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MBTI狼人殺 第七夜:些許的可能性

作者:夏雨(嘗試填坑模式)│2024-02-26 12:01:34│巴幣:12│人氣:66
娛樂室的空間也相當廣闊,大致可以分類成靠近門口的區域跟靠窗的區域。

圖書館似乎是這四處特殊設施裡唯一一個沒有任何窗戶的區域,廚房的窗戶是在洗手台的上方角落,園藝室是天窗。

而娛樂室的窗戶則是在遠離門口的一側,那邊只有擺放桌椅,應該是給人坐在那邊看書或是玩桌遊的。

在靠近門口的一側,大致分成兩邊,進門後正對著窗戶的右邊是放各式各樣圖書的書櫃,裡面與樓下的圖書館不同,主要都是給孩子看的童書。

左側則是放了手遊跟各種玩具的櫥櫃,櫥櫃外側還有一張黃色的地鋪,昨天我們就是坐在這張地鋪上玩狼人殺的。

今天這個位置則是被ESFJ、INFJ、ENTJ跟ISFJ佔住,INFJ正在唸故事書給坐在她懷裡的ESFJ聽,其他兩人則坐在一旁,應該也是在聽INFJ說故事吧。

我跟ESFJ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過什麼交集,她幾乎都跟INFJ待在一起,INFJ也很疼她的樣子,至於另外兩人......我不記得她們先前有跟誰有特別互動,至少目前看起來,她們四人的關係還不錯。

等等......狼人剛好也有四位......不,不對,這更高機率只是個巧合而已,我怎麼想到這方面去了?

我決定暫時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在靠窗的角落,ESTP、ENTP跟INFP正聚在一起,大概是在玩桌遊吧,ISTP不在這裡嗎?莫非又跟早上一樣說要研究什麼東西而待在房裡了?

這時,ENTP也注意到我了,她馬上朝著我招手:

「欸!ISTJ!妳也來了啊?」

糟糕......本來是不想被注意到的......剛剛又太認真在思考了......。

INFP跟ESTP也回過頭,INFP還是一樣帶著那個溫和的微笑:

「啊......ISTJ,午安!」

ESTP也揮了揮手:

「午安啊!要過來一起聊聊嗎?」

「呃......三位午安......。」

我有點尷尬的走過去,這才發現她們桌上的牌收的好好的,原來不是在玩遊戲而是在聊天嗎?

「來吧,先坐這邊。」

ENTP拍了拍自己旁邊的座位,我沒有什麼拒絕的理由,於是便先坐下來了。

我看了看桌上收整齊的撲克牌,接著對三人問道:

「那個......妳們在這邊做什麼呢?難道不是在玩牌嗎?」

「剛剛是這樣沒錯,但是ENFP跟ESFP說想去圖書館看看之後,我們就先停了。」

聽了ESTP的解釋,我才恍然大悟,看來INTP就是這樣才被抓住的吧......真是辛苦她了。

「我們現在是在討論一些比較......不能被太多人聽到的話題,妳應該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

ENTP還是那一貫的笑容,不能被太多人聽到的話題啊......難怪她們要待在角落了。

「......妳們不會是在推測大家的身份之類的吧?」

ESTP點了點頭,毫不忌諱的答道:

「沒錯,當然不只這樣啦,還有一些是對彼此目前知道的情報交換而已。」

INFP接著說道:

「主要是......考慮到像是ESFJ那麼小的孩子也被捲入這場遊戲......總覺得太沒人性了。」

的確......ESFJ看起來絕對不超過十歲,ESTJ、ISFP也是約莫十歲出頭而已,ENTP雖然那個樣子,但看上去也只是剛剛進入青春期的青少年,這樣的孩子卻都被捲入這個自相殘殺的遊戲裡......。

年幼的她們,無論是在戰鬥力上,還是精神上,肯定都比年紀更大的我們要來的弱小不少,雖然推理能力可能就得看人了......ENTP早上真的把我嚇到了。

「其實關於ESFJ的事,我有一個想法。」

這時,ESTP開口道,我們三人同時看向她,她也繼續接續下去:

「會不會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主謀對我們的一種試探?」

「試探?」

我不解的問:

「什麼意思?」

ESTP看了一眼在後面聽故事的那群人後,才繼續說道:

「昨天ENTP妳提過這個遊戲更像是在考驗人性......然後主謀最後的態度其實比較像是放任我們自己去選擇要怎麼做的感覺,所以我才會這樣猜。」

「因為只要是還有良知的人,不太可能會讓ESFJ這麼幼小的孩子面對那些殘酷的自相殘殺的事情,還有偵查的部分,她也不可能勝任。」

「換句話說......只要ESFJ沒出事,我們就多少還能斷定現在的大家都還保有一定的良知,不需要太擔心會出事,反之,萬一ESFJ還在的情況下,卻出現了傷亡,或者更糟——ESFJ死了的話,那最好就別期待大家的道德底線能高到哪裡去了。」

對耶......這樣推測的確很合理,昨天實際玩過狼人殺之後,我也注意到察言觀色跟每個人的性格因素也必須作為考量點,不然可能會缺失一些線索而導致做出錯誤的判斷......。

INFP好像也有點不安了起來,不過她很快的轉換態度,對著ESTP問道:

「傷害ESFJ這種事情......會這樣做的那種人應該不存在的......對吧?」

還是一樣天真啊......看她這個樣子,我甚至都不知道要不要打破她的幻想了。

面對她的提問,ESTP只能聳聳肩:

「我自己是肯定不會做,但其他人我就沒辦法保證了,畢竟我也不認識她們啊。」

INFP還不放棄,她馬上逼近了ESTP,並追問道:

「妳的意思是說......妳可以保證妳不會殺人對吧?」

ESTP貌似被她這有點咄咄逼人的態度嚇到了,她稍微往窗邊退去:

「等等,妳先冷靜點......我本來就沒有必要去殺人啦,要保證也不是不行......只是這真的不好說,如果有狼人來攻擊我的話......我不會坐以待斃。」

INFP好像有點失望的樣子,她默默坐回原位,低聲說道:

「就不能先試著相信大家一次看看嗎?」

「INFP。」

ENTP可能是看不下去了,於是她插了進來:

「我知道妳不想看到大家自相殘殺,但是我們不可能在別人已經明確攻擊自己的時候,還完全不反擊,這是正當防衛,我們沒有理由任由別人來決定我們的生死。」

「還有,現在我們只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場,實際上到底會不會這麼做還根本不能保證,變數太多了,大家的性格跟陣營也都還無法完全掌握,所以妳問這個問題,說穿了也只是在求自己心安而已,對於現況一點幫助也沒有。」

啊......她把我一直想講的話都講出來了啊,雖然講的有點殘酷,但是這的確就是事實,沒有什麼好說的。

INFP沒有再講些什麼,僅僅是低著頭,看她這樣子,ENTP只能無奈的攤手,隨後看向我:

「是說,昨天都沒怎麼看到妳跟INTP,妳們倆是去哪裡調查了?」

ESTP也馬上靠了過來:

「對欸,還沒問過妳這邊的情報,妳們都在做些什麼?」

「啊......也對,我們兩個基本上就是在到處探索環境......。」

我簡單的把這兩天下來,我跟INTP一起探索得到的資訊帶過,但略過了故事的部分(因為我們也還沒解讀完),她們似乎聽的津津有味的樣子。

「不過關於能不能離開這棟建築的線索,就還不明朗了。」

我無奈的下了總結,ESTP馬上揮揮手:

「沒事啦,至少有找到一些線索,我也不認為那個主謀會這麼輕易的放我們走,只能先各自努力囉。」

隨後,ESTP也開始跟我說了一下她們這邊的情報:

「基本上,如妳所見,ESFJ幾乎都跟那三個人在一起,尤其是INFJ,ENTJ在那四人之中相對起來比較常落單行動,ISFJ比較不一定,差不多是我們集會完之後,她看哪裡人多就會湊過去。」

講到這邊,ESTP突然停頓了一下,望著ISFJ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樣子,ENTP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她馬上問道:

「怎麼了?想到什麼了嗎?」

ESTP搖搖手道:

「沒什麼,剛好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我先繼續,ENFJ、ESTJ她們兩個好像幾乎都在一起,很少看到她們兩個分開,ENFP、ESFP也是幾乎都玩在一起,ISFP是幾乎都待在自己房間裡面,INTJ應該幾乎都在做自己的事吧,目前可以看出來的關係大概就這樣了。」

我迅速統整了下筆記,隨後向三人確認:

「所以......目前可以確定的是,INFJ跟ESFJ是最親近的,ISFJ會跟隨群體,但是這個群體沒有特別指定,ENTJ偏向個人行動,INTJ幾乎是獨自行動,ISFP待在房間,ESTJ、ENFJ一組,ENFP、ESFP一組,這樣?」

「嗯哼。」

ENTP比了比自己跟ESTP:

「至於我們倆就很簡單,哪裡有樂子就往哪裡去。」

「嗯......看得出來。」

我想到昨天跟今天下來,這兩人好像一直往娛樂室跑......她們可能根本只是想玩吧。

「對了,ISTP呢?」

我突然想到她好像被忽略了,於是問道。

「喔,她有時候會跟我們一起來玩桌遊,不過今天說是有什麼東西想研究,就沒來了,也許晚點會過來吧。」

ESTP簡單回答道。

也就是說,她不排斥群體行動是嗎?跟ISFP的態度不太一樣呢。

這樣統整下來,能發現大家幾乎都是兩兩行動,包括我跟INTP也是,看來大部份人都認為先有至少一位能夠信任的對象是比較好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她們在這邊討論這些,就不怕我們之中有誰是狼人嗎?

「ESFJ......她的情況好像不太穩定。」

這時,INFP緩緩開口道:

「第一天的時候,我剛醒過來時就有看到了,她貌似因為完全不知道自己到了什麼陌生的地方而很驚慌,看到我跟ENFJ時也是嚇得想馬上逃走,一直哭著問姐姐在哪裡......。」

啊?原來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可是看她後來就變得蠻冷靜了的樣子啊?

ENTP似乎也有一樣的疑惑,她朝著INFP問道:

「我遇到她的時候,覺得她很穩定啊?後面有發生什麼事嗎?」

INFP回答道:

「當時我、ENFJ、ENFP、ISFJ都有試著安撫她,不過沒什麼用,是直到INFJ上前問她要不要聽她講故事,ESFJ才總算稍微冷靜下來的。」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她們總是在一起。

「所以......INFJ跟ESFJ變得要好,是在知道規則之前的事了?」

ESTP接著提問,而INFP也點了點頭,肯定了她的推論。

「那這樣的話,INFJ對ESFJ的關心應該是發自內心的,那應該不成問題......不過妳剛剛提到的不穩定是什麼意思?」

ENTP接續了接下來的討論,而INFP這次稍微思考了一下後才說:

「隱約感覺到的.....我也不敢保證我的感覺是對的......就是感覺ESFJ太依賴INFJ了。」

「不是想說INFJ怎樣......只是這麼依賴她的話,只要INFJ一有什麼不穩定的狀態出現的話......ESFJ一定也會受到影響。」

ENTP幫她梳理了一下講法:

「妳的意思是,ESFJ沒辦法靠『自己』來穩定情緒,所以妳認為她不穩定,是這樣嗎?」

INFP用力的點了點頭:

「對......所以我在想......我也想稍微跟她打好關係,這樣也許可以讓她不用太依賴INFJ......。」

「一方面避免INFJ是狼人,可能會藉機帶著ESFJ的思維跑,一方面避免INFJ本身出事,導致ESFJ連帶崩潰......是這樣對吧?」

ESTP也跟著附和,INFP再次點點頭,隨後有點欣慰的笑了笑:

「妳們能理解就好......我不太擅長描述這種事情。」

過於依賴一個人......嗎?

就像我一直靠著朝炎來支撐自己一樣的概念嗎......?

雖然大家都說我感覺很淡定,但我其實也只是盡可能在表面上保持著自己的穩定,要不是跟朝炎定下了要一直守護彼此的約定,我可能第一天就已經崩潰了......。

不過,既然我還對自己要守護朝炎的事有自覺,這樣的情況跟所謂的遊戲,還不至於把我完全壓倒,只要我能穩住自己的心態,就可以撐到最後......至少精神上是如此。

其他人呢?其他人是怎麼撐過來的?她們難道都不會對這樣陌生的環境、這樣蠻橫無理的遊戲規則感到害怕嗎?

「不過......妳打算怎麼做?」

這時,ENTP再度向INFP提出了疑問:

「要接近她也不容易吧。」

INFP微笑著說:

「我大概有想法了,畢竟我比較擅長下廚,也許可以從這點上下手......。」

「要抓住一個人的心之前,要先抓住對方的胃,是這樣說的對吧?」

ESTP笑道:

「INFP妳這招可真高明啊?」

INFP抓了抓頭:

「畢竟我好像也沒有別的比較好的方法了......這邊不像家裡,要什麼就能有什麼,也不用擔心什麼事情,畢竟都會有人協助我完成......。」

講到這邊,INFP又沉默了。

無論什麼事情都能有靠山是嗎?這就是千金大小姐的世界嗎?感覺......好難理解啊。

嗯?為什麼她一講完,ESTP看起來就變得那麼沮喪?剛才在吃飯的時候不是還很興致勃勃的提問嗎?

「好啦好啦,別那麼緊張,至少現在大家關係大多都蠻融洽的,那種事情的發生機率也不高,除非我們之中有個真正意義上的瘋子當了狼人,但機率太低了,不太可能發生啦!」

ENTP又一次當起了打圓場的角色,INFP似乎也稍微振作起來了,她搔了搔臉頰說:

「今天大家都說我做的料理不錯吃,所以這部分我還蠻有自信的......。」

「啊,這倒是真的。」

ESTP好像也打起精神了,她馬上跟著回應道,而我也點了點頭。

INFP露出了微笑,看來總算是放輕鬆了。

「啊——!找到了找到了!」

嗯?這個聲音?

我們四個同時望向門口處,只見ENFP跑了過來:

「ISTJ姐姐!我們有一些書看不懂!妳可以來教人家嗎?」

「......啊?」

我不是寫了翻譯表嗎?她為什麼還看不懂?

而這時,我也才看到ESFP正拖著INTP過來,她看上去好像快要累癱了的樣子,我還沒開口,她就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解答了我的困惑:

「她們看不懂的是講解八維功能的書籍......。」

原來如此,還好......不,好像沒有還好,反而更糟糕了。

「ISTJ姐姐那麼聰明,應該看得懂吧?」

ENFP又用那個閃閃發光的眼神望著我,我趕緊稍微抬起手,遮住她的閃光攻擊:

「呃......但我其實也不太懂八維功能,可能沒辦法說的很精確......。」

「沒關係啦!至少妳講的我們應該比較聽的懂,INTP的講法太難懂了!」

ESFP也插了進來,被抱怨的INTP露出了不滿的神情,小小聲的碎念道:

「喵的......妳們這兩個Ti盲......。」

「哎喲喂呀,看來ISTJ妳不去不行了呢,不然的話她們看不懂的責任要由妳來負喔?」

「蛤?」

ENTP妳......什麼意思啊!為什麼是我要負責啊!

「啊,果然ISTJ一生氣就會嘟嘴巴呢!好可愛!」

INFP妳又來——!

「好啦!趕快過來嘛!走吧走吧!」

「欸——?!」

ENFP絲毫不給我任何拒絕的機會,她繞到我後面,接著就是一陣推——。

唉......俗話說的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先前對INTP見死不救的報應,現在降臨到我身上了。

就這樣,我跟INTP一個被推著;一個被拖著回到圖書館,開始幫ENFP跟ESFP仔細解說了八種功能的意義。

至於跟INTJ約好的研究故事,看來只能等到明天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891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原創|MBTI|狼人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uras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MBTI狼人殺 第六夜:... 後一篇:MBTI狼人殺 第八夜:...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88724
謝幕了,再出現就不美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