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上低音號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第一章「起跑的助奏」 翻譯節錄 Part 2

作者:漆黑的狼煙│2024-02-26 00:32:44│巴幣:102│人氣:133
本文節錄自上低音號的原作小說「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也就是「久美子三年級篇」的完結篇。京阿尼預計在2024年4月播出的上低音號第3季,便是以這本小說為基礎進行改編的。

-----------------------------------------------------------------

盂蘭盆節連假的第一天,久美子等人來到位於東山站的大學博覽會,一踏進會場,舉目所見的都是穿著制服的身影,有些制服讓人感到相當陌生,有可能是來自京都以外的學校。

「我已經決定好要看哪個攤位囉!學姊妳們有什麼打算?」

聽到梨梨花這麼說,久美子跟葉月不禁面面相覷,兩人都完全沒有頭緒。

「學姊畢竟是三年級生,想看的攤位應該跟我們不一樣吧。接下來就直接自由活動,兩個小時後在會場前面集合,這樣可以嗎?」奏問道。

「嗯,沒問題。」

目送著奏跟梨梨花先行離開後,手足無措的久美子跟葉月只得決定趕快決定要逛的攤位。兩人選中的是一所關西的私立大學,該校的學生人數之多在關西是首屈一指的,而他們的攤位就像是個小型舞台一樣。

兩人和其他學生一一入座後,前方的螢幕便開始播放介紹學校的影片,接著是社團活動、課程、就業狀況等各式各樣的說明,這讓久美子燃起一股想要奪門而出的衝動。

-----------------------------------------------------------------

「總覺得…受到很嚴重的心靈創傷呢。」

久美子跟葉月很早就離開了會場,兩人來到附近的咖啡廳後癱坐在椅子上,距離預定的集合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葉月妳覺得如何,有看到什麼妳比較在意的嗎?」久美子問道。

「我想看的幾乎都已經看過了,不過人實在是太多,到底是誰說現在是少子化的啦。」喝著冰淇淋蘇打的葉月,用吸管把冰淇淋攪拌一下,接著說道:「我一直在想,我果然還是不適合去念普通大學,今天總算讓我下定決心了,我要去讀短期大學(註1),考到保育士(註2)的資格。」

「保育士?」

「唉呀,做好決定後果然會覺得神清氣爽,我可是苦惱了很久呢。」

「等…等一下,葉月妳已經決定好志願了嗎?」

「考慮把保育士當作志願是最近的事情,大約是暑假之前,美知惠老師向我推薦了這間大學。」

葉月從背包拿出了剛才在會場拿到的宣傳冊,那是一間位於京都的佛教學校,有許多社會福利相關的科系。

「『加藤很擅長照顧人,又懂得要怎麼跟小孩相處,那麼跟小孩有關的工作怎麼樣呢?』她是這麼說的。」葉月模仿著美知惠老師,如此說道。

除了科系相關的考量,美知惠老師也針對學生的個性來因材施教。對於較有衝勁的葉月,就告訴她可以靠著一股氣勢來做出決定;久美子比較常從負面角度思考,就反過來建議她先刪掉不喜歡的選項。

「班導師不一樣的話,高中生活大概就會截然不同了吧。」久美子感嘆道。

「久美子如果當上老師的話,感覺很有意思耶。」

「怎麼突然這麼說?」

「沒有啦,不知怎地就這麼認為。久美子以部長的身分站在講桌前面說話時,意外地沒有什麼違和感。妳就職之後,穿著西裝的黃前老師就會站在台上說『這是怎麼回事?』了呢。」

看到葉月模仿瀧老師說過的台詞,久美子不由得笑了起來。不過葉月已經決定好志願的事實,也讓久美子感到更加動搖。

-----------------------------------------------------------------

久美子回到家後,在玄關迎接她的是行李箱和隨意扔在地上的涼鞋,她立刻就曉得是誰回來了。

「啊,久美子,歡迎回來。」

坐在沙發上的是正在讀美容專門學校的姊姊麻美子,束起來的黑色馬尾隨著麻美子的動作搖曳著,她原本那一頭金髮如今只剩下一小撮而已了。

「我實在沒想到妳會在家耶。」

跟著坐到沙發上後,久美子如此說道。麻美子因為大學退學的事情,自從跟父親大吵一架、搬出去住後,就很少在家裡露臉了,即便她後來打了好幾通電話打算跟父親和好,但是久美子並不曉得兩人的關係恢復到什麼程度。

「久美子,活動感覺怎麼樣?有決定好志願學校嗎?」母親明子問道,她從廚房端了三人的馬克杯過來。

「活動?」

「是大學的活動,久美子她一直很煩惱志願學校的事情。」

「妳還在煩惱嗎?現在已經是暑假了,還沒決定也未免太晚了。」

「考試在一月,所以還有時間啦,話說爸爸呢?」

「爸爸在浴室喔,麻美子這次買了入浴劑當作土產,所以他今天心情還不錯。」

母親的言下之意,便是指麻美子跟父親確實已經和好了,這讓久美子有些感嘆。不過話題立刻就被拉回到久美子身上,從模擬考成績、志願學校類別一路討論到今天參加的大學博覽會。

「今天我是跟朋友一起去的,她本來一直都沒有決定志願,結果今天她下定決心要去讀短大了。」

「所以久美子妳看到朋友選好志願了,就覺得急了吧。」

「…大概吧,感覺像是我自己被留下來一樣,其他人都知道接下來想做什麼。可是我並不曉得,我還沒有找到自己想要付出人生的事物。」

久美子很難得地在家人面前吐露軟弱的一面。母親明子以自己為例,強調了收入穩定的重要性,至於麻美子則是完全相反的興趣導向。

「我說,妳的高中生活也未免太充實了,跟朋友一起參加社團活動,以全國大賽為目標,還有男朋友。這樣妳還有什麼不滿嗎?」麻美子吐槽道。

「咦?久美子妳有男友?」

「不,現在我們沒有在交往。」久美子否認道。

「分手了嗎?」

「要說是分手嗎…嗯,確實是分手了沒錯,算是保留狀態嗎?不過這跟姊姊妳沒關係吧?」

「這就當作是商量志願的回報囉。」

-----------------------------------------------------------------

連假的第二天是個大晴天,最高氣溫達到三十八度,是十分適合去游泳池的日子。

「啊啊啊!腳底都快要燒起來啦!」

打赤腳的葉月快步衝向了游泳池,跟在她旁邊的綠輝抱著巨大的游泳圈,而提醒葉月不要嬉鬧過頭的美玲則是顧慮到五月,便放慢腳步陪她慢慢走,這使得五月高興地挽住了美玲的手臂。

「小五學姊跟小美學姊真的感情很好。」彌生感嘆道。

儘管四位一年級生穿了不同款式及顏色的泳衣,雀是紅色、彌生是藍色、佳穗是黃色,至於沙里是粉紅色,這有如戰隊一般的顏色分配,意外地看起來很有一致感。

「哇~~~久美子學姊,妳們今天打扮得很時尚呢。」出言稱讚的梨梨花穿著紫色的泳裝,還很難得地綁了雙馬尾。

「妳們是交換穿了嗎?真是不錯。」語畢,奏掩口而笑。

「這個嘛,想說是難得的機會。」麗奈一邊用手指捲著綁成馬尾的長髮,一邊說道。


久美子與麗奈的泳衣是兩人去年一起買的成對款式,她們選的是脖子綁帶式的比基尼,搭配帶有蕾絲的泳裙。久美子選的是黃色,麗奈則是藍色。

比基尼跟泳裙本來是同樣配色,不過現在麗奈卻是上藍下黃,久美子變成上黃下藍的組合。由於想要跟去年的打扮不一樣,久美子便提議兩人交換泳裙來穿。

「看到學姊妳們兩個人在一起,不知為何會讓人感到安心呢。」

「對啊,不論是明年還是後年,真希望學姊永遠留在北宇治呢。」

「不,我可沒打算留級…」

「麗奈,梨梨花她是在開玩笑啦。」

讓兩位學妹先去泳池完後,久美子與麗奈往燕那邊走去。她跟真由坐在野餐墊上,負責看著所有人的行李。久美子幫她們買了珍珠奶茶,麗奈手裡拿著她跟久美子的冰淇淋可麗餅。

「謝謝妳,久美子。」真由笑著說道:「久美子跟麗奈的是同一款泳衣呢,真可愛。」

「這是我們去年一起去買的。」

「妳們實在感情很好呢,讓我有點羨慕。」

「真由妳不是也有感情很好的朋友嗎?像是燕。」

聽到自己的名字被提起,燕的肩膀僵了一下,眼神流露出了幾分不安,不過真由絲毫沒注意到身旁友人的異樣。

「說得也是,如果沒有燕的話我肯定會很困擾的,也不會有人跟我一起吃飯了,所以我真的很感謝她。」

「不不不,真由妳完全不必道謝,我跟真由在一起也覺得很開心。」燕連忙說道。

「今天也是這樣一起來到游泳池了呢。我有帶相機來,想說要拍大家的照片。」語畢,真由拿出了她的底片相機。跟休學旅行的時候一樣,她的相機總是不離身。

「那個相機,感覺挺舊的耶。」麗奈一邊說著,一邊向真由靠近。注意到麗奈跟真由的膝蓋十分靠近,讓久美子忍不住皺起眉頭。

「比起數位相機我還是更喜歡底片,這是爸爸給我的。」

「真由妳是因為配合父母的工作,才會轉學的嗎?」

「從以前開始就常常調職,我已經習慣了。」

「不會覺得寂寞嗎?」聽到燕這麼問,真由隨即搖了搖頭。

「不會喔,因為我在全國各地都有朋友。」

「我倒是對轉學感到很苦惱。」

想起了小學三年級轉學時的回憶,久美子就露出了苦瓜臉,當時她光是自我介紹都覺得很麻煩。

「久美子妳是什麼時候轉學的?」真由問道。

「還是小學生的時候。」

「這樣啊,那麼我們就是同伴了呢。」

真由自然而然地就握住了久美子的手,使久美子的臉上一陣發熱。

眾人聊起真由從前拍的照片。真由在之前的學校的照片都收藏在家裡的相簿,像是在清良女中時,每次比賽她都會拍三十張照片起跳,如果她用的是數位相機的話,恐怕會超過百張。

「那妳有拍兩年前的全國大賽的照片嗎?」麗奈問道,她的眼睛直盯著久美子與真由相握的手。

「有喔,那次拿到了金獎,大家都很開心。我記得北宇治是銅獎對吧?因為在同個場地演出,我就不自禁地替妳們加油了。」

「那還真是謝啦。」含著吸管的燕如此道謝。

久美子低頭看著被真由緊緊握住的手,看來是沒辦法若無其事地解開來了,而麗奈的視線讓她的臉頰感到一陣發疼。

「曲子我也還記得,北宇治前年的自由曲是《東岸峻景(註3)》,去年是《莉茲與青鳥》。」

「去年北宇治沒打進全國,妳居然知道曲目喔?」

「那個…老實說,是因為我在轉學到北宇治前有查過演奏的曲子。我也很喜歡《莉茲與青鳥》喔,小時候我爸爸常讀故事書給我聽。」

總算放開久美子的手之後,真由做出了翻閱繪本的動作。

「那個故事實在太寂寞了,我不是很喜歡,每次我都覺得青鳥不需要逞強,留在家裡不就好了。」燕說道。


「我反而覺得,是莉茲太貪心了。」真由用與平時無異的語調說道:「其他跟她一起生活的動物明明有這麼多,卻執著於青鳥。如果一開始就不要那麼貪心的話,離別時就不會那麼感傷了。」

「有點意外耶,真由妳居然會有比較冷淡的一面。」

「咦,冷淡嗎?久美子妳會不喜歡這樣的人嗎?」

「不,倒不是這樣…」

「什麼嘛,那真是太好了。」真由露出笑容,接著說道:「別老是聊我的事情了,既然很難得,就來拍張照吧?笑一個。」

眼看真由把相機的鏡頭對著自己,久美子等人先是面面相覷後,隨即擺出V字手勢。

「這肯定會是很棒的回憶呢。」按下快門後,真由如此說道。

-----------------------------------------------------------------

連假的第三天,是久美子與麗奈去看霙的音樂會的日子。

──我來幫妳打理髮型吧。

麻美子在一個小時前這麼說後,便樂不可支地忙上忙下,她拿出的化妝包裡面放著像是畫家在用的多種刷具,還有各式各樣的口紅、眉筆與眼影,完全展現出麻美子的收藏家之魂。

「妳不要把妳妹妹當作打發空閒時間的道具啦。」

「有什麼關係啊,妳會變得更可愛,我也覺得開心,這是一石二鳥。」麻美子笑著問道:「頭髮要幫妳扎起來比較好嗎?」

「我不知道耶,就交給妳吧。」

「是很正式的那種音樂會吧?感覺要成熟一點會比較適合,跟妳一起去的人喜歡怎麼樣的打扮?」

「不,這我倒是沒有聽她說。」

「這樣的話,今天就把久美子打扮得時髦一點吧,目標是要做出反差感,畢竟妳平常的樣子有時候看起來呆呆的。」

「…姊姊,妳是在拿我尋開心嗎?」

「哈哈,露餡了啊。」

麻美子把久美子的頭髮捲起來,將較長的部分綁成一束,並且用睫毛膏來延展睫毛的長度,最後再塗上唇蜜。久美子從鏡中看到自己的臉龐,也不禁感到幾分心動。

「嗯,很可愛。」麻美子稱讚道。

「真的嗎?」

「真的真的,實在想要讓秀一見識一下呢。」

「這跟秀一沒有關係吧。」

「這麼快就鬧脾氣了啊。既然姊姊的魔法都讓妳變成美少女了,今天就把自信拿出來吧。」

「什麼美少女…」

-----------------------------------------------------------------

「久美子,總覺得你今天跟平常不太一樣呢。」麗奈一開口就這麼說道。

兩人的會合地點是距離音樂大學最近的車站,因此人數也比普通車站還多一些,但即便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麗奈的身姿依然鶴立雞群。

她的黑色長髮自然地垂落在肩膀兩側,身上穿著白色連身裙與深藍色的尖頭高跟鞋,光是行走時的足音都使人感到悅耳。

「麗奈才是,你今天比以往都更漂亮呢。」

「呵呵,謝謝妳,不過你講這種話我可是不會上當的喔。是妳自己化妝的嗎?」

「不是,是姐姐幫忙我化妝的。」

「嗯,品味真好呢。」

「是…是嗎…」

家人被誇讚,似乎比自己被誇讚更讓人感到害羞,久美子不禁用手指碰了一下麻美子替自己打理的頭髮。

「學姊她們似乎是在車站外面等呢。」

「應該是這樣,優子學姊跟夏紀學姊八成又在鬥嘴了吧。」

「不太可能吧,她們都已經是大學生了耶。」


兩人一邊談笑著,一邊走出車站閘門,那熟悉的喧嘩聲隨即傳到耳際。

「我才不要,這邊絕對的比較好,明明是這麼可愛的設計概念不是嗎?」

「不不不,這種設計太幼稚了,我是絕對不會戴的。」

「是妳的品味太惡趣味才對吧,像是骷髏標誌之類的。」

「蛤?明明就很帥啊?」

在一如往常地鬥嘴的兩人組身旁,希美正朝著久美子與麗奈揮手。

「看來學妹們也都平安抵達了呢。」

「希美學姊,好久不見。」

「對啊,真的是好久不見了。」

許久沒見到的希美,跟久美子的記憶中有些落差。希美那有如象徵的馬尾放了下來,黑長直髮的她穿著黑色洋裝,散發出優雅的光澤,整個人的氛圍與新山聰美老師有幾分神似。

「優子學姊她們是在吵什麼?」麗奈問道。

「她們兩個在大學裡面組樂團喔,每次兩人想要走的路線都是相反的。」

「樂團是指小號跟上低音號嗎?」

「怎麼可能,夏紀是貝斯,優子是吉他兼主唱,還邀請了原本在其他高中是吹奏樂部的人,四個人組成了女子樂團。」

這意料之外的發展,讓麗奈驚訝地眨了眨眼。久美子看著繼續爭吵的夏紀與優子,想到兩人依然保持著跟以往無異的關係,使她感到十分喜悅。

「希美學姊有繼續接觸音樂嗎?」久美子問道。

「我有加入大學的管弦樂團。」

「那麼一樣是吹奏長笛囉。」

「對喔。」希美點頭道,她那笑容裡帶有幾分靦腆與苦澀。

「妳們既然都到了,那就早點出聲啊。」總算注意到久美子與麗奈到來的優子,用手肘頂了一下夏紀的側腹。

與穿著洋裝的優子呈現對比,夏紀穿的是設計樸素的黑色襯衫搭配長褲,還繫著有青鳥圖案的領帶

「沒有啦,我想說打擾妳們的重要談話似乎不太好。」

「跟這個傢伙說的話怎麼可能會是重要的。」

「妳何必這麼說啦,個性率直一點明明比較好。」

眼看又要展開新一輪鬥嘴,希美連忙出言打斷兩人。

「我知道妳們感情很好,不過我們該去會場了吧?」

「妳看,她說我們感情很好耶。」

「希美妳真是壞心眼。」

夏紀拍了拍希美的肩膀,優子則是朝著久美子和麗奈這邊走來。

「那麼就出發了,差不多快要開場了。」

「說得也是。」

麗奈來到優子的身旁,而後者的褐色頭髮上,別著一個展翅飛翔的鳥型銀色髮夾。

-----------------------------------------------------------------

由於有舉辦音樂會,讓校園裡的人潮明顯較多,由於這裡是瀧老師與新山老師的母校,久美子不由得凝視著人群,好奇兩位老師是否也在其中。

作為會場的禮堂也在校園內,入口處貼著本日的演出曲目,久美子等人的座位是五人並排、靠旁邊的位子,不過依然能清楚看見舞台。

「上面有寫著霙的名字呢。」

優子拿的紙上寫著本日的演奏者名單,總共五十人都是新生。久美子一行人坐了下來,靜待著音樂會開始的時刻。

隨著照明關閉,全場立刻變得鴉雀無聲,接著演奏者在照明打開之後一齊出現在台上,除了熟悉的銅管樂器、木管樂器,更多的是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等弦樂器,是跟吹奏樂大賽不同的管弦樂編制。

在舞台上的霙,看起來跟高中時幾乎沒變,她的長髮垂放在臉頰側,身上穿著黑色洋裝,儘管舞台上有許多人,但久美子回過神來時已經被霙給吸引住。坐在旁邊的優子則是稍微探出身來,緊緊握住手中的手帕,讓夏紀露出了苦笑。

對於這種情況,不曉得希美究竟是怎麼想的?儘管很想要一探究竟,可是久美子沒辦法看見跟自己隔了三個座位的希美。

接著指揮者上了台,向觀眾解說了接下來的表演曲目,第一首是《達夫尼斯與克羅伊》。

-----------------------------------------------------------------

「啊,真是太讚了。」

演奏會結束後,夏紀深深吐出一口氣。觀眾們開始陸續往出口移動,不過在優子的提議下,久美子等人決定要等人潮散去之後再離開。

「霙很威風呢,《達夫尼斯與克羅伊》的獨奏實在是表現很棒。」希美感慨地說道。

「原本很擔心她來讀音大能不能適應,不過看來是我杞人憂天了。」

聽到優子這麼說,夏紀便笑出聲來。

「妳過度保護了啦。」

「有什麼關係,我很擔心她啊。」

「我沒說擔心是不好的啊?我是說妳擔心過頭了。」

「我自己也知道啊,所以我在本人面前會忍住的。」

看著又開始拌嘴的夏紀與優子,希美忍不住插話了。

「我…總覺得,很懷念呢。」雙手的手指互相交叉,希美朝著天花板伸出手來,鞋子的前端隨著她的動作而稍微離開地面。

優子輕咬嘴唇,她把小鳥髮夾取下來後,隨即遞給了希美。

「妳要用這個嗎?」

「什麼意思?」

「我想說妳要不要把頭髮綁起來?」

希美猶豫地伸出手,不過她在觸碰到髮夾之前就把手給放下了。

「不用,我現在這樣就好了。」希美搖頭道。

「真的嗎?」

「嗯,這就是現在的我啊。」

「這樣啊。」

一旁的夏紀唸了句「真是雞婆」,幸好沒有被優子跟希美聽見。

「希美!」

響徹整個禮堂的喊聲,讓久美子一行人轉過頭來,只見穿著洋裝的霙穿越了人潮,朝這邊跑了過來。鑽過人群、座椅之間的間隙,來到久美子等人的座位時,氣喘吁吁的霙不禁按住了胸前來緩口氣。

「霙,冷靜一點。」

優子伸手搭在霙的肩膀上,希美則是撥開了她因為奔跑而遮住臉龐的亂髮,正視著眼前的霙。

「演奏真的很棒喔。」


光是希美的這麼一句話,就讓霙的臉頰染上一片紅暈,雙眸滿溢著喜悅的光芒。

優子本來想說些什麼,不過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而她身後的夏紀則是整個人直接靠到她肩膀上。

「妳很重耶。」優子出言抗議,但是她並沒有做出要把夏紀趕走的動作。

「今天真的很謝謝大家願意過來看我。」霙低頭向眾人致謝,她那清澈的話語聲,讓人感到無比的懷念。



註1:「短期大學」是日本的一種學制,就讀時間會比一般大學還短,通常是兩到三年,有點類似我國的二專。

註2:「保育士」專指幼兒園、托育所的專職人員,在日本需要通過國家考試,而比較常聽到的「褓姆」只需要民間組織的認證資格。

註3:在小說裡面,久美子一年級時的指定曲是《三日月之舞》,自由曲是《東岸峻景(イーストコーストの風景)》。

京阿尼在改編時,把小說虛構的《三日月之舞》改成自由曲,指定曲則是配合時事,改成了2015年全日本吹奏樂大賽的第五首指定曲《普羅旺斯之風》。

-----------------------------------------------------------------

「決意的最終樂章 後篇」第一章在此結束,久美子的盂蘭盆節假期實在是有夠精彩。

依然困擾著久美子的未來志願,真由毫無自覺地害高黃吃醋...當然還有滿滿的南中四人組,高黃、夏優跟希美去看霙的故事,我在幾年前有簡單翻譯過,這次我總算比較完整地重新翻譯了一遍。

好期待這一段故事的動畫化啊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889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