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與見習騎士的同居生活》第四章之四:約翰唯一的朋友

作者:苦楝樹│2023-11-09 19:21:10│巴幣:8│人氣:101
目錄



  「我們回來了。」約翰跟多瑪回到莊園中,一回去,一隻白色的中小型犬就對著他們大叫。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那隻狗體型不大,氣焰到不小,尤其是針對約翰,像是看見什麼仇人似的,不斷對他狂吠。

  「真可怕。」多瑪躲在約翰的身後說。

  「雷尼爾,不可以這樣!」奧菲希亞走出家門,喝斥了小狗,小狗便乖巧的縮在奧菲希亞的腳邊,黑色的眼珠委屈的看著奧菲希亞,「約翰是主人喔,不可以對約翰大吼大叫的。」

  「嗚──」小狗蹭著奧菲希亞的腳邊,看著約翰,又不斷繞著奧菲希亞,感覺像在對奧菲希亞抗議,牠根本不承認約翰是牠的主人。

  約翰看著他感到熟悉的犬種,不愉快的回憶刺激著他,他皺起眉頭的問:「這應該不是雪橇犬吧?」

  看牠不到中型犬的的模樣,約翰不認為牠能拉得動雪橇。

  「是柴犬喔。」奧菲希亞抱起雷尼爾,雷尼爾舔著奧菲希亞的臉,尾巴開心的甩動,「在東方大陸,聽說是獵犬,也可以當看門口,還可以當作神的使者,重點是……很可愛對吧。」
  約翰無言的看著雷尼爾,確實很可愛,約翰小時候也覺得柴犬很可愛,要是不可愛,他的養父母就不會買來送給約翰了。
  「他的名字是雷尼爾啊。」見小白狗安分下來,多瑪鼓起勇氣越過約翰,走到奧菲希亞面前,「可以摸嗎?」

  「嗯,可以,雷尼爾還滿親人的,我買回來之後跟牠在街上逛了一圈,牠跟街上的路人玩得很開心,約翰是第一個被牠大吼大叫的呢。」奧菲希亞說到這,不解的偏頭,「為什麼呢?」

  是啊,為什麼呢?

  約翰內心也有相同的疑問,他摸了摸偶爾會覺得沉重的肩膀,他或許知道原因,只是不想面對。

  約翰想起來這第一天,伊莉安娜對自己說過的話。

  業,永遠不會消失。



  用完晚餐之後,約翰躺在床上,徹夜難眠,他從行李中翻出一面老舊到連名字都被磨掉的軍籍牌,回想著小時候的事情。

  自約翰懂事以來,他就被師傅收養了,香水師賽維爾,他在帝國首都聖艾伯拉姆斯有一間香水店,但幾乎沒有客人,當時的約翰並不知道香水店不過是賽維爾用來掩飾的門面,就跟卡珊卓的占卜店同樣的道理。

  他從小的工作就是陪著師傅和養母,一起調配香水和藥劑,在師傅的教導下了解藥物的毒性,學習風元素和水元素的應用,他一直以為自己就是個學徒,學成之後接替師傅的店,照顧他們的餘生。

  直到約翰六歲那年,他收到的一份禮物。

  「汪──」一隻比手掌大一點,才剛長出毛的小狗,用牠水汪汪的眼睛,好奇的看著約翰,舔著約翰的手,約翰的眼睛無法從牠身上移開,遇到牠的那天,約翰就徹底愛上這隻毛絨絨的小生命。

  「真的可以給我養嗎?」約翰興奮地問著卡珊卓。

  「當然,約翰六歲了,要學會負起責任,這隻狗以後就要由約翰負責照顧了喔。」卡珊卓摸著約翰的頭,但看到約翰開心的模樣,不忍心的移開視線,卡珊卓身後的賽維爾,則默默的抽著菸斗。

  當時還不識很多字的約翰,用在撿來的軍籍牌當作狗牌,並將那隻狗的名字取作「軍士」,是在戰鬥中協助騎士的助手,約翰看著玩著狗牌的軍士,喃喃自語的說:「要是我也能當騎士就好了,到時候軍士就能當真正的助手了。」

  從那天之後,軍士就一直跟在約翰身邊,到郊區幫師傅採藥,去街上購買原料,幫師傅熬煮新的香水和藥劑,連吃飯和睡覺的時候,軍士總是形影不離,牠就像個守護者般,守護在年幼的約翰身邊。

  「師傅師傅,軍士好厲害!」一天,約翰興奮的跟賽維爾說,「剛才在森林的時候,我遇到一隻這麼大的野豬……」

  約翰將手伸到最長,盡可能表現出他看到的畫面,「就在我以為死定的時候,軍士突然跑向野豬,一直咬著野豬的肚子,結果野豬就被軍士趕跑了喔。」

  約翰的師傅賽維爾,是一個年紀只有三十來歲,卻有一頭斑白的長髮,臉上帶著比年齡老上許多的滄桑,鼻樑還被人用劍砍過一刀的男子,聽到約翰分享的事情,賽維爾好奇的問:「約翰,你很喜歡軍士嗎?」

  「當然啊,他可是我最要好的朋友!」約翰摸著身旁的軍士,軍士也開心的對賽維爾搖尾巴。

  「這樣啊。」賽維爾若有所思地看著約翰,「你的生日也快到了吧?照顧軍士也有一年的時間了,差不多該教你真正的本事了,有興趣學嗎?」

  「我可以學到師傅的本領了嗎?」突如其來的禮物,讓約翰受寵若驚。

  「只要通過為師的考驗,為師必定會將此生所有的本領,毫不保留的傳授給你,你可是我認定的繼承人,我的兒子。」賽維爾神情嚴肅的說,他板著臉的時候,那張帶有劍傷的表情比平常更加可怕。

  約翰吞了口口水,做好心理準備,「我隨時可以開始考驗。」

  賽維爾拔出自己隨身的短刀,遞給約翰,「這把刀送給你。」

  「真的可以嗎?」約翰驚訝看接過短刀,他記得賽維爾有說過,這把刀跟了賽維爾好幾年的時間,工作或練習的時候都用著它,是除了卡珊卓之外,賽維爾最重視的東西。

  但隨後賽維爾說的話,讓約翰的腦袋一片空白。

  「用這把刀,把軍士殺了。」

  「什麼?」約翰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他搖了搖頭,「師傅你剛才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用你手上的刀,把軍士殺了。」賽維爾冷酷的強調了一遍。

  賽維爾的眼神不容質疑的瞪著約翰,約翰不敢說話,連開口拒絕都不敢,只能渾身發抖的搖頭。

  「做不到嗎?」賽維爾的語氣明顯帶著失望的問。

  約翰還是說不出一個字,只能一個勁的搖頭。

  「那就算了。」賽維爾失望的離開約翰,「今天就早點睡吧,明天你還有工作要做。」

  賽維爾走後,約翰像是洩了氣的氣球,渾身無力的癱軟在地上,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拒絕賽維爾,是需要賭上命的決定。



  深夜,約翰躺在床上,寢不能寐,雖然賽維爾給約翰的感覺,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父親,但卻從未像今天白天那樣,讓約翰感到恐懼。

  賽維爾沒有把刀收走,約翰害怕的將刀丟在房間的角落,生怕那是什麼帶有詛咒的邪物,軍士感覺到約翰的不安,鑽進約翰的棉被裡,舔著約翰的臉,「汪。」

  他的聲音,彷彿在對約翰說:「沒事,有我在。」

  「軍士……」約翰緊緊的抱著軍士,牠的存在溫暖了約翰的內心,約翰安心的閉上眼睛,進入夢鄉。

  夜晚並沒有持續很久,約翰很快就被寒意吵醒了。

  約翰張開眼睛,發現自己不在房間裡,他在一個潮濕的洞中,洞是磚頭建造出來的,約翰抬頭看著上方,月光和星光照射在他臉上,約翰意識到自己在一口井裡,但為什麼?約翰困惑的檢查井底。

  腳上被綁了鐵鍊,根本走不了多遠,離奇的環境讓約翰忘了害怕,他不解自己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是被人綁架了嗎?

  不可能,約翰否定了這個想法,根本沒客人的香水師和占卜師,綁架他們的學徒到底有什麼用。

  「汪!」熟悉的聲音,吸引約翰的注意。

  「軍士!」見到熟悉的朋友,讓約翰倍感安心,他將沒有被綁住的軍士呼喚到身邊來,軍士立刻跑了過來,蹭著約翰的小腿。

  「到底是怎麼回事?」

  約翰還一頭霧水,就在這時,水聲響徹整個井底。

  約翰驚皇的看著腳底,腳下的地板不知為何不斷湧入水,很快就淹到約翰的腰際,約翰害怕的想要逃離,但腳下的鐵鍊讓他動彈不得。

  「有人嗎?救命啊,有人在嗎?」也不知道現在是晚上什麼時候,更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但約翰只能將一線希望放在有人剛好路過這口井。

  水位很快的到達約翰的脖子,不用多久就會淹過約翰全身,約翰拉著鐵鍊,異想天開的想要扯斷比自己手臂還粗的鐵鍊。

  「救命……拜託──救救我──」約翰恐懼的大吼,水已經淹過他的身體,他只能抬著頭,為自己爭取幾秒鐘的生存機會,「救我……」

  就在這時,有人從井邊丟了東西下來。

  約翰看著那個東西,是師傅的刀,那把被約翰丟在房間角落的刀,看到刀的瞬間,約翰明白了,明白是誰把自己綁在這裡,明白他的目的,明白自己得救的唯一方法。

  約翰潛到水中將刀撿起,他的手不再發抖,他看著水面上,游著水,絲毫不知道現在他們處境的軍士。

  約翰一咬牙,抓住軍士的腳,將軍士拉入水中。

  軍士不解的看著約翰,約翰的臉因為內心掙扎而扭曲著,他下不了手,但他已經沒有時間可以猶豫了,空氣只有幾秒鐘的時間,這是僅有一次的機會,『對不起……』

  短刀刺進軍士的肚子中。

  軍士痛苦的掙扎,約翰死命地將軍士抱在懷中,將刀拔出,然後又一次刺進軍士的肚子裡,軍士的鮮血染紅了井水,他無辜的看著約翰,約翰慚愧的閉勘軍士的視線,接著又是一刀。

  『對不起……』廉價的道歉毫無意義,但約翰只能這麼做才能平衡內心的罪惡感,懷中的軍士停止不動,約翰熟悉的溫度變成冰冷的屍體。

  井水退了,約翰坐在泥濘的井底,一動不動,像具屍體,但約翰很清楚,他懷中的軍士才是真正死去的人。

  賽維爾放下繩梯,走下井底將約翰抱起,軍士的屍體離開約翰的手時,約翰的手下意識地抓住軍士的狗牌。

  井邊圍繞著除了賽維爾和卡珊卓外,約翰從沒見過的八名男女,他們或驚訝或讚許的看著約翰,其中一人還好奇的問:「成功了?」

  「是的,他很優秀,在急迫的情況下還能做出正確的判斷。」賽維爾讚許的回答,並摸著約翰的頭,約翰感覺到賽維爾手掌的溫度,但他的內心卻毫無感覺,彷彿他的心靈跟軍士一起死在井底了。

  「我很期待那個孩子訓練完成,正式加入十人會的那天。」另一人說。

  「約翰,不用在意軍士的死。」賽維爾安慰約翰的說。

  約翰疑惑的抬起頭,看著賽維爾,約翰在他的臉上第一次看見笑容。

  「我和卡珊卓的真實身分,是十人會的一員,我們是所謂的阿薩辛(刺客),在這個世界上,跟別人收取酬金,用自身的技術,送走本該死去的人,來維持或改變這個世界的存在。」

  「阿薩辛?」這個改變約翰一生的詞,第一次出現在約翰的人生中。

  「我們是工具,不會有人將責難怪罪於工具之上,有罪的是使用工具的人,記得,從今往後,你所有的行為都必須把自己當成工具來看,你並沒有殺死軍士,殺死軍士的使用這個工具的人,也就是我,你只是我殺用來殺他的工具,明白嗎?」

  「我沒有殺死軍士,我只是殺死軍士的工具。」約翰重複著賽維爾的話,那句像是催眠的話,讓約翰內心的罪惡感減輕大半。

  「跟我來吧,約翰。」賽維爾對約翰伸出手,「是時候該把你這把刀磨利了。」

  約翰握著賽維爾的手,感覺身體變輕了,賽維爾的話,對約翰來說是將他從殺死朋友的兇手的罪孽中拯救的救贖。

  從那之後,很多年內,約翰忠實地貫徹著工具的使命,軍士的存在似乎只是他工具生命中不起眼的一環。

  但那之後,世界上的每一隻狗,都對約翰充滿敵意。

  生命死亡之際,意識會化作執念,留在死前最在意的人身邊,直到隨時間消散,如果是負面的執念,則會變成業,業永遠不會消失。

  永遠不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264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小說|退役殺手與見習騎士的同居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Reineke
小約翰QQ

11-09 22:43

苦楝樹
從那天之後,名為約翰的男孩死了,只剩下有相同名字的刺客11-14 01:09
J.C.
一日無常到,方知夢裡人;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

11-10 09:57

苦楝樹
永遠不會離開11-14 01: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