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誰還記得反共的先行者鄧澤如?

作者:九無居士│2024-06-18 20:47:05│巴幣:0│人氣:26
今天是2024年6月18日,為反共歷史上重要的一天。

也許對現在國民黨及大部份台灣人來說這只是普通的一天,

但對一百年前的國民黨人這一天標誌著吹響反共的號角!

因為就在這天第一屆中央執行委員會會議中央監察委員會對加入國民黨的共產黨人提出彈劾。

而象徵聯俄容共開始的孫文越飛宣言也才只過一年多,

可見所謂聯俄容共從開始就注定同床異夢。

雖說明年的西山會議才是反共右派對聯俄容共不滿的轉捩點,

但直到1927年清黨前蔣介石對聯俄容共態度都蠻曖昧的,

即便他在1923年赴蘇聯考察就曾對共產黨有過認識和疑慮,

可是認真來講這只能說是「疑共」而非「反共」;

這就跟奧本海默頂多不支持反共但不能說他舔共是一樣道理。

所以最早提出要反共的中央監察委員會常務委員的鄧澤如堪稱反共的先行者!


那麼在百年後的今天紀念這件事有意義嗎?

絕對有!

對國民黨歷史稍微關心的人應該知道今年也是123自由日70周年紀念,

但每次看到世界自由民主聯盟中華民國總會的場合出席的幾乎都是舔共藍委就讓我感到錯亂。

不說那個號稱「一萬四千個證人」其實有不少都是被迫刺青「反共抗俄」的,

何況當年紀念的所謂反共義士早就在1991年那起撕票案後跌落神壇,

所以這個具有反共意義的123自由日現在怎麼看都像齣黑色喜劇。


那麼如果要在歷史上選一天作為反共紀念日除了今天還有哪一天適合呢?

是1927年4月12日國民黨發起「清黨」行動的那一天呢?

還是1936年11月25日簽訂《反共產國際協定》的那一天呢?

還是1989年6月4日那一天或是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的那一天呢?

總覺得以上這些日子選作反共紀念日都好像有點怪怪的,

言歸正傳,我之前也曾被「反共不反中」這句話給唬過;

但站在現實層面不得不承認這只是安撫用的場面話,實際做不到。

因為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要不然我們也可以說二戰時日本和德國平民是無辜的。


我們要反抗軍國主義不反日,反抗納粹黨不反德;

這也太天真哪有可能做得到!

以中共的認知,你讓牠不爽就是辱華就是反中就是台獨!

反共就是反中的幌子,你要證明你不是罔顧中華民族根本利益及兩岸同胞福祉除非你放棄台灣身份證,

否則別說是五月天、蔡依林、小S、陳建州、李立群、馮淬帆……就算是黃安、劉樂妍、方芳、蕭敬騰、歐陽娜娜、鍾明軒……也都是台獨!

要不然就是得像王晶所說的當著台灣人的面,在微博上大聲說出來,我支持祖國統一,台灣是中國的,你才能繼續在中國混飯吃。

不過那些台灣舔共藝人應該都無所謂,就算以後台灣真的被統了牠們也早就賺飽飽了!

就跟某位輸不起的徐姓過氣藝人一樣拍拍屁股走人搬回加拿大就好,反正「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嘛!

認清現實吧!

蔣經國和李登輝這兩位已故前總統和台獨先行者史明阿公都是我尊敬的人物。

一個是主張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華統派,

一個是主張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華獨派,

一個是主張台灣仍在中華民國殖民統治的台獨派,

他們三人所做過的跟現在民進黨所做的,其實是殊途同歸。

那就是反共!

再進一步說蔣經國、李登輝、史明三人早年都曾懷抱著共產黨的理想,後來都反共。

這不就證明了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殊途的起點就算相隔再遠但最後都可以同歸在反共的大框架下。不是嗎?

因此憑什麼綠色的「台灣獨立派」與藍色的「中華民國派」不能團結一起反共?

我知道一定會有聲音說:反共就只不過執政黨藉國家安全之名實施白色恐怖或是綠色恐怖,藍綠一家親啦!

確實反共就跟自由一樣是雙面刃,用不好的話會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但是反共會有今天這樣並不光彩的歷史脈絡我也只能說是成也國民黨、敗也國民黨。

當初老蔣高舉反共大旗高唱民主自由,自詡為自由中國反對專制中國,的確為反共前哨阻擋了赤色入侵。


但又因為出自於老蔣鞏固個人權利的私心,頒布名為反共實為剷除異己的「懲治叛亂條例」和「檢肅匪諜條例」;

白色恐怖那些事我這裡就不浪費筆墨多加敘述了。

國民黨現在讓人看不起就是老共打你一巴掌,你還把另一邊臉給牠打,難怪連小粉紅都看不起!笑國民黨是去要飯的。

台灣人要搞清楚,不管你舔共還是反共或是台獨,大家都在一條船上,飛彈不會因爲你親中飛彈就自動轉向。

那些罵民進黨要消滅中華民國、中華民國要亡了的人,做的卻是配合中國共產黨消滅中華民國不是嗎?

不然為啥在那邊擋軍購、擋國產自製武器,甚至還在說不要挑釁中共或者要簽和平協議等;

難道民進黨主政的中華民國就不是中華民國了嗎?

至於罵民進黨是綠共或民進黨官員有很多親人也賺中國錢所以民進黨也舔共這說法就更好笑了!

照這邏輯那諸葛亮允許蜀錦行銷於曹魏那諸葛亮豈不就是舔魏了哈哈!

民進黨可以站著一邊賺中國錢還可以一邊罵共產黨這才叫本事。那為何要學國民黨跪下去舔?

國民黨不要想說現在立法院席次還有縣市長席次是藍營多數就以為多數台灣人舔共!

投藍的票中大部份還是反共的,紅統派在台灣除了愛國同心會、統促黨和新黨外幾乎沒市場。

所以不要再講92共識了,92共識就是死路一條,越抱越死,


92共識從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親自定調的那刻起就沒轉圜餘地了,

不要說李登輝都不承認九二共識了;

連辜汪會談的主角辜振甫都說過:既然各自的定義不同,那就代表不是共識啊!

這些藍白還繼續硬拗「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做什麼?

國民黨不要忘了台灣最大黨就是討厭共產黨啊!

唯有反共才能把華統派、華獨派、台獨派這三股寶島上最大勢力給集結在一起。

反共絕對不是仇恨,也不是政治攻防,而是透過實證與思辯後,發現馬列毛主義的謬誤與不可行。

也就是理性思維的結果,而不是膝蓋式的無腦反應。

然而,由於最近幾年左膠刻意帶風向加上親中媒體和網紅的包裝;

張牙舞爪的紅統派卻變成了被反共剝奪言論自由的可憐受害者。

那些反對反共的人,聲稱他們是保護自由價值觀,最終卻破壞了它們。

經過左膠的偷梁換柱、指鹿為馬,指責民進黨反共是獵巫成為一種遏制方式,

壓制紅統派不喜歡的意識型態,從而使反共主義的圖騰變成了台灣政治的緊箍咒。

這個緊箍咒阻止人們去細查那些中國刻意隱瞞的骯髒事,並讓台灣人認為劉曉波、李明哲和黃之鋒都是多管閒事活該被關。

台灣從未受到中共的威脅,真正的敵人是萬惡的美利堅帝國。

會有以上想法就代表你已經被紅統派的意識形態給滲透和顛覆了!

我曾在這篇文章提過中共顛覆台灣跟當年蘇聯祕密顛覆西方如出一轍↓



貝茲梅諾夫(Yuri Bezmenov)曾提出顛覆分成四階段:

第一階段→動搖士氣(demoralization),造成敵對國家的文化頹廢、士氣低落。

第二階段→動盪體系(destabilization),造成該國的社會動盪。

第三階段→關鍵轉折(crisis),製造危機,而危機將造成三種可能的局面:內戰、革命或者外敵入侵。

最後,共產黨將開始第四個階段→正常化(normalization),即趁機奪權,進而「維穩」,建成一黨制獨裁國家。

看看現在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模式的香港,可以說已經進入第四階段!到了這時溫水已煮沸把青蛙給煮熟徹底沒救了!

香港雖然可憐但我不會同情他們,

俗話說的好:「拒絕參與政治的懲罰之一,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


其實香港過去有的是機會可以拒絕一國兩制但他們都錯過了!

像是推行「楊慕琦計劃」時如果港人對政治很熱衷要求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的事務。

像是聯合國在1960年通過第1514號決議時如果港人要求自決。

像是1960年代至1970年代中國政局不穩時如果港人要求趁機推行民主政制改革。

像是前途談判中鄧小平公開指出「沒有三腳櫈」時如果港人大聲嗆聲反駁。

像是英方提出「以主權換治權」的構想時如果港人力挺。

像是中共準備主權移交後取消彭定康的改革時如果港人高喊「Over my dead body」。

那麼香港也不至於淪落到今天啊!

那台灣呢?

還好威權時代有郭雨新、彭明敏、邱永漢、黃信介、魏廷朝、黃文雄、鄭自才、江鵬堅、許信良、鄭南榕等愛台灣的鬥士來爭取自由民主,

以上任何一位民主前賢都屌打那位有香港民主之父之稱的香港民主黨創始人李柱銘。

但一海之隔的我們目前應處於第二接近第三階段,

若台灣人不能在「正常化」階段前撥亂反正的話,那亞洲民主燈塔就會完蛋!


前羅馬尼亞秘密警察負責人佩斯巴(Ion Mihai Pacepa)也曾提出「謠言」戰(disinformation)的策略。

他強調,謠言戰的目的是改變民眾看問題的認知,心理被改造之後,一個人即使面對真相也無法理解、無法接受;成為「有用的傻瓜」。

看看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兵敗如山倒的其中之一原因就是如此。

老舍、傅雷、陳夢家、周作人、趙九章、姚桐斌、蕭光琰、錢海岳、吳晗、陳寅恪、顏福慶、梁思成、豐子愷、束星北、許寶騄、熊十力、竺可楨、葉企蓀、饒毓泰、謝家榮、曾昭掄⋯⋯

上述這些人哪個不是一流學術人才?

但在眷戀故土的情懷作祟,又對中共抱有希望和幻想,最終拒絕跟隨蔣介石赴台。下場就是Netflix《三體》第一集的前5分鐘劇情!


打的有點累了,說個笑話:

有四個人走在路上看到一坨狗大便,

第一個人看了看,就說:是狗屎。

第二個人不信,拿起來又捏又聞,才說:喔!真的是狗屎。

第三個人還是不信,抓了一把吃下去:幹!果然是狗屎!

第四個人閃得遠遠的,卻大聲地說:不不不!那不是狗屎,你們大家快都吃了。

有人看了就知道是屎,有人非要摸一摸吃下去才知道是屎,還有人自己完全不碰,卻要別人去吃屎。

在台灣會有後三種人,只能說他們不是邪惡就是愚蠢,因為就連中共體制內享受過特權的紅三代都有腦袋清楚的反共者了。

還會自認為自己重歸祖國懷抱後是中國的「趙家人」,這不是智障,那什麼才是智障!

更具體地說共產黨就像個老鼠會,

其手法概念類似龐式騙局,先畫大餅跟福利拐進來,被困住之後再滿滿的宰殺,先讓馬雲、馬化騰、王健林、柳傳志等一部份人富起來等他們沒用的一天就可以宰了!


這就是鄧小平為什麼要提出「韜光養晦」,這樣才能惦惦吃三碗公。

可惜,那時的知識份子,乃至當今的高學歷台灣人有多少能如王國維、徐志摩、胡適、傅斯年般睿智,能清醒地認清共產黨的真面目呢?

台灣過去有政戰體系,在兩蔣時代基本強化對國家的向心力,雖然對台灣人不全是好事,至少在中共的瘋狂宣傳下能抵抗。

但如今看看你身邊的年輕人是不是很少刷西瓜視頻、小紅書、抖音?是不是沒吃過螺獅粉、魔芋爽、肉夾饃?

如果答案是否,

就代表「Demoralization」在台灣非常成功!

中共的統戰意識形態披著開放、進步、人權的羊皮,早就在一步步侵蝕台灣的新生代。

容我再強調一次,台灣現在必須要有「料敵從寬、禦敵從嚴」的反共超前部署思考。我準備給人家罵在復辟「麥卡錫主義」也無所謂!

2020年7月23日美國前國務卿龐培歐發表《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其實就是標誌著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悄然開打!


雖然此次演講被BBC視為開啟第二次冷戰的新鐵幕演講,但我並不完全同意這觀點。

因為第二次冷戰其實早在1995年7月21日的海峽飛彈危機就開始了,只是以前還沒武漢病毒再加上鄧、江、胡都維持了改革開放的一貫性,導致外國人出現經濟逐漸自由,政治開始鬆綁,看合作一下能不能促成政經轉型的錯覺;所以才沒危機感。

第三次世界大戰會是場沒有濃烈硝煙味的戰爭,不用導彈或核武,花得時間有點長但足以動搖一個國家。這就是超限戰!

所謂「上兵伐謀」,

中共只須把製造飛彈的錢直接拿來支付於大外宣網紅搞宣傳,

再加上台灣人愛跟風&貪小便宜的人性弱點,就能造成台灣混亂了!

想想營養午餐、衛生紙、雞蛋、豬肉、口罩、疫苗、快篩⋯⋯這些民生必需品為什麼中天、TVBS、東森這些親中媒體那麼愛操作?

就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嘛!

我之前一直想不通,為什麼都一堆證據數據都攤在他們面前,他們還是堅持平行世界的想法?

是獨裁社會主義鐵拳還沒揍到他自身上嗎?

還是盲目的樂觀,完全沒有警覺中共的思想改造已經全面滲透西方的政治、宗教、經濟?

還是斯德哥爾摩症發作,想重回那段獨裁極權「美好時光」?

還是說其實多數台灣人跟國民黨是裝睡的人叫不醒?

從沒發現最大的問題在於追求的和平不過就是一場夢境而已呢?

歷史也許不會重演,但會押韻。

突然想到陳寅恪1938年寫的詩「殘春」:


無端來此送殘春,一角湖樓獨愴神;

讀史早知今日事,對花還憶去年人。

過江愍度饑難救,棄世君平俗更親;

解識蠻山留我意,赤榴如火綠榕新。

家亡國破此身留,客館春寒卻似秋;

雨裡苦愁花事盡,窗前猶噪雀聲啾。

群心已慣經離亂,孤注方看博死休;

袖手沉吟待天意,可堪空白五分頭。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多讀史,或許不能改變命運,但可知為何有此命運,然後依照這邏輯去推斷敵人下一個動作。

從國共談判史我發覺國民黨目前就是再度處於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窘境。

也就是整個黨被紅統派和政治投機主義的政客綁架。

楊實秋、李正皓、于北辰、鄭佩芬、楊偉中、辛灝年、明居正⋯⋯這些都是華統派,

然而這些反共的國民黨華統派居然一個接一個被迫離開國民黨。

蔣經國在遺囑中曾提到:萬一,余為天年所限,務望我政府與民衆堅守反共復國決策,並望始終一貫積極推行民主憲政建設。

蔣介石年代國民黨主張武力反攻大陸,到蔣經國年代知道軍事實力有差距,但仍然相信自由民主會戰勝專制,所以提倡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將台灣建設成三民主義模範省,用台灣的成就吸引大陸人民歸心,以政治力量反攻取代武力反攻,等待中共倒台再接收大陸。


結果趕走李登輝後的國民黨,對蔣經國路線口是心非,既不反共,也不保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亦已消融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不是背叛,那什麼才是背叛!

胡適曾說過以下一段話:「從前禪宗和尚曾說『菩提達摩東來,只要尋一個不受人惑的人。』我這裡千言萬語,也只是教人一個不受人惑的方法。

被孔丘、朱熹牽著鼻子走,固然不算高明;被馬克思、列寧、史達林牽著鼻子走,也不算好漢。我自己決不想牽著誰的鼻子走。我只希望盡我微薄的能力,教我的少年朋友學一套防身的本領,努力做一個不受人惑的人。」

在胡適的思想深處,始終有一個理念,即自由主義者與共產黨人是格格不入的,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不是共產就應該是徹底的反共,中間決無餘地可資徘徊猶豫。」他拒絕了中共的統戰誘餌。


現在的國民黨好好想想程潛、張治中、黃紹竑、周嘉彬、鄧寶珊、陳銘樞、梅龔彬、蔡廷鍇、蔣光鼐、邵立子、王昆侖、馮友蘭⋯⋯這些歷史上曾舔共的國民黨的下場吧!

這些被中共美麗謊言牽著鼻子走的「國民黨殘渣餘孽」,或許在經歷了鎮壓反革命、土改、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四清、文革⋯⋯血雨腥風後,才明白連黨內之人都可以殘殺迫害的中共,又怎會對黨外之人以及普通百姓心慈手軟?即便是幫助自己之人。

直到死前或許他們才會明白自己所追隨的中共是個怎樣充滿了魔性的黨。而時至今日,這樣的黨仍在利用紅統派禍害台灣人民,而國民黨所謂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也不過是塊遮羞布。

1950年在形容中國政府如何讓百姓與其合作時,美國記者愛德華•亨特(Edward Hunter)首次提出了「洗腦」的概念。


亨特在1920年代被派駐中國當記者,直至中日爆發戰爭後才撤離。他曾親自在眾議院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作證,警告共產黨在宣傳和心理操縱方面的優勢。

而早在1923年冬國民黨第一屆中央執行委員會會議召開的前夕鄧澤如就已把共產黨視作一團象徵中國未來凶兆的漆黑烏雲,他決定直接上書孫中山。請願書極為深謀遠慮,並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共「借國民黨之軀殼,注入共產黨之靈魂。」

儘管上書中,鄧澤如對孫中山留足餘地和面子,只是把矛頭直指鮑羅廷和陳獨秀身上,但就算如此鄧澤如先生仍是國民黨中不可多得的先知。

最後我想說唯有「台灣派」與「中華民國派」團結反共、團結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才能維繫台灣的主權與安全。

這個任務當然不能只靠民進黨一個政黨,可以的話也要靠國民黨迷途知返一起合作才能順利完成。

如果反共是台灣人的共同信仰,更是跨越世代的主張。讓台灣真正成為許多人夢寐以求的「東方瑞士」,該多好。

要是看到這裡的你還是不認同我的想法,覺得你反共是你的自由,我不反共也是我的自由!

那我只能說其實當你選擇不反共時,你就已經在「做自由人」和「做奴隸」之間作出抉擇了。


最後的最後就以中共至今不予改正的「五大右派」之一儲安平的名言做ending吧:

「老實說,我們現在爭取自由,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 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無』的問題了。」 儲安平–《中國的政局》(原載《觀察》第2卷第2期,1947年3月8日出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528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rlittlefis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曾經崇拜和現在崇拜的有... 後一篇:十年後的我可以去拯救那名...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歡迎諸君來參觀老僧小屋,內含Steam與Google Play遊戲、Line貼圖、3D角色模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