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北海岸事務所 2 - 24

作者:InDer│2024-02-27 11:08:03│巴幣:2│人氣:440
「好久不見了,伯父。」

老神父斟著酒的手猛顫了一下,險些將整瓶酒撒了出去。

「很久沒有人這樣稱呼我了,應該超過半個世紀了吧?都足夠北方之王征服世界了。」

佩爾迪納斯神父像個無害的普通老人那樣傻笑著,將最後一點酒也倒空後,用紋有長八角星的手巾擦了擦桌上帶有橡實氣味的液體,而後用兩手的兩指將那兩只高腳杯從頸部拎起。

在老神父領著兩人入門後,一行人逕直穿過正廳,前往了宅邸位於東翼的書庫。左右兩側高挑的書櫃整齊地陳列著,每一個書櫃側邊都鑲著巨大的金屬軌道轉盤作為搖臂使用,寬敞的階梯從書庫空間的底部順著牆面鑲著的巨大八星的其中兩角斜斜爬上,通往二層半開放式的書庫空間。

但這裡如果要說是書庫,那也只對了一半。

位於整間書庫的底層,一樓的中央鋪著一條從始貫終的深紫色長毯,上頭擺著幾張柔軟的沙發與和其成套的矮桌,在不遠處甚至特意挪開了書櫃而設置了一個矮吧檯,下方存放著一些酒水和杯子。特蕾莎正坐在其中一張沙發上,看著佩爾迪納斯神父朝著自己前來。

「抱歉,我不曉得妳和朋友會來,只能準備一些禮拜時吃剩的東西。菲莉絲的僕從沒有什麼奢豪的吃食,只有一些來自森林的饋贈。」

「其他客人呢?」

「禮拜已經結束,大部份的人早前先一步都離開了。」佩爾迪納斯神父將一杯酒擺在特蕾莎面前的桌上,將另一杯酒擺在正襟危坐的伊格納斯巡警面前,「妳可不能就這樣帶著沒禮貌的朋友上門啊,特蕾莎。」

「非、非常抱歉,神父大人──」

特蕾莎無視了身旁畏縮著道歉的同事,以及佩爾迪納斯神父遞來的那杯酒。她嗅了嗅,左右盼顧了一下,視線才回到了老神父身上。

「我們在執行公務,警方重視的是市民的安危,而不是他們的心情。」

「妳說得沒錯,特蕾莎,妳是不必顧及我,但警隊應該重視的是法律才對。北海岸警隊如果真的有重視法律甚於一切,就不會造就如今這番失禮的舉動。」

「法律要求我們保護市民。」

「法律要求警察執行規範,正是這個規範,讓我們能無條件地信任身旁的人。」佩爾迪納斯神父在兩人面前坐下,雙手交疊在腹前,紫色的牧師領隨著他的說話而隱隱移動著,「社會如果失去了互信的基礎,那可比一個沒沒無聞的神父死於他人之手要嚴重得多了。妳能想像所有人都依照自己的喜好恣意妄為的世界嗎?」

特蕾莎漫不在乎地拾起酒杯,同黑曜石般銳利的目光向上一揚,劃向神父那和善的笑容。

「我們有第五區法官簽核的文件。」

「但我有權可以拒絕的吧?特蕾莎,妳不認為我們的角色好像有點對調了?」佩爾迪納斯神父看了一眼桌上的酒,搖了搖頭,將它挪到自己身前,「久別重逢的親戚,見面居然是討論這種煞風景的事。我們還是輕鬆一點吧?」

「我們可以回局裡說。」

「這是出於善意的邀請,請不要將它視為妥協。」

特蕾莎輕哼一聲,將酒杯文風不動地放下。

「我倒覺得你充滿了敵意呢?伯父。」

佩爾迪納斯神父的微笑並沒有任何變化,但語氣卻更低了一些。

「妳這樣是很難接手妳父親的位置的。」佩爾迪納斯神父嘆了口氣,語調一轉,「在第五分局的工作還好嗎?特蕾莎。」

特蕾莎緊迫盯人的視線,有一瞬間幾乎變得柔和,但那就如同翻轉石刃時乍現的反光,馬上就淹沒在那不以為意的輕哼聲中。

「你如果想威脅我,還是打消這個念頭比較好。」

佩爾迪納斯神父沒有回答,而是喝了口酒。

那只是淺淺一酌,並沒有讓杯中的液體有任何肉眼可見的減少,但喝完了酒的佩爾迪納斯神父卻搖搖晃晃的,彷彿被過量的酒精所刺激著腦門般。老神父抿了抿嘴唇。他窺探般地從酒杯邊緣瞧了一眼特蕾莎,那尖銳的注視讓佩爾迪納斯神父不禁感到玩味。一聲童趣的嗤笑聲接著劃開了這短暫的沉默。

「也許是我太久沒和親人相處了。請原諒我,特蕾莎,我只是想表達自己的關心而已。但作為一個伊楊登,或許我永遠無法擅長這種事情。」

特蕾莎緊繃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下來。

「我會待到拉特夏企業前來接手為止。在那之前,我會問你一些問題。」

「妳可以在這裡待到任何時候,特蕾莎。」

特蕾莎搖頭婉拒了佩爾迪納斯神父的好意,但那尖銳的態度已經有所緩和。

「您這些年過得還好嗎?」

佩爾迪納斯神父失神了片刻。他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伊格納斯巡警,後者立刻站起了身來,馬上就意識到自己不該繼續待在這裡。伊格納斯巡警留下了酒杯,轉身離去。特蕾莎也沒有攔著對方,只是靜靜地等著佩爾迪納斯神父回應她的問候。

老神父晃了晃杯子,看著酒水在寬胖的杯腹中翻轉。

「我沒有一刻不思念我的孩子。」他停止了動作,望向特蕾莎,「可惜妳們無法認識彼此。」

「如果沒有發生那些事情,那也未嘗不是壞事。至少她不需要作為一個伊楊登生活。」

佩爾迪納斯神父流露出了幾分哀傷,而那並非只是在禮貌上,基於對方的遭遇所表現出有所同感的模樣。

「我很遺憾妳必須經歷這些。但我不後悔自己的選擇。」

「家父提起您時,偶爾還是會有所埋怨。」

佩爾迪納斯神父露出了頗感興趣的表情,那讓他看起來瞬間年輕了幾十歲。

「他是怎麼說的呢?」

「『我哥哥既然能成為八星的佈道者,逃避家族義務也太狡猾了。』」

一抹笑容破開了佩爾迪納斯神父愁苦的臉色。他仰頭一笑,節制的笑聲像是一陣舒暢而沙啞的吐息。

「他是個好的領導者,但我不是。」

「父親對您讚譽有加。」

「那是因為他是個有禮貌的好孩子。」

佩爾迪納斯神父瞅了一眼,好像想觀察特蕾莎在聽見他人這樣稱呼自己父親時的反應,但特蕾莎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只是就這麼靜靜聽著。

「統治者與佈道者自然有一定的相似性。優秀的統治者能將現實扭曲成順從自己意願的模樣;而佈道者之所以能夠改變現實,是因為他們依從的是神的意願,講述的是神的語言。我沒有那種熊熊燃燒的野心。」

「但你還是回來了。」

佩爾迪納斯神父投去了意味深長的目光。

「在那之後,我也只有這裡還稱得上是家了,特蕾莎。」

「哈克勒斯之子的三名領袖正在拉特夏城活動。」

「我聽說了。」

「而且我們有證據表明這些人是為了您而來到北海岸的。」

「這我也聽說了。」

「你不認為這會為您帶來麻煩嗎?」

「如果真有什麼劫難,那早在十多年前我回來的時候就該發生了。再怎麼說,現在我也活不了幾年,我的死與不死,對於哈利街而言是舉無輕重的。」

特蕾莎的表情變得慎重。她將上半身稍微前挪,警告從口中低沉地吐出。

「你如果知道些什麼──任何事情,告訴警隊會比較好。或至少告訴我。」

「那妳知道是誰想要我的命嗎?」

特蕾莎搖了搖頭,沒什麼底氣地說:「也許有機會消彌誤會。」

佩爾迪納斯神父嘆了口氣。

「我想也是。但很抱歉,我也不曉得為何時隔多年他們還要找上我來。如果可以,請幫我轉告那些對我有所意圖的人:作為神職者,我已原諒他們的罪過。」

特蕾莎輕輕點了下頭,但脫口而出的卻是個問句。

「你不以菲莉絲的名字原諒他們?」

「以神之名所行之事是有所規範的,我無法用菲莉絲的名字寬恕任何人。」

「那如果菲莉絲允許,你會用祂的名字原諒阿貝特家族的人嗎?」

佩爾迪納斯神父給出了一個簡單的回答。

「菲莉絲是博愛的。」

「那以你自己的名字呢?」

佩爾迪納斯神父的臉色一沉,但那並非敵意,而是不解。

「特蕾莎?」

「我以為你會比想像中還要在意這件事,伯父。難道你對這些人沒有怨恨?」

「我可是侍奉神的人啊,特蕾莎。還是妳認為我應該要咬牙切齒,聲淚俱下的哭訴?」佩爾迪納斯神父在明白了特蕾莎的用意後,當即擺了擺手,又再喝了點橡子酒。他長舒了一口濁氣,仰頭說道:「可以的話,我很想要那樣做。但再怎麼樣,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再怎麼濃烈的情感,在菲莉絲一往直前的步伐下也會變得淡薄。我對他們已經沒有仇恨或厭惡,因為我知道,無論如何,這些情感都不會幫助我挽回愛女了。」

佩爾迪納斯神父緩了緩。他放下酒杯,望向特蕾莎。

「妳的話又如何呢?特蕾莎。妳還執著於八年前的事情嗎?」

特蕾莎的眼神忽然變得狠戾。

「我永遠不可能原諒奪走姐姐幸福的渣宰們。」

面對那如同詛咒般的控訴,佩爾迪納斯神父並沒有表露出譴責、勸戒又或者是憐憫,只是擠出一個微笑。

「我很羨慕妳。無論如何,有這樣熊熊燃燒的野心都不是壞事。像我,就不過是燃燒過後將熄的餘燼罷了。」

佩爾迪納斯神父深吸了一口氣。他忽然用那消瘦的雙臂,撐著自己緩緩起身。特蕾莎抬頭,與起身的佩爾迪納斯神父四目對望。但和藹的老神父卻忽然朝自己拋出了一個她從未想過的問題。

「假如原諒那些人可以幫妳奪回姐姐的人生,妳願意這麼做嗎?」

特蕾莎愣住了。但沒有等到回應,佩爾迪納斯神父就深長地嘆了口氣。

「這不是個容易的問題,對吧?」

一陣古怪的氣氛瀰漫在兩人之間。特蕾莎回過神來,立刻便警覺地意識到了這點,但終究還是太遲。

「請、請不要輕舉妄動,特蕾莎小姐。」

特蕾莎聽見身後傳出了一聲保險解除的彈簧扣聲響,便停止了起身的動作,緩緩舉起她探向了腰際的雙手。

「伊格納斯.蘭開斯特──」特蕾莎的語氣平靜,像是一團沒有溫度的火焰,「你還真大膽,作為教徒,居然敢在八星的注視下行如此苟且之事。」

「請不要怪罪他,特蕾莎。請問接下來該怎麼做,聖子?」

聖子?

特蕾莎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才意識到後面那段話並不是向著自己說的。

一陣腳步聲從上方傳來。順著佩爾迪納斯神父的視線,特蕾莎望了出去。在書庫盡頭的八星處,一名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女穿著寬大的紫色絲質睡袍,正慵懶地將自己掛在樓梯的扶手上。過寬的衣襟鬆垮地垂下,讓她過於蒼白的皮膚暴露在乾燥的空氣之中。

特蕾莎此時陷入了深深的不解。

「雪莉.謝利森?」

「哈囉,伊楊登的大小姐。」

少女笑容滿面地揮了揮手,寬大的睡袍險些從她肩膀上滑落,但她卻毫不在意地跑了起來。少女三步併兩步地從階梯跳下,在八星前轉了個圈,順勢將掉下的衣襟扶起;旋轉、駐足,接著好像在等著掌聲一般敞開了雙臂。

特蕾莎冷酷的眼神劃向少女。

「我當初就覺得妳跟那個偵探在隱瞞什麼。」

「妳這反應也太冷淡了吧?」雪莉癟了癟嘴,但又馬上堆起笑容,「抱歉,也難怪妳會這麼想。『嗯,沒錯,就像妳想得那樣──』,如果這樣說的話,應該會很有趣吧?但很可惜,並不是那樣的。」

「不是那樣?」

「這是我的主意。」

「妳是在幫那個偵探開脫?」

「開脫?不不不,我是說:這可是我的主意啊!我的、我的!」

雪莉舉手揮舞著拳頭抗議,臉頰因情緒而微微地脹紅著。

特蕾莎發白的嘴唇蠕動了一下,難以置信卻又無所適從的情緒讓她的雙眼有一瞬間變得迷離。
「嗯,不管怎樣,這是我的主意,跟那個偵探沒關係。哼,我還想嚇他一跳呢。」

收拾起情緒的雪莉背著雙手,不疾不徐地走向三人。她重新笑了開來,嘴角噙著酒渦,信步於昏暗的書庫之間,赤裸的雙足貼踏在地毯上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像是一抹白色的幽魂。

特蕾莎的思緒飛轉著,如同一台全速運轉的織機,將一切她所知道的事實與人物互相串接起來,但所得到的,卻是如同黑洞一般越來越巨大的黑暗──

「妳究竟想做什麼?雪莉.謝利森。我不懂。」

雪莉她很快便來到了三人面前,在被壓制住的特蕾莎面前彎下了腰。她端詳著特蕾莎懷抱著冰冷怒意的面孔,猶如端詳著利刃之中的倒影。她能感覺到那堅硬的黑冰正漸漸融化。

她笑著向特蕾莎問道:「妳試著猜猜呀?也許和八年前的事情有關呢。」

「我調查過妳。但一切有關於妳的資料都是虛假的,不管是妳的出身、經歷、學籍,妳就像是不存在的東西──」


「嗯,這難道不是正好說明了什麼嗎?但妳的結論也太老土了。啊,不過最後那個是真的哦。」

「妳不是人類吧?」

雪莉睜大了眼睛。她輕哼一聲,試圖平緩情緒,但嘴角的上揚卻怎樣都隱藏不住。

「這是個比喻嗎?」

「誰知道呢?」

「嗯,算了,也不是很重要。畢竟妳是伊楊登嘛,北海岸有著吃人的怪物,這點小事大概早就傳開了。」

雪莉笑盈盈地伸手,從腰際的口袋掏出一枚灰色的銀幣。那枚硬幣上並沒有拉特夏的八星,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身披長袍,執著手杖的無面長者。她忽然湊近特蕾莎,將那枚硬幣在特蕾莎眼前晃了晃,直到在對方的注意力停留在那枚硬幣上的瞬間,便忽然伸手按住了特蕾莎的兩頰。

「妳──」

雪莉以那纖瘦的五指不可能擁有的力氣,固定住了特蕾莎的臉。特蕾莎的聲音霎時便消失在她的指間,只留下了一些掙扎的嗚噎聲。雪莉笑盈盈地將食指緩慢伸進那對唇間,穿過受到擠壓而微微張開的齒縫,硬是撬開了對方的下顎,探索著對方舌下溫潤柔軟的部份。

「小心,別吞下去囉,會『死掉』的。」

雪莉溫柔地將那枚銀幣用拇指推進特蕾莎的雙唇之間,安放在舌下。她隨即鬆手,闔上了特蕾莎的嘴,並俏皮地按了下她的嘴唇。在她完成了這件事情後,蹦蹦跳跳地退去了幾步,在遠處滿意地端詳著對自己怒目而視的特蕾莎,就像是從更全面的角度在端詳著自己的作品。

「好了──」

雪莉並不是轉頭,而是扭轉了整個上半身,用古怪的角度凝視著身旁的佩爾迪納斯神父。那頭白髮隨著她彎下的腰幾乎遮住了半張臉龐,只露出了一側血紅的瞳孔;彷若正滴著血般豐潤的紅唇,隨著張吐而呼出了一絲溫熱的氣息。

「祭品已經完成了,請您繼續儀式吧。」

佩爾迪納斯神父走向特蕾莎,並拿起了她身旁那杯還未動用過的橡子酒。

特蕾莎的怒意滲入了一絲透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896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北海岸|長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ms04892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北海岸事務... 後一篇:[達人專欄] 北海岸事務...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IKE19902022各位巴友
東京復仇者第四季....敬請期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