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音樂愛情故事】You Are Am 《上》

作者:貓│2009-05-19 22:46:28│巴幣:0│人氣:535
寫在You are Am 之前——


  其實很久以前就有想寫關於樂團音樂的故事,
  可是遲遲都一直沒有動筆,
  因為音樂這種東西實在很抽象,
  單靠文字的敘述,很難詮釋出它的熱情、感動、憤怒、無奈,
  不過,我想我還是得去寫它,
  因為能有這樣的機會和題材,實在不多,
  我想了好久,我決定搭上一些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找來,
  合適的音樂MV,
  在觀看故事的同時,可以點選那些MV影片,
  畢竟我功力實在不夠,
  只能用這種方法去表達,
  讓大家看到我想要給予各位的一切,
  
  如果大家有什麼意見,也一樣可以和我說,
  如果喜歡這個故事,也期望各位能給我那一點點些微的支持。

  *故事中的人名、店名、團名皆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故事中所用的音樂歌詞,皆屬原創作者所有。


                          by Kosa 2009' Spring






  Am,是吉他裡面C大調其中的一個和弦。

  很多的歌曲都會用到它。

  它很常出現,就像調味料裡面的鹽巴;

  彈的重了,它可以很激昂,輕輕撥弄,它也能很愁傷。

  而妳,就像Am。



  ※               ※                ※




  FANTASY,位在中山路上的一間MUSIC PUB。

  每到夜色高掛,總有許多愛好音樂和酒精的年輕男女,在這裡徹夜狂歡著。

  台上的樂團歇嘶力吼的搖滾音樂,台下成雙男女隨著節奏扭動著身軀……

  夜,似乎就是這麼樣的迷人。

  勾引著。

  EVERYNIGH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我的世界,都不用說抱歉——

  在雨天,我們的愛之間,

  總有一個人,需要了解,

  日和夜,回到最初的起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七點四十五分,FANTASY早已經開門,只不過這個時間幾乎是沒有客人
的,不見人群的狂歡聲,沒有煙霧瀰漫的酒氣,就連駐場的樂團也都還沒到,除了
吧台桌前唯一的那一個中年男子,和液晶電視所發出的聲音。

  吧台旁邊高掛的電視螢幕,正在撥著新秀樂團的MV﹔

  「操,這種鳥團也能出EP?」小顏站在吧台裡面,將手中那罐VODKA緩
緩的注入杯中。

  我接過小顏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後對著他說道:「人家有那個實力。」

  「我說老白,你她媽喝醉了啊?那樣也叫有實力,那我們當初不早就比齊柏林
飛船還紅了……。」小顏一臉不屑的啐道。

  「齊柏林飛船?我看你馬拉灣飛盤還差不多。」我繼續撥弄著桌面上的酒杯,
讓它在原地打轉著、倒下,又轉著,又倒下,那酒杯輕觸桌面的聲響,再空蕩的酒
吧中回蕩著。

  小顏還是不斷的喃喃唸道:「你看他那吉他SOLO指法,真他媽夠遜,這裡
駐唱的隨便一個團手都比他強。」

  「人家長的帥,你拿鳥和人比啊。」我笑道。

  「好歹我的雙踏也是世界級水準啊。」小顏反駁道。

  「都幾年沒碰了,少亂蓋了,我們的時代早就過了……。」我拿出一張鈔票壓
在酒杯底下,提起高腳椅上的皮外套,披在肩上。

  「誰跟你說我沒碰啊,我白天還偶爾兼差教鼓呢,再說了,還不是你這傢伙害
的,和你組過團之後,其他團真的是不夠帶勁,與其做那些破歌我還不如回家睡覺
。」小顏收拾起檯面上的杯子,放到水槽裡面去清洗著。

  「喂!老白,我說你陣子怎麼少來啊?看起來你實在不像是會安分待在家的人
啊?」小顏在我剛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喊道。

  我翻了翻兩個外套口袋,對著小顏說:「沒錢還天天來,你要我吃空氣啊?」

  「你不是有在教吉他嗎?」小顏疑惑的問道。

  我嘆道:「別提了,學生越來越少,通常都學沒幾節課就跑了。」

  小顏無奈的笑了笑:「老白,不是我說你啊,我之前不是早就和你說過,現在
的小鬼根本不適合你那樣的教學方法啊,你就基礎的教一教,能越快讓他練團套歌
,這才是他們想要的啊。」

  「那樣練出來有個屁用,連基礎都不行,能套歌走團又有什麼意義。」我有點
不高興的說道。

  小顏滿臉無奈:「這也難怪你學生總是學沒幾節課就走,算了!不提這個,對
了,我那天約了幾個來這玩的妹唱K,明天晚上一塊去啊,有你的菜喔。」

  我繃著臉道:「不去。」

  小顏繼續誘惑著道:「有馬尾妹呢!」  

  我接著回道:「還是不去。」

  「她們也是玩樂團的呢,大學正妹啊!」

  「一樣不去。」我毫不思索的回道。

  「你搞什麼啊?不去也給我個正當理由啊。」小顏有點不爽的回道。

  我答道:「沒錢,所以不去。」

  「我操,真不把我當兄弟啊,找你去我還要你花錢嗎!明天吃的、喝的、唱的
都算我的。」小顏差點沒把手上正在擦拭的酒杯給砸過去。

  這時我才露出了隱忍許久的笑容,伸出食指對著小顏比著:「去你的,誰不知
道你打什麼心眼啊!唱K,想找我當槍手就槍手,不會直接了當的說了嗎……。」

  「嘿嘿,那這事就這麼定囉!」小顏回道。

  「再CALL我吧。」我比了個電話聯絡的手勢後,便轉身走出了FANTA
SY的大門。



  ※               ※                ※  
  
  
  六合路上的錢櫃KTV,順應著假日的人潮,總是有許多的男男女女站在大廳
走廊上面,無論講打著電話還是三五成群的在聊天,整個店門外總是鬧哄哄的一片


  要不是看氣象預報說今天可能會下雨,根本就不打算開車來的,整整跑了三條
街口才找到停車位,結果雨倒是沒半滴,走了那麼遠的路反而額頭的汗冒了不少滴
,我在心裡頭抱怨道。

  在大廳悠晃了一圈,沒看見小顏的身影,於是便撥了通電話給他。

  「老白!怎麼那麼晚才到,直接上來305。」電話另一頭除了小顏大喊的聲
音外,還夾雜著搖滾的音樂聲和女孩子的歌聲。

  「知道了。」掛上了電話,看著一旁十幾個正在等待電梯的男女,我決定還是
從玄關的大樓梯走往三樓會比較快。

  推開305包廂的門,音樂聲就這樣迎面襲來,幾個女孩爭著兩支麥克風正在
大聲的唱著。

  我走到點歌的電腦螢幕旁,推了推小顏,便坐在電腦旁邊,往前看去有四個女
孩其中三個正在唱著歌,而剩下的那一個則是靜靜的坐在一旁認真的盯著螢幕畫面


  等到女孩們唱到最後一句時,我和小顏不約而同的饗起了掌聲,這也不是第一
次了,該怎麼配合早就是熟練到默契百分百了。

  「我跟你們介紹,這就是我死黨皓白。」小顏指了指我,對著眼前的四個女孩
說道。

  「妳們好。」我微微點頭示意。

  小顏接著逐一的將對面的女生依序介紹給我認識:「這是小琦、璐璐、可兒、
小雨。」

  「喔……白哥,遲到先罰三杯。」其中一個叫做璐璐的女孩很直接的就開口說
道。

  「對吼,妳不說我們都忘了,要罰三杯!」小琦也跟著起鬨道。

  看著小顏不表態,我就知道這三杯酒肯定是跑不掉了,於是便拿起杯子開了一
瓶海尼根,接連的三杯下肚。

  「哇!好好好,繼續唱,咦!我的歌來了!」聽見螢幕撥放著前奏的可兒很快
的從小琦手中搶過了麥克風。

  「站在十字路的交點,該怎麼走,我卻只想回頭。」小琦唱著孫燕姿的雨天。
  
  「除了你給的傘,我再也沒有別的藉口,去擁有你的什麼。」

  小琦的歌聲還算不錯,只是沒有什麼技巧所以聽起來有時候顯得有點突兀,我
看著那個叫做小雨的女生,從剛才到現在就沒說過半句話,一直安靜的坐在那兒。

  燈光有點昏暗,我實在沒辦法很仔細的看清楚小雨的長相,不過她那梳理整齊
黝黑的馬尾,卻很明顯的落在她的肩旁,吸引著我的目光。

  當我仔細的打量著她時,可兒突然擠到了我身邊來,讓我回過神來看了她一眼


  「嘿嘿,位置借我點歌。」可兒笑道。

  我笑了笑,挪動了一下身體,可兒就這樣側著身體背對著我,專心的在點歌機
上面按來按去。  

  小顏見狀對著我使了個眼色,我看見小顏的表情我就大概明白他的用意了,原
來他看上的女生就是小可。

  我和小顏互換了位置,小顏貼到可兒的背後,對著可兒說道:「點這首點這首
,信樂團的!」「還有那個堅強的理由,伍佰和莫文蔚合唱的。」小顏繼續的說著


  號稱伍佰魂的小顏,出來唱歌又怎麼可能漏掉他的歌呢。

  想當初我們剛組樂團的時候,小顏就是團長,每次團練清一色全是伍佰的歌,
整整這樣玩了三個月,全部的團員都差點沒發瘋。

  「你唱的上去嗎?」小可用一種不信任外加質問的眼神啾著小顏。

  「哈哈哈……。」我看著小可那逗趣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顏滿臉不爽的說道:「小姐,噹很大喔妳,哼!反正不是我要唱的,是我們
家老白。」

  被小顏這麼一說,我才想起我今天來這裡的身分,我差點忘了,我是槍手啊。

  「喔……換你們男生唱了!」小琦的歌才剛唱完,就看見螢幕上的四個大字「
海闊天空」。

  我接過麥克風,清了清喉嚨,便跟著節奏唱了起來。

  「哇!」唱到一半飆高音的時候,那幾個女孩子就開始尖叫了起來。

  我也順勢站到桌面上,一邊唱著,一邊模仿著人家歌手開演唱會時的樣子,伸
出手來朝著座位上的她們一一握手致意。

  小雨雖然沒有跟著她們瞎起鬨,不過也很給面子的當我手伸到她面前時,她輕
輕的將手心搭在我的右手上。

  「謝謝!謝謝!」歌曲結束的同時,我站在桌上不斷的朝著各個方向鞠躬,結
果小顏從我屁股上踹了一腳,害我重心不穩的差點摔了下去,這時候幾個女孩也是
笑的好不愉快。

  接下來幾個女孩又接連的唱了好幾首歌,直到我好奇的開口問道:「小雨怎麼
都不唱?」  

  「我們家小雨可是金口不開的唷。」小琦打趣道。

  「小雨每次和我們出來都不唱的啊。」可兒也說道。

  「唱一首嘛?」我問道。

  小雨搖了搖頭笑道:「我不太會唱歌。」

  「唉唷,在場的誰會唱歌啊,大家都亂唱的嘛,開心就好了啊。」小顏這話一
出口,幾個女孩同時都瞪著小顏說道:「喂!」,但是也惹得小雨笑了出來。

  小顏走了過去拉起小雨的手,把她抓到點歌機旁邊,接著用麥克風說道:「今
天無論如何妳都一定要唱一首,不然妳要罰十杯酒!」

  「好喔!」小琦和璐璐也隨之鬧騰了起來。

  幾個女孩似乎真的都沒有聽過小雨唱歌,所以也十分的期待。

  小雨沒辦法,用著求助的眼神看著小琦、可兒和璐璐,但是從她們奸笑的表情
下,似乎都沒有半點想解救她的意思。

  拗不過眾人的意思,也不想把場面搞冷,小雨只好硬著頭皮答應道:「就一首
喔。」

  「沒問題!」小顏一口就答應道,卻沒想到可兒用力的踢了小顏的屁股後說道
:「誰叫你亂答應的啊!我們本來想讓小雨唱三首的耶!」

  「哈哈。」璐璐和小琦都跟著笑了出來,就連小雨看見可兒她們的舉動,也不
禁露出了一絲笑容。
  
  不一會兒,小雨點好了歌,伴隨著音樂的前奏,我看著螢幕上的字,卻被那道
耳邊傳來的聲音給吸引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卓文宣—愛我好嗎」


  雖然收斂了許多的情感,

  還是洩漏了我的不安,

  於是你開始冷淡,

  我也開始問自己該怎麼辦。

  如果你知道我的遺憾,

  千萬不要在不以為然,

  我的生活已經混亂,

  到處漂流卻始終靠不了岸。

  這是我最後最美最真最心碎的流言,

  愛我好嗎?

  我願意讓傷心再來一遍,

  只要你留一個位置給我,

  哪怕是在你心中,

  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聽見小雨的歌聲。

  衝擊,除了衝擊這兩個字,我實在找不到其他字句可以形容。

  那一股清澈明晰的聲音,彷彿為音樂注入了源源不絕的生命。

  在場的除了我以外,小顏、可兒、璐璐和小琦也幾乎都是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實在是太好聽了,一瞬間整個包廂就像炸了鍋似的,大大小小的呼聲,讓小雨都不
知道該做何回應。

  「小雨妳真的是太可惡了,妳唱得那麼好還騙我們說妳不會唱歌。」可兒嘟著
嘴巴,拽著小雨的手說道。

  小雨很難為情的回道:「我平常真的沒什麼機會唱歌,我真的不太會唱,這首
歌我學了很久呢……。」

  「不管啦,小雨唱的那麼好聽,下次一定要多唱幾首。」小琦說道。

  此時小顏拿起了手機,裝模作樣的在撥電話,可兒看了覺得奇怪,於是便問小
顏:「你打給誰啊?」

  小顏一臉正經的道:「我幫小雨報名超級星光大道啊!她不去比賽太埋沒人才
了吧!」

  此話一出,每個人都笑得東倒西歪,連小雨也忍不住拍了一下小顏道:「別鬧
了啦。」

  「唉唷!不要等下次了,就這次吧,小雨和白哥一起唱。」看見正在撥放先前
小顏點的堅強的理由,可兒直接把另一支麥克風遞給了我。

  只不過這次小雨似乎真的不會唱這首歌,於是最後還是我一個人SOLO完了
整首歌,還意外的搏了個滿堂彩。

  酒過三巡,幾個女孩和小顏又唱了幾首歌後,大家也都玩瘋了,可兒癱在沙發
上面,用著那無辜的眼神東望望西望望。

  此時小琦開口對著小顏說道:「小顏,上次在店裡你不是說你之前也是玩樂團
的嗎?」

  小顏從桌上拿了一根薯條,塞到嘴裡後點了點頭道:「對啊,怎麼?」

  「你有認識會教吉他的朋友嗎?」小琦回道。

  「當然有啊,你身邊就一個啊!」小顏朝著我比了比。

  小琦有點驚訝的說道:「白哥會教吉他?」

  「廢話,老白就是我們之前那樂團的吉他手啊。」小顏笑道。

  「那太好了!」小琦高興道。

  「怎麼?」我好奇的看著小琦。

  「我們家小雨要找個吉他老師,既然白哥會,那就再好不過了啊!」可兒插話
道。

  「喔?怎麼會突然想學吉他?」我看著小雨問道。

  「在學校有參加社團,而且我本來就一直蠻有興趣的……。」小雨答道。

  「原來如此,不過社團的學長們應該都會教啊,不是嗎?」我疑惑道。

  小琦一聽見我提學長,馬上就搶著搭話:「拜託,那些學長一個一個都是色鬼
投胎耶。」

  「對啊,每次都趁著教吉他的時候在小雨身邊亂吃豆腐。」璐璐一臉不屑的接
著說道。

  聽見二女的話,回想起我大學時,似乎好像也是這樣照顧新入社的學妹。

  「這樣啊……。」趕緊撇開剛才那個想法的我回道。

  「可是跟我學,很辛苦喔……我教人比一般的老師嚴格很多。」我思考了一會
兒後,看著小雨說道。

  小雨點了點頭:「沒關係,我是真的想要學的。」

  「那好吧,一星期一節課,一次兩小時,妳看妳什麼時間方便,排出來給我再
決定時間。」我對著小雨說道。

  「嗯,好!」小雨高興的說道。

  於是我和小雨交互留了手機號碼,以便連絡,至於小琦的號碼則是她自己硬把
我手機搶走輸入到裡面去的。

  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也該散場了,於是幾個女孩把東西該帶的帶好後,便
準備各自離去,臨走前小雨還對著我說道:「師父再見!」

  「喂喂喂!什麼師父啊?不就教個吉他怎麼搞得像拜師學拳法似的……。」

  小雨會心一笑後便隨著可兒她們一起離去。

  不過說起來小顏這攤的錢花的也值得了,我剛才在一旁偷聽的結果,他不只要
到了可兒的電話,似乎還約好了下星期要一起去吃飯。

  而我呢,則是賺到了一筆學生的生意,也算可以少喝幾天西北風了。

  只是天知道,這小女孩對於學吉他的興趣,又能維持上多久呢?


  

  ※               ※                ※ 

  When you're gone,
  The pieces of my heart are missing you,
  When you're gone,
  The face I came to know is missing too,
  When you're gone the words I need to hear to always ……

  「喂,你好,哪位?」正在廚房裡面煮著泡麵的我,遠遠就聽見傳來AVIR
L的手機鈴聲,急忙的把火關掉後,跑到房間裡面按下通話鍵。

  電話另一端,先是一陣女孩子的笑聲,接著才答話道:「師父!我是小雨。」

  「喔喔,怎麼了?時間確定好了嗎?還有啊,我說過不要叫我師父,真的是很
不習慣。」我有點彆扭的說道。

  「這樣比較會給人有崇拜感啊,呵呵。」小雨笑道。

  我說這小妮子,腦袋裡面究竟是裝了些什麼啊……。

  「時間已經排出來了,星期二晚上六點之後、或是星期四下午三點以後都可以
。」小雨說道。

  我看了一下桌上壓著的時程表,接著對小雨說道:「嗯,這兩個時段都可以,
除了假日以外這些時候都算是比較冷門的,時間方面你就自己安排吧,看要上幾點
到幾點的,然後再跟我確定一下。」

  小雨在電話另一端道:「太好了,那就明天六點到八點。」

  小雨迅速果斷的就決定了時間,我彷彿有點訝異的頓了下後才回道:「妳明天
就要上了啊?」

  「怎麼了,師父明天有事嗎?」小雨問道。

  我趕緊解釋道:「沒有沒有,我只是沒想到那麼快,以為妳會等到後天或是下
星期才打算開始上課呢。」

  小雨回道:「那就明天囉!」

  「嗯,那明天六點,妳過來FANTASY,在那裡碰面之後,我再帶你去上
課的地方。」我說道。

  「那就先這樣囉,師父明天見!」小雨說完後,我便掛上了電話,這時才想起
我廚房裡頭的泡麵,等我回到廚房後,泡麵早就已經把湯都給吸乾了。

  吃完那和稀飯沒兩樣的泡麵後,披上了外套,發動了機車騎往七賢路的方向。

  走進R&F樂器行,我東翻翻西翻翻後,才從璧架上抽出了兩本合適的吉他入
門教材書,其中一本是包含樂理的。

  以往通常都只是買一本入門彈奏教材而已,但是不知道為何,今天卻連入門樂
理的書都買了下來,我想小雨應該是真的很想學吉他吧,因為我從她電話中的聲音
,我聽得出來那份慾望。

  不管了,反正就先買了,以後怎麼樣,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我將兩本書,放在櫃檯上,坐在裡面的胖老闆老胡抬頭看了我說道:「皓白啊
,最近還好嗎,看你這陣子挺少來我這買書啊?」

  「嗯,還過得去,新學生少,買的機會就少了。」我回應道。

  老胡按了按桌上的電子計算機,接著對我說道:「這兩本,給你打了折扣,算
你三百八就好了。」

  我付過錢,對著老胡點頭表示了謝意,老胡又對我說:「我這還有位置呢,要
不要來我這教課?我給你安排安排。」

  我婉拒了老胡:「我現在還是在成哥那教呢,老實說兩邊有點距離,而且我現
在學生排的課程時間也比較散,怕這麼來回跑會耽誤了。」

  「那沒事,沒事。」老胡對著我揮了揮手。

  雖然我知道老胡是好意,不過現在也不是說嚴重到活不下去的階段,於是也就
不想那麼勉強的趕場,這樣實在是太累了。

  回到家後,我把兩本教材都放進了我的背袋中,看了看錶上時間還早,閒在家
裡也不知道做什麼,乾脆去找小顏吧……。

  
  推開FANTASY的門,裡面的人恣意的踏著舞步扭頭擺臀,一個綁著雷鬼
頭的中年主唱,站在閃光四射的舞台上大聲的嘶吼著,爆發力十足的磁性嗓音,讓
舞池內的男女都紛紛尖叫了起來。

  撥開人潮,我擠到了吧台邊的老位置,跨上高腳椅坐了下來。

  「咦!小白?」還來不及和小顏打招呼,一雙大手就這樣重重搭在我肩膀上。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PISO樂團的鼓手老皮。

  「皮哥最近混得不錯啊……。」我邊笑著邊戳了戳老皮身上那件裝飾誇張的毛
邊皮衣。

  「混個大頭鬼,今天來做場的啦,對了,小白要喝什麼,我請你喝一杯,真的
是他媽好久沒見到你啦。」老皮熱絡的拍了拍我的手臂道。

  我拉著老皮坐到旁邊的位置上,接著和老皮說:「那來杯VODKA LIG
HT吧。」

  「唷,我操你個小白,啥時候變娘們啦?喝什麼VODKA LIGHT。」
「喂!小顏,給我弄兩杯九龍塔來。」老皮對著吧台裡面正在調酒的小顏喊道。

  我對著小顏搖了搖手,示意他千萬別真聽老皮的端出兩杯九龍塔。

  可是小顏似乎早和老皮串通好似的,笑嘻嘻的在裡頭不知道搞什麼花樣。

  不一會兒,小顏就送上了兩大只生啤酒杯,我一看就知道完蛋了,這……不就
九龍塔的陣勢嘛!

  九龍塔,是小顏自個兒發明的一種調酒,從名字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是由九種
不同的酒混在一起而成的,而每個酒的比例還不太一樣,從大口暢飲的生啤酒杯到
一口就乾的SHOOTER杯都派上了用場,總共加起來剛好九杯;接著小杯的放
到大杯的裡面去,就這樣放到最後變成一杯。

  這時候我想跑也跑不掉了,才想到小顏和老皮都是鼓手出身啊,難怪同類相挺
嘛,他媽的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進退不得的我,就這樣被老皮半推半就的硬是灌下了那杯九龍塔。

  那股辛辣嗆口的感覺瞬間從鼻間竄了上來,讓我忍不住輕咳了幾聲。

  看著老皮毫不為意的栽完整杯酒,這才開口對著我說道:「怎麼樣?一杯就不
行啦?」

  我搖了搖頭回答:「很久沒喝烈酒了,實在受不了。」小顏和老皮同時都哈哈
大笑了起來。

  「對了,你們之前不是都在KINGER駐場的嗎?怎麼會跑來這?」我開口
問道。

  老皮說道:「成哥拜託我們過來串串場,我們當然是義無反顧啊。」

  「原來是這樣。」

  「說真的,你可是成哥教出來最好的一個,我就想不懂你怎麼突然說不玩就不
玩了呢?」老皮看著我道。

  小顏聽見老皮的話,硬是伸出手猛然拉了老皮的袖口一把,並且對著他使了個
眼色。

  我見狀站起身來拍了拍小顏笑道:「別這樣,沒事,我先走了。」

  「喂,小白,等等就換我們團上台啦,不留下來看看嗎?」老皮喊道。

  我揮了揮手道:「不了,我頭有點暈,想先回去休息了。」話說完後,我就朝
著人群的方向離去。

  「嘿,你這小子,真是……。」老皮還準備開口消遣我時,小顏就止住了老皮
的話:「馬的,你還故意在他面前談那事情。」

  老皮一臉無辜樣:「我就真的搞不懂啊。」

  「唉,算了算了,我就把事情跟你說吧,不過你可別又大嘴巴到處去說啊。」
小顏指著老皮道。

  「你還記得夏雪吧?我們樂團之前那個女主唱。」小顏對著老皮問道。

  「喔,我知道,就那個眼睛很大綁個馬尾那女孩不是?」

  「是啊,那時候從我們開始走創作團之後,老白就寫了不少歌,後來……」


  ※               ※                ※


  


  『你們好,我叫夏雪,我是新來的主唱,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超正的,正妹耶!』



  『小白,可不可以順便也教我吉他?』
  『喔?好啊……』



  『你們看,我把這首歌的詞填上了!』
  『不過樂理的東西對我而言還是太難了啦。』



  『這邊降個KEY我覺得唱起來感覺會更好一點。』 
  『嗯,這首歌這樣聽起來好很多……。』



  『今年我們一定可以拿到音樂祭冠軍的!』



  『哈哈……快點上來啊,這個雲霄飛車超刺激的。』
  『小顏,你這個膽小鬼!』



  『我戴這個顏色的墨鏡好看嗎?』



  『今年度流行音樂祭的冠軍是——K’S樂團!』
  『我們歡迎K’S的主唱夏雪,和所有K’S的團員一起上台領獎。』
  『謝謝大家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的!』



  『這首歌這邊要改掉比較好。』
  『聽起來好像怪怪的,是嗎?』



  『我是主唱耶!這樣有的歌根本就不符合我的風格。』
  『不要再吵了好嗎?』
    


  『對不起,我要退團。』
  『有唱片公司願意替我發片。』
  『我已經答應和天綺公司簽約了。』



  『小白,夏雪跟的那團SWEEK,聽說出專輯了。』
  『而且裡面,好幾首都是我們寫的歌,只是被改過詞和一點點旋律。』

  

  『弔念吧,我們死去的友誼和熱情。』
  『……』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那一幕幕的畫面,就像放映機一樣,不斷的播送著。

  即使我不想去想它,但是我卻沒有辦法停止它。

  夏雪,是家喻戶曉的新興偶像樂團SWEEK的主唱。

  而我們,卻還在原地。

  享受著被背叛的感覺。

  原地。

  於是,我選擇了放棄。



  ※                 ※              ※   
                         

  叭叭——叭。
  
  中山路上的車潮,往來間行駛著,我站在FANTASY的門口等了約五分鐘
,看了看手錶,已經是六點零五分了。

  小雨怎麼到現在還沒來?會不會出了什麼事情了?我在心裡面想著。

  突然間,我的背後有雙手輕輕的拍了我一下,「嘿!師父不好意思,沒趕上車
,所以遲到了。」

  我回過頭去看著小雨,笑了笑:「沒關係,我也剛到沒多久。」

  「走吧,我帶你過去團練室。」我說道。

  小雨點了點頭回道:「嗯。」

  FANTASY的老闆成哥,原本是個家族企業的小開,不過因為喜歡音樂,
所以一直都希望能夠走上這一行業,不過要在演藝圈生存又何其簡單,所以到最後
他一直都沒有能夠成功,於是開了這間MUSIC PUB,也在表演舞台後面加
蓋了好幾間的團練室。

  而成哥也是我的音樂啟蒙老師,所以平時,我也是都在這裡教學生的。

  因為離FANTASY開門的時間還有將近一個小時,所以我拿鑰匙打開防火
巷的後門,帶著小雨走了進去,只是沒想到裡面早已經有人在團練了。

  我透過房間門口的玻璃望進去,原來是亦軒那群小鬼。

  坐在後面櫃檯的阿立看見我,也對著我打了聲招呼道:「小白,你今天有課啊
?」

  我點了點頭回道:「嗯,有個新學生,對了,以後每個星期四的六到八點,都
幫我把位置留一下。」

  「好,沒問題,亦軒他們在一號室,小白你就去二號那間吧。」阿立一面寫著
手中的筆記本,一面對我說道。

  帶著小雨進去二號室,順便將那天買的吉他譜交給小雨後,便從最初階的東西
,開始解說起來。

  「學吉他,沒有什麼訣竅,苦練、苦練、再苦練,如果沒有毅力,是絕對學不
好的。」我對著小雨說道。

  「所以,從最基本的音階,一定要能夠練到完全熟練,這是最基礎的基本功,
所以你現在看我彈一次,然後跟著照彈一次。」

  小雨在學校大概是有被學長教過一些,所以基本的姿勢和手法,她學習起來也
相當的快,只不過對於我的要求來說,還是差了很多。

  當我正在一邊看著小雨練習爬音階,一面指導著她哪裡有錯誤的時候,門外突
然間有人敲了敲門。

  我朝外面望去,原來是亦軒,於是我對著小雨說道:「妳先自己從頭練習一次
,我到外面去一下。」

  小雨抬頭看著我,點了點頭後,又繼續低頭練習著。

  「幹麻?」我走出團練室外,看見亦軒,伸手戳了他肚子一下。

  亦軒也不干示弱的回敬了我一下,只看見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撫摸著被對方戳中
的位置。

  「新來的喔?」亦軒邪邪的笑了一下。

  「你別亂來喔。」我回道。

  「白哥,你的學生嘛,我哪敢啊。」亦軒裝模作樣的對著我說道。

  和亦軒在門外聊了一會兒,全是沒什麼營養的話題,於是我便回去房間裡頭繼
續看著小雨練習。

  很快的兩個小時就過去了,下了課之後,我交代了小雨一些回去應該要加強練
習的地方,之後便送小雨去捷運站搭車回去。




  ※               ※                ※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小雨學習的速度,老實說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甚至很
多比她早學的男孩子都比不上她。

  雖然只是一些基礎的和弦和彈奏指法,但是每個禮拜我見到她的時候,總是都
有相當大的進步。

  而且除了平時我替她上課的日子外,小雨有時候下了課沒事就會跑來這裡自己
練習,而且很快的就和阿立他們那群在那顧店的人混熟了。

  「師父!」小雨剛進教室就對著我喊道。

  「拜託妳,不要老是叫我師父啦……。」我苦笑道。

  「叫師父這樣比較尊重啊。」小雨說道。

  小雨整天的叫我師父,拗不過她的我,心想就乾脆認了算了,於是我對著小雨
說道:「妳真的想我當你的師父?」

  「嗯!」小雨一臉認真的回道。

  「唉……那好吧,那以後妳要聽我的話,不然我就跟你斷絕師徒關係。」我半
認真半開玩笑的對著小雨說道。

  小雨也很配合的答腔道:「徒兒遵命。」

  在一陣笑鬧過後,小雨才開口說:「琦琦說我們要組一個樂團呢!」

  「組樂團?」我看著小雨。

  小雨朝著我點了點頭回道:「對啊,我們想組個都是女生的樂團,況且我們都
是熱音社的,到時候學校的活動我們社團要去表演呢。」

  「我勸你不要。」我回道。

  「啊?為什麼?」小雨看著我道。

  我沉默了一會兒後回道:「好吧,那讓你自己決定,我只問妳,妳是為了組樂
團,才想學吉他的嗎?」

  小雨搖了搖頭,接著答道:「我是本來就很想學吉他的,所以才會和琦琦她們
一起加入熱音社的。」

  我回道:「如果你加入了樂團,你勢必很多時間都得抽出來用在那上面,包括
團練,還有私下要去練那些的曲子,只會讓你多花很多時間,卻沒有辦法明顯的進
步,我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好辦法。」

  「不過,我只是盡我的義務告訴妳,決定權還是在妳身上。」我接著說道。

  「嗯……我知道了。」小雨回道。
  
  後來,小雨並沒有和她們組樂團,這期間小顏幾次和我提起琦琦她們似乎很不
高興我這樣做,但是還是尊重小雨的決定。

  「這小雨真不簡單,能夠讓妳這樣教幾個月還不會煩。」我坐在叭台前面喝著
酒時,小顏對著我說道。

  我笑了笑回道:「她很不錯,我從來沒看過比她練的還勤的學生,而且學東西
又快。」

  「可是這樣練,一定很辛苦又很無聊。」小顏說道。

  「我也知道,可是我不想像其他人那樣亂教,算了,最近我也有打算讓她練一
些比較簡單的歌曲,這樣總可以了吧。」我說道。

  「別問我,不干我的事,那可是你徒弟喔。」小顏笑道。



  於是後來的課程,我就開始讓小雨練一些歌,在搭配其中不同的彈奏方式繼續
的教她,我從來沒有改變過我的教學方式,可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會聽了
小顏的意見。

  「今天我教妳推弦的部分。」小雨剛換了一組新弦,於是我等她將吉他調好音
之後,才開始說道。

  「推弦大致可以分成單弦推弦、雙弦推弦兩種,而單弦推弦的演奏方式可以把
他分解成撥弦與推弦兩個要素,而我們可以按需要的弦律,重複組合這兩種要素,
妳現在看我彈一次。」我拿著吉他,和小雨解釋著推弦的方法。

  「這是最基本的推弦技巧,手部的動作是撥弦和推弦同時進行,常用在樂句的
結尾或是用來推高氣勢,藍調與搖滾樂中常連續使用這樣的技巧,妳試試看。」我
停下手上的動作,對著小雨說道。

  當小雨照著我說的方式彈奏一段後,我說道:「不錯,彈的很好,可是這個地
方還是要注意一下,剛剛上去的力量可以稍微在大一點點。」

  「這種方法,妳看這首歌裡面就有運用到很多。」我翻了下樂譜,彈奏了其中
的一首歌給小雨聽。

  「嗯。」小雨邊聽邊回道。

  「好了,妳先自己練習看看我剛才教妳的這幾種方法。」



  接連幾個月下來,剛好又是暑假的期間,小雨在擁有更多充裕的時間下,已經
把東西學的差不多了,就連樂理的部分也學了不少。

  有一天,小雨和我在外面吃飯的時候,突然對我問道:「師父,聽說你住的那
邊是不是有房間要出租啊?」

  我好奇又訝異的看著小雨,奇怪她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問題,再者,她又怎麼
會知道我住的那間公寓,房東正在出租另外一間房。

  後來在小雨的解釋下,我才知道原來是小顏告訴她的。

  只是小顏告訴她這事情又是為什麼,我還是想不懂,再三的追問下,才明白,
原來小雨今年沒有抽到宿舍的床位,所以必須搬到外面來住,後來才從小顏那邊知
道了這件事情。

  「不行。」我一口就回絕了小雨。

  「師父!為什麼不行?」小雨有點生氣的說道。

  「反正就是不行啦,我不習慣和女生一起住。」我說道。

  小雨瞪著我說道:「拜託,我是女生我都不怕了,難道你怕我啊?」

  我為難的回道:「這不是我怕你也不是你怕我的問題,而是……反正不行就對
了。」

  小雨見硬的不行就改軟的對著我拗道:「師父啊……拜託嘛。」

  「總而言之,就是不行。」我還是很堅持的回道,雖然看著小雨的神情,真的
會讓男人有一種把持不住的感覺,但是我還是忍下了。

  「哼,房子又不是你的,我等下就去找那個房東阿姨。」小雨說道。  

  這時候我才想到,對啊,這房子確實不是我的啊,小雨她要真這樣做,我也拿
她沒輒。

  「好啦好啦,我答應妳啦。」想到這裡,我的態度也只好軟化了下來。

  「那就這樣說定囉,師父你要幫我搬家唷。」小雨高興的叫道。

  我還能說不嗎?我無奈的笑著。

  三天後,小雨果然搬了進來,我替她把行李從一樓搬上了四樓的房間,原本我
還以為會有什麼桌子床鋪的大東西,沒想到只是兩個行李箱,外加一張小茶几和小
椅子而已,這點倒是讓我鬆了一口氣。

  房東阿姨帶著小雨介紹房間裡面的東西時,還交代我千萬不可以欺負小雨,拜
託,她不要來搞我就萬幸了,我哪敢啊。

  屋子裡面的兩個房間是私人的,而外面的一間浴室、廚房和客廳則是共用的,
之前原本一直都是一個男大學生和我一起住,只是後來畢業之後就搬走了。

  小雨很滿意的看了新家的環境後,便走回自己的房間將她行李箱裡面的東西給
整理出來擺放好。

  忙完之後,小雨也流了滿身大汗,雖然屋內有冷氣,但是水電部份是要自付的
,所以平時我也很少在開。

  因此小雨便先去洗了個澡,我則是坐在客廳裡面看著電視頻道正在撥放的節目


  不一會兒,小雨就從浴室中走了出來,我回頭一看,湊巧撇見小雨包裹著浴袍
,一頭亮麗的長髮散落在肩上,走進了她的房間中。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的天,這樣下去,我看不出三個月我的定力肯定比少
林寺那些方丈修練的還要高。

  離暑假結束還有兩個多星期的時間,當小雨搬來之後,我就很少再帶小雨去F
ANTASY那裡練琴了,因為每天在家光被她纏著教吉他我就已經快崩潰了。

  那天小雨跑進我的房間裡面,我正在上網下載一些吉他樂譜,小雨看見我房間
的牆腳邊擺著許多的樂器,她很好奇的走往那裡東摸摸西看看。

  當我列印好我要的東西之後,回過頭一看就看見小雨正拿著一把透明琴身的吉
他撥弄著,當下我馬上就脫口大聲罵道:「妳幹嘛!誰叫妳碰它的!」

  小雨被我的大吼聲嚇到了,她站在原地望著我,而我則是怒氣沖沖的走向她,
將她手中的那把吉他一把搶過,放回到原先的位置上。

  我看見小雨哭了,她的臉頰流下了一絲淚痕,頭也不回的就跑出了我房間。

  我望著那把吉他,但我的心卻始終無法平復下來。

  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走出房門,來到小雨的房間
門口。

  扣扣,我輕敲了下門,沒有人回應。

  「小雨,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再次的敲了門,靠著門縫說道。

  只是房間內依舊是安靜的一片,無人回應。

  「小雨,真的對不起,我……。」我下意識的轉動了門把,沒想到竟然沒有上
鎖,我推開了房門,裡面散了一地的衛生紙和琴譜,但是卻沒有小雨的蹤影。

  我看著手錶,已經十二點多,小雨這時間會跑到哪裡去了?

  「您的電話已經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留言,如不留言請……。」我打
了通電話給小雨,但是她的手機卻是語音信箱。

  我走回房間,拿起桌面上的鑰匙之後,朝著門外走去。

  我騎著車,繞遍了附近的公園、店家,完全沒有看到小雨的身影,就這樣漫無
目的的在街上找了一個多小時……。




  「原來……那…那把吉他,是……是那個……夏雪的。」小雨醉醺醺的坐在吧
台前面說道。

  「哼!就……就算是,那……他幹麻罵我!小顏,你說!對……不對!」小雨
拉著小顏的衣服說道。

  「小雨啊,妳喝醉了啦,我先送妳回去好不好?不然妳這樣等下回去的話很危
險呢。」小顏看著小雨喝醉的模樣,不斷的對著小雨說道。

  「我……不要回去!」

  「好好好,那我叫妳師父來帶你回去好不好?」小顏像是哄小孩子般的遷就著
小雨說道。

  小雨瞪了小顏一眼道:「我不要,他……罵我!」

  小顏被小雨搞得是一個頭兩個大,「小雨!」我剛走進FANTASY,遠遠
就看到她和小顏兩個人在吧台那邊,我連忙走了過去。

  小顏看到我,連忙把小雨丟給我,繼續的忙著手邊的工作接著對著我說道:「
老白,你自己看你幹的好事,你自己想辦法解決,我可不幫你擦屁股。」

  我扶著小雨,對著她說道:「小雨,不會喝酒怎麼還喝那麼多。」

  「要你管,你去找你的……夏雪。」小雨撥開了我的手後趴在吧台上面開始咳
嗽了起來。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對你兇的,我保證以後不會再這樣子。」我拍了
拍小雨的背。

  小雨輕哼了一聲。

  「走吧,我先帶妳回去好嗎?」我扶起小雨,讓她一隻手能搭在我的肩膀上,
這時候小雨已經醉得連走路都歪歪斜斜的,一不小心似乎被舞台旁邊的台階絆了一
下,她整個人的重心忽然間向旁邊猛然一傾,我連忙抱住小雨,就這麼一攬,她整
個人就倒在我的胸前。

  「小雨妳沒事吧?」我低下頭看著小雨問道。

  「你……。」小雨話剛出口,接著就是一陣作嘔,果不其然,我得到了報應。

  
  站在浴室裡面,我來回的搓洗著幾件被小雨吐的到處都是的上衣和褲子,其中
除了我的衣服之外,還有小雨的上衣,這可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替女人洗衣服,之後
便將它們放到脫水機裡面擰乾,才掛晾在陽台外頭。

  小雨這時候早已經在房間裡面睡的昏昏沉沉了,而我看了看時間也三點多了,
才將她房間地上的那些衛生紙和琴譜給整理好,看見小雨睡著的樣子,腦海中又忍
不住浮現起剛才替她換衣服的那個畫面。

  幸好我這陣子被小雨訓練得定力還算夠,不然恐怕這下不出事也難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很快的我也進入了夢鄉。


  ※               ※                ※


  「啊——!」

  隔天一大早,不是公雞叫醒我,更不是鬧鐘吵醒我,而是小雨的尖叫聲驚醒我
的。

  我頂著惺忪的睡眼,走到小雨的房間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見小雨坐在床緣
,身上包著棉被,一看到我就對著我問道:「你昨天對我做了什麼事!」

  「啊?」一大清早就被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弄得我迷糊中也清醒了過來。

  小雨放下棉被,指著自己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對著我質問道:「這不是我的衣
服,為什麼會穿在我身上!」

  我這下子才搞懂小雨是在叫些什麼,我解釋道:「昨天妳喝的爛醉,還吐的我
全身,妳自己的衣服也沾的到處都是,我要是不幫妳把衣服換下來,妳的棉被和床
單不就全完蛋了?再說我也不知道妳的衣服擺在哪裡,所以我就乾脆先拿我的T恤
給妳穿著。」

  「那……你不是全看光了。」小雨小聲的說道。

  「喂!別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不好,我已經很努力的閉上眼睛了,可是看
不到我根本沒辦法替妳穿上,所以還是有不小心的看到一點點。」我尷尬的回應道


  見小雨沒再說話,我又接著說:「昨天的事情,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師父,謝謝你。」小雨此時才露出笑容,對著我說道。

  「謝謝我?」我被小雨搞糊塗了。

  「謝謝你昨天送我回來,還有不好意思吐了你一身。」小雨露出了舌頭,俏皮
的回答道。

  「喔,沒事啦,對了,妳的衣服我替妳洗好了,就晾在陽台上,等乾了妳再去
收下來吧。」我說道。

  「謝謝師父。」小雨這時才又躺了下來,摟著棉被望著我說道。

  我退出了小雨的房間,真是的一大早就被挖起床,算了,也有點餓,乾脆弄點
早餐來吃好了。

  我走到廚房裡面,烤了幾片土司,接著又煎了火腿和蛋,也順便替小雨做了一
份早餐。

  我把另外一份擱在餐桌上後,走到小雨的房門前敲了敲門道:「小雨,餓的話
廚房桌上有火腿蛋土司,可以拿去吃。」

  「嗯,好,謝謝師父。」從房間裡面小聲的傳來了回應。

  我咬著我的土司,邊吃邊走回了我的房間。


  在這件事情過後,原本時常在外面吃飯的小雨,開始常常喜歡買東西回來,然
後抓著我一起煮飯來吃,至於小雨的吉他,也一直持續的不斷在進步,甚至現在已
經可以自己寫出一些簡單的曲子了。

  只不過開學之後小雨白天總是不在家,而晚上我則要常常去FANTASY旁
邊的團練教室裡頭教課,所以碰到小雨的時間基本上也不是太多,只是每當我晚上
回到家時,桌上總有著小雨替我留的飯菜,這點倒是讓我覺得很窩心。

  打從小雨開始搬進來住後,我也就沒收過她學吉他的學費了,因為之前也是迫
不得以,必須要支付那裡的場地費,不過很多人也看得出來,我也是真把小雨當成
自己的徒弟了,才會什麼東西都毫無保留的教給她。

  小雨從開始和我學到現在,也已經快一年了,現在的小雨,我甚至可以說她去
任何一個普通的地下樂團都能是獨當一面的吉他手,加上她是女生的優勢,很多人
自然會把評論她的眼光水準降低很多。

  當然我也不希望她只是頂著這個女生的頭銜,因為世界上有很多女生的吉他手
技術方面比起男生強的比比皆是。

  不過曾經和我提起要組樂團的小雨現在卻似乎對於樂團毫無興趣一般,有好幾
個在FANTASY新進的樂團都曾經和小雨提出過邀約而且全部都是吉他兼主唱
的大位,可是聽說全被她給拒絕了。

  但是很快的我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小雨心裡面真正的想法。

  原來她一直很想能夠展現自己的才華,只是她怕我又像當初一樣否定她。


  「師父師父!」我坐在沙發前面看著電視時,小雨背著她的電吉他跳到沙發上
面來,蹲在我旁邊叫道。

  「怎麼了?」我一邊咬著魷魚絲,轉過頭看著小雨問道。

  「師父啊,你看。」小雨從背後拿出一張廣告宣傳單,遞到我的面前來。

  我盯著上面印的大字樣緩緩唸道:「第一屆網路創作歌手徵選大賽。」

  我看了看小雨,她正竊笑著,於是我對著她說道:「妳想參加?」

  「是啊,你看,第一名有機會可以和唱片公司簽約出唱片呢。」小雨彷彿像是
早就得了第一名般的幻想著。

  「這樣啊……。」我思考了一會兒,接著我看著小雨再次的問道:「妳真的想
去比?」

  「嗯!」小雨猛然的點著頭。  
  
  「好。」我回道,因為我也想看看小雨究竟能夠拿出什麼樣的成績出來。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6170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音樂|愛情|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osa79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開業大吉嗎?... 後一篇:【音樂愛情故事】You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