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紀念吾友龍蝦

作者:吳郭魚│2024-01-06 01:23:11│巴幣:2│人氣:72

紀念吾友龍蝦
本文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昨天晚上,我的朋友------綽號「龍蝦」------死了,是自殺死的,死因是車撞。

不過事實上,說他自殺死的好像有點勉強,毋寧是給他面子的說法。時間回到昨天晚上,我和他在便利商店,一邊吃著花生米什麼的,一邊喝酒。我那位朋友平時就話多,囉哩叭說的東扯西扯,黃湯下肚之後更是變本加厲,嘮嘮叨叨的到天亮都不成問題。不過雖然話多,但每次都依循一樣的步驟,我幾乎都聽習慣了:先是將本國的政治人物都嘲弄一番,再反串的用過分激進的態度談論某些敏感話題,比如國家應該有義務治療同性戀、或者應該把台灣島上的外勞全部屠殺以保證台灣民族的純淨之類的,這些話當然只是開玩笑的言論,龍蝦卻每每講的神采飛揚、手舞足蹈的。接下來他會話鋒一轉,把話題扯到歷史去,這裡指的不是歷史事件,而是某種類似歷史哲學的東西,通常一開始是為了他那些瘋狂的言論辯護用的,然後越扯越遠,內容不外乎是粗糙的達爾文主義、蹩腳的黑格爾辯證法、道聽塗說而來的唯物辯證,甚至還有神義論。這些有的沒有的乍聽之下還有點唬人,仔細聽就發現漏洞百出,當然龍蝦他本人大概也不相信這些,只是亂七八糟的一股腦兒說了出來。再接下來他通常會把話題轉到信仰尤其是基督教,他會背出某段聖經的節錄,然後哭著祈求上主垂憐,大喊末日降臨就要人們應當悔改,或者自比約伯抱怨上帝的不公,或者嚷嚷著宗教大法官之類的讓人不懂的話,偶爾龍蝦也會走上極端,故意把聖經的話語改的污穢不堪,褻瀆上帝,看著他咬牙切齒的咒罵上帝是無恥的獨裁者、堪比希特勒的暴君,說實在還挺有趣的。不管前面談論的內容為何,話題的最後一定都會來到自殺,這時候龍蝦已經筋疲力盡,兩眼含淚,哽咽不成聲。總是說他想死,他一定要死,今天!果斷!自由!解放!口號喊的響震天的,遺憾的是如果口號有用的話,今天解體的就是美國而非蘇聯了。

昨天晚上在便利商店的酒會,就是依照這個流程進行的,十分典型,幾無誤差。我們約11點見面,我10:50到,龍蝦早就在那裡等著了,他的體型高大微胖,一身黑色的運動服,嘴裡唸唸有詞,手上拿著一張紙正奮筆疾書。不用猜,我就知道是他的遺書。我們入座後互相用言語攻擊了一番,買了啤酒下酒菜,吃了起來。話題變換的很快,代表今天的流程很短,先是總統大選,再是用中央山脈填平台灣海峽,再是談到歷史中個人在民族中的作用,再是哭喊著這病致死又不致死之類的,再是嚷嚷要自殺跑到馬路上給車撞云云。1:30分左右,我們便喝完酒了要各自分開回家。

趁著酒意,他迷迷糊糊的走在大馬路正中央,好像這路是他開的一樣。反正我本來就想死了,我倒渴望有車可以把我撞死,減輕痛苦,他是這麼說的。我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明天見。

早上起來,我才知道他死了。撞死他的人酒駕,超速行駛。而他,在馬路中央被輾斃,據說還掙扎了好幾個小時,連醫生都驚訝其生命力之旺盛。總之,他的願望成真了。


龍蝦有一個獨特的習慣:寫遺書。不同於其他人喜歡寫日記,龍蝦每天都會寫遺書,從不間斷,從求學階段就開始了,那時我還沒認識他很久,持續十多年有了吧。就算是日記,能如此持之以恆的人也不多,而堅持天天寫遺書就更是前所未聞了。雖然聽起來好像很厲害,遺書裡的內容也沒什麼特別的,大概是「某月某日,天氣晴,我詛咒太陽,而偏愛黑夜,死亡乃永恆之夜,擁抱我吧,甜美的死亡。」之類的。把所有的遺書訂成一冊,倒是可以當作一本日記看待。而這些遺書,好巧不巧的正在我的手上。事情是這樣的,龍蝦每隔一兩個禮拜就會將自己的遺書、最寶貝的書本以及布娃娃送到我家裡,照他的說法是,他已經安排好他的自殺計畫了,這次一定成功,請我在他死後好好善待他的書跟布偶,而厚厚一疊遺書就當朋友一場的紀念吧。然後這樣的計畫一定會以失敗收場,因為根本沒被執行嘛。他又會灰溜溜的找我把東西要回去,然後說下次一定成功。不巧的是,他前天才將那一盒遺物送到我家裡,還沒要回去,他就真死了。我看著那厚厚堆成一疊的十年歲月,忍不住嘆氣搖搖頭,欸,畢竟也是朋友一場啊……


兩年前,一通從來自龍蝦的電話將離開學生時代後就沒怎麼聯絡的我們再度攏絡在一起。電話的那一頭,他說,晚上要不聚聚吧,吃頓晚餐,喝點小酒,順便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約在海邊的平價熱炒店。我是提前10分鐘左右到的,而他比我更早到達。熱炒店裡面沒什麼人,只有三三兩兩的顧客分散而坐,可能是時間還太早吧?加上是在平日。所以,我一進店就看到龍蝦了,店面是半開放式的,周圍用閃爍的七彩燈串裝飾,聖誕節才剛剛過去,天氣很冷,龍蝦正坐在一個巨大的懸掛五角星下方,剛好能躲避海風的位置。

他的手上拿著一支不時斷水的筆,一張皺巴巴的稿紙,正埋頭苦寫,沒有察覺到我靠近。你還在寫遺書嗎?我這樣問。他連頭也沒抬,是的,他這麼說,而且我感覺這次是最後一次了。然後是點菜,我和他都有選擇障礙的症狀,每次都要點好久。話雖這麼說,我倒是已經忘記當天晚上吃甚麼了,只記得他點了一大杯的啤酒。我記得,龍蝦是從來不碰酒的。

餐點很快就上了上桌,酒也是。他不怎麼吃菜也不怎麼說話,只自顧自的豪飲。有好一陣子不見了,我有好多想問的,但總不敢問出口。最近過得還好嗎?工作啦,興趣啦,休閒啦等等的。現在回想起來,說不定那時候開口問問,會好很多,好多了。

然而先開口的卻是龍蝦,而他開口說的,卻是把總統數落一番,然後抱怨,說要把政治人物全部吊上路燈云云。然後就是說歷史在盡頭的烏托邦,上帝無條件的恩典……最後談到自殺。此後跟我在酒桌上的談話模式,就是在這次底定的。

在學生生涯的後半段,龍蝦就已經是很健談的人,雜七雜八的知識也看的不少 ,東編西扯的能力也很強,但從沒有一次像這次一樣:華麗浮誇的言詞堆砌而成的,沒有意義的空話,彷彿只是為了說出一大堆的胡說八道。類似的對話在這兩年間不斷重複著,折磨著彼此。當他講起他對人生的一切感到絕望,已經下定決心要跳海,所以約我喝酒壯膽。我看著他的眼睛,只有空洞,我知道他不會死的,絕對不會。我只是笑著聽他的慷慨激昂,然後應聲附和。而結果也確實如我所料。根據他隔天的遺書所述,在跟我各自分開後,他跳進冰冷刺骨的海水裡,耐不住寒,又趕快逃回岸上。然後生了場大病。從此,我和他的友誼姑且保持著這樣的關係。


七年前,那時,我們都還是學生。我們在不同的縣市裡讀大學,所以自然不會常常見面,只能趁著長假找機會聚聚。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午後,我和他呆在他學校旁的租屋處。那是一間小小的單人房,不含衛浴。大扇的窗戶透露進來的是無法遮掩的暑色,大街上的行人傭懶的走過,而馬路車陣則傳來浮躁的喇叭聲。沒有蠶鳴,只有冷氣,千家萬戶的冷氣傳的嗡嗡聲。龍蝦房間裏的冷氣也是奢侈的開到了16度。

龍蝦穿著長袖長褲,躺在單人床上,頭依靠著窗戶,嘴裡嚼著口香糖,正上方懸掛著被冷氣出風口吹的搖搖晃晃的日光燈管。而我則背對著他,坐在靠墻一邊的書桌前,桌上不整齊堆放著書,手辦,還有散落四處的稿紙。龍蝦剛剛的話題提到昨天去附近美式賣場的見聞,推薦我可以去試吃那裡的食品。然後又帶有諷刺意味的誇讚,逛賣場已經成為本時代最優質的娛樂。

我看見書桌旁的書櫃正上方放著一疊遺書,最上面用一把美工刀鎮著,刀上隱隱沾有血跡。你還在每天寫遺書嗎?我問。當然,他說,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在還是學生的時候死,他沒辦法想像自己出了社會的模樣。他拉下左手袖子,給我看。在他暗黃的膚色上的,是一條條的割痕,我摸了摸,觸感很奇妙,可以感受到光滑的皮膚被傷口結痂分割的感覺。我問他,他說,他打算一天一天的割深,直到某一天會割斷動脈,噴血而死。

在他留下來的遺書裡可以找到他割腕的片段,他是這樣寫的:「……我的左手放在書桌上,握著美工刀的手隨著靠近我的左手而不住顫抖。我深吸一口氣,放下美工刀,用右手拍打左手臂。那時,我的皮膚仍然完好無缺。我很難克服我的恐懼,終於,我又下定決心。這次,右手的美工刀片很成功的被帶到左手腕上方,我輕輕地將刀片鋒利處朝皮膚壓下去。這把刀卻比想像中的駑鈍,而皮膚遠比想像的有彈性。這樣下去只會留下不到幾分鐘就能恢復的壓痕,連傷口都沒有。我輕輕地將整把美工刀向下拉,像是在鋸我的手腕,尖銳的痛感馬上出現,我確確實實但感受到刀鋒處已經鑲進我的皮膚裡,又或者說,刀片被皮膚給擁抱著。強大的彈力摩擦力使得就連輕輕下拉一點位置都寸步難行,還伴隨強烈的疼痛。這種痛感卻讓人有些酥麻的快感,終於,一道長長的傷痕在皮膚上被我劃開。一粒粒的血珠從傷口滲出,然後點連結成線,一條切割線就這樣出現在我的手腕。我不滿足於此,急著割第二條第三條……」

又隔了一年,又是夏天。這次,他到我的房間裏串門子。全身長袖的他早已滿頭大汗。再過一年的相遇他看起來沒有甚麼變化,就是原本只有在左手的割痕蔓延到雙手雙腳,甚至背部……還有他的眼神……

蟬聲汲汲,暑氣蒸騰,他躺在我的床上,雙手枕著後腦勺,發呆似的看著天花板。

我坐在書桌前,手拿一副撲克牌,刷刷的洗著。

要不來玩幾局吧?我問。不了,我和上帝的賭局才剛開始,他答。要死別在我這兒死啊,我笑著說。

這樣的聚會,之後還有數次,然後我們都順利畢業了。


12年前,在同一個班級裡,那是我和龍蝦的第一次相遇。我已經忘記是誰先開始搭話的了,我們會聊起天來也沒有特別的原因,就只是因為位子坐的近,剛好在隔壁而已。

那時的他,體型比較瘦,卻喜歡穿著大一號的制服,看起來鬆鬆垮垮的。話不多,比較靦腆,講話講急了會卡詞,結結巴巴的。

大而厚重的衣物穿著比較有安全感,他說。那你平常沒什麼安全感嘍?我問。他沒有回話。

除了和同年紀的學生一樣,喜歡跑跳,龍蝦偶爾也喜歡到圖書館,看書,看課外書。他說他喜歡歷史,喜歡閱讀世界各國發生的歷史故事。那個年代流行的,博人眼球的所謂世界未解之謎的小冊子,他也看了不少。鬼啊,外星人啊,共濟會什麼的,他有時候也會跟我說,只不過他講故事的能力真的不怎樣。龍蝦也喜歡二次元,看些漫畫輕小說什麼的,在那個中二年紀的我們,怎麼有能力抵抗這些美好的幻影呢?

在平時的生活中,龍蝦屬於膽子比較小的那一型,遇到事情總是跑的很快,躲得遠遠的。有時又過於輕信,很好說服,對人說什麼都不怎麼加以懷疑。所以我很喜歡偷偷躲起來嚇他。而優點呢,最值得稱道的就是守時了吧,每次約他出門,他總是先到的那個。我問他,他說,因為害怕中途出了什麼狀況,所以提早出門了。

在課業上,龍蝦的成績相當不錯。不是班級裡最頂尖的,但也算得上前列了。在入學那天的自我介紹時,他就對著全班這樣說,說他以後要成為國家的棟樑,說完便怯生生的回位置坐下。我想,要是一切就像這樣正常發展下去,故事的結局一定有所不同吧。

不過何謂正常呢?有一天龍蝦就這樣問我。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應和似的笑著。我沒覺得什麼,只是認為他在隨口一問,或是開不好笑的玩笑。只是沒想到怪問題像是會繁衍似的,越來越多。

有一天,他看著生物課本封面的龍蝦若有所思,看到我從一旁走過,他這樣問我,為什麼我們可以殺龍蝦來吃,卻不能殺人呢?我嘲笑他連捏死蟲子也不敢,還在想著殺人,我說,因為我們是人類,不是龍蝦啊!從此,他就有了龍蝦的外號。

又有一天,他突然問我,人是一定會死的吧,那麼在人誕生之前是什麼呢?死後又是什麼呢?還沒等我開口,他又說,會不會,追根究底,一切現象的背後,什麼也沒有。


在這之後過了好一段日子,那是一個飄著雨的冬夜,我接到一通電話,電話的那頭是他沙啞的哭聲。我好不容從他不清不楚顛三倒四的聲音裡,分辨出他拜託我到學校頂樓的屋頂找他。

我不顧外面下著雨,很快的穿上衣服鞋子,帶上手機就這樣跑出去。翻過學校低矮的外牆,我進入教學樓,往上爬到了樓頂,門已經是打開的,他站圍欄的外邊,一手扶著圍欄,只要一放手,就會摔下,粉身碎骨。

我嚇的全身顫抖,想尖叫卻發不出聲音,他轉頭看我,眼神從堅定一點一滴的被迷惘侵蝕。我已經忘了當時是怎麼把他勸回來的,只記得他後來躺在空曠積水的頂樓露台,淚水縱橫,哭到幾乎沒有聲音,眼淚雨水鼻涕通通混在一起,佈滿他蒼白的臉。

他當時寫的那份遺書,仍然保留著,成為那疊厚達千頁的遺書冊的第一頁,從此以後,他天天寫,從不間斷。遺書的內容是這樣的:

「我聽說,在世界遙遠的另一頭,戰爭肆虐,數以萬計的人投入戰場然後死去,因戰爭而被波及到的難民是不計其數。

我聽說,在世界的另外一頭,人們沒有充足的食物,喝不到乾淨的飲水,也沒有足夠的醫療設備,人們在飢寒交迫下絕望死去。

今天我也要死了,卻是自己殺死了自己,對此我感到十分內疚。

我出生於正常的國家,還算不錯的家庭,也沒有天生的障礙或缺陷。正常而言,我應該好好的活著,好好的學習,然後為全世界做出貢獻,為了那些仍在戰禍頻傳下生活的人,為了食不果腹的同胞。我相信,既然某些活的比其他人好,其目的只不過是為了展現人類對於其同胞的高貴,要提起勇氣,承擔出現在人類社會的所有罪惡。我是這麼想的。

很遺憾的是,我要死了。而那些在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同胞們,卻還在為活著而掙扎,多麼的諷刺啊。

但這是沒辦法的,在不久之前,我被惡魔纏上。是一種名為虛無的惡魔,他早已鑽進我的腦髓,吞噬我的靈魂。

每當我想做出什麼辛苦,需要耐力的事情,那惡魔就會出現在我耳邊低語,這不是一切都是徒勞嗎?一直被這樣的念頭纏住,我幾至發瘋,又或者我早已瘋了。

現在的我,觀看這個世界,眼前總會被一半透明的薄紗給遮擋,我總無法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又或許這一切確實是真實的,但我總有機會隨時離開,只要死亡。

這種虛無主義的惡魔,成為我身上所有惡習的避難所,侵蝕我身上為數不多的美德。因為惡性有了虛無撐腰會變得愈加放縱,而美德的根基被否定,則會日益瓦解。

也因此,我迫切的體會到,我必須在這個時候自殺,在我仍保有自尊的時候。我知道一位真正落入虛無的人是不會自殺的,他們只會遊手好閒散漫度日,然後爛醉的倒在路上化為一灘肉泥,對他們來說,活人死人是沒分別的,那當然也沒有自殺的必要。

所以說,我的死亡要是捍衛著某種價值,某種不能被虛無主義給妥協的價值,那今天我的死就是很必要的。

我不是生命的逃兵,不是懦夫,而是戰士。我必須證明,人類並非虛無的產物,生命與死亡都應該有其存在意義。我是為了反抗,惡魔的誘惑、虛無的統治、死亡的恐懼而死的。我是為了犧牲、我的生命、我的快樂、我的一切而死的。我是光榮死去的。重重的摔落地表後,從頭頂綻開的腦花,是為我加冕的王冠。

啊,我的同胞們,暢快淋漓的活著吧!或者在榮光的絕頂中死去吧!戰鬥直到生命的盡頭!你們還有希望。」

我曾想過,或許在那一刻,龍蝦就已經死了。留在這個世界上的只是生命燃燒後的餘燼。(完)

本文純屬虛構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也解決不了製造問題的人,請三思而後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600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rog8903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鮮出爐的蘇聯笑話( 已... 後一篇:罐頭工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nxin95107所有老師們
翻譯菜鳥一枚,放了些蔚藍檔案的翻譯作品在小屋裡,有興趣的歡迎挑看選看( • ω•́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