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上低音號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第三章「交織的旋律」翻譯節錄 Part 2

作者:漆黑的狼煙│2024-05-05 00:21:29│巴幣:1,006│人氣:215
本文節錄自上低音號的原作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也就是「久美子三年級篇」的完結篇。目前在2024年4月開始播出的上低音號第3季,便是以這本小說為基礎進行改編的。

-----------------------------------------------------------------

因為麗奈自己先回去了,久美子只得自己鎖好音樂教室的門窗。雖然秀一有主動提議要陪她,久美子還是拒絕了。

前往車站的這一段路,在獨自行走時感覺路途特別漫長。

今天的麗奈無疑是有點奇怪,雖然平時談到瀧老師的事情時她會不夠冷靜,但也不至於跟秀一吵成這樣。秀一也是同理,把麗奈給罵過頭了。

麗奈的作法確實有讓一些社員感到沮喪,刻意讓她來扮黑臉也是不爭的事實。不過現在也有許多社員能夠理解麗奈的作法,對她抱持著仰慕之情。

尋思至此,久美子停下了腳步。麗奈跟秀一都已經表達了他們的意見,那麼自己的意見又是什麼?難道不能把兩人的想法加以整合嗎?剛才發生衝突時,如果自己沒有出面勸阻、讓他們暢所欲言的話,兩人說不定就會順其自然地和解了。

久美子感到一陣呼吸困難,她想在幹部日誌寫些什麼,讓麗奈和秀一能夠變回平常的樣子。當她拉開拉鍊時,某個東西從透明資料夾掉了出來,即使現在是晚上,久美子還是能清楚看見那橘色的向日葵花田,是去年明日香給久美子的明信片。


──如果妳真的覺得很苦惱的時候,這能夠幫妳一次喔。

當時明日香是這麼說的。久美子翻到明信片的背面,上面有明日香親筆寫的地址,久美子已經不曉得看過多少次了。

-----------------------------------------------------------------

出町柳站位於京都市的佐京區,是叡山電車跟京阪電車的換乘車站。久美子才剛離開車站,就感受到一陣來自鴨川的冷風席捲而來。

久美子往明信片上面寫的地址走去。由於出町柳站附近有好幾間大學,使得這一帶的學生宿舍還不少。不過在走了大約十五分鐘後,久美子來到的地方卻是一間單身公寓。

確認過房間號碼沒錯後,久美子按下了對講機的按鈕,接著對講機傳來一聲開朗的「請問是哪位?」,可是對方怎麼聽都不像是明日香。

「那…那個,請問是田中明日香的家嗎?」久美子問道,她的語氣難掩動搖。

「是沒錯,請問妳是哪位?」

「我…那個,我叫做黃前久美子,是明日香學姊在高中時期的學妹,我是來找她的,不過我們沒有事先約好…」

「啊,原來是黃前同學啊。」對講機的回應帶有幾分笑意。

「啊,是的。」

「妳既然是來見明日香的話,就進來等吧,我現在幫妳開門。」

對方這麼說之後,門立刻就打開了。久美子搭上了電梯,這時她才想起自己忘記問對方的名字。

通話的對象是在明日香家裡,代表她很有可能跟明日香一起住,說不定是在大學認識的朋友。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她怎麼會對久美子的名字有印象?

久美子來到明日香的房門前,按下門鈴後,玄關的門馬上就被打開了,出現在眼前的人讓久美子瞪大了雙眼。

「香…香織學姊?妳怎麼會在這裡…」

久美子的反應讓香織露出了有如惡作劇成功的表情。

「歡迎,快進來吧。明日香她去買東西,等一下就會回來了。」

「打…打擾了。」

換上室內鞋後,久美子走進了飯廳,緊鄰著飯廳的是兩間房間,其中一間的門是關上的,想必是明日香的房間吧。

「我跟明日香合租,想說這樣比一個人住還便宜。」香織笑道。

久美子硬是壓下了自己的好奇心,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想像著明日香和香織每天都在這裡吃飯,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今天妳怎麼會來?是有事情想跟明日香談談嗎?」

「大致上是這樣沒錯,是社團的事情。」

兩人交談的同時,香織把熱水注入了茶壺。飯廳的家具是以黑白兩色為主,電視櫃上面的相框擺著明日香、香織、晴香的合照,是她們三個去滑雪時拍的。

「話說回來,黃前同學現在是部長吧?」

「啊,是的。」

「呵呵,真是懷念。」

「那個,請問香織學姊現在是在那裡念書?」久美子問道。

「我嗎?我為了當上護理師,目前正在讀護理學校。」

「原來是護理師啊,好厲害。」

「不會啦,我是受到嬸嬸的影響,從前我就想要從事幫助別人的工作了。」香織頓了一頓,繼續說道:「比起我自己,我更想聽黃前同學的事情呢,妳想找明日香商量什麼?」

「這個嘛…是社團的事情。」

「我記得妳們確定晉級全國大賽了吧,難道出了什麼問題嗎?」

「今年有在許多地方做出改變,像是實行了選拔跟比賽並行的制度,讓社團的氣氛變得很緊張,然後還不只是這樣…」

「就像我跟麗奈那樣,為了獨奏發生爭執了吧?」香織笑著說道,露出了彷彿是看透一切的表情:「部長真是辛苦呢,那個實力很強的人是一年級生嗎?」

「這個倒不是…是上低音號有個轉學生,三年級的。」

「啊,我懂了,然後黃前同學就必須跟她競爭獨奏。」

「是的,然後有很多人跑來支持我,整個狀況變得像是在對立一樣,讓我不曉得該怎麼辦。」

「我懂妳的感受,我在三年級的時候也是很害怕。」

「是這樣嗎?」


「這是秘密喔。」香織伸出食指比了個「噓」的手勢,繼續說道:「我曉得大家是為了我才會展開行動的,可是整個情勢不斷地升級,最後就變成無法掌控的程度了。大家明明都沒有錯,事情卻演變成這樣,總覺得有點讓人難過。」

「香織學姊…」

「那麼,妳跟麗奈相處得很好嗎?」

「這個嘛…該怎麼說呢…」

久美子抓了抓頭,她覺得今天跟麗奈吵架的事情還是難以啟齒。

「麗奈跟黃前同學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

久美子不認為此時此刻的麗奈會這麼想,光是想起剛才麗奈那受傷的表情,就讓她忍不住嘆了口氣。

香織把茶杯放在久美子面前的茶杯碟上,隨即問道:「對黃前同學來說,麗奈她是特別的嗎?」

不太確定香織問這個問題的用意,久美子只好先喝一口茶來拖延時間。香織則是來到電視櫃的旁邊,拿起了那個有著三人合照的相框。

「雖然晴香她說過明日香一點都不特別,可是我覺得,明日香她果然還是特別的呢。」

久美子還記得這件事。身為部長的晴香當時會這麼說,用意是要社員們不要再增加明日香的負擔了。

「其實不只是明日香而已喔,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其特別之處。就像黃前同學對麗奈同學,或是麗奈同學對黃前同學,對某個人來說,在這世間總有一個人是特別的。所以呢,明日香對我來說果然是特別的,不過明日香的話,恐怕就不是這麼看待我的了。」

香織優雅地端起了茶杯,露出了幸福的表情,而她這樣的神情也可能會被視為是佯裝的。

「那個…我覺得香織學姊對明日香學姊來說也是特別的。」

「是這樣嗎?」

「畢竟妳們都住在一起了啊。」

「這個嘛,是因為我一直強人所難啦。」

「明日香學姊是那種不喜歡就會立刻拒絕的人,我是這麼想的。」聽到久美子這麼說,香織不禁睜大了眼睛。

「說得也是呢。」

想起自己忘記準備甜點的香織,拿出一個藍色的餅乾盒,裡面裝著有巧克力脆片作為綴飾的奶油餅乾,讓久美子的記憶瞬間回到了兩年前,她去明日香家裡拜訪的時候。

「這個餅乾,跟我去明日香學姊家裡時是同一種。」

「哈哈哈,看來明日香的口味都沒變呢。」

當久美子吃到第二片餅乾時,玄關傳來了朝氣十足的「我回來了」的喊聲。


「咦,這不是久美子嗎?妳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是用了那張魔法門票嗎?」

久美子還沒講半個字,明日香就直接擅自推理起來,露出一副完全理解的表情。

「買回來的東西不要亂放啦。」

「好啦好啦,畢竟學妹都難得過來了。」

「明日香也要喝紅茶嗎?」

「麻煩妳了。」

香織跟明日香的互動極為自然,這才讓久美子對兩人同居這件事多了幾分實感。

「所以,發生什麼事了嗎?是管理社團方面有遇到什麼困難?」

「是轉學進來的三年級生跟黃前同學競爭獨奏,然後社團就發生對立了。」

香織簡明扼要地說完後,久美子隨即開口補充:「那個轉學生對比賽不太執著,馬上就跟我說想要退出選拔,這件事已經讓我一個頭兩個大了,瀧老師今年也比較優柔寡斷,有些不安的社員暗地裡在抱怨,然後把麗奈惹火了,社團的氣氛就變得很緊繃…」

「哇,太可憐了吧,明明有實力卻把事情交給別人,這樣的性格真是麻煩,我懂我懂。」

「別這樣應付人家啦。」

「不過這是預料中的吧?瀧老師跟高坂同學對人際關係方面都不太擅長,所以當初就不會讓他們負責相關的工作,反過來說,久美子妳是很擅長的。那麼怎麼會發生對立呢?我的預想是久美子會成為很有人望的部長…啊,難道是那位轉學生被排擠?」明日香說道。

「是不至於被排擠,但是總有種融不進這個團體的感覺…」

「我懂了,社團裡開始出現對瀧老師抱持不信任的人,然後轉學生贏得獨奏,黃前部長派的社員們就開始起鬨,抱怨說瀧老師怎麼沒有選部長云云,發現這件事的高坂同學就生氣了,對吧?」

「明日香學姊是超能力者嗎?」

明日香的推理可說是八九不離十,使她一臉得意地笑了起來。

「可是我就不懂久美子妳在苦惱什麼了耶,那個轉學生不是想退出選拔嗎?那就讓她放棄獨奏就好,這樣問題就直接解決了,皆大歡喜。」明日香說道。

「不,這樣問題可大了,明明對方是有實力的,卻讓她就這樣放棄…」

「但這是她本人的期望不是嗎?既然不執著於比賽,也不想要負責獨奏,那麼久美子當上獨奏就完事OK了。還是說,久美子妳是因為自尊才不想讓對方放棄的呢?」

明日香這番話可說是一針見血,讓久美子頓時語塞。

「我說,妳不要欺負學妹啦。」

「我才沒有欺負她呢。」

「妳每次都這麼說…黃前同學也是,別把她講的每句話都當真喔?明日香是很有說服力沒錯,但有時候實在是太多嘴了。」

「太可惜了,我明明很認真的耶。」

「是是是,明日香妳先吃餅乾吧。」語畢,香織把餅乾盒遞到明日香的面前,她那眼神可說是滿溢著慈愛之情。

「黃前同學,妳是想要跟那位轉學生公平地競爭,就算最後不是自己負責獨奏也能夠接受,沒錯吧?」聽到香織這麼問,讓久美子點頭如搗蒜。

「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明日香一邊啃著餅乾,一邊說道。

「可是周遭的人有可能無法接受,那位轉學生也沒有想競爭的意思,讓黃前同學妳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正是如此。」

「那麼,黃前同學妳要做的事情不就很清楚了嗎?妳要拚命努力、不要輸給對方,然後好好地傳達自己的想法…妳有跟全體社員說過,自已究竟是怎麼想的嗎?」

提振社團士氣往往都是由麗奈負責的,至於久美子自己的話,恐怕從來都沒有跟社員們說過自己的心情。

「那麼,久美子妳打算要怎麼做?」明日香一邊啃著餅乾,一邊問道。

「我…這或許是漂亮話,我希望大家在畢業的時候,能夠覺得自己有來到北宇治、有參加社團真是太好了,也不想要讓任何人成為壞人。如果說單純是為了成績才參加比賽的話實在有點奇怪,當然我是想要拿到金獎的,可是我想要在大家都能夠接受的情況下去參賽。」

久美子與麗奈的想法之間的差異,便是出自於此。

「瀧老師對比賽成績的堅持,我認為也是讓他更有主控權。得到好成績的話,周圍的人就會願意伸出援手,不論是家長、學校、學生還是他自己都一樣,能夠創造出『努力是正確的』這樣的氛圍。久美子妳剛才說,瀧老師今年比較優柔寡斷嗎?」

「啊,是的。」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啊,瀧老師他不是神明,只是個凡人而已,他當然會苦惱或是迷惘。他剛來到北宇治時,我也有察覺到他對社員管理還不夠成熟,畢竟以老師來說他算很年輕。」明日香冷靜地分析道:「所以就要靠我們來補強了,瀧老師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完美的顧問。至於瀧老師是怎麼帶領大家打進全國,就是因為他每天都很拚啊,畢竟社員們把自己的命運交到他手裡了。」

這些都是久美子再也明白不過的事情,不知為何,自己卻一直都沒有想通。瀧老師每天那麼早到學校、研究其他學校的演出,還有增加選拔次數,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社團。

「我很喜歡北宇治的音樂喔。」香織溫柔地說道。

「我也是,我也喜歡。」


明日香粗魯地抓了抓久美子的頭,這個感覺讓她感到極為懷念,久美子不由得苦笑起來。

「安心吧,久美子肯定沒問題的!」語畢,明日香用力地拍了一下久美子的背。

「畢竟以前可是打敗過明日香的嘛。」香織惡作劇般地說道。

當久美子總算向兩位學姊告別時,香織用夾鏈袋裝了剛才三人吃的餅乾,送給了久美子。

「那個,很抱歉今天來打擾妳們。」

「不用介意,能夠聽到社團的事情也讓我很懷念。」

「北宇治Fight!」明日香突然舉起了拳頭,讓久美子也慌張地舉起了手。

「Oh!」

-----------------------------------------------------------------

離開了京阪宇治站,久美子跑過宇治橋之後踏上了歸途。稍早跟明日香、香織之間的談話,給予她不少自信。

這股高漲的信心,隨著她沉重的腳步而逐漸縮減。在學校已經沒有可以稱呼為學長姊的人了,久美子又是部長,她只能夠靠自己。明日香明明才替自己施了魔法,此時的久美子卻感到十分寂寞。

「久美子?」

在久美子住處的公寓門口,站在那裡的秀一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上次被他用名字直接稱呼彷彿已經是好久以前了。

「妳怎麼了?」

「什麼事都沒有。」

「怎麼看都不像是沒事啊。」

「秀一你才是,怎麼會在這裡?」

「我在等妳啊,因為今天實在是太反常了,想說肯定會造成妳的負擔。」

「所以你等到現在嗎?」

秀一沒有回應,只是淡淡地笑了。

「我去找明日香學姊了,想找她商量一下。」

「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有,雖然沒有發生什麼事…」

明日香跟香織並沒有說任何會讓人傷心難過的話,可是兩位學姊的可靠模樣,讓久美子再度想起了自己身為學妹的一面,以及對於時光飛逝的實感。

「我沒辦法永遠都保持現在這個樣子呢。」

「說得也是。」

「真的,就只是這樣而已。」語畢,久美子緊緊抓住了裙擺。

「不要太努力也沒關係的。」眼看久美子不解地看著自己,秀一露出溫柔的神情:「久美子已經很努力了,不用再努力也無妨。我好歹是副部長,支持部長就是我的工作,我雖然不像田中學姊、中川學姊那樣優秀,不過在妳難過的時候可以跟妳一起面對…就是這麼回事。」

就算光線昏暗,還是看出來秀一的臉已經紅了。

「雖然你的說法很溫柔,可是你講的好像我是個很亂來的人一樣。」

「妳在說什麼啊,妳不是本來就很自我中心嗎?」

聽到秀一這麼說,湧上心頭的害羞與對秀一的好感,讓久美子幾乎想要當場逃走。

「不管我怎麼說,妳都會繼續逞強吧,如果妳倒下的話,負責撐住的我也會加油的。所以…為了不要後悔,妳就繼續衝刺到底吧。」

「嗯。」

-----------------------------------------------------------------

《北宇治幹部日誌》
九月 第二個星期五                          黃前久美子

今天放學後的會議發生了很多事,像是麗奈跟秀一吵架還真的是第一次。我也應該好好面對問題才對,針對這點我有反省了,所以就直接寫在這本日誌上。

老實說,我對瀧老師是有所懷疑的,懷疑他真的是照實力選出參賽成員嗎?當然,這並不是百分之百的懷疑,不過我在心裡一直都有這樣的想法也說不定。有同樣想法的社員大概是覺得瀧老師的作法跟以往不一樣,我也好幾次對瀧老師感受到違和感,如果去無視這種感覺的話就太奇怪了,不過我也能理解麗奈為什麼會對社員感到生氣。

就像麗奈說的,如果我的實力夠強的話,社團的氣氛大概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不過現實並非如此,我其實很害怕,對真由感到恐懼,明明我是想要跟麗奈站在對等的位置才會努力至今的,她卻有可能把這一切給奪走。

身為部長的我跟身為演奏者的我亂成了一團,聽過許多人的意見後,我更不曉得該怎麼做了。每個人對社團的想法都不同,有人把這裡當作避風港,也有人想在這裡留下回憶。不過這也沒什麼不好,就算想法不同,只要大家一起往同樣的方向邁進就行了。

雖然關西大賽最後是真由負責獨奏,我也依然是我,不會有屬於某個人的位置被奪走。因為每個人對另一個人來說是特別的存在,相信著這一點的我就不會感到害怕了。

明天,我想要跟社員們好好談一談,我認為這是我身為部長的意義。不曉得為什麼,把這篇文章寫得像是日記一樣呢,不論是麗奈還是秀一,很謝謝你們讀到這邊。

-----------------------------------------------------------------

當久美子闔上幹部日誌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她想像明天跟麗奈見面的情形,到時候她會願意收下幹部日誌嗎?當她在翻閱的時候,自己要在旁邊默默等待嗎?


久美子思考著有沒有更好的方法,能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麗奈。她倒在床上並且閉起眼睛,此時此刻在她的腦海中流竄的,是希美與霙演奏的《莉茲與青鳥》。

-----------------------------------------------------------------

「…妳在做什麼?」

隔天早上,位於京阪宇治站的入口處,麗奈驚訝地停下了腳步。雖然星期六一大早沒有太多通勤族,不過對於這兩位隔著一段距離、緊盯著彼此的女高中生,那些匆匆地走進車站的人們還是忍不住對她們投以奇妙的目光。

「嗯!」

久美子再次展開了雙臂,讓麗奈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副無法理解的表情。

「我是說真的,妳到底在做什麼?」

「最喜歡的擁抱。」

「蛤?」

麗奈頓時愣在當場,久美子則是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平心靜氣地再次說明道:「我就說了,這是最喜歡的擁抱。」

「妳的說明有跟沒有一樣啊。」

「之前霙學姊跟希美學姊這麼做的時候,我有說過我們是沒有必要的吧?我那時候真的這麼想,因為麗奈跟我心意相通,是我的摯友,就算不透過言語也能夠傳達給對方。不過,有些話是不得不說出口的,既然喜歡的話就是喜歡,要好好地說出口才行。」

麗奈不禁雙頰緋紅,這並不是出自於喜悅,而是因為害羞。

「為…」麗奈那顫抖的嘴唇勉強擠出一個字。

「為?」

「為什麼妳要一大清早說這些讓人害羞到不行的話呢?而且還是在車站的門口?」

「咦?」

由於麗奈滿面通紅地大喊,讓周遭的人們對久美子與麗奈的注目度又上升了。

「比起這個,要是麗奈妳不回應我的話,我的手都要開始覺得痠了。」

「我才不管,是妳自作主張要這麼做的。」

「不過,麗奈妳還是會過來抱我吧?」

「妳為什麼會這麼想?」

「因為麗奈也喜歡我啊。」

舉起的雙臂累積了大量的乳酸,久美子之所以能夠撐這麼久,肯定是多虧了嚴格的行進樂練習。

眼看麗奈依然躊躇不前,久美子盡己所能,對她露出了最燦爛的笑容。

「好啦,快過來吧。」

麗奈的書包「咚」的一聲落在腳邊,她用彷彿是擒抱般的姿勢撲進久美子的懷中,那柔軟的觸感化為衝擊,麻痺了久美子的全身。


「…笨蛋。」

聽著耳邊的喃喃細語聲,久美子隨即閉上了眼睛。

「我很喜歡麗奈喔。不管是妳很努力的一面、性格很強勢的一面,還有決定好自己的目標之後就會勇往直前,這一切我都非常欽佩。」

「我也是,很喜歡久美子。像是妳很溫柔這一點,還有偶爾會性格很惡劣。」

「這是稱讚嗎?」

「不就是要講喜歡對方的哪些地方嗎?我就是喜歡妳這一點。」

「呵嘿嘿。」

「妳那個笑聲是怎樣啦。」

「因為麗奈妳在車站門口,跟我說這些讓人害羞的話啊。」

胸口感到一陣溫熱,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點想哭。久美子跟麗奈鬆開了手,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兩人這般靠近,在不久之前明明還是理所當然的。

「我昨天去見明日香學姊了,香織學姊跟她一起住,香織學姊她說呢,明日香學姊是特別的,每個人對另一個人來說都是特別的存在。對我來說,麗奈也是特別的。」

「什麼嘛。」

「我對麗奈的尊敬是永遠不會變的,不過我對麗奈說過的話,也是沒有感到後悔過。我們能夠自己思考、演奏樂器,以及邁步向前。不僅僅是相信著老師,而是想知曉老師所看見的未來,這肯定不會是壞事。瀧老師有可能在某個瞬間出錯,他不是完美的,所以我們才應該跟隨他一起前進。」

垂下視線的麗奈經過一陣深思熟慮後,慎重地開口道:「瀧老師他,是個了不起的老師呢。」

「嗯。」

「他真的很厲害,我一直都會這麼尊敬他。」

「嗯。」

「不過久美子妳說得對。」麗奈慢慢地露出了微笑,說道:「對不起,久美子,我不應該說妳不夠格當部長。」

「對吧,我可是一直都很努力的。」

對於嘟起嘴抗議的久美子,麗奈直接將額頭靠上她的肩膀。久美子伸出手來,輕輕撫過麗奈的長髮,使她感到了一陣發癢。

-----------------------------------------------------------------

幸好有勞動節,讓我能在動畫演到高黃縣祭約會的同時,把翻譯進度趕到期待已久的「最喜歡的告白」,小說這段我讀了起碼十次,還是會忍不住傻笑起來。

由於久美子和麗奈在動畫中缺席了二年級篇的希霙事件,台詞到時候勢必會有改動,不過相信京阿尼肯定會在這一整段火力全開,還有也非常期待雙香的回歸啊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280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吹響吧!上低音號|吹響吧!上低音號 久美子三年級篇|劇場版 4 吹響吧!上低音號~誓言的終章~|石原立也|吹響吧!上低音號 合奏團競賽篇|武田綾乃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蛇hebi(詩音)
あすか先輩!!!
「雖然關西大賽最後是真由負責獨奏,我也依然是我,不會有屬於某個人的位置被奪走。因為某個人對另一個人來說是特別的存在,相信著這一點的我就不會感到害怕了。」←好喜歡久美子找到的結論!大家都有自己的位置,不會有誰被別人取代٩(ˊωˋ*)و
最後擁抱的那段太棒了,我再重看個十次就好(灬ºωº灬)

05-05 10:45

漆黑的狼煙
久美子對「我會不會無法站在麗奈身邊」的恐懼感,可以追溯到小說第五卷《北宇治高中的吹奏樂部日誌》的第二章「星彩小夜曲」,當時北宇治跟立華高中舉辦聯合演奏會,使得久美子必須跟立華的人競爭獨奏,實力進步很多的梓也讓久美子頗感衝擊05-05 15:47
漆黑的狼煙
最後久美子當然還是在苦訓下贏得獨奏,在正式演出跟麗奈一同演出。兩人在開演之前還一起去看噴水池燈光秀兼放閃XD05-05 15:49
野生的斑馬魚
好喜歡這整個章節!也很期待動畫跟聲優們的演出!相信一定很精彩!

05-06 22:55

漆黑的狼煙
看完第5集的高黃縣祭約會之後又讓我更期待啦XD https://i.imgur.com/1D34Vl1.jpg05-06 23:50
野生的斑馬魚
真的! 離開麗奈家這段看了好幾次,畫面美, 兩位聲優的演繹也像隨著高黃的成長般又到更高的層次,從她們的聲音使角色們的情感表情更加鮮明!

05-07 23: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maverick01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在吊掛F-35C戰機的同... 後一篇:美國空軍決定把發生意外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ason990505各位巴友
歡迎各位巴友來我小屋觀看小說及文章 或單純交流認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