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MBTI狼人殺 第十一夜:災厄的開端

作者:夏雨(嘗試填坑模式)│2024-04-25 14:16:39│巴幣:10│人氣:105
「......她早上有來嗎?」

在意識到INFJ所說的異常之後,ENTJ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而ISFJ也馬上回應道:

「她有來吃早餐,我跟INFJ還有她是一起來的。」

ENTJ馬上追問道:

「她那個時候有展現出任何不正常的狀態嗎?」

ISFJ跟INFJ對望了一眼,好一陣子之後,ISFJ才緩緩開口:

「......與其說是那個時候......。」

「......不如說從昨天晚上開始就有點......。」

INFJ接續了ISFJ的話:

「我昨天晚餐後送她回房間時,ESFJ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那時候我就覺得不太對勁了......。」

「她問了妳什麼?」

ENFJ也加入了問話的行列:

「難道是......跟遊戲相關的?」

INFJ沉默了好一陣子,接著才回答:

「她問我,如果我是狼人的話,會選擇殺人嗎?」

空氣頓時陷入了寂靜。

這個問題......相當露骨、直白,而且充滿敵意。

已經是將對方以『是狼人』的前提之下在做提問的了。

「......那,妳的回答呢?」

ENTJ依然擔任了那個首先打破沉默的角色,她對著INFJ提問,而INFJ則緩緩開口:

「我告訴她,即使真的是這樣,我也不會選擇殺她的......但她願不願意相信,就是另一回事了。」

無可奈何的答案,但這已是她能給出的最佳解答,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昨天下午看見ESFJ時,她不是還那樣神采奕奕的嗎......?

「妳們有看到在圖書館裡的那些故事嗎?」

這時,INTJ突然插了一句話進來,ENTJ則馬上接續:

「妳是說使用那個未知文字寫成的故事嗎?有,我、ISFJ、INFJ跟ESFJ是一起看到的。」

ESFP也插了進來:

「那兩本的話,我跟ENFP也有看到喔!」

「嗯嗯!我們晚上的時候有再去讀一次呢!不過沒有遇到妳們四個......。」

ENFP跟著回答後,ISFJ也繼續說出自己所知的情報:

「我們四個到的時候,妳們已經離開了......我記得有人寫了翻譯,我們是一起看到的......。」

INFJ也接著說:

「好像就是在看到那個翻譯之後,ESFJ就......。」

我身子一震,腦海裡突然想起INTJ早上所說的那段話:

『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好過的。』

難道......她當時所說的......就是指現在這種狀況?

我又無可避免的想起了之前INTP在介紹人格類型時的內容:

『Ni人的洞察力其實往往是十六人格裡最高的,在正確使用的情況下,他們看破事實真相的速度跟精準度往往是最高的。』

這就是......所謂的......洞察力嗎?

這已經跟她所屬的陣營無關了......完全是靠她自身的能力推論出來的結果,今天早上她不是跟著我就是跟著INTP,她對ESFJ的情況應該是不太清楚的才對......她當時究竟想到了什麼?

這時,我突然感覺肩膀被誰碰了一下,轉過頭去,才發現INTP一臉關心的看著我:

「ISTJ......妳沒事吧?」

「呃......我還好......。」

我急忙擦掉額頭上冒出的冷汗,擠出微笑著答道:

「我只是有點累了而已,不用在乎我。」

「......。」

INTP依然沒有放下手,而是一臉五味雜陳的看著我,她好像想要說點什麼的樣子。

但就在這時,ENTP突然開口,也打斷了INTP的行動:

「妳們白天還有遇到什麼事情嗎?不然ESFJ不是有來吃早餐?為什麼下午不來了?」

我重新把視線放到跟ESFJ常在一起的三人那邊,而INFJ則搖了搖頭:

「她在吃完早餐之後,說想再回房間睡一下就離開了......所以我上午是待在自己房間裡寫故事......。」

「我是剛好遇到ESTP,她說想要去四樓看看,我想著沒什麼事可做,就跟她一起上去了,途中也有遇到ENTJ......。」

ISFJ接著開口,而被提及的兩人也點了點頭,證實了她的發言。

「意思是說,在早餐之後,沒有人知道ESFJ去了哪裡是嗎?」

ENTP摸了摸下巴,同時望向ENFP跟ESFP問道:

「妳們也沒有見到?」

兩人同時搖了搖頭,ENFP伸出手,指向廚房的方向:

「人家在吃完早餐之後,就去廚房找ENFJ跟ESTJ了說,我們三個一起去了四樓的園藝室幫植物澆水了說。」

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感覺白天遇到ENFP的機率很低。

「我是回房間補眠了,五點多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醒了,之後就睡不著了,吃完早餐之後又開始發睏,就回房間睡到剛剛才起床啦!」

見大家都報上了自己早上的行程,ESFP也急忙跟上大家的腳步。

而ESTP也轉而看向我們三人:

「那妳們咧?妳們三個早上在哪?」

「我就在房裡睡到快十點啦,然後就像剛剛說的一樣,ISTJ來找我,之後到快十一點才分開。」

ENTP簡短回道,而INTP也說:

「我大概睡到十點多吧,然後就被INTJ吵醒叫去圖書館了,之後我們兩個一直都在一起行動。」

INTJ也點了點頭,認同了INTP的發言,而我則接續著說道:

「我......我早餐吃完之後是先到了圖書館,後來INTJ來了之後就一起繼續解讀書籍,直到九點半左右......之後就去找ENTP了......。」

唉,本來不太想回答的,還是得把我們有見面討論事項的事情講出來啊......。

「啊?妳們兩個真的去開房間啊?」

等等,蛤?

「我就說了吧!是她自己害羞不敢——噗嘎!好痛!不要再打了啦!」

ENTP這回直接從位置上離開,跑到了ESTP後面捂著頭,而ESTP也急忙舉雙手投降:

「等等,大姐,我只是開個小玩笑......別連我都打下去可以嗎?」

我總有一天要收拾這兩個傢伙,一定。

大概是看我快要發火,ENFJ急忙打斷了話題:

「好啦好啦!我們還是趕快去找ESFJ吧!與其在這邊討論,不如先去找到本人還比較重要!」

啊......說的也是,說穿了ESFJ現在的狀況究竟是如何,我們都還沒有完全確定,卻已經開始在收集不在場證明了......這樣確實本末倒置了。

「我去找吧。」

ESTJ馬上站起身,她在這種時候總是特別主動,而INFJ也說道:

「我也去,現在一口氣太多人過去的話,可能會嚇到她而有反效果的......其他人先在這邊等,可以嗎?」

這個提議得到了一致的認同,於是INFJ跟ESTJ便馬上動身去尋找ESFJ的蹤跡。

「話說,ESFJ她就跟我、ISTP跟ESTJ住在一塊。」

INTP的話引起了我跟INTJ的注意,INTJ馬上追問道:

「那妳這兩天下來有看到她有什麼異狀嗎?」

然而INTP卻搖了搖頭:

「我甚至沒有在走廊上跟她相遇過,倒是ESTJ每天早上都會來敲門叫醒我,還有ISTP,ESFJ......好像也有被叫醒,但是不會馬上出來,所以沒遇見過。」

原來是這樣......不過這樣的話,或許ISTP那邊會有——欸?

我這才注意到,ISTP已經默默開始吃起自己的午餐了,她好像完全不在乎ESFJ是否失蹤的事情,旁邊的INFP好像想說點什麼,不過她張了張嘴,最後又是半個字也吐不出來。

仔細想想,ISTP也是很難摸透的其中一人啊......。

不過除了ISTP之外,其實ESFP、ISFP、ENTJ、ESTP還有ENTP幾人都已經開始吃午餐了,我想也是,畢竟這麼多食物就在眼前,我的肚子也已經餓扁了,也難怪她們會直接開始吃午餐。

「......先吃飯吧,她們大概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回來。」

INTJ看我跟INTP遲遲沒動作,乾脆直接幫我們出了主意,我們互看一眼之後,也不再說什麼,低頭開始吃午餐了,畢竟再這樣等下去,在她們回來之前,我可能就要餓到無法思考了吧......。

過了好一陣子,她們兩個才回來,然而ESFJ還沒有出現。

看ESTJ那副怒氣沖沖的表情,看來是勸說失敗了吧......。

「那個......INFP,能不能打包一份ESFJ的食物給她呢?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下來......。」

INFJ的臉色也很不好,她只能這樣對著INFP說著,而INFP則不解的問道:

「為什麼......難道她身體不舒服?」

「不......不是身體不舒服......只是......。」

INFJ還沒說完,ESTJ立刻火大的插上嘴:

「說什麼再跟大家待在一起下去的話,之後別離的時刻會更加難受的......拜託!這都第三天了,不是根本還沒出事嗎?她到底在想什麼啊!」

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的心頓時被揪緊了。

別離......是啊,這件事一直都近在咫尺,只是沒人願意承認而已。

事實上我也很害怕這件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別人肯定也是如此,但沒有人開口提及這件事,也許是怕一旦說出口,平衡就會被打壞了吧。

但是......看來我們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

因為即使沒有人提到,ESFJ仍然崩潰了。

「嘛......畢竟她是妹妹嘛......ESTJ妳想要當個好姐姐對吧?」

雖然ENFJ在聽到這段話之後,她的臉色也變差了,不過她還是迅速換上一貫的溫柔笑容,並摸了摸ESTJ的頭安撫。

「姆......是這樣沒錯......。」

被ENFJ一講,ESTJ頓時洩了氣:

「但我只是認為這種時候更不應該一個人呆著,不然反而更會崩潰的......。」

「嗯......那不然這樣......。」

ENFJ望向INFJ說道:

「晚點妳可以去陪著ESFJ的吧?她對妳應該比較沒有戒心?」

INFJ微笑著回道:

「我也有這個打算。」

「那太好了!這樣就不必擔心了吧?ESTJ?」

ENFJ笑瞇瞇的說道,同時又摸了摸ESTJ的頭,而ESTJ看來也總算滿意了,她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既然如此,她的事情就交給妳囉!INFJ!」

「嗯,沒問題。」

INFJ跟ENFJ也紛紛坐下,剩下的人也才開始享用午餐。

不過說真的,ENFJ跟ESTJ的互動越看越像是一對母女呢,就像是一位溫柔的母親在帶著急著想要出頭天的女兒一樣。

我又想起了夫人,雖然夫人感覺挺吊兒啷噹的,但在我跟朝炎遇到困難時,她也永遠會率先把我們保護起來,不讓我跟朝炎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即使面臨了族人的反叛、即使清楚自己可能會葬送性命,她也義無反顧的為了守護我們、守護這個家而戰。

直到身軀再也無法動彈為止。

那樣的堅定、那樣的執著,是我還在族內時從未見過的。

那是一種,人們稱之為『愛』的力量。

若不是夫人收留了無依無靠的我,也許我現在也不會還在這個世界上了吧......。

我無法償還夫人對我的巨大恩情,但我知道,對她而言,只要我跟朝炎還能繼續好好地活在世界上,對她而言就是最好的回禮了吧。

這一切,也就是我能為她做的全部了......。

吃過午餐後,INFP跟INFJ兩人一起去找了ESFJ,而我正打算和INTP一起回房討論的時候——卻被ENFP跟ESFP一起抓住了。

「ISTJ姐姐!我們一起去娛樂室嘛!」

「呃......欸?!」

ENFP再次用著那閃閃發光的眼神望著我:

「誰叫ISTJ姐姐前兩天都不來跟人家玩,現在頭上都跑出烏雲了!」

「呃呃呃——可是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雖然想掙脫,但ESFP在後面架著我,讓我無法動彈,她還幫腔著說道:

「ENFP!妳看看,ISTJ說妳不重要啦!」

「等等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還來不及解釋,ENFP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問道:

「咦——?難道......人家對ISTJ姐姐來說,是不重要的存在嗎?」

這是怎樣啊啊啊啊——!

我的腦袋要短路了啦——!

INTP原本好像想來幫我解圍的,但她卻隨即被ESTP跟ENTP一起抓住了。

「既然她有事,妳就一起來玩吧?看妳剛剛心情也不怎麼好的樣子吶。」

看著ENTP那賊賊的表情,我不禁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雷隊友,而且是超級雷的那種......。

至於INTJ......她一吃完飯就立刻走人了,自然沒有落得我們兩個這樣悲慘的下場。

唉......好想跟她學學這個超強的預知災難的能力啊——!

我們兩個被四個人一起抓住,勝負的結果也已經顯而易見了,美好的下午就這樣被白白浪費掉了......。

等遊戲結束之後,我一定要狠狠教訓ENTP這個臭小鬼一番!哼!

晚餐的時候,ESFJ仍然沒有出現,據INFJ所言,她似乎因為心理壓力的關係導致身體是真的不太舒服,所以雖然下午INFP跟INFJ一起努力安撫之下,她有稍微穩定一些,但是還是沒辦法前來晚餐的聚會。

ESFJ的缺席讓晚餐的氛圍不再有前兩天的溫暖,儘管還是有不少人(比如ENFJ)努力在維持氛圍,但詭異的空氣依舊沒有散去。

也許是因為所有人都已經意識到,遊戲帶來的殘酷現實,已經近在眼前了吧......。

晚餐的時候,我跟ENTP刻意放慢了吃飯的速度,趁著旁邊人少時,ENTP用嘴型問我:

『等等房間討論?』

我點了點頭:

『INTP一起。』

她比了個OK的手勢給我,於是我們迅速吃掉剩下的飯菜,接著洗完碗盤後,找到在噴水池等我們的INTP,我們三人一起回到了我的房間裡面。

「所以——妳要說的是——?!」

剛剛進入房間內,我便把櫃子的鎖打開,直接拉出最下層的櫃子,並拿起裡面的水晶球:

「......妳第一天的時候不是有問我我的陣營嗎?我現在回答妳——我是預言家,還有......ENTP也是。」

「我們倆在早上的時候相認啦!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上午在一起的原因。」

ENTP一面說著,一面還用手比了個『耶!』,而INTP好一陣子沒開口,看來是突然被透漏這個消息,讓她驚呆了吧。

我再次把水晶球收好,過了一會兒,她才靠到牆邊,右手扶著額頭感嘆了一句:

「......臥槽。」

「怎麼,嚇壞了?」

ENTP壞笑著:

「連臥槽都罵出來了。」

「......突然發現自己跟了兩三天的人是預言家,我能不吃驚嗎?」

INTP白了ENTP一眼:

「我本身是一點能力都沒有的平民欸。」

「那不是更好了嗎?」

ENTP依然是那副打哈哈的態度:

「妳被預言家驗出來是好人,還是個很有用的好人,不然怎麼會透漏身份給妳知道呢?」

INTP有點不滿的撇了撇嘴:

「ISTJ就算了,得到妳這傢伙的認可,我一點也不開心。」

「哎喲幹嘛這樣嘛,就算我是後來的,至少也能做朋友嘛,我不會打擾妳們兩位打情罵俏的——!」

「什麼打情罵俏?!」

眼看話題越來越歪,我拍了拍手制止兩人繼續鬥嘴下去:

「好了啦,也該來談正事了吧?」

「啊對,除了妳之外,ESFJ跟ENFP也都是好人陣營。」

ENTP這才恢復狀態,並敲了下手心:

「不過她們兩個一個現在狀況不穩定,一個是感覺很容易說溜嘴,所以就只能找妳囉!」

「這樣啊......。」

INTP慢慢走到我旁邊坐了下來:

「所以都還沒有找到狼人是嗎?」

我跟ENTP一起點了點頭,INTP便接著說道:

「那妳們今晚打算驗測誰的身份?」

「大概幾個方向吧。」

ENTP豎起了三根手指:

「一:在整個團隊裡面有明確領導能力的人、二:擁有強大調查能力的人、三:身份相當不明朗的人。」

「一的原因應該不用我多說,二目前能確定的人不多,可能真的要等事件發生才會比較明朗......但是一旦確認了,對我們而言無疑是一大助力,三主要是怕有潛水狼。」

原來是這樣,她想的蠻周到的呢......。

「總之,我今晚打算確認ESTJ的身份。」

ENTP一面說著,一面看著我問道:

「妳有想法了嗎?」

我搖了搖頭:

「想驗的人選太多,還沒辦法決定。」

「還是......INTP妳有想法嗎?」

我轉過頭看向INTP,不過INTP先是皺了皺眉頭,隨後才看著我問道:

「妳想驗的名單主要有誰?」

我馬上把名單一個個講出來:

「ESTJ是ENTP確定要驗了嘛......我是在想INTJ、ISTP、ENFJ、INFP這四位裡面挑一個......。」

「那就ISTP吧,她當時都敢悍跳預言家了,先確認她比較安全。」

INTP馬上下了決定,而ENTP也同意道:

「她剛好兼具了二跟三點,我跟ESTP雖然有邀她來玩,但她也只是偶爾赴約,所以性格上根本還摸不透。」

「好......那我今天就先確定ISTP的身份吧。」

語畢,我看了下時間,現在才快要八點,我站起身向兩人說:

「我差不多要去進行每日的修行了。」

「欸等等,ISTJ!」

ENTP突然站起來跑到我旁邊,我也停下腳步看著她,等待著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今晚凌晨一點之前,妳可千萬別睡著了喔!」

呃?!等等,為什麼——?

「......喂,ENTP,還不確定今晚會不會出事吧?」

INTP開口表達了想法,但ENTP只是搖了搖頭,接著說道:

「妳剛剛吃飯的時候都沒有感覺嗎?氣氛一瞬間就變的這麼緊張......這不是好現象吧?」

「......我是有感覺到,只是——啊啊啊煩!」

INTP走到我旁邊,有點不滿的看著ENTP:

「假如狼人是真的打算殺人,為什麼前兩天都不動手,非得要ESFJ出事才動手?」

「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ENTP不再像先前一樣態度隨便,現在的她雖然依然掛著笑容,但那個笑容卻相當陰暗,我甚至一度以為現在在我眼前的不是我認識的那個ENTP:

「因為大家都還在逃避著這個遊戲本身不是嗎?狼人也好、好人也好,又或者是妳本人......誰又願意正視這個逼我們自相殘殺的遊戲呢?」

空氣彷彿下降到了冰點,ENTP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打在痛點之上,使得INTP也擺出了我從未看過的陰沉臉色。

雖然她所說的都是事實......可是即使講出來了,又能改變什麼呢?

我有點受不了這樣的氛圍,於是插入了其中:

「好了,妳們兩個都先冷靜點,總之我要去訓練了,剩下的明天再討論,妳們也先去做妳們要做的事情吧。」

一聽我這樣說,ENTP馬上又變成了原來的樣子:

「吼喲——都這麼急著趕人家走,ISTJ是不是因為看正宮心情不好就對人家無情起來——。」

「兩個選擇,一是妳自己滾回自己的房間,二是我把妳打暈再扔回妳自己的房間,給妳三秒鐘選,三——!」

「對不起我錯了,我自己回去。」

在ENTP先行離開後,INTP也跟著我一起出了房門,但她的臉色還是很不好,我雖然有問她怎麼了,但她都只是簡單的「嗯。」、「沒事。」作結,實在問不出什麼東西來。

唉......明明到昨天為止都還好好的啊,今天突然之間是怎麼了......?

按照往例,我今天也在大廳練劍直到十點半的鐘聲響起為止。

今晚一直都靜悄悄的,安靜的令人毛骨悚然,前兩天至少還會有一兩個人下來餐廳拿點心吃的,今天卻沒有半個人在我練劍的兩小時之間來到大廳,大家就像是說好了一樣,過了晚餐之後,就不再有任何人下來大廳。

明明只少了一個人聚餐,如此巨大的差異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好像可以明白ESTJ為什麼那麼執著一定要所有人到場的理由了......。

快速梳洗過後,我馬上開始今晚的驗測任務:

「ISTP。」

水晶球又一次地散發出令人安心的光芒,我鬆了一口氣,但隨即也繃緊神經——這意味著,其他身份不明朗的人是狼人的機率更高了。

雖然說知道ISTP不是狼人,也表示她不會再像當時那一場一樣玩什麼悍跳,讓我壓力爆炸也是一個蠻不錯的好消息......。

我再次拿出了筆記本,寫下所有已知是好人陣營的名單:我、INTP、ENTP、ENFP、ESFJ、ISTP,而ESTJ明天就可以得到答案,但是......身份不明朗的人,還有將近十個人。

我長嘆一口氣,望向外面皎潔的明月,在腦中不斷複盤已知的資訊,ESFJ身為好人陣營......這究竟是好事還是——。

『會不會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主謀對我們的一種試探?』

『什麼意思?』

『因為只要是還有良知的人,不太可能會讓ESFJ這麼幼小的孩子面對那些殘酷的自相殘殺的事情,還有偵查的部分,她也不可能勝任。』

『只要ESFJ沒出事,我們就多少還能斷定現在的大家都還保有一定的良知,不需要太擔心會出事,反之,萬一ESFJ還在的情況下,卻出現了傷亡,或者更糟——ESFJ死了的話,那最好就別期待大家的道德底線能高到哪裡去了。』

我頓時從床上坐了起來,身體也無法止住的顫抖著。

是這樣嗎?這就是INTJ跟ENTP想要表達的事情嗎?只要ESFJ怎麼了的話......那......。

我再次躺回床上,逼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然而腦海中的負面想法卻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眼睛死死的盯著門口,深怕下一秒就會有人衝進來。

直到看見時鐘顯示時間為凌晨一點,我才終於放鬆神經、在床上沉沉睡去,在這一刻,我也意識到——我已經沒辦法像前兩天那樣安心入睡了。

隔天早上,我是被敲門聲給吵醒的。

一夜無夢,所以醒來時沒有我想像中的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嗎......?

以往我總是在早上七點就準時起床了,今天大概是因為睡眠不足的關係,醒來時都已經七點半了。

我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腦袋一時還沒辦法跟身體接上線,於是我只是對著門外喊道:

「是誰?」

「ISTJ!我是INTP!快點換衣服出來吧!出大事了!」

什麼?出大事了......?不會吧——!

我頓時清醒過來,用最快的速度梳洗過後,馬上開了門,只見INTP一臉慌張:

「妳終於醒了!快跟我來吧!」

「那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嚥了嚥口水,才繼續問道:

「難道......真的發生了......那種事情?」

現在的INTP似乎是自我們相遇以來,第一次顯得這麼緊張,她停下了腳步,隨後滿臉複雜的看著我,隨後才緩緩開口道:

「......有人被殺了。」

什麼......竟然真的是這樣......?!

我還來不及開口提問,INTP便再次出聲,說出了我最不希望聽到的答案:

「死者......就是ESFJ。」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224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MBTI|狼人殺|原創|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悠露
推推! 還有開房間><
有人被殺了(つд⊂)

04-26 00:18

夏雨(嘗試填坑模式)
感謝推推!

這個遊戲的本質就是這樣嘛,難免會有傷亡的w04-26 0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Muras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二創】星夢沉眠症 第三... 後一篇:MBTI狼人殺 第十二夜...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跳舞人偶與夢幻遊樂園 40敗者等待區(下) 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