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雪の逝

作者:RetXai│2009-02-06 11:16:47│巴幣:0│人氣:451
System>

所在地點:兵庫縣內 電車站

環境溫度:凱式溫標 268K_

無視飄零著的水的結晶物,我靜靜行走在陰暗的鬧區的小巷中,追隨著殘餘的資訊連結。一旁因為電壓不穩而忽明忽暗的路燈投下的燈光,照映出斷斷續續的殘影;人類的廢棄物也漂出帶有硫、磷、氮諸多化合物的氣味分子。

然而,在逆追蹤程式的帶領下,我最後站在一條死巷的入口處。

System>偵測到不明封包。_

解析封包來源。

Statistic current TCP/IP connection using NBT_ (注1)

在這同時,環境構成資訊上覆蓋的偽裝資訊開始剝落,一道破舊的門在我身側的牆壁上浮現。

而就在我打開那扇隱密的暗門後的零點零一秒間,室中的「同類」發現了我的侵入行動。

四十三只刃狀物被拋出者以完全無視動量守恆的姿勢擲出、劃著弧狀的軌跡朝我飛行而來。

System>週邊重力場值構成資訊向下修正_

身體以超乎常人跳躍極限的高度飛離地面,但依然被數枚刃狀物劃傷,鮮紅的血液也隨之飛濺。

System>遭毀損之構成資訊自動再生中_

事先已經關閉無謂的感官傳導,「疼痛」的資訊並沒有影響到我。毀損的部分也並無導致機能降低,判斷無礙,繼續執行「清掃」任務。

「馬上停機候審。」我一邊張開配給的防禦性障壁一邊說道。

同類們以一陣解除資訊連結程序的載體作為回應,但二級防護障壁程式將其一一抵銷。

「沒用的。停止攻擊行為、進入待機模式、等候本體的審判;這是最後通牒。」

「去死吧!」、「想得美!」、「我們受夠了你們這些故步自封的老頑固!」沒一個是帶有善意的話語,而高密度的攻擊波也絲毫沒有停下。

判斷目標拒絕接受招安,採取應變對策。

System>telnet TFEI_ (注2)

Yuki.N>任務代碼0083,紅燈狀態,請裁示。_

TFEI-Headquater>權限更改,「斬首行動」權限開放_

轉為「斬首行動」......對於這樣的結果我並不意外,「改革派」造成的內部動亂,及世界構成資訊錯亂的案件多達三百五十二件,大多數的派系也視其為毫無行為準則的一派,「總執行會議」想要快刀斬亂麻的決議我也很清楚。

可是雖然我的感情模組是被設定為限制項目的,一種異樣感卻源源不絕地自胸口泛起......

然而,以上的行動與思緒所佔據的時間僅有千分之一秒。

System>「攻擊用資訊」資料庫權限開放_

我快速地引導數個解除程序實體化成短刃的型態,接著欺身上最接近的改革派份子,反手一插便解除了對方的集合。

「可惡!『主流派』的走狗開殺戒了!大家上啊!」一個看似領導階層的改革份子怒吼著,一陣又一陣的攻擊浪潮向我湧來。

但對於現在的我而言,一切像是刻意放慢的影片,緩慢而缺乏真實感。

「嗚啊!」、「怎麼─啊啊啊!」、「去死─呢啊!」慘叫聲此起彼落,一具又一具的人型終端機回歸到最原始的虛無中......

「......」解決了十五具終端機後,我無聲凝視著倒在牆腳的最後目標,是那個擔任領導階層的改革者。

我的手上再度凝聚好攻擊用的解除程序,不過沒有具相化,因為我有個問題要解決:「為什麼,不投降?」如果接受招降的話,縱使被解除個體構成集合後,也能保有自身的記憶檔,再者,「改革派」的勢力也不算太小,「主流派」基本上是會「尊重」對方的高層的請求的。

「呵!這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妳想問的問題?『為什麼』?真是可笑又可悲啊!怎麼?當狗當得連自己的想法都沒有了嗎?」那個終端機露出一副嘲諷的神態看著我。

「第一,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還有,都在這個關頭上了,你為什麼還要用擬人模式作回應?難以理解。」

「哈哈!妳還真是個奇怪的『執行者』啊!竟然會對我們這些『異端』這麼有興趣?」只見他略顯神情落寞,但又堅定地說:「沒有什麼『為什麼』。當妳發現妳有說什麼也想要守護的東西時,一切都可以不具理由,就像人類要吃飯、睡覺一樣的自然,這樣懂了嗎?命令至上的機械娃娃?我想是不懂吧?」

難以切合這種思考邏輯......不過啟動Fuzzy模式(注3)後,我似乎又有那麼點可以理解,就像「他」──那個跟被觀察對象十分親近的人類青年,帶給我的感覺一樣。

不過不快點執行最終處分的話,「總執行會議」勢必會加以追問,於是我將消除指令具相化成尖矛狀的物體:「還有什麼想說的?這段對話並不會交付給『總執行會議』。」

「妳真的是個奇怪的傢伙......」對方露出十分困惑的表情看著我,不過旋即便從西裝內拿出了一個破舊的白色信封:「如果可以的話,這個,幫我交給街角的那對母女。就是那間破破的居酒屋的老闆娘,跟她的女兒。」

「知道了。」從他手上接過那個信封後,我便將消除指令直直地刺入他的胸腔中。

消除指令快速地侵蝕著他的組成資訊,不久便裸露出原本藏在表層資訊下的原始資訊架構─ ─其中的一個結構我再熟悉也不過了,那是「主流派」的驅動載體。

我立刻停下消除指令的運作,但已經太遲了,他的主架構已經被侵蝕得太深了,再過不久便會自行逸散。

「你是『主流派』的?」我沒有接獲「主流派」告知「改革派」中有臥底成員的情報。然而,錯傷僚機的行為是會遭到非常嚴重的處分的。

「被妳看出來了?真是不簡單啊。沒錯,我曾經跟妳一樣,是『主流派』的『執行者』。」

所以對方的確是叛逃的終端機,我並沒有疏忽職責,但這卻替我帶來更大的疑惑:「為什麼要出走?」無法理解這樣的行為,對於終端機而言,恪守指令是不可違逆的最高原則。

「那對母女,是我在以『上班族』這個偽裝身分執行任務時有計畫地熟識的,而最初的目的,僅僅是從中取得人類的足夠的應對模式資料。但久而久之,我發現有一種資訊一直干擾我的運行迴路,給妳猜猜那是什麼?」

「錯誤。」謹守終端機行動準則的我毫不猶豫的回答;而內層意識中卻出現了另一個聲音:「那是『感情』。」

「哈哈!果然!我在一開始時也是這樣想的。但一次又一次的接觸後,我發現我的思考迴路中時常浮現『她』的聲音、形體;發現到我無法排除這些狀況;發現到─ ─原來這就是人類口中的『思念』。」

我覺得有種如同在看著自己一般地,看著這個終端機的感覺。

「我開始在意『她』的衣著、開始注意到『她』的私生活、她的一切的一切。但是就在我理解到,我『愛』上『她』時,本體介入了,命令我返回本體。」我注意到「它」的主架構已經完全消失了,但「它」依舊繼續說道:「我試圖說服高層延展我的作業時間,但上頭卻完全不予回應,甚至打算洗去我的記憶。」

此時的「它」以僅剩的頭部說道:「結果妳也看到了,我叛逃了,然後現在要『死』了,但我不後悔,至少我試著掙扎過。」

「再見了,奇怪的小姑娘。願革新的火種不滅......」最後「它」只留下這句話,「它」的存在就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消逝了。

「愚蠢。」我靜靜地在無人的空間中說道,但胸口的異樣感更加劇了。在不觸動「主流派」監視網的情況下,我快速的執行了一個程序,然後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 ─

踩過地上的積雪,我走進一間巷子中的居酒屋。

「這位女同學,這間店不開放給未成年人進入喔。」站在櫃頭後的人類女主人柔聲說道。

「這個。」我遞出手上的信封。

「給我的?」女主人露出一臉戒備而困惑的表情,在我微微點頭後好一會後才接了過去。

緊接著,我便轉過身,準備走出店外並且返回我的住處。

然而,就在我即將走出店外的同時,女主人慌忙地鑽出櫃台、以顫抖的手牢牢地扣住我的肩膀:「不好意思,給妳這封信的人現在在哪裡?」

我僅是搖了搖頭。只見女主人的表情顯得十分焦慮,透過感知器傳來的脈搏也十分的雜亂:「同學拜託妳告訴我,他現在到底在哪?」

「…...我不知道。」經過考慮過後,我選擇說出了這樣的謊話。

女主人的臉上多出了名為不知所措的表情:「怎麼、怎麼會呢?他、他明明說好……明明說好要一輩子──」

此時,一個稚嫩的聲音插入了女主人的話語中:「媽媽,叔叔呢?叔叔說好今天要陪我一起寫功課的。」

女主人放開了緊捉著我的手,然後抱住站在門簾後的一個幼年人類女性:「叔叔……叔叔他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不會回來了。」

「不可能!媽媽妳騙人!叔叔還跟我打勾勾說絕對會陪我的!」

只見女主人一邊顫抖著,一邊重複:「叔叔不會回來了……不會回來了……」

我伸出手,準備進行情報操作。

System>Select 資訊修改模組 From 對有機生命體協定 _

我展開了資訊操作,讓這對人類母女進入有機生命體的睡眠週期中。

System>上載 記憶情報 至 選取對象之潛意識

完成。_

在做完這些多餘的操作後,我便步出了店內;不過我在離開前,無意間看到在女主人的眼角,似乎有氯化鈉水溶液的分泌物。

─ ─

當我正在返回住處的路途時,一個預料中的「人」出現了─ ─喜綠江美里,隸屬於穩健派的監視者(Supervisor)。

只見她臉上依舊是經由擬人模組偽裝出來的微笑:「長門同學晚安。」

「什麼事?」現在的我不想多做什麼回應。

「說沒有事的話似乎就有些愧對我的職責了呢,」只見她一邊緩緩朝我走近,一邊閉上眼睛:「我就不拐彎抹角了,『Initial』,您於三分鐘五十七秒前是否執行了一個未經我方聯盟認可的自製程序?」

「......沒錯。」果然還是被偵測到了,最強監視者的能耐果然不容小覷。

最後喜綠江美里停在我的身側,悄悄的說道:「這樣我很為難耶!就算是我,要蒙混聯盟的『內調會』也不是那麼容易啊。」

「這次『也』麻煩妳了。」我小聲的回覆,而喜綠江美里露出一臉苦笑的表情,然後張開眼睛、恢復到原本莊嚴而帶有微笑的表情:「不過根據我的分析,您似乎只是清除掉殘餘的資訊而已。無礙於任務的執行以及本聯盟的利益,目前暫不予以處分,請您下次注意一下自律行動時的規範。」

「瞭解了。」說罷,喜綠江美里馬上換成了慣用的擬人模組。

只見喜綠江美里擺出俏皮的臉孔,看著我說:「欸欸~有希妳真的很會給我添麻煩噎!」

「抱歉了。」不知該回應什麼,還是道個歉比較實際。

「好啦!我想妳也有事要忙吧?本體那邊應該也在等妳報告,趕快回去待機點吧!」就當喜綠江美里正準備回歸待機區域的同時,我問道:「為什麼,要用擬人模式呢?」

「咦?」喜綠江美里的臉上浮現出略顯困惑的神情。

我重複了一次我的問題。

「因為我很喜歡啊。」喜綠江美里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看著我:「若真的要說的話,我發現我在使用擬人模式執行工作時,情緒會比較趨向於正向區間。」喜綠頓了頓語調後,繼續說道:「不要想太多啦!妳還是順其自然就好了,不然萬一又失控一次的話,妳那個『男朋友』恐怕也救不了妳囉?呵!呵!呵!」

「......」有種名為不悅的情緒在霎時間內充斥我的思考迴路中,不過引發這種情緒的對象已經不在了。

在穩定情緒資訊後留下的,是一種淡淡的不適感縈繞著我的胸口。

我,就像此時在我身側飄零的冰晶,無情的帶走溫度,奪去一切的熱能,徒留下短暫的幻影。然而,這就是我,如同雪的存在。

「他」疲憊的躺在桌上,身上蓋著褐色的毛衣外套、「他」摟住即將倒地的我、「他」靜靜的站在社團教室的窗邊,風將頭髮吹得亂舞......─ ─思考迴路一直浮現「他」的身影,為什麼?

「屁啦!替我傳話給妳的頭頭!」、「所以說,長門妳這樣待了三年?」、「長門......妳會不會遺憾?」─ ─聽覺傳導器持續傳來「他」的聲音,為什麼?

我如此的希望能見到「他」,為什麼?

好混亂......

我,大概壞掉了吧?

System>Primary Hard-Disk Error!(主硬碟發生錯誤)

System will reboot immediately!(系統即將重新開啟)

「飄零的、受重力所羈絆的雪,才是真正的雪。然而,當雪企圖擁有溫度,也就是自取毀滅的時刻。」─ ─ Loveless Revolution , Chapter 5

(雪の逝 完)

注1, 這是模仿DOS模式下的指令模式(command mode),用於偵測鄰近IP的狀況。

注2, 一樣為DOS下的指令,用於連接其他終端機。

注3, Fuzzy Logic,普遍中譯為「模糊邏輯」。對於傳統非對即錯的「經典邏輯」(Classical Logic)作出改變,以「真實度」(Degree of Truth)取代布林值(Boolean Value,即True and False)。普遍應用在字跡識別、判斷顏色、洗衣機的洗潔劑調整、電車自動加減速、空調冷暖調節機制中,此外亦常被使用在人工智慧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69223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門|長門x阿虛|長門同人|同人文||有希|長門有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naketsa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雪の呢喃...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38360人从众𠈌
拿到達人就要宣傳一下,遊戲異界類輕小說《論‧反派角色的正確攻略式》大概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