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上低音號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第三章「交織的旋律」翻譯節錄 Part 1

作者:漆黑的狼煙│2024-04-28 00:46:25│巴幣:1,512│人氣:192
本文節錄自上低音號的原作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也就是「久美子三年級篇」的完結篇。目前在2024年4月開始播出的上低音號第3季,便是以這本小說為基礎進行改編的。

-----------------------------------------------------------------

《北宇治幹部日誌》
九月 第一個星期一                          塚本秀一

自從晉級全國大賽以來,周遭有許多人跟我道賀,不過我媽還是一直盯著我,要我好好念書。文化祭的演奏時間延長了十五分鐘,能感覺到全校在替我們聲援還挺開心的,比去年受到的待遇好多了。


《留言區》

教務主任也意外地很支持我們呢。(黃前)

那個老頭是個傲嬌啊。(塚本)

傲嬌是什麼意思?(高坂)

麗奈妳不用知道也沒關係喔。(黃前)

-----------------------------------------------------------------

站在舞台角落的秀一擔任司儀,流暢地介紹著吹奏樂部即將演出的曲目,連久美子都沒想到他居然這麼擅長這個工作。瀧老師則是在秀一講解完的絕妙時機拿起指揮棒,輕快的音樂就此開始演奏起來。

暑假結束、第二學期開始之後,北宇治吹奏樂部的活躍受到了全校師生的傳頌,這使得吹奏樂部在文化季的演出可說是盛況空前。

北宇治的文化季是在平日舉辦,因此來參加的人大多是北宇治的學生跟家長。不過久美子就在位於多功能教室的謎題前面,遇到了理應不在此處的人。

「你是樋口吧?我記得你是求的朋友?」久美子探詢道。

「啊,妳好,妳是北宇治的部長吧…那個,SunFes的時候很抱歉造成妳的困擾了。」

向久美子低頭行禮的樋口是龍聖學園的二年級生,曾經在去年SunFes的演出結束時特別來找求。他今天一方面是為了聽北宇治的演奏而特地翹課,另一方面是關心求的狀況,久美子還一度誤以為樋口是來收集情報的。

「那個…求他過得好嗎?我記得有一位低音大提琴的學姊很可愛,她該不會是在跟求交往吧?」

「沒有喔,雖然確實有被別人誤會過。」

儘管久美子早已知情,樋口還是向她坦白了求的爺爺就是月永源一郎。他之所以會去龍聖學園當特別顧問,是因為擔心剛經歷姊姊過世的孫子,卻沒想到求居然會不領情、跑到北宇治去。除此之外,樋口也重申了龍聖學園的立場是希望月永家的爺孫倆可以和好,求絕對不是龍聖派來的間諜云云。

-----------------------------------------------------------------

「久美子,對不起。」真由一邊闔上了銀色上低音號的樂器盒,一邊說道。

「妳為什麼要道歉?」

「妳去搬了康加鼓,對吧?打擊樂組的樂器一下就被搬完了,我什麼忙都沒有幫上。」

「妳不用介意啦,既然有人去做了就沒問題…話說回來,真由妳是在等我回來嗎?」久美子問道。

「我沒有刻意等,雖然從結果來看是這樣沒錯。」

「抱歉,我剛剛繞了一下遠路。」

跟樋口聊過之後,久美子跑去找一臉不情願的求,讓兩人碰個面。儘管久美子無法確定這樣對求是好是壞,不過她覺得這兩人需要當面聊一下。


「妳也不需要介意,是我自己想要這麼做的,因為我想跟久美子好好談一談。」

「怎麼了嗎?」

「我覺得…我還是退出下一次選拔比較好。」說出這句話的真由,彷彿是在抑制住差點脫口而出的悲鳴:「應該要由久美子站在全國大賽的舞台上負責獨奏。」

「真由,妳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呢?」

「妳為什麼要這麼問?我說了很奇怪的話嗎?」

「難道真由妳不想要演奏嗎?直率地面對自己的心情是沒關係的。」

「我一直都很直率啊。」

「妳又說這種話…」無論自己怎麼說都無法讓真由理解,使久美子搖了搖頭,她把手搭到真由的肩膀上,說道:「這件事就先不談了,比起這個,先好好享受文化祭吧。」

儘管真由露出了難以釋懷的表情,她還是緩緩地點了頭。真由意外地十分頑固,已經是讓久美子會感到不快的程度了。

-----------------------------------------------------------------

《北宇治幹部日誌》
九月 第一個星期四                          黃前久美子

選拔的日子決定好了,是在九月第三週的星期一跟星期二的放學後,看來是會採用兩天分開舉辦的形式。比賽成員發表則是在星期三的樣子,然後接下來就會是朝著全國大賽努力練習了。

光是想到十月是正式比賽就覺得有點奇怪,時間過得真快啊。


《留言區》

這對我們來說,真的是最後的比賽了。(塚本)

面對全國大賽,北宇治要以最佳陣容應戰,這都是為了得到最棒的結果。(高坂)

-----------------------------------------------------------------

「彌生、雀,在吹奏時不只是聲音的起始,妳們也得注意要怎麼把聲音給收掉。如果覺得呼吸不順,就不要驚慌、照平常那樣來,小美有這麼說過吧?」


葉月在低音組教室指導著一年級生。除了最早開竅的雀,彌生跟佳穗在暑假之後也明顯有進步。當久美子正在思考著學妹們的進步與瀧老師的指導內容時,低音組教室的門被一臉興奮的綠輝打開了。

「小綠我錄取志願學校了!」

聽到這個好消息的低音組成員們歡聲雷動,其中求的祝賀喊得特別大聲,讓其他人忍不住笑出來。

「這樣就能夠安心地把精神集中在全國大賽了呢,不過小綠學姊向來都很靠得住,無論是怎麼樣的情況都肯定沒問題的啦。」聽到奏這麼說,真由也表示同意。

「要好好努力呢,全國大賽!」綠輝露出了笑容,朝著天井舉起手中的琴弓。

「是!」

眾人一齊喊道,不過回應綠輝的人比久美子預期中少了一位。

坐在窗邊的求用手摀住嘴巴,連久美子剛開始都沒發覺他是在哭。

「難道求是在哭嗎?」奏打趣地說道,立刻被久美子給制止了。

綠輝來到求的身旁,她手裡的琴弓像是魔法杖一樣揮舞著,說道:「你為什麼要哭呢?明明就沒有任何讓人感到難過的事情啊。」

「非常抱歉,光是想像小綠學姊畢業,明年妳就不在這裡後,眼淚就…」

「求真是愛哭鬼呢,真拿你沒辦法。」

露出慈愛眼神的綠輝隨即架起低音大提琴,開始演奏起愛德華·艾爾加的《愛的禮讚(愛の挨拶)》,這是綠輝以前曾經表演給求聽的曲子。

求擦了擦眼淚,也開始演奏起來。綠輝的旋律跟求的樂聲逐漸應合,使兩人最終相視而笑。

-----------------------------------------------------------------

兩天之後,當久美子在洗手台清洗吹嘴時,求主動跑來找她,便是為了樋口在文化祭當天造成久美子的困擾。久美子也藉機對求坦白,自己已經知道求的姊姊與爺爺的事情。

「我知道爺爺很擔心我,但是善意不只會帶來幫助,有時候反而會把人逼到絕境。待在龍聖的話,我只不過是爺爺的附屬品而已,我並不想要當『月永求』。」求說道,這正是他不喜歡被別人用姓氏來稱呼的原因。

「我先前就曉得瀧老師的事情了,因為我爺爺跟瀧老師的父親是朋友。我覺得瀧老師跟我有點像,不論是經歷還是生活態度,所以我認為他不會對我有差別待遇,這是我逃來北宇治的原因。老實說,我在入學時對吹奏樂大賽是完全不在乎的,想說只要當個普通學生就好。」

「那麼,求你怎麼會選擇來吹奏樂部呢?如果真的想跟爺爺保持距離,不是應該會選其他社團嗎?」久美子問道。

「那是因為…我姊姊待過吹奏樂部,她在國中時演奏的就是低音大提琴,然後我也跟著一起學。姊姊以前常常開玩笑,說我可以稱呼她為『師父』…這是她生病前的事情了。」

「所以你才會向小綠拜師嗎?」

「…小綠學姊她,跟我的姊姊很像。」

雖然求之前有說過同樣的話,久美子直到此時才完全了解他的意思,也理解了合宿當天綠輝為何會有那樣的反應。求想必跟綠輝坦承了一切,用更加直率、更富有感情的方式。

-----------------------------------------------------------------

這天葉月跟綠輝難得地留下來等久美子和麗奈鎖好音樂教室的門,四個人一起放學實在是久違了。

「小綠,求真的很仰慕妳呢。」葉月說道。

「能夠有這樣的學弟,小綠我實在是很幸福。」

「而且妳的志願學校也合格錄取了,好羨慕啊。」

葉月的錄取結果要到十二月才會公布,久美子更是必須等到隔年二月。

「麗奈妳有什麼打算?果然還是要選霙學姊的那間音大嗎?」

「學校已經確定了,我正在辦大學的相關手續。」麗奈回應道。

「已經確定合格了嗎?好羨慕啊!」

「麗奈,恭喜妳!」

相較於喜形於色的葉月與綠輝,久美子勉強讓自己的臉部表情不會顯得太僵硬,說道:「…原來妳的志願已經定下來了,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因為我沒說。」

「妳明明可以先告訴我的啊。」

「是嗎?我想說久美子應該沒興趣。」

兩人的交談保持著微妙的距離感,乍看之下是一片祥和,但只要戳破這個表象就會漏餡。

──妳不夠格擔任部長。

麗奈在那天說的話,讓久美子的心裡一直有一根刺。

「唉,那我們兩個要組成未合格兩人組了呢。」

「我們得好好念書才行,為了迎接明年的新生活。」

「想到新生活的時候,我偶爾會覺得有點可怕。」葉月頓了一頓,繼續說道:「因為到時候就不會有社團活動了。我們幾乎每天都在合奏、努力練習,這些全部都會消失不是嗎?比賽結束、從社團引退之後,我們將來還會有比這更精彩的人生經歷嗎?」

久美子能理解葉月的想法。現在過得越充實,就顯得失去這一切的未來有多可怕。

「妳為什麼會這樣想呢?小綠我可是很期待成為大人的。」對於葉月的這番說詞,綠輝搖了搖頭。

「小綠妳一直都是往前看呢。」

「我認為,我們每一天的所作所為就像是在播種,替以後許多快樂的事物埋下了種子。」綠輝繼續說明道:「葉月妳長大之後,在看電視時聽到了熟悉的曲子,或是在街上遇到在演奏樂器的小孩,不就會懷念起現在的時光嗎?小綠我們一起度過的這些日子,在長大之後會沉眠生活的周遭,等著我們去發掘,這樣就像是在尋寶一樣。」

聽完綠輝的這番話,原本哭喪著臉的葉月隨即破涕為笑。

「真不愧是小綠。」

綠輝的直率與樂觀,總是能夠拉久美子一把。原本倚靠牆壁的麗奈,自然而然地來到久美子身旁與她並行,不過久美子一時之間仍不曉得該對她說些什麼。

-----------------------------------------------------------------

《北宇治幹部日誌》
九月 第二個星期天                          塚本秀一

選拔總算要在下星期開始了,妳們有感覺到社團的氣氛變得很沉重嗎?不過既然有幹勁的話,我覺得是好事。


《留言區》

這代表大家都很認真。(高坂)

不過最近實在有點沉重過頭了。(黃前)

-----------------------------------------------------------------

選拔即將到來,跟去年的和睦氛圍比較起來,社員們可說是殺氣騰騰、變得浮躁多了。當然的,社員們的團結與自我要求在經過關西大賽之後又明顯有所提升,雖然整體沒有出什麼大事,但是一些小摩擦依然不斷上演。

「久美子學姊,選拔時要加油喔!」

「我們會繼續支持部長的!」

基礎合奏的練習結束後,兩位二年級生跑過來聲援久美子,使她露出了微笑,並目送兩人前往分組教室。

「我就收下了!」

不知何時來到身旁的綠輝,伸手抓住一把空氣後送入口中。

「妳在做什麼?」

「我在吃久美子身上散發出來的幸福。」

「什麼嘛。」久美子不禁啞然失笑。

「不過久美子,我看妳常常在嘆氣,妳有什麼煩惱嗎?」

「煩惱…這個嘛,因為選拔馬上就要開始了,我會覺得不安。」

「大家都在為久美子加油,這會讓妳不安嗎?」

「能夠被大家聲援這一點我是很感激啦。」

久美子並沒有完全肯定這樣的作法,綠輝也很清楚。支持久美子這件事雖然說能夠讓社團變得團結,同時也等於是把真由給排除在外。

「關於久美子的煩惱,小綠我仔細想過該怎麼做,我覺得妳應該坦率面對自己的心情比較好喔。」

「我一直都有做到啊,坦率到沒有辦法更坦率的程度了。」

「真的嗎?」

「真的啦。」

「那就好,久美子妳還要在音樂教室練習嗎?」

「嗯,正有此打算。」

「我知道了,那小綠我就先回去分組教室囉。」

揮手向綠輝道別後,久美子感覺到右邊有一道視線盯著自己,她抬起頭來,只見秀一慌張地拿起手裡的長號。

「我說,你根本露餡了啊。」久美子吐槽道。

「我只是看了妳一下,別生氣啦。」

「我才沒生氣。」

「還有後天有幹部會議,別忘記了。」

「你不覺得自己轉移話題的功力很爛嗎?」

「少囉嗦。」

-----------------------------------------------------------------

這天放學後的時間是自主練習,包含久美子在內的三位幹部在傍晚六點有會議。於是久美子來到體育館的樓梯口獨自練習,要在距離真由比較近的地方練習獨奏,還是會讓她有點忌憚。

「妳果然在這裡。」


腳步聲讓久美子停下了演奏,站在樓梯下方的真由正抬頭看著自己。

「真由,怎麼了嗎?」

「我有點事情想找久美子談談。」真由一邊說道,一邊向久美子走近。

「妳的練習沒關係嗎?」

「就一下子而已,倒是我打擾到久美子練習,對不起。」真由在樓梯平台邊的階梯上坐了下來,繼續說道:「這次的選拔,我果然還是退出比較好。」

「妳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呢?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已經走到這一步嗎…我之前也說過好幾次,覺得自己應該放棄選拔。」

「真由妳會這麼說,是顧慮到周遭的人嗎?」

這讓久美子想起了去年的奏,她曾經對夏紀說過是為了自保才會這麼做。前年的明日香也是一樣,為了滿足旁人的期待而壓抑自我。

「真由妳被選為獨奏者,這是妳努力的證明吧?可是妳卻說平心靜氣地說讓給我?我想知道真由妳真正的想法,妳什麼都不需要顧慮,我只希望真由妳能夠按照妳想要的方式去做。」

「照我想要的方式?」

「沒錯。」

眼看久美子一臉認真,真由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我一直覺得,久美子妳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

「對,我並不是因為顧慮久美子或是奏,我真的打從心底,是為了讓社團活動變得快樂而已。」

眼看久美子依舊滿臉困惑,真由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在先前的學校我也被人說過『到底有沒有上進心啊』,不過對我而言,社團生活就是跟朋友一起度過愉快的時光。我在轉學之後,能夠馬上就交到燕跟久美子這樣的朋友,讓我真的很開心。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守護這樣的環境,比賽則是在參加吹奏樂部後,順其自然發生的事情。我這樣說妳可能會生氣,可是我真的不在意。」

「不在意?」

「嗯,不論全國大賽拿到金獎或是銅獎我都不介意,只要跟朋友們在一起就夠了。小綠先前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該怎麼說呢,就是很喜歡跟大家一同度過的時光,這是我會參加吹奏樂部的理由。如果退出選拔能夠讓社團氣氛變好的話,我也願意這麼做。」

「這是真由妳的真心話嗎?」

「對喔,我一直都是這麼想。」

「可是,妳為了選拔也是拚命努力練習過吧?」

「應該說,看到大家都這麼拚,我也就跟著一起努力了。就算比賽的結果不如所願,能夠和大家一起合奏我就很開心了。」真由踏上了階梯,反問道:「那麼,久美子的真心話又是什麼?」

「我的真心話?」

「對,我幾乎沒有聽久美子說過這類的事情呢。我突然被選為獨奏,妳真的不會覺得不高興嗎?」

「那種事才…」

久美子無法把「沒有」給說出口,可是久美子也不希望真由就這樣退出選拔。要公平公正地競爭,這才是北宇治的作法。

「我想跟真由公平地競爭。」久美子下意識地抓住真由的手腕,說道:「我想要看到北宇治發揮出百分之百的實力,所以…我希望真由妳也使出全力來挑戰。」

「這樣的話,我覺得久美子果然是比較適合負責獨奏的。」真由笑道。

就在這個瞬間,久美子才了解到自己先前對真由的作法是行不通的。真由則是伸出手來,輕輕搭上了久美子的肩膀,那含淚的雙眸緊緊捉住了她的心。

「我想要支持久美子的真心話,難道妳也忽視了嗎?」

真由的這番提問,讓久美子無言以對。

-----------------------------------------------------------------

踢躂、踢躂。

原本已經離去的腳步聲,不知為何又再度在樓梯間出現。久美子則是將額頭抵著上低音號,慢慢閉上了眼睛。


「我就說了吧,黑江學姊是個很可怕的人。」

帶有幾分無奈的嘆息從久美子的頭上傳來,她張開眼睛,只見奏站在自己的面前。

「奏,妳剛才是在跟蹤真由嗎?」

「畢竟我不曉得那個人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嗯哼,看來不論是真由還是奏,今天上低音號的人都偷懶啊。」

「只有現在而已。」奏輕輕地哼了一聲,問道:「學姊為什麼要對黑江學姊深入探究呢?」

「深入探究…因為她是我朋友,會想知道她在想什麼是當然的吧。」

「妳這麼做的話只會更苦惱而已,因為黑江學姊根本是外星人,思考迴路和我們不一樣。」

奏的反應讓久美子感到一種既視感,有點像去年奏對夏紀流露出的敵意,不過兩者明顯有所不同。

「奏,妳對真由一直有戒心吧?我看妳都稱呼她為『黑江學姊』。」

「比起我自己,我更想知道久美子是怎麼想的。」

「怎麼說?」

「學姊會對黑江學姊那麼溫柔,是因為妳覺得是自己的錯才導致黑江學姊的立場變得這麼難堪嗎?如果妳會有罪惡感的話,那我就在這邊講清楚,久美子學姊完全沒有錯。」

奏的語氣十分強硬,她的說法比起是在勸久美子,更像是在講給自己聽的。

「我是不覺得自己有那麼溫柔啦。」

「妳很溫柔啊,聽到對方說了那麼多次『我退出比較好』都還能笑著回應,久美子學姊應該生氣才對。」奏用力地踏了一下地板,說道:「黑江學姊的態度簡直是在侮辱久美子學姊,那個人根本是在呼嚨北宇治!」

看見奏流下眼淚時,讓久美子一時說不出話來。奏試圖隱藏的情緒無疑是憤怒,她的對象並非完全是真由,也包含了過去的自己。

──同性相斥。

久美子的腦海立刻就跳出了這四個字。

「奏妳會跟真由保持距離,是因為我的緣故嗎?」

「如果我說是的話,久美子學姊妳會拋棄黑江學姊嗎?」奏反問道。

「那是不可能的。」

「那我就要行使緘默權。」

「奏,妳是認為真由的主張等於是否定了我跟夏紀學姐說過的話吧?不論是說要辭退選拔,或是覺得讓奏上場演奏比較好。」

「我剛剛說過了,我要行使緘默權。」

「這只是我的推測,不過看來我說中了呢。」

「既然有名偵探在這邊,我還是說出來吧。久美子學姊說對一半,另一半的理由是因為我不喜歡那個人。」

「所以妳承認妳不喜歡她了啊。」

不喜歡是一回事,奏並沒有因此去否定真由,打從真由加入社團起,奏就很清楚真由的實力在自己之上,她也能接受自己在關西大賽落選的事。

「奏果然是很能夠冷靜分析別人的呢。」久美子稱讚道。

「我也對自己的冷靜性格很自豪。所以從黑江學姊來到社團那天起,我就會開始不知所措,因為我覺得她很恐怖。」

「恐怖?」

「沒錯,我當初就認為她會奪走久美子學姊的位子。」

久美子本來想一笑置之,可是卻當場僵住了,她深入挖掘自身的意識之後,才發現了自己刻意去忽視的危機感。到頭來,久美子對真由抱持的心情,居然是受到他人威脅的焦躁,與自己無意識下的敵對心態。

「我以前覺得,用實力以外的事物去判斷別人是很蠢的,久美子學姊跟夏紀學姊也都說過,北宇治是實力至上,其他的要素都不需要考慮。」

「嗯,我們說過。」

「我也確實被這句話給拯救過,可是…」奏頓了一頓,說道:「我希望久美子學姊能夠負責獨奏群,可是這出自於跟黑江學姊的實力比較,還是因為我比較喜歡久美子學姊,現在連我自己都有點搞不清楚了。」

-----------------------------------------------------------------

手腕上的手錶指著下午六點,久美子收拾好樂器後,連忙趕到第三多功能教室。這是今天的幹部會議的舉辦地點。

「辛苦了…」

久美子一打開門,就察覺到麗奈跟秀一之間有股劍拔弩張的氣氛。

「妳先坐下吧。」

「啊,嗯。」

久美子入席之後,兩人的脣槍舌劍隨之展開。

「所以高坂,妳把長號組的人抓去罵了一頓嗎?妳這是恐怖統治嗎?適可而止吧。」

「要追根究底的話,這是因為你沒有教好二年級生。」

「妳說什麼?」

「要求學弟妹們不要對顧問說出失禮的話,這樣錯了嗎?尤其是在選拔開始之前罵顧問根本是豈有此理。」

「有社員跑來說高坂管得你太超過了,雖然我有去輔導他們,但有些人還是沒辦法打起精神。」

「你所謂的輔導是什麼?講一些溫柔的話、安慰他們,然後就解決了嗎?」

「妳這說法是怎樣?」


久美子來來回回看著麗奈與秀一,今天他們兩個明顯都缺乏冷靜。

「真的是佛心副部長呢,塚本。到頭來你只需要對其他人和顏悅色,壞人就讓我來當就好。」

「蛤?這明明是高坂妳對別人亂發脾氣的錯吧?」

「等等,秀一你說得太過火了,麗奈也是,你們到底怎麼了?」

「也沒有怎麼了,只是把想要說的話說出口而已,我跟塚本都一樣。」

「高坂你最近太暴走了,根本是反應過度,沒有社員真的討厭瀧老師,只是抱怨就隨便他們吧。」

「如果抱怨的人跟我的實力差不多的話我接受,但是他很明顯沒有。」

「實力不行的人就沒資格講話嗎?這也太蠻橫了,而且會有人不滿,起因不就是因為高坂妳建議要每次比賽前都舉辦選拔嗎?如果跟去年一樣在京都府大賽就固定人選,就不會有人對瀧老師抱持疑問了。獨奏群就交給高坂跟部長,這樣就皆大歡喜了。」秀一反駁道。

「事到如今還在講這個?塚本你之所以袒護那個社員,是久美子沒有被選為獨奏者的緣故吧?身為副部長,你應該要說這是瀧老師的判斷才為。會是讓真由負責獨奏,也是因為在那次選拔時真由的表現比久美子還要好,明明就只是這樣而已。」

──因為在那次選拔時真由的表現比久美子還要好。

這句話在久美子的大腦裡面迴盪著。麗奈依然貫徹著她最初的標準,把瀧老師的判斷視為絕對。

麗奈跟秀一的論點都沒有錯,可是措辭都激烈過頭了,久美子只能勉強伸手按住越講越激烈的兩人的肩膀。

「你們兩個都冷靜一點。」

久美子的語氣帶有幾分厭煩,儘管這並非她的本意,可是麗奈並沒有漏聽到這一點。

「久美子妳老是這樣打圓場,這樣真的能解決問題嗎?」

「是沒這種事,可是一直這樣爭執也沒幫助吧?」

「什麼叫沒幫助?所以只要看氣氛,硬是讓自己接受討厭的事情嗎?我只是想做好樂隊指揮的工作而已,跟久美子不一樣。」

「我也是盡可能做好部長的工作啊,難道麗奈妳還是覺得我不夠格當部長嗎?」

「高坂,妳真的這麼說了?」

秀一的眼神帶有怒色,教室內的空氣彷彿瞬間凍結。

「這個…」麗奈露出了受傷的神情,像是個遭到責難的孩子一樣:「…我自始至終,都是為了這個社團好。」

麗奈站了起來,背起書包後直接往門口走去,還揮開了秀一試圖阻擋她的手。

「等一下。」

「今天的會議結束了,我自己一個人回去。」

久美子連跑出去追麗奈的力氣都沒有,整個人直接癱倒在座位上。今天她需要思考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不論是真由還是奏,現在又要加上麗奈。

「抱歉。」在久美子隔壁的位子上坐下後,秀一說道:「我沒打算要講到這個地步的。」

「有的話還得了。」

久美子用拳頭輕輕敲了秀一的背,後者則是不敢看向久美子,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

-----------------------------------------------------------------

如果要說久美子的盂蘭盆節假期精彩到不行,那麼她一口經歷了真由、奏的夾殺,最後在幹部會議爆發衝突,或許可以稱之為最糟糕的一天也說不定。

進入第三章後,大量的故事線開始收束,北宇治四重奏的未來志願、久美子總算搞懂真由的心思,求深埋在心裡的過往也總算告一段落,動畫在這個支線劇情的改編應該會濃縮過。

然後...埋下衝突引線的高黃終於吵架了,雖然嚴格來說比較像是說錯話?不過就像黑暗騎士的台詞說的:「黎明前的夜晚最為黑暗,可是黎明絕對會到來」,要如何解開高黃的心結,是久美子三年級篇最精彩的橋段之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238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吹響吧!上低音號|吹響吧!上低音號 久美子三年級篇|劇場版 4 吹響吧!上低音號~誓言的終章~|石原立也|吹響吧!上低音號 合奏團競賽篇|武田綾乃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蛇hebi(詩音)
這一章感覺好好看,好期待動畫!

04-28 14:52

漆黑的狼煙
久美子對真由、久美子對奏,然後幹部三人衝突感覺都會很考驗聲優的詮釋,不過我相信她們沒問題的XD04-28 16: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maverick01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吹響吧!上低音號」第3... 後一篇:在吊掛F-35C戰機的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ocomint大家
日文唱歌/說話聲庫柊雪免費配布中(`・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