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色情小說作家結伴去女僕咖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作者:散狐│2023-11-30 17:11:05│巴幣:266│人氣:181
  大家好我是散狐,大約在今年十月中,我跑了趟台南去和幾位認識的作者朋友見面,其中包括身為色情小說大前輩的夯特大大,以及之前在同個碼字群裡的林落和時起雲老師。
 
  有鑑於和林落、時起雲老師聊的大多是業界八卦,有太多不適合公開討論的話題,這邊就分享一下跟夯特大大一起去女僕咖啡廳的趣事~
 
  至於為什麼十月中的事到十一月底才分享,沒錯,因為我ㄌㄢ……我是說,因為上個月太忙了,稿差點趕不完,回過神來已經是這個時間了OwOb
 
  總之,我跟夯特大大,兩個色情小說作家(一個菜鳥、一個大佬)結伴去了女僕咖啡廳。
 
  進門時我很擔心會有盛裝打扮的女僕迎接,然後說些「主人!歡迎回來」之類的招呼語——幸好沒有,不然就會有隻狐尬到奪門而出——最後我和夯大安然在櫃檯旁的位置入座,身穿賽車女郎服+黑絲的女僕小姐也馬上來到桌邊介紹菜單。
 
  大概是為了迎合女僕咖啡廳的氣氛,菜單上頭幾乎都是些「QQ捏捏好喝到咩撲茶」、正體不明的料理,女僕小姐就這麼一路唸了過去,順帶替每道料理的菜名作翻譯,比如這個什麼什麼心跳怦怦是草莓奶昔,這個魔鬼天使叭啦叭啦是藍莓蛋糕之類的。
 
  雖然女僕小姐的聲線平淡又有點厭世,但對某狐來說,這種公事公辦的態度反而更讓人安心(要是一上來就主人連發我怕我扛不住),到這邊總算沒這麼緊張了。
 
  不過因為菜單太長,聽完說明後某狐沉默了一會,最後只能苦笑著對女僕小姐坦承「抱歉,一道菜都沒記住」,女僕也忍不住偷笑,看來客人記不住菜單的事情應該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為了不點到奇怪的料理,某狐最後選了安全牌的雞肉咖哩套餐,夯大則走了完全相反的路線——飲料和主餐都點「隨機特調」。
 
  所謂的隨機特調,就是讓女僕不照菜單隨便做,用這種方法產出的料理,從食材到美味程度,所有參數都是隨機,一向對人品沒自信的某狐完全不敢這麼做。
 
  但夯大不愧是小說界的勇者,在女僕確認點單時,他還特別強調「隨便做,就算端上黑暗料理也沒關係」,這點相當令人佩服。
 
  沒多久料理上桌,雞肉咖哩的味道老實說頗一般,想必那個價格也包含了女僕小姐們的敬業態度在內,至於首先上桌的「女僕特調飲品for夯大」,本體是淡綠的色澤和一大坨奶蓋,我等夯大一口氣喝掉半杯之後,才忍不住問「喝起來是什麼味道」。
 
  沒想到夯大沉吟了半天,居然搖搖頭表示「不知道,什麼都嘗不出來」。
 

(雞肉咖哩套餐和夯大的特調飲料)

  我以為點這種秘製特調,就是要邊喝邊靠味道來猜內容物才是醍醐味,但夯大似乎沒有這種想法,依舊大口大口喝著味道不明的特調飲料。
 
  為了不讓夯大花在特調上的錢錢全部打水漂,某狐光靠外觀猜了一下內容物,經過厭世女僕小姐核實,猜中的一共有「汽水、奶油、某種水果」這三樣,直到這時夯大才勉強嘗出了某種鹹味。
 
  出於半開玩笑的心態,某狐立刻猜那裏面還混了女僕小姐的口水,並做出「咳呸」的動作,沒想到夯大聽到之後大為激動,連聲稱「女僕小姐的口水我可以」,其他在店內的客人聽到之後也全部轉過來,目不轉睛盯著那杯特調,這一幕讓某狐幼小的心靈大為震撼。
 
  幸好女僕小姐連忙否認,並立刻公布答案,那股鹹味是「抹茶鹽」,某狐猜中的某種水果其實不只一種,而是加入了「葡萄」和「水蜜桃」。
 
  至此秘製特調的內容全數揭曉,裡頭並沒有混入女僕小姐的口水,可喜可賀。
 
  看看顯然有點失望的夯大,再看看慌亂中變得沒那麼厭世的女僕小姐,某狐決定進一步提問。
 
  「如果夯大再加兩百,能不能請女僕小姐往特調裡吐口口水?」我用稀鬆平常的語氣向女僕小姐表示。
 
  聽到這句話,咖啡廳其他客人的視線又全部轉了回來,夯大也連聲稱「兩百我可以」,這讓正在櫃台擦著杯子的女僕小姐又有點慌了手腳。
 
  好不容易定了定神,女僕小姐轉身擺出高傲的神情,為了不讓她有機會拒絕,某狐立刻光速插口。
 
  「三百?四百?五百?」
 
  接連的叫價,讓女僕小姐最後一點從容徹底瓦解,她結結巴巴的表示「五、五百?」,一旁的夯大也勉為其難地接口「五百換女僕小姐的口水,我……我可以」。
 
  如果是競拍會現場,現在應該是喊「五百一次,五百兩次,五百三次,成交!」的好時機,可惜這位女僕小姐沒有辜負其敬業之名,迅速恢復冷靜,並表示「加多少都沒用,有這麼多錢還不如來跟我玩遊戲」。
 
  雖然咖啡廳內的其他客人(包括夯大)都對「用五百換女僕口水」的交易案告吹感到失望,但一向喜歡遊戲的某狐聽到關鍵字後立刻中套,忍不住追問「具體是玩什麼遊戲」。
 
  取回主導權的女僕小姐隨即提出「用花牌決勝負」的賭局。
 
  規則很簡單,玩家可以支付一百元作為入場費,獲得和眼前的女僕以花牌決勝負的機會,勝者獲得獎勵,落敗就得接受懲罰。
 
  「懲罰……像是被女僕小姐踩嗎?」
 
  這句話是夯大說的,不愧是小說界的勇者,一開口又吸引了全體客人的注意。
 
  「我贏的話,能請女僕小姐在夯大的杯子裡吐口水嗎?」
 
  這句話是我說的,身負全村的希望,我認為我有義務實現夯大和在場其他男性的夢想。
 
  然而事與願違,女僕小姐表示「懲罰是一口氣喝下女僕做的小杯特調,獎勵則是店外頭的轉蛋,可以免費扭一次」。
 
  聽到不能被踩也不能被吐口水,夯大立刻變得興致缺缺,在某狐詢問「如何?夯大有興趣嗎」的時候,馬上擺手表示「不必了,一百元玩一局牌未免太盤」。
 
  呃,可是剛剛還有人打算花五百讓女僕吐口水耶?
 
  雖然獎勵和懲罰都不怎麼吸引夯大,但秉持著「來都來了,不如就玩一下」的精神,某狐還是決定在飯後和這位女僕小姐在牌桌上見真章。
 
  畢竟身為卡牌遊戲專精的玩家(自稱),實在很難在有人說「來一決勝負吧」的時候沉住氣。
 
  就在此時,另一位留著長髮的女僕小姐(當然也是賽車女郎+黑絲的型態),將「女僕特製料理for夯大」端上桌。
 
  用炒飯、培根、煎蛋做出的小貓,露出難受的表情在白醬中掙扎,據掌杓的女僕小姐所說,這是一隻困在岩漿裡的貓貓,之所以花這麼久才上菜,是為了把小貓的造型捏到完美。
 

  因為是道十分可愛的料理,我拜託夯大借我拍照,結果拍完之後,夯大立刻拿起湯匙,往女僕小姐苦心塑形的貓貓臉上挖下去。
 
  一秒,就一秒,那隻在岩漿中掙扎求存的貓貓就存活了這麼一秒。
 
  看著貓貓崩塌的屍體,某狐目瞪口呆,忍不住指責夯大這種行為「一點都不浪漫」,明明女僕小姐這麼努力的做出造型了,並表示「你就是那種吃鯛魚燒的時候,第一口會往臉上咬下去的人」。
 
  面對如此難聽的批評,夯大悠哉悠哉地把小貓的屍體攤平,回答「哪有人鯛魚燒從尾巴吃的」。
 
  這句話,引來了某狐的震怒。
 
  也許有人會說,這跟皮蛋豆腐要不要打散、蛋要不要煎到全熟是類似的議題,單純是個人選擇,永遠吵不出結果,但對講求邏輯的某狐來說,這跟那完全是兩回事。
 
  做了兩個深呼吸後,我交疊雙手,以冷靜的語氣向夯大提出疑問。
 
  「如果眼前有一個動物造型的麵包,比如兔子的臉、或是貓的臉,夯大第一口會從哪裡咬下去?」
 
  「當然是耳朵。」夯大啃食著貓貓的屍體,毫不猶豫地回答。
 
  「為什麼?」
 
  「因為那是凸出來的部分啊,當然要先把凸出來的部分吃掉吧?」
 
  「Exactly!」因為太過激動,我下意識噴出一句英文,隨即用手指沿著餐盤比劃。
 
  「那你想想看,這是一個動物造型的麵包,上頭長了兩個耳朵,因為有凸出來的部分,所以要先吃掉,對吧?」
 
  「對。」或許是肚子餓了,也或許是女僕小姐的手藝不錯,講到這邊,夯大已經快把餐點吃完了。
 
  「那你想想看哦,這是一份鯛魚燒。」和剛才一樣,我用手指沿著餐盤畫圈,最後在外側做了一個轉折。「這是鯛魚燒的尾巴。」
 
  夯大瞪著雙眼。
 
  「不對。」
 
  「哪裡不對了!?」
 
  「鯛魚燒不一樣。」夯大慢條斯理地喝起特調飲料,完全無視在一旁跳腳的某狐。
 
  「哪裡不一樣?廣義來說,鯛魚燒也是動物造型麵包的一種啊!」
 
  「反正不一樣。」夯大就像在述說「一就是不等於二」那樣,老神在在的啜飲特調。
 
  正當某狐氣的語無倫次,試圖再用「你想想看,這是一個貓咪麵包」的邏輯說服夯大時,理著俐落短髮、剛剛提議要玩花牌的女僕小姐剛好路過,有些傻眼的詢問「現在又在吵什麼」。
 
  眼看有中立的第三方抵達,某狐立刻以「老師你聽我說,都是夯大他不好」的語氣,把動物耳朵論重說了一遍,並提出靈魂一問。
 
  ——鯛魚燒先咬身體還是尾巴?
 
  女僕小姐思考了一會,最後回答「尾巴」。
 
  在想像中的擂台上,被女僕裁判長拉起手臂、判定「勝利」的某狐發出狂野的咆哮,至於夯大則是相當有智慧的表示「人生常保快樂的秘訣就是不要跟笨蛋爭吵,就算你現在說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你也是對的」。
 
  不愧是夯大,真是充滿智慧的人生哲學。
 
  雖然被暗指為笨蛋有點讓人不爽,但贏了就是贏了,我決定欣然收下這場論戰的勝利。
 
  至於下一場勝負,則發生在牌桌上。
 
  飯後,我和夯大在女僕小姐的帶領下來到一旁的空桌,準備進行剛才訂下的花牌賭局。
 
  雖說落敗的話,夯大自願替我shot掉懲罰的特調,所以輸掉其實也沒關係,但身為一名卡牌專精玩家(自稱),我還是想盡力取勝,因此在女僕小姐講解規則時,某狐聽得很專心,結果錯過了女僕小姐跪坐時的黑絲大腿。
 
  據夯大事後所說,打從坐上牌桌的那刻起,他就沒在鳥什麼規則了,先看黑絲再說。
 
  不愧是夯大,真是充滿智慧的人生哲學。
 
  花牌的規則講解起來會沒完沒了,這邊就簡單說明一下。那是種類似「撿紅點」的遊戲,玩家可以用手上的牌和檯面上翻出的牌湊對,只要圖樣一致就能拿回來,先達到勝點的那方獲勝。
 
  值得一提的是,花牌的勝點並非單看總分,而是根據圖樣分成四種積分,「光牌」、「符牌」、「動物牌」和「雜牌」,只要任一種牌型累積到足夠數量就算達到勝點。
 
  其中「光牌」所需數量最少、也最珍貴,其次是「符牌」和「動物牌」,「雜牌」則需要累積十張才算獲勝。
 
  乍看之下,玩家只要不斷拿手牌跟檯面上的牌湊對,再憑翻牌的運氣和對方決勝負,但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其實沒這麼簡單。
 
  「光牌」、「符牌」、「動物牌」和「雜牌」,只要全力累積其中一種牌型直到勝點就能贏,而且這四種牌型的張數是固定的,所以理論上,可以靠檯面上的明牌及自己、對手打出的手牌,計算出牌堆裡剩餘的四種牌型數量。
 
  舉例來說,現在我方累積的「符牌」和「動物牌」都接近勝點,但牌堆裡剩餘的「動物牌」居多,這時候就不該浪費手牌去吃其他牌型,而是優先搜刮檯面上賸餘的「動物牌」,如此一來,待會若能翻出「動物牌」就能獲勝。
 
  當然這只是最直觀的例子,實際操作起來要考慮的因素更多,不過理解到這點之後,某狐還是認為挺有勝算,就算對方是女僕咖啡廳的花牌第一把交椅,只要善用記憶力和一點點運氣,即使身為新手應該還是有機會取勝。
 
  然而,實際發牌開局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太天真了。
 
  女僕小姐留了關鍵的一手,讓上一秒還自信滿滿的某狐陷入壓倒性的劣勢。
 
  還記得剛才提過的四種牌型嗎?某狐把所有牌型的總張數都記住了,但花牌還有另一個特色——「圖樣」。
 
  一共四十八張的卡牌,有的牌面是山水畫,有的是花草、鳥獸等等,只要畫中有重複的部分,就能湊對拿分。
 
  但我不知道總共有幾種圖樣,也不知道相同圖樣的牌一共幾張。
 
  這對打定主意要算牌的某狐來說十分不利,因為現在沒辦法要求女僕小姐把整副牌攤開、然後一一確認了,如果對方也採取相同的戰術,號稱本店花牌第一把交椅的女僕小姐,肯定會佔據相當大的優勢。
 
  因為她知道所有牌型和圖案的總張數,而某狐確實掌握數量的只有牌型。
 
  意識到這點後,我拿牌的那隻手頓時滲出冷汗,面前女僕小姐的笑容也似乎多了幾分邪氣。
 
  打不了……
 
  我拼命思考,卻抑制不住手上的顫抖。
 
  不知道先打哪一張牌才是有利的。
 
  一旁的夯大沒看出我的糾結,還疑惑的問:「檯面上不是有一堆牌能吃嗎?才第一手而已,有必要想那麼久?」
 
  女僕小姐則游刃有餘的表示「請主人先攻吧」,貌似禮讓的行為,卻讓我無法複製她的打法,這點小心機,更是讓容易過度思考的某狐如臨大敵。
 
  當時所有人都還不知道,作為女僕小姐心理戰(?)一部份的「出牌順序」,竟然會左右這場牌局的勝負。
 
  既然事先設想的戰術全盤泡湯,某狐決定發動「搶光牌」的閃電戰。
 
  如上所述,若要獲勝,「光牌」所需的張數最少(只需要三張),偏偏場上一口氣就開著兩張光牌,某狐手上也還有一張,只要全部搶下來,就能直接獲勝。
 
  於是第一手,某狐搶了檯面上的光牌,左手翻出雜牌,用那張雜牌吃了檯面上的另一張牌,回合結束。
 
  見此情景,女僕小姐第一手也搶了光牌,左手翻出來的牌也有吃到分數,截至目前雙方平分秋色。
 
  為了避免待會出現自己光牌吃不回來的情況,我在第二手打出自己僅有的光牌,自己打自己吃,將光牌的比數拉到二比一。
 
  然後女僕小姐也打出光牌,同樣自己吃回家,光牌比數來到二比二,雙方聽牌。
 
  至此我已經沒光牌能吃了,於是打出和某張光牌相同花色的雜牌,因為光牌數量有限,合理判斷這場牌不可能吃到「光」了,所以直接打出去。
 
  然後……然後……
 
  然後女僕小姐從自己手牌裡摸出第三張光牌,自己打自己吃,湊齊三光。
 
  我當場傻眼了。
 
  這個女人,手上居然有兩張「光牌」?
 
  這樣根本就贏不了啊。
 
  某狐才正想蓋牌認輸,女僕小姐就笑著說「這張是特殊的光牌,必須湊齊四張才算獲勝」。
 
  雖然不太懂這方面的規則,但既然迴避了在第三回合被光速秒殺的結局,應該不會有人在這時候堅持自己輸了(期待被踩的夯大除外)。於是遊戲繼續,雙方都在接下來的回合中拼命吃牌,直到手牌所剩無幾,某狐才第一次產生猶豫。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某狐手上有兩張花色一樣的雜牌,以及另一張能馬上吃到檯面上動物牌的雜牌,直覺上當然是直接打出能吃分的那張雜牌,但玩到這邊,無論某狐還是女僕小姐吃到的動物牌都很少,遠遠不到能獲勝的程度,反倒是逐漸累積的雜牌和僅剩一張的光牌非常危險。
 
  因為不清楚最後一張光牌是什麼花色,加上確定手中成對的雜牌絕對不會被女僕小姐吃走,深思熟慮後,某狐決定不吃檯面上的動物牌,反而打出了成對雜牌的其中一張,以此保留多吃雜牌或光牌的機會。
 
  此舉讓夯大十分不解,還大聲質疑「為什麼不吃那張動物牌」,讓策略曝光的某狐一度頭疼不已,並小聲說明不這麼做的原因,但牌桌畢竟非常小,女僕小姐聽到之後馬上識破了某狐的策略,緊接著也開始收集雜牌。
 
  觀牌不語真君子啊夯大……
 
  最後某狐成功回收那兩張成對雜牌,扣到最後一刻的單張雜牌,也在不得已之下吃了檯面上的那張動物牌,打到這邊,其實就代表剛剛那點小算計並不影響結果。不過卡牌遊戲就是這樣,必須考慮到所有可能性之後再做出行動,戰略失敗也在預想之中,只要決策合乎邏輯就行。
 
  至此雙方的手牌宣告用罄,兩人的雜牌和光牌也都宣告聽牌,接下來雙方玩家必須每回合從牌堆中輪流翻牌,直到分出勝負為止。
 
  因為開場由某狐先攻,所以翻牌也是從這邊開始,心知牌堆中的雜牌還很多的某狐,抱著「要用這一抽定勝負的心情」,握緊曾在無數牌局中凱瑞過自己的右手。
 
  眼看某狐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女僕小姐還打趣的表示「這時候你要說『我相信我的牌組』啊」。
 
  雖然很想吐槽「這副牌明明不是我的」,但想著至少氣勢不能輸的某狐,還是做出帥氣(中二)的抽牌手勢,大聲宣告——
 
  我相信我的牌組!輪到我的回合,抽牌!
 
  命運的一抽。
 
  牌桌邊的三個人都屏息以對,我和女僕小姐看著牌面,夯大則看著女僕小姐的大腿。
 
  翻牌,不是「光」也不是「雜牌」。
 
  是一張畫著小豬的動物牌。
 
  心涼了半截的某狐迅速確認了一下檯面,發現上頭開著一張和小豬牌有相同花色的雜牌。
 
  手氣一向很背的某狐,在這關鍵的一抽,幸運撈出了那張能吃到雜牌的牌型。
 
(敗中求勝的小豬牌)

  看著發出勝利咆哮的某狐,女僕小姐拍著手起身道賀,夯大則露出「啊,沒黑絲可看了啊」的遺憾表情,並在稍後承認其實很期待某狐輸掉,這樣他就有懲罰的特調可以喝了(到底多想被女僕小姐懲罰啦!?
 
  直到牌局結束,某狐才突然想起,剛剛在命運一抽時應該用手機播放知名動畫「遊戲王」的插曲——熱き決闘者たち,因為夯大不知道這首歌,某狐為此大感驚訝。
 
  或許是聽到我們的談話,剛剛輸掉牌局的女僕小姐一邊收拾桌面,一邊哼起「熱き決闘者たち」的旋律,這個畫面意外地形成反差,讓一向對女僕無感的某狐覺得相當可愛。

  事後在領取獎勵扭蛋的時候發生了小插曲,當某狐轉動旋鈕時、扭蛋卡在機器的出口掉不出來,這讓女僕小姐難得表現出慌張的模樣,甚至還驚動了另一位當班的女僕,四個人弄了半天還是搞不定。
 
  最後是店老闆走出來狠狠往扭蛋機頭上搧了一巴掌,它才乖乖把扭蛋吐出來。
 
  不開玩笑,老闆真的用足以把成年人擊暈的力道,重重拍在扭蛋機頭上,然後扭蛋就掉出來了。
 
  因為畫面太過震撼,當下兩個女僕和兩個作者都沒反應過來,只有拿到扭蛋的某狐呆呆回了聲「謝謝」。
 
  這就是修理台灣電器的標準流程嗎?
 
  扭蛋內容物是女僕們的二次元形象杯套,很可惜,某狐沒能抽到當班的兩位女僕小姐,詢問之後,才知道和我玩花牌的那位女僕小姐是店內新人,所以目前還沒有專屬商品。
 
  為此某狐以笑容、女僕小姐則用閃閃發亮的眼神向老闆施壓,可惜效果不顯著。
 
(獎勵的杯套,我也不知道這位是誰)

  臨走時,那位店內花牌第一把交椅、目前還是新人的女僕小姐,站在店門口和我們揮別,我和夯大的女僕咖啡廳歷險記也就此告一段落。
 
  雖然是沒人陪著絕不敢踏進去第二次的店,但體驗很豐富,個人還是覺得相當值回票價。
 
  當然也可能是跟夯大一起去才這麼好玩,這個男人直到最後都沒有忘記誇獎女僕小姐的黑絲大腿,充分展現小說界勇者的獨到眼光。
 
  未免工商疑慮,這邊就不公布店名和女僕小姐的芳名,如果有讀者朋友感興趣,請再私訊我。
 
※事後夯大補充,當下可能被女僕小姐的黑絲褲襪沖昏頭,進入不理性的凱子狀態,才有「五百換口水」的脫序言行,並嚴正表示自己並沒有這段印象,可能是某狐記錯了,要花兩百的話,更想要女僕穿過的褲襪。
 
※另外夯大表示自己也是資深的卡牌玩家,以下是卡牌遊戲「闇影詩章」的人權證明(雖然沒玩這款遊戲,但應該很厲害
 

※夯大也自認在牌局上非常凱瑞,表示「湊雜牌」的建議出自他之口,未免一面之詞,特此補充。
 
  以上,希望大家能喜歡這次的日常分享。
 
  我是散狐,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383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11-30 18:56

散狐
感謝~12-01 00:02
大漠倉鼠
與大佬就餐,太神!

11-30 22:15

散狐
一定要的吧!12-01 00:02
獨行
專業的小說作家寫起遊記果然不一樣,生動有趣www

12-01 09:34

散狐
原本只預期寫一半的篇幅,結果這也想寫那也想寫,直接噴了六千多字w12-01 19:39
小蛇hebi(詩音)
好好看,有夯大在好歡樂XDDD

12-01 11:41

散狐
夯大可是頂流紳士~12-01 19: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steven2041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冬青樹下的福爾摩斯」第... 後一篇:2023POPO年會+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kima55麻煩的DHCP
圓剛擷取盒終於能錄製iPad了...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88810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