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聖劍傳說LOM.鐵匠目前歇業中(3)

作者:韶雩│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2024-03-01 16:13:40│巴幣:4│人氣:45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79)
25.3 鐵匠目前歇業中



  「礦山啊……」

  原本想要在住家附近解放新的被封印的地點,但帝茲和莉芙創造的地點愈來愈多,肉眼能見之處幾乎看不到空地,住家附近僅存的空地不是距離海岸太近不適合,不然就是空間不足以成為烏爾坎礦山的平地,而距離住家最近的山脈,以一般人的腳程大致也要花四到五天的路程。

  「結果,帝茲師父這次出門是有正當理由,再加上巴特尋覓的賢人也剛好出現。」可羅娜伸出單手指著帝茲擱放在樓梯欄杆旁的武器,然後大大嘆口氣,「結果還是要花好幾天的旅程嗎?之前莉芙師父只是說要去隔壁多米那城鎮,然後變成在遺跡遇難,這次出門總覺得不會只是修個武器聊個天就可以解決。」

  「那、那是……我聽到多艾爾和迪波只是採個茶葉沒了消息……」莉芙想到幾天前的狀況,也不好意思說出自己的目的,更想到後續帝茲對自己做的事情,臉頰又浮現熟悉的熱度。

  「啊呀,我有聽說喔,帝茲先生英雄救美,還把莉芙小姐一路公主抱到多米那,真可惜沒看到。」法蕾莉捧著臉,開心地訴說這幾天居民們津津樂道的事情,「莉芙小姐的粉絲們都心碎。」

  巴特一邊整理行囊,一邊補充說明:「聽說粉絲協會們還因為傷心過度連工作都擱置,珍妮佛阿姨還因為這樣斥責馬克老闆。」

  「你們太誇張了啦!根本只是居民喜歡誇大事實亂傳,我們在硫昂街道就順道搭了商人馬車回來……」

  「也就是說在那之前都是抱著嘛。」可羅娜抓到莉芙的語病,乘勝追擊,這讓原本就心虛的莉芙臉龐更加羞紅。

  帝茲看著雙胞胎和法蕾莉難得圍攻莉芙問話,走到刻意離自己一段距離的艾斯卡迪身側:「你聽到了?」

  「……」艾斯卡迪雙手抱胸,故意不正視對方,「……你還隱瞞多少事情?」

  「目前能說的都說了喔?」帝茲刻意輕聲回應,不讓其他人發現,「只是覺得最近頻繁出現狀況,看似沒有關聯,又好像被誘導,所以想去證實而已。」

  沒有說謊。

  聖騎士特有的技能可以看出對方的言語是否帶有刻意的情緒,艾斯卡迪知道帝茲這陣子幾乎是毫不保留傳遞了很多訊息給自己,不管事想聽或不想聽,雖然他沒什麼頭緒帝茲為什麼這麼親近自己,但艾斯卡迪對於自身未牴觸也感到訝異。

  「不怕去礦山也是瑪那女神的陷阱嗎?」艾斯卡迪手指扳緊手臂肌肉,濃眉蹙緊,讓原本就嚴肅的臉龐更添增一分陰霾,「每每跟賢人相關的事情,不都牽扯到你的過往……你真的沒必要去。」

  從最初賢人托托以贈禮為由,解除了帝茲一些封印,讓他得以和妖精接觸;羅西歐提以平息森林騷動條件,讓帝茲更加深入妖精的世界,甚至和惡魔族有所接觸;雖然不知道歐爾彭做了什麼,但是帝茲進入奈落後,徹底奪回記憶,雖然帝茲聲稱是龍帝恣意妄為,但不能排除是既定劇本;蓋亞表面上似乎沒有做任何事情,但那些對話又像在勸誘什麼。

  自己身為治癒寺廟的聖騎士,和瑪那女神的信仰有分歧,有可能因此某方面無法苟同,卻不會敵視,雖然自己也接受不少賢人的庇護,但艾斯卡迪就是對於賢人們像是置身事外的態度,又暗中算計什麼的舉動感到不開心,明明和自己無關,但他就是沒由來的不悅。

  「找上門的架沒道理不打。」

  「你……」聽到回應,艾斯卡迪倏地抬頭,迎上那不可一世的眼神,腦海馬上浮現稍早對戰的情形,「……不要以為自己無敵,這不是你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不需要因為無聊的挑釁甘願受操控,那傢伙也沒必要被你的過去所牽扯。」

  「呵呵,你真的很喜歡帝茲呢,連我都有點忌妒。」帝茲單手摀著唇鼻,讓自己的笑聲不會太過突兀,他睨著艾斯卡迪,眼神的輕挑和艾斯卡迪的偏執形成對比,「如果擔心,可以一起去烏爾坎礦山啊?」

  聽到那名稱,艾斯卡迪的瞳孔瞬間收縮,雙手改擺放至膝上握拳,因為過度用力而顯得微微震動,艾斯卡迪低下頭,悶聲回應:「我不去。」

  出乎意料的回答,讓帝茲不免張大雙眼,隨後望向某個方向露出微笑:「你才是隱瞞很多事情的人呢,帝茲很傷心喔?」

  「……」

  「就這麼決定了!我、法蕾莉姊姊和莉芙師父這次留在家裡,要開女子會議;帝茲師父去礦山修理武器順便帶巴特拜訪賢人,至於艾斯卡迪大哥如果可以順便一起去,然後適時把帝茲師父拖回來就再好……」可羅娜突然大喊出聲音,並用手一一指著唱名出來的人,這才注意到某兩位神色不對,「……你們怎麼了嗎?」

  「艾斯艾斯有其他事情要忙,所以不能去,嗚嗚,我好傷心吶。」帝茲說話的同時閉著雙眼,抽著鼻子,還刻意揉著眼角,表現出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居然因為早上沒有好好做完一輪(對戰),就這麼遷怒到我身上,只要你想,我都會奉陪你的呀?」

  「你這傢伙……」艾斯卡迪沒想到第七之月也能表演出和帝茲平常耍無賴的舉動,甚至還更上一層樓。

  「那個,師父,我們是不排斥你有一夫一妻啦,但我個人希望你先有妻子再嫁一個老公……」可羅娜看到自己的師父小媳婦臉的委屈表情,不禁將同情的眼光拋到艾斯卡迪身上。「……真要生米煮成熟飯我們也是會祝福的。」

  「希望艾斯卡迪大哥能保持住矜持。」巴特注意到帝茲淚眼汪汪的模樣,一種魔性色氣滿溢而出,連他這孩子都受到影響忍不住臉紅,更何況是幾乎是和帝茲膩在一塊的艾斯卡迪。

  「呃?可羅娜和巴特是在說什麼?」方才被法蕾莉和雙胞胎逼到牆角的莉芙,這才回神,察覺事情又轉成她不清楚的發展。

  「這個境界,是純潔的莉芙小姐還無法碰觸的世界喔?」法蕾莉輕描淡寫的解釋。

  「咦?世界?上次可羅娜和巴特在迪瑪沙漠好像有說過類似的……咦咦?帝茲和艾斯卡迪已經進展到……那種關係嗎?」雖然莉芙不甚了解雙胞胎那時候的動作解釋,但她大概可以推測是那種會讓人臉紅害臊,而且不能明說的事情。

  「你們到底誤解了什麼啊?我跟這傢伙絕對不會進展到那地步!」艾斯卡迪氣憤到整個人像受到刺激的貓,毛髮幾乎豎直,兀地站起身出手揪住帝茲的綁帶,「要去礦山就快去!反正你會不會被(賢人)拐跑,看你對我的承諾是不是說說的啊?」

  「哈啊,討厭啦,艾斯艾斯真愛吃醋。」

  面對艾斯卡迪的話,帝茲改用雙手捧著臉頰,滿臉嬌羞地搖頭晃腦,這讓艾斯卡迪理智完全斷線,直接抓著帝茲打開大門,把對方扔出去,艾斯卡迪也火數收拾簡易行囊,把帝茲的武器毫不留情扔到對方身上,頭也不回地直接離去。

  「哇喔,已經有承諾了耶……那麼,我們出發囉?掰掰,過幾天見。」巴特一邊說著,一邊把準備好的物資背在身上,走出家門後順便把門帶上。

  「路上小心,絕對要把帝茲師父拉回家不要亂逛啊?」可羅娜朝氣十足吶喊,巴特同意的聲響透過門板小聲傳遞。

  「那個,我可以問,所謂的『世界』是什麼嗎?」莉芙深知不會是自己理解的東西,但現場就只剩女性,就算羞恥也決定詢問。

  「不行。」率先拒絕的是法蕾莉,她已經夠震驚莉芙對於戀愛的低程度,不想讓更進階的東西混淆視聽。

  「莉芙師父的等級還不夠。」可羅娜跟著幫腔,「我和法蕾莉姊姊這幾天會想好教材,再慢慢教師父。」

  「這、這樣啊,謝謝妳們?」莉芙雙手交疊置放在胸口,徬徨地道謝。

  本來認為自己對於法‧帝爾世界知識非常充足,生活技能也沒問題,武術魔法也不在話下,但是這陣子莉芙一直覺得好像跟不上話題,甚至有種被當小孩小心翼翼照護,慢慢引導成長的錯覺。

  而且,為什麼身為孩子的可羅娜和巴特會比是成年人的自己還懂啊?

■■■

  帝茲和巴特確認好行李後,巴特原本提議要去多米那城鎮先買替代的武器使用,但帝茲拒絕,從後院的製作小屋拿出之前從海賊船搜刮來的短刀,更多帶了幾個魔法樂器以備不時之需,在經過牧場時,巧可氣宇軒昂地展開翅膀,想到之前受傷的奇波需要多休養,加上企鵝寶寶也常常跑來牧場讓巧可活動受限,便決定帶著巧可出外透氣。

  兩人一直到斷崖之町格特,才終於在附近山脈旁尋覓到合適的地點,帝茲這才拿出聖遺物:瓶中精靈,這是之前去米達斯遺跡,多艾爾送給自己的謝禮,說是這樣說,這個聖遺物不知何時卡在迪波身上,除了帝茲和莉芙,也沒有人能使用聖遺物,因此多艾爾直接大方讓渡給他。

  讓莉芙誤入米達斯遺跡,接著又剛好可以開啟烏爾坎礦山……要人不去多想是不可能的,也無怪乎艾斯卡迪會有那種臆測,相較於此,帝茲更在意艾斯卡迪的態度,似乎有什麼隱情不願意到這個地點。

  「這個聖遺物裡面好奇怪,又像煙霧又像人。」巴特盯著帝茲手上的聖遺物瞧,「師父,我可以試試看嗎?」

  帝茲點著頭,將「瓶中精靈」遞給巴特,巴特嘗試用瑪那和聖遺物發出共鳴,但不管怎麼試都沒反應,甚至用盡力氣也無法把有著螺旋形狀玻璃瓶上頭的軟木塞給拔開。

  「看起來完全沒有機關啊,怎麼會文風不動。」巴特到處翻轉著聖遺物,都沒發現有什麼異常之處,頂多平裡面的人形煙霧晃動得更厲害。

  「嗯,傳說這個聖遺物來自一個魔導士把擁有強大力量的精靈封印在裡面,然後魔導士也因為精靈的詛咒死掉了。」帝茲是笑的講到最後,但巴特則是完全笑不出來。

  「這麼危險的東西還是交給師父處理就好。」巴特連忙把聖遺物塞回帝茲手中。

  帝茲笑而不語,將瑪那之力匯聚到手上的聖遺物,瓶中的迅速沉入平底,爾後形成螺旋,順著瓶身向上衝開瓶塞遁入山腳,原本完成的地形突然多了個破口,而殘存的瓶子及繩索,也幻化成材料,眨眼間堆砌成礦坑入口建築。

  「嗚哇哇,真的是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很神奇。」巴特雀躍著揮舞雙手,「剛剛師父提到精靈,和我們認知的八種屬性的大精靈不同嗎?」

  「是也不是,過去曾有過有各種形式的精靈,但屬性不脫離這些屬性……精靈必須是有強烈信仰和想像力才會形成的,現在的人大都失去這兩項,僅存下來的精靈以最為人熟知的模樣出現。」帝茲轉述哈爾榭教給他的知識,拉著巧可往烏爾坎礦山前進。

  真的還假的啊?

  自從帝茲恢復記憶以來,巴特常常從帝茲嘴裡聽來和教科書完全不一樣的知識,雖然無從查證,可是又很有道理,很多是帝茲以前在外得到的資訊,有的是別人口耳相傳,更有些是從殘破的遺物推敲,某些時候莉芙也會印證帝茲說的是真的,這讓巴特愈來愈覺得自己的視野太過狹隘。

  巴特跟上帝茲的腳步說:「我突然憧憬冒險……噁!」

  烏爾坎礦山僅有一個大型的礦坑入口,裡頭獨特的氣味讓剛踏入的帝茲等人反射性摀著口鼻,依照宣傳單的指示,走沒幾步,便發現前方不遠有個獨立的石穴,從中透出光芒,想必就是瓦茲所在的鍛造工坊。

  巴特在入口處還有一段距離,就感覺到皮膚快被烤乾,全身羽毛覆蓋的巧可更是不願意再靠近一步,對於帝茲而言,這種熱度比起奈落來說根本小巫見大巫,再加上目前是半靈體狀態,對於冷熱沒有以前敏感,也不想浪費瑪娜在調節體溫,帝茲沒有多說什麼,就直接走入。

  「!」

  帝茲才踏入近乎可以烤熟他人的鍛造工坊,動作突然停止,波奇爾看到帝茲的模樣似乎也嚇到,一人一鳥彷彿定格般直視著對方。

  巴特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發展,不明瞭眼前兩人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原本是想開口和波奇爾打招呼和討教,但氣氛卻又讓他把話吞回肚中。

  「……」

  怎麼辦?好恐怖。帝茲看起來好像對波奇爾有仇似的,可是連號稱最「聒噪」的波奇爾也一句話都不說就更可怕了,空氣沉悶到令人窒息。

  「願石室萬物停靜!

  波奇爾率先喊出聲音,巴特在那瞬間先是感到自己完全不能動作,然後才注意到原本劈啪作響的火爐沒了聲音,緊接著看到火焰居然固定住,旁邊的水桶上的波紋也維持原狀,巴特轉了眼珠,馬上明白發生什麼──

  帝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召喚出火精靈莎拉曼達,並且丟出瑪那量超級濃縮的火球在波奇爾咫尺前,甚至帽子上的鳥巢已經有燒焦痕跡,上頭的小鳥早就嚇到兩眼發直,嘴巴張的老大。

  現在所有的一切,如同時間靜止般全部定在原地,除了波奇爾。

  「嗚咳。」波奇爾在發出咳嗽聲的同時,緩緩移動自己的位置,遠離火球,「嗨,帝茲,真是熱情的招呼呢。」

  若說眼神可以殺死對方,帝茲現在可能讓波奇爾結束生命好幾次,波奇爾來回巡視眼前擁有膨鬆金髮,髮型是捲曲到讓人放棄整理的誇張程度,一雙獨特的紫灰色雙眸,的確,外觀是他在奈落和羅亞時看到的,裡頭似乎是不一樣,既不是以往的第七之月,也不是迄今為止沒記憶的帝茲。

  根據蓋亞分享的記憶,波奇爾萬萬沒想到帝茲真的言出必行,連敘舊都不給,甚至不顧自己狀態,還做出會耗費超多瑪那的致死攻擊:嗚喔,這孩子愈來愈可怕。

  波奇爾伸開雙翼,緩緩吟唱著:「願那火苗回歸同源,予那熱情溫暖此身;願那光輝洗滌憤怒,予那冷靜環繞此聲。

  隨著詞句,火球開始層層被撥開成火花,一一投入火爐中,同時紅色的光輝回歸到帝茲身上,隨著火焰開始發出獨有的燃燒聲音,巴特這也發現自己可以活動。

  「我找瓦茲。」冷冷地、重重地,帝茲收斂起怒氣,直接說明自己的來意,「巴特要找你。」

  「哎呀,真是不巧呢,瓦茲殿下出去囉,我……咳,在下本來想歌頌他的事蹟而來到此,卻沒想到被賦予看家的任務……嗯,在下似乎可以先幫幫現下的問題。」本來想繼續說下去的波奇爾接受到帝茲冷冽的目光,連忙轉了個話題,「那麼,這位小魔法師如何稱呼呢?」

  「我、我叫巴特,哇啊啊,剛剛體驗是真言的波奇爾的能力嗎?啊啊啊,我、我想請問賢人要如何才能成為偉大的魔法師!」巴特盡可能不要讓自己的聲音因為興奮而顫抖著,但他那發亮的雙眼足以透露他的喜悅。

  「你好,巴特,在下已並非真言,而是敘述者波奇爾。」波奇爾禮貌性地向巴特點著頭,「在下認為瑪那的女神已經幫任何事想到了最完善的方法,我們要完成或達成,只要找出那方法就好了。」

  廢話。

  帝茲暗自數落著,反正一切事情瑪那女神都安排好了,換句話說,法‧帝爾的所有生命,只是在演一場寫好的戲劇,只是不知道後續安排,但結局早就定好,況且聽到波奇爾突然硬生生改掉自稱方式,就覺得對方不知道在算計什麼。

  巴特當然不知道帝茲內心的想法,高興地和波奇爾道謝,隨後氣氛又回到先前沉默的狀態,因為帝茲實在是無法給波奇爾好臉色。

  「師父認識波奇爾嗎?」應該說有什麼深仇大恨?巴特還是第一次看到帝茲分由不說直接想送對方下奈落。

  「不算認識……但我有事情要問你,波奇爾。」百般考慮與掙扎後,帝茲幾乎是咬牙切齒地開口。

  「天啊天啊,可愛的小帝茲怎麼可以說我們不認識,在下可是從你小時候看到大的,嗚嗚嗚,帝茲,任何人有問題詢問,只要是在下所知曉的,在下一定會解答。只是事情有優先順序啊,在下現在滿腦子都是要如何歌頌瓦茲殿下,加上你不想認在下讓我好生悲傷啊!在這樣的情況下,想必給你的答案一定不會讓你滿意的。你也知道……」

  波奇爾似乎是恢復他人一般印象,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著,完全沒注意到帝茲愈鎖愈深的眉頭。

  那你剛才回答巴特的話是隨便亂答的嗎?帝茲直覺自己的拳頭快轟到波奇爾的臉上。

  不想聽波奇爾繼續嘮叨,帝茲馬上切斷波奇爾的話:「瓦茲在哪?」

  「不知道,礦坑某一處吧?失蹤了好幾天了……不會發生危險吧?對,失蹤好幾天應該是發生危險,或者迷路了……應該要去找他對不對?」波奇爾意若有所指地說著。「這個礦坑瑪那之力非常特殊,才可以孕育許多特殊礦物,這似乎對魔物們也有所影響,說不定連礦坑稀有的植物都有可能產生異變哩。」

  「對啊,帝茲師父,這樣太危險了。」沒意會到是陷阱的巴特馬上應和著波奇爾的話。「我們趕快去找瓦茲吧!而且,師父不就是要找他修理武器?」

  「……」這個天真的孩子,自己挖坑跳下去,還連帶拖他下水。帝茲瞇細雙眼,雙手環抱於胸前,「……你早就算好了。」

  「帝茲誤會在下了,有任務在身當然要先完成任務,既然瓦茲殿下把顧店的責任交給在下,在下當然要盡力完成,所以絕對不是在下等待帝茲前來,也沒有要求帝茲去救瓦茲殿下……嗯?」對上一雙大大的藍眼,波奇爾這才發現帝茲早就不知道拖著巴特消失到哪去了,留下巧可充當自己的聽眾。「哎呀哎呀?還是跟以前一樣沒耐性,我還沒說完哩……嗯?小傢伙,你叼著什麼東西啊?」

  波奇爾從巧可嘴裡取下一小片牛皮紙,上頭的字跡和內容讓波奇爾下意識地撫著自己的頸子:

  待會再不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就準備當我的晚餐

  「嗚喔!」一陣惡寒侵襲全身,波奇爾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難不成剛剛的噴嚏指的就是帝茲?太可怕了……瑪那女神,您兩位後代的個性真是天壤之別啊。」

- - - - - - - - - -

在寫這篇的時候,超級想吃烤雞的,
甚至有種聞到烤雞的錯覺。

精靈的論述是另外加入Egglia手遊的設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916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衍生創作|小說|同人文

留言共 1 篇留言

綠芙*碧藍自耕農
難得莉芙老老實實地被帝茲公主抱那麼久的時間,
果然戀愛意識開始萌芽了嗎?
法蕾莉和可羅娜在想教材的時候要怎麼繞過艾斯卡迪和帝茲微妙的發展呢,
感覺兩人一定很頭大XDD

看得出波奇爾很明顯在暗中搞鬼,
帝茲第一擊沒成功把他變烤雞真的太可惜啦,
烤一隻波奇爾應該可以省下家中三天的餐費(波:喂,禮貌呢

波奇爾對巴特講的話有點宿命論的味道,
也難怪帝茲聽了不爽,
不要把自己的雷包行為一句話概括給命運和馬娜女神啊~




03-03 20:51

韶雩
事情發展太快,腦袋還跟不上進度,加上體力被耗費很多,
被抱如此久是正常發揮(姨母笑)
至於要怎麼寫出適合莉芙的教材,就交給那兩人了(欸

聽說波奇爾的原型是八哥,所以聲音屬於比較聒噪的那種,
話多、唱歌含雜音、語意不詳等等,總總加起來,就是很好欺負啊(不對
不過波奇爾一直以來都很讚揚瑪那女神,會說出那種話不意外。03-04 14: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傳說LOM.鐵匠目前... 後一篇:聖劍傳說LOM.鐵匠目前...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s0489223每天換一首的人
Humbert Humbert - Yokogao Shika Shiranai (Celtic Versio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