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三生  第八章   闇雲密佈

作者:小羊,喪失一半ed│2024-02-29 17:22:55│巴幣:6│人氣:44


  
  沈皓迷茫地張開眼睛,看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心糾結地難受。

  一閉上眼,就會被捲入那永無止盡的廝殺,那無法脫離戰火的無力感,很難不讓人糾結頹喪。可是睜開眼,那人際氛圍大大的變化,更加撕裂沈皓的心靈。

  祖父、母親與除了十二姊以外的家人,沒有人來探望過他。雖然明明知道他們不是自己真正的親人,可是被大家晾在一旁,還是讓人心裡難受。

  沈皓翻來覆去,左思右想,只能猜測是喪禮那天晚上,對至尊系統大姊姊坦白身分一事,不但被十二姊沈霜聽去,她也沒有任何隱瞞告知家族其他人了吧?

  沈皓並非復活,而是被人奪舍,原本疼愛沈皓的家人,哪探望得下去?

  沈皓終究是個有理智的好少年,自個大錯在前,自然不會怨懟祖父、母親、十二姊。不能怨的人太多了!只能怨天!這就是為什麼古今中西,大家都愛發生事情的時候,鬼叫老天爺了。

  沈皓雙眼澄澈,並非白眼狼,他也不會硬編排這些日子都是倒楣事。是有些好事,只是好得不自然。摸了摸胸口前豆大的藍色結晶石,沈皓朗聲道:「系統面板!」

  沈皓面前浮現出一張半透明的桌面。這就是好到不自然的部分!這藍色結晶石,是至尊系統大姊姊給他的第三天簽到獎勵。是個法寶,可以可視化配戴人的重要資料。而且這種可視化並非影像,而是立體虛影。沈皓前世記憶當中,從來沒有在修仙題材看過這種東西,反倒是科幻片裏頭,才偶爾看到過。

  所以只能說是好得不太自然。

  可是換個角度來說,不曾接觸過照片、電影、電視、手機的古人,真能靠仙法錄製幻象?成品是立體虛影,才直覺吧?畢竟繪畫在這時也是專業,並非隨手可捻來。像沙盤一樣,所見即所得,遠比繪製平面更加直覺多了。

  沈皓手一轉,眼前的立體虛影,從整間房間,變換成單獨一個人,再變換成了一個小包。這小包便是十方乾坤袋的立體虛影,虛影中小包一開,包中擺放了沈皓這一旬的所有獎勵。

  銅錢少許、銀塊半兩、洗髓丹兌換卷卷三、洗髓丹兌換卷卷四、洗髓丹兌換卷卷七、上等鋼劍一把、緊急備用糧食毒青蛙一隻、緊急備用糧食石蜘蛛一隻、護心符一張、傳音符一張。

  沈皓伸手抓向洗髓丹兌換卷卷三的立體虛影,便能像把玩真品一般,上下左右檢視。沈皓左手又摸了摸藍色結晶石。只聽結晶石發出悅耳女聲,以平靜死板的言氣解釋。

  「此物為洗髓丹兌換卷卷三。為大鄭朝常見的獎勵物品。湊齊洗髓丹兌換卷卷一到洗髓丹兌換卷卷十,便可兌換洗髓丹兌換卷。」

  正想確認洗髓丹的能力,耳邊便響起開門聲,沈皓急忙關掉系統面板。

  沈霜如同幾日來,端著溫水盆進房,替沈皓梳洗。

  沈皓先是開口問早,見沈霜點頭回應後,再問道:「姊姊!我已經休養好幾天了。什麼時候可以去跟祖父、母親、其他族老請安。」

  沈霜眼中的嫌惡一瞬即逝,嫌惡自然是因為眼前這奪舍犯還想向長輩們請安,實在是有些噁心。即逝是因為沈霜自恃有才,大大不認同夕瞳所論。她一直認為還有第三種可能性,就是眼前這位疑似奪舍犯的多命盤大能,就是沈皓本人。

  沈皓就是這個多命盤大能轉世再來,因為被王家暗害,命危之際,靈魂深處前世命盤覺醒。

  絕不是沒有這種可能性。當然沈霜是個聰明孩子,她知道這個推論也有更大的機率,是她寵溺幼弟,所產生的幻想。
  
  「不要著急!」沈霜向往昔一般,摸摸沈皓的腦袋,勸慰道:「死而復生並非小事!休養一旬,哪裡算久。就我說,非休養到我爹說你能下床為止!」

  話才剛剛說完,又一道開門聲響起。

  這種打從心裡沒考慮過晚輩隱私的舉止,讓沈皓有些無言。他沒腹誹沈霜是因為她身負照顧者的責任,但是之後過來探病的家人,多少該敲個門吧。萬不一正被擦澡,一來可能受風寒,二來也很羞恥吧?

  想到此處,沈皓看向門口,臉上先喜後苦。

  沈三老爺、母親、至尊系統,三人走進房中。前兩人的眼神冷漠地令人刺骨,正因如此,沈皓臉色大變。然而就因為這一變,沈三老爺白了至尊系統一眼,他大步走向床邊,先是對沈霜說道:「十二。這幾天辛苦妳了。」

  「只要十六弟能恢復健康,十二一點兒都不辛苦!」雖然明知道沈皓是奪舍犯,沈霜說這話,還是心湖澄澈,沒有半分虛偽

  沈三老爺靠著床邊坐在沈皓身邊,說道:「十六,你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沈皓皺眉捧心,病懨懨地答覆:「心口痛。」

  沈三雖然不是人精,卻也心裡門清,這是沈皓回馬槍捅他。可是他被捅得有些高興,因為他總是覺得沈皓越在意被冷落,就越不是奪舍犯。他自然跟沈霜一樣,明白這種想法不過是自己的偏執。可是剛剛他看到沈皓神情黯然的一瞬間,他看開了。反正他人生也快走到盡頭了,被騙就被騙了!區區騙子、奪舍犯能阻止他享天倫之樂?有人敢裝孫子!他就敢寵!

  沈三摟住沈皓,大聲笑道:「會疼才好!會疼就代表不殭,有血氣。好!」

  別說是沈皓了,現場幾個人完全看不懂沈三在演哪一齣。殊不知道,他根本不演了。

  「剛剛夕瞳大人說,你明天就可以回書房念書了。本來你考上秀才了,應該要幫你準備一個書齋,像你其他幾個哥哥,可以單獨讀書準備考試。不過你剛剛恢復,還是先回書房讀書吧!讓你十二姊照顧你。有她照顧你,遠比你一個人更讓我放心!」

  沈三捋捋白鬚,不待他人回應,接著說道:「放榜那天,先讓你跟王家那混帳出門了。祖父還沒有送你祝禮。」沈三頓一了會,臉色嚴肅起來:「本來想說,你沒日沒夜讀書修練好多年,或許跟同學出遊是最棒的祝禮,沒有想到反增加了一堆子事端。祖父也不是白活那麼多年,這幾天反省反省,還是送點俗氣點的東西實在。」

  沈三回頭看了一眼至尊夕瞳,然後對著沈皓說道:「就這樣吧!把我名下的桑園、布莊都改到你名下吧!明天結束五月中旬休沐,我就讓吳管家把契書帶去縣衙改名。」

  「爹。這禮太重了吧?而且少了桑園、布莊,您在五老中會不會財減言輕。」蔡嵐心有不安,趁沈三話剛告一段落,便插話問道。

  沈三聞言,先是看了眼沈霜,然後答道:「好媳婦。妳擔太多心了。在十六名下,跟在我名下有什麼差別?難道十六會一聲不響,就把桑園、布莊賣人嗎?」

  至尊夕瞳只當沈三在用家產當考驗,看利慾薰心能不能薰出奪舍犯旳真面目。畢竟國師可是親自下旨,要查明這個奪舍犯的目的。

  沈皓一臉矇,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給的不是一間兩間,是名下全部?這到底是多少?多貴重?該做什麼反應?可惜沈皓是個實在人,他打算憑本心答覆。他回身抱住沈三,蹭著那有股老人臭,又參夾粗紙臭的老人身驅。

  「祖父。桑園、布莊我都不想要,我早就已經得到了最棒的祝賀禮物了。」

  「什麼?」沈三驚訝地挑了眉,急問道:「小十六,你早得到了什麼禮物?」

  沈三是打從內心覺得驚訝,他真不知道這幾天來,沈皓竟然還得到了比沈家桑園、布莊等服飾產業更棒的禮物。他迫切地想知道是什麼禮物,把他肉痛地贈與桑園、布莊比了下去。

  「否即泰來,身體康復。讓孫兒能孝養祖父,就是孫兒最棒的祝賀禮物了。」

  此話一出,蔡嵐滿意點頭,覺得自己孩兒真懂事。至尊夕瞳、沈霜則是白眼大翻,感覺這話就是一則蠢到爆的戲言。

  沈三點點頭,背過身,低聲對沈霜道:「小十二。等等替小十六梳洗整齊,帶他回書房看看,搞不好會恢復些記憶。」

  看著沈三憋住氣,快步離開。沈霜不禁心忖:「演技也太慘烈了吧。竟然把三老頭,氣跑了?」

  夕瞳假裝什麼也沒看到,只囑咐了句:「記得要每日簽到!如果出現了時限任務,務必在時限內完成。不然可是會被倒扣獎勵!」

  「倒扣獎勵?」沈皓大聲反問。

  「是!倒扣獎勵!你沒聽錯!」

  「如果不夠數倒扣呢?」沈皓緊張兮兮,他那一點小財產,可是禁不起系統倒扣。

  「倒扣只是個說法,說你得不到獎勵還要被處罰的意思。」夕瞳語氣別有深意,舉指在口前擋住沈皓追問,燦爛一笑說道:「任務失敗會有什麼處罰,任務頒布的時候就會告知了。如果處罰內容你承擔不起,不要接任務就是了。」

  夕瞳說完話,便拽著沈霜和蔡嵐一同離開房間。剩沈皓獨自沉淪在『倒扣』、『處罰』等字眼裡。不一會沈霜從夕瞳處掙脫,便回房替沈皓穿衣。

  要回書房讀書,自然穿上一身儒生服。整理好儀容,沈霜牽著沈皓離開房間,走向外院,書房在外院東廂。

  一路上遇見不少奴婢、僕人,他們都恭敬地鞠躬問安。沈霜也都是揮揮手,不耐煩地示意要他們退下,自個散去幹活。

  看了一路,沈皓更加確認,這是個跟前世印象當中,相像的古代帝制中原。所有人,都把比自己更低階級的下人,當成非人生物。即便是這位親切溫柔的姊姊,也不例外。

  不一會進了書房。此房又大又寬,分前中後三進。前廳有好幾排櫃子,看來是給族中子弟放置與讀書上課無關的隨身物品。

  沈十六找了會,發現自己的格子,在櫃子第二排第二格。第十二格。

  沈皓隨即回想:「當初幾個爺爺說要湊齊六個人才能參與恩科,看來我是第十二個!要湊的是家族這一輩的第二輪。」

  仔細看了櫃子,依序沈大、沈二、沈三、沈五、沈六、沈七。看來這是頭一輪參與恩科的兄長們。幾個格子也都空無一物。再來是沈八、沈十、沈十一、沈十二、沈十三、沈十六。

  沈皓頓時一喜,自己跟姊姊沈霜同一輪,對參與恩科又放心許多。

  看著沈皓對置物櫃發呆,沈霜也摸摸了那第三行頭一格,那一格上面掛著沈四的名牌。沈霜冷冷說道:「你還記得四哥嗎?他十八歲那年,大家都篤定他會考上秀才。結果鄉試前夕被王家人約出門,就在鳳棲山上遇到土石流溺死。多年來,大家都以為這件事是意外,可是現在有你的事情佐證,恐怕王家早對我們沈家出手好幾次了!」沈四是沈霜的親大哥。提起往事,沈霜咬牙切齒。

  正因為如此,沈霜心中才不管奪不奪舍犯,也要把沈皓照顧好。現在的沈皓可是比起同儕學子多上兩個命盤,只要善用,殺穿王家為兄長報仇,也並非是白日夢。

  感受到沈霜滲出的殺氣,沈皓吞了吞口水,說道:「兄長之仇,不共戴天!有朝一日,必報此仇!」

  沈霜給了沈皓一個孺子可教的笑容,便帶他穿越中房。中房前首一張大長桌,看來是師長講課所用,地上十來個圃團,跪滿正在習字的同族。十多人,其中不乏個位數年歲的子侄輩。

  拉開寫滿草書的屏風,來到內室。室中有六張乾淨的書桌,列為五指開闔之勢,桌後一排排精裝書本與皮卷竹冊。沈皓一一注意書名,詩、書、義、禮、春秋、戰國策、漢書、後漢書、新書、漢鄭春秋。

  沈皓大奇,有些書名,與他上輩子記憶中的古文經、古史書相同,有些書則是從來聽都沒聽過。他心有尋思:「看來這個世界與上輩子的世界,應該是有部分歷史發展相同的平行世界吧?否則哪來的義、禮、春秋?可是新書?漢鄭春秋又是什麼東西?」



  ─這─是─假─裝─分─隔─線─的─壞─習─慣─



  鄭泰嘆了口氣,在書房內垂頭養神,此刻他心力交瘁。雖然西北戰事告捷,但是這次有功之將,董卓、孫堅、陶謙、馬騰,皆狼虎之輩,野心昭然若揭。主帥張溫、副帥周慎卻是有心無力,雖忠於朝廷,卻禍於戰事。上司無能,更加助長這些青年將領的氣焰。

  董卓、馬騰,視政府調令為無物,宛如西北土酋;孫堅任意攻擊漢臣,心無官匪,唯有
利益敵我。陶謙擁兵自重,隨口怨懟上官。沒有一個是忠貞為國,一心除賊的好將領。

  朝廷將領,不是忠心耿耿,卻無長才之庸徒;便是虎視鷹揚,鯨吞天下之輩,更加令黨錮之禍後的漢廷局勢困頓。

  鄭泰想破了腦子,也只有一招,就是兵權還是得抓在自己人身上。

  「明天先去見袁公,請他速速讓大公子接掌禁城吧。」鄭泰左思右想:「文官要掌握禁城,看來只有太僕一職了。太僕一職專責禁城車駕,由『行』入理,控制禁城內外通聯是當務之急。」

  敲門聲起,門外正是管家巫用。「老爺。您在嗎?」

  「有什麼事,進來說吧。」鄭泰儒雅,對待下屬也客氣溫和。

  管家進房,立馬將房門關緊。然後從袖筒中拿出兩個信筒。

  「老爺。道家天柱派首席道長大幻求見,這是他的拜帖。」

  「『子不語怪力亂神』,替我回絕掉吧。」鄭泰一臉小事的模樣,揮手拒見。

  「老爺。這道長可是有大公子的推薦信啊!」巫用說道。

  「不早說!」鄭泰拾起有蠟印彌封的信筒,筒下果然署名袁基。   

  鄭泰拆開信筒,拿出信籤,略過啥『鄭兄高義,頗有善名,加之博學古今,為漢廷棟樑,不拉不拉!』

  直接看到『弟亦耳聞,鄭兄家事,深感遺憾。然鄭兄大才,為漢廷竭力盡心,弟豈能袖手旁觀?鄭兄家內失調,孤掌難鳴。故尋得道家天柱派首席道長大幻仙人,望能助鄭兄一臂之力,撥亂反正!天下幸之!』

  鄭泰大翻白眼,心道:「現在是我家出了幾個小妖孽,連袁公家都查起來了嗎?還介紹了個道士要我『撥亂反正』!」

  鄭泰嘆了口大氣,心知不把家中三妖處理好,自己仕途大概也走到底了。

  看著拜帖,鄭泰無奈地說道:「回帖給道長,約個日子聊聊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909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ddg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告! 新年快樂。... 後一篇:三生  第九章   風起...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xp915415大家
各位好,小說-【不是冤家不聚頭】,已新增第二話,歡迎各位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