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軍部包吃包住還包辦婚姻》我是莉莉

作者:藍兒│2024-04-13 23:29:08│巴幣:6│人氣:580


※平淡記敘文類型





以下正文
 

 


  我叫莉莉,今年十四歲。從小在軍區長大。父親是秦上校,母親是瀾泱中將。
 
  有這樣的父母在軍區要橫著走是沒問題了,加上父母外貌都好……不是我在自誇,有著優良基因的我也長得挺好看的,因此倍受軍區叔叔阿姨們的關愛。
 
  不過讓我有點困擾的是,他們似乎因為我父母的關係,期望我也成為一名優秀的軍人。
 
  雖然我父母都憑著自身能力與努力爬上軍部高層,但他們其實並沒有特別要求我的志向。
 
  我在普通的小學長大,也唸了普通的中學。雖然閒暇時會去軍校受訓,但他們尊重我每一個選擇,似乎只希望我平平安安長大。
 
  因而我對未來是否從軍也沒什麼想法。
 
  有一次母親的副官梅西姐姐來接我放學,卻在軍部遇到了中央過來巡視的領導。
 
  「哎呀,好可愛的小姑娘,是妳女兒嗎?」
 
  我看向身邊的姐姐,棕髮碧眼,和我黑髮藍瞳完全不一樣,實在眼沒瞎都知道不可能。
 
  而梅西姐姐挺直了身板,端端正正行了軍禮。
 
  「報告長官,這是瀾泱中將和秦上校的女兒。」
 
  「啊!是莉莉啊?真是久仰大名!有沒有打算從軍呢?有這麼優秀的父母,以後妳一定也能成為很出色的軍人的。」
 
  我:「……謝謝您的誇獎。」
 
  晚上,我將這件事情告訴了父母。
 
  「開什麼玩笑?從軍?要是我的寶貝女兒被上面那些王八蛋為了什麼保家衛國的理由給賣了怎麼辦?」
 
  面對父親的憤慨,母親認同的點頭,卻給父親投去了一個鄙視的眼神,而父親表情則露出了幾分心虛。
 
  說實在,我不理解他們在不高興什麼。
 
 
 
  每年軍部都會有一批來自軍校的學生來受訓,秉持著身體健康的原則,我父母堅持讓我保持運動的習慣,除了基本的防身術,也會讓我跟著實習兵參與一些訓練。
 
  在這樣的要求下我身材和體能都不太差,而且父母說的是有道理的,運動能增進睡眠品質,精神飽滿讀書也更加有效率。
 
  何況在這些訓練中我的表現一直不錯,連隨訓教官都讚不絕口問我將來有沒有打算就讀軍校。
 
  有沒有打算我是真沒想法,不排斥但也沒有那種非去不可的使命感。但有時父親會看著我嘆氣,碎碎唸著我怎麼性格和母親越來越像了。
 
  「這樣不好嗎?」我看著父親有些不解。
 
  「不,只是讓我覺得軍部實在不是適合養孩子的地方。」
 
  唔,或許吧。有時看著那些安逸的同學,確實有種格格不入感──他們在笑什麼、在鬧什麼、這樣為什麼有趣、那樣有什麼好玩的……我全然無法理解。
 
  雖然這樣可能很怪,但比起那些跳脫與活潑,有條不紊的軍部更令我熟悉自在。
 
  化妝的方式、口紅的色號、流行的樂團、明星的八卦……那些對我來說彷彿都是很遙遠的東西,無關緊要。
 
  不過,學校的同學頂多在背後說我高冷,倒也不會欺負我。而且每到運動會的時候我可搶手了,短跑長跑障礙跑、標槍跳遠游泳,我樣樣能上,樣樣能得獎。
 
  這時候我特別受歡迎,至於為什麼會收到女孩子的情書我就不知道了。
 
  提到情書,父親的態度也很奇妙。我同學不論男女送我情書,父親會點頭說他們眼光好。但那些來受訓的軍校生想追求我,父親會生氣說那些小崽子想都別想。
 
  其實在軍部幾乎沒人敢真的追求吧,至少我遇到的很少。實在是我父母太強,曾經有人試圖對我動手動腳,結果被母親抓個正著毫不留情的「切磋」了一頓,被教育得生不如死。聽說父親得到消息之後也沒放過他。
 
  從此我在軍部的生活就平靜了。第二軍團的哥哥姊姊叔叔伯伯還會特別關照我,以免我出了什麼意外父親母親不高興就讓他們加訓。
 
  有人說我就是軍部的小公主,仔細想想雖然沒什麼好得意的,但多少還是有點高興──
 
  哪個女生沒夢想過要當公主。
 
 
 
  因為雙親在軍部都很出名,偶爾從女性後勤官口中,也能聽到一些關於父母的事。
 
  「欸欸,妳們知道嗎?我剛剛在走廊看到秦上校和瀾泱中將在一起!」
 
  「呀!他們真的好配!我上次也有看到上校幫看報告的中將挽頭髮,那眼神溫柔極了,軍部真的找不到比他們更登對的兩個人!」
 
  「真是神仙眷侶!好羨慕啊!」
 
  我:「?」
 
  提著筆,我看著寫到一半的功課陷入沉思。
 
  我的母親瀾泱,毫不誇張地說,是個美人。雖然已經四十出頭,但保養得宜,長年從軍身材更是鍛鍊得無可挑剔宛如少女。
 
  加上連年累積的軍功顯赫,她在軍部一直很受崇拜與歡迎。甚至還有不少年輕有為的軍官向她示好,搞得我父親很有危機感。
 
  我其實看過父親找母親……施壓?但結果真是不堪入目。
 
  『瀾泱,妳要知道,單向的愛是有極限的。』辦公室裡,父親的表情嚴肅,看著剛剛年輕士官送來的咖啡,聲音刻意表現出冷淡,卻不知怎麼得透著一股吃醋的傲嬌感。
 
  但母親完全不為所動,甚至連目光都懶得從眼前的文件上移開。
 
  『那就離婚。莉莉歸我,不妨礙你追求愛情。』
 
  從我的角度,能清楚看到父親臉色整個變了,下一秒笑得無比諂媚,只差身後變出一條尾巴來搖了。
 
  『但妳也清楚啊,我對妳的愛沒有。』
 
  母親連理都懶得理他,擺了擺手示意他愛幹嘛幹嘛去。
 
  父親立刻就把剛剛士官送來的咖啡拿去倒了。
 
  母親:『?』
 
  我:『……』
 
  這就是那些人歌頌的神仙愛情嗎?
 
  有時候會想,母親的性子真的太淡了,還是個工作狂,父親當年竟然能成功把人追到手,真不容易。
 
  不過,偶爾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吧。
 
  世界還是不太和平。
 
  某次高層會議,聽說父親又主動接了一個風險很高的單人任務。儘管他已經貴為上校了,根本不需要親自去做這些事。
 
  偶爾會懷疑父親是為了博得母親關注才做這些事,畢竟母親只有這時候看他的眼神會稍微不同。
 
 
 
  父親出任務那天,我被允許去送行。母親本來不同意的,但似乎是梅西姐姐勸了幾句,說有些事情遲早要先做好心理準備。
 
  被梅西姐姐帶進父母所屬軍團的機甲區時我有點害怕,四周都是匆忙的人們還有繁複的機器。看到梅西姊姊有些人會點頭致意,但下一秒又投入工作中。
 
  為了任務父親已經好幾天沒回來了,母親也是忙得腳不沾地。
 
  終於,在最裡側的機甲起落坪,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父親、母親,還有父親的副官譚爾。
 
  父親眼力好,一下就發現了我們,原本還帶笑的臉瞬間皺起眉頭。
 
  「莉莉怎麼來了?」
 
  「你以為你都幾天沒回家了?這都不來看一眼,別到時最後一眼是在告別式上。」母親聲音冷淡。
 
  「行行行,快打住。」父親一副受不了的模樣,向我招招手,「莉莉,過來。」
 
  我靠過去,一時間竟有些膽怯。
 
  已經不是第一次看父母工作的模樣了,但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面對。
 
  在這一瞬間,我似乎明白了梅西姐姐說的心理準備是什麼。
 
  父親坐在機甲艙內,伸手摸我頭。
 
  「今天沒去上學嗎?」
 
  「……梅西姐姐幫我請了假。」
 
  感覺到我的無措與不安,父親笑了起來。
 
  「別緊張,就是出一個小任務。你父親當年可是救國英雄,這點小事是手到擒來的。別聽妳母親亂說。」
 
  我握住了父親的手,感覺上面粗糙得佈滿了訓練造成的繭,密密的都是他為了國家、為了母親還有我努力的證明。
 
  「祝您……一路順風。」
 
  「放心吧。」
 
  父親又捏了捏我的臉,然後示意梅西姐姐將我帶走。
 
  遠遠站開,梅西姐姐將她戴著的耳機給了我一隻。從中我聽到了父母的聲音。
 
  「年紀大了也該服老。」母親看著坐在機甲艙內接受微調的父親,聽聲音是微微皺眉。
 
  「這些小子連現在的我都打不過,別說二十年前的我了。」父親滿嘴嫌棄,但凝視著自己的機甲,還是愛惜地拍了拍一旁艙外正在紀錄數據的譚爾,「妳以前也是這麼說的,這些小子還有成長空間,需要時間累積。」
 
  我不知道當年的對話,但母親顯然清楚當時自己說了什麼,一時間無話。
 
 
  ──秦的實力已經到頂了,雖然這些年維持得不錯,但確實已經開始走下坡。若是能為年輕一輩爭取到時間,就算失敗也不算浪費。
 
 
  一會兒,母親嘆氣,「偶爾你也會有讓我覺得不後悔跟你結婚的時候。」
 
  「噓噓噓,別亂說話,有臭小子在呢!」
 
  譚爾低著頭裝死,「下官什麼都沒聽到。」
 
  「哎,有妳在,這些不算什麼。妳會保我回來,不是嗎?」
 
  「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的事情。」
 
  「也是。」父親似乎想了一下,再開口的時候聲音帶上不情願,「莉莉還小,要是我不在了,找個會疼她的新爸爸吧。」
 
  「……你還是趕緊完成任務滾回來吧。」
 
  「數據校對完成,新型安全艙運作良好,上校的身體數值一切標準。」就在這時譚爾出聲了,恭敬地退了幾步,「您該去精神連結室作準備了,中將。」
 
  母親點頭,看著父親的機甲艙蓋緩緩蓋上。距離遙遠看不是很清晰,但父親似乎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面帶微笑。
 
  父親一直有些玩世不恭和灑脫,說是風流倜儻也不為過,在軍隊裡對各種事物信手拈來,待人處事圓滑周全,回家卻是一個笨手笨腳努力照顧女兒、想方設法討妻子開心的丈夫。十幾年過去,歲月在父母額間眼角都刻上了一些痕跡,但那雙眼睛看母親的眼神,倒是從未有甚麼不同。
 
  按了按耳中塞著的通訊器,母親接通了機甲的連結。
 
  「去吧,我與你同在。」
 
  而父親凝視著母親轉身離去的背影,聲音裡的笑意更加濃郁。
 
  「我知道。」
 
  "EKA64號準備完成,燃料正常、動力正常、武力正常。正在開啟天穹,倒數三十秒。祝您一切順利,秦上校。"
 
  引擎運轉帶來穩定輕微的震動,陽光隨著打開的屋頂灑落在機甲之上,我看著父親的機甲展開了鐵翼,在倒數歸零的那一秒衝向空中。
 
  我和他一起迎接了風。
 
 
 
  我不是軍人,在軍部的權限很有限,因此父母執行任務的期間,通常是由梅西姐姐照顧我。
 
  她是母親最忠誠的追隨者,和譚爾的關係也不錯,雖然軍情不方便多說,但兩人還是會跟我說父母的事。
 
  像是父親有次訓練不顧母親的命令正面硬扛模擬軍的攻擊,雖然成績出來還是很優異,但下訓後被母親罵了個狗血淋頭。像是母親上次和父親搭檔出任務的時候連著兩天睡不到三小時,父親回來氣極了跟母親大打出手直接將人劈暈扛去休息。
 
  「……感覺他們不是在吵架就是在吵架的路上呢。」我無語。
 
  「哎呀,好像是這樣。」梅西姐姐失笑,看了一旁的譚爾一眼,「但譚爾可清楚了,秦上校可愛慘了中將。」
 
  譚爾咳了聲,「別講得好像我平時很八卦似的……偷偷告訴妳,莉莉,上次上校送給中將的花,本來是另一個士官要送中將的,被上校發現之後沒收了。」
 
  我:「……我上課要遲到了。」
 
  「哎呀,都這個時間了。譚爾,今天我有早會,你送莉莉去上課吧?」
 
  「好。東西收收走吧,莉莉。」
 
  軍部一直都很忙,忙著訓練、忙著開會、忙著檢查各式各樣的軍備器械。我跟在譚爾身後,看著匆匆行禮匆匆來去的人們,已經很習慣軍部的快步調了。
 
  而這幾天軍部的人看起來都士氣高昂,大概是之前傳來捷報──父親順利擊破了國際恐怖組織的分部──的原因吧。
 
  想到父親很快就會回來了,我的腳步也不禁輕盈起來。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了倉促凌亂的腳步聲。
 
  「譚爾上尉!」一名下士氣喘吁吁地停在我們面前,肩上的徽章是我所熟悉的、第二軍團的標誌,「瀾泱中將讓您馬上過去報到。上校……秦上校在回歸的途中遇襲失蹤了!」
 
  譚爾臉色大變,我腦袋也在瞬間變成一片空白。
 
  「我馬上過去。莉莉……你來帶她!」
 
  「遵命!」
 
  「等等!」我揪住了譚爾的衣襬,聽見自己開口的聲音,「我也去!」
 
 
 
  到第二軍團指揮部時,整個第二軍團亂成一團。無數裝備被堆在地上,救援隊已經整裝待發。
 
  雖然不是軍人,但長年待在軍部耳濡目染下也多少了解軍隊之間的運作。看這人數我就知道──母親動用了手下能調動的所有資源去找父親。
 
  找到母親的時候她剛把裝備全部換上,看到我就是皺眉。
 
  「譚爾,怎麼把她帶來了?讓人送回去!」
 
  「母親,我也要一起去!」
 
  「胡鬧什麼?現在沒空理妳。」
 
  面對母親的斥責,我瑟縮了一下,但並沒有退卻,「我……我在團裡軍訓的救援、搜索、行軍課程,每次成績都是滿分的。我……我也想去找父親!」
 
  母親對一旁趕來的梅西姐姐怒目而視,而梅西姐姐在譚爾快速的小聲解釋之後,硬著頭皮點頭給我做擔保。
 
  「……行,你們看著,拿套裝備給她。」
 
  母親眼下青黑,顯然現在已經沒有餘力和我爭論什麼。
 
  揮了揮手讓梅西姐姐和譚爾帶著我,就往停機坪上已經準備就緒的直升機小跑而去。
 
  我七手八腳地把裝備套好之後跟上。
 
  直升機的螺旋槳聲音震耳欲聾,我聽到了母親的喊聲。
 
  「鎖定位置了嗎?」
 
  「上校最後把雷達切斷了,推測是為了躲避敵方追蹤。」
 
  「最後位置在哪?」
 
  「D國西北的雨林。」
 
  「D國那邊呢?」
 
  「已經聯絡好了,有需要對方會協助救援。」
 
  「很好。出發!」
 
  停機坪的幾架直升機騰空而起,我看著地面的建築越來越小,攢緊了手。
 
 
 
  到目的地花了不少時間,雨林的氣候狀況很差,似乎是在雨季,高聳的樹林之上雲霧繚繞,從上往下看視線異常的糟糕,連能降落的位置都找了很久。
 
  母親下了全員搜索的命令,力求在天黑之前找到人。
 
  我跟著梅西姐姐還有譚爾往父親最後出現的方位走,耳機和對講機不斷傳來其他人的聲音──有一無所獲的,有找到可疑痕跡的,有發現機甲的碎片的……
 
  雨林行軍很辛苦,悶熱潮濕,時不時還有蟲虫亂竄,遠不是平常軍校的訓練可比擬的。
 
  譚爾用行軍刀開路,梅西姐姐按著槍殿後警戒,我抬頭想確認一下天光,卻突然看到了什麼東西。
 
  「譚爾,那是什麼?」
 
  譚爾瞇起眼睛看了一會兒,將軍刀插回腰間,敏捷地攀上了樹。
 
  一塊亮亮的薄膜被取了下來,邊緣有著燒焦的痕跡。
 
  「這是安全艙防火塗裝的一部份。」譚爾的表情很凝重。
 
  「如果連塗裝都……」梅西姐姐蹙緊了眉頭,但還是住了嘴。
 
  一時間我們沉默,有的只有對講機零碎的聲音,還有四周雨林傳來稀奇古怪的蟲鳴鳥叫風木喧囂。
 
  「……我們再找找吧。」我扭頭繼續前行,趕在譚爾面前往眼前的高坡爬,試圖用行動按捺住內心的恐慌。
 
  真的太怕了,不咬緊牙關彷彿就能聽到牙齒打顫的聲音,寒意控制不住地從心底深處蔓延上來,幾乎要化為實體從眼眶溢出。
 
  但我不想放棄,母親也是,在找到父親以前,一切都還有希望。
 
  爬上前面的高坡,眼前突然開朗。
 
  這是一處高點,下方不遠處的林間能看到一片大坑,四周焦黑一片冒著白煙像是燒過,東倒西歪的樹木之間散落著大塊大塊的殘骸。層層疊疊殘破的機甲,碎裂在大坑中央。
 
  我的眼睛瞪大了,大腦空白了幾秒,接著身體自動動了起來,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衝下去,跌倒了都沒感覺。
 
  身後傳來梅西姐姐急促的通訊聲。
 
 
 
  父親是從面目全非的機甲殘骸中被挖出來的,還在測驗的最新型安全艙還是起了作用,雖然傷勢嚴重,但還是將他生命保了下來。
 
  趕來的母親帶人搬開被燻黑的沉重鋼板,強硬地用肩頸頂開了破裂失能的安全艙艙蓋,平時一絲不苟的整齊外表此刻凌亂得沾滿了塵土與髒汙。
 
  但看著這一幕的父親,表情虔誠得像是看到了神祉。
 
  他目光幾乎是破碎的,眼中似乎只容得下母親一人,嘴角揚起迷離的笑,艱難地抬手行軍禮,聲音虛弱。
 
  「我回來了,瀾泱中將。」
 
  母親單膝跪地,沉默不語,身後無數醫護官衝過來,手忙腳亂地將人從殘骸中清理出來,輸氧止血,打下緊急藥物。
 
  站在母親身後,我聽到了輕輕的一句話。
 
  「我接到你了。」
 
 
 
  父親幾度發來命危通知,在醫院的努力下最後還是被搶了回來,但某些後遺症不可逆,他可能再也沒辦法上戰場了。
 
  在父親脫離危險期後,母親帶著副官們還有我去醫院看他。
 
  「瀾泱,妳瘋了。」病床上,父親垂下眼眸,還帶著傷的英俊臉上浮動著怒氣,「妳知道不救我才是最符合效益的。」
 
  「……最新型的安全艙就裝在你的機甲上,這次事故能提供很好的測驗數據與改良方向。」
 
  「那妳能解釋為什麼帶了一個連的人出去嗎?」
 
  「……」
 
  「妳這樣會被降職妳知不知道?我能活下來單純是奇蹟,按理來說,特地動用大量人力資源,只為了將我的屍體帶回來,這並沒有什麼意思。」
 
  母親沉默不語,垂下的手十指用力攢緊,最後揮了揮手示意梅西姐姐將我帶出去。
 
  我有點擔心地回頭,看著病房的門在我眼前被關上,「他們不會又吵架吧?」
 
  而梅西姐姐撫摸著我的頭,眼神溫柔,「放心,不會。」
 
  「不過有時上校最好還是被好好修理一下才好。」原本守在門口的譚爾點了點頭,加入我們,「我去多準備一些藥和繃帶,以防等等上校傷口裂開。」
 
  「那我去通知一下管理室把病房監控關了吧,他們兩位大概有軍事機密要詳談。莉莉,我送妳回學校吧。」
 
  看著他們駕輕就熟的模樣,我安心了一些。能這麼習以為常,看來父親應該不會被母親弄死……吧?
 
 
 
  父親又升階了,位階少將,但在母親的逼迫下從一線退下來,成了第二軍團的副指揮官,而譚爾則接下了父親原本的職位。
 
  值得一提的是譚爾和梅西姐姐求婚了。據說當初梅西姐姐放話自己是我母親的忠實追隨者,說譚爾至少要爬到我父親的位置她才會答應。
 
  我父親這次狠狠幫了譚爾一把,但也把母親氣得夠嗆的——這大概就是上好的白菜被豬拱的感覺吧。
 
  不過我看梅西姐姐,對譚爾應該也不是全然沒有那種意思。她只是和母親一樣,身為軍人的責任還有對國家的忠誠大於一切。
 
  說到母親,父親擔心的降職並沒有發生,母親帶回了完整的新型安全艙數據,給研發部門帶來不少改良方向。
 
  為此父親還對著我嘀咕,「妳知道嗎,莉莉,我最受不了妳母親的就是這個——她對我的關心永遠被公務包裝得好好的。」
 
  我:「……」
 
  今天是周末,我沒上課,但軍部依舊有條不紊。
 
  司令台下的大校場上,第二軍團的機甲小隊列著整齊的方陣,一圈一圈地慢跑做日常訓練。帶頭領跑的是譚爾,而梅西姐姐壓陣。
 
  我和父親站在司令台上看著,父親用身體幫我擋住了陽光。
 
  指尖摩娑掌心還是有種凹凸不平的粗糙感,低頭看自己的手,上面幾條已經癒合的疤痕,是上次為了把父親從機甲殘骸中挖出來留下的割傷。
 
  想了想,我放下手轉頭問父親,「您會希望我從軍嗎?」
 
  父親看起來很吃驚,「當然不會。為什麼這麼問?」
 
  「學校開始問將來的志願了。老師問我是不是要讀軍校。」
 
  「我的女兒愛幹嘛就幹嘛。」父親摸了摸我的頭,「不然我這些年這麼辛苦是為了什麼?」
 
  「……」
 
  「妳跟妳母親很像,但千萬別學她。」
 
  「……?」
 
  父親的表情沉重,「為了國家,她什麼都可以犧牲。」
 
  「……對生養自己的土地保有忠誠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父親驚愕的看我,表情千變萬化,像是想起了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最後轉為一臉痛心疾首,「這就是為什麼我總說軍部是個不適合養孩子的地方。」
 
 
 
  在我中學畢業的前一個月,譚爾和梅西姐姐結婚了。
 
  父親做主大辦了一場,據說是為了彌補當年和母親沒舉行婚禮的遺憾。
 
  婚禮現場熱熱鬧鬧,父親和誰都能打成一片,特別沒有少將的威嚴。而母親這天卻罕見地喝了不少酒,明明平常幾乎不碰酒精的人,今天卻喝得眼角微紅。
 
  看她一個人離開了會場,我想想還是跟了上去。
 
  露台的風很涼爽,母親站在皎潔的月色中,背影看著纖細,但永遠都是挺直的。
 
  在我還在遠遠踟躕之際,那個熟悉淡漠的聲音已經先叫了我名字。
 
  「莉莉,過來。」
 
  「……」我磨磨蹭蹭地走上去,「這麼明顯嗎?」
 
  母親輕笑,「當我誰呢。」
 
  猶豫了一會兒,我還是開口了,「您當年……和父親結婚,是為了軍部嗎?或是為了國家?」
 
  母親抬眸看了我一眼,不置可否。
 
  「為什麼這麼做呢?」鼓起勇氣,我再問。
 
  母親沉默了一會兒,但還是回答了,「妳父親是真的很厲害,不管在哪個國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想到上次父親出任務前跟母親的對話,我一下脫口而出,「您會後悔嗎?」
 
  本來以為,母親會斟酌,會猶豫,卻沒想到母親很快就回答了。
 
  「不會。因為有妳父親,我們得以保住家園。因為有他,才有現在梅西可以沒有顧慮的嫁給自己喜歡的人的世界。」
 
  「……您愛他嗎?」
 
  「或許吧。」
 
  母親又變回那個不置可否的態度,目光投向軍部之外的萬家燈火,看似漫不經心卻柔和。
 
  「愛情」對母親來說似乎是多餘的,但她是這樣堅定不移地守護著這些平凡的日子,為了家人,為了那些和平年代中的你情我願,心甘情願奉獻了自己的一切,不為人知也無所謂,強大又溫柔,平凡卻耀眼。
 
  指尖摩娑著掌心的疤痕,看著這樣的母親讓我下定了決心。
 
  我後退了一步,端端正正地向母親行了軍禮。
 
  「母親,您和父親都是我的英雄……我希望能跟上你們的腳步。你們守護了現在的安穩,我也想為和平的未來盡一份心力。」
 
  「……妳想好了嗎?」母親定定地看著我,眼神有幾分複雜。
 
  而我點了頭。


  「是,我要從軍。」

 
  「……隨便妳吧。」
 
  父親在這時走了出來,笑著攬住母親的肩,帶著喝多的興致高昂,看起來很高興。
 
  母親幾次沒把他的手拍掉,皺了皺眉也就隨他去了。
 
  看著兩人一起走回婚禮會場,我挺直了站姿,心裡的路在這一刻無比清晰。
 
  父親與母親為我帶來了安穩的前半生,讓我衣食無憂、身體健康的長大。期許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為足夠強大的人,讓父親和母親的後半輩子能一直好好的、平靜順遂的走下去。
 








藍兒碎碎念:

這篇有點難寫

首先是第一人稱問題,因為不習慣所以花了一點時間統一視角

再來就是記敘文問題,Single認為有點平淡,盡力了但還是弄不出什麼爆點還是衝突

這大概就是一個女兒耳濡目染決定跟隨父母背影的故事

之前就想寫了,但這幾天才有靈感補完

快跟正篇一樣長了



宣傳圖是AI算圖,是秦跟瀾泱。


算了好久才有一張感覺比較對

我希望秦的眼神充滿愛意但瀾泱動作很冷淡,不過AI好像做不到這點

就算嘴上說他會讓女生像看垃圾一樣看男生動作還是甜甜蜜蜜的笑嘻嘻談戀愛感

隨便啦放推



病房裡打人還是打炮自由聯想



那麼希望大家還喜歡這篇



相關作品:

由夢境改編的前篇-《在軍隊被渾蛋下屬纏上了》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160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莉莉|瀾泱|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evia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一個遺憾...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禁。止。盜。文。 (2)

《給我遇到的那個 最好的你》 (10)

憶夢錄 (21)

《萊維亞與藍》 (8)

天空塚 同人 (2)

特傳同人 (9)
亂點特傳鴛鴦譜(玥瀾系列) (9)

【神座星系系列】(原創) (5)
世界觀設定 (6)
角色設定 (12)
《神元紀年:相繫永生》 (5)
  └《幻想曲Fantasia》 (21)
《臣凰》(連載中) (3)
《雙生契》 (1)
《渾沌散記》 (10)
《火炎散記》 (3)
《風凝散記》 (1)
《黑暗散記》 (1)
《水澤散記》 (1)

超時空要塞Δ (6)

【黑暗系】《罪論邪說》 (4)

《思念無際愛透心扉》 (11)

《被妖魔寵眷的孩子》 (2)

【類黑暗系】《幽界錄》 (9)

《全職高手》 (16)
【翔非】這個殺手不太冷 (9)
【翔非】紅心A(ABO) (3)

《獵人》 (4)

League of Legends (19)
【LOL繪圖、作品】 (20)
打LOL日記 (58)
打LOL回憶錄(含 我那些隊友) (33)
LOL同人 (22)
多CP同人 (75)
【汎】無題 (6)
【菲歐拉】關於重做 (7)
【劫X阿卡莉】 (5)
【克黎思妲】(完) (4)
When My Time Stop (9)
【赫克林X克黎思妲】紅塵前後 (3)
IG戰寵 (3)

LOL子世代時空 (13)
子世代系列 (37)
【弗洛兒】我的伊卡西亞公主(連載中) (6)
【布魯托X薇恩】 (1)
  └第一季.缺口(完結) (8)
  └第二季.那一年的哈洛威(完結) (12)
《銀美人》 (43)

【LOL】故事、資料庫(備份) (10)

《歡迎光臨魔王城》 (3)

《軍部包吃包住還包辦婚姻》 (4)

《一個遺憾》 (7)

【哈利波特:魔法覺醒】 (11)

未分類 (139)

lin881205大家
小屋不定期更新西洋冷門歌曲推廣與Noslee翻譯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