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上低音號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第二章「煩惱的固定音」翻譯節錄 Part 3

作者:漆黑的狼煙│2024-04-07 02:23:55│巴幣:520│人氣:290
本文節錄自上低音號的原作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也就是「久美子三年級篇」的完結篇。京阿尼預計在2024年4月播出的上低音號第3季,便是以這本小說為基礎進行改編的。

-----------------------------------------------------------------

「妳回來啦!」

回到家後,迎接久美子的是姊姊麻美子的喊聲。懶得回應她的久美子走進房間,把脫下來的制服隨手往床上一丟,換上了居家的T恤。

「我說妳啊,打扮的品味實在很差耶。」一看見走出寢室的久美子,麻美子就皺起了眉頭,不過久美子直接無視了她的評語。

「爸爸跟媽媽呢?」

「今天他們兩個去外面吃飯了,我跟他們說偶爾可以一起出去。換句話說,妳的晚餐就交給我了。」

「咦?」


麻美子的廚藝有多麼慘烈,完全表現在久美子的臉上。

「真失禮耶。妳放心啦,是冷凍食品。」語畢,麻美子隨即往廚房走去,她一邊從冰箱拿出焗飯,一邊問道:「今天也是社團活動嗎?」

「對啊。話說回來,姊姊妳究竟要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不會太久嗎?」

在姊妹倆閒聊之餘,麻美子順便泡起了咖啡。

「妳也要喝咖啡嗎?我看妳臉色很難看,要喝點熱的嗎?」

「不用啦,我的臉色也不會難看。」

「我是說真的,妳究竟是出了什麼事?社團活動不是挺愉快的嗎?啊,難道是跟朋友吵架了?」

吵架了嗎?要說是也不是,不過久美子跟麗奈之間從來沒有氣氛這麼糟過,讓她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社團的事情就別提了啦。」

「這樣的話,就改聊聊志願的事情吧?暑期的模擬考快到了吧?」

麻美子突然轉移話題,讓久美子一時之間亂了步調。

「總之,我覺得要考從家裡可以通勤的私立大學比較適合,科系的話會是文學院、社會學院之類的,這是班導師給我的建議。」久美子說道。

「嗯嗯,還不錯啊?妳個性這麼認真,肯定很適合文學院的。」

一邊聽著麻美子選對志願的重要性,久美子一邊吃起加熱完畢的焗飯。這番話由麻美子這有著慘痛經驗的人來述說,可說是格外有說服力。

-----------------------------------------------------------------

隔天早上,因為實在太害怕跟麗奈獨處,於是久美子寄了簡訊,告訴麗奈自己會先出發。可是在整個上學路途中,她滿腦子在思考的都是麗奈的事情。
「打擾了。」

聽見久美子每天早上慣例的敲門聲後,瀧老師摘下耳機後轉過頭來。

「今天妳沒有跟高坂同學一起來呢。」察覺到事情有異,瀧老師委婉地詢問道。

「我們並沒有隨時隨地都在一起喔。」

「這樣啊。」

看起來瀧老師似乎接受了久美子的說詞,或者是假裝接受了。

而瀧老師則是把音樂教室的鑰匙遞給久美子,換言之,今天久美子是最早到的人,平常會早起參加晨練的沙里、雀都還沒來。不過在收下鑰匙後,久美子並沒有立刻前往音樂教室,而是停留在原地不動。

「瀧老師,我有件事想要請教您。」久美子問道,她下意識緊握了手中的鑰匙。

「是關於選拔的事情嗎?」

「是的。那個…關於低音號組的人數,為什麼這次會變成四人呢?然後上低音號則是改成了兩人?」

「為了因應關西大賽,我認為低音的部分是偏弱的,如果想要晉級到全國大賽的話,那麼增加音量的強弱幅度是必要的,所以我才決定要增加低音號的人數。」瀧老師答道,而他的這番回應跟久美子的預測是相符的。

「請問這真的是瀧老師想要創作的音樂嗎?」

聽到久美子的疑問,瀧老師忍不住睜大了雙眼,他伸手摀住了臉,彷彿是為了隱藏自己的動搖。

「真不愧是部長,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我很高興妳願意問我。」

「那個,您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久美子不想被敷衍,她也曉得這樣的要求是傲慢的。全國大賽金獎是經由北宇治全體社員同意的絕對目標,瀧老師只不過是朝著這個方向努力罷了,自己或是其他社員都不應當對瀧老師感到不滿,麗奈無疑是對的,久美子非常清楚這一點。

「瀧老師不會不喜歡針對比賽去設計的音樂嗎?」

「這無法用喜歡或是討厭來一概而論。我不認為這種有針對性的做法是錯的,再者,要說這種特別針對比賽的音樂是否存在是有些奇怪的,畢竟每間學校都是想盡辦法拿出自己的最好表現,難道不是嗎?」

「這個…」

「確實,要說我比一般的吹奏樂部顧問更擅長在比賽拿下好成績也說不定,所謂的迎合比賽大概就僅此而已。我能夠將音樂以此為方向進行調整,然後各位也具備著可以滿足我的要求的能力。我很樂見大家的演奏逐漸進步,如果能達成令人滿意的成果就更值得高興了,沒錯吧?」瀧老師緩緩地說道,這既是他的矜持,也是他抱有的信念。

「很抱歉,我講了非常失禮的話。」


對於低頭致歉的久美子,瀧靜靜地吐出一口氣。他的書桌上擺著大學時期的四人合照,瀧的妻子擔任過吹奏樂部顧問,全國大賽是她曾經的夢想,也是瀧的悲願。

「我不覺得失禮,反而覺得這是個好徵兆。我在學生時執著於別人對自己的評價,黃前同學卻願意去探究音樂的本質。試著追求自己想要的音樂,去思考什麼才是好音樂,我認為這是很了不起的。」瀧老師稱讚道。

久美子的雙頰一陣發燙,這不是因為受到稱讚,而是出自於羞愧。所謂的探究音樂本質實在言過其實了,她只不過是用自己不成熟的一面去面對瀧老師,因為不敢問自己落選獨奏的事情,而拿奏她們當作藉口。

「我…並沒有像瀧老師說的那麼了不起。」

瀧老師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接著他突然打開了抽屜拿起某個東西,要久美子收下。久美子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顆黃色包裝的糖果。

「這是先前教務主任給我的,請妳在回家的路上吃吧。」瀧老師溫柔地說道。

「謝…謝謝您。」

「請記得要跟其他社員保密喔。」

-----------------------------------------------------------------

從樂器室拿出上低音號、把吹嘴清洗完畢後,久美子立刻展開了晨練。在此同時,學妹們兩兩成對地先後到來,分別是奏與梨梨花、沙里和雀。

「高坂學姊還沒來耶。」梨梨花笑咪咪地說道,她的口吻彷彿像是已經察覺了些什麼。

「我今天比較早來,麗奈她晚點會到。」

「這樣啊。」


奏把書包放下後,並沒有跟其他人一樣前往樂器室,而是直接坐到久美子旁邊。

「奏,你不去練習嗎?」久美子問道。

「我想要再觀察一下久美子學姊,這樣學姊就會願意坦白了。」奏緊靠著久美子,問道:「妳跟高坂學姊吵架了吧?」

「妳怎麼會這樣想?」

「因為久美子學姊毫無理由地獨自來晨練實在太離奇了。我覺得這是好事喔,吵架是人際關係很健全的證據。」

「這是哪門子的理論啊。」

「不允許有衝突存在的關係是不合情理的,除非是把對方當作神明一樣,倒是有可能這麼想。」奏最後那句話似乎意有所指,是指瀧老師跟社員嗎?還是久美子跟麗奈呢?

看著久美子愁眉苦臉的模樣,奏不由得笑了起來。

「我很喜歡看到久美子學姊煩惱的樣子喔,有夠可愛。」

「嗚哇,真是讓人完全開心不起來。」

這時,手裡拿著單簧管的沙里也來到久美子這邊。

「那個,久美子學姊。」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需要商量嗎?」

「不是,我想要告訴妳…」沙里頓了一頓,她緊握住手中的單簧管:「我一定要打進全國,然後到比賽的時候,我希望久美子學姊可以負責獨奏,大家都會聲援久美子學姊的。所以關西大賽…我會努力的!」

沙里的這股氣勢讓久美子有些愣住,接著揚起了嘴角,說道:「謝謝妳,聽到妳這麼說我很高興。」

──那麼也請妳替真由加油喔。

久美子忍住了這句話。自己能夠被聲援、受到他人期待,是很讓人欣喜的一件事,能夠作為打進全國大賽的衝勁的話,那有何不可呢。

「啊,高坂學姊。」

門外傳來雀的喊聲,使久美子回過頭來,只見麗奈面無表情地看向自己,尷尬與愧疚感瞬間湧了上來,久美子不禁伸手抓了抓臉。

「麗奈,早安。」

「早,別忘記今天練習結束後有社團會議,筆記本我也帶來了。」語畢,麗奈將封面寫著「北宇治幹部日誌」的筆記本遞給久美子,說道:「也要傳給塚本喔。」

如同平常那樣,麗奈回到她的座位上展開練習,久美子則是打開筆記本,讀起麗奈剛寫好的最新一頁。


《北宇治幹部日誌》
八月 第四個星期一                          高坂麗奈

關西大賽馬上就要到了,千萬不能掉以輕心。橋本老師雖然說過要好快樂地享受音樂,不過我還是覺得我們不應該滿足於此。為了達到眾所期望的成果,就必須竭盡全力才行。



不論是筆記本上的文字,還是背後傳來的小號的演奏聲,麗奈的表現都跟平常並無二致。

就像是昨天的事情根本沒發生一樣。

久美子下意識地嘆了口氣,不確定這究竟是出自於安心,還是因為失望。她拿起鉛筆,在筆記本空白處寫下了與平時的態度無異的話語。

──今年絕對要打進全國。(黃前)

在久美子的樂譜上,第三樂章的開頭意氣風發地寫著「我要跟麗奈配合好!」的,現在她卻希望在映入眼簾時可以不用看到這幾個字。這樣的內容著實會讓人覺得不太乾脆,讓久美子感到幾分自嘲。

對今年的北宇治來說,雖然社團內部分成了久美子派跟真由派,這某程度上卻加強了社員們的拚勁。部分社員抱持著「如果能晉級到全國,久美子學姊就能夠再有一次機會了」的執念,而這股意志的源頭是自己這件事,讓久美子本人感到十分不安。

不過以社團、北宇治的成長為優先的前提下,久美子所抱持的不安情緒只不過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

-----------------------------------------------------------------

北宇治在關西大賽的出場順序是二十二間學校中的十八號,因此會在下半場才出賽,預計是下午四點半左右開始演出。

比賽會場是在兵庫縣的文化中心,北宇治的社員們便分乘兩台遊覽車前往。

「會暈車嗎?」

身旁的麗奈關心道,不過久美子搖了搖頭,單純是綁著安全帶讓她有種壓抑感罷了。

不像京都府大賽時那樣需要配合極端的時間表,今天的北宇治跟平時的作息差不多,九點開始合奏練習,提早吃完午餐、搬運完樂器後才出發。大家不會因為要在凌晨三點集合而睡眼惺忪了。

「上半場的結果出來了。」麗奈輕輕地拍了久美子的手臂。肢體接觸對現在的久美子與麗奈來說,會有細微的違和感,不過程度之小是旁人都難以察覺的。

「結果怎麼樣?」

「上半場拿到金獎的是五號明靜工科高中、八號大阪東照高中、九號龍聖學園這三間學校。」

「上半場的十三號秀大附中也蠻有可能拿下金獎的,畢竟他們去年有晉級全國。」

「還有可能會有其他黑馬。」

「就像兩年前的北宇治嗎?」

「還有去年的龍聖也是。」

在上午拿到金獎的學校,依然必須等到下午才會一併公開晉級的狀況。實力堅強的學校可能在此落馬,默默無名的學校可能脫穎而出,關西大賽就是個應該嚴陣以待的地方。

麗奈用手指敲著資料夾,她動的是食指、中指和無名指。毫無疑問地,她在彈奏的是指定曲中段的指法,久美子下意識地哼起了旋律,讓麗奈不禁睜大了雙眼。

「我弄錯了嗎?」久美子問道,她用拇指跟食指圍成一個圈,當作自己在吹奏的模樣。

「沒錯喔。」

麗奈搖搖頭,她也跟著哼了起來。直到遊覽車抵達比賽會場之前,久美子跟麗奈用她們自己的歌聲,一遍又一遍地重現著上低音號與小號的旋律。

-----------------------------------------------------------------

在久美子的指示下,社員們開始照順序搬運起樂器。北宇治的位置是在會場角落的通道,有許多比完賽的人在經過時,主動向她們問好,從制服來判斷,對方是秀大附中的人,她們想必也察覺到北宇治的存在了。

「不行了,好緊張啊!」

「哇啊啊啊,葉月學姊沒事吧?」

眼見葉月伸手摀住胸口,幾位學妹一窩蜂圍了上去,對於一臉慌張的五月,美玲則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而相較於擠成一團的低音號組,抱著低音大提琴的綠輝跟求就顯得鎮靜許多。

「求,你沒問題吧?」綠輝問道。

「這個嘛…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我今天能做的事情就是盡自己的全力。」

「真不愧是求。」

「我可是小綠學姊的弟子啊。」

抬頭挺胸的求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自豪的小狗,讓久美子不禁笑了起來。

「會覺得不安嗎?」真由問道,她跟久美子一樣綁了馬尾。

「會,不過沒事的。」

「比賽會讓人心跳加速呢。我剛剛在遊覽車裡面跟小綠聊過天,她真的好厲害,我沒遇過心理素質那麼強的人。」

「除了小綠之外,我也沒看過有人像她那麼厲害。」

「該說是很豁達嗎?我很想要成為像小綠那樣的人,雖然我自己對那些有自信的人感到很憧憬,不過要做到果然很難呢。」

「不是麗奈,而是小綠嗎?」久美子反問道。

「妳是指什麼?」

「憧憬的對象。提到有自信的人時,麗奈給人的印象不是很強烈嗎?憧憬她的學妹也很多。」


久美子瞥見美玲抱著五月跟雀,然後葉月再從後面直接環抱著她們三人,儘管手臂不夠長,她們依然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那個是『最喜歡的擁抱』吧?」真由突然轉移了話題,讓久美子一時沒反應過來。

「咦?」

「我聽說這是種親密互動的練習,感覺真的很有趣,我在第一次聽到時就印象很深刻了。」

「嗯,不過我之前也沒看過四人的版本呢。」

「最喜歡的擁抱」是從南中傳來的社員交流方式,北宇治在去年十分流行,方法也很簡單,就是互相擁抱的雙方要說出喜歡彼此的哪些事物。

「我也想跟久美子試試看呢,『最喜歡的擁抱』。」

「不要啦,我會有點害羞。」

「不是現在也行,等到久美子有喜歡上我的某些地方後,到時候再來吧。」語畢,真由輕輕地笑了。

久美子不曉得自己該說些什麼,因為真由的言下之意,就好像是久美子不喜歡她一樣。

-----------------------------------------------------------------

北宇治的前一號是果永中高等學校,是來自和歌山縣的強豪校,她們演奏的自由曲《聖誕節的女兒(ノエルの娘)》是瀧老師原本選定的候選曲目之一。

《聖誕節的女兒》結束完畢後,還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才會輪到北宇治上場。瀧老師便拿起了指揮棒,全員在他的一聲令下展開合奏,開頭的演出跟平常聽起來一模一樣,這是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後,北宇治所掌握的演奏重現力。

「好,到此為止,非常好。」瀧老師頓了一頓,說道:「為了讓北宇治的音樂能夠表現到最好,我在合宿的那天選出了五十五人,也就是在座的各位。當然的,我們會介意比賽的成果,不過在那之前先思考要如何演奏出讓自己感到滿意的音樂。比賽不只有一場,請各位抬頭挺胸,像平常一樣演奏吧。」

「是!」

「那麼請幹部說點什麼吧。」

聽到瀧老師這麼說,麗奈率先站了出來,她手中的小號閃耀著金色的光芒。

「一年前的今天,我們也在這個地方。做過同樣的練習,踏上了一樣的舞台。而現在,我們跟新的夥伴一起站在這裡。」


堂堂正正地站在社員面前喊話的麗奈,她的身影彷彿跟優子重疊了。久美子還清楚地記得去年關西大賽的事情,總是保持著理想中的部長的優子、笑著替旁人打氣的夏紀,還有允諾要做到最好的演奏的霙與希美…

在那天,久美子她們做出了誓言,明年一定要打進全國。

「大家各自都有追求的目標,我也自認為是個嚴厲的學姊。不過今天我並不想要後悔,關西大賽不論是要哭還是要笑,機會都只有一次,今天的演奏要發揮出所有的實力,讓北宇治能夠站上頂點。」

「是!」

社員們的回應都洋溢著鬥志,流露出朝氣蓬勃的神情。

「我,一定要打進全國。」儘管沒有像麗奈那樣提升音量,久美子的喃喃細語依然傳進了社員們的耳朵:「跟在場的所以人一起,我想要再次站在舞台上演奏,所以接下來的十二分鐘要使出全力,用演奏讓大家知道北宇治是最棒的。」

語畢,握緊拳頭的久美子舉起手來,帶領全體社員喊起了口號。

-----------------------------------------------------------------

「接下來是十八號,京都府代表,京都府立北宇治高中吹奏樂部。」

踏上舞台的久美子隨即入座。她環顧周圍,真由在她的右邊,左邊卻是空無一人。不過在經過無數次的合奏練習後,這股違和感已經幾乎消失無蹤了。

站上指揮台的瀧老師露出了微笑,他掃視著全體社員們,所有人都緊盯著他手裡的指揮棒,指定曲《Cat Step》的音樂隨著他的指揮棒揮落時傾洩而出。


久美子用力地吸了口氣。當指揮棒的動作戛然而止時,意味著要從指定曲切換到自由曲,現在只有打擊樂組的人變換位子的腳步聲迴盪在整個會場。久美子看向身旁的真由,她緊緊抱著懷中的銀色上低音號,彷彿是要保護它一樣。

瀧老師看向了高久智惠理,自由曲《一年之詩~為了吹奏樂而作》的開頭是由她的單簧管獨奏為起頭,那澄清的音色有如春天的氣息,接著長笛跟其餘的單簧管一併加入,緊接而來的是銅管樂器響起的莊嚴樂聲,宣告著一年的開始。

小號展開了激烈的齊奏,溫吞的木管樂器跟激昂的銅管樂器彼此的旋律在互相碰撞,接著樂器們逐漸歇止,只剩下馬林巴木琴在演奏著,燕用雙手分持的兩支琴槌,正確無比地敲響了音符,然後長號跟了上來,把夏天的喜悅加以壯大。

完全寂靜之後,響起的是重低音大提琴的哀嘆,久美子的心隨著綠輝每一次拉動琴弓而動搖著,木管樂器悄悄地與之應和,銅管樂器則是默默地在旁守候。接著身旁的真由架起了上低音號,當瀧老師朝著真由揮出指揮棒時,她的音色震撼了全場的空氣。

小號也開始歌唱起來,跟上低音號彷彿是在對話般地交錯著,久美子將這幅兩人世界的景象烙印在腦海裡。接著長號的喧囂聲再起,有如悲鳴的法國號展開齊奏,主旋律又發生變化,就像是要把時間給加速一樣,最終收束到第一樂章的旋律,象徵著冬去春來。

瀧老師的指揮棒朝上揮動,單簧管的重厚音在最後的爆發後,在會場裡留下了餘韻,久美子慎重地閉上了抵著吹嘴的嘴唇。在下一個瞬間,全場觀眾的鼓掌聲席捲了北宇治的社員們。

這場演出是完美的,久美子暗付道。

-----------------------------------------------------------------

比賽結束後,社員們來到會場外面拍團體照,真由也在拍個沒完,她拿的是去游泳池玩時的同一台膠捲相機。

「久美子學姊,辛苦妳了。」不知何時來到身旁的奏打了個招呼,嚇得久美子跳了起來。

「哇!奏,妳是什麼時候來的?」

「我一直都在喔,只是學姊妳都用熱情的眼神盯著黑江學姊,所以才沒注意到吧。」奏掩嘴說道:「今天北宇治的演奏實在很棒,如果獨奏群是久美子學姊的話就更好了。」

「這種說法對真由很失禮喔。」

「我知道,請學姊不要擔心。」奏探身到久美子的耳畔,說道:「無論是怎麼樣的久美子學姊,我都喜歡喔。」

「謝謝妳。」對於這位有如小惡魔一般的學妹,久美子不由得苦笑起來。

「我永遠都是站在久美子學姊這一邊的。」

「很多人都這麼說,實在是蠻奇怪的,我明明就沒有敵人啊。」

聽到久美子這麼說,奏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

「久美子學姊,妳當上部長之後也變得更會說謊了耶。」

「這不是謊話。」

「這樣啊,那就當作是這麼回事吧。」


這時,拿著相機的真由朝著久美子她們揮起手,示意要她們入鏡。

「那邊的兩位,要拍張照嗎?」

就在久美子試著開口詢問真由要不要一起入鏡前,奏搶先湊到久美子身旁,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她的體溫。

「妳們兩個這樣很可愛喔,笑一個!」真由笑道,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

「十三號,大阪府代表,秀塔大學附屬高中,金獎。」

「十七號,和歌山縣代表,果永中高等學校,銀獎。」

「十八號,京都府代表,北宇治高中,金獎。」

久美子站在台上,能看見觀眾席的歡呼與悲鳴此起彼落,她用微微顫抖的手接下了獎狀。其他學校的頒獎繼續進行下去,久美子則是回到先前的列隊中。

今年總共有六間學校獲得金獎,除了去年晉級的明靜工科、秀大附中、龍聖學園,還有大阪的東照高中、一之賴高中,再加上北宇治自己。

「接下來要頒布的是,即將參加十月在名古屋舉辦的全國大賽的學校。」

「第一間…五號,大阪府代表,明靜工科高中。」

「第二間…九號,京都府代表,龍聖學園高中部。」

「第三間,十八號,京都府代表,北宇治高中。」

聽到公布的瞬間,久美子感覺自己快要暈倒了,整個世界的時間彷彿就要停止。社員們互相擁抱著,歡呼的喊聲震耳欲聾。

「代表請向前。」

台上放著三座獎盃,是給晉級到全國大賽的學校的。位於身後的秀一輕輕碰了一下久美子的手腕,說道:「去吧。」

──太好了,我們做到了。

湧上久美子心頭的情緒,讓她頓時感到安心。

-----------------------------------------------------------------

「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第二章在此結束,雖然危機尚未解除,北宇治還有許多問題待解,但至少順利度過關西大賽了。

本章節的描寫十分出彩,久美子跟麗奈、真由的尷尬,還有奏的小心機、久美子與瀧老師的攻防戰。尤其是武田老師描寫關西大賽演出的詞藻實在很美,我翻譯到很頭痛的狀況下...只好刪掉大半了

硬是趕在第3季開播前完成本章節了,我接下來也會繼續加速翻譯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122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