吐舌頭,有些調皮地看看祭司。

「...哦哦...」

也許是自己的消息不靈通,也意外著有這樣彈性的交換條件。
祭司愣了好一下才回過神。

「這麼說...您就是...」

「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燈塔的主人罷了。」

男子說的似乎很隨性,但卻隱約透露出那種領袖的氣質。
看著眼前這個有著強大力量,卻願意遵守著人與人之間和平共處的約定的男子,祭司不由得佩服著他。

想到自己無法為了大家的利益而去做些事情,祭司越覺得自己的想法實在需要改變。

但...
無論如何,自己還是...好想見阿淵。

不知道現在陷入這種窘況的自己有沒有辦法脫身,甚至去找到阿淵。
但...阿淵會不會也因為,自己殺傷了他的哥哥,而討厭自己呢...?

打起精神稍稍地治療自己身上的傷口,祭司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呼...」

夢羅克的天氣炎熱,即使是訓練精良的十字軍也有些難耐。

入秋已經快要冬天了,夢羅卻一點改變也沒有。

找著今天要住宿的旅館,十字軍慢慢地在街上閒晃。


不知道阿業是不是也在這裡...

十字軍有些無目的地看著街上遊走的人群,試著想在人群之中找到祭司的身影。

----------只是十字軍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米爾大人,上次刺殺您的那個人屬下問過了,他不肯講出是誰派他來的。」

中央主城內的書房,警衛長跟神官報告著。

「嗯...」

有些心不在焉,神官轉著手中的羽毛筆,放回墨瓶。

「既然這樣就審判吧,以他目前犯的罪就已經可以處刑了,時間最好在這幾天內。」

「屬下知道了。」

看著警衛長走出書房,神官往後靠上椅背。


「阿淵...真抱歉...」

嘴裡這樣說著,神官臉上卻帶著異樣的神情,似乎一點也不顯得難過。




「喂!裡面的。」

還沒睡醒就被敲打鐵欄的聲音吵醒,祭司從地板爬起身。

「今天要審判你的罪行,快點出來。」

「?...」

審判?
那麼說今天就會被定罪了嗎?...

祭司有些緊張,不知道自己會被定下什麼罪,殺傷了中央的重要幹部,會被定什麼罪呢?

回頭看看隔壁牢房的太保,還靠著牆沉沉地睡著呢,祭司沉默了下。


手腳被銬上鐵鍊,跟著兩個警衛走著來到了一間類似法庭的地方。
除了法官跟一些事務人員,沒有任何人。

祭司感到一種異樣的氣氛,卻說不上來。

「那麼審判現在開始...」




「欸,請問你有沒有看過一個身材瘦小,頭髮是棕黑色的祭司?」

「沒有耶。」

在夢羅第二天,十字軍仍舊是起床後就到市集去找人。
夢羅人來人往,卻還是沒有找到他心中所想的那個人。

「......」

阿業...會不會已經到別的地方去了呢?


十字軍有些難過,從隨身行李中取出了祭司留下的圓帽握在手中。

總覺得,阿業總是讓人措手不及。
每次都只能很快地見到一下面,然後又要分開。

其實有好多話都想跟他說說,想聽聽他對人生的觀感,想看看他發現美麗事物的時候,驚奇的眼神。

也許自己出生貴族,從小的朋友都是一般身分。
討論的事情跟週遭的一切,都是這樣地富足。

要什麼就有什麼,即使是幸福似乎都可以輕易得到。


卻沒有機會遇過像阿業這樣的人...

十字軍靜靜地在夢羅的水池邊坐了下來,清澈的水池映著無雲的藍天,還有自己身上華麗的盔甲閃閃發著亮光。

「......」

阿業應該也一樣在這片廣闊的藍天下吧。

只是阿業...你到底在哪裡呢?...



「啊!那是我的圓帽!」

突然從旁邊傳來一個聲音,把十字軍嚇了一跳。
驚訝的不是突然有個聲音,而是他說的話。

「你的圓帽?...」

三步並兩步地朝自己跑來的,是一個跟祭司一樣瘦小的鐵匠。
不...十字軍看到那人腰間掛著的星型牌子,雖有些疑惑,但這個人的的確確是位神工匠。

「哇...真的耶,是我賣出去的圓帽...」

也沒問十字軍,瘦小的神工匠就把圓帽拿過來看。
十字軍本來嚇了一跳有些生氣,卻在聽到神工匠說的話以後有些意外。

「你賣出去的?...這麼說你看過阿業?」

十字軍問著,抱著一絲希望地看看神工匠。

「是啊,不過我是在中央賣給他的,這頂帽子怎麼會在你手上呢?」

神工匠眨了眨他的金色大眼,瘦小的身材讓十字軍有種跟祭司好像的錯覺。

「啊...這是,他留給我的...」

「阿業留給你的?那您一定是他很重要的人唷!」

神工匠笑笑,卻讓十字軍有些疑惑。

「怎麼說?...」

神工匠揚起眉看看十字軍。

「他沒有告訴你啊?哈哈...也許他不好意思吧...」

神工匠笑著,一邊把那天發生的事情說給十字軍聽。

「原來是這樣...」

十字軍點點頭,看著手中小小的圓帽,若有所思。

「咦!這麼說阿業離開中央城了嗎?」

想到什麼似地,神工匠詢問著,十字軍只是點點頭。

「嗯...他前幾天離開的。」

「真的啊?我也是前幾天看到他的呢。」
「可是他什麼時候走的,我還真不清楚,阿業要離開,怎麼都沒跟我打聲招呼呢?...」

神工匠搔搔臉頰,皺皺眉頭。
十字軍正想再問些什麼,卻聽到遠方似乎有人在叫喚著神工匠。

「啊!對不起,有人在叫我了!...」
「十字軍先生,如果你還有遇到阿業,幫我跟他問個好唷!我叫桔薰!有機會再見了~」

神工匠笑著揮揮手,很快地便離開了。

「啊...」

還來不及再說些什麼,十字軍望著跑遠的神工匠背影,有些難過。

低下頭看看自己手中的圓帽,才了解這對阿業來說,是個重要的東西。
代表著一段相知相惜的小小友情。

「......」

雖然跟阿業接觸的機會沒有那樣多,但十字軍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阿業雖然有些沒自信,卻很有禮貌。
認識了這樣的朋友,會沒說一聲就離開中央城嗎?...

感覺有些不對勁,十字軍看看手中的圓帽,眼神變的認真了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3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vivian416204各位
夢想是寫完(畫完)所想的事物 如果可以能委託我 我會由衷感謝您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