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翻譯】《守夜人》第二次守夜-魔鬼現身

作者:威爾特夏小姐│2024-04-22 15:41:48│巴幣:1,008│人氣:51
第二次守夜-魔鬼現身

再一次的,夜幕的降臨呼喚我踏上夜巡。我眼前的街景是多麼的荒涼、冷清,只有不時打下的閃電火光與那遠處傳來的,好似念咒聲般的陣陣呢喃。
我的詩人朋友熄滅了燈火,只因天空之上亮起的光讓他覺得更有詩意,而且不用為此花錢。他從窗子探出身來,凝視著空中的萬丈雷霆,敞著胸前的白色睡袍,黑色的頭髮毛燥而凌亂。我忽然回憶起自己那充滿崇高詩意的瞬間,此時恰如彼刻,實在是太過於相像了,那瞬間內心的風暴翻騰竄動、雷霆從雙唇中湧現,手中的閃電取代了羽毛筆,寫下如烈火般炙熱的生動文字。思想便在兩極中奔馳,振翅翱翔穿越宇宙的彼端,然而精神意念最終將轉化為文字,這陣奮筆疾書下的產物只不過是成堆的幼稚胡言,因此手便按捺不住撕下整面書頁。
我曾經用樂曲的咒言驅逐過這詩歌之惡魔,牠總是喜歡對我的挫敗興災樂禍。現在我常以號角吹出些許不和諧的刺耳音符,這也擁有相同的效果。
對於那些將詩意湧現的衝動視為熱疫般恐懼的人們,我向他們推薦我這守夜人號角的音色,作為對抗詩的衝動的良好解藥,它不僅廉價且具有非常有價值。因此如今,如柏拉圖的觀點相同,詩歌被視為是瞻妄、精神錯亂的體現,唯一的不同是那古希臘人稱其為來自上天的詛咒,而不是從精神病院。
無論如何,詩歌已經變成一個不穩定的事業了,因為比起瘋子,理智的人實在太多了,他們填滿了各種事業,甚至是做詩。這種情況下一個像我一樣的真瘋人根本找不到工作。因此我只能避開詩歌,成了一個幽默家,畢竟守夜人這個職業擁有大把閒暇時間與機會。
或許我該證明我是個稱職的幽默家,可這又有什麼必要呢?畢竟現在這個世界比起職業更在意言辭。因此我們便有了不再歌頌的詩人,儘管他們深感被受召喚。所以我便離開不做了。
一段時間後,雷電的閃光灼燒著天空,我看見三個戴著狂歡節假面的身影,行蹤可疑的魅影們躡手躡腳的溜過教堂墓園。我朝著他們走過的方向喊著,試圖弄清他們的意圖,但黑幕再次壟罩,我只能看到一條發光的尾巴和一對火紅的眼。耳邊傳來遠處的雷聲,且其中混雜著另一種聲音,那低語像是給唐·喬凡尼的詠嘆調伴奏般:"別多管閒事,你這個夜貓子,少去干涉遊魂們的事。"
這對我來說實在過份,我無法忍受便將長槍扔向傳來低語的方向,天空再次劃過閃電,但那三個幽影在空中消散,就像是馬克白中的三名女巫。
"遊魂!"我憤怒地向他們咆嘯道,冀望我的怒火能燒傷他們的耳道,"你們不接受我是你們的一份子,但我自始至終都是一位詩人、一個吟遊歌手、一名操偶師,以及其他眾多耗費精神的身份。如果你們早就死透了,但願我能在你們生前便知曉你們的精神思想,這樣我就知道我的精神哪裡不配與你們為伍。還是說死亡帶給你們對於精神更深刻的體悟,就像那些偉大的人只有在死後才能成名?只有等他們進了棺材,他們生前所寫的文字才聚集了精神,就像老酒愈陳愈香一樣。"
我離那個被教會屏棄的自由思想者的家只有幾步之遙,一道蒼白的光從敞開的門中啃噬著黑暗,與雷霆的光怪異的交融在一起,從遠處聳立的山嶺傳來逐漸增強的隆鳴,宛如精神領域正摩拳擦掌,盤算著要步上這場戲劇的舞台。
依照傳統,那具屍體陳放在大廳中央,周圍點燃著未受祝福的蠟燭,只因那惡魔牧師不願意為期祝福。死者泛著笑,或許是對著那個牧師的譏諷,亦或是嘲笑自己否認來世有多麼無知。死者笑容燦爛如光,好像生命遙遠的倒影穿過他僵死的面容。
陰暗無光的大廳盡頭,是一座漆黑的壁龕,三個孩子與他們虛弱的母親一同靜靜地跪在神壇前,像尼俄伯與她的子女們。他們極力的沉浸於祈禱,為了將死者的肉體與靈魂從惡魔的魔爪旁奪走,儘管有牧師的存在。
死者的兄弟,一名士兵,只有他帶著對天堂平穩堅定的信念與能隻身對抗惡魔的勇氣立足於棺材旁守望。他的目光平靜且帶著希望,不時望向死者孤寂的面孔,而又望向窗外侵擾著蠟燭微弱火光的雷閃。他出鞘的軍刀安置在死者的胸膛,刀柄的十字形狀向我捎來消息,透露出它不過是個世俗且帶有宗教意味的武器。
一片死寂壟罩四方,我所能聽見的只有遠處的風暴鼓譟與蠟燭的燃鳴。
靜謐持續著,直到教堂鐘聲緩慢的宣布午夜降臨,突然之間疾風凌空鞭打著旋嵐,宛如夢魘敞開襤褸斗篷,將絕望的黑暗壟罩整片蒼穹。
圍繞著棺木的蠟燭盡滅,雷霆怒吼咆嘯,準備掀起一場革命,轟嘯驚擾沉睡中的每一個人,即使是陷入最深沉寐的人也不例外。雷雲噴發著陣陣火光,不時殘忍的暉映著屍容。
我撇見士兵的軍刀在夜色中閃著輝光,他正預備著投身激戰。
霎那間,空氣潏湧沸騰,馬克白的三女巫再次降身,彷彿是風暴拽著他們的頭髮將他們拖行而來。電光照清他們的形體,扭曲的假面、繞纏的蛇髮...一切宛如地獄的化妝舞會裝扮。
而現在,惡魔也逮到我了,他將我在空中拖行,三人組飛掃過街,我便也加入其中。他們似乎對於我這個不請自來的第四位成員感到訝異,好像他們圖謀不軌。
"搞什麼鬼?難道魔鬼還能走在正路上嗎?"我瘋狂地笑著。"那麼,你們就別為我們在歪路上相會感到意外啦。我跟你們是同類啊。兄弟們,讓我加入你們吧。"
他們更顯尷尬了。其中一位喘著氣道:"神啊,庇佑我們吧!"而後在胸前劃了十字。我感到相當古怪並說:"兄弟,別這麼丟失了身份,否則我要對你們感到失望透頂了,我會誤認你們為聖職或至少是個受洗過的人。但我想了想,我還是要祝賀你終於領悟了十字架,將自己從天生的惡魔培養成了一名聖職。"
我說話的方式出賣了我。他們轉向我,開始用起聖職的語氣,拿逐出教會這種事來威脅我別阻礙他們。
"別擔心。"我說,"到目前為止,我都不完全相信魔鬼真的存在,但打從我看見你們,我便清楚知道你有成為他們的資格。我不礙著你們了,畢竟可沒有一個守夜人能同時忍受地獄跟教會啊。
他們溜入屋內,而我小心翼翼的緊跟其後。
這一幕太過令人震驚了。雷電與黑暗不停交替,閃爍著詭異的譎光。轟雷落下光耀四處,映入眼簾的是那三人與堅定的執劍士兵爭奪棺材,他的劍身依舊泛著冷光,而死者不為所動,僵硬的臉宛如蒼白的面具。此時光芒消逝回歸晦暗,僅有壁龕流露出黯淡的微光,疲憊母親與孩子仍在絕望中祈禱掙扎。
戰鬥悄無聲息,但在瞬間天空便崩毀,魔鬼似乎占了上風。雷電休止了,一切長久的陷入深沉的夜幕。片刻後,兩個身影迅速的穿過門扉,我看見他們的眼睛在黑暗中發著光,他們真的帶走了屍體。
我獨自站在門口咒罵著,大廳裡漆黑陰沉且毫無生氣,我估計那位英勇士兵的脖子大概已經斷了。
暗雲徹底失控,一道驚世駭俗的轟雷徹底撕裂天幕,形似空上不滅的火炬。我看見士兵平靜冷淡的站在棺材旁,死著臉上依舊掛著那抹不變的微笑。多麼嚇人!一副無身的猙獰面容就在死者的臉龐斜視著他,猩紅的血河將自由思想者的裹屍布染成一片朱赤。
止不住的渾身顫抖,我狼狽地裹緊了斗篷,完全忘記了應要吹響的號角與報時,失魂落魄地逃回我的小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208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我只能繼續向前
有空再看

04-22 20:07

威爾特夏小姐
反正也沒人看04-22 20:08
  我只能繼續向前
應該是有看沒回覆而已

04-22 20:14

威爾特夏小姐
那大概也不會看完吧04-22 20: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Kurumi08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守夜人》第一次...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obster0627全體巴友
大家可以多多來我的YT頻道看看哦(*´∀`)~♥https://www.youtube.com/@lobstersandwich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