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九英里的步行》 中譯

作者:塔挖挖│2024-04-01 22:40:48│巴幣:0│人氣:148
《九英里的步行》是二次元圈最有名的一篇短篇推理,是由於《冰菓》動畫第18集劇本是在致敬這篇經典短篇的類似架構故事。《九英里的步行》在網路上找不到中文翻譯,並且連一個中文出版社都沒有發行的樣子,所以我找到了英文版本之後,用自己的語言翻譯為中文。以前在《冰菓》哈拉版曾經有巴友發表過,但似乎時間太久被刪除了找不到。

在開始之前,可能需要知道的三件事情,首先這短篇小說發表於1967年,並且這是發生在美國,應該要以這個年分背景為這段故事的背景設定。還有就是9英里約莫等於14.5公里。



《九英里的步行》

我參加了促進良好政府行動組織的活動,然後上台演講,但搞砸了。那是和尼基‧維爾特在〈藍月〉餐廳吃飯之前的事了;我們偶爾在這裡吃飯,然後聽對方的廢話連篇。我覺得我最大的錯就是不按自己準備好的講稿,跑去批評前任縣檢察官辦公室發的新聞稿,並以此為材料做了些很爛的推論,然後被對方抓到機會反駁,顯得我十分低能。「我剛修完法律學分不久,當上改革黨的郡檢察官候選人,這種政治遊戲才碰沒幾個月而已」我說。但他根本不理,只回答我「這不是藉口。」和他本人作為教授在雪登任教英語與文學的形象,那種在面對研究生求著能不能晚點交論文時,會一秒都不思考直接拒絕的口氣很類似。
雖然尼基只比我大了兩三歲吧,但他對待我的方式就像是校長對學生一樣,看在他那白髮和皺紋的份上,我姑且就接受了。
「邏輯上絕對是正確的。」我主張。
「乖孩子」他呢喃「雖然人際關係當中不能沒有推理,但那些推理基本上都是錯的。特別是在法界,錯的機率特高,因為我們不是要理解對方,而是想著如何揪出對方的秘密。」
我拿起自己的帳單,然後從離開了餐桌。
「你是說法庭上對證人的提問吧?可以,但即使推論不合邏輯,反方律師肯定會說話。」
「誰跟你談邏輯?」他反駁「推論的結果即使是錯的,也可以有正確的邏輯。」
走到收銀台前,我早早就把錢付掉了,然後看著他慢慢從小零錢包裡面掏出每一個硬幣,放到櫃檯上,卻又發現根本不夠。他嘆了口氣之後把零錢又通通收回去,然後從錢包另一個夾層抽出鈔票,遞給店員。
「不然你隨便給我一句話,十幾個字就好了」他說「我可以隨便從那句話裡面延伸出一堆東西,符合邏輯,而且是你想不到的。」
因為收銀台前面空間不大,又有新客人進來,所以我就離開了到外面去等他。在過程中還聽到幾句喃喃細語,想到可能是尼基還以為我站在他旁邊,所以一直碎碎念,就覺得好笑。
在他終於結束然後站到我身旁時,我說「九英里的步行可不容易,特別是在雨中。」
「也還好吧。」他還沒抓到我要說什麼,但下一秒突然一個眼神,他又問我「你在說什麼啊?」
「一個句子,然後有十幾個字啊」我又重複了那句話一次,然後還用手指比給他看,總共有多少字。
「什麼啊?」
「你要我給你隨便一句話,然後...」
「喔對。」他一臉疑惑「這句話哪來的?」
「沒哪來的,就隨便想到的。快開始你的邏輯吧。」
「要來了嗎?」他問「就在這裡?」
明明是他自己提出的,當我順了他的意,卻又一副開玩笑被當真的樣子,讓我滿不爽的。
「所以到底要不要?」我問。
「好吧」他溫柔地說「別生氣,我自己說的我會玩。嗯,你說了那句話是長怎樣?『九英里的步行可不容易,特別是在雨中。』對吧。」
「就十幾個字。」我強調。
「很好」他聲音聽起來有點清醒了,通常認真的時候都會這樣。
「第一個推論:說話的人很不滿意。」
「這可以」我說「雖然你只是從整句話的語氣來分析而已。」
他點頭,雖然有點不耐煩「下個推論:這場雨是意外,否則他應該會直接說『在雨中走九英里可不容易』而不是先說『走九英里不容易』再補上『特別是在雨中』。」
「這也可以」我說「雖然就很明顯。」
「剛開始的推論本來就該這樣啊」他堅持。
我就讓他繼續想,看起來有點卡住了。我也沒再吵他。
「下個推論:說的人不是運動員或者常運動的人。」
「你得說服我這個論點。」
「依然從句子的構成分析,說的人並不是認為下雨造成這九英里的難行,而是本來就認為九英里不好走、現在居然還下雨了,這樣。九英里也不是說很長的距離,一堆老人去打高爾夫球,隨便都可以走上個五六英里。」
「好吧,通常的狀況下確實是這樣。但說不定說話的人是在叢林裡面,這時候九英里確實難走了。不管有沒有下雨。」
「對」他看起來不太同意「說不定他的腳還只剩下一隻呢。然後正在撰寫屬於自己的博士論文,研究主題是『這世界上的所有可能性』。我認為在繼續下去之前,需要先做幾個假設。」
「什麼意思?」我很疑惑。
「記得,當我對這句話推論的時候,是建立在空虛的文字之上,我不知道任何這句話的背景和狀況,但通常一句話必定會有屬於句子本身的背景情況在。」
「好,那你要做什麼假設?」
「我要假設這個人是有目的的,不是隨便亂晃,他需要送些東西,或者到哪個地方去,也不是因為跟人打賭或者參加比賽等。」
「聽起來很合理。」
「我還要假設九英里就在這裡。」
「你是說在費爾菲爾德這?」
「不太算,我是想說就在美國,這個國家的環境。」
「聽起來滿公平的了。」
「既然你說對,那你應該要同意我假設那個人不是運動員或者戶外運動的愛好者。」
「好吧,好。繼續吧。」
「我的下一個推論是:這次步行是在深夜或凌晨,例如十二點後到五六點之間的時間點。」
「你是怎麼推的?」
「想想那九英里。這邊的人口算滿多了,任何一條路不用九英里一定都有聚落在,哈德雷距離五英里、哈德雷瀑布七英里、戈爾頓十一英里,但東戈爾頓只要八英里,往戈爾頓走之前就會先遇到東戈爾頓。往任何一個聚落的方向都有公車服務,所有的道路也都交通順暢。如果非不得已要在雨中走九英里,那只可能是深夜完全沒有公車、連計程車都攔不到的狀況下。」
「他也有可能就只是不想被看到。」
「我不認為在路邊走就比較不顯眼,至少看起來比搭車的人顯眼多了。」
「好吧,那我不要計較這邊了。」
「不然這樣,這個人並不是要去哪,而是從哪離開。」
我點頭「聽起來更合理,如果是在城鎮裡面,他大可以幫自己安排任何一種交通工具。這是你的想法嗎?」
「一部分。但我們也可以從距離來推論。記得,這是九英里,而這個數字九是屬於精確的數字。」
「有聽沒有懂。」
聽到這句話後,尼基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在課堂上對學生生氣一樣。
「如果你說『我走了十英里』或『開車一百英里』,我會認為你實際上走了八到十二英里、駕駛了八十到一百多英里之間。因為十或者一百都是整數,這裡不是在說數學上的整數,所以你可能剛好走了十英里、也有可能只是差不多十英里。但當你說了九這個數字、九英里的時候,我就會認為你是剛剛好走了九英里左右。現在我們可以知道城市到那個人的『目的地或者出發地』的那個點的距離,而不是從那個點到城鎮的距離。」
「舉例來說,問隨便城鎮一個人『農夫布朗住得離這裡多遠』,如果剛好隨達的人認識布朗,可能會回「『三、四英里』。但當你問布朗本人,他住的距離城鎮有多遠,布朗會告訴你『三點六英里』。還順便跟你說他在自己的車看里程表算過很多次。」
「沒什麼說服力,尼基。」
「但考慮到你剛剛認為這個人大可以幫自己安排交通工具_」
「到這裡就好。跳過這部分。還有其他的嗎?」
「我才剛開始。下一個推論是這個人有確定的目的地,而且還有抵達時間點上的需求。所以不是因為他車壞了,或者他的妻子要生了,或者他被搶劫之類的要跑去找警察。」
「車子來了。車子壞了才是最有可能的狀況吧。要知道幾英里,也可以看車上的表就知道。」
尼基搖頭,「如果車子真的壞了,那也不會在雨中走九英里。在車上睡或者留在車旁邊,等其他車經過更合理,走九英里可不短。要走上幾個小時吧?」
「四小時差不多」我估算的。 
他點頭,「還是在雨中。我們應該都同意這件事情發生在深夜到凌晨。假設他車壞了是在深夜一點,那走完九英里也已經五點了,到那個時間,路上的車早就出現,再晚一點公車也開始接送人了。實際上公車第一班在費爾菲爾德是五點半的時間點。還有,如果他是為了要找人幫忙,也不必本人走到城鎮,只要找到公共電話就可以。因此他是有需要自己到某個城鎮,然後是在五點半以前得到。」
「那他幹嘛不要搭末班車,凌晨一點到達目的地就好,坐在那等著時間到就可以?反而是在雨中走了九英里,看起來他滿喜歡戶外運動的啊。」
我和尼基在談話過程中已經抵達了我辦公室所在的市政大樓,正常來說我們在〈藍月〉開始的談話無論怎樣都會到這裡就終止,但因為這次的比較有趣,所以我帶他到辦公室,聽他讓他繼續下去。
「尼基,你怎麼說?為什麼那個人不要就早點過去,然後等?」
「他本來可以。但他沒有這樣做,所以我們必須假設那個人沒辦法搭上昨天的公車,或者他是在等某個信號,讓他出發。電話之類的。」
「根據你的推論,他約了半夜到早上五點半之間的某個時間。」
「還可以更細節。記得,最後一班公車十二點半靠站,如果他就是搭不上班公車,在十二點半用走的出發,那也得要四點半才能到目的地。如果他是搭早上第一班公車,那也不到六點之前就能到。」
「意思是說,如果約定時間比四點半早,那他可以坐末班公車、晚於五點半的話,也可搭早班公車?」
「對。還有,如果他是在等通知,那這時間肯定不會比半夜一點更晚。」
「這我可以理解。如果他想要在五點到,那扣掉四個小時,也得至少在一點之前就得到消息出發。」
他又開始沉思,我不想打斷他,於是起身往牆上的大張的縣地圖走去,開始研究著。
「你是對的,尼基。費爾菲爾德在很多城鎮的中間,不可能走九公里都沒有遇到任何聚落。」
他也起身和我一起看地圖,「但當然也有可能不是費爾菲爾德。說不定是更偏僻的地方,例如哈德雷。」
「為什麼是哈德雷?早上五點去那裡幹嘛?」
「華盛頓飛行者號列車會停在那邊加水,差不多就五點。」
「對。有時候晚上我睡不著,我就會聽到那列車的聲音,接著一兩分後我還會聽到教堂的鐘聲敲了五下表示五點。」我在旁邊翻了列車時刻表出來看「那列車是晚上十二點四十七分離開華盛頓、早上八點到波士頓。」
尼基繼續站在地圖前面,用鉛筆當參考物測量距離。
「這個〈老薩母特旅館〉就剛好離哈德雷九英里遠。」
「〈老薩母特旅館〉嗎。」我說「但這直接打翻前面的推論,如果他是這個旅館出發,大可以幫自己找輛車。」
「時間上沒有公車、然後汽車還被放在停車場裡面,如果要取車當然可以請服務人員幫你開門,但服務人員就會記得有某個人在深夜奇怪的時間取車離開。或者他在旅館等電話,可能是從列車上打來的,然後他就在沒人發現的情況下溜出旅館,往哈德雷出發。」
我直盯著他,被這套說詞完全說服了。
尼基還繼續補充,「在火車停站加水的時候偷跑上去不難,更何況是明確知道臥鋪的位置。」
「尼基!」我打斷他,「作為地區檢察官、一個公僕,我將浪費納稅人的錢給波士頓打長途電話,我瘋了,但我會打!」
「去啊。」他說。


我將電話筒掛回去。
「尼基!這是刑事偵查史上最引人注目的巧合:昨晚十二點四十七分從華盛頓出發的列車上,有一名男子被發現死在自己的臥鋪裡面。已經死了大概三小時,從哈德雷到波士頓正好三小時!」
「我推論的感覺就是這樣。但這不可能啊,這巧合。你是從哪裡聽來那句話的,我們最開始的那句話?」
「那只是我隨便想到,我就只是想到。」
「絕對不可能!這不是那種我要你隨便想一句話的時候會想到的那種,如果你和我一樣教別人寫作文就知道,當你要一個人隨便想一句話要有十幾個字,通常都是所謂的『陳述句』例如『我喜歡吃哈密瓜』然後可能再補上一些修飾例如『因為有種哈味』,這樣而已。但你給的那個句子絕對是有特殊情況而產生的。」
「但我沒印象,我甚至今天只有和你一起待過。」
「我結帳的時候你離開了吧?有沒有遇到誰?」他原來有注意到。
「我離開到你出來為止不到一分鐘,只有兩個男人走進店裡然後剛好撞到了我,當時我才覺得太擠了所以到外面等」
「你認識他們?」
「誰?」我問。
「就是那兩個男人!」尼基的語氣激動。
「為什麼這樣問?我不認識他們。」
「他們在聊天嗎?」
「大概吧。而且可能滿專注的,否則也不會撞到我。
「藍月大多都是熟客。」尼基補充。
「你認為是他們?如果我再看到一次,我應該會記得。」
尼基態度嚴肅,「這有可能。要有兩個人,一個在華盛頓追蹤受害者並且確定他的臥鋪位置,另一個人在這裡等並且完成工作。在華盛頓的那個人可能在那之後來了這附近。如果是殺人取財,會要談分贓、如果只是買兇謀殺,那也得付工資。」
我又拿起了電話筒。
「我們離開還不到半小時。他們剛進店裡面,那間店的上菜速度很慢,走了九英里的那傢伙肯定餓了,另外那個從華盛頓來的,可能開了整夜的車。」尼基同時還補充。
「如果抓到了人,回電話給我。」我說完之後就掛上話筒。
在等待電話的過程中我們沒有對話,只是走來走去踱步,然後彼此給彼此空間,就像是剛剛發生尷尬的事情一樣。然後電話終於響起來了,我聽完之後,轉頭對著尼基大叫「真的!」
「其中一個想跑,但被我們的人在廚房出口後面抓到。」我補充。
「看起來似乎證明了推論。」尼基默默的回答,我點頭同意。
然後他看了手錶驚呼,「都這個時間了!我早上想說早點開始,沒想到花了這麼多時間和你說話!」
當我送他到門口,我突然想起來「尼基!這麼說來,最開始你是想證明什麼?」
「推論的結果即使是錯的,也可以有正確的邏輯。」
「喔?」
「你笑什麼?」他看起來有點不爽,但說完之後自己也笑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093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asd19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24 3月書評和推薦... 後一篇:2024 5月書評和推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歡迎諸君來參觀老僧的小屋,內含Steam與Google Play遊戲、3D角色模組、Line貼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