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聖痕同人】夜洸正傳 Ch8.撤離與潛伏的惡意

作者:依斐.迪奈羅茨│2024-04-04 00:00:29│巴幣:4│人氣:21
※此為聖痕同人創作
※自嗨文,包含穿越要素,請謹慎服用




在這之後,為了寂靜之城的事,大夥忙碌了起來,在忙碌了幾天後終於全都打點好了。
接著一行人在來到寂靜之城附近後,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騷動和恐慌,依斐便先讓隊伍停了下來,打算讓自己、傑洛德和佩恩塔斯先去城裡,等把問題搞定了再讓其他人跟上。
畢竟,為了這件事,依斐可是將全兵種的士兵都帶上了一些,再加上自家的傭兵和負責輸送物資的人,再怎麼算,少說也有兩百人左右,要是直接率著大家就這麼進城的話,結果可想而知。

還有考慮到那些居民的家當、行動不便的人,當然,最主要是為了執行非常手段時,可以直接把人帶走,因而另外又弄來了足以裝不少人進去的大型馬車,再加上幾輛比較小的馬車。
為了避免出現有人跳車逃跑的問題,還特意選了看著有點像小屋那樣的款式,這麼一來,遮風避雨的問題也搞定了。

「總之,考量到數量的話……嗯……我覺得先來個五十輛吧。然後到時要記得把門給鎖起來……還是乾脆劑量下得重一點,讓他們多睡幾天算了……」
「五、五十……你們到底要用那些馬車來運什麼東西……」

對方聽了瞠目結舌。
畢竟來借馬車的可不是什麼大型商會之類的人,而是沒什麼聽過的小小傭兵團的團長和軍師,但一開口卻要借上這麼大量的馬車,而且自己剛才好像還聽到了什麼下得重一點……不免讓人起疑。

當時依斐那驚人的數量和危險的發言,讓自己又被傑洛德唸上了一頓,馬車的數量也硬生生的被直接砍了一半以上掉,畢竟對方手上也沒那麼多輛馬車可以借,而且還要考慮到不少問題……
而依斐因為馬車數量被砍掉了不少,才又額外追加了幾輛一般載貨用的空馬車充數。

在臨走前,依斐仍再次交代大家「這裡的水有難以檢測出來的問題,所以絕對不要喝這裡的水」,以及拜託了幾名小兵確認附近的情況,在叮囑完各種事項後,三人才朝著寂靜之城前進。

進城後,依斐首先便想先去找占卜師老先生,於是在傑洛德一副熟門熟路的帶領下,三人來到了占卜師老者的家。
在見到了占卜師老先生後,依斐和傑洛德向老先生說明了來意和接下來的打算,並表示希望老先生能協助他們一起幫忙撤離這裡的居民。
老先生在聽完他們的話後,一邊用手摸著自己的鬍子,一邊閉起眼沉思著些什麼,過了好一會後才睜眼並開口答應他們。

在獲得了老先生的答應後,他們為了能讓這裡的居民更願意聽從他們的指示離開,便拜託老先生和他們一同去見寂靜之城的城主,以取得城主的協助。
和城主照面後,依斐和傑洛德將他們告訴老先生的事,向城主又說了一遍,並請求協助。
而年邁的城主在答應他們的請求時,也希望他們能幫自己一個忙。

在血染沙丘中有著傳說中屠龍英雄的墓地遺跡,而血染沙丘所在的那個方向,是寂靜之城當地居民絕不踏入的禁地。
據說當年,屠龍的英雄用能誘惑龍族的寶劍,將達隆納斯大部分的手下引至沙丘。
血染沙丘,是傳說被鮮血染紅的戰場,以一敵數百的英雄,用那些龍的血染紅了那片沙丘,因而如此命名。
而他有一位作為考古學者的朋友,前段日子才為了調查傳說中屠龍英雄的墓,而前往了沙丘遺跡,希望依斐一行人若是到了那裡,能代他確認好友的安危並將其尋回。

之後在城主及占卜師老先生的協同下,開始了撤離居民的計畫。
首先在離開城主家後,一行人試著向當地的居民告知「封印達隆納斯的四大元素封印的力量正在逐漸鬆動」,並建議他們為了安全起見,最好盡快離開這裡。
當然,也留了幾天的時間,好讓他們有時間可以稍微收拾一下行李。
等到確定了有人願意配合後,依斐才讓佩恩塔斯回去叫還留在城外的大夥,請他們進城協助那些居民。

也許是占卜師老先生和城主深受當地居民信賴的關係,又或者是因為幾乎整個寂靜之城的居民都是看守葬龍丘陵的家族有關呢?多數的居民是願意配合的。
依斐他們之所以知道這件事,是在和占卜師老先生交談時所得知的。

當時他們從老先生的口中得知了,幾乎整個寂靜之城的居民都是看守葬龍丘陵的家族,然而,只有老先生一家傳承了那份力量……
那份……只要獻出生命,便能強化四大元素封印,再度讓龍王沉眠的力量……

至於少數堅持要留下來、不願配合的人嘛……就盡量試著在留給居民整理行李的時間截止之前,盡可能的去勸說,可惜直到最後仍有人不願買單。
在聽說了仍執意留下來的人的人數後,依斐思考了一下。

「嗯……其實這情況已經比預想的好了……」
雖說時間上還算充裕,但為了盡可能的確保人員的安全,以及考量到還要去撤離萬靈城的人,之後還要去屠龍英雄的墓地,依斐決定啟用非常手段,盡量早點搞定這些事。
畢竟時間拖得越久,就會越危險,真的碰到什麼不死生物是還好,但碰上夏洛特或達隆納斯復活的話就不妙了。

於是依斐讓一半的人先護送那些居民遠離這個區域,並吩咐護送居民的那些人,回到斯塔萊爾後,就別想著再跑來支援了,好好保護好那些居民,並讓他們去向附近的其它城鎮的城主問問能不能收容寂靜之城和來自萬靈城的居民。
畢竟按自家城內的情況,肯定沒可能有足以應付那麼多人的資源的,而且本來就只打算暫時收容一下而已,時間長了的話,自家城鎮根本就沒辦法承擔。

而另一半則前往萬靈城的人,依斐則是讓那些人向萬靈城的居民傳達以下的訊息。
「在寂靜之城久居、且頗受居民尊敬的占卜師老先生說了,封印著龍王──達隆納斯的四大元素封印已經鬆動了,再過不久,這裡恐怕便會出現異相,屆時這片地區將會變得非常危險。
而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我們接受了委託,協助大家安全的離開這片區域。
現在,寂靜之城的居民已經全部撤離,也希望萬靈城的居民能為了自身的安全著想,配合撤離這裡。」

接著要去萬靈城的大夥,要做的事其實就跟之前一樣。
給他們幾天的時間收拾行李、協助居民們收拾家當,有屢勸不聽、堅持留下來的人就在時間截止前進行勸說,真要勸不了的話,就先帶著願意離開的人離開,剩下的那些人,到時候再讓負責非常手段的人來處理就好了。
同樣的,他們也被交代了離開後就別再折回來。

然後依斐讓執行非常手段的人員留下來,等那些居民走遠了以後再開始執行計畫。
計畫也非常的簡單粗暴,用米歐的特製安眠藥讓那些人躺平,然後把他們搬上馬車,車門鎖好後,跟上前面的隊伍,結案!
就是被人瞧見了的話,觀感不大好,可能會被當成人口販子之類的……
而留下來執行計畫的都是自家的傭兵,也就是說,被看到然後傳出去的話,可能會變成「專門拐賣善良居民的傭兵團」、或是「從事非法買賣的傭兵團」之類的吧。


雖說是藥,但其實用法更接近香水,是只要聞到氣味就能產生作用的藥物。
於是因為這個行動的關係,還留在寂靜之城的人陷入了恐慌之中。
像是走在外頭可能背後會突然伸出一雙手,用沾了藥物的布摀住自己的口鼻,不然就是被不明的藥瓶砸到,身上沾上了藥物後倒地不起……諸如此類的。

在計畫實行了一段時間後,依斐看著躺平的居民被一個個的運到馬車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哈哈,這樣才對嘛,多有效率啊?雖然他們沒法帶著家當離開,但至少能保住自己的命呢!」
這話讓在一旁負責看顧馬車的傭兵們感到汗顏。

「團長還真敢做啊……」
看著那些被搬運上馬車的人,再加上剛才依斐所說的話,阿諾德不禁脫口而出道。
在一旁聽到阿諾德的話語的蜜兒則是說道:「我覺得會同意讓團長做這種事的軍師大人,在某種角度上也令人欽佩……」
「但,我沒想到軍師大人竟然會同意這種作法……」
莉緹雅也跟著參與了他們的對話。

又過了一段時間,又有一個人被運上了馬車,然後有幾個人從不遠處小跑過來。
「團長,城裡已經都看不到人了。」
羅恩如此回報道。
「這樣啊……」
(雖然可能會有漏網之魚也說不定,但是也不能把時間全都花在這裡,還有其它的……)
依斐偏著頭想了一下後,向大家宣布收工,將剩下的人分成兩半,一半帶著這些睡死了人跟上之前護送居民的隊伍,另一半則去萬靈城。

其實依斐大可以在這個時候選擇去血染沙丘的,但依斐還是想親眼看到那些居民們離開這裡,感覺那樣自己的心裡才會稍微安心下來。
萬靈城的情況基本和寂靜之城差不多,只是選擇留下來的人更多了些而已,就如同在寂靜之城的做法一樣,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有問題的人,那些堅持留下的人在願意離去的居民走後沒多久,也慘遭安眠藥的毒手,並被送上了馬車,強制被撤離了原本居住的城鎮。

望著逐漸遠去的隊伍,依斐做出了好耶的手勢,並歡呼了起來。
「好耶!終於全都搞定了!可以往血染沙丘出發了!」
「耶!終於能跟親愛的好好來場約會了!」
佩恩塔斯跟著一起歡呼道。
聽了這的發言的依斐,一臉無言地看著佩恩塔斯好一會,然後放棄了吐槽,嘆了口氣後望向了身旁的傑洛德。
「好啦,向血染沙丘前進!」
依斐邊說邊將一隻手高高舉起,做出出發的動作。
就這樣,三人向著血染沙丘的方向前進。

在依斐的計畫中,前往血染沙丘,找到位於沙丘的屠龍英雄的墓後,也許就能找到嘲諷之星也說不定,要是能比夏洛特早一步拿到嘲諷之星的話,說不定就能阻止達隆納斯的復活,就算不行,情勢應該也會對我方比較比較有利一點。

(嗯……距離推估的事件開始的時間點,大概還有十天,應該還算在安全範圍內吧?
如果十天後才會出現異相的話……夏洛特來到這裡的時間……應該沒問題吧?他不會這麼早就跑來這裡吧?
而且那位學者是最近才去到那裡的話,活著的可能性應該很高,畢竟直到目前為止,完全沒看到骨龍這類的魔獸,所以應該還來的及才對。)
依斐在前往血染沙丘的路上,心裡還不忘推敲著現況。

但依斐並沒有意識到,有一點她算錯了,那就是關於嘲諷之星的事。
儘管依斐記得大致上的劇情,但終究只是「大致上」,仍然有遺忘的部分,而關於嘲諷之星的事就是被遺忘的其中一部份。
關於嘲諷之星的描述,在遊戲中名為「混沌的時代」的劇情裡,曾提及了一部份。

「……傑菲爾哥哥,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你,你等著!」

「……我最討厭最討厭的人就是你,傑菲爾,只要有你在,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我的努力!」

「……你們,誰都不准告訴哥哥,屠龍騎士的寶藏……我一定會拿到手!」

「傑菲爾哥哥~你看,這就是屠龍騎士的劍喔!我現在已經很強了,我們來比一場吧!」

「……為什麼……傑菲爾哥哥,現在的我仍然沒有資格挑戰你嗎?還是……你不承認我比你強?」

──『因為,你是巫妖,你墮落了。』


早在暗黑戰爭之前,為了與傑菲爾一決勝負,尋求著力量的夏洛特離開了王城,並在幾年後成為了巫妖歸來,當時便已將嘲諷之星拿到手了。
在那之後,夏洛特被傑菲爾賜死,並因為背叛帝國,轉而信仰暗黑雙子神的他,被除去了皇儲的資格。

隨著三人來到了血染沙丘,跨過山谷的狹縫,進入了沙丘的內層,並按著城主所說的方位,開始找尋位於沙丘的遺跡時,依斐心情也隨之複雜了起來,腦海裡開始模擬著那個自認為可以甩開兩人,讓自己獨自前往遺跡的方法。

在走了一陣子後,三人先是發現了在遺跡周圍殘留著的巨石,才看見了風化得很嚴重的遺跡。
然後,來到遺跡前的三人著手調查了起來。
「好像找到入口了,來來~來我這裡一下。」
率先發現入口的傑洛德揮著手,朝著另外兩人喊道。
聽見了傑洛德的叫喊,還在四處看的兩人紛紛湊了過去。

「這就是入口嗎?」
依斐邊問,邊走靠近盯著傑洛德發現的、幾乎被風沙掩埋住的階梯,然後蹲了下來。
「唔……雖然被風沙蓋住了,可是這個樓梯是往下走的吧?這下面就是屠龍英雄所在的墓地遺跡?」
依斐一邊繼續問著,一邊用一隻手玩弄著腳邊的沙子。

但傑洛德沒有回答依斐的問題,反而用一副迫不及待的口吻說道:「啊!入口的石板有被劍撬開的痕跡,看來我們不是第一個到這裡的,進去看看吧!」
傑洛德邊說,還邊拉起依斐手,把依斐拉站起來,一副要拉著依斐進去遺跡裡面的樣子。
「啊、等、等一下,先等一下啊!」
依斐連忙喊著,然後硬是試著強行停了下來,好讓自己不被拉著走,並試著把手抽回來。

「……」
在一旁的佩恩塔斯只是默默的看著依斐的一舉一動。
從這次的行動開始後,佩恩塔斯就一直在留意著依斐的舉止,但直到目前為止似乎都沒什麼問題,反倒是自己被說了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安分了?
但當時佩恩塔斯用了些顛三倒四的話塘塞了過去。

(那時占卜的結果……保護、欺騙、隱瞞的動機、計畫和犧牲……嗎?)
佩恩塔斯回想著當時利用撲克牌所占卜出來的結果,確實和他們所做的事有不謀而合之處,但當初的占卜,最開始是針對依斐的,之後才是跟這次的任務有關的占卜。
而且無論哪邊都是一樣的結果……也因為這樣,所以他才不斷地留意著依斐的情況。

「嗯?怎麼了嗎?」
傑洛德注意到了來自身後的阻力,於是停下腳步,轉身問道並稍微鬆開了手。
此時依斐也得以將手給抽回,眼見機會來了,依斐便開始了她的計畫。



正當依斐他們踏入血染沙丘內層的同時,一名頭戴頭盔、一副騎士模樣的年輕男性,來到了「近乎」人去樓空的寂靜之城前。
望著異常安靜、街上連個人影都沒有的寂靜之城,那名男性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可隨後不屑的哼了一聲,便踏入了寂靜之城中,腳步聲在空蕩蕩的城內顯得格外明顯。

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那名男性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而改變了前進的方向。
此時,驚覺到自己被發現的人影,慌張地朝另一條暗巷跑去,可就在他跑到一半,回頭確認是否甩掉對方時,卻撞上了什麼堅硬的東西,因而跌坐在地。

而當他抬頭確認自己究竟撞到了什麼的同時,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驚恐的叫了起來。
「嗚哇啊啊──骷、骷髏……!」
在他眼前的,是一具穿著鎧甲的骷髏,剛才自己撞到的堅硬物體,應該就是骷髏所穿的鎧甲了。
被嚇得不輕的他勉強站了起來,拔腿就沿著原路跑回去,但跑沒幾步,便看見那名男性從他原本跑來的路上緩緩走了過來。

「啊……」
他連忙停了下來並倒退了幾步。
那名男性望著滿臉驚恐的他,抬起頭露出鄙視的眼神,嘴角勾起了輕蔑的笑容。
「呵,這不是還有人在嗎?」
然後那名男性雙手環胸,用頤指氣使的姿態問道:「喂!你、這座城裡的人都到哪去了?」
「他、他們……全都離開了。」
他戰戰兢兢的回答道,同時迅速的瞥了一眼身後,剛才撞上的骷髏正往這裡走來。
這讓他的恐懼感又增添了一些,但眼前的男性卻像是沒看見後方的骷髏似的,繼續向他提問。

「離開了是什麼意思?」
「……」
(不對勁……這個人不對勁……他不可能沒看見後面的骷髏……但為什麼一點反應也沒有?而且……)
此時他的腦海裡突然閃過了幾天前聽到的事──具有龍姿態的不死生物、不死軍團,以及有人意圖復活達隆納斯。
(……不、不會吧?我不會這麼倒楣吧……?要是當初乖乖離開的話……)
察覺到眼前的人可能是什麼人的他,在心裡懊悔著。

見對方遲遲沒回答自己的問題,那名男性的目光變得銳利了起來,用命令的口問道:「回答我的問題。」
「噫!前、前段時間,有傭兵團的人來過,那個傭兵團的團長說……說是有人意圖復活龍王……也、也不曉得他們是打哪聽來的消息,然後為了安全起見,要我們離開這裡。留下來的人,也幾乎都被他們強行帶走了……」

「哦?那、知道你口中的那個團長去哪了嗎?」
「這、不……我不……」
見對方眼神閃爍、支支吾吾的,那名男性皺起了眉頭,然後嚴厲的斥喝道:「快說!」
「好、好像說要去萬靈城,還、還有……屠龍英雄的墓……」
聽了這個回答,那名男性沉默了一會,然後不屑的輕笑了一聲。
「呵。」

這時停在對方身後的骷髏,動了起來並抓住了對方。
「什?!你要做什麼?快放開我!」
被骷髏抓住的他拼命掙扎著,但卻怎樣都無法掙脫。
那名男性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轉身走向無人的大街,並從身上拿出了一本黑色老舊的書本,唸起了一段咒文。

隨著詠唱的咒文,以那名男性為中心,四周出現了大量的黑霧,當黑霧退去後,許多的骷髏從地面冒了出來。
見到這副光景的他,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然後在自己嚇暈之前,只見那名男性似乎向那些骷髏說了什麼,接著那些骷髏便散了開來,開始在城內四處遊蕩,而那名男性則乘著召喚出來的骨龍離去。



「那個啊……在進去之前,先做點防護措施吧。」
依斐邊說,邊從包裡拿出一瓶小小瓶的聖水,但佩恩塔斯卻用戲謔的表情盯著依斐手上拿著的、所謂的聖水,儘管那瓶子的確是他所悉知的、用來裝聖水用的小瓶。
(……聖水、嗎?)

「雖然對小夏可能沒什麼用,但用來防禦不死生物應該還是有點用的吧?」
依斐晃了晃手中的小瓶說著,然後打開了它。
可其實那根本就不是什麼聖水,而是她自己拜託米歐另外做的安眠藥,那是無色無味、也調整成了接觸到皮膚才會有所作用的版本。
依斐事前將其裝進了原本裝著聖水的小瓶,好把它偽裝成聖水,當然,真正的聖水也有好好的帶著。

這時,在一旁盯著瞧的佩恩塔斯手一伸,便將瓶子從依斐手中奪走,拿到自己的眼前端詳。
「不愧是親愛的,準備的真周到。」
佩恩塔斯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依斐愣了一下,回過神後,隨即開口道:「啊──既然你拿了,那那瓶就是你的了,總之把它給淋……」

話才說到一半,依斐就看見佩恩塔斯把「聖水」給喝下去了。
佩恩塔斯的行動,不只是讓依斐驚訝地瞪大了雙眼,就連傑洛德都看傻了眼。
然後反應過來的依斐抓住了佩恩塔斯的衣襟,驚慌失措地喊了起來。
「什?!佩恩!你瘋了嗎?快把它吐出來!」

雖然依斐不認為安眠藥能對佩恩塔斯造成效果,但她現在更在意的是,佩恩塔斯沒事嗎?
畢竟在依斐的印象中,遊戲中並沒有提及任何關於煉金人偶是否擁有生理機能和需要進食的敘述。
而佩恩塔斯在加入傭兵團後,似乎也沒見過他進食的畫面,也因此依斐很自然的就認為煉金人偶應該是沒有這些機能的。

但佩恩塔斯卻還一臉笑嘻嘻的。
「呼呼,我怎麼能把親愛的的心意給吐出來呢?」
「蛤?那才不重要啊!比起那個,你、你、你進水了啊,沒問題嗎?」
在依斐的眼裡看來,佩恩塔斯剛才的舉動,就好比是機器人將水給喝了下去一般,是相當於自殺的行為啊!

「呼呼,我看著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唔……這個……」
面對佩恩塔斯的提問,依斐顯得有點遲疑,但佩恩塔斯並沒有要聽回答的意思,而是將依斐抓著自己衣襟的手給拿開,並換了個話題。
「比起這個,親愛的還真壞心,竟然要把我們丟下,自己一個人去冒險。」
「嗯?這又是怎麼回事呢?主上。」
聽了這句話的傑洛德,皺了一下眉,然後面帶微笑、雙手環胸地看向依斐,如此問道。

「唔……」
被說中的依斐,警戒的盯著佩恩塔斯。
佩恩塔斯將空瓶拿到依斐眼前晃了晃,用一副得意的表情說到:「呼呼,這個、不是聖水吧?也許……是安眠藥,或是類似的東西。哼哼,這種東西對我是沒用的。」

「……佩恩塔斯說的真的嗎?」
「……」
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令依斐措手不及,依斐認為,以現在的情況來說,計畫已經不可能執行下去了,只能以失敗告終。
雖然依斐也沒有想太多關於突發狀況要如何應對就是了,也因此很乾脆的就放棄了。
(開玩笑,我怎麼想都不覺得自己可以同時對付傑洛德跟佩恩啊。)

「唉……對啦,本來是打算讓你躺平,拿傳送石把你們扔的遠遠的,然後再自己去裡面逛大街的,現在全泡湯啦。」
依斐兩手一攤,簡要的說明了自己的計劃。
傳送石──是能夠進行短距離瞬間移動的道具,但會被傳到哪裡是隨機的,可至少在單純的逃跑上,算是夠用了,雖然依斐還打算把它用在把人丟包上。

「真可惜,看來我還差得遠呢。」
依斐遺憾的說著,然後從包裡拿出真正的聖水來。
「好啦,不玩了,這個真的是聖水了啦,我們還是快點進去吧。」
於是,在傑洛德和佩恩塔斯確認過那確實是聖水後,重新的,三人準備就緒後,進入了屠龍英雄的墓地遺跡。

三人走下了階梯,正當依斐走到剩最後幾階時,依斐突然感覺到腳下一空。
「呀啊!」
依斐從階梯上滑了下去,走在依斐前的傑洛德連忙護住她。
「你沒事吧!」
「沒、沒事……」

依斐邊說,邊從傑洛德的身上離開,而跟在後頭的佩恩塔斯則是俐落的從樓梯上跳了下來後,也湊了過來。
「親愛的,你沒事吧?沒想到階梯竟然坍塌了。」
「嗯,我沒事。」
說完,依斐往階梯的方向看了過去,似乎是風化和年代久遠的關係,再加上三人的重量,讓階梯無法支撐,才導致階梯整個坍塌了。

「看來等等出去會很麻煩啊……」
依斐說著,然後又轉回來看向傑洛德道:「你呢?還好吧?」
「嗯?哈、哈哈,我沒事啦,所以我們開始調查吧!」
聽了傑洛德的回答,依斐皺起了眉頭。
因為在依斐滑下階梯,而傑洛德去護住依斐時,依斐確實看見了傑洛德在護住自己的同時,左肩撞到了柱子。

(剛才……明明就撞到柱子了……)
依斐邊想,邊伸出手去揉了揉傑洛德的左肩。
「唔……都說沒事啦~所以我們不要浪費時間,快開始調查吧!」
傑洛德邊說,邊著手點起了手上的燈。

周圍因為火光的關係而能看得更清楚了一些。
(嗯……牆上是不是有什麼啊?)
感覺看到牆上好像有什麼的依斐,拉著傑洛德和佩恩塔斯往牆邊走去。
靠過去一看,在牆壁上有刻著壁畫,壁畫上畫著龍還有許多人,兩邊看起來像是要打起來了的樣子。

周圍的地上還能看到一些碎石,提著燈靠過去,還能看到像是台座的方形檯面,想必那些碎石原本是雕像吧。
台座上殘存的雕像,除了勉強能看得出像是握著什麼的手以外,其他的部分都已經難以分辨了。
而在那個雕像附近的牆上,還有另外一幅壁畫。
畫中的人手持著劍,在他面前的則是難以計數的龍,在壁畫上似乎還寫了些什麼。

「嗯……雖然看不懂上面寫了什麼,但這應該是屠龍英雄吧。」
依斐偏著頭盯著牆上的壁畫說道。
「『屠龍的英雄手持寶劍,以一敵數百』,這幅壁畫應該是描繪了這個場景吧。」
盯著壁畫,傑洛德回想著聽到的傳說,如此回答道。

「寶劍……要是嘲諷之星還在這裡就好了……」
「吶,親愛的,嘲諷之星是什麼?」
佩恩塔斯好奇的問道。
(之前躲在櫃子裡偷聽時,也曾聽到過這個名字。)

「是屠龍英雄當時所拿的劍喔。」
依斐開始向佩恩塔斯說明了起來。
「雖然屠龍英雄利用那把劍擊退了龍,但其實嘲諷之星並不是什麼神器還是聖劍之類的,而是魔劍。也許在屠龍英雄死後,也跟著一起被陪葬在這裡了也說不定。
印象中夏洛特利用了嘲諷之星的力量,讓達隆納斯成為了自己的……寵物,還召來了一堆骸龍和死人骨頭,超──麻煩的。」

「誒──印象中啊……」
「呃……總之,要是我們能早一步拿到嘲諷之星,也許就能大大減低危險吧。」
三人就這樣一邊調查著周圍,一邊往遺跡的深處前進。



──夜洸正傳  初章 完



 □  後記  □
關於佩恩占卜所顯現結果的,在設定上的解讀為:為了保護而欺騙,隱瞞了動機並做了計畫,做好了犧牲的覺悟。
花色仍然請自行想樣,解讀是參考了塔羅牌的解讀,大致上把它給搬了過來……(笑)

雖然停在這裡好像有點過分,但後面的劇情真的很難想……

依斐等人在遺跡深處找到學者後,會從老學者的口中得知早在他到來之前,陵墓就已經不知被何人造訪、並且有挖掘過的痕跡,還有關於大陸裂痕的事及更為詳細、關於屠龍英雄的傳說。
而在離開時會跟夏洛特碰上,然後藉著傳送石的力量逃離。
但也因為逃離了,所以「夏洛特可能在大陸裂痕設置了召喚亡靈的祭壇」,儘管做出了這樣的推論,勢必也得先將老學者安全送回再從長計議。

再來就是那些在寂靜之城的邪骸們,一部分去葬龍丘陵破壞封印了,一部分正在尋找那些還活著並躲在城裡的人,而且不光是寂靜之城,被夏洛特召喚出來的不死軍團,也會去把還躲在萬靈城的人給抓走,被找到的人都會被抓到葬龍丘陵,成為達隆納斯的糧食。

而從萬靈城離開的隊伍,在途中也會碰到不死軍團並與其交戰,可那些襲來的不死軍團卻絲毫沒有減少,反而有逐漸變多的趨勢。
正當戰況開始走向劣勢時,帶著那些睡死的人的團員們終於在此匯合並加入了戰局,另外也有一些無視了團長命令、匆忙趕來的人也一同參戰了。

另一方面,在斯塔萊爾的人,正忙著安置被帶來的人們,並請求其他城鎮的協助。
可他們卻在這時收到了一些消息──
煌天帝國內部似乎發生了內戰、以及煌天帝國竟然派遣軍隊越過人族與聖族間的國界線,而且不光是聖族,煌天的正規軍也豎立軍旗進入環霧之森……

沒有告知或任何正當目的,明目張膽立該國旗幟、武裝進入他國領土,這可以視作對當地王權的挑畔。
大家都在傳,做出了如此挑畔他族之王的事,恐怕人皇是打算宣戰,再度挑起戰爭……

然後就像歌謠所描述的那樣──
『當水化為污穢、熄滅正義之火,
風聲開始掩蓋龍吼、腐土藏匿了龍的蹤跡,
達隆納斯必滿懷恨意而來,屆時……
必須要用光明填滿達隆納斯、使其再次沉睡。』
達隆納斯將會復活,各族將面對達隆納斯與夏洛特。
這邊預計會試著接回主線吧?

感覺大致會這樣發展啦,雖然想把劇情拉一點回主線,但遊戲中主線到這邊也開始變得複雜了起來,要怎麼處理劇情我也沒有頭緒了,真的很抱歉。
也謝謝願意讀到這裡的各位,真的、謝謝你們!(鞠躬)


這裡再補一下佩恩塔斯的設定:
大家還記得兔子的禮帽上有個大大的J嗎?
但佩恩的帽子上寫的是P喔。
因為那頂帽子是依斐後來請人做給佩恩的,不過佩恩拿到帽子是等他們平安回到斯塔萊爾之後的事了。

依斐最開始其實只有幫黑兔想名字而已,但後來看到那頂帽子時,想起了帽子上的字母這件事,然後就開始在意了起來,思考著那個字母所代表的意思。
一、名字的縮寫
二、鬼牌(Joker)的意思

(不管怎麼想,第一個選項是最有可能的吧?
但如果是第一個的話,是不是應該……嗯……也許該幫他弄頂新的帽子?
雖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意思,畢竟那可是兔子啊……)

因為沒有頭緒、也怕自己弄錯,所以依斐決定直接去問本人比較快,就跑去找佩恩了。
而此時的佩恩正在廣場上表演他的魔術。
在依斐找到佩恩後,她就試著向佩恩問了帽子的事,像是能不能借她或是知不知道尺寸這類的。
結果被佩恩反問了為什麼想知道這些,可在依斐說明了緣由後,並沒有得到任何的答案,而是……

「我都不知道親愛的你這麼的喜歡我……甚至想在我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噢!天啊,這真是……」
佩恩那誇張的動作和語調,讓依斐瞬間有種想往他身上捶一拳,然後就地把自己給埋了的想法。
(我就不該問你這種問題,到底為什麼可以解讀成這樣啦!)
儘管佩恩又接著說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話,但依斐總算是忍住揍他和想逃離這裡的衝動,把話給聽完了。

總之,依斐從那亂七八糟的話中,大概可以確定幫佩恩弄頂新帽子是沒問題的。
於是就抓著佩恩去服裝店,請那的老闆幫佩恩做頂新的禮帽了。
等帽子做好並送來之後,佩恩就戴著那頂新帽子四處炫耀,而炫耀的內容……依斐真的很希望自己沒聽見。

以上就是『佩恩的新禮帽』事件,至於舊的帽子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至於佩恩的個性嘛……基本設定是參考了捷克豪紳,但會比捷克還要安分一點,因為在傭兵介紹裡有這樣的一段──其實他認為自己怪異的誕生方式與身分,若是被他人發現,則會被排擠──
雖然依斐是知道他的身分才找上自己的,但是否真的能接受,而其他人又如何?

考量到佩恩對自己的誕生和身分可能有所介意,他人對自己的看法什麼的……
所以我覺得和捷克比起來,也許會安靜一些,為了避免被討厭之類的……
雖然在故事中大概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就是了……
(是個很巧妙地讓大夥的理智線介於斷與不斷之間?的兔子。
這究竟是更糟了、還是沒事呢?恐怕得視情況而定了。)

另外,依斐在一開始對佩恩就是採「放任」的態度,其心態為:只要別太超過,基本要撲、要抱還是幹嘛的一律隨便啦!
跟兔子計較這些是沒有意義的,他才不會聽呢!
比起讓自己心累,還是研究一下兔子語吧,那樣以後在聽兔子說話時,也許能輕鬆點。

因為依斐看起來不會介意自己的舉動,雖然會埋怨個幾句,但沒有實際的作為,所以佩恩對依斐就越來越肆無忌憚了……噢,請放心,該有的尊重還是有的,只是在他人眼中仍然是各種越矩就是了。

以上,感謝你們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105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y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痕同人】夜洸正傳 C... 後一篇:【UL】歸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ouuq喜歡二次元巴友
如果喜歡二次元動漫巴哈朋友們,歡迎加入我們動漫主題交流群哦!DC:https://reurl.cc/EjM6rv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