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塞維拉.石內卜混血王子篇第二十三章:失去理智

作者:苦楝樹│2024-04-06 02:24:52│巴幣:1,008│人氣:487
目錄



  第二十三章:失去理智

  鄧不利多抱著逐漸失去溫度的塞維拉,他的大腦在顫抖,彷彿有人拿著榔頭不斷敲擊他的腦門般,感受到陣痛,塞維拉的臉上居然還帶著幸福的笑容,看起來就像在嘲弄自以為是的瞪不利多。

  阿不思.鄧不利多一生的信條是理智,他認為不論做好事還是壞事,人都需要排除自己的情感,隨意任由情緒行事,就只是條容易擺弄的畜生而已,唯有保持理智,才能把事情做好,而做好事情,是像他這樣的菁英的義務。

  鄧不利多的第二個信條是克己,凡事先從自己身上找問題,他認為不論什麼事情都不能怪罪在他人身上,即便他人事有意要陷害自己,能被得手也是自己的愚蠢造成的,與他人無關。

  要說有什麼事情能讓鄧不利多放棄這兩個信條,只有一個原因,災難的成因,就是鄧不利多自己,鄧不利多漫長的一百多年人生中,只發生過一次,那時候的他因為自己的迷戀,放任葛林戴華德用酷刑咒攻擊自己的弟弟阿波佛,反而是無法控制力量的妹妹亞蕊安娜出來阻止葛林戴華德,反而死於兩人混戰的魔法流彈。

  「該死,賽弗勒斯那傢伙……」貝拉咬著嘴唇,瞪著塞維拉的屍體,她眼角看到蹲在地上,因為教母的自殺而不知所措的馬份,「在最後給我搞出這種鳥事。」

  「鄧不利多那個老頭是不是被嚇傻了啊?」灰背磨著爪子,躍躍欲試的看著對方,「耶,糟老頭,你該不會是第一次看見死人吧,這麼沒用……」

  灰背還沒說完,一到綠光就射中他的胸膛,灰背還沒理解情況,就像布偶一樣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看來是死了。

  艾力克兄妹還沒理解情況,貝拉已經握著魔杖,壓抑著內心的恐懼,慢慢的後退,讓艾力克兄妹擋在自己的面前。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鄧不利多的語氣平淡,跟塞維拉來之前沒有什麼不同,他手裡握著塞維拉的魔杖,他就是用這支魔杖加上無聲索命咒殺了灰背,沒有多餘的廢話,沒有多餘的手段,當鄧不利多想殺人的時候,在萌生出「殺」這個念頭之前,對方就已經死了。

  「你們,一個都別想活著離開。」

  艾力克兄妹明白鄧不利多的意思,急忙的摸向魔杖,但兩發繳械咒很快奪走他們的武器,他們甚至沒看見鄧不利多的動作,兩道綠光接踵而來,今天沒想到會殉職的艾力克兄妹,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變成兩具屍體。

  「法可法可法可法可──」貝拉想要逃離,但天文塔的門卻緊鎖,她用魔杖不斷敲著門把,但不知何時被鄧不利多上鎖的門就是紋絲不動,而鄧不利多,此刻比她認知的黑魔王還可怕的存在,正在一步步逼近自己。

  「破心護!」已經沒有餘力用無聲咒了,貝拉在感應到身後的殺氣時,立刻大吼咒語,總算勉強彈開鄧不利多的索命咒,但鄧不利多的攻擊馬上接二連三的朝她招呼,對方就像個行走的黑魔法字典,不斷丟出各種黑魔法來干擾貝拉的防禦。

  在拼命的防禦中,貝拉看見一線生機,她邁開步伐,跑向鄧不利多,趁著對方攻擊的見隙,推開鄧不利多,然後從天文塔的陽台跳下。

  鄧不利多立刻追到陽台,只見貝拉拼死張開好幾道,緩衝自己墜落的力道,終於在摔斷兩條腿後,還有一口氣的降落。

  鄧不利多冷眼看著在地上掙扎的貝拉,然後走到門口,一把拉開隱形斗篷,解開哈利身上的全身鎖咒。

  「鄧不利多……教授……」剛才聽到全部的過程,知道塞維拉死了的哈利,淚流滿面的看著鄧不利多,但他很快就哭不下去,鄧不利多那個哈利認知中和善的老人,正用他從未見過的冷酷眼神凝視著自己。

  「回去宿舍,把你的朋友也全部叫回去,我沒空管你,接下來霍格華茲將會變成刑場,所有在走廊上的生物我都會當成敵人來看待,好自為之。」警告完後,鄧不利多將隱形斗篷蓋回去,他不想看到救世主如此沒用的模樣,只會讓他氣到想讓他一起下去。



  「快阻止他!」被馬份帶過來的食死人死命地在走廊上逃命,鄧不利多有如恐怖片中的殺人魔,正如他所說的,他會將所有生物都當成敵人,沒有一句廢話,見面就是索命咒,還能動鄧不利多才會進行下一步思考。

  思考如何殺死對方。

  麥教授和穆敵都曾經被鄧不利多提醒過,當他開了殺戒,就千萬不要靠近他,所以當看見鄧不利多毫不猶豫的殺死食死人的時候,他們立刻將霍格華茲的老師和鳳凰會成員都撤離,只留下自己的護法監看現場的情況。

  「求求你,放過我……」一個被鄧不利多繳械的食死人蹲在角落,祈求鄧不利多的原諒,但鄧不利多沒多說一句廢話,一發索命咒打在對方身上,然後用綻放咒把頭切下來,再用燃燒咒把屍體燒掉。

  這麼做的目的不是為了汙辱屍體,而是確保食死人不會假死,或著屍體不會被他的同伴做成型師,讓鄧不利多要再多殺他一次。

  索命咒非常耗費精力,尤其對鄧不利多這樣年邁又重傷,生命宛如風中殘燭的老人,所以鄧不利多很快放棄用索命咒殺人,他對著眼前逃命的食死人們釋放出密集到連蒼蠅都無法逃離的綻放咒,不過數秒的時間,走廊上滿是斷掉的殘肢、鮮血、以及哀號的食死人。

  鄧不利多無視他們的哀號,會發出聲音的都代表還活著,還活著就需要把頭砍下來,鄧不利多毫不猶豫地對那些還在掙扎的食死人釋放綻放咒將他們的腦袋一個一個切掉。

  食死人是沒有痛覺的,鄧不利多如是說。

  先不管這句話的真偽,當他說你沒有痛覺的時候,你最好真的沒有。

  已經不知道殺了多少人,鄧不利多的長袍、鬍子、臉上都沾滿鮮血的時候,那個男人出現了,他聽到自己的部下大量死亡的消息,立刻透過馬份準備的密道趕到霍格華茲,當他站在那些想要逃走而被切斷雙腳,只能在地上爬行或等死的食死人面前時,有如救世主。

  「現在是什麼情況?」佛地魔愣住了,他的眼前是從未見過的老師,全身鮮血,兩眼滿是殺氣,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魔,那怕是自己當年面試,說他的所作所為有一半是謠言也會非常失望的老師,都未曾有過現在這般可怕。

  看見佛地魔,鄧不利多彷彿才找回些許理智,他難得沒有發動攻擊,而是跟對方打招呼,「嗨──湯姆.瑞斗。」

  鄧不利多毫不猶豫的說出佛地魔最厭惡的名字,但此刻跟當年面試的時候,只是想調侃自己還不成熟的老師不同,他的眼睛毫無感情,像在看著一個死人。

  「老師,你殺人了嗎?」佛地魔的語氣帶著顫抖,過去曾經有過無數的人說鄧不利多是佛地魔最害怕的人,他從未把這句謠言放在心上,他根本不怕鄧不利多,至少在今天之前,從未有過害怕的想法。

  然而那份初生之犢的勇氣,在此刻蕩然無存了,看著殺紅眼的鄧不利多,佛地魔很懷疑誰敢說不怕,那根本不是人類了。

  「殺人?」鄧不利多看著滿是鮮血的手,滿不在意的用鬍子把血擦掉,「你似乎誤會什麼了,湯姆,殺人的前提是對方得先是個人,你們不過是還在呼吸的屍體而已。」

  佛地魔吞了口口水,原本他是來帶走部下的,但現在情況變了,他必須想辦法從鄧不利多的手上活下去。

  鄧不利多寒暄完後,立刻對佛地魔釋放黑魔法,密集如雨的魔咒讓佛地魔目瞪口呆,他想起面試當年鄧不利多對自己說的話:「你所看到的世界,依然太過狹窄了。」

  但佛地魔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立刻對鄧不利多的魔咒釋放相等的咒語,屏障咒是擋不下來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相等的咒語抵銷黑魔法的威力。

  魔彈在兩人之間掃射,直到鄧不利多覺得累了,停下攻擊。

  佛地魔沒有放過這次反擊的機會,他釋放出惡魔之火,能燃燒一切的火焰被釋放出來,不斷朝鄧不利多的方向延燒,火中還有三個骷髏頭在對他邪笑。

  「湯姆,你總是喜歡玩相同的把戲。」鄧不利多語氣失望的說。

  鄧不利多揮動魔杖,佛地魔原本以為鄧不利多會用解咒解掉惡魔之火,他就能乘勝追擊,但鄧不利多的作為卻超出佛地魔的想像,他釋放出更加強烈的惡魔之火,吞噬掉佛地魔的惡魔之火,隨後有著七個頭,十支角的赤紅巨龍從火焰中誕生,紅龍每走一步,地上就冒出熾熱的岩漿,燃燒著霍格華茲城堡。

  佛地魔難以置信地看著鄧不利多,紅龍正在燃燒著他被視作家的霍格華茲,而身為校長的鄧不利多卻不為所動,「你瘋了嗎?鄧不利多!」

  「人如果還有理智,怎麼可能殺人。」鄧不利多理所當然地說。

  「說得有道理,在場的人腦袋應該都壞了。」一個年輕的聲音突然出現。

  西追從天而降,手中握著把太刀,一刀切在紅龍身上,紅龍的身體被切成兩半,應聲倒地,跟著岩漿一同消失。

  「不愧是殺過酒吞童子的名刀,連校長召喚出來的怪物都能輕易的消除呢。」西追滿意的看著太刀,「不枉費我為了它得罪日本魔法界。」

  「西追,我的孩子。」看見西追,佛地魔鬆了口氣。

  「你還活著啊,西追。」鄧不利多意外的看著西追,西追則站在鄧不利多和佛地魔之間,右手握著太刀,左手握著魔杖,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還真是讓我感到意外,我以為你能分辨湯姆說的瘋言瘋語和真理之間的差距。」

  「也不是每個加入他的人都有相同的動機啦。」西追臉上掛著微笑的說,「真要說的話,我想做的事情,應該和鄧不利多教授的利害關係是一致的才對,要不是教授你瘋起來連學校都要燒,我並不介意你殺掉他喔。」

  聽著西追的話,佛地魔的表情從得救的喜悅,變成困惑。

  「讓我猜猜,你應該不打算取代他吧?你的眼界沒有他這麼狹窄……那麼,你的目的是……」鄧不利多想起今年食死人陣營的異狀,恍然大悟,明白謎團的清醒感讓鄧不利多恢復理智,他失望的看著西追,「我不贊成,以前的你並不是這麼激進的孩子,那時的你肯定也不贊成你現在的作為。」

  「那時的我並沒有看清魔法世界的真相。」西追收起笑容,嚴肅的回答鄧不利多。

  「西追.迪哥里,你想背叛我?」佛地魔打斷兩人的對話,難以置信的質問西追。

  但回答他的卻是冰冷的刀刃,佛地魔根本來不及揮動魔杖,太刀就砍下他的頭顱,西追俐落的甩開刀上的血跡,將刀收回鞘中,「我也不過是遵從他們的遊戲規則罷了,他們既然認為自己有比麻瓜還強大的力量,就能滋意傷害麻瓜的生命,那我就用比他們更強的力量,消滅他們的存在,這很公平吧?」

  「所以你殺了帕金森和艾寶家族,只因為他們是純種?」鄧不利多問。

  「他們殺掉那些無辜的人不也只因為他們是麻瓜或父母是麻瓜嗎?」西追無所謂的反問。

  「我不能接受你的邏輯,不論血統是混血還是純血,你跟湯姆都只是在造成無辜者的死傷罷了。」恢復理智的鄧不利多平靜的說。

  「剛剛還想燒掉城堡的人居然在說這種話。」西追嘲諷的說。

  「我有控制力道,最多霍格華茲的建築會變成灰燼,但乖乖待在宿舍的學生和有餘力自保的成年巫師會平安無事。」鄧不利多自信的回答,然後質問西追:「那你呢?你有控制你的行為嗎?潘西.帕金森甚至有一個六歲的弟弟,她跟那個男孩唯一的差別就是多了幾歲,在霍格華茲,所以逃過一劫。」

  「我當然有在控制我的行為啊,我很精確地將傷害限制在純種身上。」西追理所當然的回答,「與其讓那些孩子接受家庭的耳濡目染,長大之後變成跟父母一樣的人,還不如現在就送他上路,人沒有經歷相同的痛苦,就無法對他人的悲劇感同身受,現在帕金森家族和艾寶家族的倖存者已經知道過去被食死人殺害的麻瓜是什麼感受了,之後所有純種家族都會有相同的記憶,如此純種巫師才能明白他們和麻瓜是相同的物種,一樣脆弱無力的存在。」

  溝通無效,鄧不利多瞪著西追,眼前的孩子已經變成比湯姆更危險的存在。

  「對了,教授知道黑魔王不會這麼容易死吧,他的靈魂被切割成七塊了,不毀滅掉六個分靈體他還能重新製作新的肉體復活。」西追說出鄧不利多調查多年的真相,這讓鄧不利多更加感覺棘手。

  西追拿出一個銀製的王冠,鄧不利多認出那是什麼,雷文克勞的創始人,羅威娜的智慧王冕,鄧不利多懷疑過佛地魔用它製作分靈體,並藏在霍格華茲,卻始終找不到的東西。

  「就是這樣,我會用一年的時間讓純種巫師從不列顛絕種,鄧不利多教授就努力的多救幾個人吧,結束之後,再來煩惱上一個黑魔王的靈魂碎片怎麼處理,現在是第二回合了。」西追將王冕收好,使用佛地魔教他的飛行魔法,迅速的從霍格華茲離開。

  鄧不利多看著殘破不堪的城堡,一股無力感湧上全身,他虛弱的跪在地上,他感覺到所剩無幾的生命在快速流失,但他不能就此倒下,佛地魔和西追,他需要擊敗他們,或讓哈利有能力擊敗他們,才能安心地離開。

  「時間,我需要更多的時間。」鄧不利多渴望的看著天空,最終失去意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116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