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MBTI狼人殺 第十夜:所謂的正宮是......?

作者:夏雨(嘗試填坑模式)│2024-03-27 11:12:13│巴幣:8│人氣:96
我敲了敲ENTP的房門,剛才確認過娛樂室裡面,那裡一個人也沒有,於是我轉而直接前去ENTP的房間門前,如果她也不在房裡,那就只好先到約定地點等她了。

不過在我敲完門之後,房裡很快傳來了回應:

「是誰?我還沒換衣服,等我一下!」

啊這......她難不成才剛起床而已嗎?

我對著門內喊道:

「那個......我是ISTJ,就是,昨天的事......。」

「ISTJ?」

才剛講完不久,她馬上打開門並探出一顆頭,頭髮明顯還有點凌亂,果然才剛起床而已啊。

「妳怎麼來了,我們不是約十點半嗎?」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抓抓頭:

「因為剛剛討論的時候有點狀況......想說提早來找妳好了,不然我實在有點......。」

「不安?吼吼——ISTJ啊!」

這什麼看了就讓人想拿刀柄敲下去的欠揍表情?我怎麼有不好的預感......。

「哎喲,人家知道人家很有魅力,但是這麼熱情的話人家也是會不好意思的啦——!」

我改變主意了,直接敲下去吧,別想了。

大概是看我刀子已經舉起來了,她急忙關上門並且吼道:

「等等我就開個玩笑——妳別付諸暴力啊喂!規則裡不是說不能在深夜時段之外打架的嗎?!」

我冷笑著回道:

「規則是說禁止戰鬥,但是同伴之間的打鬧並不算戰鬥,而且不是有句話說笨蛋不會死嗎?」

「......我是不會因為這樣就開門給妳機會揍我的。」

「所以妳承認妳是笨蛋囉?」

「是是是,妳贏了啦,滿意沒,讓我先換完衣服啦!真是的!」

哼,小孩子終究是小孩子,就這點程度還想捉弄我?再等個十年吧!

大約又過了兩分鐘,ENTP才再次打開門說道:

「好了,直接進來吧,在房間裡應該比在走廊上隱密性更高。」

啊,確實是這樣,我也一直在想在走廊這樣的開放空間討論的風險是不是更高一些,在房間裡確實好多了。

在進入了ENTP的房間後,我也打量了下她的房間內部。

房間的大小與我的房間沒有什麼差別,窗戶跟浴室也是在相同的相對位置上,不同的是牆是米黃色的,地毯則是深紫色,地上還擺放了一些奇怪的機械,還有一個銀色的工具箱。

至於床鋪一樣是白色的,這邊真的不是飯店嗎......?

「先坐床上吧,也沒別的地方好坐了。」

ENTP率先坐到床上,而我撇了眼滿是各種零件的地上,點頭同意道:

「確實......。」

這個房間真是......亂,看的我好想動手收拾一下,但是亂動別人的東西又太沒禮貌......還是算了。

在兩人都坐好之後,她便直接切入正題:

「先講結論吧,兩天都沒中,妳呢?」

我有點尷尬的回道:

「我也都沒有......畢竟有一天......。」

「拿去驗測我的身份了?」

「......不要搶我的話。」

我有點無奈的嘆口氣:

「還不是妳當時太陰陽怪氣的了。」

「嘿嘿,但現在這樣妳也不用再懷疑了吧?」

「......是是是,妳說的都對。」

我不太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下去,於是轉移話題道:

「我是驗測到ENFP是好人陣營,妳呢?」

「喔?沒有重複,該不會我們的默契其實很好吧?ISTJ姐接?」

我快受不了了......這傢伙怎麼這麼的油腔滑調啊......。

我忍住擺臉色給她看的衝動,繼續追問:

「所以妳是驗測了誰跟誰的陣營?」

她這才稍微認真地回答我:

「我第一天驗測了ESFJ,原因妳應該也知道,畢竟是全場年紀最小的人,幸好她不是狼人,第二天,嘛......。」

她又擺出那副欠揍的笑容對著我說:

「妳猜?」

我毫不客氣的潑了她冷水:

「不猜,所以是誰?」

「欸欸欸——!就猜一下嘛!不然不好玩!」

我絲毫沒打算跟她玩,所以依舊堅定的拒絕了她:

「不要,猜不到,也不好玩,還很浪費時間。」

「哭了,跟妳講話一點意思都沒有。」

「真抱歉,我就是這種人。」

我隨即再次把話題導回原先的主題上:

「所以妳第二天是驗測了誰的陣營?」

「好啦好啦,總之第二天我是測了INTP的陣營,畢竟她這兩天都跟著妳走,我多少也會怕她是狼人,想藉由跟妳打好關係來暗中把妳處理掉之類的......不過事實證明我想太多了,她是好人陣營,放一千顆心吧!」

欸?INTP真的是好人陣營嗎?

所以昨天那些......還有前天那些......都是她發自真心的行動嗎?我可以完全信任她了是嗎?

我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

「太好了......!」

「......妳怎麼感覺特別開心啊?啊!難道說——原來如此!是我這個第三者闖入了妳們兩人剛剛萌芽的戀情之中嗎?這實在是太——抱歉了!求妳把刀放下吧!我不會再亂講話了啦!」

這個死小鬼......一兩分鐘不開玩笑難道會死嗎?

看我把刀子放下,ENTP才從床的另一側爬回我旁邊,大概是真的有點被嚇到了吧,這回她講話語氣正經許多:

「總之嘛......目前有的情報就是這樣,還看不太出來誰是狼人,大家這兩天都在玩,昨天那樣突襲詢問也只能簡單推出大家對這個遊戲的看法,不過大多都蠻消極的就是。」

我不解的問道:

「既然如此,妳為什麼那麼肯定我是預言家?」

ENTP笑了下,才回答:

「姐啊......妳知道某種程度上,妳在我們這群人之中已經很出名了嗎?」

咦?很出名?為什麼?

大概是看我非常驚訝的緣故,ENTP便繼續說明道:

「妳想想看,第一天玩遊戲就遇到狼人悍跳,妳還是真預言家,後面又直接一句核彈把大家嚇傻,我都以為妳是那種『別人的性命都跟我無關的』冷血魔人了,結果第二天問妳問題的時候妳又突然變得友善起來......其他部分我前一天應該說明過了?這也太明顯就是壓力過大的人才會有的徵兆了吧?」

「呃......是這樣沒錯......但我出名的理由是?」

「一個第一天就投了核彈的人,隔天又被ESTJ那個小鬼抓下來罵,然後還是ENFP跟ESFP這對活寶的監護人,要不紅也難。」

呃啊啊啊——原來是這些事情嗎?可我覺得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為什麼大家會覺得這樣是不好的呢?

而且我什麼時候成了那兩個人的監護人了啊?!我不想要啊——!

「好啦,總之先來討論之後驗測人時怎麼給暗號吧?」

「......嗯?」

我從原本失意體前屈的坐姿上恢復過來,並不解的望著她。

「總之,我的想法是用某種只有我們兩人才知道的暗號來告知驗測結果是狼人或是好人,畢竟未來可能也不是每次都有機會像今天這樣兩個人獨自見面跟討論......等等。」

她講著講著突然皺起眉頭:

「如果老是只有我跟妳在一起行動,這樣的話,只要我們其中一人身份曝露,另一個人也會有危險......。」

啊......的確是這樣,就跟發生兇殺案時,第一個懷疑到的人就是跟死者有密切關係的人一樣的道理。

「這樣吧,之後我暫時先繼續跟ESTP她們一起行動,反正白天不會有危險,妳就先繼續跟著INTP,免得我們兩個被視為是綁定的,反而會有危險。」

「嗯......。」

我思考了一下,才提出我的看法:

「為什麼不乾脆跟著我還有INTP行動呢?都已經確定INTP是好人陣營了,跟其他人常常待在一起的話,曝露身份的機率不是更高嗎?」

ENTP攤了攤手:

「姐,這樣做對妳來說是沒有什麼問題,但對我來說問題很大。」

我不解的持續望著她,她才繼續解釋道:

「妳要想,我前兩天的形象就已經是那個愛玩愛亂搞的小鬼了,假如我突然不再跟ESTP她們待在一起,而是跟常常獨來獨往的妳們兩個混在一起,這要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都很難吧?」

啊......說的也是,她跟我還有INTP不同,是比較外向、喜歡團體行動的人,突然之間變成我們這種行動方式的話,肯定會引起注意......。

我點點頭說道:

「我知道了......那就這樣吧,不過還是得要有交換情報的時候吧,像是今晚要確認誰的身份之類的。」

「我有個想法。」

ENTP抬起頭、正視著我說道:

「妳會介意讓INTP知道我們倆是預言家的事實嗎?」

啊?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INTP嗎......?我是不覺得讓她知道有什麼壞處,她應該不會說溜嘴吧......?」

「那是其次啦......啊啊啊行吧,妳都這樣講了......。」

嗯?她突然之間怎麼了?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彆扭?

「總之,我的想法是,讓她知道我們的身份之後,以後萬一我們沒辦法一起行動時,我也可以告訴她我今天要驗誰,再讓她轉達給妳。」

「畢竟妳們早就在一起行動了,繼續待在一起也不會引起別人注意,增加一個交換情報的手段不過分吧?」

嗯......確實是這樣沒錯,不過......果然還是得先問過INTP,才能確定這樣的想法可不可行呢。

「然後暗號的部分......目前來看,我們能正大光明聚在一起的時刻就是吃飯時間了,要不......。」

她沉默了一陣,看來是深思熟慮了好一陣子,才轉頭說道:

「我們就用早餐吃幾顆蛋來當暗號吧!一顆蛋就是好人,兩顆蛋是狼人,這樣如何?」

「......啊?」

這是什麼......從哈雷彗星上掉下來的點子啊?

「怎麼樣?是不是奇葩到別人不可能猜得出來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暗號啊?」

「呃......嗯。」

我只能僵硬的點點頭,該說她實在太聰明還是太古靈精怪了呢......?

「那就說好囉!明天開始可別忘記!」

她說著說著,視線也往一旁飄去,接著突然快速起身:

「糟糕,都已經要十一點了!」

「呃......等等!我們還沒說今晚要驗測誰——。」

「晚點再說吧,我也還沒有想法!」

她一面說著,一面把鞋子換成布鞋:

「我昨天跟ESTP約十一點在娛樂室見面,這次再遲到的話,她真的會弄死我的啦!」

『再』啊......看來是已經發生過了呢。

「那......祝妳能活到午餐時間?」

我揮了揮手,而ENTP則有點哀怨的看著我說道:

「太難過了ISTJ,妳就是這樣對待妳的小妾的嗎?嗚嗚嗚果然不是正宮就沒辦法獲得妳那如水一般的芳心嗎?」

「滾。」

在把煩死人的ENTP送走之後,我也先回到自己的房間稍作休息,仔細想想,我根本不知道INTP的房間在哪裡(只知道她住在ESTJ附近),記得當時ENTJ有說過房間是散布在二樓跟三樓的四個角落......。

啊,INTJ當時有說過去找INTP的話,來回要超過半小時......。

圖書館的相對位置與娛樂室是相同的,娛樂室出來之後一直直走,就會直接通過我們八個住在三樓的人的房間。

也就是說......INTP跟ESTJ她們大概就住在二樓的另外兩個角落了。

不過看了下時間,也已經十一點二十幾了,而且INTJ當時離開應該就是去找INTP了吧,現在還不知道INTJ的陣營,不能讓她知道我們的身份呢。

於是我直接到了一樓去,既然無事可做,看看其他人在做什麼也好。

到了一樓的時候,也差不多快要十二點了,INFP、ENFJ跟ESTJ正在把午餐端上桌,見狀我便主動上前詢問:

「那個......請問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欸?ISTJ,妳來了啊?」

ENFJ首先發現了我,隨即露出了笑容:

「要幫忙嗎?裡面還有大概兩三道餐點,可以麻煩妳嗎?」

「沒問題。」

我點了點頭,接著便走進廚房。

之前女僕長還在的時候,我也時常像這樣幫忙端餐點上桌,作為養女的我,多少也會希望做一些回饋的事情,這份努力也許並不多,但至少也是當時年幼的我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而也正因為他們願意接納這微不足道的努力,我才能在這樣的環境下,慢慢重新學會什麼是溫暖。

將餐桶放上桌之後,也許是因為十二點了的緣故,大家都陸續來到大廳,這或許是所有人最有默契的時刻了。

我看向正在確認餐具數量夠不夠的INFP,不由得在心裡讚嘆了下,她這個做飯給大家吃的點子確實很有效,確實讓大家變得團結了呢。

「喔喔,ISTJ今天居然主動來幫忙了?看來我昨天的教育很有效果嘛!哼哼!」

ESTJ雙手插著腰、得意洋洋的說道,我也只能勉強擠出微笑來附和她。

畢竟事實上我只是因為沒事做才提早下來順便幫忙而已......。

這時,INTP跟INTJ也一起下來了,她們兩個果然是一起行動的啊,還好剛剛沒有白跑一趟。

對了......手錶還沒還給ENFJ。

我急忙將手錶自手上拿下來,並且走向ENFJ:

「那個,ENFJ,手錶還妳吧,我用完了。」

「欸?不用這麼急著還也沒關係......嘛,總之就這樣啦?有幫上妳的忙嗎?」

我點了點頭,而她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下次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可以問我喔!」

「嗯......謝謝妳。」

這種付出不求回報的性格......簡直就跟朝炎一模一樣呢。

如果她也是好人陣營的人的話,就太好了......。

我剛剛入座,ENTP便主動坐到我旁邊,並用嘴型問我:『妳有告訴她了嗎?』

我輕輕搖搖頭,她也理解的點了點頭,雖然我們已經算是很低調了,不過還是被ESTP發現了我們兩人之間的小動作:

「嗯?妳們兩個......什麼時候熟起來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嘿嘿嘿,妳真的想聽嗎——?」

又是這個賊賊的笑,我看我先把刀子預備好好了。

「就是啊——今天早上ISTJ居然主動跑來找我,說想跟我開房間——噗嘎?!」

這回我不再仁慈,趁著她背對著我的時候,直接連刀帶柄的往她頭上敲了下去,她馬上摀住被敲擊的頭、淚眼汪汪地看著我:

「欸不是——妳真敲啊?很痛的啊——!」

「是誰自己一直在那邊亂講話的?事不過三,這是第四次了,我當然敲。」

「噗——哈哈哈!活該!」

ESTP完全不給ENTP面子,還相當誇張的捧腹大笑了起來,氣得ENTP狠狠瞪了她一眼:

「等等妳就完蛋了!我絕對要把妳玩壞!」

這什麼對話......這小鬼開車都沒有限速的嗎?

INTP也坐到了我旁邊,她看了另外兩人一眼,隨後對著我問道:

「妳們......難道剛剛妳都跟這兩貨在一起?」

「啊......INTP......!」

我轉過頭,卻發現INTP似乎不太開心的樣子......我做錯了什麼嗎?

不對,我為什麼要這樣想?可惡,都是ENTP剛剛在那邊什麼正宮什麼的亂講話,害我現在好緊張......。

把心裡莫名出現的緊張情緒壓下去之後,我才回答她:

「總之......晚點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說......等等可以先跟我來房間一趟嗎?房間裡被竊聽的機率比較低......。」

「喔?好喔。」

呼,看來她沒有生氣......不對,我到底在乎這些幹嘛啊——!

等一下再敲ENTP一次好了,不然真令人不爽。

我重新望向四周,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入座了,除了INFJ還站著四處張望之外,其他人都已經坐了下來......。

這時,ESTJ也開口了:

「INFJ,妳在做什麼?趕快坐下吧!大家都在等妳呢!」

「呃......。」

INFJ卻是一副面有難色的樣子:

「可是......ESFJ還沒到啊?」

「啊?」

等等!因為ESFJ實在太矮小,剛才似乎沒有注意到她人在哪裡。

在聽到INFJ的話之後,我也迅速掃視了餐桌一輪。

就連最不愛與大家共同行動的ISFP都好端端的坐在位置上,ENTJ、ISFJ、ESFP、ENFP也都在位置上了,再加上INTJ、ENFJ、INFP、ISTP,還有我們四個,幾乎全員都到齊了。

然而,無論往哪個方向看,我卻始終沒有看見那個白色的小小身影。

ESFJ真的缺席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060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狼人殺|原創|MBTI|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Muras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MBTI狼人殺 第九夜:... 後一篇:【二創】星夢沉眠症 起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oo589111巴友們
歡迎來看看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