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上低音號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第二章「煩惱的固定音」翻譯節錄 Part 1

作者:漆黑的狼煙│2024-03-17 23:58:17│巴幣:116│人氣:131
本文節錄自上低音號的原作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也就是「久美子三年級篇」的完結篇。京阿尼預計在2024年4月播出的上低音號第3季,便是以這本小說為基礎進行改編的。

-----------------------------------------------------------------

《北宇治幹部日誌》
八月 第三個星期二                          塚本秀一

我從來沒想過合宿的準備工作會這麼辛苦,真的是到現在才了解到畢業的學長姊們的偉大之處。為什麼連吃飯時間、洗澡時間這些枝微末節都要去安排啊,唉…要是今年吹奏樂部也有社團經理就好了。


《留言區》

忍耐。(高坂)

雖然說很麻煩,但還是不要用二字訣來回應吧。(黃前)

徵收社費。(高坂)

也不要用四字訣來聯絡工作事項啦。(塚本)

-----------------------------------------------------------------

隨著巴士的搖晃,坐在座位上的久美子輕輕地跳了一下。在暑假期間,高速公路的車流量特別混雜,每次的過彎都讓久美子感到一陣反胃。

「黃前同學,妳沒事吧?」瀧老師問道。

「啊…當然,我沒事。」

「請妳不要太過勉強,畢竟合宿現在才要開始。」

因為稍早在車上讀合宿地點的規則,導致久美子開始暈起車來,至於她現在會坐在瀧老師旁邊,是因為瀧老師問了句「黃前同學要坐這邊嗎?」所導致的。平常都是美知惠老師或是秀一坐在瀧老師旁邊,這也讓鄰排的麗奈、秀一不斷對久美子行注目禮。

而在這次的合宿,將舉行第二次的出賽人員選拔。預計會在第一天的晚上進行選拔,第二天早上公布結果。

「話說回來,黃前同學前幾天去聽了鎧塚同學的演奏會吧?是新山老師告訴我的。」

「對,是優子學姊邀請我的。」

「能知道大家都這麼努力,實在讓我很開心,我也很期待鎧塚同學將來的表現。」

「看樣子霙學姊能夠成為很優秀的演奏家呢。」

「這點我雖然是不曉得,不過新山老師確實對此抱著相當的期待。就我個人而言,能夠看到畢業的學生過得很快樂是最重要的…自從去年聽到鎧塚同學的演奏以來,我也是想了很多。」瀧老師頓了一頓,苦笑道:「我似乎不應該跟學生說這種話呢。」

「不,我完全不介意。」

「黃前同學也是,妳接下來會很勞累,可以先睡一下沒關係。」

聽到瀧老師這麼說後,久美子便閉上了眼睛,緩緩地進入夢鄉。

-----------------------------------------------------------------

合宿用的禮堂總共租了三天。第一天的上午是基礎合奏,下午會進行分組練習,晚餐則是選拔、洗澡與休息時間。而身為部長的久美子,還有幹部會議、安排康樂活動等額外的事情要忙。


「房間是用年級來分配的話,那麼吃飯也有安排嗎?」坐在久美子左邊的真由問道,她正在替樂器上油。

「基本上會是跟自己同組的人吃飯,至於洗澡的話,因為同個時間在舉行選拔,那應該也會是依組別了吧。」

「這樣的話,就能夠跟久美子一起行動了呢。」

真由向久美子湊過來,洗髮精的味道從她的瀏海飄了過來,使久美子反射性地退後一步。

「嗯,對喔。」久美子回應道。

「我很喜歡合宿,該說是那種非日常的感覺嗎?如果有任何事情需要幫忙就盡量告訴我,能夠成為久美子的助力的話,不論是什麼事我都願意做。」

「嗯…嗯,謝謝妳。」

-----------------------------------------------------------------

社員在午休後再次集合在禮堂,指揮台上除了瀧老師,還有橋本真博、新山聰美兩位外聘老師。跟往年的分組練習一樣,木管樂器交給新山指導,打擊樂器則是橋本負責。

在瀧老師的指示下,眾人開始各自往練習地點移動,不過久美子在聽見五月跟雀的交談時,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腳步。

「小五學姊,妳喜歡參加選拔嗎?」

「嗯…我單純是不太喜歡會讓人很緊張這一點,因為心情就像是等測驗結果公布的考生一樣。」

「啊!我懂!」

「雖然我在京都府大賽沒有上場,跟去年完全不一樣,心情是很愉快的,大概是因為葉月學姊有被選上A組的緣故吧。」

「比起自己有入選比起來,葉月學姊成功入選A組更讓妳感到開心嗎?」

「雖然我說這種話小美肯定會生氣…嗯,應該是這樣沒錯。我也不會對雀感到不甘心,我很清楚這是我的缺點…」

「是誰這麼說的啊?」

「是小美,不過我知道這是她表達溫柔的方式,因為小美是個不直率的人。」

「跟小五學姊相處時特別明顯,這算是一種傲嬌嗎…」雀頓了一頓,繼續說道:「不過我還是想要跟小五學姊,還有小美學姊一起入選A組喔,我想要跟姊姊一起站上舞台。」

這股對姊姊的強烈執著心,是雀的最大武器。而同樣的,五月也抱持著想跟美玲一起出賽的意志。

-----------------------------------------------------------------

分組練習結束後的晚餐時間,許多社員都顯得十分疲累,不過也有人因為難得參加合宿,情緒依然相當興奮。因此久美子用手撐著臉,持續審視著全場超過百人的社員們,避免有任何意外狀況發生。

「久美子學姊,辛苦妳了。」坐在左邊的奏說道,她的神情倒是看不出一絲疲態:「雖然說每年的合宿都很累,今年瀧老師更是特別拚命呢。」

「我倒是覺得瀧老師一直都是這樣耶?」

「是嗎?我倒不這麼認為。」

語畢,奏雙掌合十,接著用湯匙舀起了馬鈴薯泥。久美子等人吃的晚餐可說是相當豐盛,菜色包括:咖哩飯、蟹肉可樂餅、馬鈴薯沙拉以及柳丁。

「我今年是第一次參加,還真沒想到瀧老師居然會是這種風格。」位於右側的真由說道。

「畢竟黑江學姊才來北宇治沒多久啊。」

「已經半年了,這樣不只是沒多久吧,真由?」久美子問道。

「嗯,我覺得奏說的也沒錯,我對北宇治還有許多不了解的地方,所以奏如果願意多教我一點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妳在說什麼啊?我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教黑江學姊啊。」

「妳真的不需要顧慮啦,畢竟我也想要跟奏的感情變得更好。」


「呵呵,謝謝學姊,光是妳有這份心意我就已經很高興了。」語畢,奏瞇起了眼睛。

直到此時此刻,真由跟奏的交情依然絲毫未見任何長進。

-----------------------------------------------------------------

選拔的順序是木管樂器、銅管樂器,最後才輪到打擊樂器。除了選拔之外,社員們只需要遵守洗澡時間即可,因此多數人都趁機進行自由練習。

上低音號的選拔是在晚上九點左右,於是低音組三年級生便抓緊時間先去浴場洗澡,久美子迅速地把頭髮跟身體洗乾淨後,隨即泡進了浴池裡。

「久美子,妳動作好快。」真由說道。

「我還得做個人練習,晚點還有一堆會議要忙。」

「畢竟待會就要選拔了嘛,我的心臟都在心臟蹦蹦跳個不停了。」

「原來真由妳也會緊張啊。」

「該說是緊張嗎…」真由問道:「久美子,妳以前也有轉學過,對吧?」

「嗯,在我小學的時候。」

真由突然轉移了話題,儘管心裡感到一陣動搖,久美子硬是保持著跟平時並無二致的表情。

「聽到妳這麼說的時候,我就覺得久美子跟我說不定會有共鳴呢。第一次見到妳時,就想要跟妳變得更加親近,這肯定是因為我們兩個氣質很像的緣故吧。」

「是…是嗎,我倒是覺得真由妳有種像是春之女神的氣場,跟我完全不一樣。」

久美子這番話讓真由笑了出來,而久美子自己則是感到有些難為情。

「轉學不是還挺容易讓別人想太多的嗎?像是有什麼轉學的緣由,或是有什麼特別的生長環境,其實根本沒這回事,我就單純是跟著父母搬家罷了,會選北宇治也是因為吹奏樂部看起來很開心,我只不過是想要享受當下而已。」

「那麼真由妳現在覺得快樂嗎?」

「很快樂喔,北宇治的大家都很溫柔,我也喜歡看到大家和樂融融的模樣。該說是讓人感到療癒嗎,我還是覺得,讓自己所在的地方變得更愉快比較好…」真由頓了一頓,繼續說道:「吶,久美子,我果然還是放棄參加選拔比較好吧?」

京都府大賽之前,真由也曾經提過同一件事,儘管當時已經被久美子斷然拒絕了,不過她現在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想法沒有好好傳達給真由。

「那個…真由,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了,妳不需要顧慮那麼多。」

「不過…」

「奏也說過了吧,盡全力才是對北宇治最好的做法,我們也都會覺得開心的。」

再者,真由這種說法對其他人是頗為失禮的,彷彿像是覺得自己比久美子更加優秀一樣。

不過在久美子直視真由之前,她就先握住了久美子的手,她的眼神沒有一絲銳利,僅僅是溫柔與慈愛。此時的真由在任何人的眼中,想必都會是個非常善良的人,看起來既美麗又脆弱。

「久美子妳之前也是這麼說的呢。」

──我得說服她才行。

久美子的心中湧起了一股超越理性的情感,她不想要傷害真由,想要溫柔對待她,這使久美子的大腦響起了警報聲。

「因為我是部長,周遭的人們自然會對我有所期待,不過我覺得北宇治終究還是要論實力的。今年選拔的次數會有變更,也是麗奈為此作出的提案。我不太清楚真由妳在擔心什麼,不過我的目標就是不要讓社團活動會有這樣的顧慮。」

「久美子妳覺得以實力分高下的學校比較好嗎?」

「這還挺常見的吧?」

「可是,就我的經驗來說,果然還是會有許多很棘手的情形吧?比方說學長姊落選了,學弟妹卻入選A組。」


「這個…國中時確實發生過,學姊是B組,我卻被選上A組,所以有些人把我當作眼中釘,那時候我連吹奏樂部都覺得厭煩了…」語畢,久美子才驚訝地發覺自己居然把這段過往給脫口而出了。

「那麼其他的呢?來到北宇治之後難道不辛苦嗎?」

久美子只得把一年級時麗奈與香織的小號獨奏之爭,向真由告知了前因後果。

「不過,久美子妳參與了整個過程,實在是很努力呢。妳以部長的身分帶領著大家,真的很帥氣喔。」

「帥氣?我覺得這比較像是在形容麗奈那樣的人…」

「沒有那種事,我從入學之後就覺得久美子很帥氣了。我自己大概是沒有辦法當部長這類的職務,所以妳真的很了不起。」

真由的話語說到久美子的心坎裡。透過接二連三的交談來產生共鳴,並且查探對方內心的真實想法。這種作法她確實有印象,使久美子忍不住露出有點像是自嘲般的微笑。

「真由,妳真的很擅長稱讚別人耶。」

「我只是把想說的話直接說出口而已。」

這時,洗完澡的葉月跟綠輝也進來泡澡,並且表示很好奇久美子跟真由稍早在說些什麼,不過被真由輕輕帶過了。

「話說回來,妳們聽我說,求居然在晚上約小綠出來耶!」葉月說道。

「咦?」

「他還說要在比較沒有人的時間比較好,到底是想做什麼呢?」綠輝補充道。

「難道他總算要表現男子漢的一面了嗎?很行嘛,求,久美子也這麼想吧?」

「不,這我倒是覺得難說…」

「小綠我是覺得,如果是在力能所及的範圍內的話,我就不會拒絕求的,誰叫我是他的師父呢。」

久美子認為,求的行動思維使他有些難以預料,不過真由倒是很單純地喜歡綠輝與求的關係,甚至覺得兩人交往的話還不錯。

-----------------------------------------------------------------

「那麼,你們在選拔時表現如何?」

此時此刻是晚上十一點,選拔結束後,久美子、麗奈、秀一三位幹部集合在男社員寢室旁邊的儲藏室,由於這邊空著,就被麗奈選為幹部會議地點。

「表現如何嗎…普普通通吧。」久美子說道。

「『普通』是最讓人沒頭緒的講法啦。」秀一出言吐槽。

「那秀一你咧?」

「大致上感覺還不錯,要進入A組應該沒問題。高坂妳的獨奏群怎麼樣?」

「你覺得除了我以外還會有其他人選嗎?」

「哇,真有自信。」

「與其說是有自信,不如說是客觀的判斷。」

三人稍微討論了隔天的選拔發表,儘管秀一覺得各組人數分配應該會比照京都府大賽,不過麗奈仍不排除瀧老師會改變樂團編制的可能性,這讓久美子頓時覺得心裡七上八下。

秀一把瀧老師請的果汁交給久美子與麗奈,並再度確認隔天的行程。選拔結果會在早上八點公佈,緊接著便是一連串的個人練習與合奏,另外在晚上六點半吃完晚餐後,會有煙火讓社員們可以好好放鬆玩一下。

「我覺得瀧老師還是會以三年級生為優先。」在談到薩克斯風的獨奏人選時,秀一如此揣測道。

「因為今年是最後的機會,所以就會偏袒嗎?如果有這種事的話,我不會允許的。」麗奈抱持著反對意見。

秀一引用了月永源一郎在電視上的說法,他認為如果兩個人實力相等的情況下,那麼在正式比賽時會是高年級生的表現較佳。

「那麼麗奈妳會怎麼做呢?在學長姊跟學弟妹實力相同的時候?」久美子問道。

「這個假設本身就不合理,但如果真的有這種狀況的話,我會讓學弟妹上場。」

「為什麼?」

「因為這樣可以把經驗傳承給下一屆。不過要說最理想的狀況,還是三年級生以壓倒性的實力贏過學弟妹。」

「這果然是麗奈的作風呢。」

「高坂妳真的是很果決耶。」

「你們這是…在誇獎我對吧?」

聽到麗奈帶有幾分威嚇感的問話,久美子跟秀一不約而同地點起頭來,使麗奈露出了笑容,看起來有點孩子氣。

-----------------------------------------------------------------

會議結束後,久美子與麗奈往女生的房間走去,而麗奈手中還拿著瀧老師請的果汁。

「麗奈,妳還不喝果汁嗎?」

「我想說要細細品嘗。」

「妳好堅持喔。」


「少囉嗦。」語畢,麗奈用手肘輕輕撞了一下久美子的側腹。

「我就是很喜歡麗奈這一點喔。」

「是是是。」

這時,麗奈留意到娛樂室的燈是亮的,便伸手拉住了久美子。兩人想說可能是北宇治的人在這邊聚會,便打開門來查看,卻發現裡面只有綠輝一個人。

「小綠,妳在這邊做什麼?」麗奈問道。

「啊,抱歉,我因為睡不著,所以就跑來這邊了。」

「小綠妳會睡不著?」

由於已經認識綠輝好幾年了,久美子與麗奈都很清楚她的心理素質有多麼好,跟每次合宿的時候都失眠的久美子可說是完全相反。而這樣的綠輝居然會睡不著,肯定是出了什麼大問題。

「小綠,妳剛剛在澡堂時有提到吧,求他說要找妳出來。妳之所以會睡不著,難道是因為那件事?」

綠輝用力地擤了個鼻涕,隨即搖了搖頭,解釋道:「這並不是求的錯,小綠我也稍微反省過了,我以為自己懂得很多,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不過我同情對方的話也是很失禮,所以小綠我明天要表現得跟平時一模一樣。」

「妳的說明我完全沒有聽懂耶。」麗奈皺眉道。

「我是故意的。」綠輝頓了一頓,繼續說道:「小綠我決定了,接下來也要努力當求的好師父。這個話題到此為止,謝謝妳們兩個這麼擔心我。」

看著綠輝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久美子便決定不要去深究太多。

「小綠,妳應該也覺得想睡了吧,要回去了嗎?」

「回去吧!」

-----------------------------------------------------------------

合宿的第二天,久美子在凌晨五點就醒了。她取消掉沒派上用場的鬧鐘、洗過臉後,一邊整理著滿頭亂髮,一邊朝外頭走去。

她坐在曾經跟霙相遇的長椅上,想到在三個小時後,自己就必須一肩挑起一百餘人的喜怒哀樂,久美子整個人的意識彷彿就要被吞沒了。

「振作點啊我!」久美子用力拍了拍臉頰,如此說道。

在今年的選拔中,競爭最激烈的是平均實力最強的單簧管,另外像是法國號、薩克斯風都極有可能變換人選,大概只有低音大提琴是確定不會有變化的。

思潮起伏的久美子一邊將早餐的培根送進嘴裡,一邊觀察著周遭。低音大提琴的二人組顯得特別嚴肅,求向綠輝表達了歉意與感激,因為他昨晚坦白了自己的過去,想要藉此來試探綠輝是否還會願意接受自己。不過綠輝當然並不介意,反而是因為更了解求而感到高興。

「學姊,妳又在找些什麼了嗎?」坐在身旁的奏說道:「如果涉入太深的話,反而會被波及到喔。」

「奏實在是很擔心久美子呢。」真由也趁勢加入了對話。

「畢竟久美子學姊的個性就是容易惹麻煩事上身。」佳穗也表示附議。

「等等,據我所知,這種事情根本一次都沒發生過吧。」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學姊很喜歡參加慈善活動耶。」對於奏的這番評語,久美子只得苦笑。

「北宇治如果打進全國的話,真由學姊說不定又能在名古屋見到清良的人了,總覺得好像電視劇一樣。」佳穗說道,她在跟學長姊講話時明顯較為緊繃,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奏比較讓學妹感到害怕。

「不只是清良,其他學校我也有認識的人喔,確實有可能會遇到他們,如果能夠跟大家拍到紀念照就好了。」語畢,真由比了個按下快門的手勢。

「首先要北宇治能夠打進全國才行。」

儘管奏這番話就像是在潑冷水,真由只報以微笑。在旁默默觀察的久美子依舊無法看清真由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僅做出了她並非壞人的結論。

-----------------------------------------------------------------

「在京都府大賽跟關西大賽之間改變比賽成員,這是北宇治第一次這麼做,在執行方面也相當辛苦。不過既然決定了這個制度,我是抱持著『這是最好的方法』為目標而行動的。」站在講台上的瀧老師說道:「除非發生了受傷一類的重大事故,今天發表的成員名單不會更動,接下來念出的名字,便是現階段北宇治的最佳成員。」

選拔名單從小號、長號開始發表,麗奈與秀一的名字都有被念到,而且入選A組的人跟京都府大賽完全一樣。

「接下來是上低音號,三年級,黃前久美子。」

「是!」

「三年級,黑江真由。」

「是。」

「以上兩位,接下來是低音號…」

久美子瞬間覺得難以理解,她連忙看向奏,不過她的神情跟平常沒什麼不同。由於奏早在一年級時就已經是具備A組實力的人,她的落選讓周圍的人感到十分震驚。

瀧老師馬不停蹄地把名字念了下去。

「三年級,加藤葉月。」

「是!」

「二年級,鈴木美玲。」

「是。」

「二年級,鈴木五月。」

「是。」五月的回應帶有幾分喜悅,她身旁的美玲則是鬆了口氣。

「一年級,釜屋雀。」

「是!」

「以上四位,接下來是低音大提琴…」

四周再度傳來動搖的聲音。在京都府大賽時,上低音號與低音號分別都是三人,如今卻調整成上低音號兩人、低音號四人的配置。

接下來的木管樂器、打擊樂器或多或少都有人員變動,可是並沒有再發生調整樂器的人數配置的情形了。

「接下來,要發表獨奏的人選。」瀧老師接續說道。

次中音薩克斯風是瀧川近夫,單簧管是高久智惠理,馬林巴木琴跟低音大提琴分別是釜屋燕跟川島綠輝。上述這些人選都跟京都府大會那時的選拔結果一樣。

「第三樂章,小號,三年級,高坂麗奈。」

「是!」

「上低音號,三年級,黑江真由。」

久美子反射性地差點把「是」給喊出口,真由則是在回應之後,用唇語向久美子說了「對不起」三個字。這狀況讓她的大腦感到十分混亂,手指感受到一股寒氣直竄上來。

選拔名單發表完畢後,在瀧老師的一聲令下,A組的人開始準備合奏練習,其餘的人則是往另一個較小的禮堂移動。社員們難免會對剛剛才發表的選拔結果有些意見,拿著樂譜台站起來的久美子能感受到從周遭傳來刺人的視線,讓她感到很不舒服。

「久美子。」真由伸出手,拉住了久美子的衣襬。

她似乎想對久美子說些什麼,難道又是「對不起」嗎?可是明明就沒有什麼好道歉的。

「怎麼了嗎?」久美子問道。

「位子保持這樣就行了,不用換。」

久美子呆立在當場,她一時之間無法理解真由的意思。

「那個,獨奏者不是換了嗎?可是久美子的座位一直都是在靠近指揮這邊,我也把那邊當作久美子的固定座位,所以合奏的時候保持原樣就行了。」真由慌張地解釋道。


按照北宇治的慣例,距離指揮越近的位子,通常都是讓越優秀的人來坐。獨奏群本來是由久美子負責,因此她原來的位子是在靠右側這邊(面對指揮時的方向)。

真由或許是出自於同情,即便負責獨奏群的人變成了自己,還是為了尊重久美子而不願意換座位。

「…不,座位非得換不可。」久美子否決了真由的提議。

「可是…」

「我先前不是說過嗎?北宇治是用實力分高下的。」

-----------------------------------------------------------------

武田老師妳也懂社費梗XDDDDD

隨著故事進入關西大賽,許多角色之間的互動、拉扯或是內心小劇場都更加劇烈,導致我在節錄的過程中實在很頭痛,除了省略練習和獨奏選拔的過程,五月跟雀、小綠跟求的部分也快速帶過,把焦點放在久美子跟真由身上。

隨著久美子的落選,北宇治吹奏樂部的危機再度展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008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