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小說】鐵色災厄(5-A)15『睿智之蜿蜒』

作者:蘿莉保育小組◎葛野│2024-02-25 14:29:13│巴幣:2│人氣:26
鐵色災厄5-A

15『睿智之蜿蜒』


第八章

  「騙子,你確定是現在嗎?沒有騙我?」
  
  「我哪時騙過妳……啊,鬧著玩的白色小謊不能算數喔。」
  
  菈琪亞在麗嘉家實施深層睡眠後的隔一天。造極他們來到約定之地等待。時間是早上,枝葉間的縫隙有陽光灑落,在自然光源上屬於不亮也不暗的情形。
  
  上述對話中菈琪亞的質疑不是沒有道理。造極聲稱已經和夜梟她們說好更動對決時間,可是他既拿不出證據又不當著菈琪亞的面連絡她們。真的很可疑。但菈琪亞也不知道撒這種謊對造極有什麼好處?所以處於半信半疑。
  
  經過昨日半天在大白天睡懶覺之後,菈琪亞的精、氣、神,有明顯補足。不過她醒來後,對於造極沒有事先說好就讓她在別人家睡覺,因為覺得超級丟臉因此發了好大一頓脾氣。還是麗嘉充當和事佬,還有看在仙桃的面子上才讓她稍稍消氣。只是說她能大發雷霆的話也代表她體力恢復至一定水準了,造極如此安慰自己。
  
  「不過經妳那麼一說,我好像真的沒約時間?」
  
  指定早上而沒特別說明的話,八點的上班時間不該是成年人的常識嗎?這又衍生出一點,最初的約定時間:晚上也沒約好幾點到。夜晚那麼長,裡面還有包含了換日點的時段,真要造極判斷,他也不知道要從啥時開始等。
  
  正當菈琪亞想要不等了離開的前一刻,兩個人影從樹上跳下來!是從之前就躲在樹上?或是不知從哪兒上樹後再像猴子般藉著走樹冠叢移動?不管是哪招,都很麻煩。可見她們對身分保密的重視……即便她們身分曝光後已轉化為造極的要求。
  
  「真,真的出現了!」
  
  那鬼影幢幢的樣子,讓菈琪亞又露出怕鬼的膽小本性。用於武裝自己的刻薄形象又不見了。她緊抓著造極,使造極一則喜一則憂。喜是菈琪亞依然很依靠自己,憂是這樣懼怕如何戰鬥?
  
  「大白天的有什麼好怕的?」「那個是死神耶!很可怕耶!」「妳看仔細點,她們有腳喔。哪有死神長腳的。」「又沒有規定死神沒長腳!」
  
  夜梟仙子散發出一種「你們到底在幹嘛?」的氛圍,夜梟激發者則在偷笑。照這樣子還不如揭露她們的真實身分,菈琪亞還比較不會怕。
  
  ……可是如此一來,菈琪亞便可說是又失去了新朋友。
  
  要繼續以雙重身分與她深交,或是坦白『知曉小啦啦真實身分後繼續與她接觸是覬覦她的仙獸』。造極代替菈琪亞選了前者的相處方式,夜梟她們也照做,代表她們同樣默認造極的選擇。
  
  刻意改變語氣的夜梟仙子開口:「妳怕的話就留下龍爪斧蜥走人吧。」
  
  「不,不行!」菈琪亞雖害怕還是有所回應:「龍爪鐮鵜是我的仙獸,我要拿回來才可以!」
  
  她這鼓起勇氣大聲表達其意志的舉動令人讚揚。只要不是大半身體都躲在造極身後還說話那麼大聲就好了。「不要躲在協力者後面說啦,很沒說服力耶。」夜梟仙子不禁抱怨。
  
  實在沒辦法的造極要使出這『最後終極一招』來努力破除菈琪亞的恐懼了。
  
  「唉,小啦啦……」「不要叫我那個名字。」「妳看這個。」造極拿出一個他絞盡腦汁做出的小道具──使用衛生紙與保麗龍球和橡皮筋再佐以彩色筆,製作的簡易娃娃。
  
  「有看過這東西嗎?」「……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在日本叫做晴天娃娃,用來祈求天氣晴朗的──妳不覺得和夜梟她們很像嗎?」傻傻聽著的菈琪亞接下造極手製的晴天娃娃,拿在手上與遠處的死神相比……
  
  還真的有點像。
  
  「原來我們是掃晴娘裝!」跟著聽造極胡說八道的夜梟激發者恍然大悟。「並不是。我們這身服裝是參考黑帝……算了。」夜梟仙子原先還想說些什麼,還是算了。
  
  「好像沒這麼可怕了……」菈琪亞把晴天娃娃還給造極,離開他的庇佑。造極則隨手把大功臣晴天娃娃掛在樹上,真過分。
  
  到此,終於能夠對等對決。夜梟仙子也認為對一個怕她的仙子下重手覺得好像在欺負她,現在可以拿出真本事了。她手掌一握,長柄鐮刀出現在她掌中,在一套揮舞的試手之後把棍柄前端對著菈琪亞。
  
  而對面的造極以手指敲敲菈琪亞的肩膀,示意讓她召喚出龍甲龜來,此外她的手上也多出一把十字弓來備戰。
  
  「可以開始了嗎?」這邊由造極提問。
  
  「悉聽尊便。」夜梟仙子放出「儘管放馬過來」的訊息。
  
  隨後,夜梟激發者輕飄飄退後;造極同樣向後退出戰鬥區域。協力者的移動位置意味著爭鬥開始。
  
  「先用弓箭!」造極率先下令,菈琪亞則諄循著過往的教誨,躲在龍甲龜後面放出冷箭。不過箭矢飛行的速度對仙子的動態視力來說還是太慢,夜梟仙子一個揮動鐮刀便將箭矢打落!
  
  「再來梨山!」造極下了第二個命令。乘著夜梟仙子的注意力一瞬間被箭矢吸引過去時,菈琪亞向後丟出彎刀迴力鏢,在樹林之間畫著曲線飛舞。最初練習這招時老是不小心卡在樹幹上,最近終於能完美避開樹了……彎刀迴力鏢從夜梟仙子身後逼近,只要她後面沒長眼睛的話……
  
  「帕夜梟小心後面!」暫且忽略夜梟激發者差點講出夜梟仙子的真名,也罷,造極早確認她們的身分,只要菈琪亞沒注意到就好。根據她的警告,夜梟仙子則舞動鐮刀編織出覆蓋全身的全方面刀網,將從她身後飛來的彎刀迴力鏢打落。
  
  「發射槌矛!數量二。」隨著造極的命令,龍甲龜背上一左一右的孔洞各別射出槌矛!飛向夜梟仙子!這兩支槌矛屬於重量級武器,無法用鐮刀彈開,造極如此判斷。果然她側身閃過,沒有選擇硬碰硬。
  
  緊接著,她壓低身子對著菈琪亞衝過來。鑽過龍甲龜與地面之間漂浮的空隙,無視著她的盾牌揮出鐮刀!菈琪亞急忙從背後變出翅膀向後一飛,但裙角還是被鐮刀劃破!
  
  「反應不錯。」「我的裙子!」「妳能閃過已經很厲害了。」揮出一刀便停下的夜梟仙子不吝於稱讚。菈琪亞則降落在樹上。隨著主人的視線移動,在夜梟仙子身後的龍甲龜轉而衝撞背對牠的敵人!這就是沒有先排除仙獸而執著於攻擊仙子的壞處。她在最後一刻閃開如滾動鐵球般的衝撞,斗篷的一角也被龍棘削過,算是回敬她的,只是她不在乎。
  
  「這大個兒沒想像中遲鈍。」夜梟仙子乘隙對著靜止下來的龍甲龜揮出鐮刀,不在乎刀刃是否會捲刃。一聲悶響,龍爪鐮的尖端插在龍甲龜的甲殼接縫,她順著接縫一劃,一塊巴掌大的龜甲便完整地掉落下來,露出龜殼內部空空如也的黑暗。
  
  「龍甲龜!」「矛盾悖論的答案出來了,罪龍王女殿下妳的最強之矛遠勝於妳的最強之盾。」
  
  菈琪亞急著讓龍甲龜撤退,然而夜梟仙子豈有追不上的道理?僅僅是她不想追而已。她重新面對著菈琪亞向著空中一跳,逼近菈琪亞站立的樹枝!菈琪亞只好繼續飛行逃走,下一秒那支立場改轉變成檔路的樹枝被砍成好幾段,代替菈琪亞承受遭到龍爪鐮亂舞的命運。
  
  「不可以鬆懈,光靠飛行無法……」造極的警告被夜梟仙子的展翅聲蓋過去,她的背上一樣有著翅膀,顏色為青銅色,樣式為短小便於林間飛舞的近圓形款式,她振翅逼近在半空中的菈琪亞,棍柄打在菈琪亞交錯防禦的手臂上,將她打落地面!
  
  ──沒用上鐮刀刀刃已經是夜梟仙子手下留情了。
  
  「妳沒事吧?!」「好痛痛痛!」菈琪亞好像還蠻常在地上撞出隕石坑的,不過看她的樣子應該沒事。預防起見,冒險接近的造極把仙桃塞進她嘴巴裡,多少補充點體力。
  
  「妳明白實力的差距了嗎?」「還沒有結束。」重新向前衝的菈琪亞變出槌矛,與降落地面的夜梟仙子以長柄武器互相對峙。雙方武器互擊激起火花,但這項目屬於菈琪亞不擅長的部分,她很快略居下風。一個武器交錯,夜梟仙子側著刀身將她的槌矛給鎖住,使她的武器無法再移動一吋。「這下妳明白了嗎?」「還沒還沒。」
  
  槌矛尖端唐突噴射出去,目標是夜梟仙子的臉!不料從面具浮雕上現身的三條蛇一齊把分離出去的槌矛咬住了。
  
  「很好。能讓我的青銅石三裂蛇有所動作,不枉費罪龍王女殿下的虛名。」
  
  三條蛇把槌矛尖端像垃圾般往旁邊隨便一丟,夜梟仙子則鐮刀一揮,將菈琪亞這把只剩下棍的槌矛打飛做為繳械。菈琪亞趕緊後退,不過夜梟仙子不急著乘勝追擊,她把面具摘下,露出了真面目……
  
  非也,她是把上頭吐信嘶嘶作響的三隻蛇輕輕捧起,動作就像在摘面具,而這行為是為了讓那三條蛇以仙獸的形態現身,把牠們從頭上轉移到地面上。
  
  那是個奇形怪狀的仙獸,一顆類似橢圓形,長約一公尺的青銅礦石上長了三顆小蛇頭。假如那顆石頭也是仙獸身體的一部分,真不知牠是如何移動?蛇頭們正對著菈琪亞張嘴威嚇中,那恐怖形貌使她不禁「嗚嗚嗚!」地又退後一步。
  
  (龍尾蛇也是蛇呀,妳就不怕?)造極暗自吐槽著菈琪亞的差別待遇。
  
  「妳對青銅石三裂蛇感到壓力?正好,那我就換這種方式讓妳屈服。」「太惡劣了!怎麼能挑讓人不舒服的仙獸!」「我本來就是妳的敵人,惡劣很正常。」
  
  奇怪仙獸的名字是青銅石三裂蛇,索性簡稱三裂蛇。牠從石頭兩側張出了金色翅膀,向前飛來!行進方向為緊張到動彈不得的菈琪亞,造極隨即判斷她躲不過了,對著她下令:「讓龍尾蛇出來!」自硬土地匯聚成形跳出來的龍尾蛇立刻與三裂蛇撞在一起!
  
  「那也是蛇形仙獸?長得好奇怪。」「妳先照照鏡子,看清楚自己的仙獸再說好嗎。」
  
  雙方的仙獸都在挑戰蛇要素的底線,菈琪亞的龍尾蛇大概只有頭的部分像而已,夜梟仙子的三裂蛇則像是從石頭縫裡鑽出來的三條蛇……
  
  龍尾蛇以頭殼頂著三裂蛇的礦石身軀,雙方互不相讓。造極仍在評估著此時使出吐劍有沒有用?三裂蛇倒是先動作了──並非蛇頭展開攻勢,是礦石自中間裂開一個大洞,龍尾蛇一頭撞空栽進石縫中!
  
  「這是哪招?」「咬碎牠,青銅石三裂蛇。」
  
  ──從橢圓形礦石中央裂開的大縫,實際上是三裂蛇『真正的嘴』。造極他們一直誤以為是身體的部分,其實是臉嗎?!牠是只長了一張臉,沒有身體,耳朵是翅膀,三條蛇為頭髮的超難想像生物。
  
  石縫開始緊縮,龍尾蛇的身體發出悶悶的碎裂聲。同為礦脈型,竟是三裂蛇比較堅硬。菈琪亞「哇哇哇!」地衝上去揮動重新造出來的槌矛:「快把龍尾蛇吐出來!」造極也有點慌了,直接下令:「龍尾蛇快吐劍!」
  
  可惜槌矛揮了個空,但做為補償,一把劍則從礦石中刺出,代表頭埋在裡頭的龍尾蛇有成功吐劍。這時造極又對雙方的堅硬度感到疑惑了,龍尾蛇的劍又比三裂蛇的身軀還銳利不成?但沒時間想那麼多,對方還是堅持不把龍尾蛇吐出來的話,也只能拼個兩敗俱傷。
  
  「繼續吐劍!看是牠先變刺蝟還是龍尾蛇你先被咬碎。」「龍尾蛇不能輸呀!」
  
  第二把第三把劍從礦石中刺出來,三裂蛇終於無法承受攻擊,石縫鬆開,龍尾蛇退出來在地上彈跳,三裂蛇亦重新將嘴巴那條石縫緊閉。
  
  「龍尾蛇沒事吧?」菈琪亞上前摸摸龍尾蛇,牠頸部被咬住的鱗片全都因擠壓斷裂或掉光了,露出上下兩道光禿禿的痕跡。造極為此下了報復性的命令 :「龍尾蛇繼續吐劍!要加倍奉還那隻仙獸!」對此夜梟仙子倒是一派輕鬆:
  
  「青銅石三裂蛇,避邪面具。」
  
  造出的劍飛了短短數十公分刺向三裂蛇,這次卻被牠製造並浮在半空中的面具彈開。那與夜梟仙子臉上戴的是同款式,原來那也是仙獸裝備。
  
  「鐵鱗暗器!」「避邪護符。」
  
  龍尾蛇把剩餘的鱗片射出,三裂蛇身邊則飄浮著數個護符將鱗片檔下。造極還是不懂,剛剛能突破牠防禦力的契機是什麼,對於這個敵對的初學者,夜梟仙子沒好心教導他『精製度』的道理。
  
  「我不要妳那隻怪蛇,快換龍爪斧蜥出來。」「龍尾蛇才不是怪蛇。」
  
  新的一輪攻防,三裂蛇展翅飛了過來,這次的高度是想用高空落下的方式壓垮龍尾蛇。菈琪亞不甘示弱:「仙獸融合!龍翅蝠。」換成長出了翅膀的龍尾蛇,在空中與三裂蛇對撞!
  
  「長出翅膀來了,越來越怪了。」「我們才想說呢,石頭的部分是嘴巴?越來越看不懂妳的青銅石三裂蛇是什麼生物?」
  
  雙方皆是運用身體重量互撞,差異是能加速到什麼地步。有翼龍尾蛇軀體比較流線型(?),速度比三裂蛇快上一截。接連追撞貌似長了翅膀的礦石,貌似位居上風,但牠已經失去了大量鱗片,防禦力已大不如前,僅被四周漂浮的護符撞中一下,就墜落至地面。
  
  「龍尾蛇,對不起,讓你受苦了……」超過傷害上限的龍尾蛇化為粒子回到菈琪亞體內,對面的三裂蛇還活蹦亂跳的。「好了,快讓龍爪斧蜥現身。」「要選哪隻仙獸是我們的戰略自由。」造極嘴硬的說著。
  
  ──事實上,造極他們因是無法預測龍爪斧蜥的行動,才將牠保留起來。上次召喚出來就不聽話了,這次也許一召喚出來,便叛逃到對面也說不定。
  
  「讓龍甲龜出來。」「可,可是……」「再仙獸融合一次,暫時彌補牠的傷害。」剛剛是讓龍尾蛇接替負傷的龍甲龜上場,沒想到這麼快又要再勉強牠一次。菈琪亞勉為其難地讓甲殼缺了一角的龍甲龜現形,聽從協力者的話將把翅膀轉移到牠身上。
  
  ──本來在龍尾蛇背上顯得像是蝙蝠的軟軟皮膜翅膀,移到龍甲龜身上後變得堅硬!有如機翼般!原先有翼龍尾蛇需要拍動來獲得浮力,本來就內建飄浮功能的龍甲龜之情況則是靠噴射的粒子獲得推力來飛行。
  
  「去吧,噴射機龍甲龜!」名字是造極亂取的。簡稱噴射機龜。
  
  噴出加倍粒子的噴射機龜向前衝去,以那既是機翼也是刀身的翅膀向著三裂蛇斬去!意料之外的,三裂蛇的礦石身軀硬到沒被斬斷,翅膀倒是被砍破,牠只好藉由剩餘的另一邊翅膀緩緩降落回地面,無法再飛翔。
  
  「讓甲殼得到翅膀竟然有如此威力……護符,進行突擊。」
  
  還未消耗殆盡的滯空護符,接連撞向噴射機龜。它們似乎是意圖衝進龍甲龜的噴射口引發爆炸!如此猜測的造極大喊:「龍棘!」噴射機龜從背上射出多發尖刺,各自飛向護符。
  
  然而被護符輕巧地閃過。
  
  ──還沒完!以前未曾出現的動作,尖刺的末端二次點火,修正了軌道,硬是以回馬槍之勢刺穿護符!
  
  總共有五個護符,被多發尖刺擊破三個,剩餘的繼續緊追著噴射機龜不放,眼看就要被鑽入那門戶大開的空洞內……尖刺從噴射機龜本來伸出手腳或噴出粒子的孔洞刺出!將剩餘的護符擊破。
  
  「這什麼奇奇怪怪的烏龜?」夜梟仙子傻眼道,有時太拘泥於常識也會被反將一軍。噴射機龜乘機再一個俯衝撞向地面上的三裂蛇,在礦石上砍出巨大裂痕,已經傷的太重了,夜梟仙子也只能無奈地將牠收回。
  
  「能打倒妳的話,就算長得再奇怪也沒關係。還有句話回敬妳的:『妳才該換隻新的仙獸』。」換造極說話大聲了。沒想到噴射機龜這麼強,早知道就該在閒暇時試試菈琪亞各種仙獸的融合變化。
  
  「夜梟妳沒問題吧~」乘著這空檔,夜梟激發者來到夜梟仙子身邊與她會合。「罪龍王女殿下比意料中頑強呀……這下免不了讓她受傷了。」夜梟仙子說著恐怖的話,就要重新動手,結果被夜梟激發者抓住手:「讓我來~妳召喚等離大角羱羊,讓我操縱~」
  
  夜梟激發者都開了金口,夜梟仙子只好照辦。
  
  ──在夜梟仙子身邊落下的雷光中,出現了山羊的形體,站姿約三分之二個夜梟仙子那麼高,一對大角都超過了臉的比例,難怪被冠名大角。而依照那仙子類型的命名法則,那是屬於等離型的仙獸。
  
  「先來一擊大的~」
  
  山羊仙獸一個低頭,將角指著空中,大角尖端匯聚了許多電氣,等到匯聚完畢,便對著噴射機龜施放出去!會飛的仙獸終究是逃不過等離型攻擊,噴射機龜逃不到三秒鐘後被電流擊中,失去行動能力地在空中飄浮。
  
  ──但夜梟仙子先長他人威風:「沒辦法的喔,罪龍王女殿下的仙獸具有『儲電能力』,這招沒用。」「不給牠好~好的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山羊仙獸的『一口氣的一發大的』還沒結束,電擊繼續攻擊,好似還利用電流的磁力把噴射機龜越拉越近?
  
  「要要要怎麼辦呀?」明明沒事,菈琪亞好像也被電到般口吃。
  
  「不用急,噴射機龍甲龜應該撐得住。」雖然應該不至於被電到身體融化,造極還是不禁與口頭保證相反,暗自擔心起來。他原本是要乘著電擊的空檔做指示的,現在不知還行不行。
  
  對造極他們來說宛如十分鐘那麼長,那廣義相對論的焦急十秒鐘後,山羊仙獸結束了電擊。噴射機龜的甲殼雖不至於被電得焦黑,顏色也變得深了些,黑黑一片一片的。夜梟仙子哼了一聲:「搞什麼,牠根本沒有發揮『儲電能力』。」「因為牠只不過是罪龍王女殿下本來仙獸的一部分啊~」
  
  「就是現在!」造極大喝一聲,成功忍耐住電擊的噴射機龜衝向山羊仙獸!應伸出頭部的空洞伸出尖刺!奮力撞擊上去!等離型仙獸的定著力差,只要施以強力攻擊,一般來說都會消失……
  
  「仙獸融合,青銅石三裂蛇。」
  
  夜梟仙子淡淡說著。山羊仙獸的臉隨即覆上了女妖面具,大角也跟著透出青銅色的金屬光澤,尾巴上也長出三條蛇頭。隨著金屬的撞擊聲,噴射機龜衝撞後往空中反彈出去,山羊仙獸踩裂地板蹄子深陷土中,雙方的攻防平分秋色。
  
  「把受傷的仙獸用於融合……」「這是很常見的戰術啦。」「接著是,磁力之舞~」山羊仙獸一個甩頭,地上龍尾蛇掉落的鱗片被大量地吸起,在空中串連成一條鐵鞭,末端則拉著噴射機龜甩動……牠被磁力吸住了!
  
  「竟然是磁力!」「這是金屬系礦脈型仙獸的缺點,要注意~」噴射機龜狀似被拉扯的很痛苦,不停地噴出大量粒子想要掙脫。
  
  一個小跳步之後,山羊仙獸頭重重往下一擺,將噴射機龜重重摔到地面上!也算是幫三裂蛇報了一箭之仇。
  
  「龍甲龜!」見狀的菈琪亞發出悲鳴。但噴射機龜似乎還未超過傷害上限而消失,著實堅固。
  
  「這樣還不消失~」夜梟激發者正要重新下令追擊,被造極搶先一步:「噴射機龍甲龜!把電擊還給那隻羊!」卡在地上的噴射機龜直接對著山羊仙獸噴出電流,被同類型的招式給傷害雖會減輕,不過並不是無效。山羊仙獸辛苦地承受電流……
  
  說起來,噴射機龜哪來的等離型招式?這全是夜梟仙子說溜了嘴,讓造極從『儲電能力』一詞聯想到這種運用,造極自己預估的矇中機率恐怕也不到五成,真是狗屎運。這也能視為山羊仙獸自做自受的一種形式。
  
  「『儲電能力』竟然還有作用!」「演的也太逼真了~」
  
  ──夜梟仙子她們目前持有的龍爪鐮鵜也保留著這項能力,菈琪亞的其他仙獸同樣保留著『儲電能力』的機率也很高,只能說夜梟仙子自己小看了對方。
  
  「動作不可以停下來,接著是龍棘!」順著電流構成的道路滑出去之尖刺,速度比以往還快!大概是受到了磁力的影響──因為導電而讓噴射機龜變成了一顆大磁鐵,在牠保留的電力用光前,磁力也會一直留存吧。
  
  硬挨一發尖刺的山羊仙獸被扯斷一條腿,就算想要閃躲也已失去了機動力,隨即而來的第二發第三發尖刺還緊追著不放。夜梟仙子只好認賠,將山羊仙獸收回,剩下的尖刺由她代為承受。夜梟激發者還待在她身邊,無法自在地揮動鐮刀,但她還是順利的將尖刺全數打落,就像尖刺在她眼裡如慢動作般……
  
  「沒想到會被我自己的電擊倒打一耙……」「抱歉呢夜梟。」「我自己操縱等離大角羱羊的話,同樣會使出『雷霆』。別想那麼多了。」
  
  局勢變的微妙。噴射機龜體內的電力還未用完,造極想著或許能試著對夜梟仙子電電看?但龍爪鐮鵜已確認保留著『儲電能力』,貿然使用電擊也是把電力換個地方儲存。說起來也不知道空氣導電流的損耗是多少?雙方互相輸電是否能遵守質量守恆定律?
  
  「怎麼?妳已經沒仙獸了嗎?」造極決定穩扎穩打一隻隻將夜梟仙子的仙獸各別擊破,所以出言挑釁。
  
  「尾巴、翅膀、身軀、左腳。罪龍王女殿下目前持有的仙獸是這樣吧。」夜梟仙子反過來列舉菈琪亞的仙獸,使她不由自主地發抖──她們對菈琪亞的情報掌控非常完整。「扣掉已無法戰鬥的尾巴,翅膀與身體也被擊敗的話,你們就必須拿出左腳,也就是龍爪斧蜥了。」
  
  還有,造極誤解一點。夜梟仙子的仙獸都還能夠戰鬥,只是負傷而已。
  
  「沉溺睿智之海,流暢大洋蜿蜒。」隨著如詩歌的召喚詞,雪白色的大海蛇出現在夜梟仙子的身邊……不光只是這樣而已。「仙獸融合,青銅石三裂蛇、等離大角羱羊。」她還將兩隻仙獸融合了進去!
  
  雪白色的大海蛇分裂出了三顆頭,背上出現了數對青銅翅膀,蛇頭的頭頂長出了羊之彎角,數道護符與閃電圍繞在牠身邊,抬起頭的高度約兩層樓高,說是巨大也有點微妙的大隻仙獸,降臨於此!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886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noreg03470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鐵色災厄(5-A... 後一篇:【小說】鐵色災厄(5-A...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indy8611324大家
小屋更新新立繪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