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追尋殘陽 第一章 身影離去

作者:櫻色戀歌│2024-03-16 21:11:34│巴幣:3,026│人氣:1211
  這本原創小說是我約十年前寫的舊作重製版。舊作書名是「唯美熱戀」,雖然跟內文暫時不太搭,但還是保留原書名。更新:現已更名為「追尋殘陽」

  畢竟自己若不發表原創作品,總是會有一些質疑的聲音。於是試著寫寫看了。

==========

  周圍滿是娃娃,放眼望去盡是五顏六色的地毯與家具的客廳內,一位穿著桃紅長擺洋裝,臉龐圓潤的短髮小女孩握住娃娃的手、擺動碰不到地面的細瘦雙腿,不安份的在沙發上挪動坐姿。

  她睜大圓潤潔白雙眼,望著前方與自己隔著一張桌子的西裝男人舉高彎曲的刀柄。他臉上略有皺紋、鬍渣漸增、眼白混濁,在女孩面前擺出掛著大笑臉的帥氣姿勢。

  「爸爸今天笑的不一樣,很開心。」稚嫩的童音更是帶出了男人的開懷:「當然啊!曉暄,爸爸在回家路上拿到『禮物』喔!」

  他將右手握住的刀柄置於腹前。當這把只有刀柄,沒有刀身的物品進到她視線,立刻蹦出:「這是垃圾嗎?」

  「唉呀!當然不是!」以此為開頭,穿插笑聲講起故事:「在黑漆漆的天空之中,突然『嘩』的一聲,好多紫色星星跳出來了!」途中還佐以雙手向外撐開的手勢。

  見曉暄雙眼發亮,語調更是上揚:「在閃亮亮的星星裡面,住著一個長出紫色翅膀,全身亮晶晶的『神』。那位神唸著:『吾賜此刀於你。』把刀子丟過來了。」

  陌生的文言文引出了她疑惑的臉龐:「是送爸爸的嗎?」

  「我女兒真聰明!」他重新舉著刀說起:「那時候我拿著刀子,刀身……我是說這上面,突然就出現了光芒!我把石頭往上拋,刀子一揮下去,你猜怎麼了?石頭被我切成兩半了!」

  他神情固然泰然自若,但刀柄上方此刻空無一物,惹來了一聲:「騙!人!」

  「奇怪……怎麼現在就用不了了。」一度搔頭低語的男人,又重新掛回了笑臉:「但是總有一天,爸爸一定可以用這股力量維護正義,遏止不公不義!」

  他一低頭望見迷茫的雙眼,立刻補充:「爸爸是英雄,要打壞人!」

  「爸爸,加油。」神情依舊迷茫的曉暄微舉起手,平淡的語調附和著她爸爸充滿期盼的高喊。接連的喊聲引出了來自客廳旁邊,位於走廊盡頭的門把轉動聲。

  伴隨一聲:「我們家什麼時候又多了個小孩子。」臉部暗沉、肚皮微垂、不時瞇著雙眼的睡衣婦人,手裡抓著比手掌小的按鍵式手機緩緩步出。

  他面朝左方,無奈低頭:「唉,老婆。我明明說的都是真的。」

  她走去沙發邊,低頭望去收回笑容的曉暄,低語著:「你看,曉暄也不太喜歡你講的故事。」

  「我們還是看電視吧!」她坐在曉暄右邊撫摸她的頭髮,同時數次按下桌上的遙控器,卻毫無反應。於是比了手勢,要她爸爸離開身後的正方體電視機。

  當他走到沙發左邊之際,突然的兩聲「砰」闖入尷尬的氣氛內,嚇出曉暄的高音尖叫。

  父母倆初時聚焦在未亮起的電視螢幕。當鎖頭掉落的鏗鏘聲衝擊他們的耳膜,才急忙一左一右的站在沙發右側,擋住曉暄埋頭發抖的身體,與闖入房內的那名罩住面部、全身黑衣的男子對峙。

  「你是誰!」曉暄爸爸高喊之時,曉暄媽媽的右手早已來回於手機按鍵上。然而又一聲碎裂的槍響衝擊過來,轉瞬間耳邊手機應聲碎裂,飛出的鐵殼碎片割出她右耳大片鮮血。

  她爸爸趁煙霧停留在歹徒舉槍的手臂之際,握著刀柄的手掌向前一揮。然而歹徒飛快的撤回槍枝,以左手握住槍柄,右手奮力一抓,扭得他的右手臂漸漸發紅。

  爾後甚至鬆開手掌,先是朝他滿是鬍渣下巴揮出上勾拳;更順勢賞他正手、反手兩拳,毆的他兩頰紅腫、口吐鮮血;最後右腳猛力踹向其左小腿,使他只得懸著一雙怒目倒臥在地。

  一連串的聲響綻出,嚇得曉暄撐大惶恐的五官抬起頭來。她目睹自己爸爸左手捂臉、想奮力站起卻數度跌下;以及自己媽媽呼吸急促、右手掌滿是鮮血。於是猛然抓起身旁娃娃,直往歹徒高拋:「不要傷害我爸爸媽媽!」

  那歹徒眼色毫無變化,右手抓住之際奮力往回丟:「給我安靜!」這一丟使得她雙手撫摸額頭,嚎啕大哭。

  父母倆不約而同大喊:「曉暄!」但她爸爸因為臉頰腫起,聲音不成文字。她媽媽更加以質問:「你想幹什麼!」

  他無視在地上掙扎的曉暄爸爸,不發一語地右手托槍,並把槍口對準她冷冷道出:「委屈你們一家人當人質,作為跟警察周旋的籌碼。」

  「你挑我們家總有個理由吧!」

  歹徒的語調稍微有了變化:「本來也沒想過脅持你們。然而我躲在你們家門縫旁,聽到有關於流傳十幾年的『八大神聖武器』的傳說,還聽得妳老公高興地舉刀。那就決定是你們了。」

  講到一半語氣直直落下,滿溢不屑:「傳說終歸只是傳說。瞧妳老公舉著刀柄無法反擊的樣子,笑死人了!」

  曉暄媽媽趁他說話之際,試圖伸去染血的右手,一巴掌揮掉槍枝。然而歹徒右手拉滑套的響亮聲音一時屏住她的呼吸,懸著驚恐,不敢亂動。沙發上的嚎哭也戛然而止。

  倒地的曉暄爸爸不再理會熱到發疼、沾上血跡的的臉頰與下巴,用力到爆出青筋的左手撐著左小腿緩緩站起。

  他右手握緊刀柄,向下拋了個氣憤的眼神,在心底徘徊著痛恨:「神啊!你願意讓我砍路邊的一塊碎石,卻不願意讓我揮刀保護家人,擊退歹徒嗎?」掌心處在下個瞬間傳來寒意。

  儘管身體搖搖晃晃、腫脹的臉頰使自己張不開嘴唇、右手更顫抖的不停。他仍舊掛著憤恨與怒目,死命握緊刀柄,溫存於喉嚨後方的信念差點脫口而出:

  「我願意身體力行,行俠仗義。可是你此刻不借我力量的話,我救不了我的家人!到頭來我執行正義又有何用呢!」

  「要拯救世界的話,得先從拯救身邊的人開始!你聽到沒有!」

  滾燙的體溫與刀柄的寒意數度往來之下,原先空無一物的刀身猛然冒出潔白冷冽,瞄去一眼便覺屏住呼吸、下意識避開眼神的閃亮光芒。

  僅在電光火石之間,光芒便形成了長度頗長,比曉暄爸爸與歹徒的上半身都還長的刀身,距離正好可以觸及。

  他怒目直視歹徒,毫不猶豫地揮刀向下,刀尖即刻戳中歹徒右眼。更以他的右眼為起點劃出深刻的血痕,經過右側臉,最終停留在右肩。他砍完後,發疼的左小腿支撐不住,跪坐地毯。

  這一刀割得他鮮血噴出,痛叫聲徘徊於屋內,蓋過了母女倆的驚惶失措。然而他並未捂住噴血傷口,反而睜著驚嚇失神的左眼,轉過身以傾斜發疼的右手,朝他下體扣下扳機。

  他以膝蓋盡力支撐,繼續用力向下揮了一刀。霎時間子彈於他腳邊碎成兩半。他尚且對眼前的碎片表露訝異,歹徒早已僵著惶恐的臉、念念有詞的翻滾數圈,留下大片血痕往門口逃離。

  匆忙的腳步聲抓回了他的注意力,令他瞥過眼罵出不成言語的怒氣,動起數度踉蹌的腳步,雙手持刀躍出門外。

  此刻,這間圍繞血味、地板凌亂的屋內,僅剩母女倆混合著訝異與慌張的情緒相互緊擁,在彼此身上流下滾燙的淚滴。

  「媽媽!」、「曉暄!」的哭喊聲亦接連顫出,直到母女倆沐浴在鹹苦反胃的味道中,瞇著發紅泛淚的雙眼倒在沙發上為止。

  曉暄一家在大家不發一語的壓抑氣氛中,度過了刺鼻藥味徘徊的兩個晚上。鄰居登門感謝的神情,在踏至門前的前一剎那迅速沉落,轉為半闔雙眼的憂愁同情。

  到了第三天早晨,刺眼日光照進充滿色彩、夢話頻傳、縮進紅色棉被的曉暄床上。見她緊摟床上娃娃不放的樣子,她媽媽只能面露愁容,撫摸她的額頭。

  曉暄爸爸則是一身素色衣物,一臉嚴肅的坐在昏暗燈光下,那血跡凝固的沙發上,並將那把刀柄至於右邊的扶手。

  他愈是正方體電視機螢幕,「切」的愈大聲,甚至趕走了原先駐留的睡意。

  新聞畫面十分乾淨,除了新聞與監視器影像外再無任何訊息:

  「為您報導犯下眾多血案的十大槍擊要犯之首──黃添命於一早落網。由於其右眼失明、右肩傷口太深,恐有傷口感染風險。警方只得先行將其送醫治療……」

  主播說到一半,左方走廊盡頭傳來聲嘆氣:「老公啊!曉暄剛從惡夢驚醒,要不要一起陪陪她?」語音剛落,撤回嚴肅的臉孔輕聲走近,與滿臉憔悴的曉暄媽媽一同抱著她哭紅雙眼的臉龐。

  「還是你講點故事看看。」曉暄爸爸起身走至離床頭較遠的書櫃,憑著標題抽出了一本書:「爸爸唸『我是小英雄』給妳聽好不好?」

  「不要!!」尖叫聲十分淒厲,把她爸爸嚇得發抖。他吸收著曉暄媽媽的連連抱怨,緊瞇雙眼,在眼花撩亂的文字中尋到另一本童書:「這本書沒有壞人,比較不會嚇到曉暄。」

  「那爸爸唸『小木偶奇遇記』給妳聽。」她驚嚇的撐大的五官放鬆了許多。

  曉暄依偎在她媽媽的懷裡,瞧著爸爸略有睡意的臉,努力以充滿抑揚頓挫的語調翻頁唸起故事:

  「有一天呢!這個小木偶啊,他覺得學校很無聊。於是他不顧上學時間已經到了,跑到樹林裡玩耍。時而蹲下看看花草;時而爬樹摘摘水果;時而跳啊跳得抓起蝴蝶來。」

  說到一半,他瞄到曉暄努力掩藏負面情緒的雙眼。遂保持那個語調,在途中加上了翅膀飛翔動作:

  「結果呢!仙女飛來找沒去上學的小木偶。仙女就問他:『皮諾丘。為什麼不去上學呢?』」

  敘述小木偶的台詞時,他還佐以顫抖的雙唇、道出欲言又止的感覺:「他自言自語了好久,才撒了個謊:『因為……因為……學校放假!』結果他的鼻子就變長了。」

  「小木偶看著自己鼻子,更慌張了。又喊了:『不對、我……我……是來摘水果,摘給爸爸媽媽吃。』他的鼻子又更長了。」

  曉暄到此給了雙狐疑的眼神,提不起精神的語調讓她爸爸難掩失落:「為什麼仙女只看到鼻子,就知道小木偶說謊?」他坐於曉暄媽媽旁邊,伸手撫去女兒的臉頰:

  「曉暄啊!皮諾丘回答問題的時候支支吾吾……應該這樣講。他不只回答問題很慢,講話也一直發抖、一直停下來,聲音更是愈來愈小。所以呢,仙女就知道他在說謊。」

  「如果想知道別人有沒有說謊,就仔細聽他說話。如果他講話像皮諾丘那樣,那就是說謊。」

  「我知道了。」聽著曉暄平淡的答覆,她媽媽將其抱給她爸爸,起身後的嘆氣聲更加低沉:「真是的,我來我來。叫你唸故事,你偏選擇說教。」

  她才剛起步,一連串的「叮咚聲」吸住了大家的目光。原先要踏出房門的她,立即被曉暄爸爸伸手阻止:「萬一又是歹徒怎麼辦?我去就行。」

  他幫曉暄蓋上棉被後,右手抓起扶手上的刀柄即刻應門。

  來著是上身淡紫白色、下身深藍褲子警服的兩名男警。兩人亮出警員證件,報上身份:

  「先生您好,我們是文山第一分局──木新派出所警員。請問翁先生,還有他的太太跟女兒在嗎?」

  屋內燈光不太明亮,他邊瞇著雙眼邊道出:「我就是翁先生。」他東張西望,確認警察的手腳沒有亂動,才轉動剛修好的門鎖,緩慢推門。

  兩位員警揮去疑惑,切入正題:「翁先生您好。我們是來製作兩種筆錄的。第一是有關於嫌疑犯黃添命涉嫌闖入民宅、脅迫人質、殺人未遂一事。」

  「這我一定配合!」不知何時,位於走廊盡頭躊躇不前的曉暄媽媽也來到門邊,頻頻點頭道出:「只希望你們做筆錄時,別嚇到我們女兒。」語音剛落,她又詢問:「那第二是?」

  「第二則是嫌疑犯指控你手持奇怪的刀子弄瞎其右眼,右肩傷勢也深及骨頭,恐需截肢。又說你在他逃跑途中不斷追砍,讓他睡不好覺。」

  另一名聲線較高的員警沒有注意到曉暄父母面有慍色,繼續接話:「於是黃添命夥同律師,提告翁先生你涉嫌重傷害、恐嚇與殺人未遂。民事部分求償兩千萬元。我們是為此而來。」

  他忍著再度發紅、隱隱作痛的臉頰,捂著臉嚴肅道出:「警察先生。我的家人差點因為他沒命,我為了保護家人,弄傷歹徒。這是自保。」

  「再來他所謂的『追砍』根本就不是真相。當時黃添命那混蛋打算闖入許多鄰居的家裡,要不是我及時趕走他,鄰居也會發生不幸。」

  到此他不再忍耐,逕自吼出怒火:「結果呢!我們還沒有動作,這個混蛋反倒要先告我,還要求這麼高的賠償金!」

  不僅曉暄媽媽拉住他的手臂,兩位警員也掌心向下,由聲線較低的員警柔性勸說:「翁先生,請冷靜點。起訴不代表最終結果。這種案例也可能只判防衛過當,予以緩刑。」

  「不是起訴不代表最終結果的問題。而是我這個保護家人、保護鄰居的正義之士,檢察官根本不該受理殺人未遂的起訴!針對這點不是應該不起訴嗎!那檢察官良心何在啊!」

  「再來如果這樣的行為,都至少會被法官判緩刑、甚至要求被害者吐出高額賠償金。那這個保護壞人、正義無法伸張的社會還真可悲。」

  一旁曉暄媽媽接連搖動他的手臂,憔悴的臉增添幾分擔憂:「老公!我也覺得非常荒謬,但我們得到法庭上講!祈禱法官的眼睛是雪亮的!」

  只見他向右瞥眼,冷冷道出:「妳所謂的法庭是受理各種荒謬起訴;濫用司法資源拖到三審;等到受害者頭髮花白,才終於等到判決結果的法庭嗎?」

  較高的聲線傳入父母倆的耳裡:「你們都冷靜點。現在社會對於此事高度關注,搞不好會速審速判,請別太早絕望。」

  「速審速判個屁。」嚴肅冷淡的語調嚇出眾人冷汗,尤以走廊盡頭的門縫後方,縮在縫隙邊顫抖的曉暄不斷緊盯父親的憤怒、媽媽的慌忙以及警察的嚴肅。

  他緩緩的抬起右手至於胸前,刀口朝著天花板:「我還不如照著『神』的旨意、實現我與這把刀的約定,在這世上維護正義、遏止不公不義!」

  他的怒火毫不因寒意而降低:「既然法律不是正義之所在。那麼就由我創造正義之所在!」

  此話一出,潔白冷冽的光芒似是呼應他眼眸裡的堅定,在眾目睽睽下形成刀身,把氣氛壓迫的更緊繃。兩位警察掛著不敢置信的臉龐,掏出手槍大喊:「放下刀子!」

  然而兩枚子彈飛的比他們的喊聲還快,響亮的槍響嚇出曉暄媽媽雙腿發軟、跪坐地面的呆滯驚嚇貌。

  不僅子彈於刀光前碎成兩半、散落地面的樣子沒有進入她的視線。曉暄的尖叫更一度被恐慌的情緒隔絕在外,在場只有她沒有望向走廊盡頭。

  「壞人!不要傷害我爸爸媽媽!」她的稚嫩嗓音起伏劇烈、顫抖的身體使得門晃動不停。

  兩名員警不自覺增大呼吸聲,僵著一臉尷尬的轉頭大喊:「小妹妹,我們是警察!本來好好的,但你爸爸突然舉高危險的刀子,所以我們開槍!」

  哭喊聲衝擊著眾人的耳膜,聽得大家心頭一揪:「騙人!我爸爸沒有攻擊你們,是你們主動攻擊的!」

  「你們兩個壞人!為什麼說謊卻回答得很快;講話沒有發抖;回答還那麼大聲!」

  連番哭喊不僅刺痛出兩名員警的尷尬神情,還驅動了曉暄媽媽的雙腳,立即跑到走廊彎腰喝斥:「曉暄!不要跟你爸爸一起胡鬧好不好!」此聲斥責絲毫未有止住曉暄的雙唇。

  員警把頭轉了回來,又一次喊出:「放下刀子!」不過曉暄爸爸浮起滿意的微笑,抓著方才她的言詞與警方對峙:

  「我女兒說的真好!我可沒有攻擊你們警察,你們卻逕自開槍!這個世道已經污濁成這樣了!」

  兩位員警趁他說話途中,雙雙撇頭、竊竊私語。下個剎那,他們將槍口瞄準曉暄爸爸的小腿,沒過兩秒便扣下板機。

  然而他見員警重心向下,立即往左前方奮力向下一揮,刀光不消片刻便把來襲的子彈全數砍碎。

  這之後員警無論如何變換方位、改變身體重心,曉暄爸爸一變換揮刀角度,射出的數十枚子彈依然落得飛蛾撲火的命運。

  這一切曉暄都未有目擊。因為她已被自己媽媽急忙的摟在懷裡,自己視線僅餘媽媽的白色睡衣;雙耳也被乾燥的手掌用力的貼合,鑽進耳裡的聲音都發酵著無法解讀的疑惑。

  待槍響片刻停歇,曉暄媽媽未有轉頭便大喊:「老公,快收手!你不能做孩子的壞榜樣!」

  那兩名警察眼神定格於他那溢滿憤怒的脹紅臉龐,交頭接耳的說:「子彈沒了,我們先撤退。請求分局加派警力支援。」仔細盯著他的動作向後倒退,身影緩步踏離房門。

  待曉暄爸爸的視野裡再無淡紫白色的制服,刀光一哄而散,手掌的冷冽感也消失了。

  下一刻,他的身體立即竄到客廳各個角落翻箱倒櫃,將背包、鑰匙、證件、皮夾等物品一股腦地丟到桌上。

  曉暄媽媽輕輕關上盡頭的門後儘速跑來,伸手大罵:「你在搞什麼!警察也沒有要把你上銬帶走的意思,偏要搞出這麼大的事情!」語音剛落,有幾本帳本與提款卡落在她的腳邊,但他仍未應答。

  她抓起帳本後往地面一摔,繼續罵:「我又不是要你的錢!我是要你當一個父親的角色,不是英雄!」

  這話引出了文不對題的答覆:「快去提錢吧!免得等一下被銀行鎖帳戶。」

  她盡力深呼吸忍著怒氣,佐以這句話以及他現在翻箱倒櫃,把物品丟進背包內的行為,語氣頗抖的喊:「我知道、我知道了!你要去執行你所謂的『正義』!你是武俠片看太多了嗎?」

  「離開前我要去見曉暄。」他才剛起身,立刻被曉暄媽媽張開雙臂,擋住沙發左方的去路。只聽她的語氣溢出了語調下沉的不信任感:「在你還沒清醒之前,我不讓你見她!」

  他努力僵著不自然的假笑,朝門縫內大喊:「曉暄,爸爸只是去辦點事情!等事情辦完,爸爸馬上回來!」

  語音未落,他那素色便裝身影旋即轉身,飛快的消失於這間房內。回應他的僅有曉暄媽媽喃喃自語、不成文字的憤怒,以及門縫後方的嚎啕大哭:「爸爸,回來!!」

  每個夜深人靜的漆黑深夜,曉暄都會嚎啕大哭。

  就算她開始換上學生制服;還是頭髮開始長到背部;亦或者垃圾桶內開始累積衛生棉;甚至身上穿了內衣,她的憂傷也不曾歇止。只是到後來,她選擇躲在暗處角落獨自啜泣。

  她的房間隨著光陰流動,變化極大。床上漸漸的不再擺放娃娃;櫃子上的童話不知何時全換成了課本與參考書;屋內的色調從繽紛的五顏六色轉為明亮單調的木頭色系。

  唯一不變的是,她記憶中的爸爸永遠停留在朝著門縫假意微笑,立刻轉身離去的那一剎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9001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架空|戰鬥|還沒想到

留言共 1 篇留言

『。』
骯,重製十年前的作品是個大工程了,不過看這內容很紮實,嗯,不用擔心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71/17.png?w=300

03-16 23:12

櫻色戀歌
謝謝句點,先前沒發預告就突然發了篇新作品,結果看起來很多人不知道03-16 23: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99831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Lovel...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BU...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