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小說】鐵色災厄(4-B)第八章(後半)「巢穴」

作者:蘿莉保育小組◎葛野│2023-11-26 12:38:24│巴幣:2│人氣:46
鐵色災厄(4-B)

第八章(後半)

  連遠處都能目擊的夜空極光異象吸引了不少旁觀者。無奈該處被劃分為警戒區域,路過之人無從得知真相。造極是煩心到不管那邊的夜空變怎樣了,反正無論有沒有瞞住都不影響『棄城移市!』的結局。
  
  「因為捕獲了仙子,襲仙型才不繼續做怪,取而代之的是多到受不了的小型機械擬生物……」
  
  「你是在地人,想想有什麼安全的地方能讓牠安心下蛋。」「就說了,怎麼可能讓大量的機械擬生物移動而不被發現,肯定是襲仙型邊移動邊生產。」「哥哥和小姐姐不要再吵了。」
  
  平常都是妹妹一昧挑剔哥哥的毛病,哥哥一再忍讓。可是眼前這身體裡面又不是他妹,造極與她爭得臉紅脖子粗的。只有菈琪亞比較冷靜。
  
  「妳看這幾天的警報分布範圍,延著鐵道南北約有數公里長,這種距離的大遷移不被發現?何況路上被人類吸引,不就……」造極拿出手機提出證據,卻脫口說出自己忽略的盲點。
  
  激發者可沒漏掉這點。
  
  「你看,你說出可能性了。」「哪有?」「你上一句說什麼?」「路上被人……」「再上一句。」「這幾天的警報……」「中間那句。」「延著鐵路……鐵路!機械擬生物藉由鐵路移動嗎?!」
  
  造極自己轉而盯著手機螢幕,警報分布範圍的確呈現紡錐狀,越靠近鐵路附近的目擊率越高。竟然沒人發現!可是他隨即自我否定:
  
  「不對。印象中車站與火車上都有秩序仙子駐守,機械擬生物不可能上下車。」「當然,機械擬生物總不可能買票搭火車。」「那機械擬生物是怎麼靠鐵路移動?延著鐵道用跑的嗎?」「這要靠你想。」
  
  造極這時也想起,他與菈琪亞獨力打倒機械擬生物那次也確實是在鐵道旁發現蹤跡。
  
  又一次陷入僵局時,菈琪亞舉手:「那個……有沒有可能是貨車。」「貨物列車!」菈琪亞的想法不錯!載貨用火車在警備上或許比較鬆散,大概也沒秩序仙子駐守。
  
  「菈琪亞真聰明──果然還是車站嗎?」「你自己不就說車站有秩序仙子。想想哪邊有機會讓機械擬生物跳上車吧。」最後還是要靠在地人的知識。可是在地人也不知道從哪邊可以跳上火車,應該說,有哪種可以逃票的地方老早被站務人員發現並封鎖起來了吧。
  
  「總之,我們沿著鐵軌巡一遍,看會不會有什麼發現。」「巡一次要多久?三個小時一定不夠。你要先決定目的地才有機會。」「啊啊,我不知道!說到底,妳的組織不要捅出這個婁子不就沒事了!」「所以我才來幫忙呀……為了展現我的誠意,我提供個獎賞。」
  
  突然講什麼獎賞?
  
  「你們能解決這個事件,我便還給罪龍王女一隻仙獸。」
  
  ……太好康了,造極很懷疑自己的耳朵。
  
  「妳,妳要還給我????」菈琪亞也很錯愕。「這樣下去,我負責的計畫也會凍結。到時候留著罪龍王女的仙獸也沒用……所以,請你努力想出辦法,努力擺平這件事情。罪龍王女的協力者。」
  
  激發者好像搞錯什麼了。跟獎賞根本無關,想不出來的東西就是想不出來。造極敲著頭,懊悔與無力感翻騰著,明確感覺到菈琪亞拿回那隻仙獸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哥哥……哥哥不要勉強自己。我的仙獸再想辦法就好。」「不,只是賭注的籌碼增加了,這場賭博我們本來就不能輸。」「說的好。」「妳閉嘴。」增加事件複雜度的人就是她。
  
  「總覺得,這起事件就是從火車起頭。我們搭火車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菈琪亞說的事情,造極也頗有體悟。明明是幾天前搭的火車,卻好像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火車過山洞……」
  
  ──羽白說的話閃過造極的腦海。
  
  「哥哥?」造極沉默的有點長。菈琪亞擔心他又出現新的自殘行為。
  
  「我們去那邊碰碰運氣吧。」造極一樣沒把握地決定最後的探索地點。這是最後的孤注一擲了。
  
  他們租了電動汽車(雙人座)驅車前往。雖說他們有三個人,只能勞煩激發者與菈琪亞擠一擠。在家裡小妹也常對菈琪亞宣示主權般擠來擠去,不過這次是激發者同行,造極不免擔心她又搞什麼小把戲。沒想到據菈琪亞下車後的敘述,激發者就像溫柔姊姊般讓菈琪亞坐她大腿,明明兩個人體態差不了多少。
  
  他們來到羽白誤以為是山洞的高架橋。
  
  「原來如此,這種地方確實有可能。」外地人‧激發者表示贊同。
  
  「時間不多了,小啦啦我們開始找吧……妳跟來做什麼?去那邊的女僕咖啡廳待著。」「我有說我來幫忙呀。」「妳能幫什麼忙?」
  
  ──激發者這次和上次都是單槍匹馬現身,沒有帶著被洗腦的仙子之類的,不必期待她有什麼自保能力。硬要說的話,只有提供獎品這項功能。但也不知道她把獎品藏在哪?她隨口說說的機率很高。
  
  「你別管,讓我跟就是。」臉皮厚到這種地步也是種才能。不說這個,假如又有機械擬生物警報,她待在附近能就近保護小妹(的身體),造極也就隨便她了。
  
  高架橋附近因為火車與汽車的雙重噪音問題,約有一到兩個街區被規劃為大型停車場,屬於無人居住的地段。還真是藏身的好地方。造極與菈琪亞憑藉昏暗的街燈認路前進,花了約幾分鐘的路程來到高架橋底。
  
  有股腐臭味……
  
  造極打開手機APP手電筒,赫然發現兒童不宜的場景,立刻把光線移開。
  
  「小啦啦,沒事吧?」「怎麼了嗎?」「──死者我猜是遊民,死亡有段時間了。從爪痕判斷的話是機械擬生物下的手。」激發者有看到造極瞥見的慘況,還很沒神經的說出來。造極怨恨地看著激發者,就算體內是不同人,讓小妹的身體看到屍體,對哥哥的心理不健康。
  
  「有翼襲仙型的藏身處在這兒的可能性又提高了。快四處找找。」「不用妳說我也會做。」
  
  造極先對黑暗處雙手合十一拜,再用手電筒四處亂照,希望不要再有第二具屍體,希望快點找到襲仙型──光線掃過橋底,也是他們所在處的天花板時,一道金屬色澤的反光刺激著造極的眼睛。
  
  火車轟隆隆經過引發地面微微震動。同時響起異樣的咚一聲悶響。造極於微弱光源下目睹橋底天花板掉下了什麼東西,他所沒能看到的是『正方型的物體掉進貨物火車敞開的車斗,便這樣被火車載向遠方』。
  
  「你看到了吧?」激發者沒漏掉關鍵場景。
  
  壓抑著說出「是是是,妳的論點很正確。」造極把光線對準反光處,確認那不是裝設的人造物而是『某種東西』攀附在天花板上。而這某種東西八九不離十便是襲仙型。掉在火車上的正方形物體十之八九是量產機械擬生物。
  
  「小啦啦妳看,終於找到了。」「在哪裡……是那個鐵箱?」「嗯,剛剛有東西掉下來,很可能是生產出來的機械擬生物。依此推斷,那個大箱子就是工廠。」
  
  乍看之下,是個約長一公尺寬三公尺鐵箱掛在上面,但觀察之後會發現,鐵箱外殼就是形狀如翅膀的鋼板強行組合成。為了變成完美的工廠,襲仙型已經變成了無法移動的狀態。造極都一直用光照著它了,也不動。是徹底的在裝死的樣子。
  
  現在的問題是要怎麼把它弄下來?
  
  「小啦啦,用『鐵鱗暗器』把它打下來。」
  
  預防萬一先叫出來的龍尾蛇,把鱗片射向鐵箱,發出噹噹聲響。造極粗略擬定戰術為激怒襲仙型,拖著它誘發警報後再正式進行消滅。他可不希望戰鬥的聲響引來太多圍觀群眾。
  
  沒想到鐵箱不動就是不動,這麼不動如山,造極反倒有點心虛。「小啦啦,再一次用『鐵鱗暗器』。」「你想用彈幕打到什麼時候?直接讓罪龍王女組合出『(擬似)罪鋼碧瞳巨龍』,連著橋一起毀掉就行啦。」「不要隨便破壞建築物!」
  
  此時鏘一聲,鐵箱的一邊勾爪被持續射擊的鱗片打掉,襲仙型只剩下另一邊的勾爪撐著,在半空中晃呀晃,本來背對著地面的驅體露了出來。假設麗嘉或晃晃在場,便能指認這隻如鴕鳥大的機械擬生物正是襲擊麗嘉與小湖的那隻……構造上有點差異。菈琪亞也認出來了。
  
  「哥哥,這是那天的有翼型!咦,等一下……好像只有翅膀長的一樣?」
  
  正確答案將埋沒在無人知曉的荒漠。被菈琪亞目擊的『有翼型』與『襲仙型』正是一體兩身,真面目是『能夠分體的翅膀部分、與做為主體的馳龍亞科外型之機械擬生物』。
  
  勾爪只靠一邊一定會撐不住,襲仙型感知墜落危機後與翅膀分離,跳到隔離出鐵道的圍牆邊上對著造極等人咆嘯。終於不再假裝不在家了,令人驚奇機械擬生物有這種行為模式……激發者有說過了,這機械擬生物體內有著仙子的自我意志,行為詭異算在容忍範圍內。
  
  「快,不用客氣,時間上綽綽有餘,把有翼襲仙型打倒吧。」「不要吵我。先把它引橋下,等警報發布……」「我已經錄影外加上傳偵測系統了,警報很快會發布。」拿著手機錄影的激發者話剛說完警報立刻響。好驚人的效率!
  
  可是造極還想觀察襲仙型的行為模式,以不變應萬變。
  
  【殺殺殺殺……我不要,好痛,受傷好痛。】
  
  所有人都聽到了,即使話語中夾雜著異音但襲仙型確實說了話。激發者最先點醒造極:「你不要被騙了,做為主意識的仙子在遙遠之處的手術檯上,就算毀掉它,仙子也不會有事。」可說毫不心軟。
  
  襲仙型嘴上哀嚎只是說說,身體已向菈琪亞撲了過去!身體主導權依舊克服不了獸性嗎?不,它渴求的是仙子的血肉,是襲仙型特有的習性。
  
  所有仙子皆不具有與機械擬生物對戰的經驗,一切皆為初體驗,見招拆招了……好像也不對,菈琪亞在仁菊島時的確有著相似經驗,那個叫機化鹿什麼的。
  
  「小啦啦,先堅守,伺機反擊。」
  
  菈琪亞向後一跳,召喚出龍甲龜檔在她與襲仙型中間。愚蠢如襲仙型,它直接對著龍甲龜攻擊反被體格與硬度壓制。「龍棘突刺!」菈琪亞喊出招式名,龍甲龜背上的尖刺向前一戳立刻縮回,襲仙型身上瞬間多出好幾個洞。
  
  「它那麼好戰幫了大忙了……」
  
  ──很快造極便必須撤回前言。他與菈琪亞與激發者目睹了神奇的畫面:『襲仙型身上的洞被發著光的粒子補了起來。』隨著傷口規模,恢復速度分別有快慢沒錯,只是從沒聽過機械擬生物具有自我療癒的機能呀!
  
  「仙子的意志在修復機械擬生物的身體?!那邊的設計比我設想的還完善。」「哥哥,該怎麼辦?」「有兩種方式,一是連續攻擊使它來不及修復,二是找出弱點貫穿。我來猜它的弱點,小啦啦繼續堅守。」
  
  照生物學的邏輯,弱點為兩處:心臟或腦袋。那也不必猜了,直接兩邊都打!造極重新下令:「龍甲龜壓制它的身體加上突刺,小啦啦用鐵腿踢它的頭!」
  
  龍甲龜噴出粒子加速,推著襲仙型來到牆邊抵住,接著尖刺伸縮,繼續在襲仙型身上增加傷口,襲仙型發出激烈的哀號:【嘎嘎嘎嘎……好痛好痛。】負責上面的菈琪亞則忍著淚水,利用翅膀的浮力踢向襲仙型的頭,使其在牆上撞出好幾道閃電型裂縫。
  
  「停下來了嗎?」「還沒!」激發者先出聲警告菈琪亞。被踢到歪一邊還管線外露的頭,嘴巴繼續開合著。而無法承受雙方互相推擠力道,最先損壞的竟然是磚牆!造極秉持著不大肆破壞的原則,還是破壞了建築物……襲仙型破牆後退數步,頭歪著對著龍甲龜發出威嚇的怒吼。
  
  「龍甲龜也沒刺中動力爐嗎?小啦啦,繼續攻擊,別讓它修復!」
  
  聽令自主判斷的菈琪亞變出十字弓,射出的鐵箭矢插入襲仙型的破損處。
  
  (至少要封住襲仙型的行動。)造極心想著這點於是大喊:「龍甲龜發射槌矛,把襲仙型圍住,別讓它逃了。」龍甲龜聽令射出背上的棘刺,但襲仙型左跳右跳,實在無法用槌矛將它包圍起來。
  
  「你們只是在增加她的痛苦。就說了,一口氣用……」「我們有有我們的做法!」造極為菈琪亞的努力與自己的想法辯護。但聽聞激發者的話,菈琪亞也不禁在心中懊悔。
  
  (假小姊姊說的沒錯,錯失解決它的機會只是在折磨她。)
  
  菈琪亞擦掉眼淚,雖然造極盡力指揮,但她沒做好覺悟的話……遠處的龍尾蛇張大嘴巴,吐出專屬於菈琪亞的大劍後,身體無力乾癟消失。菈琪亞很快撿起插在地上的寶劍對著襲仙型衝鋒!
  
  襲仙型揮舞著前臂的爪子嚇唬著菈琪亞,只見她身體一沉,使用水平橫向的斬擊砍斷了揮向前的右前臂。
  
  「肢體破損還能再生嗎?」「即使能再生也很消耗能源吧?」激發者以回答消除著造極的疑問。
  
  菈琪亞對著左前臂甩出旋轉的刀刃,飛舞的刀刃迴力標砍斷爪子便算完成任務。她再揮一劍,狠狠劃開襲仙型的胸膛。到這,造極冒出「菈琪亞的特訓沒有白費。」的感慨想法。實際上菈琪亞又沒做過劍術修行。
  
  失去多個部位的襲仙型平衡非常不好,身軀搖搖晃晃,被砍破的動力爐不斷地噴出粒子,它的呢喃漸漸消失:【好痛殺殺好痛好殺殺殺殺痛好痛……我不想死。】此時菈琪亞跳上它的背部刺下最後一劍。襲仙型失去動力地倒在地上,噴出的粒子也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
  
  ──INA會要求動力爐的完整,但情況緊急,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菈琪亞正想回頭對造極說些什麼,突然一陣怪風吹得她頭髮亂飄!難道是火車?!菈琪亞沒注意自己在戰鬥中移動到鐵道上嗎?幸好不是火車,不過是另一個糟糕的情況……掛在天花板上的剩餘鐵箱勾爪脫落,翅膀開始動作,在半空中變形為可飛翔的模式,拍起翅膀想要逃離現場。
  
  並且順勢抓走殘破的襲仙型。
  
  沒想到主要操縱權竟轉移到翅膀身上,菈琪亞沒有能反應過來。這樣下去,襲仙型會組合回有翼襲仙型,讓它逃走就會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仙子的靈魂也會永遠被囚禁在那軀體上。
  
  「旅行到家前都算是旅行,到最後都不能放鬆喔。」激發者遊刃有餘地說著。
  
  閃電劈下!更正,纏繞著閃電的大型武器劈下!那是把斧頭,長達五個菈琪亞那麼高的斧柄配上兩個菈琪亞那麼高的斧刃,刃上三個主要鋸齒的高度差便有半個菈琪亞那麼高。根本不是人能揮動的武器,也不是對人戰鬥會用上的武器,根本是巨人才能揮動的武器。
  
  有翼襲仙型被直接砍成兩段,爆發出的電流把殘餘的驅體燒得連粉都不剩。
  
  「我介紹一下,這是罪龍王女的仙獸所化成的仙獸裝備:龍爪斧。」
  
  激發者如指揮家般揮揮手指,插在大地上的龍爪斧便飄起來。
  
  造極眼睛瞪得老大,恐懼感使他寒毛直豎。如果激發者使用那項武器攻過來……他與菈琪亞沒那麼大的信心能全身而退。龍爪斧逐漸逼近,菈琪亞也直勾勾地看著那恐怖化身的武器,造極感覺心臟要衝過乾澀的喉嚨跳出嘴巴了。連『仙獸裝備不可能脫離仙子單獨顯現』這項鐵則都忘的一乾二淨。
  
  「──依照約定,把這還給妳,罪龍王女。」
  
  「喔,對,對喔。」
  
  造極也把約定忘得一乾二淨了。
  
  「真的要給我?」「妳很賣命工作嘛。」「真的真的要給我?」「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不過我不是大丈夫。」「真的真的真的要給我?」「妳不要我收回去了。」
  
  菈琪亞怕激發者變卦,問到她差點變卦。龍爪斧緩緩飄到菈琪亞面前,她輕輕摸著斧刃背,巨大的武器便化為光粒子回到菈琪亞體內。
  
  到這,有翼襲仙型的事件可說告一段落。剩下幾個不明瞭的地方……激發者為何不早點搬出這武器?還有她如何操作與她距離那麼遠的武器?造極他們無法與激發者對答案,他們沒注意到的高架橋上有個全套盔甲的小小身影,在最後一刻趕到,丟下斧頭後先行撤退。
  
  害怕被認出真實身分所偽裝的全套盔甲,邊走邊解除。橋下的人根本沒注意到她,可以說是白準備了……漆黑鎧甲消失後露出了內部的修女服。對應著脫離現場的支援夥伴,激發者亦偷偷摸摸消失於黑暗中。滿目瘡痍的高架橋下空地,留下造極與菈琪亞。
  
  「我想起來了……像你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我的協力者!」
  
  造極突然面臨新的重大問題。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358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noreg03470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鐵色災厄(4-B... 後一篇:【小說】鐵色災厄(4-B...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