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找不到名字的第二十七章:過往。

作者:殘夜│2010-10-18 12:22:32│巴幣:0│人氣:201
 
 
 
 
 
 
 
 
你有沒有除了悲傷以外還是悲傷,純粹悲傷的感覺過?
 
「變了,自從那個人類被公開處刑以後,蒼雪少爺就彷彿變了一個人。」
 
那是冰爵世家當中,某個服侍著蒼雪的老僕人所說的話。
 
身為嗜血族當中的戰族,冰爵世家以血洗血,用力量得到當家的位置這個習俗長年
都存在著,每任當家都是受到他人的襲擊而不幸身亡。
 
當家這個職位意味的是無上的權利和毀滅。
 
即便是親生的子嗣也不能完全信任,蒼雪是在這種教育下被養大的。
 
光是在這棟大宅活著,就必須用盡手段和心機鞏固自己的地位。
 
除此之外,還要不斷精進自己的能力,該下手的時候也絕對不能手軟。
 
仁慈在這裡是最無用的事物。
 
蒼雪在這裡的存在意義也很明顯,沒錯,就是成為當家。
 
他的資質並不差,尤其是對於魔法有著天生的領悟力。
 
雖然冰爵世家絕大部分都是靠著肉搏戰能力和狂戰士的血統廣為人知,但這當中不
乏憑藉著強悍的魔法力量而穩坐當家這個位置的優秀嗜血者。
 
然而蒼雪並不好戰。
 
不為什麼,因為一向意圖得到當家位置的自己的父親失敗了。
 
而且還被對手用數十根木樁同時刺入身體,死狀頗為悽慘。
 
要復父仇的那個對象則是自己的叔叔。
 
這一切的這一切都讓蒼雪感到厭煩,他甚至希望自己從沒出生在這個世上。
 
於是他逃走了。
 
逃的很遠很遠,遠到希望不要有任何人找到他。
 
直到現在,蒼雪也不確定自己這個決定是不是正確的。
 
如果當時不逃出那裡,也許就不會遇上她,也不會因為她而感到那樣幸福了。
 
但如果不遇上她,她也許就不會因為自己的關係而……
 
即便如此,仍不可否認那是一段非常輝煌的記憶。
 
然而最後只剩下悲傷。
 
滿腹的悲傷。
 
空洞到無法填滿的悲傷。
 
幽暗到連前方道路都無法看清的悲傷。
 
蒼雪第一次知道原來嗜血者也會流淚,而且和人類的味道差不多。
 
-------------------------------------
 
「你在想什麼?」
 
聽見劍月的質詢,流華這才從瞬間的呆愣當中恢復過來。
 
「不……沒事……」
 
流華不清楚為什麼腦海裡會浮現這些回憶。
 
這或許是她和蒼雪唯一的共同點。
 
只是她也搞不清楚這個回憶出現的緣由,但是,仍然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
 
紅茶慢慢踏入一個地方。
 
這裡極端的安靜,安靜到就算再怎麼樣的腳步聲也會有所回音。
 
「真是好興致。」
 
石階。
 
一層層的石階羅列。
 
石階兩旁都種滿了花朵,而且很明顯不是同季節的花朵卻在此處互相綻放著。
 
「那傢伙還是一樣,把自己的園子養得這麼豐富。」
 
她的眼神只盯著石階底端,那裡正用無聊的行書寫著(瓊華亭)三個大字。
 
在奧丁尼這個地方,敢任意使用空間壓縮法術創造出這種地方的人不多。
 
何況是這種和西式建築格格不入的中式庭園?
 
總之紅茶一步踏上了石階最上層。
 
「公孫無求,在嗎?」
 
她很沒禮貌的直接報上此地主人的姓名。
 
「不在。」
 
給了一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回答。
 
「再不出來就把你的瓊華亭砸了,我倒要看看這裡能擋的住我多少刀?」
 
「浮名,一切都是浮名,所以我無求,就算砸了這裡也不過是少一個居處而已。」
 
對方的語氣似乎真的覺得這裡毀了也無所謂。
 
既然無法威脅,浪費力氣破壞這裡也毫無意義。
 
「說吧,你的來意。」
 
「我需要查詢一個拍賣會的資料。」紅茶直截了當的說出來意。
 
「喔,什麼樣的拍賣會?」
 
「巴哈姆特的龍爪,據說會在奧丁尼進行拍賣對吧?」
 
公孫無求陷入了沉默不語的狀態,他沒有否認,但也沒有認同之意。
 
「我有替客戶保密的權利和義務。」
 
思索良久,他如此說著。
 
「你們富豪者商會不是常說:金錢和顧客就是你們的信仰嗎?」
 
「呵,該說真不愧是(C)旗下的人嗎?」
 
公孫無求緩緩從瓊華亭內步出。
 
他穿著一襲海藍色的寬敞長袍,身披繡著鏤金花紋的深黑色披肩,背懸一把幾乎可
以寫出大橫字帖的筆劍,手執一把草綠色的硃砂紋宣紙扇,腳踏青羽所織出的別緻
花紋長靴,樣樣來歷不凡的裝扮更顯示出來人的高調品味。
 
他的容貌並不算是俊俏,但是溫文儒雅的氣質卻隱隱而現,纖弱的四肢有種弱不禁
風的錯覺,嘴角似乎總是帶著似有若無的笑意。
 
和(C)這種久經戰陣的組織成員們不同,從這個人身上感覺不到半點殺氣。
 
這種狀況只有兩種解釋。
 
一種是他根本不會發出殺氣,另一種是他把自己的殺氣藏的很好。
 
尤其是像這種隨時隨地保持著笑容的人。
 
笑容一向是種很好的偽裝。
 
「可惜的是,我也必須保持著富豪者商會的尊嚴,希望妳不要再多問了。」
 
紅茶沒有說些什麼,她只是跟著回應:
 
「你的意思是說,要我放棄?」
 
「有時候適度的妥協,也不失為解決事情的好方法。」
 
「如果我說不呢?」
 
公孫無求笑臉盈盈的神情微微一變,他似乎是沒料到紅茶會說出這種話。
 
「放棄,會殺死一個人。」
 
紅茶維持著笑容,沒有猶豫的繼續說著:
 
「人唯有在拒絕放棄之後,才能擊敗困境,成為一個權利人。」
 
公孫無求又突然不說話了。
 
良久,他緩緩抽出身後的筆劍。
 
「我喜歡這句話,只是妳有和說出這句話相對應的能力嗎?」
 
「沒有能力,你認為我會來這裡嗎?」
 
手中一轉,一口巨劍從紅茶的手裡緩緩延伸而出。
 
「說吧,要怎麼樣你才肯把情報交出來?」
 
筆劍直指,公孫無求緩緩揮出一抹弧線:
 
「三招之內傷到我,我就會無條件給妳所需要的東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6506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紅茶梗
我怎麼會有領便當的壞預感阿(抖

10-18 16:45

殘夜
妳好歹也是組長級別啦...沒那麼容易領的。
只是無求先生的能力是屬於很強的防禦級別,比較難以突破而已~10-18 16:52
艾克
或許流華就是蒼雪遇到的那位女性喔
死掉的靈魂存活在他的體內

用言語談不行,當然就是靠武力解決
不過對紅茶來說,直接用武力更直接吧

3招之內嗎?可見這傢伙的實力有一定的底子
只是很期待會有什麼樣的切磋呢

10-18 18:00

布丁
紅茶大人 ! 我來助陣了 ! (跳出)

有沒有正太可以趁亂打包的 (小聲)

10-18 18:07

火之殺手
關於流華,我到想問問他到底是女的還是因為蒼雪被紅茶的藥給影響的關係?
因為我看下來似乎都是比較中性的寫法?
---
筆劍....(想像中),長得像筆的劍?

10-18 19:39

緋繕殿下☆
筆劍,不是少陰裡的勾陣的武器一樣嗎?

10-18 19:56

☆寒月映雪☆
飛進來~

10-18 20:27

剎翎
蒼雪的過去阿........

權力鬥爭都嘛這樣

兄弟鬩牆這類常有

不過我說這位先生阿

三招之內擊破.........

看來是有金鐘罩鐵布衫呢~~

就等著洗眼睛看著囉

10-18 22:34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龍爪+w+(亮

能強化我的防具耶XDD

10-18 23: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energon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探親...... 後一篇:找不到名字的第二十八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新楓之谷
回鍋玩家求個公會,我在艾麗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2: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