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三生  第九章   風起北荊

作者:小羊,喪失一半ed│2024-03-07 17:53:45│巴幣:30│人氣:75



  大幻負手,立於午後斜陽之下,妥妥世外高人。何況他本來就是大漢修行界第一人,道家天柱派首席。這可不僅僅是道貌岸然,是真真正正散發著百年苦休的光環。

  鄭泰激動地站在主首,乾咳一聲,怕像是被騙一樣,重新確認道:「道長。所以我那三個孩子並非妖孽?是天生道體?」

  大幻抬起下巴,板起面孔點頭。心忖:「老朽可是沒說謊,一個嬌寵壞的長女,一個恭敬姊兄的弟弟,哪裡是妖孽?剩下那個妖孽不足以形容,當然也不是妖孽。」

  鄭泰鬆了一口氣,猛然坐倒,他轉頭看向妻子,流下一滴老淚。他握住妻子的手,說道:「多年來,錯怪妳了。妳能原諒我嗎?」

  鄭泰妻子劉氏,縮回手,低聲道:「老爺。您這失了禮數。」

  鄭泰碰了軟釘子,也不生氣。畢竟客人還在,確實不該逾矩啊。何況連鄭泰自己聽聞,大幻道長替孩子們正名,都放下心中沉重的大石,那多年來受到責難的妻子,所受之委屈,他難以想像。長期傷害造成的虧欠,本來就不是一句話可以彌補。

  鄭泰身為謀士,旋即有慮,深怕大幻不過是挑好聽的話說。於是問道:「既然道長慧眼,明鑑幾個孩子身上的道體,但是這些孩子天賦非常,不是我一個普通人家能夠教導。還望道長能將幾個孩子收入門下。」

  鄭泰決定,與其讓大幻出一張嘴,不如把燙手山芋全丟給他。不然即使正了名,不能解決這三個孩子造成的治安隱患,還是沒用。

  權貴們其實都能接受官吏魚肉鄉民,不把百姓當人,因為他們其實也不把百姓當人。但是權貴們不能接受,你天生異能,不把常人當人,因為權貴終究還是常人。

  鄭泰夫人劉氏聞言,心中大怒。心懟:「可惡的老畜牲!人家還說虎毒不食子!之前有誤會,你就只想著關孩子,還情有可原!但是如今真相大白,你還是只想把孩子們送走!怎麼有你這樣的父親!」

  大幻聽到此語,倒是佩服起鄭晨、鄭陽兩姊弟。當初他還認為鄭泰身為儒家名門學子,怎麼可能隨便讓其子弟後人拜入道家門下修行。原來他倆早猜到他們爹爹會馬上甩鍋。想想也是,袁家幕僚下屬何其多,能一直苟著,定是甩鍋大師。

  「這自然。」大幻低頭捋鬚,微笑說道:「聽聞府上啟蒙先生之席,尚未有人。老朽便承蒙不棄,擔當起指引這幾位孩子的責任。」

  鄭泰瞪大雙眼,他本想大幻把三妖帶回天柱派,哪知道這老頭盡然要留府蹭吃蹭喝。

  不待鄭泰引經據典回絕,鄭泰夫人劉氏,起身施禮,答謝:「感激道長垂憐。若是小女犬子真有道體,適合道家修行,能洗心革面,不再無端生事,那奴家便是啣環結草,也難以報答道長恩德。」大幻道長留在鄭府,指導三子,最合劉氏心意,趕緊趁丈夫還有愧疚之情,先把事情敲釘。

  吃了一發軟釘子,再加上突然背刺,身負智計的鄭泰,第一時間並沒有覺得髮妻難搞生事,只是低聲嘆息,心中愧疚:「將三妖關在內院多年,母子雖同住一府,卻難以相見,好不容易等來團圓相聚的機會,差點兒又要被我送走。仔細想來,是我不對在先,不能怪罪夫人。」

  鄭泰因愧疚之情,便接口道:「三個孩子便拜託道長了!束脩每月五百錢可否?」

  鄭泰孝廉出身,目前屬袁家派系官僚,為太傅下屬幕僚。月俸兩百石,實領約三千錢。拿出六分之一的薪資,在他心中已經是最大誠意了。

  「免!」大幻朗聲喝道。

  鄭泰臉一黑,完全沒有想到對方會免談。不是剛剛還談得好好嗎?是出價太底?本來鄭泰內心還有一部份竊喜,那時心道:「請了天柱派首席道長為家教也好!聽聞袁家也請了天柱派次席道長左慈為家教。這樣袁鄭兩家便能多套一分關係!搞不好大公子也有所想,為了讓袁鄭兩家更親近,才會特意為我介紹大幻道長。這樣一來,我的仕途更加有了保障!」

  免字一出,鄭泰思緒一個下沉急轉彎,心裡頭哇哇叫:「免?該不會這傢伙又貴又難搞吧?不然袁家怎麼不自己聘請首席,反倒是聘請了次席呢?哇!我身為下屬,可是為漢廷!為袁家!盡心竭力啊!袁公!你身為老闆,該不會故意把這種奇人異士丟給我處理吧?」

  大幻身影一閃,竟然從門口負手背光而立,瞬間來到鄭泰面前。

  「我輩正道中人,提攜後進,布施教法,是為天下蒼生福祉,並非貪戀黃白俗物。」大幻下巴高高抬起,光是影子就像是要掩蓋住鄭泰。大幻正氣凜然,說道:「不必五百錢,管吃管睡便可。」

  鄭泰倒抽一口氣,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一道女聲,瞧準時機,插話進來。

  「道長!奴家三位孩兒既然並非有異,那是否還是得『安置』在內院?」鄭泰夫人劉氏急忙問道。畢竟鄭晨、鄭陽是她親生子女,鄭征更是從小與她們三人相善,讓她不得不違禮開口詢問客人,能不能早點與孩子們團聚。

  大幻先是白了一眼鄭泰,然後嘆了口氣,朗聲說道:「這些日子還是得先『安置』在內院。大善人太小看童子之心了。儒家也談論啟蒙之重,卻不知道為何大善人忽略了。若視孩童為妖邪,以對妖邪之心養之,那這些孩子豈能不成妖邪?熊虎待以子女之寵溺,都能如同貓狗般絭養,何況幼童乎?」

  鄭泰正欲引經據典爭辯,只見大幻一擺手,續道:「勿白費口舌。總之這三個孩子交給我,希望能教之以正,若不能,殺生成仁,也絕不讓妖孽出世。盼嚴父慈母勿再插手。」

  大幻語畢,左手火光一閃,人影在旁廳中消失。

  鄭泰大吃一驚,連忙離廳,追至走廊,完全找不到大幻行蹤。

  剎時吳管家率領幾名部曲來到,稱有要事急報。

  「老爺。屬下剛剛與幾名弟兄正在望樓,監視內院。卻看到有一人不知道用何方法,突然出現在內院寢室前。只見他敲門三聲,少爺便放他進寢室了。我們要進去救人嗎?」

  鄭泰正在找尋大幻行蹤,本來不喜被管家、部曲打岔,結果發現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不用擔心他的安危。他是天柱派首席道士,是袁家推薦過來應聘的啟蒙先生。」

  部曲數人領命退下,管家卻湊上來。他問道:「那要增加對內院的供應嗎?」

  想著包吃包睡幾個字,鄭泰舔了個舌頭,笑道:「多增加三個大人份吧!」



  ─這─是─假─裝─分─隔─線─的─壞─習─慣─



  沈皓面露喜色,走進櫃前,便翻閱起書卷。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沈皓嘴兒一彎,心忖:「還是學而第一!看來這個世界!果然還是那個孔夫秀子!」

  沈皓放下論語,拿起漢書,翻書一讀:「高祖常繇咸陽,縱觀秦皇帝,喟然大息,曰:『嗟乎,大丈夫當如此矣!』」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沈霜邊歌邊轉,晃到沈皓身邊,笑問:「十六弟,好興致啊。」

  大風歌懟壯志言;高祖懟劉邦;十二懟十六!

  從作品、作者到頌者,沈皓有一種被沈霜三殺的感覺。沈皓不悅地放下漢書,拿起修業道始末,這本書沈皓完全沒有半點印象。沈皓心忖:「看來這本修業道始末,是我前世完全沒看過的書呢?不知道是不是這個世界獨有的著作?」

  「大宗師曰:『人弗能以大道,羽化成仙;僅能憑立志,修行成聖。』」沈皓知道古經開宗明義,正想消化一下主旨。便聽見幾人推開屏風走入,幾人馬上就定位。
  
  此間桌椅列為五指開闔之勢,沈八入坐掌心主位、沈十大拇指位、沈十一食指位、沈十三拉上屏風後,便立於無名指位。

  沈八打了個響指,說道:「十二、十六開例會了。」

  沈皓雖然一臉迷茫,但是他可不傻,自然看出自個屬於小指位。其餘五人皆定位,沈八便開口道:「諸位弟弟、妹妹請坐。」

  五人整齊劃一地坐下。

  「老頭子們已經疏通北荊官學,我們沈家來得及參加這次恩科。」沈八的祖父是沈二,外加他又因為外貌俊秀特別受寵,所以提起祖父們不是很恭敬。

  「既然要參加恩科,從今天起就跟以往幾屆一樣,單數日在此交流磨合,雙數日前往鳳棲山演習場實練。雙數日我們一同乘坐大篷馬車去演習場,記得穿暖,怕暈車別吃太飽。」沈八環視一圈,鄭重地叮囑道:「目前荊北就我們跟王家,一共兩家,參加恩科,官學那邊已經約定好,我們用上午,他們用下午……」

  「這不太好吧?八哥。我們可是競爭對手,我們日日先手,他們日日後手,不就給他們機會查底了嗎?」沈十一,斗篷罩住頭臉,身材瘦小,一開口竟然是氣若幽蘭的女聲。

  「十一。妳這話是看不起我們頭上那五個老頭子嗎?」沈八提起祖父們是不怎麼恭敬,但其實他比起其他兄弟姊妹更加尊敬祖父們。沈八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正色道:「十一!妳這樣說話就是在怨懟老頭子在官學那邊沒安排好!我們後輩不可以這樣說話!我們應該集思廣益,如何消彌先手容易被探查的弱點,而非一昧抱怨。」

  反正斗篷遮住了臉色,沈十一翻了個白眼,心道:「你也不過只敢叫他們老頭子,真要你出嘴,還不是倒打同輩一耙?替我們爭取爭取權益啊!廢物八哥!」

  見十一沒抬槓,沈八正要續叨,卻見沈皓一臉矇,於是改問道:「小十六。你怎麼一臉迷茫?」

  「……」沈皓真的跟不上話題,低聲問道:「……演習場?我應該是文秀才吧?我又不是武官為什麼要去演習場?是去演習作戰嗎?身為一名預備官僚,我去演習場是要做什麼?」

  「……我還頭一次聽到有人講秀才還分文武,誰來告訴我,小十六到底在說什麼?」沈八怒視沈十二。

  沈霜不懼哥哥怒視,坦然回答:「小十六腦袋壞掉了。他說什麼奇怪的話,都不要理他。」

  「什麼跟什麼啊?」沈八站起,左手扶額,嘆道:「小十六腦袋壞掉了?現在是要我們帶一個拖油瓶參加恩科嗎?老頭子們到底在想什麼啊?」

  沈十一冷哼一聲:「八哥。你這話是看不起我們那五位祖輩高人嗎?」沈十一攤手,學起沈八的語調:「這樣說話就是在怨懟祖父們人員沒安排好!我們後輩不可以這樣說話!我們應該集思廣益,如何消彌帶一個拖油瓶的弱點,而非一昧抱怨。」

  沈八懶得跟沈十一互懟,直懟沈霜道:「老妹。知道內情就說啊!賣什麼關子?」

  「祖父們決定了,不管十六腦袋正不正常,就是要帶他參加這屆恩科。」沈霜淡然道。

  沈八苦一張臉,回嘴道:「幾個老頭子也太想參加恩科了吧?雖然說加開恩科,九成九能上榜,但是名列前茅,跟吊車尾還是大大仕途不一樣啊?與其帶個拖油瓶,不如等十六病好!正榜會試,我覺得我們也能上榜,用不著硬要擠這屆恩科。」

  沈霜白了自己哥哥一眼,嘆道:「老哥。現在是你沒搞清楚情況啊。不是十六是拖油瓶,是我們五個才是十六的拖油瓶。」見眾人不解,沈霜續道:「我們幾個都是本命大志境界吧。都具備獨一無二的神通是吧?」

  說到此處,沈八、沈十、沈十一、沈十三還是有些得意。

  沈八,對一臉茫然的沈皓解釋道:「十來歲就修練到本命大志境界,並不能說是天才,不過也能稱得上有上品之姿。雖然才氣、潛力不足以撐天扛地,但是假以時日,最後當個州牧、刺史綽綽有餘。」對於兄弟幾人有這份天賦,沈八其實頗為得意。

  沈霜呵笑道:「所以我們都是拖油瓶啊。人家否極泰來之日,就讓官學學官、聖殿至尊等大人鑑識過了。人家十六弟,現在可是有三命盤,比我們多了十幾個天賦神通!」

  三命盤,比上品學子多了十幾個天賦神通。

  沈八深吸一口氣,露出令人噁心的笑容,向前牽住沈皓的手。「十六弟。以後哥哥就全靠你照顧了。」

  沈十一白了沈八一眼,碎嘴道:「有你這種坐主位的哥哥嗎?」語畢,打掉沈八的大手,緊握住沈皓雙手,懇求道:「十六弟。以後姊姊也靠你照顧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950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dddg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三生  第八章   闇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蓋婭薔薇—亞獸之戰已更新,前往了永世大地總部的眾人遭到襲擊,可是眾人依舊還是選擇繼續前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