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塞維拉.石內卜混血王子篇第五章:不為人知的過去

作者:苦楝樹│2023-11-16 02:37:36│巴幣:12│人氣:115
目錄



  第五章:不為人知的過去

  這次塞維拉是真的生氣了,自從哈利一年級勞動服務開始,塞維拉罰哈利勞動服務或多或少都有自己能在課外時間補強他的不足的想法,但今天塞維拉只想整死那個白目的小子,她的第一堂黑魔法防禦術的課,渴望十幾年的夢想,被這個白目搞砸了。

  然而,塞維拉還沒想到要怎麼處罰哈利,她就先被通知她的勞動服務被取消了,因為那天鄧不利多有事情找哈利,塞維拉還沒找鄧不利多發火,又被通知她那天也有事要找鄧不利多,看著鄧不利多那幫塞維拉安排好的時間,塞維拉連生氣的動力都沒了。

  要不是看在鄧不利多只剩不到一年的壽命,她還真想海扁那個老頭。

  星期六晚上,塞維拉按照鄧不利多的要求,來到校長室內。

  「晚安,鄧不利多。」塞維拉臉上沒有表情,但語氣卻極為埋怨的對鄧不利多說。

  「塞維拉,妳開學的第一周還真忙呢,罰哈利勞動服務就算了,扣葛來分多的分數手下留情點吧,一星期被扣兩百五十分,這樣我很難跟米奈娃交代。」鄧不利多打趣的說,同時拿出儲思盆。

  「怕被扣分不會開除他嗎?」塞維拉沒好氣地回。

  「很可惜,我們現在還需要哈利。」鄧不利多臉上帶著微笑,不知道是不是塞維拉的錯覺,她總覺得鄧不利多笑得很奸詐,也許他一直都這麼奸詐,「再說,他其他堂課成績非常好,妳應該聽聽史拉轟怎麼誇哈利的,他說哈利是他教過最有天分的學生。」

  「我看他對每個有可能成名的學生都會這麼說吧。」塞維拉吃味的回答,一方面,史拉轟也用類似的形容詞形容過塞維拉,另一方面,塞維拉自己也想這樣說哈利的好話,是哈利自己有問題。

  「用不著吃醋吧。」鄧不利多看破塞維拉心思地說。

  「我才不會吃那個老頭的醋。」塞維拉不假思索的回答。

  原來吃醋的對象是史拉轟,鄧不利多了然的點頭。

  「你星期六晚上把我叫來幹嘛?放假工作我應該有加班費吧?」塞維拉以前還滿常假日加班的,但她從來沒收過加班費,但她今天心情實在太差了,她決定對鄧不利多公事公辦。

  「跟妳和哈利聊聊未來的事情,妳也很清楚,我時間不多了。」鄧不利多秀出自己發黑的右手,塞維拉皺起眉頭,鄧不利多提醒著塞維拉,依靠他的時間將會越來越少,「有些事情,我覺得需要讓妳跟哈利都知道。」

  「鄧不利多教授……」哈利興奮地進來校長室,畢竟這可是他專屬的私人課程,但一進來馬上就看到一張瞪著自己的凶惡的臉,「塞維拉──教授……也在啊……」

  「想不到你見到我會這麼失望啊。」塞維拉哀怨地瞪著哈利,「那以後私下都別見面好了。」

  「沒有!」哈利急忙澄清,握住塞維拉的手,卻被塞維拉甩開,哈利無奈地低下頭,坦白的對塞維拉說,「對不起啦。」

  哈利的道歉讓塞維拉很意外,那個傲慢不知悔改的小鬼,居然已經會為自己做錯的事情主動道歉了,雖然嘴上沒說,但心裡原諒哈利的塞維拉,心情好了不少。

  此時的塞維拉因為對哈利沒有戒心,沒仔細檢查哈利的內心,要不然她會發現哈利的心態只是想安撫塞維拉,根本不知道原因反正先道歉就對了,如此一來,她大概會徹底斷絕跟哈利的關係,謝天謝地,隱約察覺真相的鄧不利多內心鬆了口氣。

  「來說正事吧。」為了避免事情曝光,鄧不利多開口吸引兩人注意,「今天把你們叫來,是為了分享一些記憶,關於佛地魔的記憶。哈利,今年的六月,我曾將預言的內容告訴過你,塞維拉也知道預言的全部內容,我希望你們可以攜手合作,對抗佛地魔,知己知彼,才是獲勝的關鍵,我想你們都明白吧?」

  塞維拉點頭,哈利發現塞維拉知道自己的祕密,嘴角不受控制的揚起。

  鄧不利多將一段記憶放入儲思盆中,「那麼,我們一起前往魔法執行部的鮑伯.歐登,他在退休之前經手的最後一個案子,接下來的事情,我只能假設,不能確定真相,或許你們能以第三人的視角,發現我的盲點。」

  儲思盆內出現一個頭髮半禿的中年男人,哈利有些緊張,塞維拉發現之後,握住哈利的手,「你先請。」

  鄧不利多對哈利說。

  哈利將臉埋進儲思盆內,眼前被一片銀白色的霧氣籠罩,霧氣消失時,哈利發現自己站在一條鄉間小路中,周圍只有剛才出現在儲思盆中的男人,那肯定就是鮑伯.歐登,他穿著不熟悉麻瓜服飾的巫師硬要喬裝成麻瓜時特有的滑稽服飾。

  塞維拉和鄧不利多先後出現在哈利身後,他們一路跟著鮑伯走在前往小漢果頓的小徑上,一路上路越來越難走,從一開始鋪著石頭的路,變成泥土壓實的小徑,變成單純除掉雜草的小路,最後甚至變成連草都沒除,單純只是人走過雜草的痕跡,甚至是獸徑。

  身為局外人的哈利三人,可以無事物理因素,但當事人歐登就顯得極為狼狽,他的衣服被鋒利的野草劃開,頭上沾著好幾片樹葉,才終於穿過灌木叢的洞後,來到目的地。

  如果要用哈利跟塞維拉的童年經驗來說,眼前的房子就是巫婆的家。

  藏在隱蔽的森林中的木屋,破敗不堪,骯髒混亂,牆壁和屋頂被藤蔓侵蝕,周圍長滿雜草,堆著垃圾和動物的屍骸,牆上還釘死著一條蛇,要不是打開的窗戶冒出炊煙,哈利壓根不覺得會有人住在這種鬼地方。

  碰!

  一聲巨響,歐登嚇了一跳,這不怪他,發出噪音的一個長髮和長鬍幾乎蓋住整張臉,露出像蛇般細長的眼睛,身材矮小,四肢卻十分粗壯,身上異常邋遢,沾滿泥巴,發出惡臭,甚至分不出是人還是野獸的男子,他一手舉魔杖指著歐登,另一手握著沾滿血的短刀,充滿敵意的對歐登說,「這裡不歡迎你。」

  男子的話沒有嚇到歐登,歐登反而有些困惑,他吞了口口水,讓自己冷靜下來,對男子說,「我是代表魔法部的……」

  砰!

  歐登才說到一半,男子手中的魔杖就射向歐登,爆炸咒發出如槍砲般的響聲,擦過歐登的臉頰,將歐登身後的一棵樹炸斷,男子威嚇完後接著說︰「滾開!」

  「抱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歐登還想解釋,男子氣急敗懷對著歐登揮出短刀。

  兩人開始在破屋面前纏鬥起來,男子的身手比歐登靈活的多,輕易的將歐登摔倒在地,但他並不打算致歐登於死地,而是將歐登坐在屁股下,然後從身上刮出一坨又臭又髒的汙垢頗在歐登的臉上,歐登噁心到幾乎昏厥。

  見歐登任由自己擺布,男子得意的笑了,但笑聲聽起來卻像野獸的叫聲。

  「哈利,那個男的說了什麼?」塞維拉忍不住問。

  「蝦?」哈利錯愕的看著塞維拉,那個男的說的不就是英文嗎?然後他看向門的死蛇,恍然大悟,「他說的是爬說語?」

  「沒錯。」鄧不利多贊同的點頭。

  碰!

  又是一聲巨響,破屋的門被撞開,哈利覺得開門的人要是在用點力,那塊門板大概就會四分五裂了,從門內走出一個跟男子一樣髒的老人,大概是駝背的關係,老人看起來十分矮小,但四肢卻很健壯,他走到歐登面前,充滿氣勢的看著地上的歐登。

  「不過是趕走一隻老鼠,不要吵到我睡覺。」老人先是罵了一下男子,原本暴躁的男子溫順的放開歐登,老人才對歐登說,「魔法部,是吧。」

  「正是。」歐登氣憤得起身,擦掉臉上的穢物,「您就是剛特先生吧?」

  「現在的魔法部真是一群雜種統治的地方,遇到剛特家族的人,居然用這種口氣說話,你應該是純種吧?」剛特說完後,看向男子,用爬說語對男子說,「進屋去。」

  「這很重要嗎?」歐登不解的問,然後看向走進房子的男子,「那就是你的兒子魔份吧?我這邊有一封公文要給他。」

  「當然重要,我的房子不給雜種進來。」剛特得意的說,然後招待歐根進屋。

  哈利看著跟垃圾堆沒兩樣的房子,心想這種鬼地方,付他錢他都不想進去,不知道歐登是不是有類似的想法,他在門口遲疑了一下,也許是基於職業的使命感,他還是進去屋中。

  屋子裡面的情況比屋子外面好上許多,也許是有人在打理,哈利一進屋就注意到在廚房煮著一鍋湯的女人,她的衣服破舊的很不正常,似乎被撕碎過很多次之後又縫起來了,即便如此,相比於家中的兩個男人,她還是看起來乾淨許多,黑色的長髮整齊的綁成馬尾,慘白的臉上掛著厚重的黑眼圈,應該是睡眠不足,兩眼毫無希望的像個死人,心不在焉的拌著湯鍋,當剛特進屋的時候,哈利明顯感覺到女人的臉上出現恐懼感,她微微顫抖的背對著剛特。

  哈利看著那個女人的時候有種奇怪的感覺,他總覺得那個女人有種親切感,那副整個世界都拋棄自己的悲慘模樣像極了他心愛的女人……

  啪──

  哈利內心的想法顯然是被某人察覺,塞維拉拍著哈利的後腦,生氣的說:「不要進行無端聯想!」

  哈利摸著被塞維拉打疼的後腦,塞維拉也看向那個女人,她看得比哈利透徹得多,她從對方的一些舉止,猜出這個家的狀況,因為塞維拉也有相同的經歷,想到這,塞維拉就對那個女人多了幾分同情心。

  歐登也對女人的異常感到好奇,剛特見歐登有興趣,不屑的說:「我女兒,魔柔,一個全身上下沒一點用處的母狗。」

  剛特對魔柔的態度,讓哈利跟歐登的表情都同步了,他們同時錯愕的看著剛特,心想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對待女兒的父親。

  剛特和歐登開始以魔份攻擊麻瓜需要出庭展開爭論,在哈利看來,剛特根本就是個不可理喻的怪人,他甚至懷疑剛特還在用爬說語說話,他一會炫耀手上的黑寶石戒指,一會炫耀女兒脖子上的金鍊子,彷彿這個世界上除了幾百年前的祖先,沒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

  就在哈利以為兩人會吵到打起來時,麻瓜的聲音吸引屋內的人的注意。

  「好醜喔,你們不能拆了這間屋子嗎?湯姆。」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這間房子不是我們家的,後面整片山都是我家,但這間屋子是一個姓剛特的流浪漢的房子,他和他的兒子有些瘋瘋癲癲的,妳在村裡應該聽過他們家的事情。」年輕的男子回答女人的話,兩人很快就對這間破屋子失去興趣,談話聲逐漸遠去。

  「那個男的,魔柔很喜歡他。」魔份用爬說語對剛特說。

  剛特瞪大雙眼的看著魔柔,魔柔抓著衣領,害怕的向後退開,「妳喜歡那個小子?妳喜歡那個麻瓜?身為剛特家的女兒,居然喜歡麻瓜這種賤種!」

  「剛特先生?」由於兩人都是用麻爬說語,歐登還不理解他說了什麼。

  「婊子!」剛特一巴掌甩子魔柔臉上,魔柔視線模糊的撐著牆面,似乎對剛特的暴行早就習慣,她甚至為了不讓別人發現,特地把窗戶關上。

  「怎麼?妳想要那個麻瓜?」剛特一把撕開魔柔的衣服,露出底下營養不良又滿是傷痕的身體,哈利現在知道魔柔那件衣服會什麼會破爛成那樣了,他錯愕的瞪著剛特,剛特則將魔柔的頭撞向牆壁,然後將魔柔摔在地上。

  「妳這個除了生孩子之外一點用都沒有的爆竹,還想背叛剛特家?」剛特壓著地上的魔柔,雙手拉著魔柔脖子上的項鍊,將魔柔勒到失去意識,同時下半身侵犯著魔柔的身體,魔柔像是早就習慣似的,除了因為疼痛做出的反射動作之外,毫無抵抗。

  「剛特先生!」歐登拔出魔杖,想要阻止剛特,但魔份卻趁機揮刀切斷歐登的手筋。

  「怎麼?你喜歡這條骯髒的狗啊?喜歡我可以送給你啊,等她生新的出女兒之後。」剛特殘忍地笑著說。

  哈利不忍看下去,移開視線,就在這時,他注意到塞維拉的表情異常,哈利從來沒有看過塞維拉如此生氣的模樣,她緊握雙拳的瞪著剛特,要不是這是段記憶,哈利覺得塞維拉會立刻用索命咒殺了對方。

  右手還在流血的歐登用左手撿起魔杖,對著魔杖說:「這裡是鮑伯.歐登,在小漢果頓,需要支援,遭到兩名暴徒攻擊,有一名女性受害者,派正氣師過來……」

  「看在你喜歡我妹妹的份上,送你一份禮物。」

  魔份露出殘忍的笑容,走到歐登面前,將兩個東西塞到歐登嘴裡,歐登受不了滿嘴的血腥味吐了出來,才發現那是女人的兩隻手指,他難以置信的看向魔柔,她趴在地上掙扎的手掌鮮血直流,就在剛特侵犯她的時候,魔份為了好玩,把她的無名指和小指切了下來。

  記憶到此中斷,三人回到校長室內,塞維拉臉色十分難看的對著牆面發呆,她現在什麼都不想說,也不想看到任何人的臉。

  「後來魔法部派了好幾名正氣師圍攻,才順利的將鮑伯.歐登救出來,經歷這次事件之後他大受打擊,申請退休,魔柔原本被送到聖蒙果接受治療,但她似乎不太能和人正常交流,沒多久就回到她的老家了。」鄧不利多解釋著後續,「至於魔份和魔佛羅,當時魔法部還沒有家庭內暴力的相關法律,他們對魔柔小姐的傷害很遺憾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說到這,塞維拉忍不住冷笑,別說那個時候,塞維拉小時候也沒有,麻瓜父親對她們母女的家暴,還遠不如女巫母親的正當防衛。

  「魔份因為攻擊麻瓜和魔法部官員,被判三年徒刑,魔佛羅則被判六個月監禁。」

  「那魔柔小姐……」哈利擔心的問。

  「她沒事,她在那六個月的自由時間內跟別人結了婚,生下一個孩子,那是你們也很熟悉的孩子。」鄧不利多意有所指地說。

  「魔佛羅……」塞維拉呢喃著剛特名字,這讓哈利想起一個人。

  「她是佛地魔的母親?」哈利驚訝的看著鄧不利多。

  「是的。」鄧不利多肯定的點頭,「而且我們也偶然的遇到了佛地魔的父親。」

  「是那個叫湯姆的麻瓜嗎?」哈利猜測的問。

  「是的,這段過程需要一些想像,魔柔在人生十八年的時間第一次得到自由,她做了些決定,用了魔法完成自己的夢想,離開了讓她受苦十八年的房子,等到魔佛羅出獄後,他只看到一棟久未人居的空屋,他在沒多久後就死了。」鄧不利多平鋪直敘的說。

  「怎麼做到的?」哈利不太相信,雖然這麼說很失禮,但他不覺得魔柔有那個魅力在短短六個月內讓一個當地的鄉紳愛上他。

  「肯定不會是愛情,麻瓜跟女巫之間怎麼可能有真愛呢。」塞維拉嘲諷地說,然後戳著哈利的太陽穴,「動動腦袋,波特,或者該說,史拉轟最新更新的史上最優秀魔藥學學生。」

  「原來妳知道那件事啊。」哈利原本還想找時機跟塞維拉吹噓的,但塞維拉看起來一點都不高興。

  「蠻橫咒,或愛情靈藥?」哈利猜測。

  「我會傾向愛情靈藥,那看起來更浪漫,也更實際,不論如何,魔柔達到自己的目的,但最後湯姆還是拋棄了她,也拋棄了他們之間的孩子。」鄧不利多說到這,看了一眼塞維拉。

  「愛情靈藥會失效嗎?」哈利不解的問。

  「鄧不利多,我想扣他分,史拉轟到底為什麼有臉說他魔藥學優秀?」塞維拉不忍直視的閉上眼睛,「愛情靈藥只要定期服用,就不會失效,但愛情靈藥產生的結果壓根不是真正的愛情,想像一下,波特,你每天朝夕相處的人是一個深陷迷藥,行屍走肉的魁儡,多怎麼堅強的人都會撐不下去的,何況只是一個被囚禁在家裡的女孩。」

  「所以她主動放棄了愛情靈藥?」哈利問。

  「臆測,這段過程我們只能臆測,無論如何,當湯姆從魔法中清醒的時候,他就跟魔柔沒有任何關係了,他當然也不會承認魔柔的孩子跟自己有關。」鄧不利多說。

  「知道佛地魔的過去,對我們與他抗衡有幫助嗎?」哈利困惑的問。

  「那當然,太有幫助了,知道他也是人生父母養的,跟他決鬥的時候想必他會對你手下留情吧。」塞維拉譏諷地說,「不過他祖父魔佛羅也是兩隻眼睛一個鼻子,看起來沒比他有多少份人性。」

  「總有一天會幫助的。」鄧不利多只能暫時這麼假設,然後看了眼錶,「塞維拉,妳可以帶哈利回宿舍嗎?」

  塞維拉不情願地瞪著鄧不利多。

  「我可以自己回去,我有帶斗篷。」哈利說完後,看向塞維拉,「教授可以先回去了,我有些課業上的事情要問一下校長。」

  塞維拉皺起眉頭,哈利還能有什麼課業是要問鄧不利多不能問自己的?但她沒有多想,放假日想休息的念頭,讓她毫不猶豫地掉頭回房。

  「鄧不利多教授,我想知道塞維拉的情況。」等塞維拉走後,哈利才說出真話,「剛才魔柔被剛特傷害的時候,塞維拉的反應很激烈,這有什麼我需要注意的原因嗎?」

  鄧不利多捋著鬍子,感慨哈利的成長,「我相信不用,這是塞維拉自己的考驗,而且我相信塞維拉會撐過去的,但萬一塞維拉哪天對你表現出脆弱的一面,我希望你能有勇氣挺身而出,保護塞維拉,因為她肯定是走投無路,才會試圖依靠你。」

  「我明白了。」哈利摸了摸肩膀,也不知道保護塞維拉和對抗佛地魔,哪個壓力更大一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301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ilentshow各位觀眾
【影評】《沙丘》第二部 - 偏離道路的史詩鉅作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89117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