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小說】鐵色災厄(5-A)14『選王之巔峰』

作者:蘿莉保育小組◎葛野│2024-02-24 20:00:41│巴幣:4│人氣:26
鐵色災厄5-A

14『選王之巔峰』


  害愛佐絲與蓋歐秋絲她們引發紛爭的那塊蛋糕之販賣商店,那間女僕咖啡廳剛好是帕菈絲/海倫的打工處,那塊蛋糕也是帕菈絲所切,可說內鬨遠因全是自家人的錯。
  
  ──不過,雙方從未相認。
  
  帕菈絲/海倫是瞞著同組織的夥伴,尾行著蓋歐秋絲她們來到這座城市。今早買賣的碰巧碰面,先行察覺的帕菈絲是迅速戴上鋼鐵火男面具、蓋歐秋絲也怕被認出來地穿著全副武士鎧甲外出購物,雙方顯眼到不行的違和感正好抵銷。
  
  等到她走後,帕菈絲鬆了口氣,也提高在這座城市內不慎碰面的警戒程度。
  
  「怎麼啦~帕菈絲~」「剛剛那是蓋歐秋絲。」「哇,好久沒見到她了~怎麼沒叫上我?」「海倫,妳忘記我們最初的目的是在跟蹤她們嗎?」「沒關係了吧~我們也見到罪龍王女了。」
  
  帕菈絲在櫃台前心靈手巧地將切片蛋糕包裝進盒子裡,海倫則是負責外場接待。就說她不是迷糊娘了,只是放著她在外場吸引人眼球更有價值。
  
  「被她們發現我們抓到了她們的大獨家,就換我們慘了。」「沒關係啦~組織最近對罪龍王女的關注度也下降了,連我們告密說:『蓋歐秋絲私自將罪龍王女的仙獸還回』都不管。」「我就是說:『被她們發現我們乃是告密者』就慘了。」
  
  外頭上鉤了的客人推動門板連帶搖動門鈴入店,色瞇瞇地靠近海倫,海倫則一個側身把大魚引導給其他同事。又回到帕菈絲旁邊。
  
  「和她們打聲招呼,不會可疑啦~打過招呼後也能順便跟她們打個商量,分一間據點的房間睡覺,省下住宿費。」重申一次,海倫並沒有弄丟錢包為錢發愁,只是想省下一筆好增加她的治裝費。
  
  「妳要去睡那個倉庫……那個垃圾場嗎?」「咦?那邊變成垃圾場了嗎?」「之前乘她們不在時偷偷溜進去的。房間內都塞滿雜物了。」「她們真是家事能力缺乏耶~」海倫不忌諱地說著同伴的壞話,絲毫不覺得自己是半斤八兩。
  
  「弄亂據點一事……」被帕菈絲誤以為是她們弄亂的,蓋歐秋絲她們可真冤枉。「……還有差點燒了分部一事,我是覺得蓋歐秋絲和愛佐絲越來越可疑。不免要舊事重提:『蓋歐秋絲她們是背叛了組織,才把罪龍王女的仙獸還回去嗎?』海倫妳有什麼看法嗎?」「上次那個問題呀~組織沒意見,我也沒意見~」
  
  海倫像上次一樣打著哈哈,可是帕菈絲堅持要個答案:
  
  「不可以沒意見。」「我不想思考太難的事啦──硬要講的話,我們不也背著組織以罪龍王女的仙獸下了賭注。」「那不一樣──我們絕對能把龍爪斧蜥奪回來。到時候蓋歐秋絲她們也沒得抵賴。」
  
  海倫的表情一臉:「帕菈絲壞壞。」的表情,不過也不覺得這種發展有什麼壞處,所以順著帕菈絲。突然她又靈光一閃:
  
  「既然要取回罪龍王女的仙獸~為什麼我們不全部拿回來呢?」「這違背了原先的目的。當初為了封印『罪鋼碧瞳巨龍』才設計了將其分成六等份之計畫,就是要讓個別的寧芙各拿一份仙獸,好達成永久封印。又讓巨龍的所有部位集中在一位寧芙身上,不就使罪鋼碧瞳巨龍在其他寧芙身上復活?」
  
  客人再度上門,門上發出叮咚鈴鐺聲,她們換上營業笑容:「歡迎光臨。」,客人入桌後又變回原先的表情,繼續聳動地討論秘密組織的事。
  
  「而且我的仙獸容量也不夠。」帕菈絲無奈地提出最關鍵的問題。
  
  「我沒記錯的話~帕菈絲目前等級是5-A。不知不覺已經很高了耶~」「加上龍爪斧蜥就是6-S,便到了寧芙的極限。等於是做好了挑戰『選王道路』的準備工作。」
  
  帕菈絲也做好了份內工作地把事先切好的大蛋糕分裝成八盒,剛剛那是最後一盒,工作暫時告一段落。
  
  「『選王道路』呀~具體來說是要做什麼?常聽帕菈絲妳掛在嘴邊,可是我不是很懂耶。」「我也不知道具體要做什麼。」「咦?難得有帕菈絲不知道的事~」
  
  ──『選王道路』,單從字面上解釋便是『選出王者的道路』。那是仙子之間如同都市傳說般的謠言,不知『何時,何地,如何舉辦』的3W活動,最終目的倒是很清楚地揭露,就是選出仙子、寧芙、亞麗法、哈托爾、妮妙、阿布莎蘿絲之間的王。
  
  ──既然是王,代表她會是最強的仙子。眾仙子與協力者們理所當然地這樣認為。既是榮耀也是最高武力的象徵。或許不光僅僅是仙子之間,視情況而定亦能成為『星球之王』。這份殊榮與力量帶來的附加利益正是『征服世界』。
  
  「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才能穿過『選王道路』,才要全方面做好準備。我先前已踏入了『巔峰之域』,力量足以與L級寧芙比肩。等到擊敗罪龍王女取得她的仙獸,升到6-S,便完成最後一塊拼圖。」
  
  離峰時間到了,女僕們輪流喘口氣休息一下,輪到她們休息的海倫與帕菈絲走進員工休息室。她們的談話不再繼續提及都市傳說一類的事,換了個話題,這次不是飄渺虛無之事,而是已經被確定的機制。
  
  「妳說的『巔峰之域』我知道,是那個可以連著我一起保護的圓型領域嘛。我不覺得那招與『最高等級寧芙』有什麼關聯耶~」「……其實『巔峰之域』這件事情比6-S還重要。」
  
  工作中喝自家的產品也累到嘗不出味道,不如喝水,海倫拿出瓶裝水交給帕菈絲,一人拿一瓶咕嚕嚕地喝下。
  
  ──『巔峰之域』一詞相當抽象,但有著明確定義。它是指:「粒子施放量達到一般仙子遠遠不及的水準,並能維持一定時間。」在測量圖表上畫出突破平均值的高山波形;過剩的粒子會圍繞在仙子身邊如同一個球型領域般。從這兩件事各取幾個字,固稱之為『巔峰之域』。
  
  ──達到此境界的好處在於無意識的自動防禦。仙子在戰鬥中最害怕自身遭受重創,再來是喪失協力者這座指揮塔。雖然協力者大多會待在遠離戰鬥範圍的位置,以便綜觀大局,不過超越一般人類動態視力的攻勢,無法應對的下場大多為死路一條。補足這兩大缺口的機制,正是『巔峰之域』。
  
  ──過剩粒子能當作仙子的感知與手腳的延伸,在攻勢碰觸到仙子自身或協力者之前,粒子便將其先行彈開。在不懂原理的外人眼裡,如同透明障壁之類的不可思議之現象。但在L級仙子之中已經是必修課程了。
  
  喝完水的帕菈絲打個飽嗝,話鋒一轉:
  
  「話題回到罪龍王女身上,以罪鋼碧瞳巨龍分割出去的六等分來說,龍爪鐮鵜為斬擊之力的象徵、龍爪斧蜥為衝擊之力的象徵,這兩隻等同於牠的最強物理攻擊力,我認為只要搶奪這兩隻就夠了。」「我記得還有龍劍什麼的~」「在罪龍王女身上似乎沒有發現。」「蓋歐秋絲她們不是非常執著於龍劍什麼的嗎?怎麼會沒有~」「我說錯了,在『第二代』身上似乎沒有發現。」
  
  雖然共用名稱,但菈琪亞其實是『第二代』。
  
  她們面對面坐在休息室內的桌前,帕菈絲用手戳著空瓶子,推到海倫面前,而海倫也戳戳戳推了回去。
  
  「沒有龍劍的話,排在第二順位的仙獸裝備‧龍爪鐮就是第一~直接取得的我們還挺好運的?」「排名第三的仙獸裝備‧龍爪斧,照組織的規定我們也不該奪取,但已從蓋歐秋絲她們手中外流出去,我們搶回來增加戰力,又能用來彈劾,一石二鳥。」「帕菈絲真聰明。」
  
  桌上的電子鬧鐘響了,代表應該換人休息。海倫與帕菈絲雙雙自員工休息室步出,轉轉手腕扭扭腳,準備迎接下半場挑戰。
  
  確實是場挑戰,因為接下來造訪這間女僕咖啡廳的人是……


  時間回倒一點點。
  
  早上造極結束與激發者……代號聖女的對談後,把早起所增加能運用的時間都耗盡。反正他也意外得知他所玩的那個遊戲,更正,是記錄片,那個不是商業結構產出的糞作,而是某個可憐小女孩的狗屎人生,就算上網也沒得討論沒人能共鳴。
  
  他走出隔間,不巧見到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的菈琪亞,著實令他突然心疼起來。
  
  (要與那個裝神弄鬼的小死神對戰,對她的負擔太重了。)
  
  ……造極搞錯了擔心的方向。
  
  他極力思考著該怎麼做才能修改這場決鬥的不利要素,首先還是要與菈琪亞言歸於好,雖然他也不知道他錯在哪。「那個,我很抱歉。」「……早安。」菈琪亞的自動應答可說牛頭不對馬嘴。
  
  「昨天妳不是又不高興了嗎,我很抱歉。」「……早安。」菈琪亞走下樓梯,自動模式的步伐讓她腳一個踩空,就要摔下樓梯!「小心!」造極連忙拉住她,才免去菈琪亞直接從樓梯上滾下去的命運。都到這時候菈琪亞也該被嚇醒了。
  
  「……對不起。」「妳沒事就好。還想睡就去睡吧,今天又不用上課。」「不了,我不想睡覺。」只差沒有黑眼圈的無精打采菈琪亞說著怪話。「沒有扭傷腳吧?」「我想沒有。」
  
  她口頭說沒有,造極覺得不可信。他一把將菈琪亞抱起後走下樓,讓菈琪亞坐在台階上檢查她的腳。與最初那時相比,菈琪亞又重了些,造極沒有抱怨也沒多說什麼,以免她心情繼續轉差。「……看起來是沒扭到。今天走路要注意一下腳。」「好啦。」
  
  需要開始注意了,菈琪亞的口氣已開始變差。
  
  「我今天去小胡那邊一趟,跟她要點止痛的仙桃。妳……不想陪我也沒關係。」「什麼意思?」這方面警戒心很重的菈琪亞吊起一邊眉毛。她自己也覺得自己很矛盾,拼命地否定協力者的關係,內心深處又害怕著造極會離她而去。
  
  「就……妳不是有時不想陪我?我不強迫妳。」「你是為了我出門,為了我不妨礙使命而去拿仙桃,也是使命的一環。我陪你去。」
  
  竟然過關了!真的是如擲硬幣般的機率,一翻兩瞪眼。該不會是嘴饞才願意跟吧……在這瞬間,造極在心中構築出某種計畫。
  
  打電話過去與麗嘉打聲招呼後,造極與菈琪亞前往鬼屋,說錯,是麗嘉住的地方。上次的事件中她家被弄得亂七八糟,不過後來拜託了熟識的仙子幫忙修繕房屋,大門被安回原位,就連修復困難度很高的連身鏡也幫她修好,好讓她躲過了房東的責備。至於屋內亂擺的物品是與房客個人生活慣有關,沒救了。
  
  「大清早的來拜訪人……」「就算我中午才來造訪,妳們也在睡呀。」
  
  蓋著棉被待在沙發上是麗嘉與小湖她們的待客之道。
  
  「我拜託妳們的,有貨嗎?」造極說的一口黑市的黑話,不清楚之人還以為是毒品交易。不搞笑的小湖拿出一個只裝著一顆草莓的透明長長糖果罐放在桌上。還好不是配合演出地拿出一包白砂糖。
  
  「你要這個幹什麼?」小湖自然而然地提出疑問,造極隨便應付:「當然是有用途──來,給妳。」造極把透明罐轉推給菈琪亞,她是按耐不住仙桃的誘惑,還是嘟囔著:「真的要給我吃?好像有點小題大作……」沒受個肉眼可視的重傷卻來吃仙桃,菈琪亞也覺得有點浪費。最終仍是打開罐子將內容物吃掉。
  
  腳本來就不痛,所以也感覺不出變化。菈琪亞放下罐子坐回沙發,眼皮突然很重,最近越來越害怕睡眠的她,是處於『強迫自己不睡覺然後因睡眠不足而身體變差導致惡夢越常出現』的惡性循環。這個仙桃到底是止痛藥還是安眠藥……菈琪亞沉沉睡去。
  
  「小啦啦就拜託妳們照顧了。」「為何要特地讓她來我們這睡覺?」「她好像一直睡不好的樣子……妳們這裡的睡眠環境應該很好吧?」
  
  從提供仙桃的服務變成經營旅館……小湖的業務在她不自覺的情況下擴大了?
  
  「金窩銀窩還不如自己的狗窩喔。但你都這麼說了,我們就給她五星級的睡眠品質享受。」
  
  麗嘉耍著嘴皮子,待會也是跟著睡著,物理上的陪睡而已。
  
  「我一開始很憂慮你會拿那顆『催睡仙桃』去做怪怪的事喔。」「我的評價還真差呀。」造極關上大門離開,也不清楚這樣對菈琪亞好是不好?總之能做的都先試一次吧。菈琪亞也對麗嘉與小湖沒啥敵意或防備的樣子。
  
  再來是第二項對菈琪亞好的事宜。
  
  造極獨自前往了女僕咖啡廳,這行動很大成分是碰碰運氣賭海倫與帕菈絲她們有輪值,結果還真被他賭對了。
  
  「今天又是一個人?」遇到恩客,啊不對,是熟客,帕菈絲放下手邊工作來招待造極。然而造極比較希望目前看來閒閒無代誌的海倫來招待他喔,不帶有色色思想喔。「上次忘記對妳下達封口令了,千萬不要跟小啦啦說我有偷偷跟著她過。」「那可能需要封口費喔,開玩笑的。」
  
  老樣子,造極要喝熱牛奶。帕菈絲立刻前往廚房張羅,桌邊沒了小女僕的造極也馬上招手要海倫過來。哇,好『胸』猛又堅固的女僕裝呀,這樣還不爆開。近距離觀察後的造極,重新感嘆這衣服之厲害,邊與海倫打招呼:
  
  「嗨,海倫。」「嗨~小啦啦的協力者。我換來這邊打工後,還沒和你說過話。」「是嗎?我們在樹林裡不是有過對話嗎?」
  
  海倫一時之間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夜梟激發者。」
  
  被看穿了。
  
  之前明明與帕菈絲演練過了,卻遇上這種突發狀況。她們的偽裝明明很完美……論聰明才智,海倫實在不及帕菈絲,只能繼續蹩腳的裝傻:
  
  「你在說什麼?」「──夜梟仙子與夜梟激發者在偽裝身分時所使用的面具材質為青銅,這附近能操縱青銅的礦脈型仙子,只有帕菈絲一個。」當然不光是這個理由,說造極沒憑著那傲人胸圍來認人是騙人的。可是做為證據也薄弱了些,還有涉嫌性騷擾的嫌疑,造極沒傻到說出口。
  
  說認真的,造極也只有五成左右的把握能猜對。要是真的搞錯,便對她們非常不好意思,只能以多光顧幾次這間店,提高海倫的業績來賠罪了。
  
  海倫左右各看一眼,確認沒人偷聽他們的對話後,偷偷向造極耳語:
  
  「真瞞不過你。罪龍王女的協力者真有兩把刷子~」「!」「沒錯,帕菈絲就是夜梟,我是她的激發者……罪龍王女為何不在呢?你們還在吵架嗎?手無寸鐵的來揭發我們,你膽子真大~」
  
  海倫膽子同樣也很大,男女近距離互咬耳朵的構圖怎麼想都很色情。
  
  「妳們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鬧事吧?讓我們和平地談談,不好嗎?」
  
  ……每個人都對激發者有著負面的感想,連聖女自己都一樣。要是海倫現在就叫帕菈絲過來把造極制伏住,便幾乎確定能奪走菈琪亞的仙獸。但在這之前就有那麼多機會能下手了,意味著她們有著原則、或是理由不那麼做。能談談自然是再好不過。
  
  「你不會通報INA來抓我們?」「原來妳們是通緝犯?!檢舉妳們有獎金可以拿?不不不,現在是恐怖平衡的狀態,我致電INA過去妳們當場便會報復我吧。」「喔~這種情形就叫冷戰!」海倫理解出這是雙方都能一步將軍對方的局勢,所以更不能輕舉妄動。要是帕菈絲來應對的話,能更快理解才是。
  
  「那麼你要談什麼?啊~色色的要求不行。」「我看起來像是這種人嗎?」和正常男人一樣一直偷瞄對方胸口的造極才沒資格說這種話。
  
  造極清了清喉嚨:「我想跟妳們換一下決鬥時間。」
  
  「不是要取消決鬥?」其要求和海倫預料的不一樣,她不禁反問出聲。
  
  對海倫來說,她對帕菈絲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所以最怕對方提出『讓菈琪亞贏』,再來是『當作沒有要決鬥這回事』。結果造極只要改時間?這又有什麼戰略意義?海倫暫時猜想不到。
  
  「能取消?妳們都殺到我們面前了,逃得了這次,下次還不是會被妳們纏住。」造極是以對聖女她們的評價,推測夜梟她們的行為模式。
  
  海倫心中點點頭,就帕菈絲的個性而言,她不會善罷干休。
  
  「要改什麼時候?」「改明天早上吧。晚上決鬥太累了。況且明天是周末,妳們也……有空吧?」說著說著造極又看著海倫的女僕服,不是又在偷看她的身材喔,是想到服務業的她不見得見紅就休。
  
  ──難道這才是她們挑選晚上戰鬥的主因?
  
  「沒問題~我去排休,店長會答應的~」店裡的紅牌想在來客率高鋒的日子排休?有可能嗎?只怕是連店長都已經被她迷的神魂顛倒,為她是從。
  
  「還有一件事……雖然我已經知道妳們的真實身分,可是希望妳們繼續對小啦啦保密,仍穿那身煞氣斗篷現身來赴約。」「咦?你沒告訴小啦啦?」「她知道妳們的真實身分的話,應該會很難過。」
  
  可有可無的情報:造極對那身黑斗篷的評價,是覺得有夠中二。
  
  帕菈絲才剛從廚房回來,就對『怎麼倒杯牛奶這點時間造極就纏住海倫和她聊起天來』這件事感到怪怪的,隨即造極迅速喝完牛奶便先行告辭,海倫此時才向帕菈絲說明方才他們的言語攻防。會拖到造極離開,一來是海倫覺得她已安排妥當,無須讓帕菈絲再交涉一次。二來讓帕菈絲上談判桌不免有壓迫造極的嫌疑。對方都釋出了那麼多善意。
  
  海倫如此體貼又善解人意,依然被帕菈絲念了一頓。因為她的計畫被打亂了。還好不是些很重要的瑣事。
  
  喬好事後,無事可做的造極返回麗嘉家。不過菈琪亞應該也還沒那麼快醒來,麗嘉與小湖理論上也跟著睡著了。大門是關上的,造極不想特地吵醒她們來幫他開門,於是走到頂樓等待。
  
  【是你呀。】「喔!是小胡喔,拜託不要嚇我。」
  
  棚架上的牽牛花突然說話,差點沒把造極嚇破膽……『著芽型仙子藉由植物傳聲的能力』其實見識過很多次了。他是被小湖冷不防出聲給嚇到。
  
  「妳不是在睡覺嗎?」【這兒的植物與我有建立連結,有人或鳥或阿貓阿狗靠近我都會知道。】
  
  ──比起偷花賊,小湖更提防的是偷仙桃的仙子。也為了避免突如其來的竊盜使得頂樓的損失過大,棚架上結的果子並不多。著芽型仙子竟然能控制植物到這種地步,不免令人佩服佩服。
  
  【你不下樓等嗎?】「我在場妳們能安心睡覺嗎?」【好紳士喔。一定是上次對你發起的枕頭戰還有效。】「妳知道就好。」【你在棚架下的椅子上乘涼,不要亂碰。小啦啦有醒來的跡象我會告訴你。】「感謝妳。」
  
  假如菈琪亞醒來後,在上面一層樓待機的造極能在五分鐘內去接她……免得又引發她的什麼壞心情。好哄的菈琪亞已經沒有了,換成麻煩的菈琪亞,造極已經很能接受這個改變了。
  
  ……但玩個VR遊戲不過分吧?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881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noreg03470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鐵色災厄(5-A... 後一篇:【小說】鐵色災厄(5-A...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歡迎諸君來參觀老僧的小屋,內含Steam與Google Play遊戲、3D角色模組、Line貼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