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暴雨之下,時間足夠去愛 101 Datum perficiemus munus

作者:培爾球│2024-01-31 01:57:33│巴幣:2│人氣:39

 
寜靜的夜晚,正是各人入眠的最好時候。然而,作為警備營的一員。沒有什麼是必然的。
 
三下又三下沉的重的敲門聲把在雙人房陷入夢鄉的三人召回現實。
 
「X,找你們。」
 
「才怪呢,明顯是找你的。」
 
「你確定?」
 
「確定!」
 
「中士!緊急任務!需要戰備排出動!」
 
「十分鐘內集合!」聽到緊急任務的民馬上睡意全無,之後從床上跳了起來,十分熟悉地在星光影射之下穿着軍服。
 
而這大動作也自然讓伊戈醒了過來,於是打開了床頭燈問:「民,
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你繼續睡覺吧。」他一邊穿上自己的軍服一邊說。
 
而睡眼惺忪的伊戈看着自己的丈夫的背影。先是坐在床邊,然後小腳穿上了小巧的拖鞋站了起來。然後從衣櫃裏面取出了外套:「民。」
 
「謝謝。」
 
「還有什麼我可以幫忙嗎?」伊戈小聲地道。
 
「照顧好你自己就幫大忙了。」民穿上了外套,扣上了鈕扣。然後彎下了身子,親了一下妻子的臉頰:「早點睡覺吧,你明天還不是要上班嗎?」
 
伊戈沉默了。
 
「好了,我要走了。」
 
他感受到背後的衣服有一股微小但堅定的阻力在阻止他前進:「你會平安回來嗎?」
 
「我會的。」聽到肯定的答覆之後,阻力才消失不見。
 
「這是什麼狗血連續劇。」異色瞳如此想像,然後繼續睡覺去了。
 
而在不太算寒冷的空地之上,四十九個不能睡覺的人排成四行,長十二列的隊伍。而多出的一人則立於眾人之前。
 
今夜無風無雨,然而此刻仍使人不寒而慄。
 
除了立在前端的人之外,四十八人都穿着羅伯特的板甲。靜靜地等著着。
 
然後,他來了;來了一個惡魔。
 
那是一名穿着德軍制服的人。
 
民操着標準的步伐操到他面前。接著右腳一踏,一聲響亮的踏步聲在操場上回響。
 
民向他敬禮,而他也向民回禮。
 
「sir. British platoon on duty. forty nine persons. All correct,sir!」
 
「carry on.」
 
「yes sir! Thank you sir!」
 
再次敬禮,再次回禮。接着民原地向右180度轉身,整個過程只有左腳腳踭離開地面。接着又一聲響亮的踏步。以一步一米的跨幅向前走三步,再用踏步停止自己的前進。
 
「attention!」
 
「Dressing in open order ,right dress!」
 
「UP!TWO THREE MOVE!」
 
就如一個完美的的機器一樣。一接到指令,除了最右一行之外。所有人都向右看。之後第一排向前移動一步,第三和第四排向後退一步。每一步都是一米。不多,也不少。
 
又一聲整齊的踏步,那是第四排再一次向後退的聲音。
 
「eye front!」
 
「DOWN!」
 
「stay at easy !」
 
「OUT!」
 
整齊,劃一,這才是軍隊應該有的樣子。
 
「Squad  leader! equipmentcheck,you may start now !」
 
「YES SIR!」
 
立正,向後轉。排在第一位的班長檢查着站在自己後方隊員的裝備。
 
武器,夜視鏡、熱成像、急救用品、羅伯特的板甲。每一件裝備都攸關生死,不得馬虎。
 
「碰!」
 
當最後一個班長回到自己的位置之後,那響亮的聲線再次在空地上迴盪:「dressing in close order , right dress!」
 
「UP!TWO THREE MOVE!」
 
「eye front!」
 
「DOWN!」
 
「Stay at easy!」
 
「OUT!」
 
眼見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德軍軍官走到民的旁邊,輕輕地拍了一拍民的肩膀:
 
「我就說兩句。」
 
他從懷中掏出一支香煙,然後含在嘴中,劃下火柴。
 
火柴的頭被磨擦所產生的熱所點燃,一股星星之火在他手中燃燒。這火光在這黑暗的地方帶來了一絲光明,然而在點燃了香煙之後,失去用途又有潛在危險的火種就被無情地拋棄,接著迎接他的只有軍靴。最後,只留下可控的熱量為他工作。
 
他吸了幾口之後,便用着平靜的語氣叫着站在操場上的所有人:
 
「Raider.」
 
「Alea iacta est!」
 
「為什麼你們要在深夜大家都在睡覺的時候叫醒你們。然後要在空地上站着?」
 
「那得問那些在基金會裏面搞叛亂的小女孩們了。」
 
他對着天空呼出熱煙霧;熱煙霧隨風飄散。只留下他那讓人心寒的冷笑:
 
「They all fuck up , They all fuck up.」
 
軍官再一次吐出煙霧,同時吐出來的還有他那毒蛇之舌:
 
「我希望小女孩們多準備幾條褲子。交回給你了,一分鐘之後出發。」
 
「British platoon, attention!」
 
「IN!」
 
「Platoon will fallout , fallout!」
 
「ONE!」
 
方陣向右轉。
 
「TWO THREE ONE!」
 
一聲整齊的踏步,接着如同約好一樣整個方陣向前走了三步。在第三步之後那個整齊的腳步聲馬上被雜亂無章又急速的腳步聲所取代。
 
「利。」德國軍官拍了拍民的肩頭:「上車吧。我有事跟你交代。」
 
「yes sir.」
 
「別這樣,利。」
 
二人坐上了吉普車,他坐在左邊,民坐右邊。司機是那軍官。
 
一分鐘過後,軍官揮了揮手。吉普車向前走,而後方的電單車則兩個兩個一組跟隨着吉普車前進。
 
雖然名義上他們都是科研中心的警衛。但是哪怕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如此龐大的武裝力量不可能只是用來保護一個微不足道科研中心。
 
那必然是一種王牌。
 
「嗯?」正當車隊駛出大門的時候。民從倒後鏡中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正追趕著他。
 
「上校,可以讓車隊停下來嗎?」
 
在得到上校首肯之後民馬上下令叫停車隊。然後吉普還未停定之前就跳了下車向那方向跑去。
 
「伊戈!」民跑到那嬌小的身軀面前,雙手輕輕地抓着他的肩膀:「你怎麼跑過來了?」」
 
女孩面紅耳赤地喘着大氣,雙手抱着民的腰。直到呼吸平緩下來之後才鬆手。然後從袋子中掏出一塊嶄新的懷錶,和他胸前的那一塊幾乎一模一樣:「你忘記戴了。」
 
「抱歉。」
 
民伸出右手,等待着伊戈把懷錶放在手上。而伊戈就如他所願。
 
接着那溫暖又吹彈可破的小手輕輕地把粗糙的右手手指一個一個地放在那上有餘溫的懷錶之上。確定穩固之後才把那按到白得不能再白的手放鬆下來,那時指頭才恢復血色。
 
而民也很是小心翼翼地把懷錶放在自己的胸袋之內。
 
「民……你可以彎下腰嗎?」他用只有丈夫才聽到的聲音問。
 
然後,民臉龐感受到一下讓人怦然心動的衝擊。
 
「要平安回來啊。」伊戈面露笑容地對丈夫祝福,而民也回敬了一下衝擊在他的額頭上:「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呀。」
 
「嗯!」伊戈在臉上擠出了一個天真的笑容。看着自己的丈夫跑了回去上車。接着目送着車隊揚長而去,久久未能回神。
 
一股微風吹過。
 
「利。」德軍軍官叫了他一下。
 
「yes,sir.」
 
「大頭利。」
 
「yes….sir?」
 
「我跟你說你是大頭兵,你還真的回答啊?」軍官用眼角餘光瞥了他一眼,眼神中不知是無奈還是輕蔑:「利,如果你想當一個稱職的軍官的話,就不要像個老士官似的。明白嗎?」
 
「yes s…….?」
 
軍官歪了歪嘴:「福爾貝克上校。別像個老士官長。」
 
「…….好的,福爾貝克上校。」
 
「算了吧,羅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他慫了慫肩:「在我們到達之前。我想和你談一些私事,關於你和你妻子。」
 
「什麼事,長……福爾貝克上校?」
 
「我把你和你妻子的結婚申請書交了出去了。」
 
「但有個問題。」福爾貝克左手穩着方向盤,右手掏出一支香煙:「原來結婚這玩意是歸帕米埃這正義娘們管的。」
 
「帕米埃?」在基金會裏面工作的人不可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為什麼是她?」
 
「他們說所有沒有先例和未定義的事情都由她親自決定。」此刻的福爾貝克吐出了一圈煙圈:「大概沒有人想過在基金會裡面結婚吧。還是警備營的。戰士常有,戀愛腦不常有,戀愛腦戰士更不常有。你說是吧?」
 
看到利那難看的表情,讓福爾貝克心裡不得不罵了利一頓:「媽的,不就是一張紙?就把你們的愛情給難住了?布爾什維克都沒你矯情。我喜歡的女人一定不會因為這破事困住。」
 
「聽說她很嚴格。」
 
「這正義娘們人很好,但是腦筋不太好。」福爾貝克扭了一下方向盤:「她根本不會轉彎。但放心,這破事不大。最多捅到康斯坦丁面前,讓她作個了斷。我就不相信那麼大的基金會就只有那正義娘們能夠簽那張紙。」
 
又一圈煙圈從福爾貝克口中吐出來:「好了,把私事說完了。是時候說公事了。你對於現在的情況有什麼了解。」
 
「除了你說的情況之外,我一無所知。」
 
「再想想,再想想。」福爾貝克嘴角向下,白色皮膚雖被黑衣所包圍但仍可以看見他陰沉的臉孔,比世上任何一塊防彈插板還要沉:「不一定要全依靠官方情報。想一下那些非官方的流言蜚語。那些也許添油加醋,但不代表一定錯。」福爾貝克又冷笑了一下:「誰知道那所謂的官方情報是不是又隱瞞了什麼重要事情呢。」
 
「嗯…..」民打開了自己的腦,然後把今天聽到的東西都說出來。
 
好像什麼「叛亂者黑進了康斯坦丁的電腦直接宣戰。」
 
「重塑之手的間諜煽動對立。」
 
「那是康斯坦丁想加強權力的陰謀。」
 
但最讓福爾貝克在意的,是民說的最後一個傳言:
 
「叛亂者都和一個叫維爾汀的人有關係。」
 
「維爾汀?」福爾貝克眼角挑了一挑:「那個可以在暴雨之下自由行動的女孩?」
 
「是的。」民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據說這些叛亂者的人都是和維爾汀救回來的。而我記得好像有人說他們是為了拯救維爾汀才這樣幹的。」
 
「誰說的?」
 
「X。」
 
福爾貝克眉頭緊鎖,撅着嘴追問:「你認為那臭小子可信度有多高?」
 
「不低不高吧,這是我和他吃晚餐的時候他主動提起的。那時候我就以為只是聊八卦。但現在看回去就有點……刻意。」
 
「那小子精靈得很呢!」他把抽完的香煙壓在煙灰缸上:「他一定隱瞞了什麼事情。但不代表他的情報不可信。等等……等等!」
 
福爾貝克揮了一下右手,那是「別吵我」的意思。
 
過了十幾秒之後,他的鼻孔噴出讓人討厭的聲音,彷彿是在嘲笑着某些東西似的:「哼哼哼……」而那股嘲諷的表情隨着他的話語蔓延到他整個臉部:「我們被人擺了一道。或者說……兩道。」
 
接著,他把一份文件交到民面前:「看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民接過了那份文件,是一份手寫的文件,文件上的潦草潦但不亂。明顯地感受到書寫者的一絲不苟。
 
而那文件是這樣寫的:
 
致聖洛夫基金會軍事行動部總指揮官:
 
我現正授權予軍事行動部總指揮官及其下屬與其授權人員以任何必要手段及任何必要資源處理G358區之任何反基金會勢力。但不得對在此區域的任何人員做成任何不可逆傷害。
 
DOA
 
聖洛夫基金會副會長
 
康斯坦丁
 
「抱歉,上校。我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福爾貝克只是用餘光瞄了一眼民:「沒有問題?你肯定嗎?」
 
「抱歉,上校。我真的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那不屑的表情再次浮現:「沒問題?看不出有問題的話可真的完了。」
 
「抱歉,上校。」民第三次道歉。這一次是真的為自己能力有限道歉。
 
「沒事。」福爾貝克仍然掛着他不屑的面貌,但是表情也放緩了下來:「一開始我只是懷疑而已,但是現在我可以肯定了。」
 
「肯定什麼?」民不解地問。
 
「我們是這三方撲克中的鬼牌……」吉普車慢慢地停了下來,但未等車完全停定。福爾貝克就拿着文件走出車外:「但只要有我和這份文件。」
 
他越說越大聲。
 
「我們就是這大國牌局中的第四名玩家!這裡是誰負責的!出來!」
 
福爾貝克環視四周,都是帶着相同的頭盔,穿着制服的人。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基金會的人員的話。就知道他們是基金會保安。而他或躺或坐在地上。比起保安他們還比較像一群剛剛從戰地跑出來的難民。
 
而在這堆難民中有一個帶着帽子的人出現看起來像是他們的上級:「是的,我是……」
 
未等他把話說完,福爾貝克就直接把那文件貼到他的臉上,把他當作一個罪犯地對待:「你會英文嗎?」
 
「呃…..」顯然這名上級沒有碰過這種下馬威:「我…….」
 
「我在問你!」他把眼睛瞪得如同他的臉一樣大,用幾乎是命令的語氣追問:「是還是不是!」
 
「是…….」
 
「好!所以!現在!解散!」
 
他本來還想爭辯一下,但是看到惡魔的臉容之後便連那股底氣也洩了出去。只好灰溜溜地走開了。
 
「一堆垃圾,連當個志願助理都沒有資格。」他一邊環顧四週的環境一邊咒罵着:「沒有軍紀,沒有組織。利你過來一下。」
 
民走到了福爾貝克的旁邊,正打算立正向他敬禮的時候。突然回想起剛才的對話,左手很是迅速地按著在半空中的右手。然後很是用力把把右手壓了下來,整個場面滑稽極了。
 
「喲,希特勒都死了還喊萬歲啊?」福爾貝克滿面笑容乘機諷刺道。
 
「對不起上校。」
 
「玩笑到此結束了。」他收回剛才的笑容,重拾他那銳利的眼神:「看到那些東西了嗎?」福爾貝克指着那些在樹林邊緣那些胡亂擺放的鐵絲網。
 
「看到了。」民如此回答。
 
「你覺得這玩意可以阻止到誰的進攻?」
 
「手無寸鐵的平民。」
 
「那麼這裡有手無寸鐵的平民嗎?」
 
「沒有。」
 
「那這玩意誰都阻止不了,拆掉然後按我們的標準弄一個防禦線出來。」
 
「明白。」之後民再問一個問題:「那他們怎麼辦?要趕走嗎?」
 
「不。」福爾貝克立刻否決了這個想法:「太浪費了,他們幹不成志願助理,還是可以讓他們挖戰壕啊。」
 
「我還有一個想法。」
 
「說出來。」
 
「我想增加一下他們的膳食配給。」
 
福爾貝克的臉一下子就冷下來,斜着眼反問:「為什麼?」
 
「這是最簡單提升他們士氣的方法。只要吃得多,抱怨就會少。」
 
「可以。」他點了點頭:「現在就安排餐廳配合。他們早班是淩晨五點開始。現在…..」福爾貝克看著手錶上的短針在三和四中間,微微地搖搖頭:「你得找其他方法。」
 
民點了點頭。
 
「既然機會來了,那你自己一個人把這裡所有事情都弄好,權當你可不可以成為正式排長的試驗。怎麼樣,有信心嗎?」
 
「我有信心。」
 
「很好,別讓我失望。」
 
語畢,他就頭也不回地坐上吉普車揚長而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民目送福爾貝克離去之後,便召集他的下屬開始分配工作。所有人都有任務,包括那些精疲力竭的保安。
 
而他把所有人的任務都分配完成之後,便仰望着那閃耀着繁星的星空陷入沉思。
 
這是一個不眠之夜
 
這是一個不敢睡眠之夜
 
這是一個不得不戰戰兢兢輾轉反側的不眠之夜
 
但他知道這一夜
 
必有二人安穩入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743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golden
好久見你推出小說了

01-31 06: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han199902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暴雨之下,時間足夠去愛...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rles021來此小屋參觀的觀眾
新篇小說上線,有興趣的觀眾歡迎來看(被學務主任喜歡的壞學生)的最新章節,最新頁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