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O小說:灰路/上篇 (二)

作者:此風│2008-08-31 08:42:34│贊助:0│人氣:223
中央大街上擁擠的人群,伴著攤販高聲叫賣的聲音。
跟斐楊的熱鬧一樣,卻又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

一抹淡淡的身影在大街上慢慢走著,小心避開沒注意到往自己撞來的人群。
跟兩旁的小販稍稍隔開了點距離張望著。

「好漂亮哦...」

輕輕地在只有自己聽的到的程度說著,看到攤販裡擺著的美麗裝飾品,忍不住讚嘆著。
騷騷頭,不用想也知道,這些高檔貨不是自己能買的起的。

拎起簡單的行李又往前走,拐了個彎來到卡普拉服務據點後面的空曠地方休息。


「呼...」

從斐楊來到中央城,花了好久的時間。
忘記有幾天了,好在秋天的沙漠比較沒有那樣悶熱,不然不知道路程還要多增加個幾天呢?

為什麼來到中央城呢?自己也不清楚。
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想著那位叫海淵的十字軍,自己的腳步就不由自主地想移動。
也沒有多做決定就來到中央城。

「呵呵...」

自己想想,也不知所謂地笑了。
雖然十字軍的總部在中央城,但也不表示時常在各地出勤的十字軍們會剛好這時候都回來。

世界這麼大,想要再見到一面,卻是這樣的困難啊。


把自己被風吹亂的黑褐色短髮整理整理,祭司抬起頭隨意地看看遠處逛著街的人群。
真不愧是中央城,街上走著的人們,幾乎都穿的時髦高貴。
即使一樣是祭司,也能看出他們的衣服質料多好,袖子跟領口也做了許多耀眼的裝飾,看起來的確是顯得高貴的多。

「...」

有些沒辦法地搖搖頭,祭司知道自己不可能跟那些人相比。
從行李中掏出一個蘋果,是路上打波利得來的戰利品。

吃著吃著,卻沒注意到旁邊走來了兩個人。

「媽媽!你看那個人,看起來好髒唷!哈哈!」

是個童稚的聲音,伴著吃吃的笑聲。
祭司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過頭,看到一位穿戴高貴的婦人,手裡牽著一個可愛的小孩子。
婦人看來很年輕,紫色絨布的長袍邊鑲了美麗的金色邊與些許耀眼的寶石,頭上戴著一圈美麗的金色冠。

祭司不由自主地低下頭,這樣美麗的婦人,自己竟然跟他是相同職業。

「寶貝,別這樣說別人。」

婦人摸摸小孩的頭,聲音溫婉卻又有些嬌滴滴地。
感覺像是新婚不久的夫婦。

小孩子髮髻別著兩個可愛的蝴蝶結,如果祭司沒記錯的話,那似乎是非常高級的飾品。

「可是媽媽,他身上的衣服好破,看起來一點也不有錢,寶貝沒有說錯呀!」

「...」

雖然知道這是事實,但被小朋友這樣一說,祭司還是不免有些難過。

「寶貝別說了,看到窮人家我們要體諒他們。」
「沒錢也很不方便,寶貝很清楚吧?」

「是啊!如果沒有錢,寶貝就不能跟爸爸媽媽去克魔島渡假了!」

「對呀,所以寶貝別說了,嗯?」

「好~」

哄了小孩以後,年輕的貴婦往祭司的方向看了看。
眼神也不肯多留一會似地,很快地便離開了。

「...」

有些難過,祭司低下頭繼續吃著蘋果。
方才覺得甘美的蘋果,現在卻覺得好澀好澀...。





「欸!那邊有祭司!」

吃完蘋果正想找找今晚的旅館,卻在巨大的十字路口被人叫住。

「喂!你有空嗎?我們正在找輔助人員!」

對方感覺年輕氣盛,約四五個男生。
來跟自己搭訕的身披銀色盔甲,應該是騎士吧?

「嗯...」

雖然有些意外,但祭司還是點點頭。
反正都來了,有人邀約,就跟吧。

「有空嗎?太好了!喂!找到祭司了!」

騎士很開心地招呼著同伴們過來,祭司抬頭看看,除了眼前的騎士以外還有一另一個騎士,一個一頭亂髮的刺客、一個身材壯碩的流氓,其他還有一個似乎是服事。

「應該要的輔助技能你都有吧?我們要去歐克洞窟,你行吧?」

「啊...嗯...可、可以吧...」

看著騎士與他的同伴們湊近,祭司感到有點壓力。
騎士跟他的同伴們互相說著話,很熟絡的樣子,讓祭司有些不好意思。

「好啦,都準備好了我們就出發吧!」
「欸,要走一段路,你可以吧?」

騎士領了大嘴鳥出來,跨上大嘴鳥以後彎下腰問著祭司。

「嗯...」

有些猶豫,但祭司還是點點頭。



騎著鳥的騎士當開路先鋒,一行人便出發了。

穿過濃濃綠意的森林,眼前出現了一個小盆地。
歐克村落到了。

「......」

很久沒有來到歐克村落,祭司四處看著。
獸人們各自忙著農務,不怎麼理會他們一行人的到來。

在卡普拉據點準備補給物品以後,騎士把大嘴鳥栓在門口,讓一夥人先進洞窟。

「嘖,這裡怎麼永遠都濕答答的。」

身材壯碩的流氓嘀咕著,一邊撥開腳邊露濕的植物往前走。
其他人跟在後面。

「祭司,你有光獵嗎?放一下吧!」

「啊...噢好...」

騎士推推祭司的手問著,祭司點點頭,手一攤出現了個淺藍色的光球圍繞著。

「這樣就亮多啦!」

騎士笑笑,伸了個懶腰彷彿感到自在了些。

「祭司,等下你可能要負責輔助他們唷,我也是打手。」

走在祭司後方的服事說著,祭司點點頭,才知道原來這服事以後要轉職成武僧。


又一次點亮光獵,一行人已經來到洞窟的深處。
路上沒幾隻獸人腐屍,大伙兒覺得有些奇怪。

「欸,該不會是“那個”要出現了吧?」

另一個騎士擔心地問著,其他人也顯得有些惶恐。

「別亂說!不會運氣這麼差的吧!」

帶頭的騎士趕忙消毒,沒想到話才一說完,一支鐵箭矢咻地射向了大伙所靠著的牆壁。

「...............」

一行人全都襟了聲,不約而同地往箭矢射來的方向看去。


黑暗中,一抹高大健壯的身影,身旁跟著許多手拿弓、背著箭矢筒的隨從慢慢地走來。
是皮膚泛著藍灰色光芒的獸人戰士長。

「哇!真的遇到了,怎麼辦!」

騎士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祭司悄悄地將光獵的光芒熄掉。

「挑戰看看吧,我們有祭司,而且人數也足夠。」

一旁的刺客低聲說著,其他人也點點頭贊成。

「......請要保重啊。」

「會的會的,先幫我們放加速!」

「好...」

雖然還是有些擔心,但祭司還是為隊員們放了全部的輔助魔法。
在黑暗中準備著,刺客與流氓也悄悄地繞到了戰士長的後方。

「就是現在!」

騎士一聲令下,祭司放出了耀眼的光獵。
雖然戰士長身旁的弓手趕緊放箭,卻都被祭司的光壁給無力化。

「喝!」

埋伏在弓箭手後方的刺客跟流氓竄出解決了弓箭手。
祭司趕緊伸手為他們施放防禦的加持。

「只剩下戰士長了!」

兩個騎士一前一後地衝向戰士長,帶頭的騎士手持長矛突擊,戰士長發出一聲巨吼揮手檔下。
在後方的騎士用力地揮了兩下手中的十字巨劍增加熟練度,也往戰士長攻擊。
十字巨劍碰到戰士長健壯的肌肉被彈了開來,騎士隨著反彈的幅度在空中轉了一圈,沿著穴壁安穩地回到地面。

「喝呀!」

一直待機著的服事眼見戰士長有隙可趁,衝上前一恭身擺手把戰士長碩大的身軀給絆倒。
戰士長轟地撞向積水的地面,激起了不少水花。

觀看著隊員精湛的技巧,祭司暗暗讚嘆著。

「加速術!」

一邊為隊友們放著輔助技能,祭司也不忘為回到自己附近的隊友回復體力。

大家...都好厲害...
自己只能站在遠處看著他們奮戰,祭司感到有些慚愧。

纏鬥了許久,大伙兒雖然臉上略顯疲態,但感覺戰士長也快要稱不住了,便更加賣力。

「狂擊!!」

戰鬥終於在騎士奮力地劈下雙手劍,打破了戰士長的頭盔以後劃下句點。
身材高大的戰士長轟地倒下,沒有辦法再站起。

「耶!我們太棒了!」

帶頭的騎士很開心似地歡呼著,流氓跟服事檢查了下有沒有什麼戰利品也走回同伴間。

「沒掉什麼好東西。」

服事說著,一邊把從弓手身上拿到的箭矢筒交給騎士。

「沒關係!今天很順利,等下回去我請大家喝酒!」

騎士笑的很開心,伸手拍拍祭司的肩膀。

「中央城,麻煩你。」

「?」

「傳送啊,麻煩你傳一下中央城。」

「呃...對不起,我沒有紀錄...」

祭司感到大事不妙,因為所有隊員都睜大眼睛看著自己。

「對...對不起......」

尷尬的不得了,祭司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沒關係!....我有帶蝴蝶翅膀!」

騎士笑的很尷尬,要大家拿出蝴蝶翅膀自己傳回中央城。
一轉頭又看到祭司尷尬的表情。

「對不起...我...沒有帶耶...」

祭司緊張地看著笑容降到冰點的騎士。

「對...對不起!...」

「不要再說對不起啦!!」




中央城 普隆德拉一偶的酒吧


「呼啊啊...結果竟然要陪你走回來,饒了我吧...」

騎士累攤在桌子上,一口酒都喝不下。
祭司又抱歉,又不知如何是好。

「對不起...」

「拜託你別再說對不起啦!...出團前我沒告訴你是我不對...哈哈哈...」

騎士似乎已經放棄罵人的衝動,戰鬥完滿身疲憊還要再陪祭司從歐克洞窟走回來,他都覺得自己很神。

「哦!你們回來啦?」

推開酒吧木門的是方才先用蝴蝶翅膀回城的隊友們,幾個笑了笑,坐下來圍在騎士身邊哈拉著。

「辛苦你啦!可惜蝴蝶翅膀不能拆能兩人份,哈哈哈!」

「你也快該討個老婆了,當作練練體力吧!」
「操這樣就不行囉!以後看你怎麼追女人!」

同伴們大笑,雖然只是悉鬆平常,無厘頭的笑話。
但言語間卻彷彿對祭司透露出“你也是我們的同伴”那樣的感覺。

「......」

聽著,祭司不由得淺淺地笑了出來。

「欸?你在笑什麼?」

服事似乎發現了,看看祭司問著。

「沒什麼...」

祭司搖搖頭,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怕隊友們誤會,有些不好意思。

「怪怪。」

服事歪著頭看看祭司,又回過頭去繼續哈拉。

「......」

被人平等地對待,感覺真的很好。
這個世界表面雖然看似和平,其實卻有著貧富的巨大差距。

人只要一長大,就會被外在的利益影響,而變的現實。

看著眼前這群年輕的隊友們,祭司輕輕點了個頭。

雖然現在他們是如此地抱著純真夢想在相處。
但難保以後的日子,他們不會因為利益的衝突而相互仇視。

祭司的笑容顯得有些滄桑,彷彿已經見過世面好久好久。




「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去練功哦!」

「嗯!」

彷彿忘記了之前遇到有錢人家的不快,祭司揮揮手跟隊友們道別。
他們要去遙遠的夢羅克呢,自己還有事情沒有解決,還是先留在中央城吧。

漫步在中央城,中午的炙熱陽光已經被秋意沖淡了。
路上只有一些零星的攤販跟行人,也許除了現在,只有深夜才能看到中央街道如此空曠。

走向卡普拉的據點,祭司正準備要提一些藥水出來備著,一抬頭卻愣了下。

就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卡普拉服務人員跟前,站著的就是那位金髮的十字軍海淵。
祭司揉揉自己眼睛想確認是不是看錯了,但那的確就是海淵。

「...」

很開心地想要上前去打招呼,卻又在跨出腳步的時候遲疑了。

這樣過去打招呼,他還會記得自己嗎?...
離第一次遇到他已經過了一個月,僅僅只是在斐陽一起組過隊伍,甚至也沒練到多少。
他還會記得自己嗎?....

強烈的想法讓祭司的腳步越來越退縮,雖然是來到中央城了,甚至,也看到他了。
卻無法踏出這一步。


祭司顯得有些難過,抬起頭想再看看,卻發現十字軍身旁走來一個人。

是個擁有一頭米白色長髮的男神官。
飄逸的長髮就跟十字軍的金髮一樣很亮眼,身材卻與十字軍不相上下地壯碩。

那位神官拍了拍十字軍的肩膀,讓十字軍嚇了一跳,神情卻隨即轉為溫和。

兩個耀眼的人說著話,雖然距離不遠祭司卻聽不到。
也許是高貴的神官太難得出現,許多人也圍了過來討論著。

「是米爾大人呢!」

「今天也還是這麼優雅,真是迷死人了!」

祭司身旁的女孩們有些興奮地說著,互相討論了起來。
看著十字軍與神官熱絡的互動,祭司有些呆然。

「......」

那位神官,生的跟十字軍一樣俊俏,只是下巴稍稍地尖了一點。
一頭長髮隨意地披散在肩膀,在陽光下顯得好耀眼。
白色長袍鑲了非常美麗的金色花紋跟寶石,乾淨的一塵不染,隨著手的動作緩緩飄逸著。

好高貴...

祭司看呆了,直到不經意地看到自己黑色長袍上,有上次破掉還沒補起的地方,才猛地回神。

「......哈...」

取笑了下自己,是啊,自己這麼貧賤,卻還想跟那樣的人說話?省省吧。
雖然祭司的心中認為十字軍並不會因為自己的貧賤而不理睬自己。

但祭司還是害怕,看起來這樣貧賤的自己,跟十字軍說話,會不會貶低他的高貴?

「.........」

自個兒思考著,沒注意到有一隻手啪地搭到自己肩膀。

「阿業!你在發呆啊?」

猛地抬起頭卻看到眼前的十字軍,是什麼時候被發現的?...
祭司嚇的不知所措,眼前的十字軍卻只是笑笑。

「你怎麼也跑來中央城呀?回教會嗎?」

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祭司只能艱難地點點頭。

不敢告訴對方“我是為了再見你一面”而來,祭司低下頭。

「嗯!...我得跟阿業你說聲抱歉囉...!騎士團有事情...我得先走了!」

十字軍的聲音有些可惜,但祭司聽了卻覺得很開心。
不僅只是知道十字軍還記得自己,甚至...還有些在意自己...

「嗯!...」

打起精神回應了十字軍,祭司笑笑。

「難得你來中央都沒帶你逛逛,這幾天我又得出任務...我拜託哥哥帶你晃晃好嗎?」

「嗯...沒關係的...我...」

祭司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十字軍卻已經回過頭叫喚著他的兄長。

沒想到,竟然就是方才眾人圍觀的那位神官。

「這是我哥哥米爾,哥哥,這是我在斐陽認識的朋友,他叫阿業!」

「嗯?」

直到神官就站在自己面前,祭司才覺得有種壓迫感。
不僅只是神官具有的威嚴性,更糟的是,周圍有這麼多人在看著啊...

「您...您好...」

祭司勉強伸出有些顫抖的手想跟神官致意,沒想到神官只是輕吐了口氣,側向一旁對十字軍說話。

「阿淵,要帶他逛多久才好?」

神官的聲音有點細,不如說是帶著些輕挑。
祭司有些難堪,低著頭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帶他在城裡走走吧,哥,你不要這樣,嚇到他了。」

「阿業,你不要在意,我哥哥都這樣。」

十字軍露出溫暖的微笑拍拍祭司的肩膀,祭司覺得自己好像快縮成捲起來的捲甲蟲。

「放輕鬆一點,幾天以後我回來,再帶你去好好玩一下吧!」

勉強點點頭,祭司覺得壓力好大。
如果是阿淵就好了...偏偏是阿淵的哥哥。

偏偏又是一位高貴的神官,祭司覺得自己的頭都快抬不起來了。

「好啦,那就麻煩你囉,哥。」

十字軍揮揮手便跨上大嘴鳥離開了。
目送著十字軍離開,祭司偷偷看往神官的方向。

神官的臉色帶著些許的不耐煩,繞過祭司跟前隨口說了一句。

「你想去哪邊逛?我很忙,不能帶你走太久。」

「...呃...我...這.......」

祭司支唔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神觀看著祭司不回答猶豫的樣子,也沉不太住氣。

「算了,你跟我回城裡,我沒時間了。」

神官說著轉身就要走,祭司緊張地跟上。

回城裡?...這位神官大人是在城裡辦公的嗎?...

祭司一邊想著,拼命想追上神官的腳步。
神官似乎也不怎麼理人,自顧自地往前走。

「呼....」

等到神官稍稍放慢腳步,已經是在城裡的走廊了。

「不早了,今天你在這裡住一下吧,我會吩咐僕人帶你到空房間。」

「咦?」

祭司還沒反應過來,神官卻早已不知道哪去了。

「這位先生,請跟我來。」

身後傳出了個聲音,回頭一看發現是作僕役打扮的人,應該就是那位神官吩咐的吧。
還搞不太清楚狀況,祭司只好跟著僕人走。

到了走廊盡頭的房間,僕人開門走進去點亮了燈。

「先生,今晚請您在這邊休息吧,有什麼問題請搖搖門口這個鈴,在附近的僕人會來幫您解決的。」

「喔....好的...」

話還沒說完,房門就被僕人關上。

「......怎麼回事啊?...」

摸不著頭緒,祭司緩緩走到房間裡的床鋪坐下。
想想也許那位神官真的很忙,其實自己也不太需要這樣招呼的...

只是知道十字軍還記得自己,祭司顯得欣慰了些。

「......」

床鋪很柔軟,被單的質料也很好。
神官跟十字軍他們家,一定也是有錢人家吧...

莫名的疲累傳來,祭司停止腦海裡亂糟糟的想法,脫下長袍便上床休息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7622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ugikun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後一篇:RO小說:灰路/上篇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less94101所有人
牛年快樂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