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小說】鐵色災厄(6-S)1『各懷鬼胎鄰居』

作者:蘿莉保育小組◎葛野│2024-04-15 09:39:29│巴幣:12│人氣:34
鐵色災厄6-S

1『各懷鬼胎鄰居』


第一章

  「我要搬出去住。」
  
  造極突然在飯桌上那麼說,嚇得小妹以筷子夾起的肉丸子得以逃離兩根木棍,騰空約三公分後不敵重力掉在桌上。
  
  「住得好好怎麼突然……之前隘力搬出去住不是末隘?」母親對於兒子老是出爾反爾感到很不高興,不過她碎碎念要兒子搬出去自力自強也是兩三年前的事了,能算得上善變嗎?
  
  「我待的公司要遷廠了,從家裡出發會多一個小時的通勤時間,所以我想乘這個機會搬出去住。」造極如此解釋。好一個正經的理由──只要他沒有說謊騙人的話。
  
  「很,很好呀,臭老哥要搬出去住,我樂得輕鬆。」小妹拼命掩飾自己哀傷神情地逞強說道。另一方面大妹則不留情地對小妹吐槽:「說得妳好像負責大哥的生活起居似的。」
  
  「──再來另一個好消息,菈琪亞的爸爸出院了,過陣子也會接她回家。」
  
  ──身為話題主角的菈琪亞,是專心吃著飯,沒有表示意見。
  
  大妹露出哀傷的神情:「真的嗎?小啦啦,我會想念妳的。」在造極家中大概是排行第三照顧她的大妹,是負責菈琪亞的髮型與衣著搭配。以後應該會閒下來。另一方面小妹則是說不出苛薄的話來嘲諷菈琪亞的離去。
  
  至於母親:「奇怪的小孩終於要離開攬叨,我也放心了。」「──媽!」「幹嘛?我又沒說啥。」面對如此明顯的疏遠,菈琪亞也多少露出哀傷的神色。
  
  這件事說來說去都是造極造的孽。
  
  約三四天前,母親有意無意地私底下問了造極某個擱置許久的重要問題:「亞妹仔噹襲要轉去伊厝裡?」造極也知道母親並非有意要趕菈琪亞走,只是覺得照顧別人家的小孩太久,會有各式各樣的問題。
  
  例如說教養問題。假設菈琪亞學壞的話?是不是造極他們家要負這個責任?
  
  例如說金錢問題。目前是從菈琪亞的存摺拿出過多的生活費,以造極他們家的平均開銷相對來說,時間越長,造極他們家越不好意思,沒能給予菈琪亞相符合的生活品質。
  
  例如說造極的人際關係問題。造極總是帶著別人家的小孩,對於不熟的街坊鄰居難免會傳出不好的謠言,連帶著造極的桃花運跟著消失(?)。做母親的就是擔心這個。
  
  「歹勢啦阿母。」於是呼,造極拿出了殺手鐧,可以扭曲認知的消除記憶APP,打算讓母親忘記她有問過這個問題,再拖延一段時間──哪裡知道效果會如此之強。
  
  被閃光閃得一副傻呼呼的表情後,母親回去做自己的事,造極也一副做完大事業的舒爽感。結果,等了一會母親再遇到菈琪亞時,說出了這樣的話:「小妹妹,力洗攬叨小妹的同學嗎?該回家了。」
  
  ──這個消除記憶,是讓母親把與菈琪亞有關的所有記憶都忘光了。
  
  菈琪亞不知所措,小妹與大妹還以為母親在開什麼惡劣玩笑,等到發現這不是玩笑後,大妹與母親大吵一架,造極沒想過大妹會為菈琪亞發那麼大脾氣。而全家人只有母親不記得菈琪亞,當然被當成是老人痴呆之類的,因此母親對菈琪亞的態度變得很不好,是三兄妹的擁護下菈琪亞才沒被趕出家門。
  
  菈琪亞知道是造極搞的鬼後,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為什麼要讓伯母忘了我!」「對不起啦好痛好痛!」她一邊哭一邊掄起她的小拳頭揍人,菈琪亞自己正是失去記憶的過來人,更清楚忘卻之後的人際關係能轉好,亦越變越糟。
  
  母親失憶事件發生後造極也急著要將一切恢復原狀,卻從協力者前輩口中得到不妙的答案:「關鍵字橡皮擦Ver.1.3本來就是為了掩蓋仙子的真相所設計,消除仙子相關記憶當然是輕而易舉,想復原反而沒那麼容易。」
  
  再與冷靜後的菈琪亞討論後的結果就是:不能再繼續待在這個家了。
  
  菈琪亞都已經住習慣這個家了,事到如今還要她離開……可是造極一開始給的理由就很爛了,下次難保不是小妹或大妹問起菈琪亞的爸爸,難道要全家人都消除記憶嗎?因此菈琪亞的離開是必然。
  
  不過這次造極決定,不是讓菈琪亞回學校宿舍,而是要同進退,由造極帶著菈琪亞去某處生活!
  
  為了達成理想而做的準備是……
  
  「救命呀麗嘉衛門!」「我是叫這個名字嗎?」「有沒有成品屋租或售的門路?」「你當我房仲業者喔?」
  
  協力者之間的連絡網這時起了作用,造極毫不猶豫依靠著麗嘉,以前明明還嫌棄人家不牢靠的。而項瑜那邊也去問過一次了,果然是反過來被嫌棄:「不是吧你之前都是靠爸族?我對你評價下降了。」造極還以為沒說的話大家會默認他是住老家呢。總之他認真做了幾天功課後,讓他找到了還算合適的出租公寓。
  
  在提出搬出去住宣言的隔天,造極與菈琪亞去看公寓實地。
  
  「世風日下,最近的單親家庭越來多咯。」房東婆婆在嘴裡念的話被潛在租客聽到了啦,造極假裝沒聽到。
  
  ──造極沒有特別說明他與帶著的小妹妹之關係,應該被誤認成單親爸爸帶著女兒。總比被誣賴是誘拐小女孩而被抓去警察局來的好。
  
  格局為一房一廳一衛一廚,附家具,租金也在造極能負擔的範圍內。菈琪亞在討論中也想說要分攤一半的費用,但被造極基於大男人主義這種無謂的自尊回絕了。事實上之前拿到的獎金還有剩,造極在金錢的運用上並沒有這麼拮据。
  
  聽房東婆婆解釋,前一個房客是最近才搬走,並未閒置太久,但畢竟是二十年屋齡,不要說菈琪亞,也快與造極差不多老了,沒有新環境的感覺,比較像是從一個舊環境換到另一個舊環境。
  
  「簽下契約後能馬上入住。但電視、網路線路需要隔幾個工作天才可以用。」
  
  房東婆婆說明著各房間,還有一些規矩。此時菈琪亞湊近造極說些悄悄話:
  
  「哥哥,那個……只有一間臥室耶。」「沒辦法,只能請妳鋪軟墊在地上睡覺……開玩笑的,我會去睡沙發。」「一直睡沙發也不是辦法吧!如,如果哥哥不要亂來的話……」「那我就只能鋪軟墊在地上睡覺了。」
  
  造極很能理解成長後的菈琪亞都會顧慮些男女有別的界線,雖說她自己偶爾睡迷糊了也會跨過去。當然什麼事也沒發生,菈琪亞只是在錯誤的地方睡著而已。
  
  沒有貨比三家,造極直接簽了這間。他對要一直逛房子這種行程也沒啥興趣,他想說:(真的水土不服再退租就好。),完全忘了考慮違約押金的事情。
  
  這裡就是造極與菈琪亞愛的小巢……這種說法好像哪裡怪怪的。
  
  基於省錢,造極沒有請搬家公司,他自己也沒啥行李,菈琪亞的衣服說不定還比造極帶去的還多。不過母親知道造極那些亂七八糟的遊戲呀PVC之類的收藏沒有要帶走,又開始碎碎念起來。真的難保有一天被母親清去丟掉!
  
  「從今天起我們要住在這裡了。」「我沒想過會和協力者單獨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妳在說什麼?依照那些自稱前輩的情況,仙子與協力者同住不是很正常嗎?」
  
  菈琪亞的行李箱好像永遠整裡不完一樣,經過一天的整理,是都塞進衣櫃裡了,但也只是亂塞,要穿時肯定又會弄得亂七八糟。想說要吃晚餐了,想想不對又不能回家吃……
  
  ──直到這時候造極才有了離家的實感。
  
  「菈琪亞,妳想要吃什麼?」「照,照理說,應該是小女子要做飯給哥哥……」菈琪亞扭扭捏捏不知道在害羞什麼,然而被造極無視:「喔,廚房有微波爐耶,可以買料理包回來加熱耶。」
  
  ──造極沒看過菈琪亞做過料理,也沒想過她會想做料理,事實上她也真的不會做料理。
  
  「哥哥的意思是我比微波爐還不如嗎?!」「好啦好啦,等妳讀國中上過家政課我再拜見妳的料理實力。」「那哥哥呢,你會做菜嗎?」「……我只會煎蛋和水煮青菜。」「……好像還可以?」「……相信我,妳很快就會吃膩了。大妹的手藝比我好多了。」
  
  最後還是決定買料理包與白飯回來吃。
  
  「對了,哥哥,晚上十點到早上六點規定不能使用廚房。好像是通風不良的緣故,會整棟樓都是油煙。」「聽起來不開抽油煙機就沒事。咦?房東婆婆有提過這點嗎?」「哥哥你也太不專心。」
  
  這棟公寓大樓形狀成口字型,中間為天井與大樓內部的公共綠地。樓層間的走廊是沿著內壁繞一圈,造極租的房間旁邊正好是電梯與樓梯,是否為鄰避設施因人而異。
  
  「哦,樓下就有女僕咖啡廳耶。」「哥哥我要學你了,『相信我,你很快就會吃膩了。』」
  
  買了料理包與白飯回來後發現房間裡沒有碗,只能再出門購物一趟。雖然有家具,可是日常用品房東當然不會準備好放在那裡,又不是住飯店。造極又再次深深地感覺到離家的實感。
  
  「弄得滿身都是汗,吃完飯來洗澡吧。」「哥哥,我要鄭重告訴你一件事。」「什麼事?」「浴室竟然是乾溼分離耶!」
  
  屋齡二十年老公寓在這種刁鑽地方倒是很先進……有進步總有犧牲。說是乾溼分離,乾區僅僅分配到一小部分,可以說是光塞進一台洗衣機便塞滿了!這也是無可奈何,畢竟二十年前沒有這種建築設計想法。
  
  「菈琪亞,是很麻煩沒錯,但妳和我的衣服要分開洗。」「哥哥好像搶我的台詞去講?可是我不在意呀,和哥哥的衣服一起洗就好。」「不是,妳的衣服太複雜了,要單獨洗。」
  
  還要擔心尺寸僅造極家陽台三分之一大小的這個迷你陽台晾不晾得乾。
  
  最後必須說說,關於造極搬出去住的理由。說是謊言,全都是騙人的也太假。造極選在離老家約有三十分鐘車程的距離租屋,離實際上沒有遷廠的公司短了十分鐘的車程,可是對菈琪亞來說可就辛苦了,多了三十分鐘車程去學校,可能需要認真考慮轉學事宜。
  
  再過了幾天,造極與菈琪亞生活重新步上軌道後,妹妹們來訪。
  
  「好久不見了,大哥。」「臭老哥你還活著呀。」「也沒幾天沒見面而已,太誇張了……我說小妹,妳就沒幾句好話可說嗎?」「哼!」「小妹可是超級擔心你呢,擔心你沒吃飯、擔心你洗澡沒熱水、擔心你想家睡不著。」「姊,姊姊!我們不是說好要把這些事永藏心底,絕對不會對臭老哥透露半個字嗎?!」「抱歉,可是我覺得要讓大哥知道妳有在關心他。」「嗚嗚嗚,小妹妳長大了,會關心他人了。」
  
  丟臉轉生氣的小妹衝進房間裡,轉了一圈又出來,像是在找什麼東西似的。
  
  ──造極大概知道她在找什麼,也預想過這個情況,大妹傳訊息問新居地址時造極便做好準備了。
  
  「小啦啦呢?」小妹不拐彎抹角問了個直球問題。
  
  「她在她家啊。」造極撒了個彌天大謊。
  
  真實情況是,造極約一個小時前把她送到武裝女僕咖啡廳託那個店長照顧了,那個愛什麼的店長。
  
  「我也覺得大哥你是在金屋藏嬌耶,時間點太巧了。」「真是對不起我這麼沒有信用──妳們要喝點什麼?我沒訪客用杯子,只能請妳們喝瓶裝飲料。」造極只能以賄絡轉移話題。而大妹點了水果碳酸飲料;小妹點了薄荷蘇打飲料,對造極的錢包毫不留情。
  
  沒找到把柄,大妹也放鬆下來:
  
  「大哥一個人住這間公寓嫌大吧,以後跟媽吵架時能來住這裡了。」「喂。」
  
  沒找到把柄,小妹卻絲毫沒有放鬆:
  
  「我一直聞到她的洗髮精味道,她是不是常常來臭老哥你這裡呀。」「喂。」
  
  (妳聞到的是妳自己的洗髮精味道吧!)
  
  具有不在場證明只是初步,要連物證都不存在才算專業,人證只能祈求上天無人目擊。菈琪亞的生活用品已經被造極收起來了,理論上不會被小妹翻出來,剩下就是她不要厚臉皮到去問鄰居就好。
  
  這麼說來,造極搬來到現在還沒拜訪過鄰居,是該帶點伴手禮去見個面。
  
  挑不出毛病的妹妹倆待了一小時後離開,造極也總算能接菈琪亞回來。覺得這樣躲也不是辦法的菈琪亞開口:「哥哥,向大姊姊和小姊姊坦白我就住在這裡也沒關係吧?」「不行!她們口風很鬆,一定三兩下就被阿母發現。」
  
  雖然造極自認弄得天衣無縫,但總有露出馬腳的部分。比如說臥室裡的涼被是粉紅色的,著實不符合造極的品味。又比如說堆在客廳角落的軟墊與捲起來的薄床墊,要說沒第二個人睡在這裡,只能說有夠可疑。
  
  過度的自信總會招致意料外的敗北。妹妹倆來做客後又過了一天,造極與菈琪亞無所事事的待在租屋處,突然門鈴響起!這是住進來以來門鈴第一次響,造極有點反應不過來。他放下手上的書前去應門:「誰呀?」「喜哇啦!」「阿母!」
  
  從貓眼看出去所觀測到的來訪者,正是造極的母親。
  
  「緊開門。」「等我一下!」
  
  造極慌慌張張回到租屋處客廳,菈琪亞也一臉擔心地問道:「是伯母?」她能直接掌握現況的理由是因為母親的大嗓門是連客廳都聽得到。不用多費唇舌解釋是很好,但問題是菈琪亞無處可躲!大門被堵住了無法逃脫,要讓菈琪亞躲哪裡?廁所?陽台?衣櫥?床底下?
  
  「哩喜要我等多久!」「來了來了。」
  
  像是剛跑完百米的造極氣喘吁吁地打開門,對於兒子的異狀,母親自然瞇細了雙眼,不得不說這表情和小妹一模一樣,果然是親生的,假不了。
  
  「哩喜在做什麼?耐耶家慢?」「上廁所上到一半妳就來敲門……」造極裝做一副委屈樣,不過母親可不吃這一套。她像走進自家廚房似地闖進造極的租屋處,四處打量:
  
  「嘟啊有聽到說話的聲。」「沒呀,房裡只有我一個人。」母親走進租屋處客廳,的確沒其他人……但要是她有那麼好說話就好了。她不顧造極的阻止,跑進臥房趴在地上看床底、把衣櫥門全部打開、來到陽台東瞧西瞧、蹦一聲打開浴室與廁所的門。
  
  「奇怪?」「阿母妳在找什麼?」「哩把人藏到兜位?」「誰?我沒藏人。」
  
  母親的直覺很準,造極的確藏著啥。但精準來說並不是人。
  
  ──化為微塵的菈琪亞還在這客廳內飄盪。
  
  「哩尬那個孩子住一起吼?」「沒有,菈琪亞回她家了,我要說幾遍。」「啊涅為蝦米舞兩人份的生活用品?」造極心跳不免漏一拍,慌忙之中有東西沒收到嗎?
  
  「……那是我朋友留下來的。」「哩舞蝦朋友?」
  
  母親的評論有夠一針見血,刺得造極心好痛。對啦沒朋友然後又生性孤僻就是該死。造極無力地辯解:「……就一些網友。」
  
  聽到這回答,母親也懶的問下去。從她拉拔這孩子到那麼大的經驗來看,再問下去造極也是顧左右而言其他。因為不是抓到現行犯,母親無法對不存在的同居人說三道四,只是這次沒讓她得到滿意的答案,下次或下下次的突襲檢查是免不了了。
  
  在母子倆僵持不下之際,有不速之客走了進來:
  
  「蓋歐秋絲,我買飯回來了──哇!為什麼房間變那麼乾淨?!你們又是誰……」
  
  ──奇怪的訪客把這當自己家走了進來。母子倆一樣吃驚地看著不速之客,不速之客同樣驚訝地看著她的認知中不該出現在此處的人物。
  
  「小姐,這裡是我租的房子,就算門沒鎖……奇怪?妳不是那個……」「啊!你是那個嘛,那個那個。」兩個人那個來這個去的,外人無法參透他們的對話。
  
  造極從重逢的語塞中恢復,提出了像樣的問題:「妳不是住在仁橘島嗎?」「最近搬來這裡,好巧喔!」不速之客拍手讚嘆著彼此的因緣。
  
  ──不速之客正是愛佐絲。
  
  母親交互看著突然認出對方的兩個人,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對了,漸漸覺得自己的存在壞了兒子的好事,於是搶話說道:
  
  「吝倒倒啊聊,哇欣走了。」造極最壞的打算是要在租屋處與母親共進晚餐呢,她能那麼快離開真是謝天謝地……做為兒子尚不知母親是如何理解的?是覺得『愛佐絲就是這裡的隱藏房客,恰巧回來與造極唱雙簧。』假設她是這樣想的話那可真是大錯特錯,不過能免去之後的突襲檢查的話,那就算塞翁失馬那樣。
  
  看著造極母親的背影,愛佐絲好奇詢問:「你媽媽也跟你搬來這裡?」「……她是來看我過得好不好。」「你家仙子呢?菈琪亞去哪裡了?」「她去上鋼琴課。妳們家又怎麼樣?蓋歐秋絲又跟妳分開嗎?」「既然我走錯房間的話,那她算是在隔壁喔。」
  
  他們邊聊走出房門,來到公共走廊。愛佐絲拿出鑰匙打開對造極來說是鄰居家的門,還真的是鄰居,不是假的……想到這的造極說著:「等我一下。」返回租屋處幾秒後又跑回來,手裡拿著地區名店的鳳梨酥點心盒:「是鄰居的話,那以後還請多觀照了。」
  
  就這樣,造極確認了鄰居是意外之外的人物。
  
  ──局面迎來了比在家裡更無法放鬆的狀態。
  
  寒暄一陣子後的造極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回到租屋處,使用仙子證將粉塵狀的菈琪亞恢復原狀後隨即把她拉到臥房說悄悄話。這公寓雖老但隔音還不錯,至少造極這幾天都沒注意到鄰居的聲音,可是從現在開始就會很在意了……
  
  「有好消息與壞消息。」
  
  「就算一好一壞,有壞消息就是不好。」「好不好妳自己評斷吧。好消息是,阿母可能誤會我是因為有女朋友才搬出來住,我猜暫時不會再打擾我了。」
  
  「哥哥有女朋友!」菈琪亞忘記彼此在說悄悄話,叫的有夠大聲。對她來說,這就是壞消息吧。
  
  「妳覺得我會有嗎?」「怎麼可能!啊,難道伯母終於承認……」「高機率是誤認隔壁鄰居為我女友了,說不定已經在挑選喜餅了。」越想造極越覺得要澄清母親的誤會才行,但她會聽嗎?
  
  「……是誤認隔壁鄰居呀。算了我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那好消息呢?」「我開頭不就說了剛剛那個是好消息。」「真的假的,我覺得一肚子火耶。」多虧菈琪亞的情緒波動過大,兩個人靠那麼近也沒反應。不然平常都會慢慢臉紅起來。
  
  「壞消息是,愛佐絲就是我那個被誤認為女友的鄰居。」「……哥哥說的愛佐絲,是那個愛佐絲姊姊?」「正是。」「是那個導遊小姐?!」「是的。」
  
  菈琪亞感到一陣暈眩。
  
  「──那個『屠龍之力』的激發者,代號‧聖女的愛佐絲小姐。」「沒錯。」那些多重身分造極是叨念到菈琪亞都會背了。
  
  ──愛佐絲正是奪走菈琪亞仙獸與記憶的仇敵,還多次阻擋在她面前。即使有利害關係一致而合作的例子,不過她做過的惡事仍是不該忘卻,要讓她付出代價,讓她把所有的仙獸還來。
  
  前陣子有問過麗嘉,得知之前連絡愛佐絲的電話號碼已經變空號了。造極有想過再去一次仁橘島找她,可是也不清楚能不能再次遇到。而且想到要坐船前往,造極便感到一陣噁心。現在可好,換了環境後目標便直接出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可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況且對方依然扮演著偶然再次碰面的嚮導,沒有提防造極他們已經發現她的真實身分……
  
  「我們繼續裝做不知情,靜觀其變吧。她們同組織的人也許會拜訪隔壁房間,或者我們能跟蹤愛佐絲找到她們的大本營……」「聽起來好危險又好刺激喔,不行啦哥哥,我們不要冒險。」「那就頂多通知秩序者前來逮人了,在那之前還是想先把妳的仙獸拿回來呀。」
  
  只要菈琪亞最後的仙獸沒奪回,就不能動愛佐絲,兩難的局面依舊。造極做出最終的結論:
  
  「和剛剛的結論一樣,先按兵不動。」
  
  就這樣,各懷鬼胎的鄰居生活(偽)開始了。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168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4/87b584ee4527d6dc1a22bd706c32c22e.PNG?w=300好看!

04-15 21:34

蘿莉保育小組◎葛野
[e35]04-15 22: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noreg03470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鐵色災厄(6-S... 後一篇:【設定】鐵色災厄設定.仙...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enacpark10喜歡輕小說的各位
小屋輕小說《尼創》重大公告與封面公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